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的爺爺

老李見童嬌不再吭聲,繼續舔弄、親吻,直到那深藏的米粒般大小的陰蒂凸顯出來。當他用舌尖輕輕舔弄嬌嫩的陰蒂時,從未經歷過這種刺激的童嬌,嚶嚀一聲,渾身亂顫,但是沒有出聲抗議,只是小腿綁得緊緊的,腳趾頭使勁勾著,小手用力抓著床單。

不一會,陰道口又開始有淫液源源不斷地浸出,老李這才停止攻擊。他知道差不多,如果繼續刺激,對方也許受不了,起身躺在一旁,說:「小嬌,現在你幫爺爺親親。」

童嬌吃力地撐起綿軟的身子,當怒張堅挺的陰莖映入眼簾時,驚異地說:「爺爺,你的好大?」

「難道影片上的沒這麼大?」

童嬌紅著臉搖了搖頭。

老李知道童嬌看的可能是港臺或者島國的成人片,片中的男優應該不是歐美黑人。他對自己的陰莖比較自豪,所見過的亞洲男人中沒有幾個可以與之媲美,即使是A片中的男優也相形見絀,但是相比歐美黑人還是有一定差距。也因為他的異于常人,以往去歌廳或者桑拿中心開心,常有小姐不要小費,只要他有空去看看她們就行。只是他從不吃白食,對這些地方的女人秉承留精不留情的原則,即使很滿意也不會第二次光顧。他心裡清楚,光顧次數多了,難免會產生感情,古人有戀姦情熱之說。這些年,經歷過女人少說也有幾十個,只有一個女人,讓他有過再次光顧的念頭。那是一個重慶來的歌廳小姐,個子不高,嬌小玲瓏,模樣清秀,沒有風塵味。經瞭解原是結婚不久的良家,第一次出來坐台做小姐,那天剛到,本來說好不出臺,但是那天他來了性趣,願意出雙倍的價格包夜,熟悉的媽咪沒辦法,最後不知用什麼方法說服了。那是一個十分敏感的女人,陰道很淺,十五分鐘不到便達到三次高潮。也許因為是剛出來的良家,那次他沒帶套,對方也沒要求,這也是他在外面尋歡唯一的一次。也正因為如此,在對方第三次高潮後,龜頭竟穿過宮頸,進入了子宮。那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異常刺激,他很快一泄如注。但是,射精後龜頭卡在裡面出不來,過了好一會,直待對方身體放鬆,宮頸不再痙攣、收縮才抽出來。那次的感覺他刻骨銘心,事後回想,當時可能是宮頸受到長時間連續撞擊,漸漸麻木了,無法再收縮抵擋異物進入,加之陰道淺,自己的陰莖較長,這才乘虛而入。半個月後,他想再次品嘗那種滋味,誰知對方已經離開。

「小嬌,以後你就會知道,男人的東西要粗大你們女人才舒服。」老李見童嬌對自己的粗大很驚異,笑著解釋說。

「它能進去嗎?」童嬌對此仍有些忐忑,不知自己能否容納下這麼粗長的東西。

為了消除對方心中恐懼,老李笑著說:「小傻瓜,你們女人下面彈性很大,小孩那麼大都能生出來,我的雞巴比小孩小多了。」

老李見童嬌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接著又說:「但是,第一次進去時,不管大小,你們都會感覺痛。因為你們裡面有一層膜,就是書上說的處女膜,雞巴必須刺破這層膜,才能真正進入到你們身體裡。不過第一次後就不痛了,你看過影片應該知道,之後會很舒服。」

童嬌似乎已經明白,點了點頭,神色也沒有先前那麼緊張了。

老李知道童嬌準備為自己服務,連忙拿過枕頭墊在腦袋下,靜靜觀看。

童嬌俯身用小手握住陰莖根部,好奇地看了看碩大的龜頭,然後低頭,伸出舌頭試探著在龜頭上舔了一下,接著張開小嘴,準備含住陰莖。

「先多舔幾下。」龜頭被添的感覺很舒服,老李想多品味幾下,連忙出聲指導:「對……將龜頭整個舔一遍,特別是後面那個棱……對……是這樣。現在張開嘴巴含住龜頭,像吃冰棒一樣慢慢吮吸。」

