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的爺爺

作者:bulun

春節去拜訪一個多年未見的老友,在他家見到一個乖巧、漂亮的小姑娘,老友介紹是幹孫女,但是後來從女孩看老友的神態和眼神中發現,他們的關係絕對不是說的那麼簡單,便拉著老出去喝酒,於是就有了這個故事。

*** *** *** ***

老李快六十了,但外表看不出來,不但身體硬朗,精神也很好,不熟悉的人以為才五十出頭。

他原是郊區農民,改革開放不久,高中畢業腦子活絡的他拉著村裡一幫人成立了一個工程隊,幾年下來掙了不少錢,那幫跟著他打拚的兄弟,一個個富了起來,但是他變化不大,不如那幫跟著他幹的兄弟。究其原因,主要是他為人豪爽大方,喜歡交朋處友,只要手頭有錢,就不會吝嗇,因此這些年他賺了錢但是沒什麼積餘。後來遇上一位大師,說他身弱財旺,只有找個對方八字忌神是自己喜神的人做老婆,才能守住財,要不就只有置不動產。他與老婆感情比較好,不可能離婚再娶,只有採用大師的第二條建議,置不動產。

九十年代初,商品房還未興起,他就在村裡賣了一塊地,借錢建了一棟小洋樓,而且不到兩年就還清了借款,從而驗證了大師的話,有了資產。後來商品房開始流行,嘗到甜頭的他,只要有餘錢就會去市里物色房子或者門面,只要看中了,哪怕錢不夠,也要借錢買下來。十年前,城市發展,他們村的土地被徵收,他那棟九十年代初建的小洋樓賠償了三百多萬。那時正好一個以前認識的銀行朋友當了支行長,手中有一批抵押房要處理,他一口氣買了五套房子和兩個門面,價格不到當時市價一半。也因為如此,這些年下來,他有了不少資產,現在每年光房子和門面出租的收入就有好幾十萬,只要社會不出現大的動亂,這輩子吃喝養老是不用愁了。

憑他的身體本來還可以打拚,但自老婆得病去世後,他改變了生活習慣,放下一切開始享受生活了。他覺得人生在世就幾十年,錢最多也沒用,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有吃有喝就行了,如果像老婆一樣,沒享幾天福就走了,實在太不值了。因此,老婆去世後,才五十五歲的他將建築公司轉給了別人,開始過著悠閒的生活,每天炒炒股,打打牌、釣釣魚。

但是,清閒下來也有煩惱,特別是像他這樣衣食無憂、不缺錢花的人。

一個快六十的人,按理說對男女之間的事沒有什麼興趣了,可他恰恰相反,這方面興趣反而更濃了。在外面見到那些青春靚麗、豐乳翹臀的女人,下面的小弟弟會情不自禁地興奮抬頭。而且,這方面的能力也似乎更強了,以往十來分鐘就一泄如注,現在沒有二三十分不會繳械投降。他曾想找個伴,可是年歲大的他提不起興趣,歲年小的對方又不願意,最後只有打消這個念頭。好在現在社會開放,要解決這方面的問題不難,只要你有錢就行,而他正好不缺錢。

現在他究竟有多少資產,只有自己清楚。因為這些多半在他個人名下,只有少部分為夫妻共有。他當初這麼做,是因為唯一的兒子不爭氣,像小混混一樣整天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一年到頭只知道伸手要錢,原以為結婚以後會好些,誰知依舊如此。他知道這輩子兒子肯定靠不住,如果讓兒子知道家底,不用多久就會敗掉,到時自己和老婆養老都是問題,因此兒子結婚不久就分開過,只給了他們一套房子和十萬元。

