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豔少婦的婚外情

那是如此地超乎了想像,是那樣的過癮,那個大屌整個埋葬在我肉屄裡的時候,所產生的刺激與興奮真是無與倫比。這時候,我整個身軀已經完全交給了史帝夫,以求延續這個強勁的快感,我只是盡量保持些微未慏的理智,不要將靈魂也交給了那邪惡的魔鬼,那個恣意在我肉洞進出的害人精。

哦!我……,我又開始了。完全沒有喘息機會的子宮深處,在史帝夫持續猛烈的衝擊之下,她又開始蠕動,我……又要洩了。

我緊緊圈實著史帝夫,扭轉挺送著屁股以求它最強烈的磨擦,史帝夫在我狂態的表現下也開始加快速度,雙手牢牢將我臀部按在床鋪上狠狠地入著我……。

男人也會呻吟!史帝夫的呼吸開始急促,嘴裡發出一些低低的聲音,剛開始還聽不太清楚,後來可是越來越大聲,聽起來真……真是羞死人了。羞歸羞,可是卻更讓我感到興奮呀!

甚麼騷屄、浪穴,甚麼好緊、咬人的,這些我從來沒聽過的話都走他的嘴中冒了出來。

他的手掌抓的越來越緊,肏的我越來越快也越重,我知道他也快了……,快呀,我要趕快呀,我還有一點沒到的呀!可要趕在他前面出來的,不然我怎麼辦呀!

我猛力開始轉著屁股、搖呀搖,雙腿更是夾的緊緊的、束的牢牢的,讓大雞巴好好地刮著我內壁的敏感神經,讓大雞巴頭狠狠地撞擊著我的花心,我把所有最脆弱的陣地都放手交給大雞巴去摧殘、去蹂躪……,只要,只要我能洩出來就好了。

來了,來了……,我感覺它來了,噢~耶!

唉!直到今天我還是日日思念那一瞬間地無魂飛翔的美妙呀!他的身軀趴搭地垮落,厚實又強力地撞擊著我的嬌柔,我很清楚地記憶著那一霎那的感受,那個堅挺又火熱的球冠極速地刺穿子宮頸埋葬在我那深幽之處,鼓動的陽具一撐一縮地刺激我的子宮口,強迫我那從未探訪過的地方感受他的存在,就連我心祕處也被他滾燙地濃漿螫炙的整個揪在那兒……。

點擊與烙擊的極度神經刺激,讓我只知發著單音哦哦地伴隨著他的子孫融入這場歡愛之中。

肉體上的感官仍舊沉迷於那種奔放與需索的快感之時,逐漸還魂過來的理智這才想起……這些噴射的螫炙……。

天呀!他……他……這個害人精,這下可害死我了。

這…這該怎麼辦?他射到裡面去了,又燙又多……還射的那麼裡面!唉~這可怎麼辦呀!!

這時候我真是飽含狂喜與驚懼。出精的極度快慰與人命關天的惶恐交替著出現在我嬌紅卻又呆滯的面容上,自我保護的本能讓我猛推,可是--真是為時晚矣。

史帝夫或許是有意、甚且蓄意,在他聽到我正處於受胎的高峰期之時就已經有意要搶在包柏之前,這時候他的雙手緊緊地箝著我、兩隻手環過我的手臂牢牢地扣在我的身後,屁股死命把我的下身釘在床鋪上讓我沒有動彈的餘地,讓我只能單純去體會那個深埋在子宮內的勃動、去計算那個要命衝擊的次數……。

真要命!愈是這樣擔心、害怕,高潮反到來的強烈而且愈是持續,也就是高潮的痙攣讓陰道死命地捋著他的陽具,迫使他噴的更多、持續的更久。

史帝夫延續不斷的噴射緊推著我在高潮的頂端盤旋…再盤旋。

多麼令我癡迷與驚訝啊………那種魂飛魂往的感覺真是太奇妙了,真是棒透了。那個強烈掃射地火熱螫擊所引爆的子宮收縮而產生的毀滅快感,著實讓我大腦產生了一段不算短的失憶空檔。

