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調教園

第七章

調教的最後一天終於到來了。三個女人一如往常般地被沙貴叫起,一如往常般地進行調教。

小遙及桃美的調教順利地結束了。問題是真梨乃,真梨乃還未給我任何答覆。

「妳過了今天就要和主人分別了,向主人道謝吧!」

沙貴猛力向真梨乃抽下鞭子。

呀….

雙手被綁住、橫臥在地板上的真梨乃,被黑色鞭子毫不留情地擊中。

「噫呀….」

「叫什麼叫!!好好向主人道謝!這一個月主人不是對妳不錯嗎?」

沙貴的話好像在諷刺我。

「這、這一個月多謝照顧….」

真梨乃用濕潤的眼睛看著我,她的眼睛看來好像想對我說些什麼,又好像什麼也不想說。

「是嗎?」

我只回了她這一句。真梨乃還是目不轉晴直瞪著我,我只有刻意地避關視線,如以往一樣展開調教。雖不知真梨乃會給我什麼樣的回答,反正如果讓沙貴知道了的話,一切都會化為烏有。

最後的調教結束了,我沒事般地走出真梨乃的地下室。

「一個月的調教終於在今天結束了。」

在要回房間的樓梯當中,沙貴開口向我說話。

「啊,是啊!」

「以外行人來說,您是非常優秀的調教師,您真不愧是博之先生的脈承啊。」

我含糊地附和著她。

「這一個月以來真是辛苦您了。能不能成為合格的調教師,明天早上會通知您,今天請您好好地休息。」

沙貴向我說完後,露出了那神秘的微笑走出房間。

我嘆了一口氣,橫躺在床上,然後點起了一支煙。

真梨乃到頭來還是什麼也沒向我說口我仍非常在意著那天晚上真梨乃的話,甚至覺得,比起真梨乃的告白,要不要繼承老爸的遺產、做個調教師,已經無關緊要了。

我在床上一直翻來覆去,腦中充滿雜亂的思緒。到底,這個月是怎麼一回事呢?再怎麼想也不是很清楚,其實能對三個女人施以性愛的調教已經很有趣了,縱使無法繼承遺產,也幸福地過了一個月。

再怎麼想頭腦還是亂七八糟,所以我走出房間、走向夜晚的地下室。我想直接去問問看,真梨乃到底想說些什麼。

「啊,主人,您來了!」

在途中我順便前往桃美的地下室時,桃美用響遍地下室的叫聲呼喊著我。我沒想到桃美竟然還沒睡,一時亂了方寸。

「笨蛋….這麼大聲幹麼!」

我儘量壓低聲調斤責桃美。如果被沙貴發現了,那麼這個月的辛苦都會化為泡影。

「抱歉抱歉。可是,想到主人要來和桃美做愛,桃美就好高興」

「喂喂喂,我不是來和妳做愛的,只是來看看妳而已。」

我只能苦笑著說。

「怎麼這樣….害人家還在期待有一天能和主人做愛。」

「誰叫妳隨便亂期待,我可沒有和妳做愛的打算。」

桃美的口吻,完全無法讓人感到她是個剛接受完整整一個月嚴酷調教的性天使。假設她的委託人送她到這兒是為了要矯正她花痴般肉慾的話,那他一定會認為調教根本沒有成果。

「可是主人,您和桃美有約定,說要和桃美做愛耶!」

「約定?我可不記得。」

「啊….怎麼這樣啦!!」

桃美嗯著嘴不太高興。

「如果主人不和人家做愛的話,那桃美會大叫,把沙貴小姐叫來哦!」

「知道了、知道了,妳安靜一點。」

我用手蓋住了桃美的嘴,她的鬼點子還真多。

「哇,桃美好高興哦!那麼,我們在哪裡做好呢?」

在地下室做的話未免太沒有腦筋了。桃美這女人,不用說也知道她呻吟的聲音一定會吵死人。如果那種聲音在地下室迴響,那沙貴絕對會馬上就跑來的。

「妳絕對、不要、大聲、叫嚷!!」

我思考了一陣子後,決定背著桃美走出地下室。幸運的是,看來沙貴並沒有發覺。我躡手躡腳地慢慢爬上樓梯,把桃美帶到我的房間。

「哇!這裡就是主人的房間啊!」

踏入房間後,桃美還是像要去遠足的小孩一樣興奮。雖然說馬上就要開始做愛,但從她身上絲毫感受不到一點緊張感。

怎麼這麼倒楣呢….我暗自嘆了口氣。我到地下室去的目的又不.是去找桃美。只是想去向真梨乃問話才下去的,為什麼會變成把桃美帶回來呢….

