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豔少婦的婚外情

雞尾酒所帶給我的熱能,讓我很自然地靠攏著身邊的他,讓我體會著他所回應的一切。

史帝夫在一次一次的擺動與旋轉中,雙手加重在我凸翹臀部上的扶持,時而上下,時而緊扣。我自己在他肩膀上的雙手也由原先直搭的模樣開始放鬆,尋求可以讓自己最輕鬆的模式。

由直搭轉換成環抱以至摟靠……。

動人的音樂中,這個令我鬆弛的姿態下,我細細地感受史帝夫的手掌撫摸著我深處的絃琴,在他緊貼我下身處的怒挺之物的點擊下融入旋律的節奏裡,開始在舞池中與它一起抖動、一起搖擺。

昏暗舞台燈球的閃爍照耀之下,我全身神經細胞都專注在感受他的扣擊並且在量度著扣擊者的份量。我放軟著下身的勁道,順著史帝夫雙掌的帶領,讓我柔軟地服飾包裹著他的隆起在舞池中搖呀搖,船兒一直搖到了外婆橋。

我說不上來史帝夫的肉身到底有多碩壯,可是我很清楚,他比起包柏絕對是足足有餘。在不斷的搖擺、包含中,給我的感覺就是,那是個大傢伙。我對那個東西的實際體會也不過我先生一人之物而已,所以也只能這麼比較。

就在我沉醉於感受他的壯碩而回應著與他旋磨的當口,舞曲嘎然而止!

那時候的感覺真的很差,既恨舞曲為何要停下來,又恨自己竟然會如此的騷情。

我忙不迭將放蕩的春心給收了回來,召回越行越遠的遐念。此時,我知道,我應該在還沒出糗之前趕緊返家,避免發生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酒喝多了,這點是我必須承認的。

我紅著臉,慢慢向史帝夫拜託,請他幫我找個電話,說是我想要打個電話聯繫包柏來接我回家。這時候我已經有些搖搖晃晃的,而且說話的時候也不是那麼溜轉了。

史帝夫笑容可掬地點著頭,攬著我的纖腰走向大廳,這時候我內心真的很感謝他幫我這麼一個忙。

這場婚宴是在一間大型的豪華飯店裡舉行,我們倆邊找邊聊,可是竟然在這麼一間氣派非凡的大飯店裡卻沒有半支可供投幣的撥號公用電話!!

最後還是史帝夫提議我去他的租房裡面撥打旅館部所提供的直通電話,我再三思慮過後腆顏地點頭同意。之後,我就隨著他的引領,進入了一個婦道人家本來就不該跨入的男性住房,一個先生之外的男子在旅館內所開下的隱密房間。

我倆邊走邊打渾調侃著說笑,他既彎腰行禮還外加以人格保證地邀請我進入他的房門,他保證他絕對會遵守君子風度的。我很清楚,自己根本是無從選擇,這時候也只有這個方法才能夠撥打電話,才能連繫到包柏開車來載我回家。這的確而且是我自認為最適當的權宜之策。

我確認自己的行止沒有錯誤。我,跨入了,跨入了他--史帝夫在旅館所訂下的房間。

先前飄邈神遊的舞曲再度在我心底響起……。

………………

當我跨入史帝夫所開的房間時,頭一個就是立即撥電話給老公。我站在佈置著羅曼蒂克的雙人床旁,撥打著矮櫃上古典造形的電話,這時候我雖然不似先前那般暈暈然,可仍還是有些癱軟。史帝夫看我這個樣子,再度用雙手扶持在我的腋下,兩個巨大的手掌熱烘烘地緊扣著我的胸脯,讓我順利的撥號出去……。

電話鈴聲持續的嘟嘟地響著,史帝夫那原本緊扣我胸側的一隻手掌開始緩緩向下磨挲,摸向我的臀部,在我豐滿凸挺的屁股上面摸呀摸的,有時還用尾指刮著我的凹槽,也就是那個屁股縫呀!給他這麼又是抓乳又是摸股地一弄,那顆心真是被攪的像電話裡的鈴聲一般,嘟……嘟……嘟……地直往上竄。

過了一陣,鈴聲仍然在持續響著,我先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沒受到他挑逗似地,將結果告訴了他。不知是我的心跳、還是臉色、還是緊繃的神經早就偷偷將內心地訊息傳遞給了他,還是他的「人格」本就是如此,這就是史帝夫先前所承諾的人格保證嗎!!

