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劏房狩獵學生妹

扭腰看著那大棒與陰道的結合處,看著淫棍一下一下在裡面的進出,旗袍妹絕望感越來越深,真不敢相信自己會在大白天的後樓梯會受著色魔的凌辱,享用自己柔軟的肉體,得意的淫笑……

看著她承受可能因姦成孕的痛苦不斷搖頭,在我胯下扭動著的少女半裸制服嬌軀,封住了的小嘴不斷隱約傳出求救的聲音,「嗚……嗚……嗚……」的哀鳴著,使盡氣力也只能這樣而已, 嬌柔怯生的模樣咬著胸圍驚慌尖叫我幹得更為痛快,而且她的羞急更帶給我更大的滿足。

這時旗袍妹下體那柔軟濕潤的陰道猛然抽搐起來,我順勢伸手緊拉著她的嬌乳,她的乳子比先前更加飽滿漲挺,並讓陽具深深的沒入她子宮最深處,雙管齊下的侵犯她感到自己兩腿深處夾擠的粗熱陽具一跳一震,有力的噴射讓精液完完全全灌入自己的子宮。

我身體瞬間軟了下來,可是旗袍妹還是持續在發抖哭泣,似乎仍無法接受這可怕的現實。

自從強姦培道旗袍妹後,一直回味著她們那迷人的胴體,都想再試一次盡情享受完美純潔的身軀的滋味,奈何真的沒有機會,本來我並不會學日本的AV片當街抓人強暴的。

不過這個情形有所改變,培道的校舍終於完成重建,培道妹要離開深水埗。不在整個學期完結,急急的在學期中三月就走,學生和教師可以說是忍無可忍了。

當一大班阿伯色鬼失落無助,視姦一大班在夏季純白,冬季深藍色的旗袍校服下前凸後翹,高叉裙擺下露出雪白美腿的學生妹此情不再之際,畢竟香港還有校舍是需要重建的。

六個月後,德貞的舊校舍成了拔萃女子中學的臨時校舍。

有點常識都知,女拔萃是香港學業成績極好的學校。征服這間學校的女生是男人的幻想,有不少情色文學都是以她們作對象。

「真光豬,嶺南牛,培正馬騮頭,培道女子溫柔柔」

這首順口溜真的不錯,每次見培道那些女生大多都十分斯文有禮,言行舉止大方得體。

女拔萃的女生嘛,可能以為自己很巴閉,總覺得他們擺臭面。

香港的校服很貴,又薄。女拔妹很誇張,很多都不著內衣,又不著毛衣遮掩。上學放學用背囊式書包還不覺。在純白的夏季制服下腰間緊束著窄窄的腰帶透著胸圍,半透著肌膚就走出街吃午飯,正面看有時還會看到透著胸圍的杯罩。

她們有自信,不過更覺得她們是更不知廉恥。雖然對阿伯色鬼是好事,可填補培道旗袍妹離開的真空,成為視姦的新力軍。

雖然很誘惑,我對女生還是有要求,不是什麼制服女生都會上的。德貞,南華的就一次都沒有。自從親眼見識過女拔妹後,視姦她們還可以,但冒險硬上她們並不值得。

那天在街上不小心踏到一位女拔妹的鞋踭,我還未說聲對不起,她就滿臉鄙夷之色,細細聲講「唉……死扑街……」

當時無名火起,就想要教訓她,結果就成為第一次和最後一次的學AV片那樣當街擄人,詳細在這裡按下不表,結果是她暈了,帶到某一間套房裡。

「夠鐘起身啦……」打她幾巴掌。

她轉醒了,想掙扎時驚覺已比我綁起右手了,她叫著:「走開呀,救命呀」「你想點呀……」

推倒在床,令她像狗隻一般伏著床上,拉高她的制服校裙到腰,一手扯下她的白色內褲到膝蓋,用手指弄開陰唇,露出了很窄的陰道口。

下身一涼,她沒想到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扭擺著扭著腰要逃,雙腿條件反射的夾了起來,但對我來說不是什麼一回事。

