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策

作者:wsmmhdiai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擁有了能夠看到「鬼」的能力。

雖然說是鬼,然而我也不太清楚他們到底是些什麼,就是有一天突然看見一個心臟上插著一把刀的男人走在大街上,人們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而且會直接穿透他的身體。

我這才發現,自己似乎能夠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其實最開始,我只能夠看到淡淡的虛影,總以為是幻覺,後來輪廓漸漸清晰,才一點點有了人的樣子。

好吧,其實這並不會對我的生活產生什麼影響,畢竟現在我天天學校家裡兩點一線,基本上也看不到什麼鬼魂亂跑。

而且,我從來沒能和他們交流過。

他們只是單純的在人群中遊蕩,無論我在他們面前做出何種動作,他們都毫無反應,只是呆滯的向前走去。

可能我的生活就這麼平平淡淡,就算有著能力的點綴,也只會毫無波瀾的度過一生。

——如果,我沒有遇見它的話。

*** *** *** ***

記得那天在下雨。

那是放暑假當天,上午在收拾完教室之後,我就開始了為期兩週的暑假。

高中狗真是苦。

我家在學校隔壁有一套房子,平時我一人住在那裡,原本今天應該是父母開車來接我回家,順帶把我成箱的書帶回去的。

結果由於下雨,外加放假,導致了超長距離的堵車,所以打電話告訴我會晚點過來。

我只好在學校門口揮手與同學告別,一個人扛著箱子,走回了現在住的小院。

雖說樓層不高,但是好歹也是三樓,我算的上是半個阿宅,dfjstory.com所以當我把箱子搬到二樓的時候,就覺得有些累了。

「加把勁兒,還有一點了。」

彎腰,起身,背著沉重的書包,抱著有著相當份量的書箱,向著樓上走去。

然而,當我走到二樓半的時候,我覺得有點不對勁。

在我家門口,有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的女人,披頭散髮的側坐在那裡。

那熟悉的氣息……是鬼魂!

就在我察覺到她的同時,她也抬起頭來,看向了我。

「啊——!」

刺耳的尖叫聲傳來,下一刻,她的身體猛然發力,急速的向我撲來!

「砰!」

難以想像的巨力沿著箱子傳來,在樓梯上的我一腳踏空,向後栽倒過去。

所幸我才上了沒幾級台階,再加上有書包的緩衝,我並沒有什麼事情。

「WTF!?」

我沒忍住爆了句粗口,驚疑不定的看著跳回原地的女鬼。

這尼瑪是求生之路的Witch吧!?

而且她為毛在我家門口啊?難道是等我回來捕獵嗎?這讓我這個既不會降妖又不會除魔的普通男子高中生怎麼辦啊……

得找個武器,看能不能反擊一……

「呲!」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一陣劇痛就從裸露的右臂傳來。

那種痛苦讓我差點慘叫出聲。

沒叫出聲來是因為女鬼先叫了,而且叫的超級大聲,差點沒把我嚇死。

她痛苦的在地上翻滾著,沾染了我的血液的地方發出了滋滋的響聲,不斷地冒著青煙。

趁此機會,我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有些蒼白的捂著右臂上的傷口,倉促的向後退了幾步。

我沒打算跑,反正以她的速度我是跑不過的,就算是僥倖逃脫了,下次她再來怎麼辦?所以還不如留在原地,看能不能找機會給她來下狠的。

還好,我挺幸運,沒過幾分鐘,那女鬼就抽搐了幾下,癱在地上,再也沒了聲息。

她的身影漸漸淡去,最後便作一道薄霧,在空中匯聚,緩緩盤旋。

然後,似乎是找到了目標一樣,向我衝了過來!?

「臥槽……不是吧!?」

而後,那道薄霧就從我右臂上的傷口衝進了我的體內。

下一刻,我的眼前似乎有流光閃過,感覺整個人都輕飄飄的,頭腦清晰了許多。

右臂上的傷口不知何時已經癒合,只有殘存的血跡和散落的書本,告訴我剛剛並不是一場夢。

 *** *** *** ***

那件事我誰都沒說。

我簡單的清理了胳膊上的血跡後,整理了書和衣服,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安然的回到了家中。

我是個心很大的人,我沒有去擔心如果再有這樣的鬼魂找上門來會怎樣,因為擔心也沒有用,而且看起來我的血對她們有很大的克製作用。

這可能和我能夠看到鬼魂的能力有關。

記得小時候在家族祠堂中似乎看到了有關降妖除魔的記載,也許的我主上是驅魔師,斷了傳承,誰知道呢?