當我才告訴史帝夫說我聯繫不上包柏的時候,史蒂夫就立即用口堵住我的嘴巴……,原本我還想要說的話一下子全都給縮了回肚子裡,到後來卻變成是我自己不想要說了。

唉~!原先嘴裡的貞潔宣言最後竟……竟隨著史帝夫滾燙地唾液落入腹中,化成了春潮。

史帝夫吻過來的雙唇感覺起來跟包柏不一樣,兩個人嘴巴貼在我櫻桃小口的姿勢也完全不同。

當我又細又尖巧的舌頭忘情於追逐來自史蒂夫的逗弄與翻攪的同時,兩人的體液?是唾液,開始交流……,一絲絲來自我理智的聖潔情操陡然出現在我的腦海,我應該強烈制止他的這種親暱舉動,現在他又是磨挲、又是熱吻,已經超出一般社交禮儀的界線……。

我是該保持一個端莊人妻的矜持,縱然在他的雙手之下我是那樣的激動,我還是得要出聲去制止他。

我免強把臉離開了史蒂夫,中斷他的狂野熱吻,趕緊告訴他我是一個已婚的人妻,我不能對不起自己的先生,何況他又是你的朋友,你也不能暗欺自己的朋友。隨後我在他定格的姿態下告訴他,我還是到旅館大廳去等會比較好、比較洽當些。

史帝夫溫婉地在我耳際親柔細聲的直說對不起,他實在無法制止他的愛慕,尤其面對如此感性又性感的可人兒更是讓他不由自主地忘了一切。

他又繼續說到,他真是羨慕包柏有著那麼體態勻稱、嬌豔動人地美婦人。他能瞭解我身為人妻的自持,縱然我無法接受他的愛戀,他還是深深地為我著迷。

史帝夫真是如此善解人意,知道該怎麼說才不會失為一個翩翩的君子,該如何運用美妙的辭藻陳述他的意念,讓我感受他的強烈呵寵而無法繼續矜持。唉!無法婉拒的男人呀!

那時候,我略帶含羞的眼神,一對迷濛的眼珠注視著他火熱地雙眸告訴他,不是我不喜歡,實在是身為人婦不能也不可以這樣做的……。

臨別前,款款深情的對望,史帝夫無語地再度貼了過來。我完全記不住,我又再度張開我乾渴的雙唇,伸出火熱的舌尖在他柔情的擁吻中,追尋那一份屬於靈慾的甘霖,只求在分手前能多留住那麼一些些甚麼的。

六個星期的禁錮,繼續累積沃度的溫床……,六週,漫長地七十二天呀!!

史帝夫溫柔中帶著火熱的狂吻,親嘴還不忘愛憐撫摸著我裙衫下敏感又嬌嫩地胴體,我真的要擋不住了,我真的想要撕下封鎖了六個禮拜的封條,不對!應該是,我真想拋開人妻的束縛,投身在史帝夫的邀約下呀!!

當我的左邊高翹的乳房在他手掌旋磨的刺激下,已經挺起的小豆豆隔著薄薄地衣衫在跟他問候著。真有夠那個,真的有夠暈淘淘、茫蘇蘇,那種昏然欲飛的感覺讓我整個身體開始變得軟綿綿的。

這種感覺是那樣美好,來又來的飛快,只是那短短的一分鐘就讓我全身火熱熱地。我其實並不擔心史帝夫會把我怎樣,只要我出個聲,說個不字,他絕對會停手收工繼續扮演他的正人君子的。

像現在這種戲碼對我而言也不是第一次。早在大學讀書時代,我就嘗試過跟不同的男孩子調情、愛撫與廝磨,在我認為這些都是我所能掌控,而且對自己又是無害的。既能享受而且無害,那我還怕他做甚麼?這些大學時代的事情,包柏可是完全不知道。

挺立的乳珠在衣服下感受男性的溫熱,傳遞著美妙的訊息給肉體的深處,享受著史帝夫熟練的情挑,欣喜又害羞地承受著這來自丈夫以外的男人的愛憐。好好,好舒服,我繼續讓著這種感覺持續下去,我也就順著史帝夫讓他繼續遊歷我美妙而無人照顧的胴體。

嘰嘰地吻著,掛在肩膀的衣帶不知不覺地被他移到手臂,白皙肥滿的奶子開始呈現,那個櫻桃般大小的紅豔乳頭一下子出現在冷冷的空氣中,更是往前凸出了許多,還有些抖動,就好像是在凸顯他的存在似的一直頂著史帝夫的手掌。

史帝夫火熱的大手直在我的奶子上轉呀轉,手指頭更是一直捏著我的櫻桃,三兩回還不忘撥那麼一下,我的纖細小手同樣也伸進了他的內裡,摸著他結實的胸肌。這個傢伙,可真有個強健的身材呦!!