陰莖接觸她的陰部,把龜頭對準光潔的肉縫。一手把如箭在弦的小弟弟對準她的小穴,紅得發紫龜頭剌入陰唇裡。

突然感到洞口受到了硬物的襲擊,火熱的東西就這樣從後面闖入了她的身體,小妹妹痛的大叫了一聲「哎呀!」

女拔妹想到冰清玉潔的童貞就要被色魔強姦所斷送,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哭喊著:「你幹什麼…別…啊…」

雙腳企高腳跟離地抬起屁股的逃避,不想就這樣失去處女,拼命的扭動身軀想躲避,可是那躲得掉!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女拔妹恐懼地驚叫,手碰觸到我熱燙的肉棒,「你放開我,我求你了,啊…不要…」這聲不要真叫得我心頭興奮的發顫。

我一手掀起潔白的校服裙屁股翹著雙腿拚命的企高,在她背後的我追著她的密穴,八寸長的陰莖保持寸餘的插在裡面,但不再繼續插入。

「你平時不是很高貴嗎,怎麽現在也會下求我?」我摟住著她的腰部,「你能堅持保持這個十分鐘,我就放過你,哈哈。」

我的雙手在我的胸圍的背後的帶子移動,跟著把胸後白色制服的鈕釦一顆顆鬆開,原本緊繃的上身制服愈來愈往下的向兩邊敞開,潔白而線條優美的後背一寸寸的露出來。

上文說過女拔妹不愛穿內衣,少女的細帶胸圍立刻在我眼前,背部雪白柔滑,撫掃下肌膚十分有彈性。

但看不到背後的胸圍紐扣,是一個前扣式的胸圍,雙手穿過少女的腋下隔著胸圍撫摸她的胸部,女拔妹拼命承受前所未有的刺激,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乳房漲了連包在胸圍裡的乳尖也挺起來,羞辱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

胸圍包圍住的乳房下,用手指已感受到她的乳溝又深又緊,沒想到她的肩膀和腰身如此纖瘦,乳房這麼飽滿豐潤,胸圍緊緊的箍得她透不過氣來,我熟練的把她的胸圍給解開了。

「唔唔……」

背後校服裙的口子一直延伸到她的腰部以下,她的蜜穴跟我的大屌高度相同,女拔妹只知拼命企高手撐床邊咬緊櫻唇忍受著色魔的凌辱。

胸圍肩帶仍吊掛在手臂,罩杯落在乳房兩側,看著女拔妹強忍的模樣,雙手的攻擊集中在她幼嫩的乳頭上,手指不停捏動。看來從未被人玩弄過,如何受得這些攻擊?女拔妹初時想用左手阻止,可怎麼也無力把我的手抽出來,這舉動反而讓我加緊施為,手指搓弄著漲得硬挺的乳頭,更不時的用力按壓它。

第一次被男人碰觸乳房的女拔妹更是無法招架,被撫摸的感覺不斷觸動她的神經,少女的乳房極敏感,心理上厭惡但生理上乳頭已更硬直起來,而發出呻吟「唔唔……不要……我會報警…啊…不要……」

再看亭亭玉立的女拔妹,秀眉深蹙,銀牙緊咬,粉面通紅,學生少女黑皮鞋裡腳趾緊繃,胸部乳頭帶來的剌激加上長時間腳跟離地,雙腳發軟疲憊震抖的苦苦支撐,顯然已處崩潰邊緣。

「報警嘛……當完完全全嚐了我的大肉棒……嘿嘿,一定會捨不得報警的……」

黑髮盤著俏麗的髮髻,纖細的頸項上掛著一條細細的銀項鍊。頭髮盤起來方便我亂吻雪白的頸側,用舌頭來挑動肯定是很愛面子的她,不停的吻她的耳背和後頸,鼻孔裡滿是她的體香。

