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和女同事做愛

我的手指接觸到她的私處時,小瑩的身體像是觸電般顫抖了一下,左手也伸過來想阻止我,但是我溫柔卻堅定地撥開了她的手,繼續探索她的桃源地。

我分開了那兩片保衛最後防線的肉壁,意外地,小瑩的陰道很小,陰核早已外露突出,像粒粉紅色的珍珠。

她的小陰唇在我的撫摩之下,開始發硬,往外伸張得更開了,我用指頭將小陰唇再撐開一點,露出淫水汪汪的陰道口,洞口淺紅色的嫩皮充滿血液,稍稍挺起,我用手指在陰道口打轉,讓她不斷湧出的淫水流在手上,又漿又膩,然後再帶到陰蒂,蘸在越挺越出的小紅豆上,把整個陰戶都塗滿黏黏滑滑的淫水。

她陰戶一挺一合,全身肌肉繃得緊緊,雙手幾乎把墊布也抓破了。以前看過些色情小說。像這樣的情形是會被描寫成淫蕩女子的表徵。

我搖了搖頭,把雜念趕出腦中,現下我面前的是一個美麗而且全裸的絕色美女,正等著我的『寵幸』。

於是,我繼續上下其手,對著她的乳房和陰部施展我的功夫。

看到她光滑的大腿,流著淫水的陰部,劇烈起伏的胸博,和漲得通紅的臉,聽到她的嬌喘,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把她的修長的腿放下,挺起我那早就硬得不能再硬的陽具,把她的大腿根部放在我的膝蓋上,龜頭在她的陰蒂上一下一下的摩擦著。

「喔……喔……啊……不要啊……你在幹什麼……我不行了……哦……」

我把龜頭輕輕的放到她的陰唇。

「小建,不要再動了,我受不了呢,人家好癢,想要了……。」她皺著眉頭,臉色潮紅,呼吸急促的說。

我挑了挑她的乳頭,這動作引起她再次扭動身子,嬌喘吁吁,我笑著說︰「你要什麼呀?

「討厭,人家……人家要……」

我捏著乳房的動作時而輕,時而重,使得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一句話說得聲音越來越小……。

「要幹嘛?」

「人家……人家就是要你……要你幹我嘛……」

我幾乎不太能相信我的耳朵,平時高高在上,堂堂的組織部幹事,竟然會說出這樣淫蕩的話!

不過這句話好熟,好像是剛看的電影中女主角的台詞。

「趕快來嘛,人家好想要你進來……進來這兒……」

她將手伸到私處,用手指分開了那兩片神祕的肉瓣,露出了陰道口……。

小瑩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從掀開的被褥裡裸露出她誘人的曲線,光滑的身體此刻滿佈著汗珠,連緊翹的乳房上都油亮亮地泛著一層汗液。

小瑩呈大字型躺著,從我趴著地方正好可以看見她兩腿間那粉紅色的嫩穴,我忍不住了,脫下內褲,亮出了我的武器,笑著說道︰「你要我的這東西嗎?」

「對……對……就是這個……趕快來幹我……」

她微睜的眼看到我堅挺的陽具,興奮地說。

把她微閉的大腿也漸漸地打開,挺起陰部,露出了粉紅的穴肉。

小瑩感到我那裡正在顫抖,知道我已經準備進入,我知道她的心中充滿緊張,連忙用手抓住了她的細腰,順勢對準了小穴口,用力挺腰,猛地刺去。

把陽具硬挺了進去。

 「啊!好痛!痛……」她忽然痛苦地叫著。

我一驚,難道她是處女?

的確,我的陽具在陰道口遭到很大的阻礙,我以為是她的陰道比較緊,或是她尚未完全濕潤,難道先前的淫態,並不是因為她曾有過的性經驗?

