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調教園

第二章

今天,我開始調教真梨乃。真梨乃的房間,在地下室最裡面的地方。

沙貴打開厚重的鐵門,喀嚓聲後,是一長串鐵門被拉開的、嘰嘰嘰煩人的聲音。我跟著沙貴進入真梨乃的房間裡。

「喂!和主人打招呼。」

沙貴猛地拉住真梨乃項圈上的鐵鍊。手被綁在身後、橫躺在地板上的真梨乃,顯得很痛苦。

「臉長得真可愛哪!」

嬌小的真梨乃,是和小遙、桃美都不同的女人。長長的直髮、輕輕突出的櫻花色乳頭和細嫩的皮膚透出的淡淡粉紅色,都在說明她的嬌柔易感。

「你…你是……?」真梨乃用怯生生的眼神望著我。

「這位從今天開始就是妳的主人。快點,給我有禮貌的打招呼。」

沙貴用力拉了拉綁在真梨乃脖子上的鐵鍊。

「啊啊,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妳的名字呢?使者不應該先向主人自我介紹嗎?」

「大、大倉真梨乃……」

沙貴的使喚慾望似乎比之前更加高漲。

「給我說得清楚點!」

「嗚~嗚……」

沙貴忽然用腳喘了真梨乃的腹部,她痛苦得皺緊眉頭。沙貴所穿的黑色皮靴,前端相當尖銳,被踹的真梨乃,一走非常地痛。

「我是、大倉真梨乃。」真梨乃圓圓的大眼睛流著淚,委屈地說出自己的名字。

「沒錯,這樣就對了。使者要有使者的樣子,對主人要注意禮貌。」沙貴放開了手中的鐵鍊,停止用腳踢真梨乃。

「就如沙貴所說,今天開始,我就是妳的主人。」我蹲在她身旁,用手扶起她的下顎。

近距離看到的真梨乃,比照片上還要可愛。不過,她的身體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身上交錯的黑色皮帶,將優美的乳房圍起成為淫猥的形狀。我不禁被這景象完全吸引住了。

真梨乃的眼神非常認真,雖然有些膽怯,但絕不懦弱。為什麼這種女人會來到這裡呢?我覺得很困惑,應該不是像小遙一樣,為了錢沒搞清楚就來了。

「那裡有個塑膠桶,從今天起那就是妳的馬桶。吃飯時就使用旁邊的狗用餐盤,清楚了嗎?」

「是的…」真梨乃小聲地回答。

她靜靜地凝視我,那對美麗的大眼睛,似乎會把人吸進去般的深邃。但在眼底深處,卻隱藏著一股堅強的意志。

「主人,請您快點開始調教。」沙貴對什麼都還沒做的我焦急地催促,她也許認為我在同情真梨乃。

我把真梨乃拉成大字形,進入到她的雙腳之間。真梨乃閉起眼睛,將臉背向我。

「您、您要做什麼……」

真梨乃的聲音十分微弱。不如為何,看到全祼的真梨乃,會有一種奇妙的愛憐感覺湧上心頭,但在同時,又會有用肉棒激烈貫穿她的慾望,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女人哪……。我無法停止我的想像。

「接下來,我要妳充當個洋娃娃。」

「洋娃娃?」

「妳是我的玩具,是我的洋娃娃。所謂洋娃娃,是不准出聲的,再怎麼樣被羞辱也不會抵抗。」我咬著唇,把真梨乃硬拉起來,讓她兩手高舉,把她的雙腳如青蛙般打開。

「唔唔…唔!」

我用指尖捏住她的乳頭。真梨乃的乳暈小小的,如櫻桃一般。顏色也是美麗的櫻花色,完全沒有黑色的部份。

「我說過叫妳不准出聲。」

為了教訓她,我把她的乳頭向上拉起,她富有彈力的乳頭,就如橡皮般地伸展。

「唔……」

真梨乃緊閉眼眸、一聲不響地忍耐。難道她有冷感症嗎?或者她只是忠實地在遵守我的命令呢?

