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女制服的正妹

於是我抬起頭來,隔著小可愛舔咬著雨涵的乳頭,左手則伸到了下面,在雨涵的大腿根部來回輕撫。

「嗯……………好舒服………先生………嗯…………」

「舒服嗎?」我把頭靠到雨涵耳邊小聲的說。

「嗯………舒服………………」雨涵害羞的把頭藏到我胸膛裡。

「還要不要?」我在雨涵耳邊輕輕呼氣的問著。

「嗯………不要問啦!」雨涵害羞的說。

於是我伸手拉下了雨涵的小可愛,露出了她年輕充滿彈性的圓潤乳房。

「啊………」雨涵嚇了一跳輕輕叫了一聲。

但是我馬上含住雨涵的乳頭並在嘴裡舔弄著它,雨涵的經呼聲立刻轉變為「哼嗯………」的呻吟聲。我的手指也開始隔著雨涵的內褲愛撫著雨涵的私處。

也許是要睡覺了,今天雨涵並沒有墊衛生護墊,所以今天的觸感比往常的好,很快的就可以從手指感覺到內褲也漸漸的濕了。

「嗯………嗯……………嗯………………」隨著每一次的輕哼聲,雨涵的身體就像觸電似的?抖了一下。隔著內褲撫摸已經不能滿足我現在的慾望了,我停止了動作,開始脫起了自己的睡衣褲到只剩下一件內褲。

雨涵似乎因為刺激的快感停止了而感到奇怪,睜開了眼睛看我,這是我第一次在她面前裸體,她發現我再看她之後立刻用雙手摀住了臉,看到我這個樣子,雨涵大概也能猜到接下來要做什麼事了吧?

當我伸手去脫雨涵的內褲時,她並沒有反抗,不過似乎因為緊張的關係,她的腳有點僵硬,看上去她遮住臉的手也微微發抖著。

以她現在這麼緊張的狀態下,入果我插入的話,她一定會非常疼痛,更何況她還只是個十七歲的處女。為了安撫她,我先不進攻她的處女地,一手抓著她的乳房、一手揉捏她的翹臀,嘴則是含住了她另一邊的乳頭。

「啊………嗯………嗯嗯………好舒服………先生!」受到預料外的刺激,雨含又開始進入了性慾的快感之中。

雨涵用力的抱著我的頭,讓我更貼近她的胸部,彷彿要將我塞近她的胸中才能暢快似的。於是我更加賣力的舔著、抓著、搓揉著,讓雨涵沉浸在快感與慾望之中。

接著我看時機差不多了,便轉而進攻她的下體。我伸長了右手輕捏雨涵的乳頭,左手的中指、無名指,輕輕的搓著雨涵的陰蒂,舌頭則在她的腿根及陰唇之間來回的舔著。

敏感的雨涵再這樣強烈的快感刺激之下,身體一震一震的,像是觸了電似的。

「嗚………嗚………嗚嗚………………嗯…………」雨涵似乎是對於自己發出的聲音感到害羞,拉過了棉被蓋在自己的臉上。

這時我已經變換了姿勢,我改用左手捏著雨涵的乳頭,舌頭輕舔著雨涵的陰蒂,右手伸出了中指,緩緩的插入了雨涵的陰道中。

雨涵似乎感覺到了異物的入侵,停止了叫聲,大腿微微的顫抖著。於是我先讓手指停留在雨涵的陰道不動,舌頭更加敏捷賣力的舔弄雨涵的陰蒂,漸漸的雨涵已不再那麼僵硬,我開始緩緩的抽動我的手指。

