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調教園

第四章

完成野外調教的我,先一步到屋中等待沙貴。雖然調教完了桃美及小遙,不過還沒調教真梨乃。我坐在自己房間的椅子上,點燃了根香煙。

「讓您久等了。」

沙貴來到我的房間,是在我抽完二根煙之後。

「接下來,請主人開始調教真梨乃吧!」

我拖著沈重的身子,跟在沙貴之後走下樓梯。

「對了,主人。真梨乃好像也順利地調教完成了。」和沙貴走在連結地下室的走廊時,她這樣對我說。

「嗯、好像是這樣。」

「那麼,也應該向委託人提出報告了,我想拍張紀念照片……」

「那不錯嘛!」

我曖昧地回答她。沙貴的眼睛異常地閃爍,不用看也知道她心底不知又想著要怎麼樣調教真梨乃了。

我似乎覺得能儘量避免羞辱真梨乃就儘量避免。一想到可憐的真梨乃,就不禁有些躊躇。但是如果只對小遙及桃美施以嚴苛的調教,而不調教真梨乃的話,總是不太公平,而且沙貴是不會同意的。

但是,為何沙貴只要一輪到調教真梨乃,就會燃燒起這麼深的仇恨呢?我怎麼想也想不通。

「那麼就這樣吧!我儘快把真梨乃帶過來。」沙貴對我說完後,就向真梨乃的鐵牢跑去。

我靠在走廊的牆壁上,等待著沙貴回來。陰暗的地下室,冰冷的讓人直發抖,簡直就像是在這裡受調教的使者們想念的累積一般。

沙貴去了相當久的時間。難道是為了要勸說真梨乃,需要費點功夫嗎?我說給自己聽,然後猛然地搖了頭。沙貴不可能有那麼溫柔,應該是正在強拉她過來吧?

「主人,讓您久等了。我把真梨乃帶來了。」

「啊,是嗎?怎麼這麼慢呢?」

「真是抱歉!」沙貴說完,輕輕地向我低了頭。

「對了,真梨乃這種打扮是怎麼回事呢?」

被沙貴抓著手腕的真梨乃打扮成護士的樣子。白色的護士服與她非常相稱,不過,真梨乃的眼睛裡畏懼的眼神,透露著心中的想法。

「主人,您喜歡嗎?」

「唔,還好!」

我再次盯著真梨乃看。戴著白色護士帽的真梨乃,向我投射著求助的眼光。

微暗的地下室,感覺上與護士服打扮完全不合。站在穿著黑色調教服的沙貴身邊,真梨乃顯得更弱小了。

大概是因為她沒有戴胸罩吧?透過白色的護士服,也能清楚地看到真梨乃乳頭的位置。

「我覺得這女人滿適合端正的形象,所以讓她穿著護士的服裝。讓端正的女人變得淫亂,不正是性愛調教的奧妙嗎?」

「啊,大概是這樣吧!」

「把真梨乃的淫亂拍成照片,真是愉快哪!」

沙貴愉悅地笑了笑,把真梨乃帶到攝影室中。攝影室在地下室的第一間。沙境把真梨乃推進房間中,扣上重重的門鎖。

「那麼,請主人坐在那邊的床上。」

我照沙貴所說去做。真梨乃站在房間中央,全身發著抖。

「喂,妳在幹什麼!給我跪在主人面前吸吮肉棒,沒聽見嗎?」

沙貴對什麼都沒做的真梨乃發怒,啪啦啪啦地把鞭子揮在地板上。

「是,是的……」

真梨乃畏懼沙貴強硬的態度,慢慢地在我腳邊跪下。她顫抖的手,將我的拉鏈拉下。

「給我高興一點!」

「啊,啊!」

握著我那已隆隆勃起的肉棒,真梨乃閉著眼睛全身發抖。沙貴憤怒地看著她,鞭子從背後狠狠地抽下去。

真梨乃穿著護士服,鞭子並未直接擊中她的肌膚,她扭曲著臉孔,忍耐著痛楚;沙貴鞭打真梨乃時,出手毫不留情,似乎懷有什麼深仇大恨似地。

「快點含著主人的肉棒!」

「是、是的,我知道了……」

真梨乃用右手抓著我的肉棒根部,慢慢將嘴唇靠近。我的視線直盯住她的嘴。

「唔!」

真梨乃的唇接觸到我的龜頭時,我不自覺地發出了聲音,接著我的整根肉莖,都被那溫暖濕滑的黏膜包圍了起來。

「唔,嗚嗚嗚,咕噗!