「不要啊!」

光摸乳頭已經無法滿足我了,我強烈地抓住整個乳房,真梨乃有如觸電般,發出尖銳的哀嚎。

「真梨乃,閉嘴!」

我狂亂地揉搓著美麗的碗形胸部。真梨乃的乳房,白得只要一用力握柱,就會留下紅色的手痕。那又軟又有張力的觸感,真是上等的極品。

「被陌生的男人揉捏胸部,難過嗎?」

真梨乃把嘴緊閉成一直線,沒有回答我。

「主人在問你,給我好好回答!」

「唔唔,啊!原諒我!」

我把手放在真梨乃的雙腿間,她激烈地反應著。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

「妳不老實點,花瓣會被我扯壞喲!」

她櫻花色的肉唇,形狀有些複雜,但緊繃著毫不鬆弛,正覆蓋著羞答答的小圓球。

我將花唇翻起,用手指撫摸那小小的嫩芽。真梨乃的反應越發地激烈。那柔軟的花唇,像是再粗暴一點就會出血般地可憐。

「唔唔唔,不要啊!」

「妳說什麼?」

「請您、請您住手!」

「妳是我的使者,怎麼可以頂撞我?」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皺起眉頭、忍受屈辱的真梨乃像就要哭出來了。

「沒錯。對使者來說,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沙貴使喚的慾望在眼底發著光,她對真梨乃更凶了。

「真梨乃,現在來舐我的腳。」我慢慢站起身。

「舐腳?」

「沒錯。從腳趾間到腳踝,都用妳的舌頭舐乾淨。」

真梨乃無法掩飾對這種行為的厭惡,緊皺著眉頭。我把腳直接湊到她面前。

「快點給我舐!」

沙貴被真梨乃的表情所激怒,咻咻地抽著皮鞭威嚇著。

「不能舐我的腳嗎?這是主人的腳喲!」

「我、我知道了……」

真梨乃微微睜開雙眼,戰戰兢兢捧著我的腳。在略為遲疑後,把嘴唇慢慢地靠近。

「聲音大點,給我仔細的舐。」

當她用懇求的目光看著我時,我突然有想就此打住的意思,但我想沙貴是不會同意的。

「唔唔~」

她舌頭的動作雖然很不靈敏,但被她舐腳,卻有一種莫明的快感,也許可以說是一種支配女人的快感吧?

