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策

在我故意的行動下,身體越過幻境傳來的奇妙快感像是電流一樣,時不時的刺激著她,讓她說話都有些斷斷續續的。

「……嗯姆……」

在她的眼中,她沒辦法解釋自己是怎麼了,只能夠趴在課桌上,裝作自己有那麼一點不舒服的樣子,來掩飾自身的異樣。

「……難道是……月經的不同症狀嗎……」

幻境中,必須合乎邏輯,所以,她又為自己找到了新的理由。

她的話語讓我從快感中緩過神來,伸出手,我捏了捏她的臉頰。

軟軟的。

「接下來的時間裡,你所有收到的疼痛,都會轉化為快感,明白了嗎?」

通過白鬼,我改變了她傳輸感覺的方式。

我喜歡她,我愛她,所以我不想讓她感受到那種疼痛,萬一劇烈的疼痛讓她從幻境中清醒,那可就GG了。

換成快感我就不擔心了,從來沒聽說過有人靠這個來變的清醒。

「對了,你不會在『現實』中因為快感而發出聲音。」

為了避免意外情況出現,我先設定好她不會在『現實』叫出聲,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她覺得自己在安靜的教室叫出聲都沒人管而覺得太突兀了。

那麼,該動手了。

我借由網上學來的知識,一手分開她的肉瓣,一手扶住自己的肉棒,找準了位置,緩緩的插了進去。

「唔……」

肉棒的前端已經進入了兩片花瓣之中,被陰唇包裹的奇妙快感讓我有些把持不住。

我很想就這麼直接插進去,但是在那之間,我還得再做些什麼。

將我的胸膛壓在她的胸上,我看著她有些迷離的雙眼,在她的耳邊輕輕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了。」

將肉棒繼續深入,很快,我就感受到了一層薄薄的阻礙。

這就是她的處女膜了吧。

我早已把自己的白色T恤墊在身下,雖然不知道到底會不會流血,放在那裡做個印記也是好的。

深吸一口氣,我不再猶豫,直接挺進下身,將肉棒一下子刺了進去。

「唔唔!!」

在她的呻吟聲出口之前,我堵住了她的嘴巴,有了上次的經驗,舌頭輕易的探了進去,在她的口中攪動著。

下身的快感也在第一時間傳來。

早已濕潤的處女陰道緊緊的包裹著肉棒,濕潤的褶皺不斷的蠕動著,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在我的腰上,差點就讓我這個初哥繳械投降。

壓下了心中的悸動,我調動起白鬼,試著對自己進行幻境中的感覺控制。

沒過幾秒鐘,那想要噴射的感覺就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不住的快感。

很有效啊!

聳動腰部,我的肉棒開始在她那初經人事的陰道中抽插起來。

我不太懂什麼技巧,只是憑藉感覺不斷的將肉棒向陰道身處頂去,每一次都撞擊在她的最深處。

隨著肉體的碰撞聲不斷響起,她也漸漸開始迎合起我的動作來,腰肢有意無意的扭動,雙腿和裸足在背上滑動,甚至開始將她的舌頭和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這種感覺……奇怪……但是……好舒服……」

她的雙眼如同能夠滴出水來,在她的眼中,她的身體裡不斷傳來奇怪的感覺,自己卻又叫不出聲,只能夠將嘴巴抵在胳膊上,徒勞的抵抗著這感覺。

被快感淹沒的她沒有再去思考這快感的源頭,只是有些沉浸在其中了。

肉棒不斷的進出著這小巧的肉穴,有斑駁的紅色血液順著我的肉棒和她的股間留了下來,沾染在了白色的衣服上。

時間反覆,她的陰道似乎是漸漸習慣了我這個外來客,不再是像剛開始一樣緊緊的包住肉棒,反而是留下了一點點空隙,便於我的抽插,就像是欲拒還休一樣,不斷地誘惑著我。

我自然不能辜負這番好意,下半身的速度猛然加快,更加激烈的將肉棒向她的陰道身處撞去。

伴隨著每次抽插,我都能感覺到,在她的陰道盡頭,有什麼東西像是小嘴一樣,吸允著我的肉棒。

那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子宮口了吧。

微微失神,又一次的撞擊將肉棒送向了陰道頂端,她的身體又一次繃直,原本就緊致的陰道狠狠的收縮起來,再加上高潮所帶來的抖動抽搐,我再也沒能忍住,肉棒就在一股熱流的浸泡下,抵在她的陰道盡頭,將我的生命精華噴湧而出。