「給我含到根部,用力向上吸吮!」

我用雙手抓著真梨乃的頭,讓肉棒壓入她的喉嚨底部。真梨乃的眉毛皺成一團,表情極為難過。

「給我高興點!這種難看的臉能拍照嗎?」

沙貴一邊嘲笑真梨乃,一邊由照相機的觀景窗中看出去。閃光燈一閃,真梨乃反射性地驟然動了一下。

「給我再大聲一點吸吮!」

看著痛苦含著肉棒的真梨乃,除了心中的愛憐,還有一股想虐待她的衝動。陶醉在口交的快樂感受中的我,不斷命令真梨乃做更淫穢的動作。

噗啾,咕啾,唧叭唧叭……。

真梨乃聽了我的命令,努力地服務我的肉棒,她辛苦地用嘴含到根部,然後就用力緊縮雙頰、向上吸起來,也沒忘記要用舌頭按摩龜頭。

基本上真梨乃吹簫的技術,比起以前要來得進步多了。這也是調教的成果吧?

「接下來拿著這個浣賜球,自己塞到秘蕾裡頭。」

沙貴把真梨乃的一隻手抓過去,讓她為自己浣腸。

「啊啊,呀~」

真梨乃也許被搞糊塗了,就照沙貴所說的,把浣腸球放入自已的菊花小洞內。

「叫哈哈哈…真是適合妳哪!真梨乃,這真是和妳這種傢伙相當相稱的姿勢。能夠含著主人的肉棒被拍照,對妳們而言是至上的光榮。」

沙實一邊說,一邊卡嚓卡嚓地按下快門。每次閃光燈亮起時,穿著白色護士服的真梨乃,身體都會不自覺地上下抖動。「哦呵呵呵…真是可愛的照片,那麼主人,接下來我們回到真梨乃的房間再繼續調教吧!」

