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自禁

接著她又甜甜地笑著指著桌上的照片說:“小滿這是你女朋友的相片嗎,,長得好可愛喔!”劉滿摸摸頭,嘿嘿地傻笑著.柳菲菲問他:“進展到什么地步啦?”柳菲菲沒有穿絲襪,大腿和劉滿的手肘微微地接觸著,手肘放在劉滿的肩上,手指輕輕搓揉起劉滿的耳垂來,劉滿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美艷動人的媽媽身體好香喔!她的裙子那么薄,大腿好光滑喔,好像很有彈性,看媽媽一副風騷樣,和耳垂受到的刺激,搞得劉滿的雞巴又硬了起來,“被媽媽發現,,就糗大啦!”劉滿心想。

柳菲菲將嘴湊近劉滿的耳朵,說話的時候,,熱呼呼的氣不斷哈到劉滿的耳朵里:“有沒有摸過她的胸部呀?”劉滿一轉頭,,想要回答媽媽,,嘴唇竟碰上柳菲菲貼過來的乳房,“哇呀!,好溫暖,好有彈性呀!”劉滿心臟劇烈地跳動了起來。柳菲菲嬌笑著,伸出手來搓搓劉滿的脖子和臉頰,嬌嗔地說:“好啊!,竟敢吃媽媽的豆腐!”劉滿頓時臉紅耳赤,,慌張地想要解釋:“媽媽,我…,”心一急,,更是結結巴巴!柳菲菲不放過他,,繼續追問:“她的乳房摸起來舒服嗎?”劉滿紅著臉,,點點頭.“吃過她的乳頭嗎?”媽媽丰滿的乳房,就緊緊靠在他的臉旁,,劉滿視線直視著桌上的書本,,不敢看柳菲菲的胸部.柳菲菲用柔軟嫩滑的手掌,,捧著劉滿的臉龐,,將他的下巴抬起來,逼劉滿看著自己的眼睛:“她的乳頭好吃嗎?”劉滿既不敢接觸這位年輕貌美的媽媽,,又不敢接觸柳菲菲的目光,,視線只好落到她的胸部!柳菲菲看到劉滿手足無措的樣子,格格地嬌笑起來,胸部夸張地一起一伏,,存心要把劉滿誘惑死,站著的柳菲菲,將坐著的劉滿的臉,摟在懷里,用彈性十足的胸部,溫暖他的頭,,手指玩弄著劉滿的耳垂,問他說:“舔過她的耳垂嗎?”劉滿手心發汗,從鼻子發出聲音,嗯────”“做過愛嗎?”劉滿搖搖頭,臉漲得更紅了!柳菲菲把臀部依偎在劉滿身上,闡繵?“多久手淫一次?嗯?”劉滿早已招架不住了,求饒的說:“媽媽…”柳菲菲說:“你可以把手環著媽媽的大腿,,沒關系的,,我不會生氣!”

劉滿乖乖地摟住柳菲菲的大腿,,漸漸主動地把臉貼著柳菲菲的乳房,,dfjstory.com享受著美麗的媽媽溫暖和芳香!柳菲菲假裝生氣:“你還沒有回答媽媽呢!”劉滿漸漸放開了心情,不那么緊張了,因為爽嘛,手本能地越摟越緊,嘴里嚅嚅地說:“每天都要打手槍,,才受得了!,有時候一天兩,,三次..”柳菲菲給他摟得舒服極了:“喲這么厲害啊!,等一下打一次給媽媽看看啊?!”

劉滿轉問柳菲菲:“媽媽,你會不會手淫!”柳菲菲笑罵道:“死小子,怎么著樣和媽媽說話,”“會不會嗎?”“會啦──”劉滿說:“真的,那你也要做一次給我看,才公平!”“你喔!,你喔!,小弟弟都硬起來了!,喂!,你打手槍的時候都是幻想和誰在一起呢?,電視,,電影明星啊,,學校的同學啊,,還有學校漂亮的女老師啊!”柳菲菲問:“有沒有幻想和媽媽呢?”劉滿抬頭看了柳菲菲一眼,,點點頭:“我老實說,,媽媽不要生氣喔!媽媽你長得那么美,,當然有羅!,而且是常常呢!”“說給媽媽聽聽看,,你都幻想些什么情節?”劉滿不回答,轉了個話題:“媽媽,你知不知著么分辯處女啊!”柳菲菲格格地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乳房上下跳動,,臀部左右搖擺!,“劉滿啊!,媽媽教你怎么檢查女孩子是不是處女!,你用手伸進我的裙子里,,摸摸媽媽的大腿看一看!”劉滿又興奮又遲疑:“媽媽,可以嗎?”柳菲菲媚笑著鼓勵他:“別怕,摸摸看有什么感覺?”劉滿坐在椅子上,,張開雙腿,把柳菲菲的下半身摟進他的兩腿之間,,左手從後面伸進裙子里,,去撫摸臀部;,右手從前面伸進去,,在柳菲菲的大腿內側來回摩挲!

