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調教園

終章

全部調教結束後的次日,我如以往被沙貴叫了起來。

「主人早安。您睡得相當沈哪…..」

我揉著惺忪的睡眠,由床上坐起來。看了一下時鐘,竟然已經接近黃昏了。八成是因為昨天晚上過分勞累,才睡過頭了。

「已經這麼晚了啊!」

「呵呵!!因為主人睡得非常香甜,原本是不忍心吵醒主人的…..但是由於委託人就快來了,所以不得不請主人起床。」

「我知道了。」

我拿起一根放在桌上的香煙,把它點燃。終於到了最後一刻了….我的心中稍微有點感傷,但是,我是不能繼承這間調教館的,因為我必須遵守與真梨乃的約定,這是我給自己的答案。

「那麼,關於主人成為調教師的資格這件事……..」

沙貴看著手上的資料說著,她總算要判定我是否能成為調教師了。雖然我已經不想當調教師,但我仍在意沙貴會給我什麼樣的評價。

「不要拐彎抹角,就快點說吧!」

沙貴抬頭,露出令人猜不透的笑容。

「老實說,主人離您父親的水準還有一段距離。」

「大概吧!!」

我由沙貴身上移開視線,吐了一口煙。

「不過,基本上您是個合格的調教師。」

沙貴說出這句話真是令我極為意外。從她剛才的口吻,我在想我一定會被判定為不及格的。

「確實,以調教師來說,您還有許多未成熟的部份。但是,我個人想請您一定要留下來。一方面因為您是博之先生的兒子,另一方面…….」

「另一方面?.」

「我愛上了您。」

沙貴的表情極為認真,並不像是在開玩笑。我不知這時該說些什麼,只能沈默不語。

「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成為一位比博之先生還要優秀的調教師,繼承這間調教館從事調教師這件事,是冥冥中早已決定的命運。繼任博之先生的人,除了您沒有別人了。」

我一言不發地捻熄香煙,到底我應該對沙貴說些什麼呢?如果對沙貴說我並沒有成為調教師的打算,而準備與真梨乃二人離開這兒,那麼沙貴的態度會如何呢….

我的頭腦真是越想越混亂。

「在委託人來帶回使者前,請主人在房內稍候一下。」

沙貴神秘地笑著,離開我的房間。結果,沙貴連我是否同意都沒問,就如一切都掌握在她手上似的。沙貴到底在想些什麼….

她那麼深信我一定會如她的意,接手這間調教館嗎?

但是,我已經沒有多餘時間去思考這些事了。委託人來的時間已經快要到了。

在那之前,我必須帶著真梨乃逃離這間屋子才行。

只有拚了….。

我自言自語走出房間,小心地走下樓梯,前往地下室。

「主人….您總算來了。」

真梨乃一見到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當然,我是個嚴守諾言的男人嘛!

然後我打開鐵門,緊緊抱著真梨乃。全裸的真梨乃,害怕得直打哆嗦。

不快一點就來不及了。委託人已經快來了,在那之前不逃出這裡的話,一切都會化為水泡消失殆盡。當然,讓沙貴發現的話也一樣。

真梨乃的眼睛看著我,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反射著搖擺的光影,有如向我傳達她內心的不安。

「下定決心了吧!」

說罷,真梨乃鎮靜地點點頭。

仔細想想,我接下來要做的事,等於是誘拐少女的犯罪行為。萬一計畫失敗的話,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一定有著什麼無法想像的恐怖事情等待著我;這調教館就是這樣一個令人毛骨聳然的地方。

「來吧,穿上這個。再怎麼匆忙,妳也不能這個樣子逃離這裡。」

我把從倉庫拿來的衣服給真梨乃。是一件黃綠色的裙子,以及有花邊的襯衫。

因為太過急忙,沒時間好好挑選就拿來了,但真梨乃穿著應該也不會不適合。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真梨乃把衣服抱在胸前,遲遲不穿上。