不過那道薄霧進入我的身體之後,我的體質和恢復力明顯加強了許多,所以我就沒去擔心了。

而且,在我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小人。

她看上去像是女鬼的縮小版,在那裡一動不動的漂浮著。

我不太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只是想著能不能讓這個女鬼從我的腦海中出來。

然而當我念頭一起,女鬼就從我的腦海中消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她眼神空洞的漂浮在我面前,面容不再顯得猙獰,原本散亂的長發被整齊的順在了背後,露出了蒼白的面容。

雙手鋒利的黑長指甲變回了尋常的模樣,雖然整體看上去還是一道鬼魂狀的虛影,但較之前還是和藹了許多。

她隨著我念頭的轉動能夠跑到各種地方去,和之前那個近乎實體的厲鬼不一樣了,現在她能夠穿牆而過。

我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一樣,開始琢磨著她有什麼用。

 *** *** *** ***

經過十幾天的艱苦奮鬥,在開學之際,我成功的研究出了女鬼的大部分用法。

我給她起了個名字,叫白鬼。

首先,我能夠完全控制她,隨時能夠將她收入腦海或者放出來,最大控制范圍是五百米左右,並且其他人看不到她。

其次,我能夠獲得她的視野,就像是戴上了VR眼鏡的那種感覺,說起來,隔壁家的小姐姐身材真好。

然後,她能夠增強我的靈魂能量,就像是修煉那樣,她會主動吸取那些能量,然後反補給我。

順帶一提,現在放她成天在外面我會更加精神,如果開啟視野共享的話,大概是收支平衡的樣子。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相信絕大部分鬼魂都有這個能力。

我發現,以她為中心,可以製造一個最大範圍為半徑100米的幻境。

說白了,類似鬼打牆那樣的東西。

在這個幻境中,人們所看到的,所感受的,都會被她所影響,也就是說,我能夠決定幻境中的人所看到和感受的東西。

他們會根據我的指令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但他們看到的感到的,仍舊是他們本應該看到感到的。

並且,他們會自動補完幻境中有邏輯缺陷的地方,不會感覺到奇怪。如果從幻境外向內看去,會看到和幻境內部的人一樣看到的東西,但不會影響感官。

也就是說,幻境外看向幻境內,不會察覺到異常,不過從幻境外踏入幻境內的時候,會有幾秒的恍惚。

人數似乎沒有限制,只是對範圍的要求比較嚴格。

當然,能力這麼強,消耗自然也大。

最大範圍的話,一秒鐘我就會虛脫。

但是,如果半徑只有10米左右的話,大概能夠堅持四五個小時左右吧。

 *** *** *** ***

「喲,暑假過得怎麼樣啊?」

迎面而來的美少女向我打了聲招呼,她拍了拍我的肩膀,面帶笑意的看著我。

這妹子是我喜歡的妹子。

喜歡的妹子算是運動系,顏值怎麼說都有個9分,身材也很好,有次冬天看她把外套脫下來後高領毛衣襯出的曲線,簡直完美。

而我是個普通的小男生,身高一般,顏值一般,身材一般。雖然能夠和她成為好朋友,還能約出來玩,但是也沒能有那個膽量告白。

心中胡思亂想著,嘴上卻也回著話。

「不怎麼樣啊……沒怎麼玩到,反而快要累死了……」

說真的,除了赴了她的約,我也就和朋友出去了一次,其他時間都在家裡琢磨女鬼的用法。

「小白你很是怠惰啊,人生只有一次的高二暑假,就這麼浪費掉了。」

我姓白,比她小一點,所以她喜歡這麼叫我。

妹子則是姓風,風羽音。

「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攤了攤手,示意自己也很無奈,我和她開始閒聊起來。

沒一會,我倆就並肩走進了教室,在簡單的招呼之後,各自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 *** *** ***

「叮鈴鈴鈴……」

清脆的上課鈴聲響起,現在是下午六點半,晚自習正式開始。

我們高中很是噁心,六點半到十點半是晚自習,前兩個小時是自習時間,後兩個小時是某一科的自習,中間無縫銜接。

順帶一提,因為建設原因,我們班和隔壁班是僅有的在六樓的教室,教室旁邊就是天台,各種意義上都很方便。

沒有把書箱直接搬來,因為會很累,我就想帶走那些書一樣,一點一點的拿回教室。

唉,要是白鬼能幫我搬東西就好了。

不過也就是想想,要是她哪天能搬東西了,我就可以去表演魔術了,看,隔空取物!

……說起來,要不要在教室試試幻境呢?

閒來無事,同桌又在抓緊補作業,我的腦海中突然就蹦出了這個念頭,

好像會很好玩的樣子誒。

念頭至此,以白鬼為中心的幻境霎時展開,籠罩了整個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