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救救命!

「你幹什麼!那是要給我老公蓋的。」薇薇將另一手提的啤酒重重放到桌上,憤憤不平的說。

「是嗎?那可真對不起了。」傑克回過身,拿起桌上啤酒,然後一屁股便坐在毯子上,絲毫沒有道歉的味道。薇薇無奈,看了丈夫一眼,轉身便想回車上再拿一條毯子。

「你去哪裡?」薇薇經過躺在營火旁的傑克時,傑克一手便抓住薇薇的腳踝,薇薇立刻感到有如墜到冰窖般,全身立刻僵硬起來。

「我再去拿條毯子。」薇薇顫抖的回答,文華看到傑克的舉動,一股寒意剎時湧上心頭。

「去吧!」傑克慢慢張開握住腳踝的手,慢慢往上滑到薇薇的小腿肚,然後輕輕往前一推,表示准許的意思。

「車上好像很多好東西,我也去看看。」薇薇才走兩步,傑克馬上從地上跳起來,跟在薇薇身後,薇薇感到背脊都涼了起來。

「不!車上沒有什麼。」文華害怕起來,一方面擔心薇薇,另一方面更擔心讓傑克發現獵槍,那就什麼希望都沒了。

「哦!沒關係!看看也好。」傑克頭也不回,跟在薇薇身後走去,文華千萬分不願意,但也無計可施,眼睜睜的看著兩人背影逐漸遠去。

「進去啊!」薇薇踏上車門的第一個台階,回頭望向文華,看到薇薇無助的神情,文華心都碎了,傑克推了薇薇一把,催促薇薇上車。

薇薇上車後便往車後走去,在廚房後有一小道窄廊,然後便進入臥艙,一個足夠兩人睡的床鋪,打開床鋪旁的衣櫥,準備拿起放在頂層的備用毛毯。

「哇!真棒的地方!」傑克突然間冒出來,用力的彈坐在床墊上,薇薇嚇一大跳,不知他要幹什麼,拿了毛毯,便轉過身,正好和坐在床上的傑克面對。

「我拿好了,請你出去!」薇薇盡量讓自己保持冷竣的表情,一心只想趕快離開臥艙,在這裡實在太危險了。

「這床彈性真好。」傑克答非所問,一雙賊眼左顧右盼。

「我要出去!」因為臥艙不是很大,傑克坐在床邊便幾乎占掉走道,薇薇無法通過。

「他媽的!在這床上搞,一定很爽。」傑克的話越來越猥褻,薇薇再也待不下去,只好側身勉強擠過去,這樣子薇薇的雙腳便和傑克垂在床邊的雙腿摩擦而過,薇薇的右腳才擠過去,傑克突然將腳舉起頂住牆板,變成傑克的腳插在薇薇兩腿之間,簡直不禮貌至極,薇薇臉色大變,從來沒有這樣被侮辱過。

文華從臥艙外的窗戶看到兩人的身影一高一低,只覺得心臟噗噗的跳,一心祈禱薇薇趕快離開臥艙,在那裡傑克不曉得會幹出什麼事,這時文華非常後悔,當初為什麼讓這個無賴上車。

薇薇鼓起勇氣,瞪了傑克一眼,將左腳跨過傑克的腿,傑克沒有進一步動作,只是笑吟吟的看著薇薇,看著薇薇跨過去時裙子上拉露出的大腿,心想︰真他媽的美!

「等一下……」傑克仍然坐著沒有動,薇薇剎時背脊又涼了起來。

「有沒有什麼衣服我可以換的?」傑克促狹的問。

「衣櫥裡!自己找。」雖然不願傑克動自己的衣櫥,但薇薇不想再受到剛剛的侮辱,只好他自己找,正想走出去,傑克又說話了︰「站住!我說過!別離開我的視線。」然後站起來翻動衣櫥,薇薇只好暫定不動,但也不想轉過身面對傑克。

怎麼這麼久!不會出什麼事吧?文華發現從窗戶只看到一個人的身影,這時更擔心了,這時文華看到桌上的啤酒蓋,便撐起椅子前腳,用力扭腰,想轉過來,這樣子被綁在椅背的手便能拿到啤酒蓋了。

傑克打開抽屜,發現都是放內衣褲,男女都有,傑克順手播弄著,發現一條紅色性感內褲,薄薄的一片,用繩子綁的,緊不住便吹起口哨,然後傑克發現一件白色綢緞睡衣,便拿了起來。