前年兒子車禍去世,儘管是白髮人送黑髮人,但他並不是很悲傷,相反有些心疼正值花信年華的兒媳。兒媳是醫院護士,樣貌十分出眾,嫺靜賢淑,憑條件完全可以找個比兒子強很多的男人,誰知剛參加工作不久,偏被整天無所事事的兒子纏上,並弄大了肚子,最後只有嫁給兒子。婚後,儘管兒媳對兒子很少有笑臉,但是對他們兩個老人還是很尊重,始終和顏悅色,他老婆去世前,每週都會帶著孫女過來看望,在老婆生病住院期間,更是日夜不離的悉心照料,直到老婆去世。也因此,他把這個兒媳當女兒看待,儘管是分開過,但是會時不時瞞著兒子給予資助,早些年兒媳父親生病住院時,他一次就讓老婆送去伍萬元。

他心疼兒媳是三十出頭就沒了老公,不知道是否熬得住?他五十多了,有時仍忍耐不住,要去找個小姐發洩一番,個中苦楚自然清楚。他曾經勸兒媳再找一個,孫女由他來撫養,可是兒媳不同意,也許是被兒子傷透了心,對男人似乎沒有了興趣。

兒媳一個人既要上班又要照顧小孩,很辛苦,他曾經建議不要上班了,一心帶好孫女就行,她們母女的生活他負責,可是兒媳不接受。他也想過幫兒媳做飯菜照顧孫女,可是沒幾天便打消這個念頭。

他打消念頭,是因為不敢與兒媳和孫女長時間相處。以前還只是怕與兒媳單獨相處,兒媳才三十出頭,是女人最成熟、燦爛的時候,像是熟透的果子、嬌豔的花朵,無處不充滿誘惑,每次只要見到,他就會心跳加速,小弟弟會不自覺地抬起頭來。現在則和孫女也不敢久處了,孫女完全繼承了兒媳的優點,從小就是個人見人愛的小姑娘,粉雕玉琢,乖巧伶俐。以前還好,孫女年歲還小,在一起只有純粹的喜愛,不會產生其他想法,這兩年身子長得特別快,才十四歲上初二,身高就快一米六了,更要命的是胸前也鼓脹起來,有了大姑娘風韻,只要在一起,他就禁不住心旌搖動,綺念漸生。偏偏孫女又很親他,每次見面都會親昵地纏著他,每當此時,那不爭氣的小弟弟就會昂然抬頭。為了不讓兒媳和孫女看出身體的變化,他只有儘量少與她們相處,免得到時尷尬。

每次與兒媳和孫女見面,他都要難受好久,有時不得不到歌廳或者桑拿中心找個小姐瀉火。因此,他不敢與兒媳、孫女久處,更不敢與她們生活在一起,擔心萬一自己控制不住,做出有違倫常的事來。但是,他每個週末還是會去看兒媳和孫女,看看有什麼需要,只是每次不管兒媳怎麼勸,都不在那裡吃飯,每次最多半個小時,便找藉口匆匆離開。

這天,他從兒媳家出來,經過一片小樹林時,無意中發現一個小男生領著一個年歲與孫女相當的小姑娘神情緊張地向裡邊走去。小姑娘清秀漂亮,身材苗頭,給人感覺文靜乖巧,她和小男生去裡面幹什麼?這個地方偏僻,平時很少有人來,他忍不住好奇地跟了上去。

兩人沒想到被人跟蹤,來到樹林深處,掃視一下四周,便摟在一起親吻起來。

老李大為驚異,此前只聽說現在的小孩成熟早,沒想到兩個看上去才十四五歲的孩子就懂得這些了。看到眼前這個稚嫩的小姑娘,他不由想到孫女,不知是不是也這麼早熟?他真不希望招人喜愛的孫女這麼小就讓人禍害,為了瞭解現在孩子到底早熟到什麼程度,沒有出聲制止,而是悄悄上前,直到可以聽清兩人說話才停下,並拿出手機拍攝起來。

