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欲的懷孕期

老公,我想如果這裡不是什麽花園而是一個荒島,我馬上會被這幫老男人按倒在地上,衣服被他們撕成碎條,全身上下都被他們的毛手亂摸,奶子被他們一人一口吸咬著,老肉棒一根接一根的輪流插入我的穴裡!這種被LUN奸的滋味……好刺激!

老公,你現在哪裡?我在想你,你也在想我嗎?我好想要你的……男人的肉棒插一下,我很想要啊!啊……我呼吸有點急促了,心也跳得快了臉上也更火熱了,不行……不行了……老公!我的心開始亂了,再不走,我可忍不住要上前給這幫老頭子投懷送抱了……好吧我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老公,我現在要做深呼吸,好讓心情平靜一點,我要擡起腕看看表,然後作發現狀,要表現得不知到時候已經過了似的,然後合起雙腿,放下報紙慢慢地站起來。老公你看,那幫老伯一見我起來,都“醒目”地將眼光掃向其他地方,可其中幾個卻還呆著,直勾勾的盯著我胸前的肉球!

唔糟了,幹嘛眼前有點暈炫,兩腳還有點麻?要慢點走!走出亭子,身後是一陣沒趣的歎息聲。哼!你們這群老色鬼,明天繼續吧!如果你們堅持住,說不定過兩天我就讓你們看看我不穿內褲的樣子。嘻嘻走到值班室前聽到劉六叔沙啞的聲音說:“太太,散完步啦?”我向他點頭示意,劉六叔的老伴不見了,大根是回家了吧!

我繼續走向樓梯,我知道這一刻劉六叔還是會色迷迷地打量我。老公,你老婆被這樣一個糟老頭當作性幻想的物件,你有什麽感覺?唔糟了!看來是有點犯暈!扶著樓梯扶手我停住了步,難道是剛才太興奮的關系?

我輕輕地呼喘,這時劉六叔從後邊走了過來,挺關心的問:“太太,你身體沒事吧?”

我轉頭對他笑笑說:“唔!可能剛才坐久了,現在腳有點麻。”

劉六叔說:“那就讓我來上你……哦,不不不!我來扶你上樓吧!”

哼!老公你聽,這老色鬼說漏嘴了!他說完就上前扶我,我知道這色鬼想來吃豆腐,心裡一動就說:“謝謝六叔,麻煩你真不好意思!”老六叔忙挨過來攙著我的手臂,扶著我向上走去。上了二樓轉彎處,我覺得頭越發暈了,雙腿又一陣軟,不自主地把上半身挨倒在劉六叔懷裡,劉六叔順勢把我抱著,一手摟著我的肩膊一手已摟著我的腰下貼著我半個屁屁!

“太太,你覺得怎樣,要不要緊?”

被他這手一摸,我不知怎的就有點心動,我說:“唔……六叔我……突然間有點暈,站不住了,麻煩你讓我坐下來吧!”

劉六叔當然不想就這樣放開我,還想繼續享受,他說:“太太,你腳發麻還是休息一下再走吧,不然摔著了就麻煩大了!這樣……這拐角裡邊是我們管理處的雜物房,有一張沙發,我帶進去休息一下吧!來,來吧!”不等我答應他就扶著我走,一手穿過我的腋下,手臂有意地去摩蹭我的奶膀子。進房間休息?老公,這個色鬼不知要打什麽鬼主意了!你要是不來救我,我怕……我怕待會……很快來到了他說的那雜物房門前,劉六叔一手扶著我一手拿鑰匙打開房門,順手在牆壁上摸電燈開關,“叭!”天花亮起一棧小電燈,我一看,這十平方不到的小房間堆放著大大小小的紙箱和其他雜物,一張棕色三座位沙發在靠窗的一邊牆下放著。看到這張沙發,我的心一跳,老公,難道這老色鬼想在這裡……劉六叔這下把我扶到沙發前慢慢讓我坐下,“太太,你坐下來休息一會。”

啊!他轉身去把門關上!