「爺爺,你的太大了。」龜頭尚未完全進入口中,童嬌的兩腮已經鼓脹起來,似乎無法容納,吐出龜頭說。

「你將嘴張大一點……對……別用牙齒去摩擦……慢慢含深一點……用嘴巴包住來回套動……對……就這樣……再含深一點……」

童嬌很用心,不一會便掌握了基本要領,只是陰莖太過粗大,只能吞入一小部分,幾次試圖照老李的要求含深一點,結果漲得粉臉通紅,眼淚都快出來了。

老李見狀,只有打消讓對方繼續口交念頭,說:「好了,今天就這樣,下次你再練習。現在爺爺來給你開苞,讓你嘗嘗性愛的滋味。」

老李起身將對方放倒在床上,說:「你想不想看看爺爺的雞巴是怎麼進去的?」

童嬌紅著臉沒有說話,既沒有點頭,也有沒搖頭,但是目光沒有離開青筋暴露的雞巴。

老李拿起一個枕頭放在童嬌頭下,說:「你還是看看爺爺怎麼把你變成女人吧。」接著拿起另一個枕頭墊在她屁股下,又拿出一條毛巾墊在枕頭上,分開雙腿,讓她用手扳著,讓陰部充分凸出,說:「這樣你就能看到爺爺的雞巴是怎麼進去的。」其實他也很想看到雞巴進入處女陰道的情形。

老李將身子往前移了移,一手握著雞巴,說:「現在爺爺要進去了,你身體放鬆,不要緊張。」

童嬌沒有出聲,眼睛盯著老李手中的雞巴,似乎想知道這麼粗大的雞巴到底能不能進入自己身體。

老李將龜頭前段對準微微張開的陰道口,緩緩往裡推入。看著龜頭擠開陰道口緊縮的嫩肉逐漸往裡鑽入,他心中無比激動,終於要品嘗幼嫩少女的滋味了,但是沒有表露出來,依舊慢慢往裡推入。

「好漲。」當大半個龜頭進入陰道口時,身下的童嬌眉頭微蹙,嬌聲輕呼。

老李從龜頭拚命擠開陰道口嫩肉的情形和龜頭上的感覺知道對方感受,安慰說:「你是第一次,脹很正常,你放鬆,很快就進去了。」

老李一邊觀察對方反應,一邊繼續往裡推入,當龜頭最粗的部分將要突破陰道口時,童嬌眉頭深蹙,小嘴緊抿,兩隻小手緊緊扳著大腿。

老李沒想到幼嫩少女的陰道口這麼緊窄,如果不是裡面十分濕潤,自己雞巴上沾滿了口水,還真不容易進去。

當龜頭完全進入陰道口後,老李沒有停止,繼續往裡深入,直到感覺前端似有東西阻擋,才停止前進,說:「小嬌,現在雞巴前面最粗的部分已進入你身體,只要爺爺的雞巴全部進去,你就是爺爺的女人了。」然後俯身抱住對方,親吻著她的額頭和粉臉。

童嬌目睹粗大的龜頭進入自己身體,雖然脹得難受,但是不痛,似乎也舒了一口氣。

過了一會,老李見對方緊鎖的眉頭漸漸舒展,柔聲說:「現在爺爺要開始動了。」

為了給對方留下美好回憶,老李強忍著衝破那層膜的衝動,慢慢抽動雞巴,每次幅度不大,外抽時,仍有大半龜頭在裡面,進入時,龜頭觸及那層膜便立刻停止。

即便是如此慢慢地短距離抽動,他仍覺得很舒服,未成年少女陰道的緊致,非成年女人可比,特別是剛開始進入時,裡面嫩肉似乎要將它擠出來,感覺特別舒爽。

如此往復十餘次後,老李見童嬌的眉頭完全舒展,似乎已經適應,關切地說:「現在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脹了。」

老李想細細品味龜頭穿破處女膜的感覺,見女孩已經適應,在龜頭再次頂住處女膜時,沒有停住,繼續前行。

「爺爺——」

也許是力量不夠,老李沒能如願穿破處女膜進入對方身體,龜頭剛感到有壓力,身下的童嬌便眉頭緊蹙,嬌聲輕呼,扳著兩腿的手也收了回來,條件反射般地放在他胯部,似欲推開。

「怎麼啦,很痛?」

「嗯,還好脹。」

「小嬌,爺爺前面說了,女人第一次會比較痛,如果你想品嘗性愛的滋味,就不要怕痛。還有,你要放鬆,如果你充分放鬆,就不會很痛,而且之後會很舒服,甚至會有要飛起來的感覺。」

童嬌見老李似乎有些不悅,也覺得自己剛才過於敏感,反應太激烈,略帶歉意地將手挪到老李背上,抱著他,說:「爺爺,我知道了,你來吧。」

老李在童嬌臉上吻了一下,說:「這才是爺爺喜歡的好嬌嬌。」但是沒有馬上進攻,去突破那層薄膜,依舊短距離的輕輕抽送,每次龜頭一觸及那張膜便退回。剛才的感覺告訴他,那張膜必須用力才能突破,想細細品味破膜感覺的願望無法實現,於是一邊抽送一邊積聚力量。他輕輕抽動十餘次後,再次進入時,不再是緩緩進入,而是將全身重量集中到臀部,快速推進,在龜頭前端觸到那張膜時,更是全力衝刺。

