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女制服的正妹

看著一個天使般的高中生,很感興趣似的玩著我的陽具,真是讓我想要把老二塞進她的嘴理好好享受享受。忽然,雨涵用她柔嫩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陰莖。

「好溫暖喔………它怎麼那麼燙啊!」雨涵好奇的問我。

「那是因為妳摸得它很舒服啊!」我說。

聽我這麼說之後,雨涵仍然握著我的陰莖,看著龜頭微微的笑著。過了一會兒,雨涵忽然開始用她的小手慢慢的套弄著我的老二。

「剛剛你是這樣弄的吧?這樣很舒服嗎?」雨涵抬頭看著我說。

「很舒服喔!雨涵用得比我自己弄還要舒服多了!」我邊說邊伸手去摸她的頭。

雨涵像是受到了鼓勵似的,漸漸的加快了手的速度,搞得我的老二越來越硬,覺得它已經漲大到有點痛的地步了。陰莖受到了強烈的刺激,我的性慾逐漸高漲。於是我又開始愛撫雨涵的乳頭了。

「嗯………嗯………嗯……………」雨涵又開始呻吟了起來,同時也因為有了快感的關係,雨涵的手抓的越來越緊,動得越來越快。

「嗯………啊啊……………啊………………嗯………………」我覺得從下體傳來的刺激越來越強烈了,手也就更加用力的揉捏雨涵的乳房,雨涵也隨著我的力道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大,動作越來越快。

終於,我忍不住了!要射了…我馬上抓住雨涵的頭,讓她正對著我的馬眼,把我所有的精液隨著我的快感一起往她的臉上噴射。一下、兩下、三下、四下強烈抽續的快感,我分別把精液射在雨涵的臉上及身上,其中第二下力道比較強,還噴上了雨涵的劉海。

有別於昨天,今天近距離的發射,讓雨涵沒有反應的時間,溫暖的精液噴灑了雨涵滿身,受到了驚嚇的她,仍然握著我那還在微微抽動著的陰莖緩緩的套弄。回過神之後,雨涵扶起我垂軟的老二,用手指沾了些從馬眼流出的精液,移近了鼻前聞了一下。

「這個………就是精液嗎?」雨涵有點疑惑的問著

「是啊!」我簡單的回答她。

「好奇怪的味道………有一點臭臭的!」說著雨涵又聞了一下。

「別小看它!妳們女人想懷孕全都得靠它咧!而且它是最好的保養品,比什麼面膜、乳液都有效得多。」我煞有其事的說著。

「真的嗎………………」雨涵半信半疑的說著。

「當然是真的啊!不信妳自己試試看。」說著我將剛剛射在她臉上的精液,像擦乳液似的均勻的塗抹在她臉上。

接著當我要伸手去抹她身體時

「我自己來好了!」這時候雨涵又害羞了起來,真是奇怪了…只見雨涵真的把我的精液當作精華液似的,用很熟練的動作抹在她的胸部、腹部、頸部,甚至還做出了像是要加速吸收的由下往上按摩胸部的動作。老實說我還真是看得有點傻眼。

至少這時候我可以肯定,雨涵雖然是個文靜、乖巧有氣質的女孩,可是她很渴望戀愛。所以雖然穿著不華麗,內衣也是由媽媽買的並不可愛的款式,卻相當注重皮膚的保養,甚至是陰毛的修剪。我現在真的是覺得讓我給撿到寶了。

