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策

大概估算了一下消耗,應該是夠我用到放學了。

設定了一個我在座位上認真學習的設定,我從座位上站起身,開始在教室裡走動起來。

啊……坐時間長了挺難受的,先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吧。

整個教室被分為三個組,從門口到裡面分別為一組二組三組。

一組和三組三人一排,二組則是四人一排。

我的位置位於三組最後一排,同桌只有一人,另外一個位置空缺。位置是兩週一次輪換。

晃悠悠的從最後一排走到講台,繞過坐在講台那裡的班長,我像是巡視一般,走到了一組和二組的中間位置。

羽音正無聊的坐在那裡看書。

她今天穿著白色的短袖T恤,黑色的長發被發圈在身後箍成馬尾,幾縷髮絲散落在精緻的鎖骨上,將我的眼神向領口深處帶去。

課桌下,一條淡藍色的牛仔熱褲將挺翹的雙臀包裹在內,大腿根部一直到腳踝被她裸露在外,晃得我有些眼花。

再往下,黑白相間的女式運動鞋將那雙我曾有幸見過的美足包裹在內,露出了一小截白襪。

我忽然有些挪不動腳步了。

既然是在幻境之內的話……就算做些什麼,也無所謂吧?

心中的那絲慾念突然開始無限制的放大,最後,佔領了我整個內心。

我將教室的窗簾拉上,門關好,空調打開,並且將範圍設定到走廊,這樣即使有老師來巡視,也不會察覺窗簾被拉上,也會讓他產生進入了教室在轉悠的錯覺。

轉過身,回到自己的位置,讓我的同桌自己把桌椅挪到了前兩排的走道處,為我騰出了空間。

精神集中起來,在白鬼的輔助下,我想全班同學下令,讓他們的無法將視線投向我的位置。

而對他們來說,他們自然還是認為,自己正在座位上做自己的事情,想看哪裡看哪裡。

準備工作就緒,接下來,該正事了。

念頭一轉,羽音就站起身來,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我的位置這裡。

可在她和其他同學的眼中,她正坐在位置上,認真的學習著。

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和白鬼的強大,我將自己的意識借由白鬼,凌駕甚至替換他人的意識。

這種感覺,以外的不錯。

看著坐在我面前,雙眼似乎是在盯著某本書籍一樣的羽音,又看看所有人都背對著我們的教室,我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

我向那雙細軟香甜的淡粉嘴唇湊去。

「唔……」

第一感覺自然是軟軟的。

我能清楚的感覺到她的呼吸停滯了,她的眉頭微微皺起,身體下意識的想要後退。

即使是在幻境下,身體還是有著些許的自然反應啊,

可我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自然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她。

我抱住了她,將舌頭前伸,探入了她的口中。

輕輕一挑,在幻境之下,她的貝齒紅很容易就被我撬開,輕而易舉的就被我成功入侵。

舌尖很快就觸碰到了軟軟的東西。

她的舌頭無意識的攪動著,時不時與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各種各樣的奇妙感覺傳來,讓我有些沉迷。

記不太清楚時間到底過了多久,當我們的呼吸都有些紊亂的時候,我鬆開了她的唇。

她臉色通紅,呼吸變得急促,細細的銀絲掛在嘴角。許是因為我剛剛有些激動,導致動作有些大,她的半個香肩因此裸露在外,露出了粉色的肩帶。

被眼前的一幕刺激了一下,我這才從有點斷片兒的狀態中緩過神來。

身體的反應自然有些影響到了她本身,只見她有些迷惑的看了看周圍,小聲的說道:「怎麼感覺,呼吸有點難受……」

我輕拭她的嘴角,略帶一絲微妙的歉疚感和興奮感。

歉疚自然是因為我採取的手段。

而興奮感,一是因為我成功的吻了她,二是因為,我在教室這種地方進行這麼刺激的行動。三,則是因為她在這種如同被催眠的狀態下被我進行這樣的行為,讓我有了奇特的感覺。

可這自然還沒有結束。

我向她那邊靠去,伸出手,探向了她背後的胸衣鈕。

順著她的胸衣,我很容易的就將手搭在了她的背帶上。

「哢。」

伴隨著她身體微微一震,我很輕鬆的就將她的背扣解了開來。

抬手,拉帶,扯好衣服,也就是十秒鐘左右的事情吧,那帶著淡淡清香的粉白色胸衣就這麼被放在了我的面前。

沒能忍住,我拿起胸衣,直接就按在臉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真香啊。

足足過了十多秒,我才從她的胸衣中解脫出來。我知道有更好的東西等著我,所以我將它好好收了起來,重新看向羽音。

或許是因為身體的躁動,亦或是因為夏天單衣的摩擦,沒有了胸衣的遮掩,我很清晰的看到了她胸前的兩點凸起。

仿若是被勾了心神一般,我的雙手如同不受控制一樣,直接就摸了上去。

手感真棒啊……

她的胸部是在C罩杯左右,彈性很好,雖然隔著一層衣服,我也能感受到那種絕讚的觸感。

不過,光是這樣,已經不能滿足我了。

我用極大地毅力將雙手收回,然後在腦海中下令,讓她坐到我的腿上來。

她的主觀意識被死死的壓制,順從的轉過身,背對著我,坐了下來。

「唔……」

在她坐下來的時候,我伸出手,將她熱褲位於腿間的部分向右拉了一點,露出了黑白條紋的胖次。

同時,我把外褲褪下了一點,將下身那堅硬適時的調整了一下位置,剛剛好卡在了她的臀瓣之間,那露出了胖次的地方。

她似乎是察覺到了下身的狀況,想要站起身來,但卻被我早就環抱住她的雙臂牢牢的固定在了原地。

「好像……有點奇怪……」

嘴裡這麼嘟囔著,她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看了看周圍,她發現自己仍舊是坐在位置上好好看書,同學們也沒有什麼異常。