兩人在一起似乎不久,親吻動作生澀,沒有熱戀中的男女那麼嫺熟、熱烈。

兩人只親了片刻,男孩便鬆開了女孩的嘴,說讓我看看你的乳房。女孩有些羞怯,先四周張望一下,才慢慢拉著T恤下襬往上拉。此時正值小陽春,天氣暖和,女孩上身只有一件長袖T恤,她將衣身拉到腋下,沒有脫下,接著將保守的胸罩推倒乳房上,手抓著衣服和胸罩,微挺酥胸,讓白淨、嬌嫩的乳房袒露在男孩面前。

雖然女孩身高像大姑娘了,但是乳房不大,似乎剛開始發育,猶如兩個煎蛋貼在胸前,上面嵌有一顆小紅豆。男孩說你的怎麼這麼小,女孩似乎也知道自己的不大,有些自卑,垂下目光小聲說不知道,男孩可能怕女孩不高興,解釋說可能是以前很少摸,以後天天幫她摸,就會很快大起來,說完摟住女孩,低頭親吻胸前那對小乳鴿。

乳房被親吻,女孩有些受不了,顫聲說有癢,但是沒有推開男孩。dfjstory.com男孩親吻一會,便鬆開嘴要女孩把褲子脫了。女孩有些緊張,四周看一下,才慢慢脫下了外褲,鋪在草地上,然後再脫下小內褲,坐在外褲上躺下。女孩下麵粉嫩白皙,只有恥丘上有少許剛長出來的淺淺絨毛,陰部像新蒸饅頭高高隆起,一條裂縫從中間將其分為兩半。男孩急忙蹲下,分開女孩雙腿,讓下面神秘之處顯現出來。

女孩下面嬌嫩殷紅,十分乾淨,由於角度的關係,老李無法看到裡面的情形。

當男孩低頭親吻陰部時,女孩不斷地顫聲說癢,但是沒有阻止。男孩親吻了一分鐘左右,站起身來一邊說你也幫我親親,一邊急忙將內褲連同外褲一起退下,露出直直的小陰莖。陰莖尚未長成,龜頭還未露出,大小與老李大拇指差不多,比大拇指稍長,根部才長出少許顏色不深的絨毛。

女孩坐起身,看了看男孩的陰莖,說你的也不大,接著又說那個頭怎麼沒出來,男孩沒有覺得不好意思,說我現在未成年,自然沒有大人的大,以後長大了,龜頭肯定會出來。

女孩似乎認可這個道理,沒有再說什麼,伸出小手,握住小雞雞,先用舌頭在前端舔了一下,接著含住陰莖吞吐起來。男孩低頭看著女孩幫自己口交,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嘴裡不停地說著舒服。

一旁拿著手機拍攝的老李,自看到女孩幼嫩的小乳房和嬌柔的身子,心神便開始悸動,下面的小弟弟不自覺地漸漸抬頭,當粉嫩的陰部落入眼中時,心跳遽然加速,很想上前取而代之,將脹得有如鐵棒的小弟弟插進女孩身體中,嘗嘗幼嫩少女的滋味,此刻見女孩幫男孩口交,一個齷蹉的念頭頓時在他腦海出現。既然這個女孩情竇已開,願意和男孩嘗試男女之事,要得到她應該也不難,於是他一邊繼續拍攝一邊思忖對策。

大約過了兩分鐘,男孩從女孩嘴中抽出充分勃起的小陰莖,說好了,並讓女孩躺下。女孩依言乖巧地躺下,男孩再次蹲下分開女孩雙腿,讓女孩用力扳著,將陰部凸線出來。男孩跪在地上,手握陰莖試了試,發現構不著,俯下身子去,一手撐地,一手握著小弟弟往女孩陰部插去。由於眼睛無法觀看,插了幾次才找到地方,男孩的陰莖剛進入一小節,女孩便說脹,男孩安慰說,書上說了,女人第一次不但脹,而且還會痛,但是進去後就會好了,會很舒服。