當我迷幻於他雄健宏偉的胸膛時,我那件薄絲的連身裙已經被他自雙臂上給褪了下來,一對白皙玉嫩的大奶子可就完全沒有了遮掩,一起一伏地呼喚著眼前的人兒,史帝夫很自動也是識趣地忙將滿是津液的嘴巴貼了過來,既是舔又是噬地啃弄著我的乳房,我一個循規蹈矩的婦道人家哪放得下面子與裡子去接受與迎合他的這種貼身的隱私戲耍呢!最其碼我還是要表示我的矜持啊……。

我軟軟地雙手往前推著史帝夫的頭,表現我可是一個規規矩矩的女人,這一個清推卻加深了乳房被吸吮的力道,他的嘴緊緊含著我的乳頭往外拉扯著,我的心一下子跟著往外飛,一股電流衝向我的四肢與小腹,酥麻痕癢的快感使我的雙手停了下來,最後反倒是摟著他的頭繼續沉溺於那種飄邈地感覺中。

這時候我的理智開始與身體在撕扯著我的腦袋,兩者來去地在腦海裡翻騰,我開始無法有效地去控制自己的行為,無法判斷自己該如何?我已經無法相信自己在做甚麼!

天啦~!多美妙的感覺呀!

搞甚麼!我在幹些甚麼呀!

好累喔,疲憊的雙腿不禁使我屈坐在柔軟地床沿邊……,隔了一會,我自己告訴自己,這都要怪那漫長的六週,那四十二天可確實太漫長了。

腦海裡一個一個自我解釋的理由開始出現,逐漸掩飾我翻騰的慾念狂情,尤其想到自己現在正在狎玩嬉弄的對象可又是自己夫婿的強烈競爭對手,而且又是如此英俊迷人……。

想到這裡,我更加興奮,燈光下的乳頭更是鮮紅而凸挺,竟然下面也開始流了。

唉!這是哪門子的邪惡思想,竟然會讓我如此興份難禁。

春情激盪中的男女,很多動作與行為都是下意識的。不知不覺,我與史帝夫兩人都已經攬擁著倒在床鋪上了,我感覺到他的手掌正在我的大腿處摸索,輕柔而溫熱的愛撫實在讓我癡迷,他的溫柔讓我失去了婉拒的心,於是我就沒有再去阻擋他更深一步的撫摸。

短裙的裙擺隨著他的手臂往上翻捲,我清楚地感覺到他輕輕地在我微濕的小三角褲上兜著轉,小小力地按摩著我的隱私之地,有時他還用著食指順著凹槽往下刮著,濡濕的情形想來是無法逃過他敏銳地觸覺。

這種重點部位的直接觸擊,實實在在是我生理上最為迫切需要的。當神智開始迷離,身體本能反應開始主導我一切的時候,他這麼輕輕地在我會陰與陰道口處摩搓與扣壓,我的呻吟與嗚咽竟隨著他的輕重而婉轉起來……。

兩條腿被他撥的更開了,史帝夫的愛撫動作益發直接與大膽,他加重對我潮濕之處的扣擊,小小的性感透明內褲已經明顯的濕搭搭了,我當然清楚,他一定也會知道我的穴穴已經濕了、小屄口也張開了。

這種濡濕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這種感覺實在是很好……。我……喜歡的緊噢!

