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務室的春情

筱齡姐家裡吃得較輕淡,不過還好我對口味不是很挑食,我們都是兩人合吃一個便當,我也習慣減少食量,不然幾年前這點東西根本吃不飽。筱齡姐從床上下來,她今天穿的是膚色的絲襪,白嫩的孅足讓我胃口大開,不一會兒我們兩人就吃完了便當。

吃完飯,是慣例的午睡時間,筱齡姐脫下了衣褲,只穿著大腿襪鑽進被窩裡,其實我也沒有強迫她們要特別照我的嗜好改變穿著,她們在家裡都還是會穿上內衣褲,只是到了學校或是回家前再找時間更衣,所以她們可以專心的把心思體力用在侍奉我的大雞八上。

我脫下全身的衣服,晃著大雞八躺進被窩,筱齡姐白皙的嬌軀依謂在我身邊,我摟著她微微發抖的身軀,我中午不一定會肏幹她們,尤其是在冬天天冷的時候,我只想靜靜的給她們依靠和溫暖,所以中午我往往是跟她們聊聊天,或是讓她們摟著我休息。

可是今天筱齡姐自動把嬌軀湊了過來,她用他纖麗的大腿輕輕的摩擦,讓我的大雞八慢慢的硬了起來。她爬上我的身體,輕吻我的胸膛和乳頭,她修長的手指滑過我的小腹,左手輕握著我火熱的權杖,右手溫柔的揉捏我的卵袋,我則是用雙手愛撫她細緻的美背。

筱齡姐成熟妖艷的嬌軀在我身上游移,豐挺的雙乳和大大的黑乳頭在我身上磨蹭,我放鬆身體感受筱齡姐的熱情。筱齡姐的雙手變換不同的速度和力道,讓我的大雞八變的更加粗壯,接著筱齡姐把早已黏糊糊的肉壺貼了上來,淺淺的套弄幾下,讓我火熱的大龜頭沾滿淫液。

筱齡姐探出頭來賊賊的笑著,伸出手往枕頭下摸索,拿出一雙鮮紅絲襪來,「這是我新買的絲襪,才穿過一次而已,就送你吧!」我才想說謝謝,筱齡姐就拿起一隻襪子套再我的大雞八上,連卵袋也一起套著,絲襪的大小剛好,把我的雞八和卵袋緊緊的包著。

我笑著問「妳在幹嘛啊?」筱齡姐眨眨眼「等會你就知道了,如果照我之前的實驗,保證可以讓我們兩個人都很爽喔!」

說完,筱齡姐慢慢的沉下她的蛇腰,氾濫的肉壺慢慢的套在包裹著絲襪的大雞八上,那感覺實在是蝕骨銷魂,敏感的龜頭上面的絲襪慢慢的摩擦,對龜頭可是大大的刺激,看來筱齡姐之前就已經試過用絲襪手淫了,不然她怎麼會知道這麼高潮的方法。

筱齡姐咬緊牙關,好不容易把我的大雞八吞到底,然後慢慢的退出來,可是因為太刺激了,還沒走到一半筱齡姐的腰就軟了,突然間翹臀就這麼掉了下來,「滋…」的一聲整支雞八沒入了肉壺裡。

筱齡姐被這突如其來的高潮嚇的尖叫,我趕緊摀住她的嘴,可是肉壺的快感無處發洩,只好狠狠的咬著我的手臂,我也是被這麼一下搞的差點射精。

我們兩個好不容一捱過了那一段高潮,張著大嘴喘氣,我能感到筱齡姐全身發燙,心臟也噗通噗通的狂跳,其實我也一樣,全身冒著大汗。好不容易筱齡姐冷靜下來,她趴在我胸膛苦笑「看來……哈……哈……這對……哈……我來講……哈……哈……太……哈……太刺激了……哈……哈……」我摟著她的蛇腰說「是妳的… 年紀大了嗎……」