老李聽到小女孩還是第一次,某根神經頓時被撥動,連忙現出身子,喝道:「你們在幹什麼?」

正準備繼續深入的男孩,聞聲轉頭,見到不遠處的老李,魂飛魄散。見老李大步走過來,男孩驚醒過來,急忙站起身子,提起只退到腳背上的褲子,也不管地上的女孩,倉惶跑了。

女孩可能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懵了,老李走到近前時,仍躺在地上未起來,見老李看著自己,臉色慘白,呆呆地看著老李,大張的雙腿也沒有併攏。

「你是哪個學校的?」老李表情嚴肅看著身子發抖女孩,目不斜視。其實在此之前,他已將女孩裸露在外的身子仔細審視了一遍。女孩除了胸部比較小,以他方面均不輸于他孫女,兩腿筆直修長,光潔圓潤,再過幾年絕對是令男人們神魂顛倒的長腿女神。

「我——我——」這樣的羞事被大人看到,如果傳到學校或者被家裡知道,那怎麼得了,女孩急得快哭出來了。

「快起來,穿好衣服褲子。」見到女孩那悔恨交加的表情,老李臉色稍霽,聲音也溫和了一些。

女孩急忙起身,拾起地上的褲子,顧不得羞澀,在老李的注視下匆匆穿好,羞紅著臉,低頭站在他面前。

「你們這麼小就學著做大人的事,被學校老師或者你家裡的人知道了,怎麼辦?」

「我——我——伯伯,你別告訴學校老師好不好?」女孩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帶著哭聲地哀求著。

「讓伯伯不告訴學校可以,但是你必須聽伯伯的話,把一切老老實實告訴伯伯。」

女孩聽說老李答應不告訴學校老師,小腦袋像雞啄米一樣連連點頭。

「現在你跟我走,一邊走一邊說。」老李說完邁步向樹林外走去。

回到住處附近時,老李已從女孩斷續的述說中知道了想知道的一切。

女孩和男孩是他孫女那個學校初三的學生。女孩叫童嬌,上半年才滿十五歲,父親是國企幹部,八歲那年父母離了婚,母親和別人合夥開了一家美容院,平時沒有多少時間管她,只是不允許她晚上出門。男孩叫吳勇,年歲比女孩稍大,已滿十五歲,是女孩同班同學,父親在政府上班,母親在醫院上班。男孩很喜歡女孩,女孩對男孩也有好感,兩人母親關係好,慢慢地兩人私下成了朋友,但也僅限於牽牽手。今天星期六,男孩邀女孩去他家玩,開始兩人一起看電視選秀節目,節目看完後,男孩邀她一起上網看節目,誰知播放的是成人片,女孩一看畫面羞得滿臉通紅,不敢看,在男孩的反復勸說下,才好奇地偷偷觀看,誰知慢慢地被影片中的情景吸引了,對男孩隔著衣服撫摸自己身體也不反感了,相反有些興奮,影片還沒看完,已眉目含羞,粉臉通紅。這時男孩提出試試,她心裡對男女歡愛之事也很好奇,但是又有些不敢,後在男孩的一再勸說下,同意試試。誰知他們剛準備開始,男孩母親提前回來了,兩人只有從家裡出來。他們尚未成年,沒有身份證,無法去旅館開房間,最後男孩想到了這個曾經來過的小樹林,知道這裡偏僻,平時很少有人來,誰知還是被老李發現了。兩人今天是第一次親熱,親吻、口交的動作是從影片中學來的。

老李沒發話,女孩只有緊張地默默跟著他回家。

進屋後,老李關上門,轉身對女孩說:「小嬌,你喝不喝飲料?」

儘管老李和顏悅色,但童嬌神色仍很忐忑,因為從樹林出來到現在,老李只是詢問,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不知接下來會是怎麼雷霆般的批評。

老弟見童嬌放不開,拉著她在沙發上坐下,一隻手搭在肩上,柔聲說:「你不要緊張,你年紀和我孫女差不多,叫我爺爺吧。爺爺前面答應了你,只要你乖巧聽話,爺爺就不將今天的事告訴學校老師。」