「什麼啊,要結束了?」

想讓白衣天使般的真梨乃一直口交下去的我,對沙貴發出了不滿的抱怨。

「我曉得主人您的感覺。不過,這裡並不是調教的場所。我們待會兒再繼續……」

沙貴令人匪夷所思地笑著說。雖然我覺得調教這種事在哪裡都能進行,但我還是什麼也沒說。

「真梨乃,快點換裝,回到自己的地下室去。」

被沙貴催促的真梨乃,把嘴巴慢慢地離開我的肉棒,唾液的細絲連結在真梨乃的嘴及我的肉棒之間。然後真梨乃脫下白衣,換穿上塑膠皮的調教服。

接下來,我步出了攝影室。

我在地下室抽著煙,這時沙貴已經帶著真梨乃,由攝影室走來了。

「主人,請您開始調教吧!」

真梨乃的手腕被綁在背後。雖然還未對她施以調教,但她的臉色已經蒼白得嚇人。

「怎麼了?」

我問了一下跪坐在房間中央冰冷地板上的真梨乃。但是,真梨乃一言不發。

「主人在問妳,給我好好回答。」

即使被沙貴用皮鞭威脅,真梨乃仍然默默不語。我蹲在真梨乃身邊,上下撫摸她的身體。

「痛苦嗎?」

「嗯,是的……」真梨乃俯著臉回答我,眼眸緊緊閉著。

真梨乃身上所穿的紅色塑膠皮調教衣,僅夠遮蓋住腰部而已,乳房及肉洞,完全露在外面。

我用雙手觸摸真梨乃的全身,那紋理細緻的潔白肌膚,有著絕佳的張力及柔軟度。

「唔唔唔唔……」

一握住她乳房,真梨乃就細聲地呻吟出來,我實在無法抗拒那柔軟乳房的誘惑。

「怎麼看起來這麼難過呢?有什麼事的話,就跟我說嘛!」

有點擔心她是不是被沙貴說了些什麼,不能不問問她。真梨乃的臉上幾乎沒什麼血色,額頭不停層出冷汗。

真梨乃什麼也沒說,但呼吸的節奏已經混亂,看來的確非常痛苦。

「哦!也許她想大號嗎?」

我突然想到,大概是在攝影室中的浣暢已經產生效果了。真梨乃腰部的運動,就是證據。

真梨乃還是默默不語,不過看來我說得沒錯。

「想大便的話,在這兒大就好了。」

我由沙貴那兒接過塑膠桶,放在真梨乃眼前。真梨乃睜開眼睛看了一下,馬上又閉上了眼睛。

「怎麼了?大不出來嗎?」

「我、我,不要在、這裡……」真梨乃用蚊子一樣的細微聲音向我說。

我小小地嘆了一口氣。我並非只想污辱真梨乃才這麼對她說,也包含想使她解脫痛苦的好意。

「真梨乃,妳這樣對嗎?妳是我的愛妾耶,我是特意體諒妳的,妳應該懷著感恩的心情才是。」

「我、我沒辦法……」

「主人,真梨乃好像還不曉得使者的立場是什麼。我想,再用浣腸來懲罰她會好一點……」

沙貴毫不遲疑地來到我身邊,遞給我一個玻璃製的浣腸器。像個大針簡似的浣腸器,已經裝有很多的透明液體,我估計裡面至少有五百西西。

「真是沒辦法哪!真梨乃,蹲在那邊的桌上。」

「呃?要做什麼?」

「沒做什麼。只是妳的個性不太直爽,我要用這個東西來矯正妳彆扭的個性。」

真梨乃看著冷冷發光的浣腸器,極為驚慌失措。我毫不客氣地抱著真梨乃,讓她蹲到桌上,她的手被綁在身後,完全無法抵抗。

「真是好看的風景哪!可愛的小肉洞看得一清二楚了,好像已經忍不住要拉出來了嘛!」

我繞到真梨乃身後,毫無預兆地猛然把浣腸器刺入她的後蕾之中。

「啊,呀啊!不要,請您不要啊!」

沙貴把亂動的真梨乃緊緊地壓住。

玻璃浣腸器的前端,好像都要把可愛狹窄的菊花洞撐破了。我牢牢地固定住真梨乃的腰,一口氣插入浣腸器,透明液噗啾噗啾地奏著無情的旋律,注入真梨乃的肛門之中。

「啊啊啊,救命啊!」

真梨乃用喉嚨中咕嚕咕嚕的聲音,絕望地悲嚎。但我毫不留情,把浣腸器按到最底部後,才慢慢拔出。

「不能忍住的話,隨時都可以拉出來哦!」

「不、不要,我絕對不要使用這種東西!」

「不必哭得這樣吧。我是想把妳從痛苦之中解放開來,才這麼做的,至少該稍微感謝我一下吧!」

狹窄的菊花洞中,開始滲出了一些透明液體,真梨乃的下腹部脹得鼓鼓的,看來像是馬上就要爆發出來了。

「請您、請您讓我去洗手間!」

「洗手間?洗手間就在這裡,紅色的塑膠桶啊,忍不住就拉出來啊!」

沙貴目不轉睛看著痛苦的真梨乃,表情極為滿足。她叉著雙臂,緊盯著真梨乃的動作。

「啊啊,嗯唔唔唔!」

「好像要流出來了嘛,過於忍耐對身體不好哦!」

我用手指不斷地揉搓被注入了液體的菊花洞。全身震動的真梨乃,皺著眉頭,用力忍住直腸中翻攪的劇烈排泄感。

「請您不要、不要這樣……」真梨乃用喉嘴割裂開似的聲音,拚命向我求饒。

「嗚啊啊啊,咕唔咕唔!」

不管她再怎樣忍耐,似乎已到達極限了,肚子中發出了咕嚕咕嚕的叫聲。

「別顧慮那麼多,拉出來不就好了。」

我用力壓下真梨乃脹大的下腹部。

「啊啊啊啊啊!!」

就在這瞬間,真梨乃兩眼直瞪天花板、尖銳地嚎叫,褐色的菊洞啪地全開,噴射出茶褐色的液體。

「啊啊,不要,不要看!」

噗哩噗哩,嘩啦嘩啦。從菊花花蕊中噴發出來的咖啡色液體,以猛烈的氣勢開始污染整個塑膠桶。甘油的迸發結束後,馬上開始流下金黃色軟趴趴的排泄物。地下室一瞬間被猛烈的臭氣所籠罩。

