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劏房狩獵學生妹

半嗚咽著輕聲近似拜託的口吻:「你不要插進去呀,我求求你啦……」溫柔的把她的絲襪和內褲拉到膝蓋,中指輕探桃花源,在還沒有發育成熟的,有些微微隆起的裂縫小穴外徘徊撫弄她的珍珠,一股少女青春的體熱直透我的手心,她更全身一顫呼吸似乎急促起來。

盡管她也許明白自己失去貞操已經成為必然,「放了我呀!…停手呀!…嗚嗚…不要!」柔弱無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殘的性慾。

我貪婪地吸吮著少女那嬌嫩的跨間,呼吸著她處女特有的幽香,吻著她細細的脖頸及幼滑的臉,撫著她因緊張帶來的微微滲入汗濕的胸圍和絲襪,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放心好了,你只是比其他同學還要早一步變成大人而已。以後你還會向我感謝呢!」

我的雙腿站在她的胯間,陽具輕輕鼓打她鮮嫩的大門,大限將至的她本能似地左手下去擋著,一邊臀部往上想逃離我緊貼的老二。

但她這樣的動作,她柔軟手牴觸在我巨大的老二上,使得我更加的興奮,老二又因此更加的膨脹。

「哥哥……你的……你的……怎麼這麼大!我會死的!請你別!」陰唇已經可以感受到陰莖的溫度了,她知道下一步我會做什麼,絕望地哭著,緊張得滿身是汗,冬季交通安全隊制服下的嬌稚幼嫩的女體拚命反抗。

少女夾緊穿褲襪的雙腿,可是在這之前,火熱的龜頭隨著她掙扎的節奏,快速的鑽入她的小陰唇,順勢頂進她的體內!

「哇! 求你不要呀…」她又再嚇得大叫,之後發出痛苦的哼聲,露出慌張的樣子扭動被我肉棒頂著的屁股。

我下身傳來一種被束縛,體會著學生妹的緊與窄,被緊緊包圍的溫熱,帶起了無比的刺激。

被初攻擊的陰道正在因緊張已有力的收縮中,好緊的先又外插了好幾下,都插得不深,粗大龜頭在她洞口內外短促抽送,能清楚看到到龜頭被窄小的肉洞口包覆住。

「啊……不要啊……拔出來……饒了我吧!」

小妹妹的身體準備迎接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異物插入下體劇烈的灼熱刺痛令她窒息大力吸氣,不斷甩動頭部,苦不堪言痛的向上挺起了身子。

「啊……不要! 好痛啊!」龜頭正劃破少女的純潔,跟著肉棍也要強行通過,嬌滴滴的求饒聲加上呻吟聲中,依然是撫摸著制服上剛發育小籠包型細膩的胸部,不在乎柔弱的雙手對色魔抵抗的拍打。

她的態度更一步刺激我的慾望,「小妹妹…唔…你的陰道好緊呀…好舒服…」我一邊說著,一邊不斷持續艱澀的插入她未經人事的陰道。

感覺到一根火熱粗大的正不斷地塞入自己的下體內,正擠開了自己緊窄的陰道,「痛啊!不要啦…不要呀…」那位中二制服少女咬緊牙根閉著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用力搖頭,雙手抓緊床單,身體向上挪動,淚流滿面的扭腰悲叫哀號。

「救命好痛啊!……放開我放開我……」

一雙大手已經直接鑽入胸圍裡撫弄自己那嬌小可愛的雙峰,虛弱地身體,徒勞地掙扎著,只期待著陰道盡力收緊阻礙對方更進一步,深入的感覺使她張大了嘴,真是可愛的抵抗啊。

「啊啊啊!」一絲血絲從膣穴中沿著插進大半的大肉棒緩緩流出,宣告少女的純潔被正式摧毀。原本禁閉的陰道,完全被刺破了處女膜的陽具撐開。

「不要……我受不了……求你不要搞了……我好難受……我受不了……嗚……」

架著兩條還穿著學生鞋的玉腿,下身肉棍不斷抽插恥毛稀薄窄窄的溫暖的處女花徑,冰冷的雙手拉起紮在及膝灰裙裡的襯衫,搓揉扒開制服下青澀的小乳房不停肆虐取暖,手指正挑撥已然挺立的小乳頭,一張天使般天真可愛,輪廓分明的美少女臉蛋因下半身就任我魚肉正扭曲著。處女呼痛的打氣聲,叫我向陰道深處連連推進。