她修長的手指在我胸口一擰,嬌斥「亂講…人家還年輕呢……不然你怎麼會想要我……我的………」她紅著臉欲言又止,我催促她「妳的什麼,快講嘛,我好想知道喔。」

她把羞紅的臉藏進我胸口,甜膩膩的說「討厭啦……就只會欺負人家……人家最討厭你了……」我抓著她的翹臀說「那我這麼做……妳還會愛我嗎?」說完也不等她回答,我微微的開始旋轉雞八,雖然高潮已過,但是我的大雞八不縮反漲,又比插入前更加充血,又硬又燙的雞八讓筱齡姐難以招架。

筱齡姐癱軟在我身上呻吟,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口。肉壺的高度快感剝奪了她全身的力氣,我繼續慢慢的旋轉,筱齡姐甜美的氣息溫暖了我,她紅潤的唇間吐露春息,芬芳的汗漿如甘泉般湧出,和我充滿男性氣味的汗水混合,散發出迷人的香味,堪稱最高級的香水。慢慢的,雖然是慢慢的肏弄,但是筱齡姐已經高潮4、5次了,我雙手抓著緊實的翹臀,手指輪流的撫摸筱齡姐小巧的菊門,我一直無法想像筱齡姐這朵開在山谷間的小雛菊,怎麼能夠忍受我跨下巨砲的摧殘。

隨著我溫柔的愛撫,筱齡姐又來了一次高潮,緊接著我的大雞八也到了極限,筱齡姐溼熱的肉壺緊緊的抓著我,我突然奮力挺起腰桿,不過幾下,我就噴出了黏漿,筱齡姐也被我這幾下肏的大聲淫叫,怒濤般的濃漿突破輕薄的絲襪灌注在筱齡姐溫熱的子宮。

之後,我倆享受著暢快的餘韻,在溫暖的被窩裡相擁而眠。筱齡姐疲憊的趴在我的身上,平日成熟幹練的臉龐現在像是個小女孩一樣的天真可愛,小小的肩膀隨著呼吸緩緩的升降,我溫柔的擁抱我懷中的小天使,深怕有人傷害了她。

隨著下課鐘聲,下午第一節課已經結束了,我叫醒筱齡姐,只是她任性的像個小孩一樣的撒嬌,我摟著她的水蛇腰輕輕的磨轉,肉壺裡的雞八又開始動作,面對這種刺激,再任性的女人都要投降。

我拔出大雞八,脫下包在上面的絲襪,絲襪和龜頭的摩擦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筱齡姐笑說「這麼勇猛的男人也會發抖啊?」我回答她「碰到妳這麼銷魂的女人,再勇敢的男人都會發抖。」

她赤裸的嬌軀包在被子裡,靈活的杏眼瞧著我「再來啦!人家還有一個地方你還沒進來呢!」我彎下腰親親她的粉臉「妳等等,等一下我們來洗鴛鴦浴。」她聽了笑咪咪的說「真的?不可以騙我喔!」

「哈哈哈!我騙妳幹什麼,妳再等一下等我叫妳就進來!」說完我就去放熱水了,宿舍不大,所以也沒有浴缸,不過學校倒是很大方的提供熱水,所以在冷冷寒冬和春情盪漾的慾女們洗個春意盎然的熱水澡實在是人生一大樂事。

我把筱齡姐包包裡的內衣褲拿出來,再把她脫下的套裝準備好放在浴室門口,我的宿舍有她們三個幫我整理,我只要稍稍保持整齊就可以了。水熱了之後我叫筱齡姐進來,她像是服裝展的模特兒一樣的慢慢走來,她脫下絲襪展露出她淫蕩的嬌軀,勻稱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膚,大腿間茂密的樹叢像是黑珍珠一樣點綴在白色的沙灘上。

她走進霧氣蒸騰的浴室,大腿和黑森林還有我的濃精和她的淫液的痕跡,我先幫她沖水,之後我們兩人各拿起一塊肥皂幫彼此塗抹,我最愛和她們三個人在洗澡時玩的遊戲就是兩人緊貼夾著肥皂,然後彼此摩擦還塗抹香皂,今天也不例外,我們這樣嘻鬧之後再互相仔細的塗上肥皂。

