巨炮回憶錄

星期六的午夜,亞洲巨炮從酒店步出,剛才與客戶應酬,飲了點白蘭地,已有三分酒意。 他一看錶,時間還早,想起先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