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救救命!

「嗯!應該沒事了!你們小心一點。」警官慢慢後退,手不經意的伸向腰間的警槍。

「碰!碰!碰!」連續三槍,警官應聲倒地。

「啊~~~~」薇薇掩耳尖叫。

「快!快!開車!」傑克對薇薇怒吼,薇薇本能的踩緊油門,急加速離去。

「左邊!左轉!」起步沒多久,剛好碰到岔路,右邊往墨西哥,左邊往附近山區。

「你不是要去墨西哥?應該要右轉。」文華怕傑克改變心意,連忙急問。

「笨蛋!要先離開公路,晚點繞山路進墨西哥。」傑克在車子開進山區,離開柏油路,駛進滿是飛沙的泥巴路時,才放鬆下來,車子開了一陣,進入一個樹林,過個彎道,眼前出現一條小溪。

「奇怪!那個條子怎麼會發現?」傑克自言自語的說。

「開進那個山谷!」傑克突然要薇薇轉進一個山谷,路更顛頗,順著山路拐進一個山谷間的空地,旁邊正好有小溪流過。

「停車!我們今天在這裡紮營。」傑克下車,對自己找到這樣一個好地方似乎洋洋得意。

*** *** *** *** *** ***

「我們可以有一個美好的野餐,下車!」傑克下車環繞著四周美景自言自語,最後回過頭見兩人仍坐在車上,便用槍指著兩人命令兩人下車。

「從現在開始,你們不可以離開我的視線!否則……」傑克恐嚇的向兩人說。

「大記者!河邊有些木材,麻煩去撿一些來,好嗎?」傑克半命令著文華,文華心中雖不願放薇薇一個人面對這無賴,但也無計可施,只好往河邊走去。

「現在讓我們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可以吃。」傑克邪惡的眼神看著薇薇,示意薇薇打開旅行拖車廂的門,薇薇不發一語,轉身開門。

「哇!好高級的設備,還有冰箱……」傑克一上車便東摸西摸,薇薇逕自打開廁所的門,準備進去。

文華撿木頭時發現一支短木棒,約有手臂粗,文華心裡正想藏在什麼地方以防萬一,回頭一看傑克的背影跟著老婆進入拖車廂,心中立刻不安起來。

「你幹什麼?」傑克頂住薇薇正要關上的門,看到廁所馬桶,明知故問的說。

「上廁所!不行嗎?」薇薇心中有氣的反問。

「可以!不過……」傑克身體往前傾,和薇薇臉對著臉,看著薇薇眼中不忿的神情,傑克晃晃手上的槍。

「請你放開!」一股幾天沒洗過澡的味道,薇薇嫌惡的後退一步,退到馬桶邊上。

「不可以鎖門。」傑克退後一步,放開門,薇薇拉著門把要把門關上。

「我說過!不可以離開我的視線。」門快關上時,傑克用腳卡住,留下一道細縫,薇薇的手僵在門把上。

「請你離開一點!」薇薇從細縫中怒瞪傑克。

「好!好!聽你的。」傑克往旁稍微移動一下,抽回頂住門的鞋子,薇薇趁機將門再拉近一點,不過門板沒有卡上,傑克滿意的微笑。

文華打開腰帶,將短木棒收在牛仔褲裡的大腿側邊,用腰帶綁住藏好,遠遠的望向拖車廂,一點動靜也沒有,文華的心跳加速,不會有什麼事吧?彎下腰,將剛剛撿的木頭抱在手上。

「哇!好多東西,太好了,有啤酒。」傑克一邊東張西望,一邊打開冰箱,拿起啤酒便拉開瓶蓋,一下便灌了一大口。

「真是美味!」傑克大喘口氣,一眼瞥向門縫看到薇薇裸露的小腿。

「今晚有好料吃了。」傑克撥弄著冰箱的東西,眼神一直注視著門縫裡薇薇的動靜,看到薇薇先彎腰再站起身來,從門縫中只能看到薇薇修長的大腿,渾圓的線條,傑克嚥了口口水,看到薇薇拉著紅色布片。

「這騷婆娘!穿紅色內褲都是性慾不滿。」傑克低聲喃喃自語。

「舒服了嗎?」傑克露出烏黑的大牙,邪惡的笑。

「!」薇薇一開門便看到傑克站在門口,差點撞上他,薇薇見傑克沒有讓步的意思,一咬牙,側身從傑克身旁擦過。

「喔!」傑克挑逗似的輕呼,拖車廂的走廊原本就只能容一人通過,薇薇玲瓏有致的身材從傑克身上滑過。

「不要在這裡妨害我煮東西,出去!」薇薇走到廚房前,打開車窗,那是上推式車窗,推開後還可擋雨,一整片,大約占後半旅行車廂的一半,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薇薇看到老公抱著堆木材遠遠的走過來。