「也許……是錯覺……?」

將心中傳來的奇怪感覺壓在下,她搖了搖頭,繼續看起書來。

我有些緊張的聽她說完了話,而後才放心的把雙手從衣服下襬裡探了進去,一手一個,毫無阻礙的直接握住了她的雙峰。

「唔姆!?」

這種第一次產生的奇異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聲,雖然在其他的耳中什麼也聽不到,但是我卻被這聲呻吟刺激的更加興奮了。

身體帶來的臉上的潮紅無法掩飾,在我不斷的刺激下,她的身體不禁扭動起來。

而我自然也獲得了極大的快感。

先不說這絕妙的手感,光是肉棒被夾在扭動不斷的雙臀之間,就差點讓我沒把持住。

僅僅隔了一條胖次而已,我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溫暖的感覺,與那傳來的微微濕潤感。

心念至此,手中的動作也不由得加大起來,光滑軟彈的觸感,再加上時不時劃過的堅硬乳尖,不管是怎麼玩都玩不膩啊。

伴隨著她漸漸變換的呻吟,以及下身無意識的摩擦,當我感到肉棒的頂端差不多被完全浸透的時候,我知道,可以進行最後一個階段了。

一隻手繼續揉捏著她胸前的豐滿,另一隻手則是向下探去,解開了熱褲的扣子。

嘴巴也沒有閒著,我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隨後,輕微的嗚咽聲傳來,飄進了的我的耳中。

右手將拉鏈解開,貼著她緊致的小腹,微微撐開黑白條紋的胖次,我來到了一個毛茸茸的地方。

順著濕潤的痕跡,我繼續向下摸去,終於伴隨著她身體的顫動,我的右手觸碰到了曾在夢中想要接觸的地方。

那兩片花瓣之間早已泥濘不堪,在布制的胖次上染下了一大片深色的痕跡。

「越來……越熱了……」她勉強的說了一句話,可四周毫無變化的景色卻讓她無法察覺到真實情況的變化。

「似乎……哪裡不對……」

她努力的想要找到不對勁的地方,卻被白鬼的幻境死死的限制在了所謂的『真實』當中,無法找出異狀。

「……大概是我還沒從放假的狀態中緩過神來吧。」

在幻境的限制下,她給自己的奇怪狀態找到了理由,讓它看上去變得很是合情合理,將奇怪的感覺壓在了心底。

我將她的話語全部收入耳底,帶著輕笑,卻也沒停下動作。

右手繼續在她那敏感的部位揉弄著,我鬆開她的耳垂,向她耳朵裡吹了一口氣。

差不多,該進入正戲了啊。

我將上半身的T恤平鋪在椅子上,讓她坐了上去,背靠瓷磚牆,我將她的雙腿搭在我的腿上,而後我的雙手帶著些許顫抖,將手搭在了她熱褲的邊緣。

刷!

輕而易舉的,我就將那條熱褲脫了下了,隨手扔到一邊,映入我眼中的,就是那被黑白條紋胖次包裹著的少女的神秘花園。

輕輕抬起她的雙臀,我緩緩將她那條已經被浸濕的胖次褪下,打開她的雙腿,那泥濘的花園就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那兩片肉瓣緊緊的閉合在一起,淡淡的水漬還留在上面,在穿透窗簾的陽光的照耀下,發出了亮閃閃的光芒。

我蹲下身,毫不猶豫的將嘴貼了上去。

伴隨著有些奇異的味道傳來,我開始舔舐著那肉瓣,不斷地試探深入,而後,我抓住機會,順著中間的縫隙,將舌頭探了進去。

隨後,我的舌頭觸碰到了一顆硬硬的東西。

這大概就是陰蒂了吧。

找準機會,我稍微舔舐了幾下這顆小豆豆,然後突然探出舌頭,將它覆蓋住,而後用力一吸。

「!?」

她的身體猛地繃得筆直,雙腿緊緊的夾住了我的腦袋,同時,大量的液體從肉瓣中間噴湧而出,衝進了我的嘴裡。

我將它們一滴不剩的喝了進去,這可是難得的體液,不能浪費了。

似乎這次高潮耗光了她所有的力氣,她無力的靠在牆上,雙腿打開,一副任君採摘的樣子。

我知道,是時候了。

伸出手,將她的T恤拉了上去,露出了那對我嚮往已久的少女峰。

粉嫩的蓓蕾早已挺立,淡淡的乳暈環繞在它周圍,在燈光的照耀下,那有著完美形狀的雙乳晃得我有些眼花。

我快速的脫掉了外褲與內褲,重新坐好,看著下身那堅挺的肉棒,深吸一口氣,將她的雙腿分開架在我的雙腿上,然後將肉棒貼了過去。

「唔……」

肉棒傳來的奇異感覺讓我欲罷不能,我在那早已濕潤的肉瓣之間摩擦著,不斷地為彼此帶來一陣陣快感。

「……什麼啊……這種感覺……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