我再次注視著躺在床上、高興得翻來覆去的桃美。桃美的身上除了一副栓著鐵鍊的項圈,其他什麼也沒有。也許是嚴苛調教的成果吧,乳房好像變得比一個月前要來得大一點。

「主人,快點嘛….」

桃美把二倏大腿張得開開的,誘惑著站在床邊的我,視線一投射到她那嬌媚的表情上,我就無法阻止自己產生想要做愛的衝動。我突然想到,和三個女人除了肛交外,真正的一次也沒做過。

反正調教已經在今天結束了,所以我想就算破壞與沙貴之間的約定,也不算什麼罪過吧!只要不給那個兇婆娘發現就好。

「妳真的那麼想做嗎….」

桃美點了點頭。她那一對大眼睛,因旺盛的情慾而潤濕著。

「像妳這麼淫亂的女孩,怎麼眼睛看起來這麼清純呢?」

我苦笑著脫去身上的衣服,向床上的桃美襲擊而去。

「主人,摸這裡…….」

桃美早就用自己的手在玩弄著秘唇。那柔軟的黑色陰毛,造成了一片令人想人非非的淫蕩陰影。從快速移動的指尖周圍,傳出了咕啾咕啾的淫水聲音。

「真是的,妳真夠淫蕩,已經這麼濕了!」

我向桃美的肉洞中窺視。桃美用自己的中指搓揉陰蒂,食指則非常熟練地玩弄著肉唇。

粉紅色的秘核可愛地漲大。被透明黏液所染濕的陰唇,因手指撫摸的動作而開始外翻,紅色肉壺的內部完全可以清楚看見。

「主人!嗯….」

桃美呷吟的聲音逐漸變大,我慌慌張張地覆蓋上她的唇,桃美積極地交纏上我的舌頭。那極有肉感的嘴唇有如軟糖般柔嫩,而二條舌頭互相纏繞的口中,熱度急速上昇。

「嗯、唔,嗯噗!!啊啊啊啊…….」

「喔哦,連乳頭都勃起了!」

我的兩手握住桃美的乳房,粗亂地揉搓。

「啊啊、唔…….」

當我把那櫻桃色的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轉動時,桃美就扭動著身子、好像非常舒服。她水汪汪的大眼更加濕濡。乳頭沾著我的唾液濕濕的發著光,像是誇耀著它的高聳挺立。