「你看我穿這件怎樣?」薇薇回頭看到傑克拿著自己睡衣在身上比,還咧口對自己大笑,氣的臉都綠了。

「放下我的衣服!」薇薇很想衝上前去給他一巴掌,氣的全身發抖。

「好吧!好吧!開個玩笑而已。」傑克順手一丟,將睡衣扔到床上,回頭繼續尋寶。

「就這幾件!」傑克丟幾件衣服到床上,然後便開始脫自己衣服。

「你幹什麼?」薇薇大驚,不由自主的退到牆邊,心中非常害怕傑克下一步動作,本能的將毛毯護住自己胸前。

「換衣服啊!」傑克一邊脫一邊凝視著薇薇,薇薇被嚇得全身都不能動彈。

文華好不容易才拿到瓶蓋,又奮力的轉回來,已經滿身大汗了。一抬頭,看到窗裡的人影似乎在脫衣服的動作,心中一稟,手拿的瓶蓋又掉到地上,強烈的無力感襲上心頭,文華沒有留意到,身上的筆記本掉到地上。

傑克在薇薇面前一件件脫掉衣服,一下子便剩下內褲。傑克的胸膛十分強壯,胸前毛茸茸的一團捲曲的胸毛,小腹上還有一隻狼形的紋身,接著傑克獰笑著慢慢脫下內褲,薇薇轉頭不想看這 心的動作,但眼角的餘光仍然可看到傑克烏黑的下體,半僵硬的陰莖一跳跳的,薇薇只想嘔吐。

傑克直接穿起文華的短褲,沒有穿內褲,光著上身,穿上文華的一雙拖鞋,順手拿起一條浴巾披在身上,槍仍拿在手上。

「你老公這褲子可真緊,那東西一定很小,哪!你要不要換?」傑克大笑,然後從衣櫥裡拿起一件薇薇的黑色晚禮服,假裝作勢遞給薇薇。

「不!」薇薇被羞辱的滿臉發青,又不敢回嘴,只是神情堅決的凝視前方。

「我建議你最好乖乖聽話。」傑克邪惡的淫笑,拿槍在薇薇面前晃一晃。

「碰!」傑克假裝發出槍聲,然後將衣服懸在薇薇面前搖晃。

薇薇不發一語,害怕他真的會開槍,只好拿起衣服,看到傑克並沒有意思要回避,轉身準備進入廁所。

「不准關門!」薇薇進入廁所時,傑克提醒薇薇,然後跟著走出臥艙。

文華看到傑克出現在調理室窗口,遠遠看到傑克光著上身,文華驚訝的張大嘴巴,心想︰薇薇呢?

薇薇脫下上衣和T恤,套上晚禮服,這是預備在旅途中如有大飯店或高級餐廳時穿的,連身露背低胸,非常貼身,但是必須搭配無肩帶胸罩,薇薇身上穿的確是有肩帶胸罩,而且肩帶還不能分離的那一種,猶豫一下,薇薇一咬牙,脫下胸罩,直接穿上晚禮服。

文華目不轉睛的看著傑克的動作,突然看到傑克閃進走廊,失去兩人身影,文華腦中頓時一片空白,耳中彷彿聽到薇薇的驚呼聲。

「穿上這個。」傑克突然打開門,薇薇尖叫一聲,才剛套上衣服,後背拉煉還沒拉上,傑克邪淫的看著拉煉間幾乎整個裸露的背部,光滑的脊背曲線,傑克發現薇薇並沒有戴胸罩,薇薇趕緊轉過身,禮服差點掉下來,幸好薇薇即時拉住,趐胸半露,驚魂甫定回過神來,薇薇趕緊將禮服稍稍往上拉。

「請關上門!」看到傑克手上拿著自己的吊襪帶和絲襪,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拿到的,薇薇知道無法拒絕,冷冷的接過後,要傑克把門關上。

「OK」傑克故意只把門帶上一半,這樣幾乎可以看到整個廁所,薇薇從半開的門看到傑克的身影,知道他是故意的,只好假裝沒看到,先把禮服背後的拉煉拉上,雖然知道傑克在看,但薇薇不願面對傑克穿衣,只好轉過身,然後從晚禮服裡拉下還穿在身上的短裙。