柳菲菲雙手揉著劉滿的臉頰,耳朵,問他說:“感覺怎樣?”劉滿說:“great!”柳菲菲問:“和你那位可愛的女朋友相比,,怎么樣啊?”“媽媽啊,,你的腿比她有彈性多了,,她大概是缺乏運動吧,,軟綿綿的!”劉滿說著么著,手指接觸到私處了!柳菲菲抖了一下,夾緊腿,,扭扭劉滿的耳朵,嬌嗔地說:“喂,壞孩子那里不可以摸!”劉滿嚇了一跳,,乖乖地停住了,不敢越雷池一步.,柳菲菲怕嚇著了他,,趕快安撫他:“看乳頭的顏色,,就八九不離十了!”劉滿抬頭看了柳菲菲一眼,眼里充滿疑惑:“什么?”柳菲菲笑得好甜:“傻瓜!,你不是要知道媽媽教你分辯是不是處女嗎?”劉滿光沉浸在享受柳菲菲的大腿和臀部的肉欲中,,早忘記為什么摸她了,被她一提醒,,劉滿立刻去解媽媽的鈕扣兒,柳菲菲存心誘惑劉滿,,但這種進展和變化,她故意掙扎,,”哼你是干什么嗎.”柳菲菲騷蕩無比的說。“看看媽媽的奶頭。”劉滿回答著她一面仍然行動著“

我想媽媽一定有一對很美的肉球兒。”“媽媽又不是處女,看了對你有什好處呢?”柳菲菲飛了他個媚眼問。

“媽媽讓我看看嗎,我的好媽媽。”劉滿央求著,“好拉,好拉,不過你看歸看,可不能亂來啊?”柳菲菲故意裝著羞答答的說。“好,我一定不亂來,只是看一看。”劉滿說。“那你自己說話要算數。

”說完柳菲菲閉上眼睛任兒子擺布。

劉滿迫不及待的解開了柳菲菲的鈕扣兒,露出了高高聳起的乳房,上面頂著兩個鮮紅透明的小肉球兒。劉滿忍不住輕輕地握一握,覺得好軟好有彈性,又稍微用了點力。柳菲菲一陣顫抖,她的乳房像魔朮一般脹大起來,白白的渾圓的,乳頭尖挺,已經開始由于性欲的高漲而變硬,向前挺著,象在呼喚著男人們去擰,捏,去揉搓,他當然不會退縮,扑了上去,每只手握住一只乳房,擠壓,扭動,是要把它們揪下來。他的舌頭在她的兩個乳峰間舔著,又開始吮乳頭,先是左乳頭,他的嘴含著她的乳房,舌頭在乳頭周圍轉動著,“媽媽,你的奶真好,”劉滿握住乳房說。“死小鬼,你怎么騙媽媽,你這那是看媽媽的奶,簡直是在吃媽媽的奶奶。”柳菲菲紅著臉嬌聲嬌氣的說。劉滿在媽媽的乳房上使勁的來回不動的揉搓著,不一會兒在他的挑逗下,那對奶子漲得像面包浸滿水里一樣又大又肥,尤其是那兩顆小乳頭經他一捏頓時像兩粒葡萄似的。于是他身子往下微縮左手分開媽媽的衣服,一頭就埋在高挺的乳房上口里含住乳頭瘋狂的吸又咬。另一只手往下滑到媽媽的大腿,掀起她的裙子往她最隱密的私處探去,在媽媽長滿芳草而丰實的陰戶輕輕磨擦著,柳菲菲再也忍不住了,渾身上不住的顫抖起來嘴里輕輕的低聲說:“你好壞,快快放手,你怎么能摸媽媽的那里。”