「不要了嗚……很痛……放過我…嗯……停一下……不要……不要再插了……很痛……」

握著不斷搖晃顫抖的幼乳不停搓揉,奉獻出寶貴貞操的學生妹妹,一時把腿叉到最大,用來減緩下身的疼痛,一時又夾緊隔著薄薄肉色絲襪的兩腿,想阻止運動中的腰部帶著陰莖攻入自己初熟的下體。

「啊……啊……太深了……拔出來…快…」

深深的體味小女孩身體和陰道帶給我的快感,目光一路就由上到下向培道旗袍妹掃射,在腦中合成為正為那位旗袍妹舉行成人禮:她緊緊閉著嘴,扭動纖細雪白的脖頸,我伸出手解開她的裙扣,看到她內衣後面隱約露出兩條跨過肩膀的胸圍帶扣,堅挺的乳頭羞恥地迎合著我手指的玩弄,不停地用舌尖挑撥著她尖挺殷紅的小乳頭。

端莊的秀臉因羞怯而變得通紅,男人腰身向下沉去,只見龜頭慢慢的消失在花瓣之間。

她神情姿態中帶著萬分無助,一邊啜泣,一邊哀求︰「嗚……嗚嗚……求……求你……不要這樣……放過我……」

雖然還在抗拒,穿著制服學生黑鞋的腳上還掛著扯破的絲襪,將整個人抱起摟在我懷裡。我放掉手上的力氣,她的身體慢慢往下沈,受龜頭頂到的蜜穴,承受著專門奪取處女純潔的巨大肉棒慢慢的埋入。

在呻吟中夾雜著強迫交合的苦楚痛哼聲,彈紙可破的下體傳來之灼熱感幾乎讓她暈過去,佔有無奈失身的學生美少女令我興奮異常,加緊把夾得很緊的陽具屢屢刺向她陰道裡的嫩肉裡,進行無招架之力的蹂躪。

「哎呀……慢…慢一點……請慢一點……嗚嗚……」

抱著她反覆進行抽送的過程中,為了減低插入的衝擊,她整個人不得不主動伸出雙臂緊抱住了我,雙腿不由自主的夾合著眼前正強姦她嬌軀的男人,羞愧得低頭貼住我的脖頸,兩行淚水奪眶而出,滴落在對方的肩膀上,邊哭甩頭馬尾在空中上下左右的飛揚著。

「嗚……呀……呀……呀……呀……好痛呀…」

看她那種俏麗又像青蘋果般的羞澀樣,兩人上半身緊緊貼在一起,感受著小巧的酥胸赫然袒露在外傳來的體溫,少女濃密修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著,她額上的汗水不停的滴在我身上,細細的柔腰被我抱在身上,股間嫩唇中被一根大肉棒在插入抽出,呼,我告訴她快完事。

知道我快要射精,一個剛剛失身的中二學生妹在害怕懷孕的驚恐中,猛烈搖頭示意,發出可愛銷魂蝕骨的聲音來央求我「不要…啊啊…不要啊……真的求求你…別射裡面…哥哥先生…啊啊…呵啊…呵啊啊別射裡面…啊啊我完了啊啊………」

聽覺全變成了出面那位旗袍妹,被抱著白滑幼膩的絲襪大腿,陽具猛頂子宮的嬌美呻吟聲,雙手摸向她嬌小可愛的雙峰,雙眼失去了少女應有活潑的神彩,無論如何想像不到自己是如何地被男人搞的,更加猛烈的加快抽刺速度中作出羞憤欲絕的扭動。