平日我與包柏在一起歡愛的時候,只能稍稍感覺到包柏的精液滑落在我的陰道之內,不像史帝夫這回在射精的時候可以強烈地點擊我蜜壺的深處,並且,陽具在呸的霎那之前更是會強烈的勃動,好像是在提醒我去感受它的撞擊……,感受它的火熱、雄厚與持續不斷。

在他的威猛之下我也確實感受到那個火熱的雄精瘋狂地摧殘著我的子宮,並且霸佔著隸屬於我丈夫的絕對私密空間。

「你……你不是說好會拔出來的嗎!」我急喘地說到,「喔…呃!,哦~~我…我感覺……我感覺到了……你,你,你射的好裡面喔,你…你射精在我裡面了啦!」

「哦…呃,不……不可以,喔…喔……呃呃…好…好~~好…耶,我…嗚~嗚……我出來,……我…我出來了…出來了……出來了~~~哦…呃………!」

我的大屁股那時候已經不聽大腦地指揮,只知道死命地扭、忽左忽右地轉呀轉,緊緊抵著史帝夫的胯間磨呀轉地,追尋那個屬於出精的愉悅。

「你…你,你說過的呀!」我猛搖著屁股,兩腿緊繞在他的腰際,狠狠地收縮著擴約肌,死夾著他還在噴射的大屌,用著半歇底斯底的語調咬著牙說。

「你…,該死~呀!哦~~,喔…我…我……感覺到……了,嗚……喔,你射到我裡面了啦……」

「喀…喀」一時間我差點接不過氣,於是緊緊摟著他在他耳邊唉。他的大屌還在奮勇地凌虐我那正開始發抖的祕徑。

「嗚…嗚……,射到子宮裡了啦。」

「喔~喔,哦.哦~爺……呃,不…不……,怎…麼…這……樣啦,喔爺~好…好喔……嗯…嗯……哦、喔、喔--呃~出來了,我出來了,喔~~呃」我才說完那些抱怨他的話,陰道卻在他的持續衝擊下開始痙攣,戶內的腔璧急遽的收縮,陰精的水閘瞬間也被釋放,噗噗噗地去追尋它們的優遊空間。先前僅剩的一絲人妻貞德,就在射精的搖臀縮股中給完全的攻陷了。

極度高潮的歡愉之中,我傾力包含著他的施予,開門倚戶地承接他的雨露恩澤。手兒密實摟著史帝夫強健的屁股蛋再再完全包容了他的邪惡。

他的耳邊是我的姦詩低淫『尖嘶低吟』,所有的世俗皆已葬滅在腿股間的歡娛深淵裡。

慾焰的波濤峰峰相連,狂濤般的喜悅一波接一波,歡樂盡在緊環雙股的深幽處。

*** *** *** *** *** ***

我實在無法相信男女相歡竟能如此奇妙,如此令人迷戀,怪不得俗語在說『男歡女愛』,的確是這樣,直到現在我還是能夠清楚感受到那時的……,現在一想起來又……,我又濕濕的了。

有時候真的很訝異,在高潮射出之後,史帝夫仍然努力的帶領我追尋一次又一次的高峰,濃濃的精華泌泌地在他的樁擊下自我的洞窟中往外溢出,陰毛、屁股溝、菊花蕾到處都覆滿了我們兩人交歡的證物,床單更是寫下了我們做愛的洋洋得意。滲出在外的都已如此,那我的花房、宮堂更不用說了,絕對是已經灌的滿滿地囉。

高潮漸退,一片昏茫的神智略為甦醒,幽處之中的滑動感覺也就顯得益發清晰。一股滑動流向我軀體的深處,我知道那是子宮出精之後的回縮所造成的吸吮效應,讓這些我們所製造的精子與愛液的混合體全部流向那偉大的聖鄉。

事前與事後的多說都是無意義,在那個時候我只知道要好好感受這從未有過的美妙,去細細體會自己深幽秘處所傳來的快樂樂章,哪還會有心思去想事前與事後呢!