老李這麼一說,童嬌平靜不少,神情也沒那麼緊張了。

「哪個少年不鍾情?哪個少女不懷春?其實你們今天的事,爺爺也能夠理解。」

童嬌沒想到老李不但沒有批評,反而表示理解,不由詫異地看著他,見對方含笑地看著自己,不由臉色微紅,羞澀地避開目光。

「你們這樣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看了成人片,想試試性愛的滋味,很正常。」

童嬌聞言又詫異地看了老李一眼,只聽老李頓了頓,接著又說:「只是你找錯了地方,找錯了物件。」

童嬌沒明白老李的意思,又詫異地看著他。

「小嬌——」老李將手移到童嬌肩膀上,往懷裡帶了帶,讓她靠著自己,接著說:「你想試試做愛的滋味,也要找個經驗豐富的人,這樣才能嘗到性愛的真正滋味。你找個什麼都不懂的小毛孩,只會浪費你的第一次。特別是像你同學這種一見有人來就拋下你不管,匆匆逃跑的人,根本不值得把第一次給他。如果今天來的不是爺爺,是壞人,那你就完了。你不但會失去第一次,而且還嘗得不到性愛的快樂,他絕對不會憐香惜玉,只會讓你痛苦不堪,甚至可能威脅你幫他賺錢。你知道幫他賺錢是幹什麼不?是去當小姐賣淫。」

老李話音未落,童嬌已身體微抖、臉色發白。老李說的這些她聽說過,只是覺得離自己很遠,沒放在心上,現在自己面對,才真正感覺到可怕,不由背脊發涼,不寒而慄。今天來的幸好是爺爺,如果來的是壞人,那自己就完了。一念至此,對那個倉皇逃逸的同學怨恨大生,是他一定要試試,自己才出來,誰知一有危險他就不管自己、匆匆跑了。

老李一直觀察著童嬌臉上神色的變化,見對方嘴唇輕咬、臉上帶著淡淡的哀怨,知道效果已經達到,溫聲說:「小嬌,你看著爺爺,老實回答爺爺一句話。」

童嬌不知老李要說什麼,此刻已把他當做可以信懶、可以依靠的人,聞言微仰帶有幾分羞澀的粉臉,看著對方。

「你是不是真的想試試性愛的滋味?」

童嬌聞言粉臉通紅,避開老李目光,連連搖頭。

「小嬌,剛才你在路上還承認想試試,所以才和他去樹林,現在又搖頭,說明你不老實,要不你前面說的是假話,要不現在說的是假話。」

童嬌手捏著衣角,抿著小嘴,神態窘迫,模樣既可愛,又令人憐憫。

老李將童嬌的臉輕輕扭過來,又說:「你看著爺爺,老老實實回答,這樣爺爺才會相信你,才不會將今天的事告訴學校老師。如果你不誠實,不相信爺爺,那爺爺就只有告訴學校老師了。如果今天的事讓學校老師知道,後果你應該清楚。」

童嬌自然清楚老師知道的後果,看著老李沒有笑容的臉,忐忑地小聲說:「看了那個後當時有點想。」

「這才是好孩子。剛才爺爺說了,你現在是情竇初開的懷春少女,看了那樣的片子,想試試很正常,如果不想試試,說明你不正常。古時候,很多人在你這個年紀都結婚了,有的甚至當媽媽了。」

老李見童嬌滿臉羞紅,垂著目光,將手移到她腰上,又說:「既然你想試試,那爺爺今天就滿足你的好奇心,讓你嘗嘗性愛的滋味,做女人的樂趣。」

童嬌驚異地看著老李,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老李將童嬌抱到大腿上坐下,平靜地看著她,說:「你不要這麼看著爺爺,爺爺是不希望你稀裡糊塗地失去第一次,不希望你把第一次給像今天那個同學那樣一有危險就只顧自己、不保護你的人,甚至壞人。爺爺希望你第一次留下美好回憶,所以才幫你。如果你成了爺爺的女人,那以後就是爺爺的小寶貝,爺爺會保護你,今天的事也不會告訴學校老師。再說,再說爺爺一個人住,你和爺爺在這裡做愛,很安全,只要你不說,爺爺不說,任何人都不會知道。」