說時丰臀腰肢不時亂扭。劉滿說:“媽媽,再讓我看一看你的小穴好不好。”“不行啦,你還想騙媽媽,等一下你又像著樣亂來,我怎么辦,哦──你快把你的手那出來。”柳菲菲的陰戶被他揉摸得又酥又麻,不住扭擺著1!安宦稹 宦稹乙歡“我著回一定不亂來,就讓我看一看媽媽的小穴嘛。”說著用嘴含住了她的一只乳房,一口就將那粒透亮的紅葡萄以及葡萄下面的香菇和半座玉峰含了個滿口,用力的吸住由峰腰往上慢慢的猛服著往外退。這一下只吸得柳菲菲一邊顫抖渾身發酥,一陣癱瘓靈魂兒出殼。發出了長長的一聲“喔────”下面的小穴緊跟著把持不住,一泄如住的流了出來,劉滿含著乳房的嘴退吐到峰頂,用牙齒扣住了媽媽那粒透亮的紅葡萄,就開始咬了起來。每咬一下柳菲菲就顫抖一陣雙股扭動玉門一陣開合,桃源洞里就冒出一股子白漿來。肩膀前后搖擺口中不住發出“喔──喔──”的呻吟聲。

劉滿見媽媽下身扭的利害,劉滿以中指抻進媽媽的小穴里去試探了下子,己經是汪洋一片了,故意說:“媽媽你怎么尿尿了。”“嗯──喔──嗯──哎──死小子,你敢這樣欺負媽媽。”柳菲菲呻吟。“媽媽尿了我一手都是,還說我欺負你。”劉滿邊說邊用手再順著水源前進探入潭底,跳躍著的子宮門口兜一伸一縮的,亂蹦亂跳碰到他的中指時就如嬰兒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他的中指在潭底跟它們纏斗起來。如象演周處海底斬蛟一樣,互不相讓的纏門不休。柳菲菲忍不住大聲叫起來:“啊──啊──快──快把你的手拿出來,你越來越不像話了。”“媽媽你的小穴把我的手咬住了,我拿不出來。”劉滿說話時手可沒閑著,他的母食二指雖在外面,也采取了行動捏住了媽媽那最敏感的陰核。那陰核己經充血堅硬的挺立著,經他兩指一捏她渾身的浪肉都不住的跳動。捏的越快越顫的利害,洞底是演的同處斬蛟洞外演的二龍戲珠,他的嘴仍吸著乳房。這一來別說是久曠的柳菲菲,就是再騷蕩的女人也保險死去活來叫娘叫爹了。

「噯呀──哦──死小滿,你怎么能這樣弄媽媽的小穴,啊──好痒啊。」柳菲菲忍不住浪叫起來,大腿把劉滿的手夾的緊緊得。不一回兒又泄出了陰精。

劉滿撤回手。把濕潞潞的手對著媽媽那紅得發亮的臉蛋。故意問著︰「媽媽你看,你尿了我一手怎么辦?媽媽著么大的人還隨地大小便。」柳菲菲嬌艷無比的白了他一眼說:“死小子那不是尿拉。”

“那是什么?”邊說邊把手放到鼻子邊嗅一嗅,“好騷──好騷肯定是尿。”“你──你──我不和你說了,你好壞!」說完柳菲菲掙脫了兒子的手。雙手掩面轉身作勢要走。

劉滿見狀,哈哈大笑,跨上一步,猛的把媽媽抱了起來,往她房里走去邊走邊吻著她美艷的小紅唇,柳菲菲縮在兒子的胸前,任由他擺布,口中嬌哼道︰「壞小子你想干什么,..放開我...求求您....放開...我...喔...」

劉滿把她抱進房中,放在床上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緊張沖擊著她全身的細胞,她心中多么想兒子的大雞巴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潤將要乾的小肥穴里面去滋潤它。可是她又害怕母子通奸是傷風敗俗的亂倫行為,若被人發覺如何是好,但是在小穴酸痒難忍,須要有條大雞巴插插她一頓,使她發泄掉心中如火的欲火才行。管他亂倫不亂倫,不然自己真會被欲火燒死,那才冤枉生在這個世界上呢!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能滿足我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貞在後,她想通後就任由劉滿把她衣物脫個精光,痛快要緊呀!劉滿象飢渴的孩子,一邊抓住媽媽的大奶子,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擺動,跪到床上,雙手扳著媽媽的香肩,翻轉過來,劉滿低低的對她說︰「好媽媽,讓小滿看看你的玉體小穴。」「不要嘛,媽媽怕!」「怕什么?難到還怕我吃了你嗎?」「就是怕你會吃了我……」媽媽的星眼一白,風騷的道。「嘻嘻嘻,媽媽你放心啦我只是看一看不會吃的。」

劉滿送給她一個熱吻。看著媽媽一對直生生的奶子,緊依著媽媽的呼吸,顫抖抖的如雨海洋里的萬頃波浪,劉滿喜極,伏身低頭,用口含著那一粒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舐她!

柳菲菲被吸舐的混身亂韻叫到︰「小滿呀,我的好兒子,不要再舐了,媽媽痒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