廁所太小,薇薇只好一腳踩在馬桶上,而身上這件該死的衣服又特別合身,原本就屬於特別短的連身窄裙被薇薇的姿勢幾乎拉到大腿盡頭,薇薇勉強的將絲襪套上,身後的傑克看著薇薇渾圓的臀部和修長的腿部曲線,心想︰這東方人真他媽的比金髮婊子還要辣。

薇薇穿好單筒絲襪,但是在這情況之下實在不知該如何穿吊襪帶,心想當作混過去便算了,打定注意便把吊襪帶捏在手中,轉身開門,便想走出去,沒想到傑克橫著腳頂住走廊,不讓薇薇過去,傑克搖搖頭,然後握住薇薇捏著吊襪帶的手腕,仍然保持著一貫的邪惡表情。

薇薇的企圖被看破,原本有點心虛,但是傑克咄咄逼人的態度,讓薇薇火冒三丈,薇薇心想豁出去了,將吊襪帶由腳底套進去往上拉到腰間,狠瞪著傑克一眼,一咬牙便拉起晚禮服,將吊襪帶套在腰間。

傑克看著薇薇將窄裙拉到腰間,兩腿根部之間的三角紅色內褲清晰可見,薇薇今天穿的還是蕾絲網底的質料,紅中透黑,不過以傑克的角度倒不是看得很清楚。

傑克看著雙眼快要冒出火來的薇薇,薇薇將吊襪帶的夾子夾住絲襪後,拉直禮服,然後將身體挺直,原本就十分狹窄的走廊就已經讓兩人十分靠近,幾乎和傑克臉貼臉。

「你不覺得這雙鞋子很不搭嘎嗎?」傑克吊兒郎當的說。薇薇腳上仍穿著休閒鞋,這打扮的確十分怪異。薇薇不發一言,轉身回臥室。

「這才乖嘛!」薇薇聽到傑克在身後得意洋洋的大笑,強忍著怒火,換上原本搭配這禮服的高跟鞋,三寸高的黑色高跟鞋,薇薇心想︰在這荒郊野外穿這鞋子,真是荒謬!

看到薇薇走出車廂,文華好不容易鬆一口氣,但是非常訝異薇薇身上的衣著,然後看到薇薇身後走出來光著上身的傑克,文華沒有想到薇薇的委屈,反而有點妒意,他們兩人在幹什麼?薇薇在哪裡換衣服?

「那個混賬!」薇薇直接走到文華身旁幫文華蓋好毛毯,低聲咒罵。

「你為什麼要換衣服?」文華急問。

「沒事。」薇薇心中有氣,不想回答。

「你們在搞什麼鬼?」文華氣急敗壞的問,這時傑克走過來,文華只好閉嘴。

「穿這樣真舒服!我們可以開始了。」傑克沒頭沒腦來這句,兩人都呆住了。

「開始什麼?」文華茫然的問。

「心理治療啊!你忘了?」傑克故做訝異的問。

「這!不用吧。」文華想拒絕。

「不!別客氣!我不會給你們收費的。」傑克故做訝異狀,同時拿起啤酒,坐到毯子上,同時示意薇薇坐下,薇薇無奈只好坐到文華旁邊。

「你坐那邊,這樣才像治療。」傑克示意薇薇坐到文華另一邊的椅子,這樣三人正好圍成一個小圈,不同的是兩人坐在椅上,而傑克半躺在地上,用手肘撐起上半身。

「放輕鬆,書上說一定要放輕鬆。」傑克故做輕鬆狀,兩人沒有回應。

「從哪裡開始呢?對了!從性關係開始,書上說夫妻之間的問題多半是由性引起的,你們的性生活怎樣?」傑克大言不慚的問,文華心想︰又來了。

「這方面沒問題!」文華不想多談。

「是嗎?一周幾次?」傑克不放鬆的問,眼神卻飄向薇薇交叉的雙腿,窄裙因坐下上拉露出的大腿,傑克放低頭,企圖再看深入一點,不過只能看到一團黑影。

「這方面我們沒問題。不要再問了!」薇薇厭煩的說。

「不是吧!書上說要是能讓女人滿足,那女人可就會乖乖聽話。」傑克自以為是,薇薇哼一聲,轉頭不想理會傑克的胡言瘋語。

「那可不一定!每個人的角度都不一樣。」文華沈住氣,冷靜的與傑克周旋。

「才怪!我那婊子女友就是被我治的服服貼貼,我說話連哼都不哼一聲。」傑克企圖自圓其說。

「那可不一樣!男人在外,女人就不應該多說話,那是正常的。」文華心想︰要是像你講的一樣,那就不會槍殺自己女友了。

「胡說!我那婊子本來很聽話,要不是那混帳的傢伙比我大一倍,那婊子才會被搶走。」傑克倒是自己說出來了,不過文華心想,能夠大一倍的話,那傑克的家伙應該是小的可憐,薇薇倒是相反,想到剛剛在車子裡瞥見的傑克下體,已經很可怕了,照這麼說,搶走傑克女友的男人,那東西應該是巨大到無法想像。