「不要啊~」

「啊啊,好臭啊。派對的時候也是一樣,妳的大便真是夠臭的,臉孔這麼可愛,大便卻這麼臭,不會不好意思嗎?」沙貴捏住鼻子,嘲笑著真梨乃。

真梨乃咬緊著唇,痛苦地嗚咽。但是,括約肌一旦鬆開是關不起來的。穢物噗溜噗溜地不斷流下來。

「怎麼樣?舒服一點沒有?」

我問著終於排泄完的真梨乃。真梨乃一邊流著淚,一邊點點頭回答我。

紅色水桶中,隆起了一座由柔軟穢物堆成的山。真梨乃純白的屁股上,垂滴著許多咖啡色的水滴。

「對不起……」

「喂!真梨乃,妳放了這麼臭的大便,以為說聲對不起就沒事了嗎?」

真梨乃一語不發,我把她由桌子上抱了下來。

「呃?要做什麼?」

被我放倒在地板上的真梨乃,看到我手中拿著黑色的屁眼用假陽具,變得非常害怕。

「我要給妳一點處罰。」

「怎麼這樣,我、我沒做什麼壞事啊!!」

「沒有?在別人面前拉了這麼臭的大便,還敢說沒做什麼壞事?」

「可是,可是我……」真梨乃用憎恨的眼神朝我望過來。

「給我閉嘴!屁股靠過來!」

「啊!要做什麼啊!?不要呀!」

我硬讓真梨乃四肢著地,把屁股左右分開。剛排泄完的屁眼,還附著著一些穢物。臭氣強烈得使人擰住鼻子。

「我要用這電動陽具清潔妳的肛門。看來裡面有夠骯髒的!」

「啊啊啊啊…」

我在黑蛇般的電動假陽具上塗滿大量的潤滑油,摒住呼吸,把蛇頭對準小小的菊花洞口。

「呀啊!」

我抱住真梨乃的腰壓制住她,慢慢地把假陽具壓進去。

「啊啊,嗯啊啊啊!」

隨著嗚咿嗚咿的陽具開動聲音,黑色的假陽具向菊花洞中挺進。

「啊啊啊啊,呀!!啊啊…」

整根假陽具都完全進入了,撐大到連洞口週圍的皺摺都不見了。

「屁眼中塞入陽具的感覺怎麼樣呢?」

「唔嗚,不要,住手啊!」

我開始慢慢抽送假陽具,讓咕啾噗啾的淫猥聲音變成好聽的背景音樂。

「呼呼呼…內臟是不是像被翻攪一樣呢?」

「拔出來,請拔出來……」

黑色的假陽具,在肛門之中嗚咿作響地蹂躪著。真梨乃仰起上身,劇烈地喘著氣。

「真是好看哪!陽具彎彎曲曲扭來扭去,像長了條尾巴一樣。」

「啊啊,不要啊!這種東西…拜託,拔掉,拜託您拔掉。」

「是嗎?這麼討厭屁眼用的假陽具啊!?」我得意洋洋的笑著,一口氣把陽具從屁眼中抽出來。

「呀啊啊!!」

形狀像一顆顆黑球疊起來的假陽具突然由身體中被抽出,真梨乃受不了激痛,扭著身體發出悲鳴。

「如果討厭陽具的話,這個如何呢?」

我用眼睛對沙貴做了暗號,叫她把放在房間角落的屁限充氣幫浦拿過來。

「呵呵呵,主人也喜歡這種東西…」

「對我的做法什麼意見嗎?」我從呵呵笑的沙貴那兒,接過連結著細管子的屁眼充氣幫浦。

「不是的,主人。真梨乃屁眼的開發嫌遲了一點,這麼做剛剛好。」

我把管子的開口,輕輕壓在真梨乃的菊花洞中。

「啊,要、要做什麼啊!?」

看到橡膠製幫浦的細長管子運在屁眼上,真梨乃露出膽怯的表情。

「請不要這樣,求求你們!!」

「那麼,用假具比較好囉?」

「不是,可是……」

真梨乃的菊花洞,因為被假陽具悽慘地凌辱,無情地被撐得全開。我緊抓著真梨乃的屁股,把橡膠管子插入屁眼之中。

「呃呵呵…不用擔心,妳會非常舒服的。」

「這就和氣球是一樣的。我手壓這個幫滿,妳的肛門就會像氣球一樣膨脹起來。」

真梨乃心生畏懼,牙齒咯嗦咯嗦地打顫,濕潤的雙眼注視著伸入自己菊花洞口內的肉色橡膠管。

「噫呀,呀啊,不要啊!」

我噗吱噗吱地按著手上的黑色幫浦,冷酷地使真梨乃潔白的下腰部膨脹起來。

「啊啊啊,我的屁股,我的肚子……」

真梨乃全身顫抖,痛苦而無奈地哀嚎。柔軟的下腹部,如青蛙一般鼓鼓地突了出來。

「請您,饒了我吧……」

「主人,再下去的話,肚子可能會破裂,已經到極限了。」

「是嗎?大概是如此吧!」

沙貴提醒我,我才停下手中的幫浦。但是,我沒讓橡膠幫浦消氣,就從真梨乃的菊花洞中一口氣把橡膠管拔出來。

「嗶噗噗噗…」

噗噗噗噗,嗶咻咻咻咻。小小的屁眼中肉壁被撐得開開的,然後急速萎縮,把空氣壓了出來,菊花花蕾抖動著,流出一絲絲鮮紅的血液。

真梨乃伏倒在地板上,連動都不能動。沿著白色大腿流下的血,看來真是悲慘。

「主人,特地為她敞開了肛門,那就順便進行肛交,您意下如何呢?」

我茫然注視真梨乃之際,沙貴竊笑著對我說道。我想,她是注意到我的肉棒已昂然勃起了吧?