感受著少女細膩的絲襪摩擦著我的脖子和臉頰,緊窄膣道的抽搐收縮,變得更敏感的肉壁緊緊咬著我的大肉棒,更要命的是那培道旗袍妹正俯身春情洋溢地提腳拉襪,撩起浮顯內褲線條的制服裙襬。她一個動作,想成一絲處女血已經沿她大腿根流到她的白襪處,把雪白的襪子沾紅了一片,成為我射精的板機。以雷霆萬鈞之勢,把精液填滿那交通安全隊制服妹妹幼小子宮之中。

當我以為我這世都無機會享用強制性交身體顫抖了起來的旗袍校服妹時,天就做就了一個機會給我。

那天正是八月中暑假,在十元一件貨的廉價店,準備為套房買一個廉價門鎖,有位中四培道旗袍妹入內。

事後得知她是回校,學校為她們中四生,為明年中五中學會考補課。七八月是學生暑假很難看到學生妹,一見就不停偷望她的背脊,再向上望的防盜鏡,借鏡子欣賞她的前上半身。

我聽聞不少人會借偷東西減壓或尋求剌激,那天的第一次真正見到,那培道旗袍妹正在偷東西。

店員正忙招呼其他客人,無其他人看見她的行為,她偷了一些文具就離開,我自然跟著她。

當走到一橦保安差勁的唐樓時,就截停她:「同學,偷野係唔岩架!」

她聽完之後呆了一呆未及反應,我就用身型借機半推半拉地帶入後卷,再對她講多一次:「小妹妹,偷野係唔岩架!」

「你放過我啦,以後唔敢啦!」

「好呀!」我就在後卷的轉角處,大肆非禮那個前凸後翹培道旗袍妹。

「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她又羞又怕,嘴裏也不敢太大聲的喊叫,兩手只能頂著我胸膛要推不推的,這時候她比我還怕被其他人發現她正遭受的羞辱。

「妳好軟好香喔!」我就在她背後面伸手環抱住她,一隻手摟著培道旗袍妹的纖微細腰,另一隻手伸前搓揉撫摸純白旗袍裙下發育良好的雙乳,隔著內衣彈她的乳頭。

旗袍妹的雙手在拼命保護自己的胸脯,我把他的雙手舉過頭頂,用左手把她的雙手按在牆上,右手轉為攻擊她那高叉旗袍裙下白滑的大腿,邊嗅她身上散發的少女氣息緊張的汗香,不斷用舌頭剌激她的耳珠。

那旗袍妹相當敏感,當她的身子斜斜的靠在了我的手臂上,雙手的抵抗變得微弱,我的手又伸入她的旗袍裙擺,拂過雙腿之間往她嫩白的大腿內側摸去,掀起她的白色小內褲,發現內褲正中的那條縫線已經有點濕濕滑滑,淫邪的手指從屁股縫插入肉洞裡,直接撫摸她從未被男人摸過的處女禁地。

她沒想到我這麼大膽這麼快就直搗自己聖潔私處,嬌軟的身軀微微扭動輕顫不已,屁股不情願的想躲開這樣子的蹂躪。

「嗯!嗯!」

培道旗袍妹那長得斯文清秀的瓜子臉一直潮紅,喘氣連連,羞澀的扭轉了頭。乳頭在不停的挑逗之下的硬挺了起來,下身縫隙滿是濕氣,本來夾住我手腕的大腿慢慢放鬆變的逐漸分開,本來狹窄的旗袍裙被繃得緊緊的。

之前都靠著視姦的幻想,沒想到現在居然有一件培道旗袍妹在我的懷裡給我侵犯,磨得她那方寸之地的花瓣微微張開。我愉快又興奮的不斷挑逗著她,偶爾可以聽到她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怎麼這樣……不……不要……」

旗袍妹似乎也知道求饒沒有效果,卻還是忍不住細細地「不要不要」的唸著,只是把手搭在我的手臂上作象徵式的拉扯。

現在是當街當卷不是在套房裡,可以清楚地聽到街道行人的說話聲。人們又哪里會想到就在他們的附近,一個可愛的旗袍學生妹正讓一個色狼肆意地非禮,閉著眼輕輕顫抖著、靠著我,微微分開雙腿方便我任意的玩弄。