筱齡姐要我站好,然後幫我前前後後的洗乾淨,但是刻意忘掉我的大雞八;我則是禮尚往來,也幫她洗得乾乾淨淨。終於今天的重頭戲來了,筱齡姐幫我的大雞八塗上滿滿的肥皂,再用她修長的玉指讓它抬頭挺胸神氣洋洋,之後筱齡姐背對我扶著牆,讓熱水灑濺在她背上,挺起豐滿渾圓的淫臀,山谷間的小菊花在綻放,等待我的大雞八來灌溉。

我抓著筱齡姐的蛇腰,把硬梆梆的雞八抵在小菊花蕊上,連聲音都沒有,小菊花完全綻放開來,吞下了我跨下的巨蟒。筱齡姐滿足的呻吟,可愛的小菊花一緊一鬆,規律的按摩我的大雞八,我借用肥皂泡沫潤滑之下,順暢的在腸子裡來回抽送,還順便幫忙她們「清腸」。

她們三個最愛這一招了,就連每次對我肏菊花都欲拒還迎的玉珍姐,也會毫無怨言的接受。筱齡姐放開喉嚨大聲的淫唱,隨著我的肏幹時高時低,時大時小,時快時慢的叫著。肏幹了十幾分鐘,我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道,筱齡姐也仰著頭肆無忌憚的淫叫,最後我今天第三次的射出熱精,讓筱齡姐淫蕩的小菊花顫抖不止。

我射精之後並不急著拔出,我都會要她們像是排便一樣的吐出我留再菊門的大雞八,筱齡姐皺著眉頭,努力的讓腹部收縮,我則是感受她們的力道,慢慢的讓她們推出我的雞八。

好不容易筱齡姐終於吐出我的雞八,但還有最後一項儀式,她蹲在馬桶上,把雙腿開到極限,咬著下唇把菊花裡的精液和糞便排出,白色的濃精沾染了咖啡色從菊門噴發出來,最後我還要用熱水幫她浣腸最少兩次,才能讓她的午休有個完美的句點。

她們跟我說過,我這樣常常幫她們浣腸,讓她們體內的宿便都排的乾乾淨淨,精神和皮膚都變的越來越好,連她們的老公都重新愛上了她們,再加上跟我偷情的愛情滋潤,三個女人變的越來越清麗脫俗。

筱齡姐穿好衣服之後趁著下課前趕緊回會計室,而我則是等著今天的最後一餐,過不到三分鐘,我的門就被打開了,娜娜姐嘟著小嘴進來,一言不發的坐在桌子前面,和躺在床上的我相瞪眼。

我掀起被子,露出我赤裸的身體說「還不進來啊?今天很冷呢,妳一定也冷了吧?」她「哼」了一聲撇過頭,這讓我不禁微笑,要是真的生氣,怎麼還會來我的房間呢?不過這種小孩子的任性也是娜娜姐可愛的地方,做了媽媽還是這樣的孩子氣,總是讓我哭笑不得。

但是我也不是沒有辦法對付她,我掀開被子跪在床上,抓起雞八就開始手淫,我的手一邊快速的套弄,還一邊說「啊…啊…娜娜姐……妳看…妳看…我的雞八……好寂寞……它好想要……幹妳……妳快點來…啊……啊……快來吧……啊啊……」我半閉著眼說著,雖然我看不清楚她的臉,但我知道她一定春情盪漾了。

只是她還是賭氣的說「哼!要是你真的這麼寂寞,那為什麼早上這樣對我。」我的手越動越快「對不起……啊……娜娜姐…妳原諒我吧……啊…我的大雞八……看到妳就……忍不住了……啊啊……我要…射了…啊啊……要…要射了……」我一邊說一邊走下床,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她還是撇過頭說「哼!我才不相信呢!」我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故意把漲的紫紅的大龜頭放在她眼前,龜頭已經流出些許黏液,我快速的套弄讓龜頭讓滿是泡沫,娜娜姐的頭轉過來又轉過去,但我知道她早就巴不得一口吞下我的雞八,喝下我又腥又濃的精液,最後我大聲的說「啊………娜娜姐……啊…我……我要真的……射…射……啊……射了……射出來了……啊啊…………」我的聲音越來越高亢,最後「啊………」一聲長嘯。