「呵呵,好像滿有意思的嘛!」

我把趴在地上的真梨乃翻了過來,然後拉下褲子的拉鏈,露出肉棒。

沙貴很快地在真梨乃的脖子及手腕上套上鐵環,讓她無法動彈。

「主人,請吧!請您隨意。」

我在真梨乃的兩腿之間挺進我的腰,在花蕾中心抵住我的龜頭。

「啊啊啊啊!」

灼熱的鋼棒興奮著,推開肉蕾深深地侵入其中,真梨乃就像被一根燒紅了的鐵棒貫穿全身似地,尖銳地哀嚎。

「妳的身體不放鬆點,會很痛哦!」

「呀啊,不要啊,請您不要啊!」

我毫不退縮,一邊撐開強烈收縮的肉壁,一邊一口氣向內貫通。被赤銅色勃起的大棒子深深插入到根部的菊花洞,開得好幾倍大,連皺褶都消失了。

「呀啊,噫呀,噫噫!!」

我像要拖出她的內臟似的,緩緩開始進行活塞運動。真梨乃的菊花洞有如食蟲植物一般強烈地收縮,緊緊咬住我的肉棒不放。

「啊嗯,嗯嗯,嗚啊啊啊…」

真梨乃翻著白眼,如金魚的嘴巴開開合合、無法說出完整語句,只能哀嗚。

「唔~快射在裡面了,給我好好的吸進去。」

「唔咕!哇啊啊,噫呀啊啊.…」

我用手固定住真梨乃的兩腳,以激烈的後位撞擊,真梨乃脖子及手腕上繫住的鐵鍊發出哀叫似的嘎嘎聲。

因為被強烈地緊壓,並沒有辦法順暢地抽送。但是,我的鋼棒越被壓迫,會更加勇猛瘋狂。

已經到頂點了。我盯著結合部位,一再地把肉棒插入抽出。

「呀啊啊啊!呀啊啊啊…」

「我要噴了,要盡情地噴在妳的屁眼中了!」

我極為用力地突進屁眼,而腿間傳來了甜美的麻痺感覺,尿道被一觸即發的快感所包圍。

噗咻咻,咕噗咕噗咕噗。我受到快感的衝擊,全身不斷地痙攣,讓白濃的愛液斷續地噴射出來。

「唔唔唔唔,啊……」

後穴中滿是沸騰的白色岩漿,真梨乃呻吟了一下子,身體不能動彈。我把還未萎縮的肉棒,慢慢由菊花洞中拔出。從褐色後洞中,微微摻雜咖啡色的白濁液體,冒著小泡泡倒流出來。

「大概是昏過去了。」

「啊,好像是這樣。」沙貴走到真梨乃身邊,嘲笑般地說。

「得讓她醒過來才行。」我把肉棒做回褲子中,對著沙實說。

「我有個好方法。」

沙貴神祕地微笑,接著拿了曬衣夾及繩子過來。緊緊綁住真梨乃讓她身體不能動,然後吊起來。

「主人,請用曬衣夾為她裝飾身體。」

我接過沙貴的曬衣夾,慢慢走近真梨乃。真梨乃似乎終於回復了神志。

「請不要再折磨我了……」

真梨乃的手被綁在頭上,腿被朝後折疊起來。被繩索綁住而突出的美麗乳房,扭曲成淫亂的形狀。

「我不是要折磨妳,這是為了讓妳做為一個優秀的性愛天使才這麼做的。」

我先試著在左右乳頭上各夾上一個曬衣夾。

「啊、嗚嗚嗚…」

「好像被咬住一樣對吧?是不是意外地舒服呢?」

「啊,好痛……」

「痛就對了。如果不痛,就沒有意義了。」