我也想過要否更進一步,當拔出手指時看到從她制服裙底拉出一道銀線,想攪旗袍妹終戰勝了理智,除去褲子,陽具緊緊貼著她的線條優美的臀部。

意亂情迷的她感到有一溫大之物頂在她的大腿下,剛才不理智的快感消失殆盡立時清醒,顯然她沒料到我會如此得寸進尺。

「我求求你,不要這樣,已經夠了,再玩就不可以了。」

我注意到旗袍妹的神情又吃驚又慌亂,當得知對方不是過過手癮了事,打了我一踭,慌不擇路走上了那唐樓的後樓梯,真是正合我意,殘留在手上的觸感令我回味無窮呢。

因為她的內褲還留在她的大腿上及其旗袍校裙令她走得不快,我也慢慢穿回褲子,再跑上去,到臨七數天台的門前,她想開門時,我推了她一推,她就俯身蹺起屁股。

「哥哥在這裡幹你好不好?幹的全大廈的人都知道你這淫娃被強姦,還大聲叫爽,好不好?」

「不……求求你……饒了我吧……不要呀……不要呀……」

話沒說完,我已由後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然後他用膝頭撐開她垂死爭札閉合的大腿,旗袍校裙開叉的線口位全爆開直上她的美屁,方便我將旗袍裙下擺捲起,把著她的細腰身體向後拉,陰莖對準了旗袍裙下,裡面粉紅色肉壁的濕潤小穴。

守護了十六年的處女聖地快於失守,「那……嗯……把……你你……那……東西……啊……拿開……啊……」

矜持的旗袍妹嬌羞無比地說完這句話,又被我捂住了嘴。「嗚嗯……嗚嗯……」

肉棒在她穴口外用力,粗大堅挺的龜頭擠進她的蜜源門扉,她身子震了一震,雙腿之間感到一個硬物在沖撞著尋找入口,恐懼的搖頭身體開始瘋狂地胡亂搖擺,本能反應就只能是晃動著自己的屁股,試圖把我的陰莖從兩片陰唇中間驅趕出來。

我並沒有急於插入,享受女孩下身扭動掙紮著帶來的快感,她越是反抗扭動,陰唇反而磨擦龜頭越厲害,我心想我終於可以一嚐抽插這些端莊嫻靜的旗袍學生妹了!

旗袍妹在掙紮了一兩分鐘之後終於放棄了,她不再用徒勞的動作擺脫我的陰莖,知道難逃被強姦的命運淒苦的閉上了眼睛,緊緊咬著自己的嘴唇,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凌辱。

我見時機已到,慢慢的再插入擠開她粉紅色的的肉縫,沒入了半個進去,再抽起她其中一條腿差不多成一字馬,所以旗袍妹的陰道並不難入,卻是有很好的彈性,像有一雙柔軟的小手包著我的肉棒。

陰道緊繃著的四壁被侵入慢慢迫開,旗袍妹感到一陣陣撕裂似的痛苦,「啊,好痛……呀!嗚嗚……嗚嗚……」本來擱在我肩上的一腿不由地亂蹬。

眉頭緊皺,手指緊捏著欄杆,自己緊掩住了嘴色迎接著男人的撞擊,旗袍妹怕發出聲音咬緊牙關的樣子,有說不出的性感。

不讓自己喊出聲音,另一手握著樓梯的扶手,學生的黑皮鞋中踮起的雙腳,用手撐起上半身頭抬了起來辮子晃啊晃全身抖動,我只能聽見女孩因下體被緩緩挺進的巨痛,嘴裡鼻子裡發出了一串串長長的痛苦哼聲及嗚嗚絕望的哀號。