眼看我就要爆發了,娜娜姐「啊」一聲驚叫,剎那間就吞下了我的大龜頭,我馬上抓著娜娜姐的秀髮,快速用力的肏幹她溼熱的小嘴。一次次深深的肏幹弄得她眉頭深鎖,過了幾分鐘後我才在她的小嘴射精。

娜娜姐「咕嘟…咕嘟…」喝下了我的濃精後咂咂嘴,「哼!我就知道你又在騙我了,說什麼要射精了,結果還不是又要我打嘴砲。」雖然她吞了我的濃精,可是嘴上還是不饒我,嘟起嘴又轉過身去。

我拿了另一張板凳坐在她身後,伸出手玩弄娜娜姐軟軟的雙乳,她嘴裡雖然一直唸我早上實在不應該,可是當我摸到她跨下時,汩汩暖流又染濕了娜娜姐的褲襠。我上下其手,溫柔的撫摸的娜娜姐的乳頭、隔著褲子摳摳她的陰蒂,讓娜娜姐只能靠在我身上輕輕的呻吟,再也沒辦法開口數落我的不是。

「啊……啊…你……你好壞…啊啊……好舒服……啊…嗯……我…我不行了……你快……快點幹我……快……啊啊…………」娜娜姐扭動著身軀,說出淫穢下流的言語希望大雞八可以早早滿足她無盡的肉欲。可是我還不想這麼快就給她,我兩手都來到股間搔弄她淫濕的肉壺汗菊花,我用力的揉搓褲子,帶動她身上的絲襪摩擦她敏感的陰蒂和菊門,搔的她著急不以。

娜娜姐的巨臀不停的搖著,並且慢慢的往我身上靠過來,不一會兒她豐滿的臀肉就開始按摩我越戰越勇的大雞八。淫蕩的豐唇嬌喘著,晶亮的涎液順著妖嬌的香舌流下,沾濕了豐滿的上圍。

娜娜姐的高潮慢慢的被推高,好不容易她敏感的肉體迎接了第一次的高潮,娜娜姐「呀啊………」的一聲長嘆後全身癱軟了下來。娜娜姐雖然敏感,可是卻不容易高潮,所以她總是被我肏弄到虛脫才好不容易滿足,看來今晚娜娜姐的兒子又要在安親班等上好一陣子才會見到愛她的媽媽了。

看看鐘,還剩最後一節課了,我抱起無力的娜娜姐到床上,把上衣拉起來,露出比布丁還要柔軟滑嫩的巨乳,脫下長褲後發現淫蕩的娜娜姐竟然已經自己把褲襪的褲襠撕開,而且還是肉壺和菊花各一個洞,看來她今天是要我一個蘿蔔一個坑才行。

我脫下身上的衣服,然後幫我倆蓋上被子,很快的兩個人的體溫就已經溫暖了被窩,我採取男上女下的姿勢把雞八肏進了娜娜姐濕潤熱情的肉壺裡,我慢慢的肏幹,每一次都是肏幹的很深,巨大的龜頭會正好在子宮口而不會進入。娜娜姐滑嫩的肌膚和柔嫩的雙乳按摩我的身體,飢渴的雙手雙腳緊緊的抓著我,可愛的娃娃臉上滲出汗漿,緊閉著雙眼品嘗我的大雞八帶給她的無上快感。

「啊…啊…嗯…啊…啊…哈…啊…嗯…啊…」娜娜姐的呻吟聲回蕩在房間裡,隨著我肏幹的頻率我的床也跟著「吱嘎…吱嘎…」的響,雖然一開始感覺好像很不安全,可是習慣了之後也可以當作一種應景的配樂。

我伸出舌頭舔過娜娜姐的粉頸,微鹹的香汗和濃濃的體香刺激我的神經,接著我倆的舌頭飢渴的交纏,彼此的涎液在口腔裡交換混合,融合成黏稠的絲線連接著我和她的舌。

娜娜姐的股間已經淫水橫流,無窮無盡的淫液像是瀑布一樣傾洩而出,不但讓大腿根又濕又黏,還在床單上蔓延開來。隨著我持續穩定的肏幹,娜娜姐的淫腰也越來越蠢動,我知道娜娜姐已經在高潮邊緣了,但是就差我的臨門一腳。