不只有乳頭,我還在秘貝上為她夾上曬衣夾,真梨乃痛得眼淚直流,白色的裸體不停顫抖。

「不要,請你們不要再做了……」

「哎喲喲喲,受到曬衣夾的疼愛看來相當高興嘛!」沙貴嘲諷地說,手中來回地轉動夾在肉洞上的曬衣夾。

「呀啊!」

粉紅色的曬衣夾,不留分寸地咬進櫻花色的媚肉。襲擊敏感花蕊的尖銳刺痛,使真梨乃全身冒著汗、不停哀叫。

「叫這麼大聲幹什麼?耳朵很痛欸!」我一邊說,一邊在真梨乃的鼻子和舌頭上夾曬衣夾。

「唔嗚嗚…」

曬衣夾像裝飾櫻花色肉唇似地,並排在肉洞之上,真梨乃全身被曬衣夾蹂躪的姿態,真是可愛呀!

「嗚嗚!!嗚咕咕咕…」

被夾住鼻子的真梨乃,整個臉漲紅起來,大概已經無法呼吸了。一方面舌頭也被夾住,所以連呻吟都不行。

「哎呀呀,這裡怎麼好像濕了呢?」沙貴來回轉動著咬在真梨乃肉唇上的曬衣夾。

「主人,我在想,這裡用假陽具插一插應該很有趣。」

「假陽具?嗯,隨妳高興吧!」我一答應她,沙貴就高興地笑了。

沙貴拿來假陽具,開始一個個拔除夾在真梨乃肉唇上的曬衣夾。

「哇!!啊啊啊啊…」

沙貴的手,完全見不到絲毫溫柔或輕巧。她像用扯的一樣,用力地把夾在最敏感地方的曬衣夾啪地拔取下來。被曬衣夾夾住的肉唇,充血成一片紅腫。

真梨乃痛得整個臉皺或一團。但是,夾在舌頭上的曬衣夾妨礙了說話能力,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呃呵呵,如果光痛的話實在可憐,稍微讓妳舒服一點好了。」

沙實按下振動器的電源,在真梨乃的全身來回振動。

「嗚嗚嗚嗚…」

沙貴將假陽具遞給我,然後我先在粉紅色的陰唇周圍繞圈,接著一口氣把徦陽具插進去。

「呀啊!!」

真梨乃開始慢慢扭動身軀。雖不太清楚到底是屈辱的緣故,還是快感所致,但那紅色的祕唇已漸漸被透明的愛液所濕潤。

「啊啊啊,嗯嗯,啊啊…」

沙貴把真梨乃舌頭上夾著的曬衣夾扯掉後,真梨乃開始發出冶豔的呻吟。

我按下陽具的開關,隨著淫蕩的振動,陽具猛烈地攻擊真梨乃的媚肉。

「小肉洞變得黏黏滑滑的了。」

「能讓主人用假陽具插妳,妳要覺得光榮哪!」

我一讓手中的假陽具用力進出,就可以聽到嗡嗡的假陽具聲音之外,還有咕啾咕啾的果汁潑濺的聲音。原本關閉成直線狀的肉唇,插入這粗大的電動陽具後,整個外形都被無情地扭曲開來。假陽具蜿蜒回轉的龜頭部份,也讓愛液沾得濕濕滑滑地,閃閃發光。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這樣容易得到快感呢?主人是為了污辱妳才使用電動陽具的哦!但是看看妳,這是什麼淫蕩樣啊?」