餘韻漸消,理智抬頭。望著身上男人一臉雀躍的面容,兩腿當中粘濕濕的精液仍在沿著我與史帝夫交合的細縫中往床單上淌,男人的陽具此時尤在我的包容之中來回地活動著。

「我,我幹了甚麼呀??!!」淚珠兒開始奪眶而出。

史帝夫深深地看著我的眼睛,陽具可還仍舊繼續在肏。他到底他噴射了多少我也沒有去計,只知道他現在每隔一段時間柱身還會鼓動那麼一下………。

「你說過你不會射在裡面,你說會拔出來……你答應過我的呀!要是你把我的肚子給搞大了,該怎麼辦?你又不是我的先生……嗚………」一面說著,成串的驚恐接踵而至,我開始害怕的哭了起來。

再下來的事才是我對這件婚外激情會深感內疚的主因………。

………………

那個殺千刀的臭男人竟然不知在我茫酥酥的洩精過後好好地憐愛我,如果他能說些好聽的,就算是只說個我愛死你囉,我還真會為他生個仔仔讓包柏花錢去養,這時候我可是一個清純的友人妻子,總不能讓我說你肏大我的肚子吧。

他的回應讓我墮入人妻的不倫悔疚之中,「麗莎,真不好意思,妳實在太棒了……我實在沒有想到能夠有這麼一天,能夠讓我肏進你的陰戶、幹到你……麗莎……包柏老婆的屄洞深處!」

「尤其妳一說到妳今天是受孕的巔峰……,喔喔,我就想把妳給幹的大肚,讓我的孩子佔住這個妳那渾蛋先生後代的孕育天堂,讓那個龜蛋替我養……。」

瞬間濃情歡愛的氣氛被他幾近邪惡淫靡的,何只幾近,的的確確就是惡毒的言語給凝固了,室內變的靜悄悄,我啞口無言地愣視著史帝夫。

這個帶領我發掘快樂天地的邪惡男人竟然是把我當成一個報復的工具,將這次歡愛視為交媾、手段……。

陰道裡的收縮霎那間令我產生無盡的顫慄與悔恨。

悲哀與傷痛,內心之中不光是對壓在身上的史帝夫產生厭惡,連帶對包柏也算上一筆。要不是包柏漠視我、將我的感覺忽略掉,才會造成現在這種狀況﹔不是他的失約,我仍然也可以得到情慾上的滿足,甚至還會有孕育的期待喜悅呢!

有些事情夫妻之間是不該隱瞞,可是這種出閣的事萬萬說不得,不光是我說不出口,包柏他也不可能原諒我有這種事的--在飲酒之後讓他的競爭對手捷足先登,將億萬子孫射入他妻子等待受孕的子宮之中。

想到這幾天所服用的助孕藥丸,我知道這次的卵子狀態會很容易被精子攻陷而受精,或許現在史帝夫的精子已經成功與我的卵子結合而孕育了生命的胚胎。

是不是這些助孕的藥丸會導致我情慾的上升,因為這些藥物的作用而使我的理智在酒精效應下被動物的繁殖本能所控制?醫生說過,這種藥物會使陰道的分泌增加,會促進生理的機能。

那………我有錯嗎?

受精與孕育已經開始?偷偷的說,如果只論繁殖能力,像史蒂夫這種強烈的噴射與刺穿的深度,確實很容易讓女性懷孕,畢竟我是有感受到他的射精,真的是好強、好燙、好多的,射的又好裡面--這可是包柏無法相比的。

當我腦海想著那些我自己所犯下的行為以及即將造成後果之時,恥辱與羞慚卻也遮掩不住尤然緊緊牢錮的雙腿,一雙雪白勻潤的玉腿依舊纏繞在他的腰際承受著他射精後的衝擊。

如果不是他說出那種令我無地自容與屈辱的言詞,這種性愛纏綿的凌漓盡至以及歡暢過後的合體溫存,真的會讓我由性慾轉化而為情慾與愛戀。

唉!那個溫熱軟化的冤家怎麼還比包柏要來得令我充實呀!好恨……那種感覺怎麼會那麼好?