我撫著她的臉問道︰「你是第一次嗎?」

她似乎是忍著極大痛苦,幽怨的看著我說︰「你還說這樣的話,人家把自己的處女給了你,你還說這種蹧蹋人家的話。」

說著說著,眼角微微地濕潤起來。

我感動了,剛才以為小瑩早已不是處子,沒想到她真的保留了第一次給了我。因為我一直以為漂亮的女人很早就被人幹了。

我捧著她的臉說︰「好,是我的錯。」

「為了補償你,我就讓你達到快樂的頂峰!」說著,我稍用點力,下半身向著她的腰壓下去。

我的陽具又插入一些。

「好痛!」她痛苦地閉起眼睛。睜開眼時,已經流出了眼淚。

我也不大好過,小瑩的陰道實在太緊了,夾得我的陰莖也很痛!處女的第一次,對男女雙方來說,都得忍受些痛苦。

她大力地吸著氣,似乎這樣可以減少些痛苦,眉頭緊皺,咬著嘴唇,看得出她是忍受著極大的痛楚。

我讓她的身子完全躺下,我則移起上身,用手把她的雙腳分得很開,這樣應該可以減少些她的痛。

過了一段時間,她痛苦的表情漸漸舒緩,我順勢慢慢深入,遭受的阻礙也沒有起先的那麼大。

從她越來越沈重的呼吸,和逐漸展露歡愉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已經脫離處女的痛苦,開始能享受成熟女人的肉體快樂了!

她陰道內的愛液越來越多,我的陰莖已經可以順利地抽送自如,於是我可以開始享受這種活塞運動帶給我的快樂,和征服女性肉體的成就感。

那種龜頭被陰道裡層層皺皮磨擦的舒暢感覺,確非言語所能形容,全身的感覺神經都集中在男女性器官接觸的幾寸部位,一抽一送都引起莫名的美快,一進一退都帶來無比的歡愉。

性交就像不停產生愛慾電流的發電機,把磨擦產生出來的震撼人心電流往雙方輸送,然後聚集在大腦中,儲到了一定程度,便燃起愛火花,爆發出讓人如疑如醉的性高潮。

我忘掉一切,腦空如洗,淨心體味著抽送中傳來的一陣一陣快感,領略著和她靈欲交流中所得到的愛情真諦。

雖然反覆又反覆做著同一動作,但受到的刺激卻越來越強,雙眼望著陰莖的大龜頭,在她陰道不停地出出入入,把不斷流出的淫水磨成無數的細小泡泡,黏滿在整枝陰莖上,白花花的遮蓋在上面,弄得面目全非。

陰莖和窄洞之間的縫隙,淫水還在繼續湧出,她開始忍不住氣呼呼的要嬌吟起來:「啊……啊……」嬌呼聲。

長長的陽具挺向子宮。

她感覺被她撫摸過的龜頭,正在她小腹內跳動,雖然還沒完全進去,但是頂在子宮的酥麻感讓她自動縮緊小穴。

我的陽具被她的陰道緊緊挾住後,產生不可言喻的快感,不禁扭動屁股攪拌了幾下,慢慢地往外抽出,只見長長的陽具閃著晶瑩的淫水。

待龜頭抽至穴口時,我緩緩地插入那淫熱多汁的小穴,龜頭頂押著子宮轉了幾下,然後再慢慢抽出。

我緩緩推進,又緩緩撤退,感覺到她的肌肉一寸一寸被我的全長伸展著,又一寸一寸地回複著。

她雙眼緊閉,享受著這種近乎撕裂的快感,和推進最深處時對著核點的刺激。

這樣重覆幾次後,她也忍不住暗自拋臀吸穴,被我揉轉子宮時也會哼出:「喔唔……喔唔……」的浪聲。

水汪汪的杏眼流轉著迷蒙的水光,粉臉泛出桃紅色的豔姿,那副羞赧中帶著淫蕩的旖旎春色令我再也不能把持,我狠狠地向前一擊。

『啪~答~』;陰阜撞擊聲。

她被幹得仰起下頷,蹙緊著眉心吐出了一陣鼻音的呻吟。

「嗯……好深哪……這樣幹我會受不了的……子宮好酸……」

小瑩這時性起,因興奮而顫抖的一條大腿,硬梆梆的肉棒就在她大腿之間進出的抽送著!