「大概不能忍受了吧?肉洞已經咕嘟咕嘟充滿淫水了哦!」

「嗯嗯嗯,啊啊!!摸那裡,用力摸那裡。」

我用手指擋開兩片肉唇、向肉洞中探視進去,裡面已經積藏了大量濕滑黏液。粉紅色的肉壁,正配合著桃美的呼吸而慢慢蠕動著。

「啊,啊!!呀啊,那裡….好舒服!」

「真是的,妳是個貨真價實的超級淫娃。」

我開始把手指插入蜜壺中摩擦肉壁,馬上就傳出了噗茲噗茲的淫猥水聲。於是我更加激烈地來回翻攪,溢出來的果汁幾乎都要噴散到床單上了。

「再深一點,再深一點!」

桃美的肉洞以強烈縮擠的觸感來回報我的手指。那溫暖濕潤的肉壁,淫亂地蠕動。包圍手指的感觸,簡直有如被質地細緻的高級絲絨包住一樣舒服。

「不行了,桃美的身體變得好奇怪。」

「更怪一點也無所謂,反正妳一直都很怪。」

我用二隻手指用力抽插,桃美愈發激烈地亂晃頭髮,發狂似地扭著身體。乳白色的肌膚浮現出粉紅色,額頭上不停冒出汗水茲茲,噗茲。

在我用二隻手指努力伸入裡面的肉壁時,從張著大口的肉縫中,突然噴射出怪異的汁液。

「難道妳是噴泉女人嗎….」

「不行了,桃美受不了了。」

斷續噴出的汁液,有如下雨一樣染濕整片床單,我把嘴巴靠近桃美的秘貝,品嚐著那液體的味道。

「唔嗯!!啊啊啊啊…..」

桃美撐著腰,發狂似地呷吟。從擴張的蜜壺中流出了大量帶著少許鹹味的果汁。

我從桃美的肉縫裡抽出手指,湊到她的嘴中讓她吸吮。被愛液沾染得黏黏滑滑的手指,幾乎像浸泡在水中一樣發白。

現在讓我的小弟弟舒服一下!!

我很快地脫下褲子,把已經雄雄勃起的肉棒塞入桃美的口中咕嘟、噗啾、噗噗!!

高聳翹起的肉棒不斷上下抖動,由馬眼中冒出一些透明的液體來,桃美欣喜地把肉棒含住。

我像騎馬一樣跨在桃美的臉上,開始推送她口中的肉棒進行活塞運動。

肉棒深深地插到她喉嚨的內部,桃美也閉著眼睛陶醉其中;看來一點痛苦也沒有。而且在肉棒擠入喉嚨的同時,桃美也用那承載著大量唾液的舌頭,滑順地舔舐龜頭。

「唔唔,妳的口技還是一樣高明哪!」

嘖嘖!!唔咕咕咕……。

唾液淫蕩迴響的聲音,令我不禁擔心會不會傳遍整間房子,桃美為我地舐著肉棒,一種震動的甘美快感在身上游走起來。

「唔,可以了,我要插進妳的洞裡面了。準備好喔,要一口氣插到底了..」

「啊,快一點,快插進來,快點….」

覺悟吧!!我會拼命突刺,把小肉洞插得亂七八糟。

我從桃美口中抽出肉棒,把龜頭的前端抵住秘貝的中心。

啊….啊啊啊啊……!!

桃美的雙腳被我拉開如青蛙一樣,然後我一口氣讓肉棒侵入到根部。那溫暖濕潤的黏膜,把整支肉莖都緊緊包了起來。

「用力點,再深一點!」

「那這樣如何….」

我把桃美的腳高高地位起成V字型,向內猛烈突刺。我清楚地感覺到,龜頭的前端已經碰觸到最深處的花心了。蠕動的肉壁,把鋼棒不停地向裡面推送。

「啊啊….嗯嗯,啊啊啊啊!」

桃美不斷搖晃著頭,激烈地呻吟。她的嬌喘燃起我的情慾,我更加猛烈抽送我的肉棒。雖然在強烈擠壓之中,要抽插我超大的肉棒極為辛苦,但滿溢的愛液成為潤滑油,使活塞動作意外的流暢。

「嘿嘿,插到最裡面很爽吧?」

「啊啊..太棒了,主人的肉棒好粗好大!頂到花心了!!」

「喜不喜歡啊….」

桃美半睜著杲滯的眼看著我,不停點頭。

如果下面不是桃美,而是真梨乃就好了..突然間這種想法佔據我的腦袋,不過肉棒上心蕩神馳的甘美感受,馬上就取代了我念念不忘的真梨乃。

肉棒強力的抽插,讓桃美潔白的乳房如波浪般起伏。黏在赤銅色肉棒上的愛液,在不停激烈抽送之中,漸漸變成白色的泡沫。桃美烏黑的恥毛,被黏液弄得濕濕黏黏的,緊貼在恥丘之上。

咕啾,噗噗、咕噗咕噗….。

容納著燒紅鐵棒的肉壺,被撐得大大的,失去了原來的形狀,我把腰部向後拉,幾乎使龜頭脫離桃美的身體,接著又用強烈的氣勢一口氣把肉棒埋入肉壺當中,在一拉一堆的活塞動作中被拉出的秘唇,緊緊地吸附在肉莖之上。

