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救救命!

「你不要碰她,你這天殺的,我要殺了你!」文華看著傑克半蹲在薇薇面前,一手托起薇薇的下頷,手指探向薇薇的嘴唇,薇薇害怕的將頭轉向側邊躲開傑克的手指,但是傑克沒有放過她,整只大手撫摸著薇薇的俏臉,然後慢慢的下移到薇薇的粉頸子,然後輕移到薇薇胸前,直碰到薇薇的低胸禮服。

「你這狗養的!你不要碰我老婆!」文華急的怒吼,眼睜睜的看著傑克抓住禮服,用力往下一扯,薇薇背後的拉煉被強大的拉力扯開,堅挺的乳房應聲而出,文華驚訝的嘴都合不攏,薇薇怎麼沒穿胸罩,難道……文華心中不願承認這想像︰薇薇想和這無賴做愛嗎?

「天啊!為什麼會這樣?」文華嘶喊的喉嚨都快破了,被綁的雙手都扯破皮,文華看著傑克將薇薇推倒在地上,一手便抓住薇薇高聳白晰的乳房,還用手指揉搓烏黑的乳頭,薇薇將頭轉向背著文華的一邊,文華看不到薇薇的臉。

「求求你!停手吧!」文華有點絕望,看著傑克半跪著將黑色禮服扯離薇薇,薇薇身上只剩吊襪帶和紅色內褲,傑克大嘴一咧,抓起薇薇兩腿跨在自己兩肩,隔著紅色三角褲便舔起薇薇的三角地帶,文華看到薇薇全身顫抖一下。

「你為什麼不反抗?」文華心中開始怪起薇薇,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讓傑克為所欲為?看著傑克放下薇薇的雙腿,慢慢的將內褲從薇薇臀部褪下,拉到薇薇的腳跟,然後一隻髒手便摩擦著薇薇的陰阜,玩弄著薇薇捲曲的陰毛。

「天啊!有人可以來救救我們嗎?」文華吶喊著,瞪大眼睛看著傑克一手握著他巨大無比的陰莖,又黑又粗,巨大的龜頭在薇薇的陰阜上摩擦了兩下,文華心中的恐懼到極點,他不想接受這現實,傑克另一手抓起薇薇的大腿,薇薇的臀部也被抬高。

「薇薇~!」文華絕望的呼喊薇薇,他希望薇薇能強力反抗,不要被這無賴奸污,但是文華看到傑克巨大的龜頭沒入薇薇下體,慢慢的整根陰莖也深深的插入,然後托起薇薇的臀部,文華聽到薇薇呻吟一聲,看到臀部被托高的薇薇頭往後仰,緊閉著雙眼。

「你這狗養的!」文華絕望的低下頭,看著老婆被強姦,文華有嚎滔大哭的沖動,看著傑克一下又一下的抽動,而薇薇口中越來越大的呻吟聲,傑克一雙大手也沒閒著,不斷搓揉著薇薇的乳房,文華看到薇薇的手居然靠在傑克胸膛,手指深抓傑克的肩膀,文華心中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

「薇薇背叛了嗎?」這念頭再也擋不住了,看著薇薇被傑克抱起,坐在傑克腰上,兩手還還抱著傑克,傑克還貪婪的吸允薇薇的乳房,薇薇的腰還主動配合傑克的抽動,前後搖擺,文華心中痛苦極了。

「薇薇!你太不應該了!」文華心中開始怨恨薇薇,看著傑克又將薇薇放到地上,撐起薇薇一隻大腿,緊靠著傑克胸膛,文華可以清晰的看到傑克脹紅的陰莖在老婆身上一進一出,薇薇的呻吟聲更大了。

「爽吧!辣妹!我可不是蓋的!」傑克幾下急抽後,全身一陣顫抖,接著軟癱在薇薇身上,但是大傢伙還留在薇薇體內。

「好久沒碰到這麼好的女人了!」傑克一邊抽出還留在薇薇體內的陰莖,一邊轉過身來,一團白濁的液體黏在龜頭上,傑克順手抓起一旁薇薇的內褲,將自己的陰莖擦拭乾淨,又挑逗的在薇薇陰部抹了抹。

「我今晚還可以來上好幾次。」傑克小聲的在薇薇的耳旁說,薇薇躺著沒有動靜,從剛剛到現在只有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聽到傑克的話,眼睛張了開來。

