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的懷孕期

雖然千萬個不願意,但當然還得面對現實,好在劉六叔也夠爽快,他動作很利索地先將我的內褲拉好,把我雙腿合上並拉下裙擺、理一下我的襟領;然後迅速套回他的褲子,兩三步便到了門邊。

我偷眼一看,他正靠著房門留心著外邊的動靜。門外果然有人走來,漸漸近了,然而那些腳步聲卻在門外不遠慢慢消失,還好,看來那是從走火通道那邊去了,可能是路過罷!

“太好了!六叔,沒事了,我們繼續吧!趁肉洞那熾熱還未完全冷卻,你的“神精六號”快些回歸我的軌道吧!”

可這時,卻又從遠處聽到有人叫:“阿嫂……”我一聽,那是公公的聲音。

是了,快活不知時啊!我到樓下這麽久了沒回去,公公他擔心的來找我了。

“唉!公公一來,就算我現在主動上前讓六叔再插我,恐怕也是不可能的!

哼!老公,都是你不好嘛!要不是你把我丟在家裡,我也不會整天渴望被男人的肉棒疼愛,就不會讓自己喜歡被一幫老頭子侵犯了。你盡管去玩啊,你老婆現在整天就想著被老頭們搞,我好端端一個美貌少婦成了性變態了!”

心裡正想著、埋怨著,劉六叔呢?看來他也不想“冒險”,他只是依依不捨地回頭看了看我,把門推開一些就閃出門去,門也沒關上。

唉!這老六叔還吹自己當年打過老美,原來那色膽是虎頭蛇尾的!難道你關上門裝做沒人,我公公還會撞門進來嗎?我有點賭氣,就乾脆睡在沙發上不動,由得公公找著吧!

似乎是燈光的吸引,公公真的順著這裡微弱的燈光找過來了。這……我正想起來出去算了,但一下又有個念頭:“嘿嘿!老公,比起樓下那幫老色鬼,你老爸也不是什麽好貨,就是有色沒膽,現在我乾脆一裝到底,看看你老爸敢不敢動我呀!老公,我讓你老爸弄弄,你應該沒意見吧?”想到這,我便繼續保持熟睡狀,一動不動。

這時公公推開了門,他看到我就睡在這裡,似乎有些愕然,他走進來才說:“阿嫂,阿嫂……你……你怎樣了?”公公走到沙發前,用手搖了搖我肩頭,我仍然保持呼吸,但不作反應。

“阿嫂,哎呀!醫生說那安神藥會讓人睡得很死的,你剛才吃過藥就不要下樓裡了嘛!怎麽樣?醒醒吧,阿嫂……”公公又搖了搖我肩膀。

然後周圍靜了下來,我只聽到公公帶點氣喘的聲息。我聽得出,那氣喘的聲息不是走得快了的氣喘聲,而是有點心情激動的喘息聲,透露著一種性的氣息。

公公好像呆在當場,我知道他正在看我,我這個平日只能在洗澡間偷窺時才可以看到的年輕的女性胴體,現在雖然還穿著衣服,但卻是未曾有過的“零”距離獨處。

“阿嫂,你醒著的嗎?”公公又輕聲問了一句。

“老公,你看你老爸多狡猾,他在試探呢!老公,我說你比你老爸也好不了多少,說不定你現在正肆無忌憚地和那些巴西女郎搞在一起。好啊!你盡管開心地玩吧,我現在來也做一個沈默的巴西女郎,讓你爸爸肆無忌憚地玩一玩。”

我靜靜地等待公公的行動,終於一隻手掌來輕輕的按再我的肩膊上:“阿嫂醒醒……”哼!這只老狐狸、老色狼!別指望我會動一動。

啊……公公的手向下移了,慢慢地那手掌蓋到我的胸部了,我那對豐滿的玉乳第一次被公公的手碰到了,摸上了,整個乳房被他火熱的手心溫暖了。

那種比六叔摸我時更異樣的刺激感,讓剛才漸冷的欲念又回暖了!那就跟往常我故意把胸部貼在公公背上那種刺激感覺一樣,覺得不應該但又很想做下去。

我的心頭馬上又生出渴望,渴望男人的插入的沖動,而且是媳婦想給公公插入!

被公公姦淫的亂倫的沖動!