雖說我喜歡的緊,可我還是多少殘存些理智,我估量著主控權還是在我這,我還可以讓史帝夫服務、或者說,讓他享受我的女體個幾分鐘,然後再去終止這些。

史帝夫不斷地隔著若有似無地小褲褲愛撫我的屄口子,我的雙腿時而張開、時而微微靠攏,口鼻也不斷地發出……嗯…呃…唔…哦,無意識的呻吟。他的手指這時候順著我搖擺的雙腿,以及偶而輕輕抬起的屁股,將三角褲往旁挪了挪伸到我兩片腫起的陰唇裡……。

不斷地摳揉、輾壓,我的肉穴越來越濕、而且陰道裡面的溫度也越升越高,史帝夫的手指也越伸越裡面,越塞越多隻。小穴,不,這時應該說是「燒」穴,一面分泌著愛液,一面開始蠕動起來。

我已經開始要承受不起,急忙喊出聲--。

「史帝夫,我好熱唷,我好難過喔!」

「我…我,我們不可以……,我們要停下來……。」

「不可……,不可以……這樣……這樣做的。…拜……拜託啦~~。」

我發出斷續而急促的聲音去阻止史帝夫的動作,可是他的手指仍然繼續肏著那個騷屄,而我的肉穴也還正在一夾一夾的……。

唉!這可是怎麼說的哦!

我才剛說完,史帝夫就用行動回覆了我所說的話。他的嘴唇立即貼到我那已經潮濕的透明底褲上面,害的我心兒撲通撲通地狂跳。自己慾念的隱私已經完全暴露,我直扭動著下身來隱匿我的羞怯。

原本這種又薄又小的情趣內褲就祇是象徵性而已,在觸感方面是完全沒有阻礙,在視覺上可真會讓伴侶得到極度誘惑的效果。他的嘴唇這麼一貼靠上來,鼻尖剛好頂在陰核,我的性神經更加賁張,心理更加緊張,天啦!他就要舔我的小穴穴,就要啃我的豆豆了。

這種閨房情事我只在一些成人畫刊瀏覽過,包柏與我兩人受傳統思想束縛太深,他不曾這麼作,我也不好意思主動要求他這麼作,我也還沒嘗試過去吸吮男人的肉柱,去用嘴巴含男人的性具。

他鼻尖用力拱頂著,並且用雙手將我的小三角褲往下拖,我抬著屁股讓他輕易施為,又將它阻擋在大腿根的地方。我邊拉著濕搭搭的小褲褲邊搖著屁股告訴史帝夫,我們不能再搞下去,我們可不能讓這種事發生呀!

理智與性慾的拔河。嬌滴滴的婉拒聲音、濕淋淋的陰戶、向上抬起而又微扭的屁股……

史帝夫雙手仍拖著我的褲褲,稍稍抬起頭、下額頂著我的私處回答我,說他絕對不會去做我不讓他去做的事情,如果我說聲不,他一定會停下來的。他的下巴繼續在我的陰戶上使力,繼續向我承諾,他絕對不會將這裡的事情告訴任何一個人,保證不會有第三者知道。

磁性、感性的語氣,讓我鬆開了雙手再度拱起下身,史帝夫很快就將那件濕濕的內褲給扔到了一旁。這時我的心理與身體的所有感應神經全都移到下身,完全體會那兒所傳遞來的所有訊息,我感覺到他的熱熱地嘴唇已經貼攏在我的開口處,陰核也被尖尖的柔軟肉體頂的緊緊地,這時候我的情慾可真是非常高漲與奔馳--唉!六周了呀!

我再次鬆弛掉緊繃的肌肉使自己漂浮在柔軟地溫床上,史帝夫細細地在我下陰四周舔吻,那隻靈活濕熱的舌頭在我陰唇四周不斷地刮著,舌尖一會順著陰毛舔、一下逆著陰毛刮的,直直牽動著私處四周的敏感神經細胞,連帶造成兩片陰唇受到牽引而充血腫脹,以及密道內的分泌也跟著增加。

史帝夫持續用口舌在我外陰部舔呀吸的,舌尖爾爾還會鑽進陰道口些許,外陰充血腫脹,陰道口自然洞開,他很自然會向漥處去的。他除了刺激我的下陰,還一面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裡面,用他的手指撥動著我的蓓蕾,小小的乳尖在一撥一掐之下更是暴脹地腫的讓我難過,下身充血與陰道的的痕癢以及乳房性感帶的被刺激,造成我的身體在雙人床上不斷地扭擺,時而抬起屁股、時而弓起上身,原本平坦地衣服這時已經上下攏在我的腰腹之處了。