「好爽!」傑克爬起來,一手仍拿著薇薇的三角褲,走到桌前拿起啤酒就灌,然後拿起槍走向文華。

「你這混球……」文華雖然氣極,但是看著傑克手上的槍,垂頭喪氣的說。

「別這樣!我和你老婆還有一整個晚上要過。」傑克赤裸的下身在文華前晃來晃去,文華聞到一股刺鼻的腥味。

「走吧!到車裡去,外面會冷。」薇薇走過來,用毛毯遮住赤裸的上身,文華驚愕的抬頭一看,只見到薇薇下半身的吊襪帶和吊著的高統絲襪,兩腿間的陰阜還有白色的黏稠物流下……

「啊~哈哈哈!你聽見沒有!哈哈哈~~」傑克大笑,然後將沾滿廢物的三角褲塞住文華的嘴,一股腥臭直往文華喉頭直衝,文華心中怨恨但發不出聲音。

「我說嘛!你一定沒法滿足你老婆。」傑克抓起大 ,一股熱流從龜頭前端噴出,傑克將尿四處往文華身上亂灑,文華低下頭閃躲,但滿臉都是傑克的尿。

「我先進去等你!」薇薇不忍,轉身便往車上走,高跟鞋在野地上不好走,薇薇一扭一扭的走開。

「抱歉啦!我可不想一晚上聽你鬼叫鬼叫!我要去享受你老婆了。」傑克抖抖龜頭,擠出幾滴尿液,轉身丟下文華,光著身子追上薇薇,文華兩行熱淚流下,模糊間看著傑克大手放在薇薇赤裸的臀部,摟著自己老婆進入車裡。

薇薇一進入車內便往臥室走去,文華從車窗中看到傑克打開冰箱,拿出一瓶啤酒,邊喝邊跟進去。文華萬念俱灰,頹喪中綁在背後的手卻在地上摸到較早掉在地上的易開罐瓶蓋,文華打起精神,用手指夾住瓶蓋用力摩擦繩子,文華企圖把綁住手的繩子割斷。

傑克跟進臥艙,一腳便踩到剛剛薇薇遮著胸部的毛毯,薇薇背對著傑克正套上早先傑克拿在手上戲弄薇薇的睡衣,傑克咧嘴一笑,走向前去,從身後一把摟住薇薇,環抱的手掌正好抓住薇薇的乳房。

「小寶貝!剛剛舒服嗎?」傑克吃吃的淫笑,然後親吻薇薇的耳根,薇薇淺淺一笑回報傑克,傑克樂歪了,薇薇回過身推開傑克,自己卻坐倒床上,薇薇看著傑克,慢慢的挪移到床頭。傑克再喝口酒,一腳踩上床,兩腿間下垂的大 在一晃一晃。

「我和你先生誰的比較大?」傑克狎淫的問。

「你說呢?」薇薇一邊說一邊改變姿勢,薇薇身上的白色綢緞睡衣只能蓋住薇薇的大腿根部,薇薇性感的舉起誘人的長腿,一手一下的彈開吊襪帶的夾子,然後手指鉤住大腿根部的絲襪邊緣慢慢的滑下絲襪,傑克的兩眼發直,胯下的大 又彈了兩下。

文華從臥艙緊閉窗戶中看到一個人影站在床前,而一個身影坐在床上,文華加緊割繩子的動作,但是瓶蓋並不是那麼銳利,割了許久只割開一些,文華咬著牙,他一定要報仇。

「好像還不是很誘人!」薇薇交替脫下兩腿的絲襪,傑克爬上床,雙腿大開的站在薇薇面前,帶著一股腥臭的大 ,在薇薇眼前晃來晃去。薇薇自動的半跪起身子,一手輕握住滑膩的陰莖,輕啟櫻唇,忍著腥臭,慢慢的含下傑克粗大的龜頭。傑克舒服的一手抓住薇薇的長髮,半垂的陰莖又逐漸堅硬起來。

文華不敢置信的看著窗戶映出人影的動作,薇薇玲瓏的身軀半跪在傑克粗獷的身材前,一前一後的動作,文華知道薇薇正在替傑克口交,文華只覺得天昏地暗,這時才知道自己是多麼愛薇薇,因為失去薇薇的痛楚正強烈侵蝕文華的內心。