小瑩的回應也很激烈,身體慢慢拱起腰部幾乎懸空,喘息聲越來越緊密大聲。

此時,淫蕩的她,充滿野性的誘惑力。

全身的重心集中在長條陽具的前端當作支撐,我氣喘噓噓地挑下乳白色奶罩的肩帶,逼迫她暴露雪白的酥胸。

「啊……呀……好迷人的奶子呀……」

小瑩如急速地喘息著,我則兩手又接過緊握住她的乳房,然後以指尖輕微地搓揉著瑩如嬌豔欲滴的乳頭。

那乳頭一受到刺激,漸漸變得更為硬挺、更為腫脹,令我又愛又恨,不停地用嘴又吻又咬。

「啊……啊……好……好……」

小瑩也興奮了起來,滿口蕩語地喚喊而出。

我高高架起她修長玉腿,用足力氣一下快似一下地猛抽狠送,十指掐住像布丁在晃動的乳房,拼了命插著她的粉嫩小穴。

陽具不斷地攻擊她前後搖動的身體,她咬著牙忍受從子宮傳來的震撼力,只是「嗯……嗯……」地哼著,淫水不停地噴洩。

我也感到她的淫水間歇地濺到我的大腿,一面干著她一面喘著氣對她說︰「你……你真是個尤物啊……。」

「嗯……嗯……不要停……我……喔……唔……快受不了了…哦……」

隨著我的抽送,我的睪丸也不停地撞擊著小瑩的美臀,小瑩的身體也應著我的抽送晃動著,一對乳房像鐘擺一樣的來回搖擺,她的雙手緊攥著我的背,雙眸微閉,眉頭緊皺,朱唇輕開,自喉中擠出讓人銷魂的呻吟聲。下體不斷湧出的淫液,把她和我的陰毛都弄得一片潮濕。

粗大的陰莖與緊窄的陰道壁之間的劇烈磨擦,刺激著二人體內的潛在淫慾。

只聽見兩人交合處發出『唧~唧~唧』的淫汁聲響,我像拉風箱一樣上下挺動屁股,快速奸淫著她。

我忽地抱住她的大腿壓向酥胸,想來個更深入的姿勢。

這時,我看見她那閃著晶光的淫水,正緩緩湧出插著陽具的粉嫩陰戶,滑過臀溝滴落在床上……。

我接著把陽具深深插入她的穴裡,一抽一送時,比起先前的摩擦感還要刺激。

而這種壓著金元寶的姿勢,也讓她覺得那根熾熱的炮管,正毫不留情地往她陰道深處猛烈攻擊,好像每一下都深深地戳進了子宮。

「哦呵……哦呵……哦……太深了……我會死掉的……喔唔……饒了我……」

聽見她那種嬌聲求饒的浪語,我更是發了瘋地玩起狂蜂戲蕊的淫招。

「呼……呼……爽吧……說呀……說呀……」

「嗯……是……我……好爽……」

她現下已經被幹得欲仙欲死,她只能像個金元寶似的任我盡意沖刺,淫水還外洩不止。

我賣力的抽插著,只聽到『噗滋~噗滋』『唧咕~唧咕』的插穴聲,在狹小的空間不斷地回響,像在鼓掌回應著我賣力的抽插。

「啊……啊啊……啊……啊……喔……啊……啊……喔……啊……」

並交雜著小瑩的浪叫聲,形成了誘人悅耳的性交樂章,而我是偉大的指揮,利用著胯下的指揮棒,控制全局!她胸膛開始劇烈地上下起伏喘息著。

我逐漸加快沖刺的速度,一次又一次地頂碰她的核點。撞擊的力道傳遞到她的上身。泛紅的雙乳也隨著韻律,來回彈跳著。

我低下頭去,張大了口,嘗試捕捉她彈跳不已的乳峰。一次,兩次,終於攫住了她怒漲的桃紅。

瞬時間,她再也克制不住,雙腿圈住我的腰部,大聲的呼喊請求著更多的歡愉。

「噢……幹我……噢……幹我……用力的幹我……嗯……嗯……喔……」

小瑩無意識地瘋叫著,我則猛戳動下體,並欣賞著她那陶醉的表情,感到更加興奮、更加滿足,棒子充血至極點了。

我加快沖刺的速度,心知撐不了多久。有心要緩上一緩,小瑩的乞求和呻吟卻讓我慢不下來。

我一次又一次地刺入她的深處。她的雙腿緊緊的夾著我的腰,墊高了臀部迎合著我的撞擊。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對她的嬌軀一波波地蹂躪著。

