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華麗的復仇

而我,只無言地吸著我一生中第一支的事後煙,回味著性交給予我的衝擊。

『這是姊姊的名片…姊姊要先洗個澡,清理你留在姊姊裡面的東西,不然懷孕就麻煩了。』

完事後,知道了自己奪得了我寶貴的青頭身份,小伶已改口稱呼自己為姊姊,而我亦不由得成了她的好弟弟。不過老實說,如此溫柔美貌的姊姊,我也不介意再多幾個,尤其是在床上的她,是如此的浪……

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小伶原來是大公司裡的接待員,難怪如此美貌,正因為此,我更深信她可能早已經有男朋友了。尤其是親身體驗過後,小伶的經驗實在是比我這菜烏豐富得多。

好奇心俱使下我偷偷打開了小伶的手袋,翻開了她的錢包,果然發現了她跟男友的親蜜合照,相片中她那甜美而發自真心的笑容,惹起了我無窮的內疚。就是因為信息蒙的力量,小伶她才會幹出背叛她男友的行為,而信息蒙的力量,竟大得她容許我不帶套直接的射進她的身體裡,如果她懷孕了怎麼辦……?

我走到浴室的門前,隔著門道:

「小伶,妳有男朋友了嗎?」

浴室裡的歌聲停下來,片刻間,小伶才道:

『是,姊姊已經有男朋友了……』

『抱歉』

反而是小伶先開口道歉,妳可知這根本不是妳的錯,實際上是我用卑鄙的手法迷惑了妳,妳才會背叛妳的男友,跟我發生這關係。

浴室的門拉開,全裸的小伶站在門後,一下子投入我的懷裡,溫柔道:

『如果弟弟認為姊姊不對,求你好好處罰姊姊,不過求你千萬不要以為姊姊是淫蕩的女人,更不要離開姊姊,就算是只能當弟弟的砲友,姊姊亦心甘情願。姊姊想告訴弟弟一點,就是姊姊以往的所有男人,都只可以帶套跟姊姊親熱,所以弟弟是第一個,亦是唯一一個,能完全享有姊姊的男人……將來亦是一樣。』

我心中一陣感動,同時亦是一陣恐懼,原來我開發出的,竟是惡魔般的藥物。

「如果懷孕了怎麼辦…?」

我不由得問。

小伶佻皮的伸出了小舌頭,然後吻了我一下,道:

『傻瓜,姊姊會避孕的嘛!』

男人就是這樣,雖然明知不應該,但是到最後仍是做了。儘管心裡責難得要命,但是在小伶的挑逗下,我仍跟她再戰了一回,唯一的分別就是今次全程由小伶做著主動,以女上男下的姿勢騎乘著我,尤幸我仍令她高潮連連,稍減我心底的罪惡感。

辭別了小玲,我獨自一人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遊蕩著,思索著各式各樣的問題,包括信息蒙帶給我的影響、如何應用信息蒙與及今後我那人生的意義……

到最後,我不禁釋然……

信息蒙…一定是上天賜與我的力量,為何我不去好好利用,幹盡所有我想幹的女人,同時向害過我的女人報復?

那麼誰是我的第一個復仇目標,答案當然是…李惠盈。

天明,我一早已啟程返回學校之內,在車程之中,我嘗試對身邊四周的妙齡女性發放信息蒙,經過數天來多次的實驗,漸漸地我對於發放信息蒙已去到得心應手的階段,而我亦對信息蒙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其實信息蒙也不是百分百中,經我多翻測試,有兩類女性對信息蒙的威力是免疫的。其中之一就是十歲左右以下的xx;而另一種則是年過半百的老婆婆,幸好我對這兩種女性都沒有興趣。