看著旗袍妹流著淚別開臉卻又無法反抗的柔弱樣子,「係時候同自己的處女講再見啦!」整支陰莖一鼓作氣突破了一層薄薄的阻礙,全部衝進了女孩薄唇般的肉壁。

「唔、唔唔…唔唔!」旗袍妹背部一弓,只有鞋尖勉強著地,淚水如泉水湧出,搖著柔順的頭髮「唔好呀!」

在陌生人的強暴下清楚男人的硬根強行闖入和摧殘,色魔的陽具完完全全佔領那個寶貴的禁地,明白自己的處女身已被破了。

我把陰莖拔了出來,深呼吸了幾下穩了穩心神。

上面已經沾上了少女落紅,和女孩身上潔白的旗袍校服相互輝映。有幾滴處女血順著旗袍妹結實的臀部流下,染紅了旗袍裙上的白色底裙。

把旗袍妹翻了個身,她可能以為我已經結束了,兩隻眼睛望著奪走她第一次的我,她再向下望到勃起的染血黑肉棒,滿臉通紅她把臉側了開去,輕咬著下唇不敢面對我。

我坐在樓梯上,我抱起了苗條的旗袍妹面對著我,再把著她的腰一拉一坐一進。

才剛開苞的培道旗袍妹,小穴才漸漸閉合而已,馬上又被我狠狠的迫開,她嚇了一大跳,隨即而來那種肉棒層層剝開穴中嫩肉的強烈痛楚又讓她失聲痛哭。

「啊…不要動……啊…裡面好痛……求求……你…………」

她拚命地要搖著頭,衝刺著又哭又忙著咬牙苦忍的旗袍處女溫暖緊繃的腔壁,身體也不停地嘗試著從我懷中逃脫。

「嗚……嗚…痛……好難受………」

開苞後我還是覺得好緊,陰道壁緊緊包著陽具,使每一次抽插都受到強烈的磨擦。

我瞧著她的俏臉揪成一團的痛苦樣問她:「爽不爽?要不要動動?」 伴隨著我的狠狠插入,整支陰莖再全部擠進旗袍妹的陰道。

「鳴……裡面好痛……求求……你……不要動啦……」旗袍妹睜大了美麗的雙眼,一幅楚楚可憐的樣子,用衰求的眼神望著我求我不要再動。

「樓下五樓係一個一樓一鳳單位,」我含住旗袍妹的耳垂,小聲的和她說,「你知唔唔係咩?不如你叫大聲點,等其他等叫雞既人上來玩理一份,好唔好?」

旗袍妹不停地搖著頭,害怕被人知道自己正被強姦,這樣我就方便多了。

她舉起雙臂自己抿著自己的嘴,我就隔著衣服揉摸旗袍妹的嬌驅,隨後就去解旗袍裙上身本來就不多扣子,三兩下就扒開了她那吊帶內衣,露出裡面的無肩的胸罩,怪不得在後卷非禮她時摸不到胸圍帶,姦淫那麼多女學生還是第一次見。

更令人興奮的是,罩杯遮擋不住的乳房,有一半肌膚露了出來,在薄薄的罩布上印出清晰的兩小點,一把扯下她的白色喱士邊胸圍,我把自己的臉完全埋入旗袍妹的乳溝裡,她見狀立刻雙手前來護駕可惜太遲了,她的手也只能不由自主抱住我的頭。

伸手入旗袍由纖腰撫摸背部細膩光滑的肌膚,另一口品嚐她那粉紅的葡萄,充分感到旗袍妹的乳頭在嘴裡硬漲起來,她那敏感的身體又像剛才非禮她那樣,小穴再次濕潤起來。

「喂,同學,你自己動一動,否則沒完沒了啊。」

旗袍妹心中悲痛,但又無可奈何,「唔……唔唔……唔唔唔……」含羞答答、提心吊膽,掩著櫻唇徐徐坐下,著她升降機般女上男下自己擺動,經過剛才手口並用的剌激,應該不會太痛吧?