「多煮一點!今晚我要好好享受享受。」傑克這時才有機會好好打量前面這個黑髮美女,尖削的臉型配上艷紅的櫻唇,低胸的T恤外罩紅色尼龍色花格子襯衫,襯衫沒有扣扣子,下擺打個蝴蝶結在腰間,同色系花格子短裙到膝蓋,細長的小腿襯托出窈窕的身材。

「寶貝!今晚看你的了。」看著薇薇高聳的胸部,傑克意有所指的淫笑。

*** *** *** *** *** ***

(二)

「嘿嘿!你老婆的手藝還不錯。」傑克粗鄙的用手背擦拭滿是油膩的大嘴文華生了堆營火,三人坐在營火旁的野餐桌旁,桌上的食物泰半仍保持原狀,兩人都沒有食慾,只有傑克狼吞虎嚥。

「剛剛我們談到那裡?」傑克延續吃飯時的話題,就是文華要幫他寫自傳的大事。

「談到你不爽高中時的老師。」文華疲憊的應付傑克。

「喔!對啊,他媽的,那個臭婊子,要不是她,我搞不好現在也是大學生。」傑克有點激動的臭罵。

「也不能這麼說!也許你有別的天份。」文華唯恐傑克失控,連忙緩頰。

「是啊!說不定我也可以像你一樣當個記者,喔!不,心理醫師。」傑克立刻興奮起來,拿管煙便抽起來。

「嗯!你可能有這樣的天份。」文華有點想討好他,故意恭維傑克。

「真的嗎?你從什麼地方看出來?」傑克信以為真,高興的追問。

「你們聊吧!我收東西。」薇薇快聽不下去,站起身來,收拾桌上的殘局。

「這個嗎~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兩人看了薇薇一眼,文華見騎虎難下,只好東扯西扯,胡吹一通,心想,反正傑克也聽不懂。

傑克初時還有點認真,聽了幾句學理化的名詞,便聽不下去了,開始在東張西望。這時薇薇正好彎身收傑克面前的餐盤,傑克從低垂的領口瞥見到薇薇的紅色胸罩,因胸罩束緊的乳溝一閃而逝,傑克的心開始狂跳。

「哦!是嗎?」傑克口中回應著文華,眼神卻注視著轉身走向旅行車的薇薇背影,看著薇薇擺動的臀部,慢慢又將視線往下移到薇薇修長的小腿,傑克嚥了口口水。

「你知道我為什麼想當心理醫師嗎?」傑克打斷文華的話,突然冒出這一句。

「為什麼?」文華嚇一跳,心中開始有點不安。

「那些雜誌上都說,很多怨婦都會和心理醫師來這麼一手,真他媽的爽!」傑克咯咯的笑。

「是嗎?」轉移到這話題上,文華心中覺得有點不妥,望了一眼旅行車廂,薇薇正在調理台前洗碗。

薇薇將碗盤洗好,放在調理台下的櫥櫃裡,薇薇鼓起勇氣,打開上方的櫥櫃,兩把獵槍放在裡面,薇薇看了獵槍一眼,手伸進去櫥櫃,拿起旁邊的子彈盒,然後拉開槍筍,將子彈放進去,一連串的動作,薇薇緊張的心頭狂跳。

「這個人剛剛殺了警察,等會會不會也把我們殺了?」駭人的驚恐襲上心頭,薇薇從窗外看出去,傑克和文華仍然在聊天,依自己的技術,兩人的距離應該不會失手。

「但他是人,不是動物啊!」殺人的恐懼讓薇薇兩腿發軟,差點站不住。

「他會不會遵守諾言,放了我們?」這個自我安慰的念頭一起,薇薇看到傑克正向自己望來,連忙關起櫥櫃,假裝清理調理台。

「你們有找過心理醫師嗎?」傑克看著遠處窗戶裡的薇薇,正用抹布擦拭調理台,晃動的上身,傑克彷彿看到薇薇乳房在左右晃動。

「沒~沒有。」文華小心的回答。

「喂!美麗的女人,拿幾瓶啤酒來!」傑克對著薇薇高聲的喊著。

「應該有酒助興才對。」傑克自言自語。

「對!對!聊天是要喝點酒才好。」文華卑微的附和著,剛殺人的傑克實在令他害怕,現在一心一意只想保護老婆和自己脫身,因此盡力想討好傑克。

「是嗎?」傑克心中竊笑,助什麼興?