我閉著眼睛,一手扶著頭半躺在沙發上,讓雙腿似是不經意地叉了開來,短裙馬上向上縮,這下,我大腿以上全都暴露出來了!我聽到劉六叔走了過來,沈默一會,他低啞的聲音說:“太太,你現在覺得好些了嗎?”

我沒睜開眼睛,因為我知道他正在貪婪地觀賞著我暴露的春光!老公,這時我心裡有一種想引誘他的欲望,引誘他來……我低聲說:“嗯我好困……剛才在家裡吃了些安神藥,可能有些安眠的成份,現在……頭很重,很想睡……六叔,請你幫我叫公公來接我回去好嗎?”

聽見他答應:“好!好!我馬上去叫你公公,你等著啊!”說著他走開了。

但我只聽到他的腳步聲到了門邊,“卡嚓”門開了,卻沒聽見關上聲!一點聲息都沒有了。

我知道他在門邊靜靜地等待著,他等待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老公,你知道這時我心跳得多厲害,興奮中又有些心慌,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我要是一動不動的話,劉六叔就會以為我昏睡過去,他……他就會來姦淫我……他會把雞巴插到我那裡……他會騎著我用力地抽送……老公怎麽辦?我有點控制不住這種被姦淫的欲望了……我這樣是不是太過份了?我……我……過了一會,終於聽見劉六叔又走到沙發前,他低聲問:“太太,你家是樓上的403嗎?”

老公,你看他真狡猾!他果然是有所企圖!那……那我繼續裝一會看看,老公你不反對吧?

劉六叔在沙發前蹲下來,又問:“太太,我記不起你家是幾樓了!403還是408?”說著用手拍拍我的肩頭,我呢?當然是一動不動了!

劉六叔這下認為我真是昏睡過去了,便大膽起來,把一隻手放到我的胸部輕輕的捏著我一隻乳房揉呀揉的,讓我被電了一下似的觸動!唔老公,你老婆的奶子被其他男人摸上了!你生氣嗎?

劉六叔摸了幾下,見我還是沒反應,就索性將我胸前的三顆鈕扣剝開,手從衣襟口探進去整個地撈住我一隻乳房把玩。老公你沒聽錯,他就這樣一摸就摸住了,因為我沒戴奶罩呀,嘻嘻!

“唔……好舒服!他摸奶的手藝可不比你差呢!”我不禁在心內輕呼。噢!

他開始動真的了,一隻手掌搭在我的大腿上向腿鍾間掃去,輕輕摸到我的私處,我聽到他呼吸開始加快,手也有點發抖。

老公,瞧這老家夥,我都一動不動讓他玩了,他還怕!哎,也難怪呀!他這一把年紀能夠玩到我這個年輕漂亮的少婦,當然是緊張的了。

呀他那一隻手掌現在撩開我內褲邊緣,唔伸到肉洞那裡了……他熱乎乎的手掌灼得我下身一陣酥軟,我知道自己那裡快要流水了!老公我雖然好想拒絕,但……但是全身都沒力氣了。啊劉六叔發現我的肉洞已經濕潤,一隻手指順水攻了進來,陰道被他手指攻入了!我心怦然一跳,這可是第一次,第一次讓其他男人的觸弄我的禁地!

老公,劉六叔可真壞,他一邊抽動著手指摳弄我的肉洞,一邊把頭拱到我胸前隔著衣服吸我的乳頭!這上下兩股快感源源而來,我全身軟了……老公,你老婆現在被一個老頭子侵犯,你怎麽不回來救她?啊……她被老頭子弄得好舒服,你知道嗎?

正在我興奮不已時,胸部和下身的快感一下沒有了,突然的空虛感讓我極難受。忽然聽到“嘶唰嘶唰”的聲音!他……他在做什麽?啊!我知道了,劉六叔正在脫衣服,他……他要來姦淫我了!