極致的快感讓我全身都都動起來,我用力抱緊了她的身體,想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一樣,無意識的將肉棒向裡頂去。

過了大概十幾秒,我和她才緩過神來,她的身體癱軟下來,我也感到了事後的空虛。

可是已經射過一次的肉棒並沒有疲軟,反而依舊堅挺,被她的陰道包裹著,傳來一陣有一陣的快感。

搖了搖頭,將肉棒緩緩抽出,看著那淡淡的紅白印記,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定了定心神,我用衣服擦了擦肉棒,又將她雙臀之間的混合液體大概擦了擦,就將衣服小心的攤開,放在了一邊。

這可是值得保存的紀念物品。

不過,我可還沒結束呢。

肉棒挺在那裡,雖然她看上去已經是筋疲力盡了,但我相信,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

將她的身體從牆壁上挪開,轉過身,放在了課桌上。

她的身體有些痠軟,就算是有課桌的幫助,雙腿也沒有辦法支撐住身體的重量,所以我只能用手托扶著她的翹臀。

兩片肉瓣還沒能從剛剛的劇烈衝擊中恢復過來,它們還未能完全閉合,只是隨著她的身體不斷的收縮著。有淡色的液體從那裡一點點流出,形成了一副絕贊的畫面。

我是不是沒說過,我非常非常喜歡後入式。

剛剛只是覺得大家都是第一次,就用正常位這種我和她都能夠開到對方的姿勢微妙。

現在,可就沒那麼多顧忌了。

光滑圓潤的雙臀在教室燈光的照耀下讓我感到有些目眩,但不管怎樣,從今以後,這就是獨屬我一人的美景了。

雙手在臀瓣上揉了揉,我抓住她的細腰,再次將肉棒對準了陰道口,插了進去。

緊致的包裹感再次傳來,這種快感無論多少次都不會膩。

肉棒不斷地在陰道中抽插,將最外層的兩片陰唇帶動的翻轉起來,有時候,剛剛未能流盡的愛液會被往返抽動的肉棒帶出來,濺射在我和她的雙腿之間。

「嗯……唔噫……哈……哈……嗯姆……唷唔……」

這一次,我沒能再堵住她,那無意識的呻吟聲不斷響起,再一次的加大了我的快感。

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打在陰道的盡頭,最開始那吸允的小嘴似乎有了鬆動,讓我有了能夠一探究竟的機會。