而經過更進一步的研究,主要原因原來是在『來經前』與『停經後』,即是說我的信息蒙只能吸引正值生育期的女性。

不過你們可不要以為我會到處亂干,雖然我也不是什麼守身如玉的正人君子,但是連日來,我卻盡我所能的養精束銳,全為了她…惠盈。

今天我就要為了信息蒙的事好好報答她一番,將她操個爽翻天。

「惠盈,放學後到實驗室,我們商量一下來年的研究項目。」

午間,我乘著一個機會向她訂了放學後的約會,由於藉口合情合理,惠盈自然無法拒絕。

放學後……

『學長,這是來年的計劃書,你自己看一下,有問題再找我。』

惠盈一來到實驗室,二話不說已推給我一大堆文件。

可能由於上次吻謝事件,惠盈她極怕被人發現跟我共處一室,以免招人話柄。只不過相信她絕想不到,我今次叫她來的目的就正好是要跟她無私變有私。

「惠盈!」

看到惠盈轉身準備離開,我馬上叫住了她,同時發放出信息蒙。

惠盈極不情願的轉過身來看我,不過剎那間,她的表情卻好像是見鬼一樣。

惠盈輕掩著自己的小嘴,臉頰升起了兩朵紅雲,明媚的雙眼更已變得水汪汪的。

我慢慢加強信息蒙的力度,而隨著力量的提升,惠盈的呼吸相對地變得越來越急速。身體更彷彿失去了力氣,要以雙手按著檯邊支撐身體。

惠盈不安的夾緊了雙腿,卻同時不經意地互相磨擦著兩腳,竭力抵抗著內裡的快感,卻不知她暴露在迷你裙下的雙腿早已變得紅白參半,誘人異常。

慢慢地,一絲絲透明的液體正沿著惠盈的大腿滑下,輕輕的滴落地上。我淫笑著走近惠盈,輕輕翻起她的迷你裙,展露出她的純白色少女內褲,不過她的內褲早已因她的蜜液而變得半透明。

「原來已經濕了嗎?惠盈妳可真淫蕩,還枉妳平日裝出一副聖女樣。」

我隨手拉下惠盈的內褲,五指已隨即不規舉的揉弄著惠盈的蜜唇。看來信息蒙的威力比我當初估計的還要強,我只不過對惠盈用了四成力,她已經是一副浪樣,隨時準備捱操的樣子,如果我用上十成力…?

我先走去鎖上實驗室的門,雖然已經是放學時間,但我仍擔心會有人撞破我的好事。

「好好的舔一下它,它待會就會讓妳舒服。」

我拉下了褲鏈,秀出早已強忍了數天的肉棒。

一瞬間惠盈的臉變得更紅,彷如一個熟透了的蘋果。然後在我的迫視下,慢慢的跪落地上,輕輕張開了小嘴,伸出了丁香小舌,舔弄著我盛怒的肉冠。

爽!惠盈的口技雖然生疏,但那快感倒不是蓋的。而我乘著惠盈忙於舔弄的瞬間,亦同時解開了她領上的衣鈕,並將手由她的衣領探入,揉弄著她的乳房。

「不只舔,還要好好吸啜。」

我決定乘勝追擊。

惠盈的小嘴張得更大,貝齒輕刮著我敏感的龜頭,然後隨著惠盈腦袋的動作,我的肉棒開始逐小逐小的進入了她濕潤的嘴腔之內。

隨著惠盈的吸啜,每一下都令我的肉棒生出觸電般的騷麻快感,看到惠盈陶醉的表情,我惡作劇的馬上將陰莖深深的往她的喉間一頂。

咳…咳…咳咳!

突如其來的撞擊頂中了惠盈的喉深,她當然比不上那些熟練的婊子,深悉深喉這種高深的口交技巧,結果當然是惹來連翻的咳嗽。

不過看到惠盈的乳房,隨著她的咳嗽作出猛烈的跳動,我已無法再將我的慾火強壓下去。

我將惠盈由地上拖起,再緊緊按在一旁的長桌之上,手已不期然解著她身上的衣鈕。隨著衣物不斷的滑落,少女的天體終於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惠盈的裸體實在是太美了,她的三圍雖然不是突出的類型,但是卻勝在有均衡美。