我忍不住偷偷眯眼去看,借著微弱的光亮看見,劉六叔正急忙地松了褲帶褪下褲子!一隻向上昂揚的棒形東西挺舉在劉六叔小肚腩下邊,昏暗中只看到它頭部像個大磨菇狀!我連忙閉了眼睛,但腦海馬上出現剛剛看到那根東西,這根將要插入我的身體、說不定還會在我肉洞射精的男人的生殖器!

老公,我的心越跳越快了,從耳根到脖子到臉上都在發燙!我感覺著劉六叔將我的裙子拉起來,暴露了我豐圓的肚子和性感的胯下,然後他把我一隻腳提起擱到沙發的靠背上,他將一隻腳踏到沙發上,另一隻腳站在地上。這個姿勢,我知道,他怕壓到我身上會碰到我的肚子容易把我弄醒,於是他就用這種半跨半跪的體位來弄我。

我又眯著眼偷看,劉六叔彎腰弓身、右手撐著我頭部旁邊沙發作支點,左手捏著他那條期待已久的陽具,他盡量將屁股下沈,啊老公,他……他那陽具大大的頭部頂到我那裡了,我……我真的要被他插進來嗎?唔……來不及了,老公你原諒我吧,他已經頂住陰唇了!

我的心頭在發顫啊,真的要給這個老頭子姦淫了!呀他的生殖器要插到我肉洞去了……咦!怎麽頂了一下又不動了?哦!原來他急進入,光線又不足,一下子忘記我了還穿那條透明的蕾絲內褲呢!嘻嘻!這老家夥,笨手笨腳的!

唔可他沒有脫我的內褲,哼!老公你看,他還真小心,不敢搞太大的動作,只用手拉開內褲的襠部把我的肉洞露出來。啊!就這樣看著他那根東西挺過來,看著陌生男人的生殖器即將和自己結合,這種感覺既驚慌又刺激,還……還有點心虛!

老公,不是我想對不起你,是我身不由己啦!我如果現在拒絕,這老流氓說不定反過來說我引誘他,這事弄大了,公公和你以後可沒地方擱臉了!所以……噢他的龜頭頂進來了……熱熱的……迫開了我的陰唇,一節一節的向裡面進攻……我知道他怕弄醒我,所以插得很慢很慢,可這就更讓我清清楚楚地感受陰道被他陽具一分一分填塞的充實感!噢他的陽具帶著一種火熱的渴望,一個老男人對年輕女人的欲望。

我雖不能清楚看見身上的劉六叔,但是他每一下推進都讓我感覺著這個男人原始的力量,這一下插入使我下身不禁抽搐收縮,他的半節陽具被我肉洞一夾,可嚇了一跳,以為我要醒了!頓時全身僵住,不敢再往裡插。我呢,為了繼續誘敵深入,仍然裝作昏迷不覺。

劉六叔見我沒有醒來,似乎松了口氣:“嘿嘿!太太你的屄真騷呀,在夢中也會咬我的雞巴!”

唔老公,他欺負了你老婆還要取笑,壞死了!嗯呀他說完就借著我下體的濕滑連續進攻,終於把他的陽具一分一分的全部插入了!陰道被他漲得滿滿的……好幸福喔老公,打從你出國以後,三個多月以來已沒有過這火熱溫暖的感覺了!噢,對不起,我真的背著你給其他男人幹了,我也真沒想到他真的這麽大膽,他的陽具正插在屬於你的私有地方了。

你看他,他開始抽送了,他用你老婆的陰道來取樂!噢陰道被抽插的快感一下下地傳遍我每個神經,我能感覺到他腰部每一下要發出的強大勁力,我也渴望他每一下都狠狠地插進來,但他卻因為怕碰到我的肚子,所以只能“小心行事”,每一下都不能全情插入,插入的勁力在進入的一刻硬生生地壓抑著。

