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雅菁紅著臉,後來才點點頭:「葉大哥你在我旁邊,我不敢像平常那樣張開雙腿洗……洗妹妹……」

「來吧!我幫妳洗乾淨。」

「不用啦!我自己……」雅菁要轉身過去,又被我架住:「妳剛剛都幫我洗雞雞了,我也得幫妳洗妹妹,不然我會覺得不好意思。」

「喔……」半推半就之下,雅菁不再抗拒,讓我打開她的雙腿,讓她的陰戶毫無保留的對著我。我趁機可以好好欣賞她的私處:她的陰毛不多,稀稀疏疏地散落在陰戶周圍;大陰唇部份顏色比較深,兩片薄薄的粉紅色小陰唇守護著陰道口,小陰唇上面有一粒微微的突起、鮮嫩紅潤,好像一粒小小蜜桃,那是十分美麗的陰核,還在一點點的滴著蜜汁。我平時對這位戴著眼鏡、短頭髮、不施脂粉的少婦從來沒有過任何性幻想,這時卻忍不住稱讚:「雅菁,妳的小穴穴好漂亮喔!」

雅菁大窘,紅著臉挾起雙腿,一隻白嫩的手掌往下要遮住自己的陰戶,我急忙抓住她的手:「等等!還沒洗啊!」

「你……葉大哥,你不要講這些啦!」

「好好好!不講不講!」我抓著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輕吻一下:「我都不講話,幫妳洗乾淨雞掰就好了……」

雅菁臉色更是漲得通紅:「什麼雞……雞掰啦……好難聽!」

「那應該叫什麼?」

「就說……就說……妹妹……就好了……」

「好吧!妹妹就妹妹!」我開始學她那樣,把沐浴乳在手上搓揉出泡沫,然後幫她清洗她的陰戶。我的手指輕輕的在她陰唇上來回滑動、揉捏按摩,食指還不時去按一下她的陰核。我不敢擡頭看,只是仔細的清洗她的陰戶然後偶爾偷偷挑逗一下,她的陰戶漸漸紅潤了起來,陰核也微微突起更高;用眼角餘光偷看一下,那粉紅色的乳頭已經翹了起來。我聽到輕輕的喘氣聲,撐著板凳的那隻手將板凳抓得緊緊的。偷偷擡頭一看,只看到雅菁緊閉著雙眼、眉頭微微皺著、小小的嘴巴微微張開的喘著氣,另一隻手虛掩自己的嘴巴使自己不要發出聲音。我趁機用手指在她的陰核上快速的揉搓按壓,雅菁突然發出呻吟:「啊……吳……葉大哥……別……別這樣……」

「雅菁,怎麼了?不舒服嗎?」

「快停!那個……小豆豆不……不能……不能碰……這……這樣太……太刺激……」雅菁雖叫我不能碰,卻也沒有要我停止的意思,只是將雙腿稍微合攏。我另一手把她的雙腿扳的更開,她也沒有反抗,順著我的手勢將腿張的更開了:「腿……腿張這麼開……好……好害羞……」

「沒關係啦!重點是要把妹妹洗乾淨啊!」我除了按摩陰核之外,另一手的食指試探地戳了一點點進去她的小穴穴裡。雅菁立刻抓住我那隻手:「等等……啊!不行……別……別進去了……」

「陰道口也要洗乾淨啊!」

「可是這樣……我……我會……我會……」

「會怎樣?」

「會……很想……很想……」

很想什麼呢?」我的手可沒停下來的意思,越來越激烈的逗弄她的陰戶和陰唇,食指輕輕摳弄她的小穴穴。雅菁輕吟著說:「會很想……很想……那個……那個……」

「很想哪個啊?」

「很想……做……做愛……」

「喔!原來這樣會想被幹喔!」

「葉大哥……你討厭啦!」

我一手逗弄她的陰戶,另一手摟住了她,她乖乖的讓我抱著。我在她臉蛋上親了一下:「雅菁,妳今天真的好美。」她的臉蛋好嫩好有彈性,剛洗完還香香的。

「真……真的嗎……唔……啊!好……好舒服! 葉大哥……你這樣摸……好舒服喔……」

「雅菁,我可以親妳的嘴嗎?」我邊說著邊將嘴湊向她的嘴唇,雅菁雙唇柔順的迎合我,她的雙唇溫軟而柔嫩,我們熱吻了起來,我把舌頭伸入她的嘴裡,她也配合地吸吮我的舌尖,然後我退出,雅菁的舌頭伸入我的口中,我品嚐她嘴裡的味道、舌尖的柔軟。當然我手上的動作絲毫未停,我的手開始往上移動要去撫摸她的乳房,雅菁卻抓住我的手,將我的手掌往下放回她的陰戶上:「葉大哥……摸這裡……這裡……」