「可以啦!」

我抽離開自己的腳,如疼愛小狗似溫柔地撫摸她的頭。真梨乃的表情頓時明朗了起來。

「再來是這兒!」我拉起真梨乃的手,讓她由長褲上觸摸我的硬物。

「呃?」真梨乃剛才明朗的表情,一瞬間蒙上了陰影。她想將手抽回,但我使力阻止了她。

「現在要用嘴巴愛惜它哦,做過嗎?」

真梨乃什麼也不肯說。

「主人在問妳,快點給我說!」

持續沈默一會兒後,真梨乃點了點頭。

「那麼,不需要指導,妳應該可以做得很好囉!?」

跪在地板上的真梨乃,害怕得全身顫抖。她閉著眼睛,顫抖地拉下我長褲的拉鏈。拉鏈被拉下的聲響,迴繞在寂靜的地下室,她柔細的手指輕觸到我的肉棒時,它早就挺直豎立。

「不好好握住它的話,是沒有辦法含住的哦!」

因為我的硬物早在褲裡脹大,真梨乃要取出較費工夫。

「怎麼了,快點含住啊!」

真梨乃嚇了一跳,慢慢開啟雙唇。

又粗又長的赤銅色鐵棒,直立的挺著,真梨乃看著這赤黑的巨大肉根,身體僵硬得像石頭一樣。

「請您不要……」真梨乃用顫抖的玫瑰色粉唇向我懇求。

「不行,反正妳快給我含住。」

我說完後,沙貴生氣地走近真梨乃的身邊。真梨乃留意到沙貴向她走近,畏畏懼懼地將嘴唇貼近我的肉棒。

「就是這樣。現在慢慢地含到底,用舌頭和嘴唇仔細的吸吮。」

看著終於開始為我的肉棒服務的真梨乃,沙貴暫時不採取行動。

「不是很行嗎?」

「唔唔唔,啊…」

我的肉棒被她那軟糖般的柔嫩嘴唇附上,一下子就受不了。抬起圓頭增大體積的肉棒,壓迫著真梨乃狹窄的口腔。

口中含入赤銅色肉棒的真梨乃,浮現出苦悶的表情,也許是嗆鼻的異臭使她根本不能呼吸吧?她可愛的唇扭曲著,把鋼棒吞到底。

「給我認真點做!要用舌頭及嘴唇,好好地服侍主人!」

如沙貴所言,真梨乃的口交技巧,完全稱不上高明。但是,小小的嘴漸漸濕浸肉棒的觸感,仍是非常地舒服,技術方面並不能完全予以否定。

「用舌頭來回地舐著,含在嘴裡,由底部吸吮上來時要動舌頭,還要發出聲音。」

嘴裡塞滿巨大陽物的真梨乃,顯得格外惹人憐。

「主人,真梨乃口交的技術好像很差勁喔!」

「嗯,是啊!」

我叉著腰,望著在真梨乃的粉唇中出入的赤銅色怒棒,沾滿唾液、閃著滑溜溜的光。

「進行些特別的調教如何?」

「特別調教?」

沙貴臉上浮現出詭譎的笑容。

「有個好點子,不如您意下如何?」

真梨乃非常恐懼,濕潤的雙眼像在乞求我原諒。

「嗯,好,就這麼做。」我稍微思考一下,便答應了沙貴。

「妳要更認真地做才行,像妳這樣拙劣的技術,是一輩子都不能讓主人滿足的。」沙貴很快地把真梨乃綑綁起來,然後將她吊起。

「啊啊啊,不要,不要啦!」

「哈,等妳吸吮的技巧更好時,就不必受到這種處罰了。」沙貴以興奮的表情望著真梨乃。

「救命啊!」真梨乃發出哀嚎,她的粉唇剛好碰到我的硬物。

「開始努力的吸吮吧!」

「嗚…不要啊!」

我用赤怒的陽具在真梨乃臉上拍擊。

「快舐!!」

「我知道了……」

真梨乃不再抗拒,恐懼地張開櫻桃小口,一口將它含住。

「要注入愛情、努力地舐啊!」

「唔!咕咕咕咕…」

口中被鋼鐵般堅硬的肉棒所壓制的真梨乃,流下了苦悶的淚。透明的淚滴沿著長髮滴到了地板上。

「更激烈地舐!」

「嗚…可以了嗎?」

「不准說話,好好地給我吸吮。」

我壓著真梨乃的頭,把劇烈勃起的男根硬塞到她口中。

「呀啊啊,唔!唔唔唔唔……」

真梨乃的臉因這被倒吊的姿勢,整個漲紅起來。為了要盡快解脫,她努力動著舌頭。

「就是這樣,再快點,用力的吸!」

真梨乃的口中轉出啷啾啷啾的唾液聲,我注意傾聽這背景音樂、體驗被包覆的微妙的觸感。

真梨乃的口中極為狹窄而溫暖,蠕動的可愛舌頭,令我舒服的受不了。

「唔哇,咳咳,咳咳!」

「是誰說可以停下來的!」

真梨乃難過地將肉棒吐了出來,我立刻怒罵她。用滿是唾液的肉棍敲擊在她臉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啊啊,原諒我,請您原諒……我已經不行了…。」

「囉嗦什麼,趕快姶我含進去!」

「唔咕咕咕!」

我抓起真梨乃的長髮,毫不保留地把我的肉棍塞到她喉嚨的深處。真梨乃痛苦地皺起眉毛,拚命忍耐肉棒的蹂躪。

「咕哇!」

我沒有任何的預告,一口氣就將自己的慾望完全解放。在兩腿甜美痙攣的剎那,放出了大量沸騰的液體。

「咳咳、咳咳!呀啊,咕嘟……」

真梨乃睜著大眼,激烈地咳嗽。由嘴角溢出的白濁豆漿,擴散著腥臭的味道,流在她漲紅的臉上。

「怎麼樣?讓男人舒服的方法,多少知道一點了吧!?」

我把肉棒拔出,高聲地狂笑。然後命令沙貴,將真梨乃由滑輪上放下。

「痛苦嗎?」

我擺出若無其事的態度,問著呆然若失的真梨乃。真梨乃的臉仍佈滿了粘糊糊的白液。

「是的……」

「是嗎?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快樂的話,有點說不過去,偶爾也該給妳一點獎賞。」

我說完後,輕輕抱起真梨乃的身體,走到放在房間一角的診療台,把她固定在上面,雙腿外張。

「真梨乃,妳還是處女吧?」

「是的,我是……」

「等妳喪失處女時,會受到比剛才還劇烈的痛苦哦!唔,反正妳早晚都會是我的。」

沙貴皺起眉頭,大概又想對我說不能和客戶做愛吧?

「喂喂,讓我仔細觀察處女的私處吧!」

「呀,不要啊!」

我向她的腿間望進去,真梨乃害羞地用兩手把裂縫處遮蓋起來。

「把手拿開!」

真梨乃畏畏縮縮地移開蓋住秘貝的雙手。這時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被柔軟黑毛所襯托的神祕地帶。