「不要……求求你……嗯……停一下……不要了……」

她見大勢已去在帶著哭腔的求饒之下,女拔妹剛強好勝的感覺全失,只有更是羞恨交加,緊張和不安。

「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痛……」

女拔妹喘息了起來就像一隻落入虎口的羊,知道已經完全沒有逃掉的可能,加上我另一隻手住她的小豆豆不斷搓揉,對她產生電流沖擊一樣,用腳尖踮高伸直修長的雙腿就要堅持不住,慢慢的下沉自己坐下去,下半身立刻產生強迫挖開窄小肉洞的感覺,把處女獻給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 悲傷的抽咽起來。

「哎呀……好痛!……不要……嗚……!」

她心想終於要來了,緊窄的陰戶再度傳來的痛楚,告知自己的處女將被奪走,全身顫抖面容慘白,眼睫毛微微顫抖。

陰道子宮傳來撕裂的感覺,巨大的陽物只刺進入了一半,女孩身體僵直了。我淫笑著感到女拔妹的處女膜對陰莖的阻力,並搗破了一處阻隔防線。

「啊!……」

連站都站不直的身體落下失去了重心,火熱鋼棒的進入瓦解了她所有防守,嘗到失去處女的那剎那的滋味,少女不由自主地弓了一下腰,眼淚禁不住流下來。

肉棒毫不留情地迫開了未經人事的處女陰道,身體有了一種充實的感覺,女拔妹難以自己痛苦地尖叫,埋著臉難過的哭了起來。

「同學,處女膜插破了啦,」我看著陰道裡處女血流出,「放鬆一下好好享受……別夾得太緊……來……把屁股抬高些……」

完成對自己破了自己的處的迫姦,拉起女拔妹的腿彎,清純處女的破瓜呼痛聲中,扶直了黝黑的肉棒再用力的往裡一挺,不客氣的全根盡入。

「我要殺左你!畜生!啊!……快停止,痛啊!好痛!退出去!」

男人的性器攻擊了進去,整根陽具已經毫無縫隙的與自己的陰道緊密結合,可怕的失身激痛感覺,使她的頭左右的擺著,黑髮亂打著。平時高不可攀高貴的公主已無力反抗,解開被綁的右手。

隨著我的擺動而擺動,長髮垂落,吻著她的耳珠,背後的一邊抽插再伸手入校服內游移著,扶著她纖瘦的腰,從她制服中一手滑過光滑的小腹慢慢的順勢往胸部的方向摸去,大力搓揉她那雪白的乳峰,「停…停呀…好痛…呀…好痛呀…」

雙手手肘撐在床邊的身體,哀怨中低頭一看,白色蕾絲學生胸圍從後面被解開吊在肩膀上,隨著自己的乳房左右搖晃,拉高了的制服裙下正挺著一根青筋暴漲粗壯的醜惡陽具,擠開兩片嬌嫩的陰唇在自己的秘密花園不斷進出,交合處發出啪啪的撞擊聲。

身後的陌生人一手把著自己的小蠻腰,凶器對緊窄的隧道開拓中感到痛楚,咬著牙忍受從子宮傳來的震撼力,當陰莖退出時更帶有自己的處女血和分泌,流過自己柔軟光潔沒有一絲體毛的腿間,留下長長的血痕,沒有處女膜的陰道將會向未來的老公說明,曾經有男人玩弄過自己,自己還是被迫姦的,在毫無準備甚至是拚命反抗的情況下被人奪去了童貞。