「喔!還要摸雞掰嗎!」

「嗯……」雅菁紅著臉點頭答應:「對!還要摸……摸雞掰……」

我這次愛撫的更激烈,食指插進她的陰道裡急速地摳弄,雅菁在我懷中急速地喘著氣:「喔……啊……哼……好……好舒服喔……葉大哥……我想……我想做愛……」

「什麼?什麼是做愛?」

「討厭啦……啊……你……你一定……要我講……講出來?」

「我不懂什麼是做愛啊!」

「就是……幹……幹我啊!」

「啊!要怎麼幹?」

「用你……你這根……」雅菁輕握著我的雞巴:「……這根肉棒……插……插進來……我的……我的妹妹……」

「不行!妳要說用我的懶教幹妳的雞掰,我才要幹妳!」

「葉大哥……你好可惡……啊……」雅菁終於忍不住:「葉大哥……快用……你的懶……懶教……幹……幹我的……雞……雞掰啦……」

「什麼?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

「拜託啦……用……用你的……懶教……用這根……大懶教……幹……幹我的……雞掰……拜託……幹我的……雞掰……拜託……幹我啦……拜託……拜託啦……」

我笑著輕輕把她放到地板上,雙手端起她的小腿。雅菁一手握住我的肉棒,把龜頭抵放在自己的陰道口,然後手伸到我屁股後面輕輕壓著:「進來……進來啊!」

『噗』地一聲,我把整根雞巴插進去她的小穴裡,雅菁唉的一聲慘叫:「啊……葉大哥……你……插太快……太快了啦……唔……唔……」她似乎輕輕哭泣著,我安慰著她:「雅菁,對不起!妳的妹妹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就一整根插了進去,對不起……對不起喔!」我開始慢慢的抽送,雅菁的陰道很緊,內壁很有彈性,可能是剛剛前戲做的太夠的關係,陰道內水汪汪油潤潤地,插起來非常的舒服,隨著我的抽送,一直發著『噗嗤』、『噗嗤』的聲音。雅菁輕輕喘著氣:「啊……好……好舒服……葉大哥……你的懶教……好大根……好舒服……這樣的大……大肉棒……好舒服……這樣插……好舒服……好舒服喔!」

雅菁的陰道雖緊,但好像比較長,我的雞巴要插比較進去才會頂到一團軟綿綿的東西,雅菁這時就會急速喘氣:「啊!怎……怎麼會……好……好舒服……我……我好怕……從來沒……沒這麼……舒服過……葉大哥……我……我會這樣就……死掉嗎……」

「雅菁,妳的花心從來沒被頂到過嗎?」我繼續幹著她,龜頭頂到花心時稍微停一下:「就是這樣,我的雞雞頂到了喔!有感覺嗎?」

「啊……啊……葉……葉大哥……等……等等……」雅菁雙腿顫抖著,雙手緊緊抓住我的手臂:「這……這就是……花心被……被頂到的……感覺嗎?」

「對啊!」我把整根雞巴插入,龜頭整個浸入那團花心中:「這就是整個花心都被雞巴幹到了,怎麼樣?舒服嗎?」

「葉大哥……嗚……嗚……」雅菁緊緊抓著我的手臂,指甲甚至插入我的肌肉裡,她又哭了起來,不過這次是高興的哭泣 :「好舒服喔……葉大哥……我會死……嗚……我會死啦……嗚……」

「可憐的小雅菁,原來從沒享受過真正的性愛。」我安慰著雅菁,低下身子抱住她,她雙臂摟住了我,我的下半身輕緩的抽送,每一下都插到她的花心之中停住,龜頭還在她的穴穴裡面頂一下。雅菁辛苦的皺眉、嬌喘、呻吟,眼角不停的落下淚水:「唔……好舒服喔……嗚嗚……葉大哥……好棒……好棒喔……原來……被幹……可以這麼……這麼舒服……葉大哥……幹我……幹我……用大懶教……幹我……再幹……還要……還要幹……還要幹……」