「真是引人遐思的洞口哪!雖然還未開發,不過一旦被人搞過,就一定會欲罷不能的。」

我撥開她的手,向肉壺內檢視。真梨乃的肉壺內部,呈現著一片鮮豔的粉紅色。

「請您不要這樣子看……」

「妳這笨蛋,我是特地為妳檢查肉洞的耶!不好好看清楚怎麼可以?」

我向沙貴使了個眼色,叫她把擴陰器拿過來。

「那、那是什麼……」

「擴陰器,這個的話,連肉膜裡面都看得很清楚哦!」

真梨乃看著這發出模糊銀光的器具,完全陷入恐懼中。我在蜜壺的入口慢慢地壓入擴陰器,她開始不停地哆嗦。

「請您不要……」

「給我閉嘴。妳不老實點的話,裡面會受傷哦!」

銀色的擴陰器,慢慢撐開肉洞,埋入其中。真梨乃也許是畏懼著那陰涼的金屬感觸,咬著嘴唇、一動也不動。

「哇啊,完全看到裡頭了!」

我不由自主地叫了出來。不銹鋼製的擴陰器,將淡桃色濕漉漉的媚肉清楚地映照出來。

「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真梨乃點了點頭。

這時,我的視線轉到放在診療台上的咖啡色小瓶子。

「為妳做些有趣的事吧!」

「呃?」

我把咖啡色小瓶子拿給她看,她臉上一副擔心害怕的神情。

「這瓶是媚藥喲!這個一塗上去,肉洞就會覺得非常舒服。」

我靜靜地打開瓶蓋,用手指挖取了大量透明的果凍。

「不要啊~!!」

真梨乃激劇地抗拒,左搖右晃的診療台,發出嗄吱嗄吱的摩擦聲。

我抓住真梨乃,將她往診療台上壓,一邊用塗滿媚藥的指頭塗擦於她私處中,那可愛的秘貝因為塗上了透明果凍而顯得濕答答的。

「就這樣給我乖乖地不准動!」

媚藥塗完後,我移開手指,仔細看著秘貝的變化。

「嗚嗚……」

過了五分鐘後,真梨乃的樣子開始產生變化。

「小肉洞慢慢癢起來了吧?」

「呀啊,不要啊!」

因為她的媚肉正為強烈的搔癢感覺所侵蝕,真梨乃的額頭上滲出了大顆汗珠。她緊緊咬著唇,像在拚命忍耐那種感覺。

「主人,好像已經相當有效了。」

「啊,是啊。」

我附和著,目光仍被釘住般鎖定在真梨乃淫猥的肉縫上。埋入擴陰器的秘貝被擴張得不成形狀,深粉紅色的肉壁中,不斷溢出了透明的黏液。

「是不是癢得受不了,想要挖挖小洞啊?」

真梨乃並未回答我。不過我很清楚,媚藥在她體內已發揮了效用,她那潔白的肌膚微微地冒起了汗氣。

「唔唔!」

真梨乃難過地喘著鼻息,我盯著她看,直到她由沈浸在媚藥的感覺中清醒過來。

「想撫摸肉洞的話,就說出來啊!」

「唔…,請、請讓我摸摸…小肉洞……」真梨乃終於在媚藥的威力下投降了。

「竟然會從妳的口中聽到『小肉洞』這句話啊!?」

我冷笑著,凝視由口中說出這三個字的真梨乃。以她來說,這應該是個痛苦的決定吧?這從她額頭上冒出的汗水,就清楚地看得出來。

「想就自已止癢啊!不過當然要在我和沙貴的面前做,也就是說讓我們看妳的自慰秀啦!」

我把真梨乃由診療台上放下,讓她躺在地板上。

「怎麼了,沒辦法做嗎?我們想看妳淫蕩的樣子哪!」

真梨乃仍然沒說話緊閉著嘴,但是,應該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了。

大概終於受不了了,真梨乃慢慢張開腿,把手指放上秘貝。不過,與其說她在自慰,不如說是在為裂縫搔癢。

「喂喂,我是命令妳自慰喲!」

「但是……」真梨乃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我。

「主人,看來似乎有必要教導真梨乃正確的自慰方法哪!」

「嗯,好像有必要。不過,妳有什麼方法嗎?」

沙貴臉上浮現了神祕的笑容。

「請交給我吧!」沙貴毫不猶豫地走向真梨乃。

「別害怕,只是要讓妳知道敏感的部位在哪裡,就像上健康教育課是一樣的。」

沙貴把立在地下室一角的大鏡子拿了過來,輕輕將它平放在地板上,然後強迫真梨乃蹲在上面。

「怎麼樣?妳濕潤的肉穴看得很清楚吧?」