「啊啊..嗯啊啊,呀啊!!再快一點,用力一點!!」

桃美搖動著腰,享受著肉棒的撞擊。

「這麼想要舒服的話,自己動就好了嘛,」

我說完,就讓桃美坐到自己的腰上,成為騎乘體位。

「啊啊啊,主人!」

桃美開始動起自己的腰。她十分激烈地,前後左右動來動去,毫不保留的享受著肉棒的感觸。

「妳這淫亂女人!這麼喜歡肉棒嗎?」

「喜歡!桃美最喜歡主人的肉棒!!」

桃美自己動著腰,視線停留在空中.我的前頭深深插入肉洞中,幾乎到達子宮,使肉壺深處都開始痙攣。

「嘿嘿,我也動一動吧,妳就當做這是我臨別的禮物吧!」

「啊啊啊,要壞掉了,桃美的肉洞,快要破掉了!!!」

我朝著桃美的腰部動作的相反方向,上下移動著我的腰,肉與肉相碰撞的聲音,變得更大。

「啊啊,不行,不行了!」

「不行的是妳!」

桃美沒辦法支撐自己的上半身,在我的身體上倒下,我像要刺穿桃美的肉洞一樣,不斷用力向上突刺腰部。

咕嚕,噗啾,噗嚕….。

我加速了活塞動作,配合著速度,汁液噴濺的節奏愈來愈快

「啊啊啊,不行了,桃美要洩了….」

「我也快要去了。我要在妳的肉洞裡面,噴出濃稠的精液了」

「來吧,主人,快一點….」

我如痴如醉地拚命加快腰部的擺動。桃美的秘壺也增加了壓迫的強度,持續蠕動著,引導肉棒達到即將射精的快感。

「唔!!喔喔喔…」

「啊啊啊啊…..要去了,要洩了….」

我用力抱住桃美纖細的腰部,以渾身的力量向上突刺肉棒。

赤銅色的肉棒完全埋沒在媚肉之中,開始最後一段的膨脹。

然後我解放了所有的壓抑。一剎那間,我猛烈憤怒的鋼棒,在顫動的肉洞之中開始了盛大的噴火。

噗咻,咕嘟咕嘟,噗噗噗,.

「啊啊…..不行,洩了,桃美洩了!」

沸騰的岩漿射進了子宮,桃美翻著白眼、全身塌軟下來。即使桃美失去知覺,她的肉洞還是持續收縮著。

我充分品味噴射般的快感,兩腿間甜美的麻痺感傳遍全身。

「呀,啊…….」

斷續射出的灼熱精液,使桃美完全癱瘓。昏昏然、軟叭叭的桃美,口中仍不斷狂亂地喘著氣。

我慢慢反轉過身體,讓桃美仰躺在床上,把肉棒抽了出來。

敞開的肉洞中,黏糊糊的白濁液體倒流了出來,白色發泡的精液,緩緩沿著肛門滲進了床單。

「喂,桃美,妳還好嗎….」

我用衛生紙處理完肉洞中的精液後,搖了搖桃美的身體。但是,達到絕頂高潮的桃美,完全沒有反應。

沒辦法,送她回地下室吧…..。

本來覺得在她醒過來前,就先放她在這兒也沒關係,但一想到沙貴,就覺得這樣做可能是在自找麻煩。

我慢慢抱起桃美,安靜地打開房門。失神後的桃美,感覺上格外沈重,我像小偷一樣墊起腳尖,一步步緩緩走下樓梯。

桃美回到地下室後依然沒醒過來,看樣子陷入了極深的夢幻境界。我在桃美身上蓋上毛毯,靜靜地離開了地下室。

嘩啦嘩啦嘩啦……

走出桃美的地下室幾步時,突然聽見了奇怪的聲音。我慌慌張張地停下腳步,豎起耳朵屏息凝聽。

我確實聽到了些什麼。好像是水聲….不過再怎麼聽,也不是下雨的聲音。這麼說來,是淋浴的聲音囉。

我臉色霎時變得慘白。沙貴還沒睡,沙貴是不是發覺了我所做的好事呢?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我對自己說。如果沙貴發現了我做的事,怎麼可能會去洗澡呢?.也就是說,沙貴應該什麼也不知道才對。