我加快抽送的速度與力道,雅菁開始有點招架不住,嘴裡不住的大口吐著氣。我輕吻了她一下 :「我可愛的小雅菁,我要開始用力插了喔!」我溫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淚珠:「等一下妳會更舒服喔!不要怕喔……盡量放輕鬆,好好享受我的肉棒、享受被肉棒幹的感覺……然後,等一下就會很舒服,靈魂好像快要離開身體的感覺,好像快要昏過去那樣,要讓自己盡量放鬆……然後就會高潮,知道嗎?」

「高潮……我……我以前有過……高……高潮啊!」

「這是不一樣的高潮,小雅菁!忍一下喔……忍一下喔!」

「嗯……啊……哼……哼……好……好舒服……葉大哥……葉大哥……」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用力幹進去她的花心裡。雅菁緊緊地抱著我:「呼……好……好棒……被幹好棒……好舒服……葉大哥……你的……大肉棒……大懶教……好棒……好大根……好大根……原來……被幹……可以這麼……這麼舒服……」

我和雅菁再度熱吻,舌頭再度伸入她的口中,下半身的肉棒也在她的身體裡用力幹著她的小穴穴。雅菁呼吸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喘息,終於她緊緊地抱著我:「嗚嗚……葉大哥幹我……葉大哥幹我……幹我啦……好舒服喔……我……嗚嗚……我暈了……我暈了……嗚……要上天堂了……葉大哥幹我……嗚嗚……幹我啦……雞掰快裂開了……雞掰要裂開了啦……嗚……嗚……葉大哥……我的雞掰啦……我好愛……被幹……好愛被幹啦……嗚嗚……」

突然一陣溫暖的液體在從她的花心噴出來,熱熱的灑在我的龜頭上。雅菁雙腿緊緊夾住我的下身,我可以感覺到她全身不住的顫抖著,她的花心像吸盤一樣用力的吸吮著我的龜頭,這位太太的花心已經達到最興奮的境界,隨時準備吸吮精液,要把陰道內那根陰莖的精液全部吸入子宮內了。雅菁哭叫著:

「我要死了……被幹死了啦……嗚……嗚……葉大哥……嗚……嗚……啊……啊……」

她雙腿夾得如此之緊,害我幾乎無法抽送,我雙臂用力扳開她的雙腿舉在空中,然後雞巴用盡全力猛烈幹了幾十下。雅菁費力的喘著氣:

「啊……葉大哥……肉棒……太大根了啦……太……嗚……嗚……太大根了啦……雞掰……裂開了啦……我要死了……嗚……好愛被幹……葉大哥……我好愛你……嗚嗚……好愛你……好愛……好愛……好愛被幹……好愛大懶教……嗚嗚……好愛被……大懶教幹……好愛……好愛……嗚……嗚……」

我終於忍耐不住,雞巴狠狠地幹進去雅菁的花心中,一道道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裡面。雅菁已經魂飛天外、聲嘶力竭:

「嗚嗚……好……好燙喔……好燙喔……葉大哥……我……我的雞掰……好……好舒服喔……嗚……好舒服啦……嗚……雞掰被幹……被幹……太舒服了……喜歡被幹……我愛被幹啦……嗚……嗚……」

我射完精,趴在她身上休息,雅菁也抱著我喘著氣。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把雞巴從她的陰道抽出來:「雅菁,妳的小穴穴真的好棒,幹起來真的好舒服!」

「肚子裡好溫暖喔!」雅菁輕輕撫摸自己的小腹,感受留在子宮內精液的滾燙溫度:「葉大哥,你射了好多喔!肚子裡面好暖和喔,這樣好舒服喔!晚上睡覺時一定不會冷……你的肉棒真的好厲害,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被幹可以這麼的舒服。」

我們又互相把對方的性器洗了乾淨,我在她的小穴穴上親了一下,雅菁也輕輕的吻了一下我的雞巴。我們抱了抱對方,然後各自穿了衣服。雅菁拿起用臉盆裝著的盥洗用具要離開前還不忘問我說:

「葉大哥,你明天也是這麼晚才回家嗎?」

「對啊!」我點點頭。

「那我也是十點半才來洗喔!」她頑皮的笑一下:「我再幫你洗……嘻嘻……你的……大懶教。」

「那我也要幫妳洗……小妹妹喔!」

我也對她笑了。倆人互道晚安,然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屋裡去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