迷離的思緒沉浸於高度的愉悅之中,欣喜地享受這魂飛飄邈的感官之樂。史帝夫實在是有本事,他很能掌握女性的肢體語言,我的一顰一動他都可以很正確地解讀,進而帶領我邁向快樂的巔峰,雖然我還未與他真個合配,他卻已經達到包柏肏我時難得才能讓我產生的高潮。

我自己的性反應我當然很清楚,我的高潮要來了,我無法制止屁股的往上迎合,可我總得禁住自己的呼號。我急忙用牙齒緊咬住下脣,千萬不能洩出自己享受的聲音。洩身歸洩身,那是身體的,不是我的靈魂。

史帝夫一直攻擊著我最敏感地上下兩個性感帶,一波波強烈的電流撞擊在我的情慾深處,花心底端的麻癢越來越大,我閉上雙眼讓自己的思緒去尋找自己的極樂,嗯嗯的聲音、呃哦的喉結聲響還是鑽出了自己緊閉的雙唇。還好,這並不很大聲,最起碼我還沒喊到,我要出來了、肏我、我要你用肉棒肏進騷屄裡呀。我是淑女,我是個遵守婦道的良家婦女。

緊閉著雙眼,感受著愉悅的一切……,我完全沒察覺到史帝夫已經悄悄地褪去褲子,跨身在我的雙腿之間,原本下身的舔吮已經換成手掌的摳撚與揉搓,大咪咪也變成他的嘴上物,原本歸屬孩子成長源泉的奶奶正被他吸呀吸的。

兩股之間的異物貼靠,讓我本能警覺地張開雙眼,我看到史帝夫單手側在我的上方,再往下看去,看到他那隻碩壯的雞巴,正筆直、正確地戳向我紅腫洞開的濕潤門戶。那可是個龐然大物,對我的港灣而言,我從未容納過如此大型的艦隻,他的排水量應該要有包柏的兩倍,我的港灣能否容納得下?應該不是問題,孩子都可以裝得下,哪還怕這種分身。想到這裡,我開始緊張,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個紅紅泛黑的菇狀龜頭上……。

「史帝夫,不行呀!停停,我們不可以……不可以……這樣……不可以直接肏的,沒有防範是很危險的……會出人命的呀!」我直覺在他的龜頭肏進我的穴穴時出聲制止。

兩片陰脣飽脹地含著他桃子般大小的肉冠,肉唇的內裡被刮著好舒服,我雙臂軟軟地擋著史帝夫的胸膛,兩腿環鉤在他的腰際,我緊張地告訴著他。他隨即回應著我,「我……答應你,我會抽出來的……拜託嗎……我想感覺你內裡的溫柔呀,就是一下下也好,就是幾分鐘的短暫融合也好,哦~,耶~,好好喔……你的內裡感覺起來好好的呦!哦~~~!」他說著說著就貼上我的身,吻著我發燙而又乾渴的嘴唇。

舌頭不斷地來回勾攪,唾液的水乳交融,我的魂兒已經喪失,只想到那個碩壯的東西將要填滿我的慾望深淵,將要塞滿我的窪地。我的心,極速拍打他的胸膛,替他奏起行進的鼓聲。

他,史帝夫就要肏我了。

上到岸邊的魚兒猶要象徵地掙扎兩下,我,多少要替自己留些顏面,替良家婦女在委身前做些宣告。

我再次出聲………。象徵

「不,史帝夫……不要」我扭著屁股說到。

「拜託……不……不要呀……啊~~,哦~~,這是要留給我先生……給我先生摘的呀……」我邊說著,史帝夫也邊深入著。

當我說到我今天是排卵期,是受孕懷胎的最佳日子的時候,史帝夫更是一入到底。

這可如何是好,肏進子宮了呀!好滿,好充實的呀!

………………

強制禁菸後的癮君子在抽頭一口菸的時候是怎樣的感覺?