「不會吧!還是有其他原因?」文華還是想轉移話題,談這個主題太危險了。

「總而言之,女人只要有錢,又能讓她們滿足,就沒問題了。」傑克自以為是的下結論。

「說的也是,很多有錢的男人,還不是娶很多小老婆。」文華話才出口便後悔了,不應該太輕浮。

「對啊!這趟我去墨西哥就是要搞他媽的三四個美女才過癮!」傑克嘿嘿的暗爽。

「你們這些沙文豬,把女人看成什麼?」薇薇再也忍不住兩人狂妄的言詞,站起來便想離開。

「慢著!你去哪裡?」傑克笑吟吟的問,薇薇剛剛站起來前,將交叉的雙腿分開時,傑克透過營火火光照射,那一剎那間,傑克隱約看到薇薇兩腿之間的紅色內褲。

「我累了,想去休息。」薇薇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

「還早耶!你想怎麼休息?」傑克調戲的說。

「讓她休息!我們兩個聊天就好,她明天還要開車送你去墨西哥。」文華打圓場的說。

「到時候我會放你們走的,你們這麼合作!你放心。咦~~那是什麼?」傑克擔心薇薇離開,想爬起來以防萬一,突然發現地上的筆記本,便爬起來走過去撿起來,文華看到傑克撿起自己的筆記本,心中狂跳。

「你他媽的!」傑克拿起,正好翻到文華寫求救訊號那一頁,一拳便把文華連人帶椅打倒在地上,薇薇嚇得尖叫。

「然怪那條子會發現,原來是你!他媽的!我還那麼相信你們!」傑克瘋狂的踹文華肚子,薇薇在一旁嚇的眼淚直流。

「我最恨人欺騙我了。」傑克踹累了,一旁拿起啤酒,大口猛灌,酒從傑克嘴角兩旁溢出。

「你這個豬玀!」薇薇滿臉淚水沖到老公身旁,蹲下身抱著老公,用手擦拭文華嘴角的鮮血,抬頭怒罵傑克。

「要不要緊?痛不痛?」薇薇心疼的安慰文華,文華痛的說不出話,好一會兒才咳出幾聲,不過側著身連椅倒在地上,這滋味絕不好受。

「是你們自作自受!」傑克還在一旁大言不慚,用手背在大嘴角上抹了抹,看著蹲在地上的薇薇,薇薇一心糟急文華,一時沒注意到自己曝光,短裙間的紅色內褲被傑克一覽無遺。

「我看你這老婆教的不是很好,我得幫你教一教。」傑克走過去,一把便將薇薇的手抓住,強把薇薇從地上拉起,薇薇吃痛,尖叫一聲。

「你不要傷害她!」文華剛從疼痛中恢復過來,看到傑克拖著薇薇到營火邊,文華意識到將發生什麼事,傑克要強暴薇薇,文華哀求著,希望傑克放薇薇一馬。

「我是幫助你,讓這辣妹乖乖的聽話。」傑克將薇薇用力往地上一摔,薇薇跌坐在毯子上。

「你不要碰她!」文華用力掙扎,想掙脫被綁的雙手,但是徒勞無功,看著傑克一步步向薇薇進逼,文華更急了,恨不得立刻衝過去,但是文華現在只能躺在地上怒吼。

「我現在是要向你證明我剛剛說的,女人要滿足才會聽話,你在一旁看著吧,大記者。」傑克站在跌坐在地上的薇薇面前。薇薇兩手撐著地,心想這無賴想強姦自己,薇薇害怕的無法動彈。

「你這混賬!你不要碰她!」文華看到傑克將披在身上的浴巾丟在一旁,然後脫下短褲,一支大 橫在自己老婆面前,有點軟,隨著傑克往前,一跳一跳的上下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