「殺我?賤貨。」

再抓著女拔妹的屁股,不停地邊插邊拍打,站在她後頭享受著駕馭女孩的快感,下身不停開發著她的處子之軀。

「啊!……停手啦……不要再打……嗚……」

高傲與矜持的女拔妹苦楚不堪,屁股打到通紅,身體無法挺直,但她的雙腿卻在用力地往後踢踹著。

跟著將昏軟的女拔妹反轉對正我,她臉側開不願意看我,眼角都是淚,掀翻在上半脫她上身的校服,脖子上掛著的一條閃著銀白色十字架的項鏈,褪下半兜著白皙豐滿乳房的胸圍,陣陣少女幽香從女拔妹的身上散發出來。

嘴巴大力吸啜她的左乳,細味女拔萃校章下美味的粉葡,舌尖不停撥弄她的乳頭,不時以牙齒咬扯。

寶貴的少女貞操被佔有,嬌美玉嫩的聖潔胴體被蹂躪,十幾歲漂亮高等的女生被色魔壓在身下粗暴踐踏,校裙被拉高白嫩柔滑的大腿裸露在外面,幼嫩初熟的乳房被玩弄變了形狀。

「好美的奶頭!」乳暈的大小適中,尖挺的乳頭帶著令人垂涎的粉紅色,輪流地在自己那兩座渾圓乳房頂端的蓓蕾上吻著,女拔妹恨得渾身發燙顫抖,以往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矜持的嬌喘,粉紅色的乳頭不聽話的在淫魔嘴裡面發硬。

校裙下兩條修長美腿架在我肩膀上,帶著憤怒的臉再變成恐懼,女拔妹知道我想要幹什麼,想向後挪動身體。

「不要!……你繼續摸我不要再插讓我休息一下……啊!」

強行的切入了少女膝蓋間的空間裡,大腿根部就傳來火辣辣的灼痛感覺。

「不……啊啊啊!不要!啊……」流下無奈的眼淚忍受再度開墾自己鮮嫩的肉體,白皙勻稱的雙腿一起一落,抽送著我的陰莖。

「搖頭是說這樣不夠嗎?哈哈,是不是啊?」

她悲哀地看著壓上來的我將陰莖頂住細縫,慢慢頂開陰唇往內深入,剛開苞的女拔妹高貴灼熱的陰璧,抗拒地再度緊夾擠壓著我堅硬的肉棒,果真暢快無比。

第二次插入,兩小時前矜持神聖不可侵犯的女拔妹倔強的咬著嘴唇,不想讓自己發出聲來,忙著用意志控制自己的身體,被男人強迫的進入令她抓緊手邊的床單,任憑我在她的身體上探索發掘。

名校的她冰雪聰明,知道自己的呻吟是男人的興奮劑,雙唇越咬越緊,可是在被我插了才幾下的展開活塞運動後就忍不住悲痛的叫聲。

「慢一點!……求你停手啦……好痛……好痛呀……」

少女雙手緊緊抓住床架,清晰感覺到兩腿中間蜜唇無情前後的碰撞,被花徑被撐開、被磨擦、被拉扯等等,嘴裡不時傳出哀嗚聲並咬緊牙根呻吟著一邊求我輕點。

超有氣質美麗冷豔的臉龐不時因肉棒折磨著她初經人事的小穴而扭曲,雙腳隨著我一下下的重複抽插一下下的抽搐,衝撞著她下體性交的噗啾聲響不斷傳入她的耳中。

「不要……嗯嗯……嗯……拔出來……求……求你……放過我……嗚……不要……不要再來了!」

高傲的女拔妹頭髮凌亂,身體僵直,只能痛苦的發出悶哼聲。

我雙手插進她的秀髮,吻住她櫻桃般的嘴唇,她緊閉著雙唇邊流淚邊抗拒接吻,無濟於事的任由身體讓她的征服者擺佈,儘管閉著眼,偏著頭,清楚感到由頸亂吻到自己那充滿年青活力的堅挺乳房,含住了一個乳頭粗暴的吸吮,淫舌在乳頭周圍打轉,刺破無數清純少女處女膜的惡棒正刮著陰道口到盡頭的每一個褶皺。