雙眸凝視著眼前的男人,我自己很清楚我現在的身體又再次開始有了明顯的反應,下身正緩慢地蠕動,他也察覺出這種輕緩的夾縮而又吻上了我的身軀、吻上了我的乳峰,輕柔細膩地吻著奶頭。

一種未曾有的感覺從陰道中傳來,史帝夫那個讓我喪失貞潔的壞傢伙竟然在我的陰道裡面再度開始膨脹,這種整體被撐開的感覺可是我向來都沒未曾體會過的,我還處於敏感狀態的陰核再度受到壓擠、內部被排擠而出的混合液在流經股溝所產生的痕癢、以及子宮底端的直接遭遇推頂與炙螫,這些同時凝聚的產生讓我再度又攀上了情慾巔峰。

我知道我不能再次梅開二度與他歡愛,可是,可是我就是無法不讓他肏我,我可以在理智上拒絕與他做愛,卻無法抵受他雄壯的身軀在我身上的活動。

仍然楚於興奮狀態的花徑在他的出入之下再度輕緩地收縮,上揚的情慾與事實讓我敞開地接受史帝夫所加諸在我身上的一切活動,既然無法抵抗就乾脆放鬆自己囉。

我靜靜地體會史帝夫的雄壯在我嬌嫩地陰戶中進出,感受著火燙龜頭刮磨內壁所帶來的神經刺激。

時而輕緩時而頓擊,再再緊扣著我的高漲地情弦,我喜歡、我歡娛,這些都是我本能想要的,這是種享受。尤其現在史帝夫的動作既溫柔又讓我感覺得很充實,內心之中我已經希望他能持續下去,甚至還有絲絲地沉淪與叛逆--乾脆一直就這樣子算了!!

我的屁股開始不由自主地迎合著史帝夫的樁擊,內心之中竟然會有盼望與等待,盼望那個火熱的挺進,等待著他的賜予。我的雙手在史帝夫放鬆之後很自然也很溫柔地攬住了他寬實的臂膀,下身更是包含著他的雄壯而旋轉而緊緊地磨呀磨,他輕緩地抽插,我細細地感受與追索……,真的好好--好棒的作愛呀!!

無聲………只有感受。

好棒的感覺,好長的一段時間我沉醉在這種飄邈的兩人歡愛地愉悅之中。

粗長火熱的陽具每一次進出在我那愛液漫流的小穴總是讓我期盼更多更強烈的快感,他那大大的分身再再地充塞著我的祕境,無休止的螫擊、極度撐漲地深入……這些無法從包柏體會到的情慾快感,一而再、再而三地衝擊著我的神經,像潮水、像雲端,似沉淪、似飄颺………,我真不知道男女的歡愛竟然能夠如此美妙。

什麼事情在未經比較之前是沒有好與壞,也更不會有滿不滿足與性不性福的區別。我知道以後不可能從包柏身上獲得這種快感以及性愛的享受,所以情慾的追求已經完全凌駕於我的理智,我只想將這種感覺深深印到腦海,將那種腫脹與充實用我的陰戶記憶下來,至於錯誤,那就留到事後再設法去解決了。

這次史帝夫的行動雖然才開始沒有多久,可是我已經來了很多次高潮,其中多次的小高潮幾乎是一波接一波地連續而來,我也就在這種情慾的衝擊之下忘情地抬起上身,用我火燙的嘴唇吻向史帝夫的脖子。

當我緊緊摟著他、吻著他,屁股更是不由自主的搖呀巔地…,史帝夫他--

「喔…哦~~我--我要出來了!要拔出來嗎?」史帝夫猛地將開始發抖的陽具狠戳到底撞擊著我的最深處,然後開始往外拉。

先前我埋怨他都沒有想到我的立場與狀況,還一昧將濃厚的精子射入我期待懷孕的子宮深處,這回他可是很尊重我了,可是,要受孕也應該剛才就已經懷上了,這次我可是想要好好感受他那個火熱熱的精液噴灑時所產生讓我飄飄然的快感。