薇薇拿著兩瓶啤酒走過來,「坐下來一起聊聊嗎!」薇薇拿著啤酒剛放在桌上還未放開,傑克連手帶啤酒一起握住,調侃的說。

「這個無賴要幹什麼?」薇薇心想,然後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下。

「真的沒有找過心理醫師?」傑克居然沒忘記剛剛問文華的話題。

「找什麼心理醫師?」薇薇有點好奇了。

「就是心理醫師啊!雜誌上說,很多夫妻都會找心理醫師的。」傑克看薇薇回話,興奮的將啤酒一口喝完。

「那是夫妻失和才需要。」文華怕薇薇說錯話,連忙叉開話題。

「喔!我看你們也有點問題喔!」傑克促狹的說。

「才沒有!我們是很恩愛的。」薇薇不忿的頂回去,心想憑什麼讓這個無賴管我們夫妻間的事。但文華聽了十分感激,畢竟薇薇還是愛自己的。

「是嗎?不過看起來好像不是。」傑克討個沒趣,突然站起來,伸伸懶腰。

「我們只是偶而口角而已。」文華看了老婆一眼,薇薇知道文華趁機跟自己道歉。

「這樣好了!你不是說我有心理醫師的天份嗎,就讓我充當一次你們的心理醫師。」傑克促狹的說,同時一邊站起來,拿起放置營火邊的一條草繩,原本是用來捆綁野餐桌用的。

「不!不用了!我們不需要。」文華迷惑的看著傑克的動作,連忙拒絕。

「這麼說~你剛剛是唬我的的羅?」傑克意帶恐嚇的說,同時走到文華身後。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好吧。」文華回頭看傑克一眼,心想只好妥協,勉強答應,轉頭見到薇薇瞪了自己一眼,知道薇薇是怪自己剛剛多嘴。

「嘿嘿!抱歉了!不過我得休息一下。」傑克將文華的雙手反綁在野餐椅上,文華想掙扎,不過傑克強壓住文華肩膀。

「你想幹什麼?!」薇薇見傑克舉動,驚慌的尖叫。

「別緊張!今天我累了,這樣子我休息才安全。」傑克詭笑的回答薇薇。

「你要整個晚上將他這樣綁著?你太過分了!」薇薇對著傑克怒吼。

「你也想被綁著嗎?再去拿些啤酒來!」傑克不耐煩的命令薇薇,薇薇無奈,也怕被綁著,只好起身去拿啤酒。

「對不起了,為了安全只好委屈你了。」傑克一副詭異的笑容,文華隱約感到傑克的企圖,他不會是想對薇薇怎樣,想到這裡,心中不安感逐漸擴大。

「說真的!有這麼好身材的老婆,你還真幸福。」傑克調侃文華,文華聽傑克的語氣,心中更加恐懼。

「你有女朋友嗎?」文華不想呼應這話題,反問傑克。

「別提那婊子!哼!居然背著我偷男人!」傑克突然歇斯底里的怒吼,嚇的文華不敢再問,兩人沈默了一會兒,文華偷偷往車上看去,薇薇正打開調理台上的櫃子,心中一動,薇薇想幹什麼?

*** *** *** *** *** ***

「好像越來越可怕了。」薇薇心想,老公已經被綁起來,情況越來越危險,萬一這無賴獸性大發怎麼辦?想到這裡,薇薇用力握住槍把,只要拿起來,瞄準那無賴漢就可以了。

「這也許是最後機會了。」老公被綁,等會要是自己也被綁起來,那不就一切都完了?想到這裡,薇薇用力想將槍托起來。

「可是!那是殺人耶。」這個想法一進入腦內,薇薇整個人都發軟,撐起槍托的手又放下來,遠遠看到老公雖然被綁,但是還是在和傑克聊天。

「也許沒事吧!」要親手殺人的恐懼戰勝了一切,薇薇深呼吸一口,用力將櫃子門關上。

*** *** *** *** *** ***

「抱歉!我不知道這是你的傷心事。」文華遠遠看到薇薇將櫃子關上,心中好生失望,為什麼不開槍,這是脫身的大好機會啊!

「沒關係,反正我也殺了那婊子!」傑克餘憤未平的說。

「什麼?你殺了她?」文華失聲驚呼。

「這也沒什麼!不過那婊子的身材還比不上你老婆。」傑克轉身看到薇薇正好走過來,文華心想怎麼又轉回這話題。

「說真的!你老婆是我見過身材最好的,只可惜都扳著撲克臉。」傑克不放過文華,又回復吊兒郎當的樣子。

「太好了!你想的真周到,還有毯子。」傑克一把奪過薇薇手上拿的毯子,走到營火邊,鋪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