老李見童嬌滿臉詫異,不知所措,頓了頓,又說:「你好好想一想,爺爺不勉強你,如果你同意,就吻爺爺一下。」說完迷上眼睛,似乎等待對方親吻。

童嬌滿臉緋紅,嬌羞難勝,抿著嘴思考片刻後,才說:「爺爺,今天的事你真的不告訴學校老師?」

「爺爺說話算數,你成了爺爺的女人,爺爺怎麼會害你?要不我們拉鉤?」

童嬌點點頭,手挽住老李的脖子,在嘴上吻了一下。

「你是個聰明乖巧的孩子,爺爺沒看錯,很喜歡。」老李在童嬌吹彈欲破的粉臉上吻了一下,接著說:「既然你願意,那我們去房間吧。」說完便抱起體重不足七十斤的童嬌向房間走去。

來到房間,老李將童嬌放下,說:「你先去衛生間清洗一下,等會爺爺要好好親親你。」

計畫成功,老李走出房間,得意地笑了。這些年,他雖然經歷了不少女人,其中也有剛成年的女人,但是十八歲以下的未成年少女未品嘗過,何況還是稚嫩的小處女,不知道味道與成年女人有什麼不同?今天天賜良機,一定要好好嘗嘗,如果能培養成小情人,那最好不過,以後自己憋得難受時,就不用去桑拿房或歌廳找小姐了。

當老李拿著筆記本電腦來到臥室時,童嬌還在衛生間清洗沒有出來,直到將筆記本的攝像功能打開並調整好,童嬌才嬌羞地從衛生間出來。他之所以拿筆記本過來,是想把破處過程錄下來,以後欣賞。

此刻童嬌的外衣已脫掉,但是身上仍穿著小內褲,戴著胸罩。

看此情形,老李知道女孩是第一次單獨與男人相處,笑了笑,說:「把身上衣服都脫了。以後洗完澡,不要再穿衣服,圍個浴巾就行了。我去洗一下就來。」說完進了衛生間。

老李匆匆沖了一下,圍著浴巾衛生間出來,見童嬌已脫下胸罩和小內褲,不自然地坐在床上,笑了笑,上床將她輕輕地摟入懷裡,說:「既然你想試試做愛的滋味,就不要害羞,做愛本來是很開心、很愉快的事,只要是正常男女遲早都會經歷,也想經歷。你是第一次,如果緊張,就感覺不到做愛的美妙滋味了。如果你不緊張,等會你就會覺得很舒服。」

童嬌點點頭,像乖巧的小情人溫順地依在老李懷中。

「小嬌,既然你願意把第一次獻給爺爺,那爺爺也要讓你開心,讓爺爺先親親你。」老李一邊說,一邊將童嬌的臉抬起來,吻住她的小嘴。

童嬌此前雖與吳勇親吻過,但是吻技不敢恭維,只知道嘴對嘴,不知道嘴要張開,舌頭要參與。老李只有鬆開嘴進行培訓:「接吻時,你的嘴要張開,還要將舌頭伸出來,當對方的舌頭伸到你嘴裡時,要用舌頭去攪動,有時要吮吸。」

見童嬌微微點頭,老李這才又吻住了她的小嘴。為了讓老李高興,童嬌開始用心按他說的實踐,當他的舌頭伸到口中時,會用舌頭去抵擋、攪動,後來也試探著將舌頭伸入他口中,讓他吮吸。