是深呼吸一口,大口地將它含在氣管然後讓整個肺葉去感受那瞶違已久的刺激,再來才是滿足又不捨地把它吐了出來……,而且更是為了能再一次的吞入。

來自幽處的強烈滿足,彌補了史帝夫分身在我甬道中前進時造成的巨大排擠所帶來的撕扯感,當那個大菇頭破宮的時候,猛地叫醒了我,我還是要試圖把它給送出去……。

他的肉根子塞的我緊緊的,卵蛋與鼠谿部密密地貼壓著我的陰核與菊花鄉,那身重量更是將我地下身壓的與床鋪密實的很,我想要撤離就只好試著用甩的,搖搖看屁股,看看能否把那個大傢伙給吐個精光……,這樣我可還是完好如初的在家女人喔。

我,兩腿夾緊,看看能不能將它給擠出子宮頸,然後扭屁股……。誰知道,他壓的實實的,這麼一搖,那個大龜頭的稜角直在磨著子宮內壁、熱熱的肉冠更是抵著那團肉肉在旋呀旋的,那個肉肉偏又是我最敏感的地方,也是我以前最會癢又最想要人來幫我摳的地方。花心,花心,頭一次開了花。

忽然間,在我狂烈搖擺的時候,那團軟肉肉竟然也會蠕動,一下子變硬的頂著肉冠,一下又軟綿綿地包裹著那個火熱,這樣的軟軟硬硬交換地越來越快,害的我猛地挺起屁股,十指緊抓住史帝夫的後背--呃~呃,怎麼這樣……,怎麼會這樣嗎!!

我咬著牙,憋著氣,像憋尿一樣地緊縮著下部,連小菊花那裡也是縮的實實的……。

千萬不能………,我還在力圖保留些甚麼,腦子裡才剛想到這些,那個殺千刀害人貞潔的大壞蛋猛地往下一壓,重重地將我的屁股撞回床鋪上,那個火燙更是毫無憐惜的螫向我的花心……。

唉,好不容易收住的一絲元神在這麼一頂之下都--魂飛魄散囉!

去了,去了,不用我喊,他也知道了。裡面已經開始急驟的收縮。

出來了,還有甚麼好說。水已覆,還能收?

出都出了,洩身還無所謂,洗洗後還是白白。千萬不能收,收了他的可是…可是洗不盡的呀!!

他這麼一下的重點擊破,可真讓我咬緊牙根喔!

我,全身都捲了起來,雙腳勾著史帝夫的屁股,兩隻手像溺水的人兒緊緊抱著他……就怕手這麼一鬆,自己就會從愉悅的巔峰再度回到難耐的谷底。

想想還真好玩,以前跟老公在愛愛的時候,只有在我追索大雞巴更深一層的刺入時,我才會有這種深吞活嚥的動作……。

我越是這樣,史帝夫越是來勁。陰戶的緊縮以及子宮口的張合併不能刺激的讓他射精,如果換做是包柏的話,幾乎會在我痙攣剛開始的時候就繳械收兵了。

似乎史帝夫很喜歡我這種反應,尤其在他看到我咬牙隱忍的瞬間更是爆發了他的強烈動力,他一下又一下的大起大落,大雞巴次次的入個到底,我的屁股也跟隨著他的腰部上下。他將腰部提起的時候,我的屁股被帶隨著往上離開床墊,他的雞巴龜頭更是緩緩地倒刮著我那緊小的陰道慢慢的往外退著,我的那顆心真好似被往外揪、往外扯的……正當我承受不住將陰戶送向史帝夫的時候,他卻狠狠地往下肏,肏的我一屁股落向床墊。

啊!本來就撐的我死死的大肉棒,這下又把我入個徹底,龜頭沒命地穿過子宮無情地撞擊著我的花心,我那高潮中的酥癢可真是無法退落下來,害的我在那一直喘、一直喘,只知道雙手牢牢地扣住他的背肌、兩腳緊緊環著他的腰部。

漸漸地,我慢慢感覺的出來,我那個原先只能包容自己先生的陰戶,這時候已經可以通暢無阻地容納史帝夫的大屌,尤其是我這一高潮洩身所產生的潤滑效果更是幫助了他的肏幹。

史帝夫越肏越快,啪唧啪唧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大聲……,一切的一切都在腦後了,那場期待六週的約會已經越行越遠,我現在只曉得緊緊攫住它,好好地享受著這生平最快樂的時刻。

我,愛死這個大屌,愛死這個讓我飄飄忽的邪惡魔鬼了!!真想整個晚上都能好好地享受這個肉體的極度歡娛呀!!

我羞怯的呻吟,當他狠狠地肏進我的裡面時,我雙眉緊鎖、牙關閉合地發著呃~哦~噢~的低呼,下身也更是猛地往上迎合吞食著史帝夫整個的大肉棒,承歡著它所帶來的極度深處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