但是,沙貴是不是真的在淋浴呢,.我為了確認,慢慢返回地下室的走廊,輕輕抬起腳步走上階梯。

浴室位於二樓的最盡頭。我以謹慎的步伐,小心翼翼地走著,然後輕輕打開浴室的門。

嘩啦嘩啦,嘩啦嘩啦….。

瀰漫著熱氣的玻璃中,傳出了淋浴的聲音。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赤裸的女體..果然是沙貴在裡面。放衣服的籃子中,擺放著沙貴的內褲。

我被好奇心所驅使,稍微打開了一下玻璃門,向裡面窺視。

「博之先生、啊啊…….」

淋浴室中的情景,使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氣。沙貴把蓮蓬頭朝著肉洞噴著水,並正在進行自慰,沙貴口中念念有詞……..是父親的名字。

「啊啊,博之先生,是您不對。我是您忠誠的使者,而您的心竟被其他的賤女人奪走..」

沙貴抬起一隻腳,一邊噴著水、一邊用手指玩弄秘貝。那仰著頭呻吟的姿態,像是完全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一點也沒發覺到我正在偷看。

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驚的同時,我的視線也為沙貴的裸體所奪。

仔細想想,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沙貴的裸體。整體來說,沙貴的身材屬於苗條型,但該凸的地方極為凸出,當然該細的地方也十分纖細。

原來如此啊!這麼說來老爸會熱中此道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咕嘟地嚥下了一口口水。

「您竟然被那種像母豬一樣的女人迷住….。只有我才是您真正的天使啊!連那種事我都做了….」

那種事….我不太懂。那種事究竟是指什麼事呢?

「如果沒有那個女人,我想,我就可以成為博之先生真正的愛妾了。不過就算這樣,竟然連您都離我而去了啊..」

那個女人…..我聽到這裡,一下子就明白了。所謂那個女人,指的一定就是真梨乃的姊姊,不會錯的,是沙貴殺了真梨乃的姊姊。八成沙貴喜歡上了我老爸,從心底發誓對他忠心。

不過老爸卻對真梨乃的姊姊著迷。然後沙貴產生嫉妒之心,殺了真梨乃的姊姊…..真梨乃所說的事果然是真的。

「啊啊啊,看到您的兒子,真會讓我忍受不住。因為,不管哪一方面,連被我以外的女人把心奪走這一點,都與您完全相同….啊啊!!」

沙貴撥開濕濡的陰毛,將手指伸進粉紅色的狹窄肉洞之中。

「唔唔,嗯啊啊,不過不要緊,我絕對不會將您的兒子,奉送到那種女人的手上..我會負起責任,把他培養成您優秀的後繼者。這是現在的我,唯一能奉獻給您的東西…….」

平常如女士一般高高踩在使者們頭上的沙貴,現在竟然露出完全不相稱的女性媚態。這姿態已經給我相當的衝擊了,不過更令我瞠目結舌的是沙貴所說出的話。

您的兒子,不就是我嗎?我被沙貴以外的使者把心奪走了?

是真梨乃,她在說真梨乃。沙貴已經發現我喜歡上真梨乃了。

我覺得一切的謎團頓時煙消雲散。沙貴之所以會對真梨乃恨之入骨,完全是由於她已經曉得我愛上真梨乃,這麼說來….