「是捱操的時候了。」

我分開了惠盈的雙腿,硬直的陰莖已抵在少女的股間。由於已有過一次經驗,我沒花上太多功夫已找到那隱密的入口,然後朝裡面狠狠一頂。

雖然惠盈的蜜壺早已徹底濕潤,但在進入的瞬間,惠盈仍痛得『呀..』一聲叫了出來。

我同時感覺到我的龜頭,像貫穿了惠盈體內的某種東西。

我疑惑的抽出了陰莖,只見一絲絲血液隨著我的陰莖帶出。

「惠盈,妳是處女嗎?」

惠盈只痛得含著淚點點頭。

實在是賺到了,不過我倒想不到平日看上去蠻開放的惠盈竟會是在室身,不過她的貞潔只能到此為止。

我再一次插入惠盈的體內。開苞的感覺實在是…爽。

想不到我才做第二次,竟已上了一個處女,還要是惠盈這種優良的貨式,我不由得加重了推送的力道。

我暗地裡比較著小伶跟惠盈的私處,不由得在心底裡暗讚,處女果然就是不一樣。雖然我相信小伶她也絕不是一個濫交的人,但相比之下,惠盈的陰道實在是緊窄得多,而且裡面的肉紋一圈一圈的緊纏著我的陰莖,才抽送得十來下,我已被惠盈的妹妹咬得有射的感覺。

我可不許自己才十來下就丟,我馬上停下了動作,同時雙手玩弄著惠盈的乳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後待陰莖的反應稍為冷卻了一些,才再一次展開了動作。

慢慢地,我開始懂得如何撞擊女性體內的敏感帶,如何給予快感,同時令自己更持久,亦即是說:我變得越來越能幹。

我重重一記悶棍直頂到惠盈的花心。

一直咬著唇的惠盈終於都忍不住發出了呻吟。我不由得暗暗歡喜,由於我是以近乎強姦的手法將惠盈征服,如果日後她要控告我,到時怕會有相當的麻煩。不過如今她的快感來了,那我們只不過是和姦,惠盈就算告上法庭,也沒有我辦法。

「爽嗎?乖乖的給我洩出來吧。」

想著想著,我已得意的咬著惠盈的耳珠笑著道。

同時,我整個人緊壓在惠盈的身上,陰莖在極短的距離下,連環爆擊著惠盈的花心。我們彼此間的下腹,不停的傳來了『啪、啪!』的撞擊聲,節奏強而有力,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在惠盈的一聲悲鳴下,她手腳不由自主的攬緊我,同時一陣陣灼熱的蜜液,由花心的泉間噴出,淹沒了我正猛力衝刺著的龜頭。

「惠盈妳已經洩了嗎?如今可輪到我要射了…」

享受完惠盈的高潮,我也發覺到自己已到了高潮的臨界點,於是再沒有絲毫保留,只是猛力的衝…衝…衝…

本來仍沉醉在高潮餘韻的惠盈,聽到我的說話亦不由得醒悟過來,求饒道:

『學長…不能射進去…會懷孕的……』

不過惠盈的求饒可帶來了反效果。我冷笑一聲,陰莖卻沒有絲毫抽出的意圖。同時在爆發的瞬間深深一頂,無數生命的精華已隨即四散在惠盈的花宮之內。

我緊伏在惠盈的身上,直至最後一滴精液的擠出,完成強迫受孕的過程,才滿意地抽出已半軟的陰莖。分開惠盈的雙腿,觀察著她被我操得紅腫的下半身。

一絲和合著破瓜血絲的倒流精,慢慢地由她的蜜穴口湧出,沿著惠盈的大腿,流落至冰冷的地面之上。

好半響,惠盈才由激烈的性交中回過神來,二話不說的抓著自己的內褲,狂擦著自己一片糢糊的下體,清理著仍在流出的精液,卻沒有發現…

我這魔鬼,已將兇悍的肉棒,對準了她的處女後庭…

呀……!

為惠盈後庭開苞時,她所發出的那一聲悲嗚,至今仍在我耳邊作出迴響,那真是堪稱天籟的美妙聲音,亦令我不由得暗暗感謝,當初堅持實驗室必須要隔音的那位學長。

充分滿足了獸慾的我,也不理惠盈會否因此懷孕,硬是在她的身體內注滿了精液,才拖著滿足的步伐,離開實驗室,臨行前仍不忘將門反鎖起來。

因為我知道,被我干足了三個小穴的惠盈,起碼要到了明早,才能由失神的狀態回復過來。

離開學校,才知時間已經不早。天色一早已暗了下來,看一看手錶,原來我足足花了近兩小時在惠盈的身上,不過這兩小時不單不枉,還倒真令我回味無窮。

街上的人不多,而我…則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逛著。在經過了跟惠盈的交合後,我好像變得更精力充沛,雖然明明已射了三發,但我不單不覺得絲毫疲倦,相反慾火在不到半小時已再次燃起。我目光四處亂溜,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獵物,會落入我的黑名單之中。

路經大百貨公司的化妝部,卻被我目睹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那是三名女高中生在挑選化妝品,但是在她們的神色之間,卻似乎夾雜著一絲絲緊張。

我停在一旁駐足觀看,終於被我發現了她們緊張的理由。原來旁邊的兩名少女,正在替中間的一名做掩護,令中間的少女有機會將化妝品,偷偷的放進袋裡去。

換言之…她們在高買!

