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華麗的復仇

而就在我為小茹開苞的同時,小宜、小婷這一對亦同時展開了動作。

男孩子頭的小宜,將小婷輕壓在地上,已張開小嘴輕吸啜著小婷的乳房,尤其是上面那粉嫩的尖端,就更成為了小宜集中攻擊的目標,水漬班班的滿佈著小宜的唾液,顯示出這兩點充分惹得小婷的憐愛。

小宜突如其來的輕輕一咬,令小婷發出了觸電般的呻吟,那實在是美妙之極的聲音。在一旁聽到這一下的我亦不由得抓緊小茹的乳房,將肉棒深深刺突入她的體內。

像是要比拚似的,小茹與小婷輪番發出著浪叫聲,不過慢慢地,兩女亦明白到,不能只採取予取予求的下風,於是小茹開始緊夾著自己的蜜穴,套弄著我的肉棒;而另一方面,小婷的手,亦已落在小宜的蜜穴之上。

果然是女性比較瞭解女性,小婷的手,毫無困難的分開了小宜的花唇,指掌一下子已找到那最敏感的一點,展開了連串的反擊……

受到突如其來的襲擊,小宜一下子回不過氣,被小婷連下數城似的弄得嬌喘連連,不要說反擊,就連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狂洩著蜜液,沾滿了小婷的指間。

而我這一邊也不比她們遜色…

處女的陰道就是不一樣…緊…加上小茹更主動的將裡面夾緊,令膣壁裡的肉紋一層層一層層的圈上來套弄吸啜著我的肉棒,那種細緻的蠕動,如果不是我已累積了數次的經驗,恐怕已馬上洩了出來…

不過小茹的對手是我,那實在是她的不幸。

我輕輕調教著小茹的坐姿,改變著肉棒進入的角度,直到小茹『呀..』的一聲嬌呼..

是這裡了!

就是這個角度,令我的肉棒在進入之際,能充分磨擦小茹肉壁內的敏感帶,然後直頂花芯,再在抽出的同時,再一次猛烈的磨擦,令小茹在我的進進出出間得到最高的快感。

被命中要害的小茹,死命的攬著我的頸背,發出無意義的呻吟,少女的淫蜜沿著我的身體流滿了一地,沾濕了後樓梯的地板。

『好脹…不要…不要停…,小茹…不行了…要昇天…頂到了…』

我邪邪的一笑,反而加深了抽送的力度:

「是嗎?小淫娃,哥哥的肉棒頂到妳的哪兒?」

小茹已陷半失神狀態,迷糊道:

『子宮…,哥哥的…大肉棒頂到…小茹的子宮了,將小茹操得…變成小淫娃』

相對於我們這一邊,小宜、小婷的戰情亦相當激烈,佔盡上風的小婷來了一下反客為主,將小宜反壓身下,然後以69的姿勢,唇舌不停攻擊著小宜的性感帶…

不過這姿勢同時卻為小宜提供了反擊的機會,因為隨著這姿勢,小婷的要害,亦正好暴露在小宜的面前,機不可失的小宜亦馬上狂舔著小婷的蜜穴,施出同歸於盡式的反擊。

激烈的同性戀床戲在雙方同時間攀上高潮告終,二人的臉上都沾滿了對方的淫蜜,無力的躺臥地上。

而我這方面,亦到了最關鍵的時刻,隨著小茹的一聲嬌吟,我火熱的肉棒同時噴出了大量白濁的精漿,將小茹幼嫩的宮房,以洪水式將其淹沒……

我離開了小茹的體內,以抱小女孩小便的方式將她抱起,由於我射出的量太多,多得小茹的身體無法完全盛載,精液滴滴答答的不斷自她的蜜壺間溢出,滴落在地上兩女的臉上。

我將小茹放在小婷的身上,是時候輪到她二人親熱了,而我的目標…,當然就是地上的小宜。

我將肉棒放在小宜的鴿乳間套弄,不消一會,已馬上重振雄風。而由於小宜已濕得非常徹底,所以我也用不著什麼前戲,只將陰莖對準了她的蜜穴,直接的一桿入洞。

很意外的,頗為男孩子頭的小宜,竟原來早已經不是處女,她才只不過十六歲,倒真是道德淪亡。

而且我才一進入,她的肉壁已馬上作出了反應,不單又會夾,又會吞;而且套弄起來那舒服的感覺,足以令我相信她的性經驗絕對不少。

媽的!原來是爛梨一個。

越想越氣的我當然不會再憐香惜玉,馬上將小宜的身體當作了肉便壺,只是單純的在她身體內發洩著我數不盡的精力,直把小宜插得嬌喘連連。

不過似乎我越粗暴,小宜就越喜歡…

越著我的肉棒越插越猛,相對地小宜的肉壺就越夾越緊,不比小茹遜色的,大量淫蜜洩滿了一地,而就在小宜的情慾達到最高峰之際,我同時將大量的精液灌滿了她的子宮……

我將被操得仿如死魚的小宜放到小茹的身旁,一把抓著小婷的秀髮,將她直扯到我的身旁,道:

「現在只剩下妳了,妳不會以為妳能倖免於難吧…」

我將小婷的頭壓下,熟練的將半軟的陰莖送進她的嘴內,隨著小婷濕潤溫熱的吸啜,我的肉莖慢慢回復了應有的知覺…

也不知是小婷的舌技高明,還是信息蒙令我的身體生出了變化,先是惠盈,之後是小茹、還有小宜…雖然我已連御三女,但是我卻仍能在短時間回過氣來。

「輪到妳了…」

隨著肉棒的狎入,小婷發出破瓜的悲嗚……

真是令我回味無窮,年輕就是不一樣,小茹、小宜、小婷,三人都各具特色,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們被我幹了一砲之後,都已經如死魚般疲憊不堪,令我喪失了來一場轟烈4P的機會,不過我相信,機會始終多的是……

而且在一日間先後干了四個美人兒的我其實亦相當疲倦,所以在一回到家中已自自然然的倒頭便睡……

不過到了第二朝一早,我的肉棒卻已經完全回復了作戰狀態,倒真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不過,我當然是喜出望外。

結果…早餐,我吃了住在我樓下那單位的女學生;或許我自己也不知道,心魔已在慢慢的形成。

一回到學校,整整一個早上忙了個天昏地暗,足足做到午餐時間才能稍作休息,只不過……

正當我坐在飯堂準備享用午餐之際,對面的座位已被無聲的拉開,惠盈已神色不安的坐到我對面,揚聲道:

『張百聖,你是不是只全心玩弄我,打算幹過便算…』

聲音雖然不響亮,但卻足以令飯堂內的人聽得一清二楚。一瞬間,飯堂靜得鴉雀無聲;片刻間,傳來了各式各樣表示訝異的聲音,顯然沒有人相信,我跟惠盈,竟然搭上了……

錯,我真想告訴他們,不是搭上了,而是幹上了。不過我當然不會這樣做,我優雅地放下刀叉,然後平靜地對惠盈說:

「我們的事,稍後再談…」

同時向她暗示這裡可是大庭廣眾。

惠盈至此才意識到自己的聲浪過高,紅著臉的急急腳離開。而無數愕然的目光已由四方八面的向我射來,因為我跟惠盈之間竟會有『我們』的事,肯定大出眾人意料之外。

而最令我喜出望外的……是無數的女同學,已在默默觀察,我到底憑什麼,得到系美人惠盈的垂青。而校中某些著名的豪放女,甚至認為我憑藉什麼過人之長,才能在床上以強暴的方式征服惠盈,所以紛紛明或暗示,想跟我來次一夜情緣,如果我真是金槍不倒,大家不況作個砲友。

不過相對地,我泡了不少人的夢中情人,『癩蛤蟆食天鵝肉』這類傷害性的說話,理所當然的同樣聽得不少。

不過沒關係,反而我更加想知道,當他們知道我將校內眾多系花都一一弄上床時,將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所以,我決定今日,選個別系的系花來上。

相信大家都知道,大學裡起碼有三、四十個學系,每系一個系花,即是代表有三、四十個系花,那數量絕對不少。

而上那個?如何上?就成了我如今苦惱的課題。

雖然我未有目標,但是有個地方,我卻不妨先去,那就是校內的圖書館,亦是眾多充滿知性美的美女喜歡聚居的地方,我相信定能在那裡找到我的獵物。

我的預感果然沒錯,前一刻我仍在苦惱上那一個,如今答案已出現在我的面前。

眼前一名典雅的美女,正靜靜地坐在圖書館的一角,翻看著手上厚厚的書籍。

對於她……我卻並不陌生。

她是外文系的系花…全君怡。老實說,恐怕校內沒有人會不認識她。既身為系花,貌美自然是理所當然,而她最惹人注目的一點…就是她的相貌,竟有七、八分相似同是姓全的韓國女星…全知賢。而由於正值韓風大熱,所以『小賢』、『知賢』等,理所當然就成了她的外號。