淋浴的聲音在這時停止了。大概沙貴的自慰結束了吧,完蛋了….我這麼想著,然後快手快腳地走出浴室,非常幸運,沙貴似乎沒有發現我。

我走到走廊上,緊貼著牆壁聽見沙貴用浴巾擦拭身體的聲音。

我應該去找沙貴,把真梨乃姊姊的事問個一清二楚嗎?不過,再三思考後,總覺得處於下風的是我們。因為,我並未握有沙貴殺死真梨乃姊姊的確實證據。

如果我硬逼問沙貴,說不定會讓真梨乃重覆和姊姊相同的命運。想到這裡,我就否定了使用強硬手段的可行性。

我靜靜地走在走廊上,小心不被沙貴發覺,走向自己的房間我回到房內躺在床上,一面抽著煙、腦中一面想著這一切錯綜複雜的情節。

沙貴殺了真梨乃的姊姊,所以我應該極為憎恨她。不過,不知為何我忽然覺得沙貴有些可憐,沙貴大概是真心愛著老爸。由於她內心的愛太過激昂,才殺死了真梨乃的姊姊。這麼一來我覺得沙貴其實是個蠻可悲的女人。

我在床上反覆翻了幾個身後,傳來敲門的聲音。一瞬間,我的心猛地一震。該不會是沙貴來了吧….

「門開著。」

我還是躺著,注視著門被打開。

「對不起….」

進來我房間的,並不是沙貴。

「真梨乃….」

「我有些話想向您說….」

真梨乃身上全裸,眼神極為畏懼。大概是擔心著會被沙貴發現吧….