傑克拉起薇薇,胯下的大 在薇薇細心的含弄下已經堅硬如鐵。薇薇身上睡衣的一邊吊帶已經滑到薇薇的肩膀,薇薇的半邊乳房暴露一半,傑克一手滑開薇薇另一邊的肩帶,睡衣倏地滑落到床上,薇薇雙手本能的遮住前胸,兩腿半交叉的緊閉著。

「還害羞什麼?寶貝!我都看過了。」傑克抓住薇薇遮住胸口的手腕,沒有任何阻力的將打開薇薇一隻手,傑克注視著薇薇,薇薇猶豫一下,慢慢的將橫在胸口剛好遮住兩個乳頭的手放下。

「真美!你是我看過最美的東方美女。」傑克滿意的一笑,恣意的欣賞薇薇凹凸有致的裸體,然後傑克用手環抱著薇薇纖細的腰,用力的將薇薇摟進懷裡。

文華看著兩人齊站在床上,窗戶的高度讓文華只能看到兩人的下半身,文華看到兩人緊貼在一起,而薇薇的腳半勾著傑克的大腿,文華不願再看,更努力的想要脫身。

薇薇兩手環勾著傑克的脖子,而傑克緊壓住薇薇的櫻唇,肥厚的舌頭在薇薇嘴裡滑動,探索著薇薇的香舌,兩人的舌頭交織在一起,而兩人緊貼的身體將傑克的大 夾在薇薇的胸部和小小腹之間。

兩人分開時,一條濃黏的唾液從傑克的嘴牽絲到薇薇的唇,傑克得意的再灌口啤酒,然後將剩下的酒倒在薇薇身上,薇薇任由啤酒沿著自己乳房流下小腹,冰冷的啤酒流到薇薇兩腿之間毛茸茸的陰部,啤酒沾濕了薇薇的陰毛。

傑克將薇薇推靠牆壁,兩人的頭幾乎頂到車頂,然後一腳提起薇薇的大腿,薇薇一手鉤住傑克脖子,一手抓住傑克粗大的 ,將龜頭往自己陰阜裡塞進去,站著的姿勢讓薇薇的下陰更緊,陰道壁緊緊的收縮傑克的龜頭,傑克稍微降低身子,讓陰莖由下往上,順利的刺進薇薇子宮深處,整根盡沒入薇薇體內。

薇薇忘我的驚呼一聲,兩條大腿鉤住傑克的腰,傑克托住薇薇的臀部,滑膩的舌頭舔遍薇薇的臉,傑克抽插數十下後,在薇薇由呻吟變為狂呼之時,突然放開薇薇,殘忍的將大 從薇薇體內硬抽出來,閉著眼睛快登上頂峰的薇薇,無神的張開眼睛。

「讓我們來享受更刺激的。」傑克將薇薇放倒到床上,翻過薇薇的身體,讓薇薇像狗一樣趴在床上,薇薇不知他要幹什麼,便任由傑克擺佈。傑克一手由薇薇腰間繞過,反過來搓揉薇薇腫脹的陰蒂,然後吐口口水在自己手心,抹在在自己龜頭上,然後用龜頭摩擦著薇薇的屁眼。

「不~不要……」薇薇意識到傑克要幹什麼,有點害怕的要往前爬躲開,但傑克原本撥弄陰唇的手反用力將將薇薇向後拖,不讓薇薇閃躲。

「寶貝!看樣子你這裡還是處女。」傑克很得意自己的發現,龜頭分開薇薇屁眼的兩旁括約肌,毫不憐香惜玉的插進去,薇薇慘叫一聲,傑克毫不容情的前後抽插,一道道血絲,從露在薇薇體外的陰莖旁滴到潔白的床單上。

薇薇痛的幾乎快昏過去,薇薇一陣陣的慘呼反使傑克更加興奮,反抱起薇薇,薇薇變成坐在傑克腿上整根大 幾乎塞進薇薇屁眼,龜頭頂到薇薇的直腸壁,巨大的刺激讓薇薇幾乎暈過去,而傑克烏黑的手指毫不容情的插入薇薇的陰道,一進一出的抽插,傑克意猶未盡,改用兩根手指一併插入薇薇扭動的陰阜,傑克另一手扳開薇薇的嘴唇,揉捏薇薇的櫻唇。