看著美麗的臉龐,身體大幅拋動,我把旗袍妹下身的裙擺撩高,她修長圓潤的雙腿大幅打開盡顯在視線內,細看女孩插著陰莖的陰道進進出出,以坐上坐下地刺激我老二的每處,讓我充份感受到迫姦女學生的樂趣。

雙手不停撫摸著她光滑的大腿內側,再握著她那上身旗袍校服尚在,半祼中上下跳動極具彈性的美乳,手指挑動充血硬挺的可愛小乳頭,楚楚動人的她極力壓抑自己不要發出聲音,配著鼻孔哼出來嬌滴滴的唔唔聲。

旗袍妹眼睛變得秋波蕩漾,輕咬嘴唇長髮飄飄的落在胸前的肌膚,隨著乳房一起在空中左搖右擺。我知道她的春情已經被我挑動,密道感到很興奮、很刺激了,忘了就在剛才失去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在旁觀看,一點也不像我正在強姦她。

「小妹妹……這麼弄你舒服嗎?回答我……」無恥地把嘴湊向旗袍妹的耳邊。

旗袍妹的身體猛然一顫,替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的同時「嗯嗯……啊……啊……不……不要……我要停下來……不要停…………這樣我很……很舒服……裡面好癢……癢……求你……快……點……」

她已經完全不能自己,聲音已經開始顫抖。

覆蓋上了她淡紅誘人的雙唇,「把精液全射入的你體肉,會更爽呢。」我淫褻地對她說。

直到這時,旗袍妹啊的失聲驚呼,「不要不要,千萬不要射入我體內!」在情慾的陷阱中清醒過來,雙手抗拒的推著我的胸膛。

我的嘴巴又吻住了她的雙唇,順勢把她壓倒在地下的書包上,「嗯嗯……不要……放過我……不要這樣殘忍……」將地上的白色喱士邊無肩帶胸圍讓她塞咬。

我壓著她半裸旗袍校服的嬌軀,她白皙的美腿架在我的肩上,邊保持著頻率邊吸吻著她乾淨清香而嬌嫩的學生小腳。雙手則對她上下其手,摸向她幼滑的身體,雙乳揉起來柔軟又結實,整根老二不斷用力的往旗袍妹又濕又滑的淫穴裡衝刺,不給她任何的喘息的機會。

吸啜她敏感白裡透紅的耳垂使她產生陣陣快感,旗袍妹的身體起了激烈的顫抖,旗袍開叉處露出的渾圓雪白的修長美腿正纏繞在我的腰際,美穴緊緊的咬著我的陽具,我知道她的高潮到了。

換個姿勢,再讓她像母狗般的跪在我前面,我從後面挺身盡情的插她,我的手繞過她的後背,從後面撫摸她的乳房,每一次插入就換得她一聲呻吟,讓我又爽又舒服。

她高潮過後,神志漸漸恢複過來,「啊……不能再進了……這樣下去會頂進……裡面……啊……天啊……頂到了……不要啊……」想不到我的陰莖竟然深深的頂入了她的子宮,懷孕的恐懼越來越強烈,想扯開口中的胸圍呼喊,被我無情地阻止了。

心中的悲憤、委屈,忍不住哭了起來,旗袍妹的一隻手繞到背後來想推開我,並偏著頭示意我停止,更加顯示自己將被體內射精的無助。

我乘勢拉著她向後揮動的手,令她整個上半身挺起被拉成挺胸的姿勢,控制住了激烈反抗,也可以更拉動整個身體向後,一下一下重重地我把大肉棒撞在旗袍妹的陰道盡頭處。

「想不到妳年紀輕輕就這麼淫亂……強姦失身後還會有高潮呢……公平些……你爽完該到我啦……」

她臉頰如火越是不願的表情,我幹得愈起勁,腰部每一次都頂得很用力,作越來越重更緊密的抽插,將旗袍妹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

旗袍校服上的嫩乳激烈跳動,很享受她熱哄哄的陰壁軟肉,感覺得到她子宮給刺激的持續收縮,陰道的吸啜力不停擠壓肉棒之快感到我叫了出來。

「唔唔……唔唔唔……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