不過,以往我卻從沒有想過追求她;老實說,憑她的美貌條件,單是學校裡拜倒她石榴裙下者,沒一千也有幾百,這數字還未計校外的狂風浪蝶們。

而她的反應當然是吊高來賣,真是典型的勢利女人。據聞現正有幾個集團的少東,咬著銀匙出世的貴公子,正對她展開了熱烈的追求,所以她系大樓門外的停車場,每日都泊上了不同品牌的名車。

之前我還想不起她,不過如今她落入我的眼內,如此勢利女子,我當然是要姦之而後快。而既然有了目標,那接下來自然就是思考姦淫的場地?

而又有哪裡…?比得上在圖書館內干砲來得刺激…?

在淫笑中,我靜靜由身後接近君怡,一看清楚四周沒有人看到我們,已稍稍的放出信息蒙,然後等待著君怡的反應。

看到君怡面紅耳熱的放下手上的書本,我已知她逃不出我的掌心,於是我雙手自她的腋下穿出,按落在她的雙乳之上,盡情的揉弄著,同時半拉半抱的將她由椅子上拉起。

君怡才一轉過頭,仍來不及說話,豐滿的紅唇已馬上被我吻合。四目相對間我看到君怡的眼內充滿了情慾,於是在唇舌相交間我們同時移動著位置,來到了圖書館內深入的一角。

這裡是放古典外語文學的地方,老實說,除了圖書館理員,沒有人會踏足這裡,自然亦沒有人會妨礙我的好事。

我發覺自己的肉棒已漲得非常難受,所以一將君怡拖入巷內已急不及待的對她上下其手,扯脫她身上的障礙物,而嬌軀半軟的她玉手正按著我的肩膀,苦苦支撐著身體,忍受著我的連翻進犯。

一揭起君怡的迷你裙,我已發覺到她的內褲早已濕得一塌糊塗,我毫不客氣的扯下了她的內褲,充當紀念品的放進袋內,同時拉開自己的褲鏈,掏出早已準備就緒的肉棒,急不及待的就要提鞍上馬。

察覺到我的意圖,君怡終於作出了反抗,嬌喘道:

『不要在這裡,你會令人家叫得很厲害…』

不過這話恐怕是火上加油。

也不理君怡的反對,我將她推向牆邊,以犬交的姿勢將她按著,鋼般的肉棒已抵著君怡的蜜唇,粗大的龜頭迫開了兩邊花瓣,將粗大的肉棒直捅進君怡的體內。

在進入的瞬間,強大的刺激令君怡硬直了嬌軀,死命的咬著下唇,唯恐漏了半絲呻吟聲。

不過,片刻間,充份瞭解到情況的她亦開始扭動著腰肢,配合我的抽送而擠取更多的快感。尤其是當我一插入之際,我已察覺到君怡早已不是處女,甚至經驗可能比少玲更多。

「真想不到妳表面清純,原來內裡卻是淫娃一個。」

我邊作出抽送邊笑道,同時手放開了她的腰肢,悄悄解開了君怡上衣的鈕釦子,改為抓著她那一雙隨著我抽送而搖擺的乳房。

「告訴我,曾經有多少個男人騎過妳……?」

我故意用最低賤的口吻羞辱君怡,但是她卻偏偏對此生出了反應,蜜穴沒來由的一下子夾緊了我的肉棒,在死命的吸啜著。

『七個…,不…,加上…你是…第八…個…,到了…頂到了……人家…要洩了…』

短暫的高潮過後,君怡總算略鬆一口氣;不過她實在是太少看我了,相比起她以往那班貴介公子哥兒,我實在是能幹得到了。

我將君怡的嬌軀壓在牆上,以直立式繼續對她展開姦淫;君怡仍來不及反抗,香唇已被我先一步封起,無奈下只得抬起一條玉腿,勾著我的腰肢,任由我在她嬌嫩的肉體中進出。

唇分…

君怡嬌媚的呻吟在耳邊響起,在我的連翻猛干下,她已經忘記了自己正處身圖書館之內,只隨著我的抽插,發出一波波甜美的喘息;同時媚態畢露的,吻舔著我的耳背頸項,又或輕噬我的耳珠,諸般技巧令我暗暗銷魂。