「要給我回答了嗎?」

我坐在床邊問她。真梨乃站在房間的中央,用手遮住乳房及下體。

「那天之後我一直在想,我對您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真實的」

真梨乃說到這兒,低下頭、像是在腦中努力尋找詞彙。

很長一段時間內,空氣有如凝結般,真梨乃還是沒有開口。

我按捺著心情,等待真梨乃的下一句話。

「我喜歡您….」

聽到這句話,我安心多了。

「可是,我不能喜歡您…….」

真梨乃看著我的臉謹慎地說,她的表情極為認真。

「怎麼說呢?」

我的視線直直射進真梨乃的眼中。

「因為,您要在這裡當一個調教師,不是嗎?」

我說不出話。說實在的,我也在迷惘。如果我就這樣成為調教師,大概可以接手父親的遺產。但是,對我來說,這到底是不是最正確的抉擇呢….我也不知道。

「我非常難過。一想到您落在我身上的鞭子,也會不停地抽在其他女人身上…….」

真梨乃慎重地說著。

「而且…..」

「我懂了,我非常瞭解妳的心情。」

我由床邊站起,緊緊抱住真梨乃。她的肩膀微微顫動著。

「但是,只要想到被殺害的姊姊…..」

「我知道,妳姊姊是沙貴殺的。」

這突如其來的證實使真梨乃有點發愣。

「果然是…….」

真梨乃的眼中流下淚水。

我再次用力樓緊真梨乃,用舌頭舔起她透明的淚珠。

我順勢將她推倒在床上。

「我是不會當調教師的,我和父親不一樣。」

真梨乃開始大聲哭泣。她是喜極而泣嗎?我猜不出來。

「您真的喜歡我嗎….」

「嗯、真梨乃,我愛妳。」

真梨乃的表情變得開朗多了。我再度如吸吮般吻上真梨乃的唇,那玫瑰色的嘴唇,是無法想像的柔軟。

「嗯嗯嗯…..」

我把舌頭伸入真梨乃的口中,她並沒有露出討厭的神情,不只如此,還害羞地纏繞上我的舌頭。

我如著迷般貪婪著真梨乃嘴裡的感覺,品味她溫暖黏膜的香味,啜飲清淨的唾液,然後用舌頭在她的牙齦上劃著圈圈,真梨乃閉上眼睛,縮著身子欣然地承受。

「真梨乃………」

如軟糖般嬌嫩柔軟的唇,吻多久都不會厭倦。我用雙手緩緩捧起真梨乃羞紅的臉頰,不停吸著她那閃著唾液水光的唇。

「啊啊….」

從真梨乃的口中,發出了,嬌豔的喘息。我躺在真梨乃的身旁,輕輕地將二個乳房頂端納入手掌之中。

「啊,好害羞……..」

「沒關係。妳安下心來,全部交給我就行了。」

真梨乃的乳房,大小剛好可以用手掌握住。如碗狀美麗的乳

房頂端,聳立著像櫻桃一樣的乳頭。我揉握著乳房,用手指撥弄可愛的乳頭。

「啊啊啊!!啊啊~」

我把乳頭含在嘴裡時,真梨乃發出了甜美的鼻音。口中的乳頭已經繃緊挺立著。

這美妙的乳房,永遠都是我的了…..我不停在這堅實的果實上落下如雨點般的吻。一用力吸吮,白色的肌膚上就留下無數的吻痕。抱著她小小的身體,我盡情地享受這美麗乳房的滋味。

「摸摸這裡好嗎?」

「啊,呃?」

我慢慢把指頭伸向秘唇,這時真梨乃有些不知所措。看著她染滿害羞的紅嫩臉頰,心裡湧起不知名的愛憐。

我一邊吻著真梨乃,一邊玩弄著那尚未容納過男人肉棒的小洞。我分開那柔軟的陰毛,撫摸神秘的媚肉,真梨乃的身體微微地輕顫。

「我要看真梨乃的全部,妳的全部我都想要。」

「真不好意思………」

真梨乃用雙手遮住臉。我挪開身體,把真梨乃的腳左右分開重新仔細注視那兒,真是比任何人都要美。柔軟的黑色恥毛,隱約地點綴著整個下體。緊閉的肉唇成為一直線,既沒有鬆垮的形狀,也沒有任何難看的顏色。

「啊啊,不要,不要那樣看…….」

「看得很清楚哦!真梨乃,看到妳整個肉洞了哦!!」

儘管平常調教的時候,肉洞一樣曝露在外,真梨乃還是顯得非常害羞。

我把手指放到秘貝上,慢慢撐開成口字型。張開的肉縫,呈現鮮烈的粉紅色。一往肉洞的中間望進去,就看見了那隨著呼吸緩緩起伏的肉壁。

「啊啊….啊啊,呀啊!..」

我把舌頭伸入肉洞中,真梨乃左右不斷搖晃著頭,身體震動。

「嗯嗯嗯,咕嘟…..」

「喔哦!!」

真梨乃眼睛緊緊閉著,慢慢把嘴唇附上肉棒。誇示著無與倫比威容的肉棒,忽然閒被覆蓋上柔軟的嘴唇,不禁窣窣地顫動起來。

櫻桃色的嘴唇比想像中還柔軟,而且非常具有彈性。真梨乃把肉棒含進口中,溢出溫暖唾液的口內,令肉莖有銷魂蝕骨的感受。

「唔咕,啊!嗯嗯…..」

真梨乃皺著眉,拚命舔吻我的肉棒。雖然技巧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她的口交卻激烈又溫柔地傳達對我的真心。

噗啾,咕嘟,噗嚕……..。

真梨乃好像要讓我徹底舒服。她把肉棒含到喉嚨深處,然後縮著臉頰用力吸附上來。在她用小巧的舌輕搔我的龜頭時,一種像要灼燒腦髓的甜美快感衝上腦中。

「好了,真梨乃,我們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把肉棒由口中取出後,我溫柔地在真梨乃耳邊呢喃。

我把真梨乃放倒在床上,接著慢慢地把龜頭抵住花瓣的中心。拉開她的雙腳,慎重對準洞口。

「要進去了喲!」

真梨乃的身體相當用力,像是在為這一刻做準備。我讓真梨乃的腳彎曲起來,稍微把腰部向前推進。

「不要用力。妳可以安心,不要害怕!」

「是、是的……..」

我一點點壓入我的腰,真梨乃的身體不停往床頭方向竄去。

大概是受不了疼痛以及恐懼的感覺吧。

我重新固定好真梨乃的身體,慢慢把肉棒插入到根部。溫暖濕濡的肉壁以強烈的緊迫感來對待緊緊結合住的肉棒。

「進去了!」

儘管真梨乃的臉孔疼痛得扭曲,但仍帶有少許高興的神情。

喊噗,喲噗噗噗,咕啾……..。

我開始慢慢推送腰部,真梨乃皺著眉、顯得很不舒服的樣子。但是,只要體驗過一次那絲絨般的觸感,我就無法停止腰間的活塞運動。

「很快就不會痛了,稍微忍耐一下!」

我逐漸加速腰部的擺動。在結合的部位,赤銅色又長又粗的肉棒毫不保留地突刺入真梨乃的肉縫中。濕濕滑滑進出的鋼棒上,沾滿了破瓜的鮮血以及透明的愛液,被染成淡粉紅色,濕答答地反射著光。