老李見童嬌已掌握接吻的基本要領,鬆開嘴,稱讚說:「小嬌,你很聰明,學得很快,再有幾次就能掌握,到時你就知道,為什麼男女在一起喜歡親嘴。」

頓了頓,接著又說:「現在讓爺爺來親親你這對小乳鴿,你同學不是說你的乳房小?爺爺給你好好親親,多親幾次就會很快變大。」說完將她放倒在床上。

童嬌身體柔美、肌膚滑潤,方才抱在懷中,老李感覺特別舒爽,下體不自覺的一個勁地充血膨脹。此刻玉體橫陳,更讓他心神激蕩,恨不得馬上將堅硬如鐵地小弟弟插入嬌嫩的胴體內,盡情馳騁。但是,他清楚眼前是個未經人道的幼嫩少女,如果操之過急,第一次就讓她恐懼,在心中留下陰影,就很難長期擁有,即使勉強在一起,也不會有什麼樂趣,必須克制衝動,才可能有長久的性福。他移動一下身子,親吻白淨的酥胸。

童嬌的乳房剛開始隆起,輪廓不很分明,乳頭周邊才比較突兀,不堪一握,但手感很好,柔軟中充滿彈性,老李愛不釋手地輕揉著,感受它的嬌嫩和膩滑。

「爺爺——」當老李用舌頭舔弄嬌嫩的乳頭時,童嬌顫聲輕呼。

「怎麼啦?」

「癢。」

「小嬌,就是要癢才有效果。」老李說完低頭繼續親吻椒乳。當他含住乳房吮吸時,童嬌的小手握得緊緊的,身子微微顫抖,但是沒有出聲。直到對方雙腿開始不安地扭動,他才松乳房,往下親吻。

童嬌肌膚滑潤如脂,撫摸著特別舒服,親吻起來更不用說。老李認真地一寸一寸往下親吻,直到陰阜上才停下來。

陰阜微微隆起,似是掩飾下面的桃源仙境,上面有少許淺淺的絨毛,整齊乾淨,滑如絲緞,一條裂縫從陰阜上部深深陷入微張的兩腿間,從而使陰阜顯得粉嫩豐滿,充分誘惑。

老李起身份開童嬌雙腿,將身子移到兩腿間,開始欣賞期待已久的未成年少女的妙處。陰戶兩側沒有絨毛,光潔乾淨,儘管雙腿被打開,但是豐滿的外陰仍在極力掩蓋著桃源妙處,無法一窺全貌。他將雙腿抬起張開至極大,陰戶全景這才顯露無遺。這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陰戶,兩片不大的陰唇規整如畫,分開外陰,裡面粉紅鮮嫩,雨露晶瑩,清新欲滴。陰道口很小,宛若童瞳,幾乎容不下小孩的手指,他有些懷疑是否能夠容納自己粗大的雞巴。同時驚異地發現,陰道口此刻有少許稠稠的半透明乳白色液體,他閱女無數,知道這是女人身體興奮起來有了性的渴望的標誌,顯然對方已作好接納準備。

即便如此,老李並沒有馬上佔有對方,儘管此刻下面已賁脹欲爆。他現在想的不再是簡單地得到對方第一次,而是想讓對方自願地成為自己長期的性伴侶。

要達到這個目的,第一次必須讓對方充分興奮,十分渴望,最後達到極樂的頂峰,嘗到性愛的美妙滋味,領略欲仙欲死的境界。只有這樣,對方才可能對性愛產生興趣,才可能迷戀自己,任自己予取予奪。因此,他強抑心中衝動,準備進一步刺激。

他扮開陰道口,想看看裡面那道膜剛才是否被男孩衝破,誰知那道膜隱藏很深,陰道口擴大到可以容納一個小手指了,仍只能見到一點點,無法一窺全貌。

本想將陰道口再擴帶一點,但童嬌已出聲表示不適,他只有放棄,不想現在就讓對方感覺不舒服。不過,通過這一點點他知道膜仍完好,中間那個綠豆大的小孔四周圓整,沒有破裂。

「爺爺——」老李低頭伸出舌頭剛在陰道口附近一舔,童嬌身子一顫,又顫聲叫喚。

「怎麼啦?」

「好癢。」

「小嬌,就是要癢等會你才舒服,你看的片子上那些男女也都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