「討厭!」

真梨乃轉過臉,不願見到鏡中自己的模樣,但是沙貴不容許,抓著真梨乃的頭,硬逼她把眼睛張開,直視著自己的私處。

「好了嗎?這裡就是花蕊心,要輕輕地揉捏這兒。」

真梨乃太過羞澀,臉頰馬上泛紅。看著映在鏡中的祕部,沙貴抓著她的手,讓她撫慰自己的肉芽。

「怎樣?舒服嗎?」

「是,是的,唔……」

映在鏡中誘人而美妙的秘部,因充血而顯得渾厚,而且開始漸漸泛潮。

「啊啊,啊嗚啊……」

「流出愛液了喲!」

依著沙貴的指導而動著手指的真梨乃,一方面感受由媚藥所帶來解放的舒適,另一方面似乎又對這種新的甜美感覺有些不知所措。撫弄著陰部的手指纏繞上許多透明的黏液。

沙貴抓著真梨乃佔滿黏液的手指,讓她放到口中吸吮。

「自己肉洞的花蜜味道如何?好吃嗎?」

真梨乃默默不語,於是沙貴就將自已的手指插入她的秘裂之中,而且是放入二隻,真梨乃的肉唇如裂開般被撐大,承受著沙貴指頭的蹂躪。被來回翻攪的肉唇,啪答地在鏡子上滴下愛液。

「什麼味道,給我說出來!!」

「啊啊啊,有、有一點…鹹鹹的……」

真梨乃緊閉著眼,似乎在等待這羞恥及屈辱的一刻過去。但是,沙貴巧妙的手技,確實為她掀起了甘美的液潮。在鏡子上啪答滴落的蜜液,是比什麼都有力的證據。

「啊啊,呀啊,嗚~」

「哈哈哈,在別人面前自慰,是最棒的感受吧!」

沙貴的手指不斷出入真梨乃的秘壺中,發出噗啾噗啾的浪蕩聲音。原本是二隻的,不如何時已伸入了第三隻手指。

「喂喂,她還是處女耶!」

「不要緊的,這樣做還不至於傷害到她的,請您放心。」

沙貴若無其事地說,的確,看真梨乃的樣子,應該是沒有傷害到她。

「主人,這傢伙好像隨便就能享受到快感了嘛,該給她點懲罰,您覺得如何?」

「好像是這樣,就給予些懲罰吧!」

不過怎麼說,都是因為沙貴的指技才使她有快感的。

「請您儘量給予處罰吧!」沙貴把真梨乃拉到我面前。

「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真梨乃不安地望著我,但我毫不在意她的眼神。我用麻繩由她兩腿間穿過,溢滿愛液的花瓣,因麻繩陷入而扭曲或淫猥的形狀。

「如果想逃的話只會更痛哦,就乖乖地接受我的處罰吧!」

「劈啪,啪……」

「啊啊,呀啊啊~!」

在皮鞭撕裂空氣的聲音後,就是劈啪的痛快聲響。

「咿呀!!」

每次被鞭打,真梨乃就發出尖銳的哀嚎,在她腿間的麻繩也激烈地摩擦。

「給我忍著點!」

「嗚…饒了我啊!」

真梨乃大聲哭喊,我毫不停手地揮動鞭子,她白色肌膚上不斷浮現出紅色的腫痕。

「什麼叫『饒了我』?受主人鞭打後道謝是妳們的義務。」

我如痴如狂地揮舞鞭子,沙貴已將蠟燭拿在手上,而且連火都點著了。看來沙貴想以蠟蠋和我的鞭子一起向真梨乃施以調教吧?我雖有點驚奇,但完全不怕,我以莫名的、愛恨交織的心情,更加用力地揮下皮鞭。

「給我道謝!道謝!!」

當我將鞭子抽向她時,沙貴就把火熱的蠟油滴在真梨乃身上的腫痕。飛舞的鞭子颼颼地切開空氣,蠟燭的火光左右搖曳著。

「呀啊啊啊…好熱!好痛!!」

「給我忍住!」

沙實的脅迫使人感到異常的恐怖。不管真梨乃再怎麼痛苦地喊叫,她仍毫不留情地一直滴下火熱的蠟油。

沙貴的蠟燭突然熄滅了,蠟燭的火光,顯然是被鞭子揮下時的風所吹熄的。

狂虐的風暴過後,真梨乃精疲力盡地開始抽泣,因為她再沒有力量來支撐自己的身體,麻繩毫不客氣地陷入她的秘貝中。

「今天就先到這裡為止吧!」

我說完後,沙貴笑了一下,向我表示了解。但是,她眼中旺盛燃燒的火焰並未熄滅。那時蠟燭若沒有熄滅,沙貴恐怕仍會繼續虐待真梨乃吧?

「今天辛苦妳了。」

我對真梨乃這麼說,然後為她解開深陷在祕貝間的麻繩。頓時癱軟在地板上的真梨乃,仍用那濕潤的大眼,目不轉境地望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