公公兩只瘦削的手掌開始搓動我的雙乳,興奮的感覺在他的搓弄下一下下地觸動我的心房,我心裡暗叫:“用力!兩只手指夾弄我的乳頭,啊……兩只乳房一起捏吧!好公公,不要只摸乳房,對,往下,往下那裡也要你摸……對,就是那裡……啊……”

公公的一隻手從我的胸部慢慢移動,從我的大肚子一直向下摸,熱熱的手掌在我胸部到小腹下帶起一道溫暖又酥酥的感覺。當公公的手就要摸到我下體,我突然有點擔心,因為剛才被劉六叔插得濕淋淋的胯間,不知會不會被公公察覺?不管了,反正我就是不動,看他怎樣!

公公的手順勢摸到我肉門,然後他掀起睡裙,這一下,公公好像呆了一呆似的,我知道他一定是看見我濕漉漉的內褲覺得有些奇怪。

“老公,你老爸看到我濕漉漉的下體,一定會知道我是個淫蕩的女人,怎麽辦啊?要是你老爸知道我那麽容易就濕了,他以後每天都來幹我,我可抗拒不了他的淫威的。嗯,老公,都是你的錯啊!以後我要天天讓你爸爸幹小屄了,嗯,我想你也不會介意吧?你不是說,你爸想要的你都會給他嗎?那他要幹你老婆,我就聽你話給他幹好了,而且我還會像體貼你一樣地體貼公公,不要他用套套,OK?”

“啊……老公……我的肉門被你爸的手指摸到了,他的手指好粗啊……”公公可能也沒多考慮我下體為什麽濕漉漉的,他淫猥的手指就撩開我的丁字褲邊緣伸進裡邊,他用拇指逗弄我的小豆豆,而另一隻手指慢慢擠入肉洞去了。我心裡好興奮:“快點!公公,插深點……好舒服!”

公公和劉六叔的幹淨利索不同,他很賤啊,要把我身體玩個遍!現在,公公又把中指都入我的肉洞,這樣給他挖了不到一會,我那裡已經又再流水淙淙了!

我感覺到不單我的下體在流水,我的心裡也一波濤起伏,我清晰地感覺到心在“砰砰”的跳!尤其是當公公的手指慢慢地從我陰道裡抽出來的時候。

公公他要動真槍了,我……我禁不住身體抖了一下,好……好在公公沒注意到!“嚦嚦嚦……”的聲音突然響起,那……那應該是褲子的拉鏈聲,是公公正在脫下他的褲子!

“老公,你看……你看老爸真的要來幹他媳婦了,好……好壞啊!”雖然我很想看公公這這時的樣子有多色,但我卻不敢像剛才偷看劉叔一樣偷看公公來侵犯我的過程,深怕被這膽小的公公聽到些少動靜就會嚇得他“擡不起頭”來,或者轉身就逃。

正在想著時,一條熱乎乎的東西輕輕地貼在我濕淋淋的肉門上,我覺得那是一條烤熟的德國香腸,好香、好長,軟硬適中,它一碰過來就馬上炙熱了我的全身。它現在正貼著我毛茸茸的三角地帶,我好像覺得它熱得正把我濕潤的毛發烘乾。

這時它在我大腿間兩側根部慢慢摩擦、磨弄著,“老公,我好期待被公公插入的那一下,不過,公公他……他卻好一會也沒有更進一步的意思。”我不禁有些奇怪,這是幹什麽嘛!難道還要熱身不成?

公公的陽具還不停地在我陰門和大腿間摩擦,動作比剛才快起來,力量也大了一點,“嗯,老公,我裡邊癢死了,你說你老爸在幹什麽嘛?人家又沒反抗、又沒說不要,他怎麽這樣磨磨蹭蹭啊?急死人了!”

這時只聽見公公喘氣的聲音裡夾雜著呻吟,濃重但很克制,公公他……唉!

我知道了,肯定是公公膽小,怕真的插入的話會把弄醒我,於是就不敢真的幹進去,只是在我陰戶上摩擦,變相打手槍呢!

“哼,你說這老家夥多沒出息啊!人家給他了,他卻不敢上。”想到這,我又失望了,火熱的欲念到此熄了一半:“唉!老公,你爸真是個有色無膽的糟老頭,怪不得你媽早早就跟他離婚,這種男人也太沒勁了!”

這時我心裡很沒趣,只是下邊被公公那樣摸著有點難受,不止癢啊!但……但只好等待他快點辦完事,到時我就裝個模樣,糊裡糊塗的睡了,裝著吃了安神藥以後昏睡在這裡,其它的什麽都不知道。

可公公磨了好一會還不射,我啊,真不信是他厲害,肯定是又慌又怕,所以精神不太集中,要不是,像他這種年紀,我看頂多不過三分鍾就什麽都給射出來了!