真梨乃臉紅氣喘,豔麗淫猥地呻吟。沙貴似乎對此極為不滿,把振動器塞入真梨乃口中,開始揮動皮鞭。

「啊啊啊!!」

振動器在牙齒之間抖動,發出嘎喀嘎喀的聲音,從真梨乃的張大的祕唇中,流出了黏黏稠稠的秘液。

「主人,您這樣做好嗎?只讓真梨乃一個人舒服。」

沙貴似乎對於被假陽具催淫、而扭動身軀的真梨乃十分不順眼,她不悅地向真梨乃的背上抽下鞭子。

「唔哇!!啊啊…」隨著劈啪的聲音響起。

「喂,真梨乃,舐我的屁眼。」

我把真梨乃口中的振動器拿掉,然後把自己的臀部貼近她的臉。

「喂,主人要妳舐屁眼,沒聽到嗎?天使要高興地順從才對啊!」

即使沙貴斥責她,真梨乃也毫無動作。眼看著她的眼睛似乎要哭了出來,嘴唇不停顫抖。

「幹什麼?快幫主人舐屁眼!!」憤怒的沙貴,又在真梨乃的背上抽下鞭痕。

「呀啊,我、我不行……」

「不行?那麼,就讓妳先舐舐我的屁眼吧!」

沙貴取代了我,在真梨乃面前挺出自已的臀部。

「不要、請不要……」

那豐滿多肉的臀部中褐色的肉穴,緊靠在真梨乃的眼前,真梨乃背過臉,頑強地抵抗。

沙貴用力拉著真梨乃脖子上的鐵鍊。

「唔嗚嗚嗚…」

被沙貴的屁股壓在臉上的真梨乃,受不了呼吸的困難,戰戰兢兢地伸出了舌頭。

「給我發出淫穢的聲音來舐。」

噗啾,唧噗。

被真梨乃瞪著而生氣的沙貴,不斷向真梨乃投以侮蔑的言語。

「唔咕…」

真梨乃也開始意氣用事,向沙貴的菊花之中伸入舌頭。似乎在這主從關係中,也上演著女人的明爭暗鬥。

「喂,差不多了吧?」

「主人也想讓這骯髒的愛妾舐屁眼嗎?」

我把沙貴推開,整個肛門壓在真梨乃的嘴巴和鼻子上。

「給我好好地舐!」

沙貴不客氣地罵著真梨乃,真梨乃才畏縮地把舌頭伸進我的屁眼之中。菊花洞被舌頭一撩地來回撥弄,妙不可言的搔癢快感遊走在整個背部。

「給我高興點舐,要是有一點沒舐乾淨,我可不會饒過妳。」

被沙貴言語威嚇的真梨乃,動作漸漸積極起來。她火熱的氣息使我的肉球也熱了起來,真梨乃的舌又熱及濕滑,雖然舌頭的技巧並不太機敏,但反而使我有一種奇妙的興奮感覺。

「喂,給我說『主人能讓我舐,我覺得非常高興。』」

「主、主人能讓我舐,我、我非常、榮幸……」真梨乃清澄的眼眸中,滲出了恥辱的眼淚。

「呵呵呵呵,真像性使者所說的話。」沙貴一面嘲笑著,一面用力在真梨乃的背上抽下鞭子。

「呀啊!」被鞭子一抽,真梨乃仰起了背忍受著劇痛。

「好了,今天暫時饒過妳。」我從真梨乃的臉上抬起屁股,對著沙實說。

雖然讓溫熱的舌頭舐著肛門非常的舒服,但看到苛虐真梨乃的沙貴,總覺得真梨乃有些可憐。

「我知道了。」

沙貴雖然一副極為不滿的樣子,不過我還是很快地走出地下室。沙貴對呆然若失的真梨乃吐了口水後,馬上就跟著我的後面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