我拿了枕頭墊在娜娜姐腰下,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更深入了,我的大龜頭正式的肏進了溫暖的子宮,娜娜姐也更加的抱緊我,我一次比一次肏幹的更加深入,大龜頭在子宮進進出出,讓淫蕩的娜娜姐欲仙欲死。

我這樣子肏幹了大概有半小時之久,讓娜娜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翻了白眼昏了過去,軟如爛泥的肉體只剩淫蕩的肉壺還再緊緊的抓著我的大雞八,我享受著像是姦屍一樣的變態快感,把又多又濃稠的白液灌滿娜娜姐的子宮深處。

我「呼…」的出了口氣,讓娜娜姐的眼睛閉了起來,之後就把雞八插在骯髒的肉壺裡,兩人交纏在床上睡個回籠覺。

大概五點半左右我才起來,肉壺的溫暖讓雞八又再度漲大,我肏幹了幾下後娜娜姐就醒了過來,她伸出淫舌和我長吻之後說「討厭…每次都讓人家那麼高興…今天是我先生的忌日呢…他要是知道我這麼死心踏地的愛著你…就算他活著也會被我氣死…」她含情脈脈的看著我,我也知道她這只是開玩笑,我緊緊摟著她,像是兩人可以融合在一起。

過了一會我放開他說「妳們三個都是我的最愛,我永遠都會愛妳們。」說完又是一陣長吻。之後她說要洗澡,我就抱起她來到浴室,蓮棚頭噴出的熱水洗去我倆人身上激情後的痕跡,但是「飽暖思淫慾」,娜娜姐的身子熱了後,又用它豐滿的身軀開始挑逗我。

我知道她是希望我可以肏幹她的菊花,所以我拿起蓮棚頭直接用熱水沖擊她雙臀間的山谷,水柱的刺激讓她再度情慾高漲,靠在我身上淫淫的喘息。

我要她俏起淫臀,我撥開他淫蕩的菊門,挺起雞八直搗黃龍,我的下腹「批啪批啪」的猛力撞擊娜娜姐的肉臀,讓肉臀淫亂的晃動。娜娜姐轉過頭來索求我的舌,她吸吮我的口,我則是深入灌溉她的菊花,慢慢的,娜娜姐被我逼到牆邊,柔軟的巨乳被擠壓的變形,我找到充血的乳頭擰轉,娜娜姐忍不住大聲的淫叫,不過正因為宿舍的隔音做的很好,所以娜娜姐可以毫無顧忌的放聲淫叫。

我的肏幹漸漸加快,娜娜姐也抓著我的雙臀,纖纖玉指鑽進了我的菊門,娜娜姐最喜歡玩弄我的菊花,每當她裝作要強姦我的時候,她一定會針對我的菊花猛攻,讓我像是女人一樣的叫著,這樣她就會更加的興奮高興,而我也不是很排斥這樣,反正這樣讓我們兩人都可以更加盡興,所以我從來也沒有阻止她。

她著孅指在我的菊門裡抽送,讓我忍不住夾肛提臀,這樣雞八又會變的更加上翹堅硬,我們就彼此的玩弄對方的菊花迎接最後的高潮,娜娜姐孅長的玉指找到我的前列腺,用長長的指甲搔抓,一陣猛烈的電流從我的下半身傳來,緊接著我噴出今天最後一次的精液,拜娜娜姐孅指的功勞,最後一次的射精和前幾次相較下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論是量、勁道和濃度都是今天最棒的一次。

我們兩個攤在浴室裡,過了好一會才回過力氣,我關了水讓我倆開始穿衣服,只是我的手還是不安分的在娜娜姐身上玩來玩去,搞的娜娜姐又對我發脾氣,但我們的心中都是甜蜜蜜的。

娜娜姐幫我換好床單後已經六點半了,她急著要去接孩子,我送她到停車場在她紅潤的粉頰上輕輕一吻。看著娜娜姐的車離開,我回後倒頭就睡,準備迎接明天在這個普通的學校的不普通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