我感受他往外退的同時,兩腿再度纏繞在他的腰身、挺起屁股,將他的陽具整個再度納入我的陰戶之中。

「沒關係……,我很想--想感受你的射出。」

「你射吧,射到我裡面好了。」

史帝夫聽到我那期待的語氣之後,一面臉帶著微笑一面在我的臉上、我的嘴唇、還有我的豐滿乳房上溫柔地吻著,他不斷吻著我,肉棒也還依舊繼續在我的陰道中進進出出,進出之間的節奏在這時候他也調整為快速而急促,每一次的挺入都肉肉到底,這種快速而強烈的衝擊讓我在高潮當中更是使我肌肉緊繃地錮牢著他,全身意識都專注在下身所傳來的訊息。

莫名其妙的動作就發生在感受到他射精的那一瞬間,我強力的拋送屁股將陰戶盡可能貼合住史帝夫的陽具,很想這樣讓他噴射撞擊所帶來的神經刺激能達到極至。

我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每一次射精的脈動,每一股的噴射都狠狠地觸碰到我的子宮底端,這種深層地觸擊也讓我產生了更巨大的快感,當強烈高潮使我痙攣的時候,我更是歇李斯底大聲呼喊,手腳也是不聽使喚地在踢動、舞動,手指更是收縮與摳掐……那時候似乎全世界都在旋轉,整個腦袋都是昏昏渺渺地,好好唷,實在很好,甚至奶頭所傳來的劇烈灼熱也都變成好舒服的感覺,愛死這種像飛的高潮快感了,還有……。

真的好邪惡,我竟然因為出牆受孕這種不倫的心理感受而產生了強烈的犯忌慾望已至於達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這種解脫的快感夾雜在情慾快感之中所呈現的是如此美妙,實在無可比擬。

對先生的終極叛逆應該沒有比這樣子還要過分的吧,我不但讓他的競爭者捷足先登,而且還婉轉承歡,在歡愛之中更是達到他所無法給予的歡暢。

史帝夫的陽具最終還是停止了跳動,而我的陰戶尤在微微的一張一縮,我仍就處於高潮的興奮之中。過了一會,史帝夫的陽具已經軟縮下來,卻還是可以讓我感受到那隻肉棒的存在。他緩緩地往外抽出,將那隻長而肥美的肉柱子從我濕的一榻糊塗的陰道與又紅又腫的陰唇中往外退,在他退離我的身軀之時,我也接著用手肘撐起上身將視線落在剛才最敏感的部位以及床蓆的週邊。

我不知道我的臉上是否泛出桃紅,當時真是感覺很羞人,臉上更是臊熱的發燙。

濕痕明顯的性感小內褲兀自掛在腳裸地鮮明映照著腰際的晚禮服,還好,它們的材質不會因為強烈的扭擰而產生明顯的皺痕,不過小內褲上的與陰戶中所流出來的液體卻無法馬上處理好的。陰戶這時候開口變的好大,而裡面紅紅、濕黏黏的陰道壁也看得好清楚,甚至還可以看出它仍在繼續地縮張與分泌,那原本整齊亮麗的陰毛也散亂地貼在股溝而且黏糊糊地像似風雨過後的稻田。

當我看到自己下身陰戶口還在陸續地一張一縮,陰道中持續往外溢流到床鋪上的兩人精液……那麼多,實在很讓我驚訝!

我連忙拿過旁邊的枕頭墊在自己的屁股下面將陰道口托高朝上,這樣那些溫暖的液體就可以停留在我的陰戶裡面而不會流到床鋪上。當我繼續感受這種來自秘戶內處溫暖的時候,腦海理想著---以後我跟包柏做愛的時候還會產生反應嗎?自己先生小一號的陽具還能讓我的陰道充實嗎?