老公,你要是這樣一定很不爽吧?嘻看他這個樣子,我不禁覺得他可憐又可笑!要不是限於情況,我想我真會主動的鼓勵他配合他,讓這老頭子“盡力而為”的。

“嘖嘖嘖”強烈的快感催動了體液的分泌,很久沒有這樣濕漉漉的感覺了!那一下接一下的抽插聲在這個小房間地回蕩著。抽插了近百下,我感到陰道傳來的快感越來越強,也感到劉六叔的腰開始顫抖了,這年紀的人了,要維持住這種費力的姿勢也確實不易。

他似乎快不行,想要射精了,努力地加快著速度和力度。老公,我坦白,我渴望男人強有力的進攻,我在期待他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強沖擊,那是高潮的前夕!我要被征服了……劉六叔濃重的呼吸聲越來越快,“嘖嘖”聲也越來越急,陰道的快感在積澱中漸漸滿溢了……嗯老公,我的高潮竟這麽快就到了!那種想叫不能叫、想動不能動的壓抑,那種偷奸的刺激,將我的情欲推上了奇異的高度,要……要到了……在這個時刻,我和劉六叔都十分渴望,渴望最後一陣無以至上的快感、一份原始性慾的完滿解脫,對我來說那還是一次絕對犯禁但高度刺激的性愛經曆!

老公,我的心亂了,腦海空洞了,我現在什麽都不要了,只要劉六叔。劉六叔,你插吧!噢用力……再深點……我要你用力地插送……我的身體為你感動……陰道深處為你洞開……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就把你那濃濃的精液噴射出來吧讓我的子宮泡著你火熱的精液……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懷上你的孩子,讓你的神精六號發射吧……這麽快就到了!”那種想叫不能叫、想動不能動的壓抑,那種偷奸的刺激將我的情欲推上了奇異的高度!

“要……要到了……”在這個時刻,我和劉六叔都十分渴望,渴望最後那一陣無以至上的快感,一份原始性慾的完滿發泄,而對我來說,那還是一次絕對犯禁但又帶著高度刺激的性愛經曆!

“老公,我的心亂了、腦海空洞了,我現在什麽都不要,只要劉六叔了。”

我全身酥麻了,我快要到了!

“六叔……你插吧……噢……用力……再深點……我要你用力地插入……我的身體為你感動……陰道深處為你洞開……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就把……把你那濃濃的精液噴射出來吧……讓我的子宮泡著你火熱的精液……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懷上你的孩子……來吧……讓你的神精六號發射吧……我要……”

可就在這時候,樓道上傳來一陣一陣雜亂的的腳步聲,把那正要邁向最後階段的“嘖嘖”進行曲沖亂了旋律!而且那腳步聲似乎還朝著小房間這邊來著!

六叔是當過兵的人,雖然上了年紀,但他的警覺性仍然很敏銳!在極度興奮中他聽到了不尋常的腳步聲,他突然全身定著不動,似乎在細聽。不過我就難受了,他停下抽插前那一下,整根陰具都深深送到我陰道裡,敏感的子宮口被他熱熱的龜頭死死地頂著,舒服得我好想好想喊出來。

當他火熱的肉棒停止抽送,我還在迷亂中極度的渴欲中,陰道裡沒有了強大的摩擦快慰立止,“不要停!我還要……”我幾乎禁不住要叫出來,還想主動挺腰去套動那熱乎乎的肉棒。

可當刻,那雜亂的腳步聲在寂靜中也讓我聽出來了!我正不知如何反應,心想:“天啊,老公,有人來了,這……這……要是讓別人看見我被六叔壓在身上幹著,那可讓你出大醜了,怎麽辦啊……”

這一下,還是劉六叔“當機立斷”,馬上讓我們身體連在一起的性器分開。

他一下子從我陰道深處退出那支已經準備好發射的“神精六號”,這樣突兀的斷開連接,可比電腦當機無趣百倍,我實在從心理上、生理上不捨得嘛!幾乎禁不住要喊“不要”。唉……怎麽遲不來早不來?我高潮要來了你們就來,真掃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