想到這,又一陣腳步聲從遠處響起來,“老公,又是誰來了?聽起來不止一個人。”公公當然也聽到了,我感覺他的身體突然一動,好像被嚇了一跳呢!

你看,你看,他就是個膽小鬼,慌得把它的“德國肉腸”收回褲襠裡,還慌得忘了整理我的衣服。我這時也煩透了,就故意“嗯”的呻吟了一聲提醒他。公公又嚇了一跳,才發現我還下身還是光脫脫的,於是趕緊給我整理一下。才剛弄好,那陣腳步聲“遝遝……遝遝……”地響過來了,公公不知怎地主動開門出去,正好和那門外的人碰個正著!

公公和門外的人似乎都很愕然,沒想到對方會在這裡碰上。我眯著眼偷偷一看,門外那一共是三個人,原來就是樓下那幫老頭子的其中三個。公公和他們這一見面,不覺得都呆在當場,我公公呢,更顯然是心慌。當然啊!剛才他正把自己的媳婦衣服脫光,還用陽具磨弄媳婦的陰戶呢!做了這見不得光的事,他能不心慌嗎?

那幾個老頭臉上本來有些興奮的,但這時已消失得無影無蹤!“老公啊,你看你老爸真是作賊心虛啊!他雙手正慌得不停地抖呢!”

門外的三個老頭當然也看見了,這時又向我這邊瞧來。其中一個禿老頭想到些什麽,陰陽怪氣地說:“嘿,老李,你和兒媳婦在這裡幹嘛啊?”公公一時竟不知怎麽回答,但也意識到自己雙手正在抖,連忙改為抓住拳頭並收到背後,終於從嘴裡吐出三個字:“沒什麽!”

見到公公他這個模樣,那禿老頭說:“老李,嘿嘿!你這老東西平常還老好人,現在怎麽不老實了?”

公公見他這樣問,心更虛了,吞吞吐吐地說:“你……你說什麽?我……我這……這是……是……”

禿老頭笑著說:“老李,你還問我說什麽,你自己幹的事你心裡知道!”公公被問得更慌了,不敢作聲。

禿老頭見公公不敢作聲,知道公公怕了,於是得寸進尺,他放輕聲音對公公說:“老李,好東西要跟大家分享啊!自己獨個兒吃有什麽趣味?”

禿老頭這一說,我就明白了,這幾個老頭子說不定是聽到風聲,所以馬上來到二樓這保安雜物房的。對,他們是要來打我的主意啊!唉!怎麽你們不早點來啊?死老頭子們!

公公這時也明白他們幾個的企圖了,忽然間腦子清晰了許多,心裡不虛還有氣了,反問:“你是什麽意思?我下來找我媳婦,她身體不舒服暈在這裡了,我正要送她回家,幹你們什麽事啊?”

禿老頭嬉皮笑臉地說:“嘿嘿……老李,別急。扒灰嘛!不是大壞事,可讓人知道了就成醜事囉!”

“你……你說什麽?”公公被說中了心事,又有些怕了,但還是強撐著說:“什麽扒灰?你胡說些什麽!我是來找我媳婦,你們……你們跑過來這裡做什麽呀?無端白事的,你們媳婦也在這嗎?”幾個老頭子被公公這一有力的反問,一時也答不上。

門外另一個聲音蒼老、說話帶點漏風的老頭這時說話了:“我……我們聽樓下老劉說,你媳婦……暈倒了,準備趕來幹她……啊,不,是趕來看她……看看她,幫……幫個忙。怎麽著,做好事也不對?”

看著這四個老頭子這樣僵持,說不定會把問題搞大,於是我就適時地裝作醒過來了。我故意低低的“啊……嗯……”像是呻吟般嬌柔地哼叫了一聲,聽得門外那幾個老頭心頭一動,都向我這邊看過來,其中一個忍不住說了一聲:“好騷啊!”

“你說誰啊?你們打什麽主意來啊?”公公這一句來了點勁,幾個老頭也其實想著做虧心事,這下都不敢應了。

我從沙發上把身子轉側,慢慢睜開眼睛,像是剛剛醒來的模樣,扶著沙發慢慢地站起來。四個老頭子見我醒了,臉上都是不同的表情,公公對剛才行為心裡泛虛,一下子還不敢正眼看我;而那幾個老頭子見肥肉吃不成了,都是一面失落表情。

公公此時才反應過來,連忙走到沙發前要扶我,我明知故問:“爸,你……你們怎麽都在這裡了?”