「怎麼樣?是不是有緊繃的感覺?沒騙妳吧!」我笑著說雨涵則是猛點頭,似乎她也開始相信我的精液有很好的保養效果了。

「好了!我得走了,來!快把衣服穿上吧!別擔心,這是天然的東西不需要洗掉啦!」我不由得覺得好笑,她真的把她給當成保養品了。

等雨涵穿好了衣服之後,我在她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走囉!拜!」

「等………等一下!」雨涵著急的說。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雨涵低著頭說

「那有什麼問題!我叫做柯鴻叡(當然這是假名啦!怎麼會告訴你們真名呢?剛好叫柯鴻叡的朋友請多包含)」我回頭笑著說。

「諾!這是我的電話,想我的話就打給我吧!」說著我從口袋拿出一隻筆在麥當勞的發票上寫了我的電話號碼。

「就這樣了!走了!」說著我就打開門離開圖書館了。

反正這個時間不可能在被什麼人碰到了,也就不必躲躲藏藏的了。只留下雨涵一個人失落的待在那間殘障專用廁所內…離開圖書館之後,我直接回到了我的家。

說到這裡就必須特別提一下,我家的情況可能比較特別一點。

在我出生的那一年,也正是我小舅投入社會工作的第一年。當時他從事房屋仲介的銷售人員,父親為了表達對母親娘家的照顧,一口氣跟我小舅買下了三戶,而這三戶卻是在景美某個住宅區的同一棟樓之中,於是我們便住在一樓,其餘兩戶則分別是在三樓和四樓,當時是出租給別人的。

在我高一的時候,四樓的房客退了租,為了獎勵考上台大醫學系的哥哥,便將四樓重新裝潢成了哥哥的新居所,而我也趁機搬去和哥哥住,現在哥哥去了美國留學,四樓就成了我一個人的了。平常除了晚餐和餐後我會在一樓陪我爸媽閒聊之外,通常我很少去一樓那,反正我爸媽因為工作的關係也不常在家,有時候一出國甚至可能兩三個月都看不到人。

剛才經過一樓的時候看了一下,果然他們又不在家,我直接到四樓去,洗好澡打電話叫了一份Pizza之後,從冰箱拿了罐可樂就坐在沙 發上邊看電視邊等著我的晚餐送到。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忽然我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個沒見過的號碼,我也沒想太多,就直接接了起來。(不懂嗎?我的手機鈴聲就是楊丞琳的曖昧啦!)

「喂!」我隨便的應了一聲。

「………………」

「喂!誰啊………說話啊!」我有點不耐煩的說。

「嗶!」

「…………………」搞什麼鬼!

掛掉了,我真是有點想罵人!過了一會兒…我忽然想到!該不會是雨涵打來的吧?想到這點我開始有點興奮了,管它是不是反正有來電顯示嘛!

回撥就是了。嘟………嘟………嘟……………奇怪?怎麼不接?該不會只是打錯電話的吧…………

「您的電話將…………」該死的語音信箱又跑來攪局了。

我再撥了第二通………嘟………嘟………嘟…………還是沒人接,算了!不管了!

我隨手把手機丟到桌上,繼續看我的電視…………叮咚……………哈!我的晚餐送來了!

「曖昧讓人…………」就在這時候,我那該死的手機又響了起來,誰理它啊?

晚餐比較重要。先去拿了皮包開門結帳,手機還在響。

於是我就手忙腳亂的跑去接……………啊…………一陣慌亂中,我把桌上的可樂打翻了!趕快把它扶正放好,再狂抽衛生紙把桌上的可樂吸乾。

糟了…………我的手機被可樂波及了,它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光芒、也不再撥放楊丞琳的曖昧了,可樂從鍵盤中滲入,我的手機掛了……為什麼我那麼肯定呢?因為它已經沒有畫面、也沒有聲音了,可是卻還在秀逗的震個不停…………。拜託!

我才剛換不久耶!也不知道那電話到底是不是雨涵打的,反正短期之內她是找不到我了。先不管了,先吃晚餐再說吧!就這樣,我過了三天沒有手機的生活,星期四的下午沒課,就跟幾個朋友到台北車站閒晃順便物色新手機,最後買了新出的SHARP WX-T91單機價居然高達26800!

不過這麼一來我總算有有手機可用了!回到家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SIM卡裝上,開機沒多久就收到了兩封簡訊

第一封:「老媽:跑哪去了?手機也不開!我跟你爸去大陸談生意,然後再去美國看你哥,過年前會回來。好好照顧自己!」開玩笑,我哪一次不是自己照顧自己的?

第二封:「你好我是雨涵,對不起!剛剛你打來我沒接到,後來打給你又打不通。你如果在忙的話不用回我電話,我明天再打給你。」明天?

都已經過了三天了,不知道她打過幾通電話了!總之我先回個電話給她。

「嘟…………嘟…………」還是沒人接,算了!她看到了應該會打過來吧!過了大約5分鐘…………還在設定我的新手機時,它忽然響了。(嚇了我一跳)

「喂!」我連看都還沒看就接了起來。(其實是還不熟不知道要看哪!)