史帝夫看見我臉上的表情之後微微笑了一下,他知道我們兩這次婚宴之後所發生的這件事情將會埋藏在彼此的心底,他走我的臉上已經讀出我是不會將這次事情說出去了,我想他是非常高興我將他所射出來的精華儘可能地保留在我那密徑之中。

當我走到浴室做事後清洗工作的時候有一點讓我很驚訝,那就是史帝夫射進我陰道的那些精液在過了二十分鐘之後還會有些殘留的部分在斷斷續續地往外滑落出來,這種情形以前是根本沒有過的。以前我習慣性在做愛之後用蹲姿將精液排出體外,現在這種情形逼的我打開蓮蓬頭用熱水清理我的陰道內壁,要不然回家之後碰到包柏求歡可真不好解釋下體的這些黏濕分泌物。

花了一段時間仔細清洗之後,我回到房間看到史帝夫仍然安安靜靜的躺在床鋪上,他那個害慘我的壞東西這時候懶懶軟軟地橫貼在他的肚皮上面……。

將衣服穿戴好,我心裡想著還是不要根史帝夫打招呼,雖然不太禮貌但是總好過他起身之後再繼續糾纏下去那才真的不好解決了。

*** *** *** *** *** ***

在開車回家的一路上,我發覺下體之中有些分泌物在往外滑,而且把內褲也給弄濕了,一面開車我一面問著自己,為甚麼會讓這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等會回到家又該如何應對??一堆的問題與自責就這樣伴隨著在我回家的路上。

說實在我真的有些走運,回到家的時候包柏已經睡覺了,要不然還我可還真要費點心思來解釋來與自圓其說呢!

進了家門,我連忙拿著睡袍還有乾淨的底褲進到盥洗間,將那件黏搭搭的三角褲換掉,然後穿上長袍睡衣將帶瘀紅痕印的乳房與胸脯遮掩妥當,趕緊悄悄地鑽進被窩裡面。

那時候我剛躺下去包柏就反身過來摟著我,我的一顆心跳的好快,昏暗的室內燈光剛好掩飾掉一些我外在的異樣,可是這時候我還是怕包柏會聞出來我身上的異味,怕他會從我身上聞到史帝夫的體味以及不同牌子古龍水的味道,而且這時候我又察覺到我的下體還有分泌物在往外流,我清楚那些還都是史帝夫射出來的精液。包柏這時候已經將他熱烘烘的肉柱頂到我的腿叉處,兩隻手也走後面摟著我的一對奶子緩慢地揉著……。

包柏的語氣有些愧疚又有些關心地問我,問我在婚宴之中如何?我也就告訴他還好,只不過總好像有缺些甚麼。那時候我是有心想增加包柏的愧疚,有心想讓他感覺到我的春心蕩漾,一方面減少自己犯忌後的罪惡感﹔一方面誘使他與我交歡,這樣才好做為我日後受孕的說辭。

包柏在我撒嬌與扭動之下褪去了我的底褲,他將肉柱子頂在我濕淋淋的陰道口曖昧地說:「讓我們開始囉」

包柏很順利就整根進入了我的陰戶,他還說我今天好騷、好多汁,幹起來好爽,天知道現在我陰道的分泌物是他朋友史帝夫射出來的精液,這時候我配合著扭動屁股只為著想讓他早些射出來,只要他射出來就可以一切搞定,以後的日子就可以無憂地恢復常態而我依然還是一個恪守婦道的人妻。

一切都劃下休止,包柏射精之後就為今日我的出軌劃下一個完美的休止符。黑暗之中,他問我在婚宴之中有沒有見到史帝夫,包柏也希望史帝夫在婚宴那個場合有好好照顧到我,我技巧地告訴包柏說史帝夫是個風度不錯的男人,他會珍惜這段感情的。

昏矇中我撫摸著肚子,心裡想著--在過後的幾個星期我不能讓包柏射精到我的子宮裡面,這樣我在驗孕之後才能斷定自己孕育的是誰的骨肉。

溫柔的臥室燈光下,先生摟著妻子……

一天安然過去,明天的陽光猶然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