我這時已經血管燃滾,龜頭開此顫抖不停,抽插的速度加快,屁股的勁道更為加力。

小瑩也伸手抱著我,我前後的來回抽動,她則扭轉著屁股配合著我戳幹的節奏。

我沖刺的速度提升到極點,我的肉棒被刺激得成了一只發了瘋的狂龍一般,開始激烈地戳幹小瑩那又滑又有伸縮性的潤陰道。

汗珠從我額上流下,匯聚在我的下巴,一滴滴地濺散在她佈滿晶瑩汗滴的胸脯。小瑩陷入半狂亂的狀態。她的頭激烈地左右搖晃,雙手用力搥打著床面。

「噢……噢……」

我知道我已經到達我的極限了,在下面任何一秒鍾我都會徹底地失控。

我使出疲憊肌肉裡僅存的一點力量,一面粗暴地親吻她的乳房,一面重重地對她施以最後數擊。

「啊……啊……啊……啊……啊……啊……喔……」

每一次都使小瑩都發出痛苦和快樂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聲,小瑩也以夾緊屁股的肌肉,挺起淫穴作為回應。

她早已迷失了,因為身體湧出來的快感,讓她沒有時間考慮自己的回應,她只能本能的回應著我的抽插。

突然間,小瑩尖叫一聲後,她停止動作,寂然無聲,全身隨即僵硬,身體粉碎般的強烈高潮襲擊著她的大腦,全身都不斷的顫抖,身體在無意識地猛烈地哆嗦著。在她體內深處,一圈肌肉套緊了我,劇烈地痙攣著。

「哦……哦……嗯……好酥……哼……要洩了……要洩了……啊……」

這時她的陰道急速收縮,我那根陽具好像也被緊緊挾住不能抽動,只感到被高溫的柔軟物團團包圍,接著就有股黏液噴向龜頭,陰道肌肉一緊一鬆,裹著我的陰莖在抽搐,一下子,陰莖像被溫柔地按摩、龜頭像被猛力吸啜,令尿道變成真空,引曳著我體內蠢蠢欲動的精液,牽扯出外。

憑誰也難抵受著這樣的刺激,我頓時丹田發熱、小腹內壓、龜頭酥麻,身體不由自主地跟她一樣發出顫抖,盤骨力抵她陰戶,龜頭和子宮頸緊貼,馬眼在子宮口大張,隨著突然而來的一個快樂大哆嗦,陽具在溫暖的陰道裡跟隨脈搏跳動,一道濃熱的精液頃刻就如萬馬奔騰般傾巢而出,從尿道裡直射向她陰道深處。

我的屁股一挺一挺的,我射了~~。

深深地將一注注白濁的液體射入她持續地痙攣的體內。任那噴出熱漿的陰莖,在她體內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盡情地輸送。

無比的快意將大腦充塞得爆滿,對外界所有一切全沒回應,全身神經收到一個信號;就是高潮時那種休克般的窒息感覺。

而她被我擠壓得動彈不得,自己也正達到高潮,張著嘴角吐出僅余的氣息噫……。可以聽見她微弱的聲音。

那是子宮被我熱熱的精液噴射時的感動聲。她的小穴深處也一吸一吸的,要把我的精液吸乾似的。

我們都無力起身,只是互擁著汗流滿身的對方,我趴在她的身上,和她一起喘著氣。她輕撫著我的頭髮,時而用力抱緊我,用手輕拍著我的背,像個母親在撫慰著小嬰兒一樣。

過了許久,她輕輕地推開了我,從擺在一旁的皮包中拿出了面紙,擦拭著她身體裡的我的精液,又溫柔地幫我擦去我陰莖上殘留的精液和血跡。

她移動身子,露出了原本被她的臀部遮住,床上的一攤暗紅色血漬;那是她的處女之血。小瑩不發一言地擦拭著上面的血,而後,我們又躺了下來。

我撫摸著她的長髮說︰「我真的想不到你是第一次。」

小瑩用手指著我的鼻子說︰「少來!我知道你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對不對?」

我點點頭,這並不是祕密,在她之前我有過滿多的女人。

她將頭仰起,濕潤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嘴,不等我有所回應,又很快的移開雙唇。我低頭看著她的臉,突然我看見了她眼中那若隱若現的淚水。

她猛的抱著我,吻我,緊緊的抱我。我手無舉措,看著她的眼神。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有那麼大的勇氣,把她摟在我的懷裡,發狂的吻她脖子,睛睛和秀髮……。

她開始輕聲地啜泣。

我莫名的感到一陣心疼。

我真的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