暮地,我感覺到君怡的陰道再次傳來另一波的收縮,於是低下頭,貼近她的耳邊道:

「要洩了嗎…?那我可要射進去了…」

君怡已被我幹得花枝亂顫,嬌喘著勉強回答:

『射…進去…吧,人家…有避孕……』

說才說完,她已再一次的被我送上了高峰。

而隨著她那高潮的痙攣,我將肉棒深深送進她的體內,同時放出白濁的生命精華,灌注進君怡那飢渴的子宮,讓她體會到,什麼是被注滿的快感。

完事後,嬌倦無力的君怡靠著我整理著凌亂的衣服,然後拖著我一同離開了圖書館。那一晚,我倆誰都沒有回家,就在附近的情侶酒店,過了一個赤裸激情的火熱晚上。

第二天的一早,一覺醒來,君怡已先我一步離開了酒店,我只好獨個兒梳洗,做著回校的準備。

只是想不到,才一踏足校門,我的一眾豬朋狗友已在恭迎我,同時高呼『偶像』。

我開始感到事情的不對勁,因為顯然除了他們,校內所見的其他人,不論我識與不識,都以一種似笑非笑的目光望向我,顯然有些什麼事在我的身上發生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怪怪的?」

我問了問旁邊的狗友們,不過他們都只是笑笑不願作答。

不過我馬上已知道了原因,我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報告版上,平日冷清清的地方此際卻變得人頭湧湧。

我不由得感覺到事件跟我的相連性,於是也不怕人多,硬是鑽進人叢裡觀看。誰知一看之下,我已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只見學生報告版上貼了幾幅照片,上面大字標題的寫著:『系花被泡上情侶酒店』,再看下面的幾張照片,那雖然是用行動電話拍出來的貨式,但是單看女主角的側面,恐怕只要不是瞎子,都一定會認出女主角正是校內最著名的系花…君怡小姐;至於另一邊的男主角,那當然就是……我!

一夜之間,我成了校內的風頭人物,那感覺對我而言卻絕不好受,尤其是君怡會有什麼反應,絕對令我暗暗擔憂。

不過似乎我的擔憂是過慮了,君怡面對眾人的反應,明顯的比我來得老練,一句:『那是合成照』,已將四方八面的攻勢一一擋回,同時美目有意無意的飄向我,暗送著眼色叫我配合。

照片裡的風波總算被我們架了過來,不過事情卻並非就此完結,因為當君怡步過我身邊之際,竟靜俏俏的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她的行動電話號碼,看來是我昨晚的表現,令她不由得回味無窮。

不過『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實在是中國人的至理名言。

在午飯的時候,麻煩已悄悄的找上門來。

校內的一眾公子哥兒黨,竟故作友好的,走來跟我同檯食飯,而且更是在校內飯堂這種『平民餐廳』,想想已較人覺得不可思議。

席間他們更有意無意的探聽著昨夜的事情,明顯的不安好心。可憐我為了應付他們的『盤問』,幾乎連飯也吃不下,無奈下只好匆匆地喝下飲料,落荒而逃。誰知最後看到的,竟是他們一眾奸狡的目光,似為著某種不詭的企圖而暗喜。

為了消化吃得不多的午餐,我選擇了在校內散步這方法,誰知只行了十分鐘,我已感到一陣陣的不自然,同時驚覺到他們那詭異目光的真正原因。

原來他們一直在跟在我說話,目的就是要在我的飲品中加料害我。而由於我午飯吃得不多,藥力的發作速度亦因此而來得更快。

我只感到渾身一陣潮熱,下體更沒來由的一陣硬漲,顯然他們給我下的,是『偉哥』那一類型的催情藥。

我開始感到事態的不妙,同時儘量往人煙僻靜處走,用僅餘的理智壓著不斷攀升的慾望,免得慾火失控而令信息蒙出現暴走的情況。

我需要一個洩慾的對象…!