「啊………嗯嗯………嗯嗯嗯……………先生、先生………好舒服………好舒服…………」雨涵興奮的叫著。

受到雨涵的鼓舞,我漸漸的加快了手指抽動的速度,左手也開始玩弄她兩邊的胸部,舌頭當然也不閒著,持續的舔著陰蒂。

「咽……啊啊…………啊………」雨涵開始不由自主的配合我手指抽插的動作搖著她的屁股,同時用力壓著我的頭,像是要我更用力的舔她的樣子。

我再用更強烈的速度抽插著雨涵的陰道。

「先生、先生,嗯…………先……啊啊啊………啊…………」雨涵已經顧不得害羞的問題了,她現在只想放聲大喊,她再一次的體會到了高潮的快感。

就連插在陰道內的手指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一陣一陣的抽續。

「呼……呼呼……………」雨涵剛從高潮中解放,露出滿足的表情。

我可沒那麼輕易就停止,我再一次的抽動我的手指。

「啊……先生!怎麼又…………啊啊啊……………………」雨涵還來不及說清楚,很快的又再一次的達到了高潮。

「嗚……呼…………呼………………」雨涵無力的喘息著。

時機差不多了,我脫下內褲,扶著我那已等待許久的陰莖,對準了雨涵無力合起的大腿深處的蜜穴。也許是經過了兩次的高潮,裡面已經充分的潤滑了,再加上我因為太興奮的關係,一個不小心用力過度,直接將陰莖一口氣深入到了雨涵的陰道深處。

「咽………痛!好痛………………先生,好、好痛……………」雨涵痛得喊了出來。

沿著我的陽具一路流到了我的蛋蛋再滴到了床上,一點一點的處女落紅。看到這情形我也有些歉疚,於是我先開了蓋在她臉上的棉被,停止了陽具在陰道內的動作,溫柔的抱住雨涵。

「小寶貝,對不起………弄痛妳了!」說著輕輕的在雨涵泛出淚水的眼框中吻了一下。

我溫柔的撫摸著雨涵的頭,替她整理亂了的頭髮,再親了親她的嘴,然後在她的耳邊一邊輕咬著一邊溫柔的說:「小寶貝,對不起………秀秀喔!不痛不痛囉!痛痛飛………走了喲!」

「噗哧………好了啦!我又不是小孩子………」雨涵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立刻封住了她的嘴,然後又是頸部、臉頰、胸部來回的親吻著雨涵。慢慢的雨涵又進入了狀況,開始呻吟了起來,而且在慾望的驅使之下雨涵開始緩緩的扭動著自己的腰。

也許是因為雨涵是第一次的關係,陰道實在是太緊了,所以血液流不回去,都過了一段時間,我的陽具還是沒有軟化的趨勢。於是我抱起雨涵,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一邊舔著她的脖子,一邊衝刺著雨涵的處女密道。

「啊啊啊啊………………先、先生………我好………好奇怪、啊啊……我、我………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快、快、快………啊啊………………………」雨涵第一次在我陰莖的抽插下達到了高潮。

可是我還沒有,就快了、就快了,這時候我才不管雨涵高潮了沒,我就快要射了,我才不要停!

我更賣力的抽插,我們兩人的下體除了「滋滋………」的水聲,還發出了「啪啪啪………」的臀部與大腿撞擊的聲音。

儘管雨涵的頭已經無力的垂靠在我的肩膀上,甚至連呻吟的聲音也只剩下身體撞擊時發出的「嗚嗚嗚………」的聲音了,我仍然奮力抽插……

「啊………」終於射精了。陽具在雨涵的體內一抖一抖的射出精液,就在最後幾下的射精動作中,雨涵的雙腿忽然緊緊的夾住我的腰。

「咽………」雨涵再次體會到連續高潮的快感了。

「呼………」「呼呼………呼………」我任由雨涵靠在我的肩膀上喘息,輕輕的撫摸她的頭髮,看著床上留下的點點血滴,我疼惜的撫摸著雨涵的背,那新買的睡衣早已被汗水浸濕。

這樣下去可是會感冒的,於是我溫柔的替她脫下了睡衣,順手在衣櫃拿了一件我的T恤給她套上。接著我們就這麼樣的在床上睡了。臨睡前我似乎隱約的聽到了

「先生………我真的真的好幸福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