課桌在我的撞擊下開始晃動,如同節拍一般,響動在我的身旁。

「哈姆……哈哦……嗯唔……唔姆……」

快感不斷地傳來,帶著春情的異樣潮紅逐漸在她身上蔓延開來,從脖頸,再到肩膀,而後一直向下,被白色衣物所阻擋。

啪啪啪啪。

肉棒的強力撞擊像是有了結果,在又一次猛烈的衝擊下,我的肉棒終於撞開了她那已經鬆動的子宮口,探入了最深處。

「唔!!!」

本應是帶來劇烈疼痛的撞開子宮,卻是在我的控制下被轉化為了極致的快感,讓她不由自主的開始收縮起陰道,為我帶了來難以言喻的感覺。

肉棒擠進了子宮中,那種吸允按壓的快感晃動著我的心神,光是將肉棒停留在這裡,我就有了想要噴射的念頭。

將肉棒抽出,挺入,抽出,挺入,我再一次開始了不斷的抽插,只不過這一次,終點變為了她的子宮而已。

現在,她的陰道就如同肉棒的加速跑道,讓肉棒能夠在享受快感的同時,還可以抵達如同天堂一般的子宮之內。

每次的進出,都會從肉棒傳來不同的極致快感。

我伸出手,開始揉捏著她的雙乳,食指的指尖時不時的劃過她的蓓蕾,為她帶來不一樣的快感。

肉棒一次次的撞擊著子宮內部,子宮口的吸允一次又一次的挑動著我噴射的慾望。

它不斷的吸允著我的肉棒,而子宮壁如同小舌一般舔舐著肉棒的前端,在我一波又一波的抽插下,如同潮水般的快感瘋狂的襲來。

在不住的快感中,我射精的念頭漸漸變強,於是我再次加快的下體的聳動速度。

啪啪啪,啪啪啪。

伴隨著她的呻吟,肉體的碰撞聲不住的想起,從最開始的往返節拍,到現在的狂風驟雨,肉棒與陰道的親密度在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中有了顯著的提升。

愛液順著陰道口流出,沾染在我的肉棒上,沿著兩人的大腿緩緩而下,勾勒出了淫靡的畫面。

肉棒不斷地抽查著,在我的眼中,肉棒在她的陰道口反覆的顯露身形,沒入其中,為雙方帶來極其強烈的快感。

「……唔噫……姆唔……哈姆……唔!!!」

身體內部傳來的快感和讓她再一次達到了高潮,第三股暖流隨之而來,灑在了肉棒的最前端,讓我再也無法忍住噴射的慾望。

將肉棒狠狠的抵在她的子宮裡,無數的生命精華在她的子宮內噴湧而出,將她的純潔的子宮沾染上白濁,打上了我永久的印記。

在子宮口的吸允下,我體內的精液不斷地順著肉棒湧出,在陰道的包裹下,在子宮口的控制下,擠進了她的子宮中。

她的雙腿一軟,向下坐去,我也順勢坐回了椅子上,讓她坐在我的腿上,只是還將肉棒抵在她的子宮口處。

我靠在牆上,從背後抱著她,雙手伸進衣服握住她的雙乳,肉棒插在她的陰道內,緩緩閉上了眼睛,打算稍微休息一下。

*** *** *** ***

過去了挺有一會,我才再次睜開眼。

「唔……」

從下身傳來快感,我這才記起,自己的肉棒還停留在她的陰道之中。

緩緩將肉棒抽出,早已被子宮鎖在內部的精液沒有流出一點點。

我從書包裡拿出紙巾,細心的把肉棒和她肉穴口處的愛液擦拭乾淨。

「羽音……」

我將我倆的衣服重新穿戴整齊,將教室的一切恢復原狀,卻並沒有接觸白鬼的幻境。

保險起見,我並不想讓她察覺到身體的異樣感覺。

*** *** *** ***

當晚,我就在她父母面前,再次使用了幻境。

簡單的控制之後,我成功的讓他們以為學校將對羽音進行重點培養,改為寄宿在女老師家中,和其他女同學一起學習。

雖然可能會有所紕漏,但那又怎樣,我隨時可以圓回來。

隨著我的能力漸漸變強,指不定哪天就有了完美的解決方案。

於是我拉著她回到家裡,晚上又來了好多次,因為幻境的範圍只侷限於她,所以我完全可以全天開啟。

在我好奇的嘗試下,幻境中對於人體的控制,甚至可以精確到排卵。從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擔心過這個問題了。

有時是在教室,有時是在我的家中,一次又一次的快感讓我漸漸沉迷。

我知道我可以在控制別的漂亮妹子來玩,可我愛她,就算我有這個能力,就算我是用了不好的手段得到她的,我也不想背叛她。

思緒至此,快感傳來,伴隨著肉棒的不斷抖動,我再一次在她的體內射了出來。

聽著迴響在我耳邊她的呻吟聲和喘息聲,我覺得我沒什麼渴求的了。

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