「啊——」隨著童嬌一聲痛苦的尖叫,龜頭順利衝破阻礙,滑向陰道深處。

懷中抱著散發著處女體香的胴體,身子貼著光潔幼嫩的肌膚,小弟弟被溫熱濕潤的嫩肉緊緊包裹,老李覺得彷佛置身仙境,美妙至極。他很想馬上開始征伐,儘快釋放心中激情,但是背上的火辣讓他不得不強抑心中衝動,對方畢竟是十四五歲的小姑娘,今天蓬門始開,芳徑初掃,而自己的雞巴又異于常人,破瓜的痛楚可以想像,憐愛地摟著對方,輕吻著眼角的淚水,柔聲說:「小嬌,是不是很痛?」

「嗯。」

「怎麼個痛法?」

「好像撕開了。」

「小嬌,女人第一次都是這樣。我剛才說了,你們下面有個膜,是為了阻止異物進去,保護你們的童貞。男人的雞巴必須穿破這個膜才能進入你們身體,讓你們變成真正的女人。現在爺爺的雞巴已進入你身體,也就是說,現在你才真正是爺爺的女人,爺爺也是你第一個真正的男人。從現在開始,我不僅是你爺爺,也是你男人,以後只要你跟著爺爺,你就是爺爺的小寶貝,小天使,爺爺會好好疼你,保護你,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童嬌眼噙淚水,被老李充滿溫情的話語感動得連連點頭。

看著懷中已成為自己女人的花季少女,老李心中充滿憐愛,親吻片刻後,見眉頭沒有先前那般緊蹙,柔聲說:「小嬌,現在好些了嗎?」

「沒那麼痛了。」

「那爺爺開始動了。」

老李見對方沒有反對,開始輕輕抽動被陰道緊裹得有些難受的陰莖。為了讓對方適應,剛開始他十分小心,只在陰道深處移動龜頭,當龜頭最粗的部位退到處女膜位置時,便停下,然後再往前推進。

老李的動作看似溫柔,但是身下的童嬌仍有些受不了,在龜頭第一次插到底頂著最裡端的嫩肉時,身子一顫,同時眉頭緊蹙,發出一聲嬌哼。

老李沒想到童嬌嬌嫩的宮頸這麼敏感,沒怎麼用力反應就這麼強烈,如果用力撞擊,豈不很快就會達到高潮?

為了讓對方適應,第二次頂入時,老李減輕了力度,這次童嬌沒有再表現出異常,只是眉頭仍未為鬆開。他猜想可能是處女膜破裂的痛苦尚未消失,只有強忍心中衝動,繼續小幅地慢慢抽插著。

過了數分鐘,老李見童嬌緊蹙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臉上開始出現潮紅,知道對方已經適應,有了感覺,說:「小嬌現在感覺怎麼樣?」

「沒那麼痛了麼。」

「爺爺是不是可以大力一點了?」

童嬌粉臉帶羞,沒有回答,但是輕嗯了一聲。

老李開始加大抽插幅度,但是當龜頭通過破裂的處女膜時,童嬌依舊眉頭輕蹙,並輕輕吸氣。這次老李沒有再停留,疼痛已經過去,只要自己動作不是太劇烈,對方應該不會感到很痛,直到龜頭退到陰道口附近才又往裡插入。如此來回抽插了數十下,童嬌的眉頭果然又舒展開來,臉上潮紅逐漸變濃,呼吸也變得短促了。老李知道自己苦盡甘來了,不由加快了抽插速度。

這回童嬌沒有再表示不適,相反抱緊了老李,只是後來老李加大插入力度時,才一邊嗯唔,一邊叫爺爺。

聽聲音似乎有些不適,老李忍不住詢問:「怎麼啦,小寶貝。」

「你插得太深了,插到肚子裡去了。」

「裡面很脹?」

「嗯,還有些酸,有時又酥酥的。」

「小嬌,這感覺很正常,雞巴深深地進入你身體,你才會覺得舒服,才能嘗到性愛的真正滋味。」老李此刻已難受至極,只想早點將激情注入對方體內,佔領那幼嫩的子宮。聽到童嬌此刻的話語,感受著她身體的反應,知道開始進入狀態,解釋完,不再顧忌對方反應,大開大合地抽插起來,每次進入都會重重地撞擊最裡面嬌嫩的花心,直插得童嬌花枝亂顫,嬌喘連連,到後來更是嚶嚀婉轉,呻吟不斷。