「這…..衣服,是放在那兒的呢….」

「放在後面倉庫裡啊,我選了和妳身材差不多的,不喜歡嗎?」

真梨乃頭低下來搖了搖。

「果然沒錯….」

抱著黃綠色裙子及白色襯衫的手,窣窣地顫抖。

「不會錯的,這些就是姊姊當時穿的衣服,我記得很清楚….是這樣啊…….」

如果拿別的衣服過來就好了….我不禁咒罵起自己的愚笨。不過,現在已不容許再拖下去了。

「走吧!真梨乃,時間剩下不多了。快點穿上衣服,我們逃出這裡吧!」

「是、是的…」

真梨乃在我面前開始套上衣服。她穿上白色襯衫,一顆一顆地扣上鈕扣。然後把腳伸進黃綠色裙子中,慢慢拉上拉鏈。

黃綠色裙子配上白色襯衫,真是相當適合真梨乃。不過,真梨乃臉上的表情極為複雜,大概是姊姊的事情無論如何也無法由腦中抹去吧。

我抓著真梨乃的手腕,靜靜推開地下室的門。這一刻終於來臨了..我屏住呼吸,窺視外面的情形。還好,看來外面沒人。

「好了嗎?不要發出腳步聲哦!」

我先讓真梨乃到走廊上,然後鎖上門。響徹地下室的卡嗒聲,讓我覺得像是告知我們已經無法回頭的命運鐘聲。

真梨乃戰戰兢兢地躲在我後面。走廊上安靜得令人害怕,而且冰涼刺骨。

嘎蹬!

準備走上樓梯之前,聽到了聲響,我和真梨乃互相對看了一下,用力凍結住呼吸。

樓梯的上方突然明亮了起來,然後清楚地聽見腳步聲逐漸變大….可是我們無處可逃,地下樓的出口,只有這個樓梯而已。

「主人,您在這裡做什麼?」

走下樓梯的,是沙貴。沙貴披著紅色的長袍,右手上拿著蠟燭、左手握著皮鞭。

「因為聽到一些聲音,所以來看看她們…….」

沙貴凌厲的視線向我注視過來,我心虛得說不下去了。真梨乃緊緊抓住我的手,害怕得甚至不能顫抖。

「哎呀呀呀,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真梨乃嗎?」

沙貴把蠟燭拿近真梨乃的額頭對著她說。我說不出話來。這是最糟的情況了。

沙貴把樓梯擋住,我們想逃也不能逃。

「果然是無法戰勝命運哪。就和那天的情形一樣,你父親帶走由梨惠…….」

「由梨惠,由梨惠姊姊!」

真梨乃突然嘶吼似的大叫。

「沒錯,由梨惠就是妳姊姊。啊哈哈哈哈….我一開始時就知道了。總歸一句,妳就是來當間諜的,這一點我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

沙貴的語氣雖然沈穩,但有股咄咄逼人的迫力。

「妳們姊妹,為什麼、為什麼都要搶走我最重要的人….」

沙貴丟掉蠟燭,突然抓住真梨乃。

「住手!沙貴,妳在做什麼?」

「你少來阻擋我,叛徒只有死路一條!」

沙貴把皮鞭纏繞在真梨乃脖子上,拚命地勒緊。真梨乃痛苦得不斷掙扎。

「還給我,咳咳…..把我的由梨惠姊姊還來!」

真梨乃難過的掙扎,控訴著沙貴的罪行。

「還來?別開玩笑了。那是我該說的話啊!妳們兩姊妹,都奪走了我心愛的人,還敢在這邊放屁!」

掉在樓梯上的蠟燭開始燃燒地毯,但我沒空去踩熄它,光制止沙貴就來不及了。

「殺死妳!我要讓妳和由梨惠一樣,都下地獄去!!」

「咳咳咳咳….」

沙貴用手勒緊真梨乃脖子上的鞭子,表情有如地獄裡的惡鬼。沙貴的力氣是令人想不到的強。即使我用盡吃奶的力氣拉她的手臂,她勒住真梨乃的力量還是沒有鬆弛下來。

「咳咳咳,姊姊、姊姊果然是妳殺的..」

「沒錯。由梨惠是我殺的。我也會同樣把妳給殺了。妳們兩人到墳墓裡作伴吧!」

「咳咳咳,咳咳..殺人、殺人兇手!放開、放開我!」

真梨乃漲紅發燙的臉上,漸漸冒出汗滴。

「沙貴,住手,放開啊!不要再加重妳的罪了!!」

「不管你說什麼,在這女人斷氣之前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你們這些有人疼愛而成長的幸福人不會明白。被雙親丟棄、從小就飽經風霜的我…..心中的痛苦,你們這些人是不可能會明白的!」