「充實嗎?慾仙慾死吧?」

女拔妹無助的拼命甩頭否認下,撩起校裙抱著她的大腿作更猛烈的抽送,龜頭已經撞擊開少女的子宮頸了,只痛得少女幾乎要昏了過去再度流出淚,穿著學生黑鞋的腳用力往外一伸然後縮了回來夾緊,潔白嫩滑的背部又弓了起來。

露出悲痛表情強忍著痛苦在一個男人的胯下氣息紊亂的呻吟嬌喘著,增高了我的性慾,但這樣的佔有我已覺得不夠。

「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臭西裡!!」

「不…嗚…嗚嗚…不可以……今日係危陰期啊嗚嗚……不要這樣!」

她心中方寸大亂,她雙腿主動奮力收緊緊箍著我腰,急促的喘息扭著屁股,控制不住地送開緊抓床單的手翻手把我緊緊抓住我的胳膊,手指陷進我背上的肉裡,雙手然後一直抖動著,連忙焦急地求饒。

「給我把腿夾緊就對啦,是不是很興奮啊?同學你令陰道更緊啊!」

我一面享受著女拔妹充滿恥辱與痛苦的性交帶來的激烈快感,下面更加不停的衝刺起來。而她敏感柔嫩的小穴正在取悅著強暴自己的男人,她內部一陣陣強烈的收縮,陰莖正被裡面鮮色的嫩肉節奏性的吸啜著,一吸一縮的有如把肉棒拉向更深裡面進去,叫龜頭擠壓著子宮摩擦。

「你不要射到裡面去!啊!…啊不要啊……求求你…射響出面………」

被壓制的身體承受著色魔粗壯堅挺的生殖器深深插入自己最嬌嫩的私處,無情地摧殘與蹂躪,腔內巨棒強力的抽插感到自己的子宮口被幹開,汗珠從她的額角滲了出來。

心酸的是強姦失身,威猛無比的肉棒正在自己的小穴裡面又進又出的盡情蹂躪也罷,「求您不要射到…那裡面了呀…嗚…嗚…我不想懷孕呀!…嗚…」可能因姦成孕的命運將會降臨,這是何等地屈辱和可怕?

我把著哀求中的女拔妹雙乳激烈搖動,嗅著學生黑鞋白襪的小腿加緊抽插,讓整個床板發出卡卡卡的聲音。

「不…不要…不行啊…今天不行啊……」

她的頭在左右搖擺著,滿頭的烏髮已變得凌亂不堪,遮住了她的半張臉,我伸手將之撥開,欣賞她在自己身下扭動掙扎淚水漣漣的俏臉,盡情地享受緊窄膣道磨擦大肉棒的感覺。

「行啦,強姦你真係好high 好好feel……」陽關打開的快感不斷昇高,「你咁正不內射響裡邊怎多謝你既第一次?我快要射了!」

更深入而大力的抽插著她的陰戶,令她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剩下的只有男女性器交搏的春聲。

「不要射在裡面,不要射在裡面,不要……」

她的雙腿緊夾著我的腰不停晃蕩,看著壓在身下養尊處優的女拔妹躺在我的身下任由我攻略姦淫。

平日端莊的臉梨花帶雨,聽得我全身發麻的鳴咽,粗大陰莖傳來緊密的磨擦,子宮頸腔內的粘膜緊緊包住我的龜頭,都帶給我強烈的快感及征服感。

「來啦…來啦…我要成為第一個男人射滿你個子宮呀……」

「嗯…唔……啊啊…衰人…不要啊……」

在重壓下,啜泣著拼命搖頭,無助地反抗著的她呼吸亂而急促,耳根臉頰發紅,最後在女拔學生制服上作和她作肉體與肉體做最緊密的接觸:我腰部一用力,緊緊的擁著她,緊緊貼著她的恥骨,在膣道盡頭將白色火藥全數噴射進入她子宮的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