大約過了五分鐘,童嬌的身體開始輕輕顫抖,口裡又開始嬌呼:「爺爺——」

「怎麼啦?」老李從童嬌摟著自己的手上的反應和臉部的表情就知道,對方即將進入高潮,但是仍微笑詢問。

「我、我——」

「小嬌,你現在是爺爺的女人了,有什麼就說出來,不要吞吞吐吐,這樣爺爺才知道你的感受,知道怎麼讓你最舒服。」

「裡面酥酥的、麻麻的、還有一點癢。」

「那說明你感覺到舒服了。」

「嗯。」

「那爺爺讓你再舒服一點,讓你飛起來,好不好?」

「嗯。」

得到對方承諾,也快登上頂峰的老李不再克制,盡情衝刺起來。

「爺爺……啊……爺爺……你插得太深了……插死我了……啊……我要飛了……啊——」老李一放開,身下的童嬌便語無倫次地叫喚起來,身子開始劇烈地顫抖,雙手更是緊緊地摟著後背。

童嬌最後那聲「啊」的叫喚的剛落下,一股熱流從體內深處噴射而出,噴得已到臨界點老李背脊一麻,精關大開。他趕忙摟緊對方,將雞巴頂到最深處,任火熱的激情向體內深處射去。以往他最多噴射七八下,便鳴金收兵,這次卻噴了近二十下,直噴得懷中的童嬌「啊、啊」的尖叫不停,身體痙攣不已。待他噴射完畢,童嬌已癱軟如泥。

以往老李發射完畢,小弟弟很快就會軟下來,今天卻很奇怪,不知是小處女的陰道太過緊窄,還是特別興奮,過了好一會,仍沒有軟下來,大有可以繼續一戰之勢。看著童嬌疲憊不堪的模樣,他知道無法繼續承歡,只有不舍地從體內抽出依舊虎虎生威的雞巴,當看到雞巴上沾染的淡紅色血跡時,心中不免有些愧疚。對方還不到十六歲,和自己孫女差不多,猶如含苞未放的花蕾,就這樣被自己要去了第一次。然而,他想到對方第一次今天反正會失去,心中愧疚很快被自豪和幸福取代。今天幸好自己遇上,否則這個嬌嫩的小處女,就會被別人糟蹋。自己一個快六十的老頭,竟然還能擁有如此漂亮、如此嬌嫩的未成年女孩,並且得到她第一次,實在太幸福了!那個姓楊的教授算什麼?儘管兩人年齡比自己相差更多,但對方是個被人用過無數次、快三十的女人。

老李滿足地在童嬌身上下來,拿過墊在她屁股下面的毛巾,將她兩腿間紅白相間的污穢物擦乾淨,又擦了擦的雞巴上的血跡,說:「小嬌,這是你第一次的證據,也是你成為爺爺女人的標誌,爺爺要保存起來,留作紀念。」

渾身酥軟的童嬌用複雜的目光看著沾滿血跡毛巾,嬌羞滿臉,沒有出聲。

老李在童嬌身邊躺下,將嬌柔的胴體摟入懷中,吻了吻紅雲密佈的粉臉,說:「小嬌,現在知道做愛的滋味了嗎?」

「嗯。」童嬌一臉滿足和幸福地側躺在老李懷中,虛弱地承諾著。

「和爺爺做愛是不是很舒服?」

「嗯。」

「你以後還願意和爺爺做愛嗎?」

「願意。」

老李親了一下對方小嘴,說:「小嬌,如果你願意和爺爺做愛,做爺爺的女人,那以後就不能再和其他男生來往,你能做到嗎?」

「能。」童嬌認真地點了點頭。

「小嬌,只要你乖乖地做爺爺的女人,爺爺會好好地保護你,不讓任何人欺負你,哪怕你媽也不行,今天你和那個男同學的事,爺爺也絕對不會告訴學校的老師。」

童嬌很感動,主動抬起頭在老李臉上親了一下。

「小寶貝,你會不會經常來看爺爺?」

「我要上課,只有週末才有時間?」

「那你週末過來。」

「嗯。」

「你現在好好休息一下,等會爺爺帶你出去吃飯。」

身心滿足的童嬌很快在老李懷中睡著了。老李儘管身體也很疲憊,但是睡不著,心潮依舊澎湃激動。通過方才的交流,他知道,要將懷中的女孩培養成小情人已不是問題,問題是下一步該如何與對方相處才能不被外人知道?畢竟對方尚未成年,兩人年歲相差這麼多,如果被外人知道,就很難長久在一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