「啊啊啊啊….嗯嗯!!」

真梨乃開始甜美的呻吟,。她臉上的苦悶表情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悅樂的神色。

我改變體位,讓真梨乃趴著,用力固定住她的腰部,然後一口氣貫通到底。

「啊啊啊,呀啊!!啊啊…..」

「唔,真梨乃,太棒了…….」

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品味真梨乃肉徑中的感覺。激烈的突刺,響起叭…叭滋的碰撞聲,真梨乃潔白的背部如波浪般上下起伏,長髮不停搖動。由於抽送極為劇烈,巨大的肉棒上黏滿了淡粉紅色的發泡黏液。

「真梨乃,差不多要射了哦!」

我開始最後的衝刺,真梨乃似乎也做好準備了。兩腿間傳來無法形容的甘美麻痺感,再一下、還有一下……。如果可能,我真希望能儘量品嚐真梨乃蜜壺的感觸,但是,我的男根已經衝到了臨界點。

「哦哦….哦哦哦!」

我用力推送著真梨乃的腰,插入最後一下,然後一口氣解放了我的肉慾。

在痙攣的狹窄肉道中,龜頭開始激烈地膨脹及抽搐。一剎那間,發生了壯盛的大噴射,斷續噴發出的精液,沸騰在真梨乃的秘洞中。連我的靈魂,都像隨著劇烈的快感而由身體脫離出來。

「啊啊….啊啊啊!!」

真梨乃無力地陷落在床內。

「結、結束了嗎?」

「啊啊….是啊!!結束了。」

我用力抱住真梨乃,沈浸在射精快感的餘韻中,從她的秘貝中流出混雜了血液的粉紅色精液。

「一切都結束了。」

「一切是什麼意思?」

我一面拿著衛生紙擦拭,一面慌慌張張地回問真梨乃。

「因為這是我們之間的落幕嘛..我會被送回委託人的地方,而您也不在這裡了……」

真梨乃清澈的眼眸中,凝聚著大滴的淚水。

的確,就如真梨乃所說的一樣,我已經沒有繼承調教館、成為調教師的打算了,而且,到了明天,真梨乃也會離開這裡。

「真梨乃,妳是真心的喜歡我嗎….」

我問真梨乃,她點點頭。這時,我在心中暗下了決定。

「那麼,明天我們一起離開這兒。」

真梨乃極為驚訝。但是,除了這麼做已經沒有辦法了,除了一起逃離這間屋子,還有什麼方法能讓我與真梨乃二人長相廝守呢?

「可是,這麼做的話,沙貴小姐會…..」

真梨乃對我說,眼中流露著極度的不安。正因為她清楚沙貴的恐怖,才會這麼擔心。

「不用害怕,沙貴那邊我會設法搞定。」

我用力抱著真梨乃,親吻她的臉頰。流著眼淚的臉頰,感覺上有些鹹鹹的味道。

「妳先回地下室。不要怕,明天我絕對會去接妳的。在那之前,千萬別和任何人說這件事哦!」

我背起溢滿眼淚的真梨乃,送她回地下室。幸運的是,沒有人發覺我們二人。

把真梨乃送回去後,我很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間。我躺在床上閉起眼睛,但遲遲無法入眠,不曉得明天會發生些什麼事….箭在弦上,已經不得不發了,命運的巨輪再度開始轉動。

嗯、為了明天,我得早點休息……..想著想著,舒適的疲累感排山倒海地向我襲來,使我陷入夢鄉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