沙貴盛怒而瘋狂地勒住真梨乃頸部的樣子,就像個真正的惡魔。

「終於肯給予我愛的人,卻是個虐待狂。不管那個人多麼嚴厲地折磨我、虐待我,我都咬緊牙根忍住。只要他高興,不管什麼我都會欣然接受。除了這樣,我沒有別的方法能得到愛。但是…但是…這二個女人竟然把我好不容易得到手的人都奪走了,我要殺死妳!!」

「咳咳咳咳…..不要啊!」

「住手!沙貴,放開!!」

我拚命拉開沙貴的手。黑色的皮鞭,不斷深深陷入真梨乃發白的頸部。

掉在樓梯上的蠟燭因燃燒地毯而冒出熊熊火焰,四周開始被惡臭的黑煙所籠罩。這樣下去三個人都會被火舌所吞噬。

「沙貴,妳給我放手!」

「啊啊!!」

我用盡全身力氣衝撞沙貴,真梨乃才終於得以解脫。被撞開的沙貴,踉踉蹌蹌地倒往扶手之下。

「怏點,真梨乃,快點過來!趕快逃!!」

「咳咳、咳咳咳咳…….」

真梨乃激烈地咳嗽。我強拉著真梨乃的手,向樓梯上方奔跑我回頭一看,沙貴正跌跌撞撞地向我們追來。在她背後,窗簾也燒了起來。黑煙中夾雜著飛噴的火星,一步步向我們逼近。

「快跑!快點跑!!」

我奔上樓梯後仍然拚著命向前跑。真梨乃的腳步蹣跚,但是現在沒有停下來喘息的閒工夫。

「給我站住!咳咳,你們不要認為可以逃出這裡。我要殺了你們!絕對不會讓你們活著離開..我要讓一切都結束!!」

沙貴跌跌撞撞地追趕我們,不停狂叫,在她背後的火焰已經襲捲而來,我和真梨乃死命地向外跑。

「快到了!坐上那輛車,我們就可以逃離這裡了!」

真梨乃不規則地喘著氣,不停跌倒在地上。我停下扶起她後再拚命奔跑,終於來到屋子外面了。

即使到了庭院之中,沙貴仍然向我們追來,身上穿的紅色長袍隨風飛舞在空中,雖然腳步蹣跚,但她的臉仍猙擰地如惡魔一樣。

「快坐進去!」

終於跑到我的車子旁邊。我急忙打開車門,把真梨乃推進駕駛座旁。

非常幸運地,引擎一下子就點著了。我一口氣把油門踩到底,迅速離開這間調教館。

坐在身旁的真梨乃,上氣不接下氣地向我望過來。雖然沒開口說話,但臉上已浮現了些許安心的神色。

猛然向後視鏡裡一看,已經看不見沙貴的人影了,她放棄追趕了嗎?或者她已經….。

我轉向叉路,整棟房子就再也看不見了。不知是黃昏的夕陽,抑或是由於調教館為火舌吞噬,整片天空都被染成赤紅色。

等我發覺時,真梨乃已經疲累得睡著了,脖子上紅紅的勒痕看了雖叫人於心不忍,但她的睡臉極為安詳,真梨乃現在正做著什麼樣的夢呢?

我握著方向盤,直視前方,和一個月前來時不同,黃昏的天空是如此清亮美麗,這天空太美了,這就是我和真梨乃夢寐以求的一切…..。

我一邊踏著油門,一邊自言自語似的在心中暗自想著,不管在前方,有著什麼樣的崎嶇道路在等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