雖然心知如此,但一時三刻,那找得了好對象,最怕是半路遇上一些面容扭曲的豬排,那我實在是英名盡喪。

『先生,你沒事吧?你的樣子看來很不妥。』

本來以為來到學院的天台,終於能鬆一口氣,只待用十指打出慾火,又再是一個有為青年;只可惜,特如其來的呼叫聲,粉碎了我的美夢。

在我心叫不妙的同時,來者更輕輕扶著我的手臂,年輕女體的接觸,令我再不能強忍慾火,只希望我的對手,不會是奇醜如豬的人間異獸。

我轉個頭望向扶著我的少女,同時信息蒙毫無保留的全力出擊。我們二人同時一呆,少女的一呆當然是因為吃了我這一記十成力的信息蒙,在短暫的痂呆下她更渾身一軟的倒入我的懷內。

而我的一呆卻是因為我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扶著我的少女叫曾美鳳,是音樂系的系花,雖然她的五官不屬於特別出眾的美人兒,身材方面亦不是特別出色,但是整體評分而言也有八十幾的高分數,再加上那身藝術家獨有的氣質,令她能毫無疑問的在系花之林佔一席位,竟給我在這要命的一刻遇上,肯定是我上輩子燒了枝好香。

如此美女不上肯定是對不住自己,尤其是在這慾火焚身的一刻。

不過我的身體卻明顯比我的意識先一步作出反應,我的雙手早已在解著美鳳的衣衫,正正式式的為其寬衣解帶。

在探手美鳳的裙下之際,我才察覺到,原來美鳳在信息蒙的全力衝擊下,竟已身不由己的洩了出來,難怪剛才她會軟倒在我的身上。

「音樂系的系花,那妳一定懂吹蕭了…?」

我不理美鳳的神智是否清醒,馬上扯出了自己鋼化的肉棒,遞到了美鳳的手中,顯示要享受她的唇舌服務。

在信息蒙的覆蓋下,美鳳已陷入一陣半催眠的狀態,二話不說的伸出了青蔥十指,輕輕的按在我的肉棒之上。

柔若無骨的小指輕輕滑動,然後是忽輕忽重的按落在我的肉棒上,我幾乎要發出呻吟,以抒發那無比暢快的快感。

正當我以為那快感已無以復加之際,美鳳終於都出口相助,只見她張開了櫻桃小嘴,輕輕的吸著我那如雞蛋般腫脹的龜頭。

可能是由於音樂系出身的緣故,美鳳口交的方式亦有別於旁人。一般人都是將整個龜頭吸進嘴內,然後不停吞吐吸啜,而美鳳卻只是將兩片唇瓣緊緊的吸著龜頭的部份表面,然後香舌暗吐,帶給我有別於一般的快感。

再加上她力度不一的長短吹送,與及纖指的按摩揉弄,那實在是口交的至高境界。我狠狠的捏弄著美鳳的一雙妙乳,死命抵抗強烈的快感,才總算沒馬上洩了出來。

不過那恐怕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因為知道『蕭技』不見效的美鳳一下子改變了吹奏的方法,橫蕭直笛,改為對我展開了正面的攻擊。

美鳳同時一改剛才細膩的指法,十指儘是快速密集出擊,同時由於是正面吹奏的原故,不時加入了一、兩下深喉的技巧,令我充分體會到,她在樂器演奏上,實有個人的天份。

不過我以為美鳳技止於此,實在是過於天真,美鳳有感仍未能將我吹洩,於是再一次改變吹奏的技巧,五指合成巴掌來回的在我的肉棒上套動著,再配以一下下深吸猛吹,將我當成是她的喇叭一樣。

我終於忍耐不住,倒在地上呻吟著,名符其實的成為美鳳口中的樂器,一洩如注恐怕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不過美鳳似乎比我更著急,只見她再一次改變作風,本來猛烈的吹送,卻突地換來了另一套柔和的吹奏方法,同時腦袋不斷的左搖右擺,令我感到自己已淪為她口中的色士風。

在美鳳高明的口技中,我終於都一敗塗地,我緊緊的按著她的腦袋,讓奔騰的精液,隨著驚人的快感,盡情的散射在美鳳的喉間。

雖然是射了出來,不過可能由於藥力的緣故,我的陰莖依然是金槍不倒,相反更因為洩了一發,情況算是穩定下來。

是時候報一箭之仇!

「剛才是妳讓我爽,現在可輪到我禮尚往來。」

我一下子騎在美鳳的身上,肉棒已迅速刺入她隱藏的花徑之內。

隨著美鳳一下痛疼的眼神,我肉棒貫穿了她體內的一塊小瓣膜,完全的進到了她的身體之內,將美鳳徹底的佔有……

當我離開天台時,那已經是四小時後的事情。在短短的四小時內,我足足在美鳳的身上洩了七次之多,射得她滿身都是我的精液,即使強捍如我亦不由得暗暗腳軟,那鬼藥丸真害人不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