薇薇屁眼的極痛逐漸麻痺,摩擦的熱度讓薇薇的體液狂洩,屁眼裡排泄物像洪水般洩出,卻被傑克巨大的龜頭擋住,薇薇小腹脹的非常難受,黃色液體摻雜著血水沿著傑克的陰莖滲出,而快速摩擦著敏感陰蒂的手指,薇薇的陰道貪婪的吸允傑克的手指,巨大的指節摩擦著陰道壁,薇薇的淫液狂洩而出,前後夾攻的刺激讓薇薇逐漸失神……

文華聽見薇薇的慘叫心如刀割,看著不斷上下搖晃的旅行車廂,文華知道傑克又再佔有他的妻子。只是這個賤婦還叫的這麼爽,文華內心的自尊徹底被粉碎,和老婆做愛時從沒聽見老婆浪叫的這麼大聲。

傑克空的手沒有放過薇薇,扳開薇薇的嘴唇,攪弄著薇薇的舌頭,薇薇吸著傑克的手指好像剛剛吸允傑克陰莖一樣,口水由薇薇嘴角留下,興奮的刺激從薇薇全身傳到腦部,薇薇幾乎暈死。

混著黃黃的大便,傑克抽出繃到極限的陰莖,翻過薇薇的身體,薇薇癱躺在床上,兩腿半弓靠著傑克,一股股黃色黏稠的糞便和血水從薇薇屁眼猛洩而出,這時一陣陣強勁的白色精液噴灑在薇薇的臉上,後勁較弱的則灑在薇薇的乳房上,薇薇整個人解脫似的失神。

文華看著停止了震動的車子,知道兩人已經完事了,而這天殺的繩子還是那麼粗,文華很想放棄,反正妻子已經被姦污了。

「跟我去墨西哥好不好?我們可以盡情的享受。」傑克摟著滿身黏膩的薇薇躺在床上,床單上的污穢沾滿兩人身體,薇薇還沒有回過神來。

「我有很多錢!那該死的銀行送的,夠我們享受一陣子了。」傑克一邊握著薇薇的乳房,一邊玩弄著薇薇的乳頭。

「去洗澡好嗎?」薇薇輕聲的說,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臭味,傑克哈哈大笑。

「你答應了嗎?」傑克更用力的抓薇薇乳房,薇薇吃痛,身體更貼近傑克。

「不洗澡就不跟你去,髒死了!」薇薇嬌羞的說,傑克樂壞了。

「好!那你整理整理,我去洗澡。」傑克大笑著爬起來,光著身體走出車外。

傑克沒有到溪邊洗澡,反而一路走到文華面前,一手拿著槍,一手抽出塞住文華嘴中的三角褲,文華抬頭看到傑克的大 軟趴趴的貼在睪丸上。

「你這混賬!你不得好死!」文華這時已快割斷繩子,努力想爭取時間。

「我就跟你說,女人就是要爽就聽話,我幫你教老婆還不好?」傑克嘻皮笑臉的回答。

「你這個天殺的!」文華一怒之下想衝起來,但是手上的瓶蓋反而又掉了。

「不過還是謝謝你將你老婆招待我,不過現在她要跟我去墨西哥。」傑克拿起槍對準文華的太陽穴,文華閉起眼,死亡的陰影襲上心頭。

「剛剛你有聽到你老婆的浪叫吧?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行。」傑克在文華死前還不忘奚落他,文華閉起雙眼,一切都完了。

「碰!」

聽到槍聲,文華以為自己死了,但是指著自己太陽穴的槍管突然消失,文華張開眼,看到一股血線由傑克頭上噴出。傑克不可置信的回頭,文華順著傑克的眼光看去,薇薇舉著獵槍,憤怒的眼神瞪著傑克,傑克碰一聲倒在地上,薇薇慢慢放下槍,兩行清淚由雙頰流下。文華奮力掙開雙手,爬起來走到全身赤裸的薇薇前。

「他會殺了我們。」薇薇只說了一句話,文華知道薇薇剛才是為了要救他才順從傑克,心中好生愧疚。

「都是我隨便讓人搭便車才引起的。」文華知道這個烙印很難撫平。

*** *** *** *** *** ***

後記︰

一年後,文華回家時,看到薇薇和一個黑鬼和一個白人同時在床上做愛,文華便獨自回到台灣。文華沒有怪薇薇,因為從那天之後,文華再也硬不起來。

十年後,報上一則新聞,某小學老師涉嫌猥褻學童,慘遭受害男女學童家長數人圍毆,這小學老師叫——

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