公公也沒看那幾個老頭,只是裝作鎮靜地說:“哦,沒……沒什麽,見時間晚了你還不回來,所以下來找你,見你睡在這了。”

我就順水推舟的說:“嗯,可能是吃了那安神藥,上樓時有點頭犯暈,劉叔就說把我扶上來,卻不知怎的暈在這裡了。啊……我睡在這應該有大半個小時了吧?”那幾個老頭子聽說我在這睡了在大半個小時,都不約而同地說:“大半個小時了?老六,怎麽現在才說啊?”哼!這幾個老頭子心裡肯定是埋怨劉六叔不早點告訴他們呢!可能還認為劉六叔已經得了便宜了。

說著時,三對老賊眼不住地在我身上掃視,似乎想看出我有沒有被劉叔幹過的痕跡。哼!想看吧?好,我就讓你這幾個老色鬼看看!

“老公,你可知道我一向喜歡逗人玩的,我現在就逗逗這幾個老家夥。”不知怎的,我就想勾引一下這幾個老頭子!

於是我用力搖搖頭,裝著有些不適地慢慢又坐回到沙發上,同時雙腿自然地向兩邊叉開,睡裙這下一點都掩蔽不了我故意暴露的下體,我知道這一下一定讓幾個老頭看傻眼。果然,我那丁字褲的威力連公公都一時看直了眼,那三個老頭更是分別各自眼瞪瞪的直吞口水!

我裝作一點不知,愣了一下才扮作看明白他們眼光所看到的情況,害羞地趕緊合上雙腿,並把睡裙弄好。公公這時才反應過來,連忙說:“沒……沒事了,你們還看什麽?”

幾個老頭子一臉掃慶,眼光中仍然是色色的,看來這幾個老頭對我是迷到不行了。好吧!今天也就先到這裡了。

我這才說:“我……我沒事了。你們幾位大爺怎麽也在這裡啊?”

那個禿老頭馬上打圓場說:“哦,沒事就好。哈哈……我們也是想過來幫忙嘛!嘿嘿……鄰居相幫,和諧社會嘛,哈哈!不想,正好碰見你公公在這……嘿嘿……找你……嘿!”

我向他們笑了笑說:“那謝謝你們了!可能醫生給我的安神藥太強了,吃了以後一睡就無知無覺的,讓你們勞神了。有空到樓上來坐坐,喝杯茶吧!”

禿老頭和另外一矮一胖的兩老頭連忙點頭答應:“好呀!好呀!一定來,一定來……”哼!就算我不說,你們也會不請自來吧?

“老公,你看好了哦!你再不回來,萬一給這個幾個色老頭摸上家裡來,我可反抗不過他們六隻淫手、三張壞嘴,還有那三根……三根……反正我有言在先就是了!”

我轉過頭對公公說:“爸,我現在好多了,回去吧!”

禿老頭就說:“好了,那我們都回去吧!阿嫂,往後有什麽要幫忙,叫我們也可以,樓上樓下,我們隨叫隨到,千萬別客氣啊!”我當然說:“好啊!”

回到家裡,公公對剛才的事不敢多說,大概被禿老頭他們幾個的出現和質問著實地嚇了一跳。我心裡一陣不滿,進了房間躺在床上,一邊撫著仍未幹透的胯間,一邊回想著剛才劉六叔幹我的情景,不知怎的突然想到,要是劉六叔走了之後,來到的不是公公而是禿老頭他們三個的話,那情況會變成怎麽樣呢?那時候我又會怎樣呢?

噢,那情況真的蠻變態的!我想啊,幾個老頭子會輪流捏我的乳房,強行要我和他們親嘴,六隻淫手在我身上不停摸索、玩弄,還伸出他們又長又尖的舌頭追著我圓滾滾的乳房舔,三條舌頭還爭先恐後地舔我肉洞的汁液,然後用他們又老又醜的老雞巴輪番抽插我敏感的小屄。

他們會發狂似的幹我,我被插得張嘴大聲呻吟;他們一邊被插我,一邊迫我吸啜他們臭臭的雞巴,還要舔他們三個長滿白毛毛的卵袋。最後,三個老頭又濃又稠的精液把我的子宮灌得滿當當的從陰道裡溢出來!

三個老頭食髓知味,往後我這個老街區的唯一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婦就成為一群老頭子姦淫取樂的公妻,每天都要張開雙腿應付老頭子們那一根根老而彌色的肉棒。

“老公,要是有天你碰巧回家,看到我被一些老頭子按在床上姦淫,看到我陰戶不停流出老頭子們射進去的精液,你會興奮還是憤怒呢?你如果怕我被老頭子幹的話,你可要快點回來哦……噢!”想著想著,我真的禁不住好想要,沒辦法,現在只能用手指代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