「喂!你好,我是雨涵。請問你是柯鴻叡嗎?」電話傳來有些羞怯的聲音。

「呵……是啊!妳還記得我的名字啊!」我還蠻高興的,我覺得我的名字不是很好記,她卻只聽一次就記住了。

「我……對啊!當然還記得啊!」她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興奮。

「好!找我什麼事啊?想我嗎?」我開門見山的問了。

「呃……那個…………」雨涵開始吞吞吐吐的,看來是被我說中了!

「算了!妳在哪?我去找妳!」我說

「我還在學校,等一下要晚自習!」雨涵回答我說。

老實說,脫離高中生活太久,我還想了一下什麼是晚自習咧!

「這樣啊!妳留到幾點?九點還是十點?」「九點半…………」雨涵回答我說

「好!我知道了,等下去接妳,出來再打給我吧!」說完我就掛斷了電話,不給她回答的機會。

哈!去接女高中生,應該用怎樣的排場咧?反正還有時間,先去洗個澡一邊洗澡一邊想好了。洗好澡之後擦了一點香水,準備出門囉!爸媽都出國了,兩台車任我開,開賓士好像太誇張了點,於是我就開了老媽的LEXUS LS430出門去了!

到北一女門口看了一下時間,才九點多還不到九點十分,看來我真的是有一點心急了。坐在車上邊聽音樂邊等,順便研究一下新手機要怎麼用。

等了老半天,都已經九點四十分了,怎麼還不打電話來啊!往校門口那邊看過去,已經有不少小綠綠走出來了,她該不會那麼大膽放我鴿子吧?又過了大約五分鐘,我的手機終於響了。呃…………是今天跟我一起去買手機的朋友!

「現在在忙沒空!晚點打給你!」一口氣說完我就把電話給掛了。實在是等不及了,我把電話掛掉之後就立刻打給雨涵。

「喂!妳在哪?」電話一接通我就立刻問她。

「我在校門口,你有來嗎?我找了很久沒看到你!」雨涵回答著。

「妳有沒有看到妳們校門旁邊有一台白色的車?」我一邊說一邊回頭看窗外,尋找雨涵的蹤影。

這時我終於找到她了!要從一群穿著一樣服裝的人群中,找出一個特定的人還真是辛苦啊!

「我找一下喔。啊!看到了!」說著雨涵朝著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你在哪裡?」雨涵左顧右盼的問著,似乎沒料到我會開車來。

我打開副駕駛座的車窗對她說:「雨涵!進來吧!」

「咦?你開車?」她似乎對於我開車來接她感到十分驚訝。

「快上車吧!車上比較暖活。」我微笑著說。

「你等一下喔!」說著雨涵跑回校門口的方向。

「謝…………」我忽然抱住雨涵,把我的嘴唇蓋在她的嘴唇上。

雨涵先是直覺性的稍微反抗了一下,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沒多久就慢慢的軟化了,先是放鬆了手的力量,接著她慢慢的閉上了眼,開始配合我的吻,我稍微加強了點力量,把雨涵抱得更緊,讓她更貼近我的身體,雨涵也慢慢的伸出她的手來圈著我的脖子,我感覺到雨涵越來越投入了,雙唇已經微微的張開,即使我把舌頭伸過去她也不再反抗,偶爾也會配合我的動作進入舌吻的狀態。可以感覺得出來,雨涵沒有與異性交往的經驗,接吻的技巧相當笨拙。

「嗯………嗯…………………」我的左手已滑進雨涵兩腿之間愛撫她的私處,可惜現在是冬天,她穿的是長褲。

即使如此,雨涵似乎也不太受得了這樣的刺激,她抱著我的手很快的就收緊了。

「嗯………啊啊…………嗯啊…………嗯嗯………………」雨涵現在只能忘情的呻吟著,已經無法兼顧接吻的動作了,張開了的嘴裡除了傳出一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之外,已經沒有任何的餘力去做其它事了。

「嗯…………不行了!我………我要回,啊…嗯…………回家了………………」

「已經………很,嗯嗯……嗯…………很晚了!媽媽會擔…嗯……心…………」雖然嘴裡這麼說,可是雨涵的手仍然緊緊的抱著我,於是我稍微掙脫她的擁抱,加快了左手的動作,同時我的右手也加入了戰局揉捏她的乳房,舌頭則開始襲向她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