我細觀三名少女,清一色的女子高中校服,將仍在發育中的少女身段毫無保留的展露出來,三人都是差不多年紀,十七、或者十六…?仍是半熟的年齡。

再看相貌,那就不得不讚,兩個長髮、一個短髮,都是一般的美人胚子,雖及不上惠盈,但起碼也值七十分的分數,算是一群小美人。

就她們吧…!

我輕輕站在她們身後,雙手大張的放落在外圍兩名少女的肩上,同時以極輕的聲音道:

「不要動…如果不想我揭發妳們,就乖乖的跟來。」

一瞬間,我感到少女們的身體殭硬起來,俏臉更一下子刷白,好不容易,三人才微乎其微的點了點頭,隨著我的步伐,跟我一道走出化妝品部之外。

從她們的步伐,我感覺到她們的不安。

我半拖半拉半趕的,終於將她們三人,直帶到我的目的地,商場後樓梯間隱秘的一角。這裡人煙不至,實在是懲罰她們的好地方。

「好了,現在站定…」

我不由得發出勝利的微笑。

三名少女分不清先後,一下子跪在地上,以近乎哭泣的聲調,苦苦的哀求著:

『先生…求你不要報警,我們發誓不會再犯…』

其中一名少女,更緊緊的拉著我的褲腳。

我展露出邪邪的微笑,道:

「放心,我不會將妳們交給警察那麼浪費;不過人做錯了事,理當要受懲罰;而懲罰…就用妳們的身體好好的記下來…」

話才說完我已馬上放出信息蒙,以傘罩式的覆蓋下來,我要警惡懲姦。

片刻間,三名少女的呼吸已不由得漸轉急速,同時面紅耳熱過來。

我不由得暗鬆一口氣,因為我可是第一次,對同時三個目標放出信息蒙,如今我雖只用了四成力,但看來效果似乎不錯。

「妳們三個叫什麼名字?」

『小茹…小宜…小婷…』

或許仍怕我將她們送警辦理,所以她們如此稱呼自己。不過沒關係,反正我的目的只是想爽,清不清楚名字也沒關係。

我開始加強信息蒙的力度,同時細心觀察三名少女,小宜是一頭短髮的那個,看樣子頗為男孩子頭,身材算是標準;而小茹和小婷,則是剛好相反的類型,小茹生就一張娃娃臉,但卻有豐滿的身材,而小婷的樣子較為成熟,但身材比起小茹卻稍為遜色。

隨著信息蒙的加強,少女三人都漸變得春情難禁,看來是時候開始了。

「妳們三個多大?」

得出的答案跟我之前的估計不謀而合,少女三人都是十六歲,算是剛成年的貸式。

熱度不斷的提昇,少女們都已經不由自主,開始隔衣愛撫著自己嬌嫩的身軀。

是時候了…!

我輕輕拉下褲鏈,掏出雄壯的男根,那不斷發射情慾的天線,示威似的遞到少女們的面前,道:

「好好的服侍它,待會輪到它服侍妳們。」

經過剎那間的猶豫,少女三人最終都採取了行動,搶先一步的小宜一下子已含往了我的龜頭,慢了半拍的小茹、小婷只好退而求其次,小嘴改為吸啜我的鳥蛋。

不過我的雙手也不閒著,在享受她們唇舌服務的同時,我的一雙手也在她們的女子高中制服上活動著。先是一輪揉、捏、扭、摸,到最後索性解開了她們的領口鈕,直將手探入她們的衣內,毫無阻隔的把弄著她們的乳房。

少女們不斷轉換位置,直到每人也嚐過我肉棒的滋味,我再命她們暫停。

因為三人中,以娃娃臉的小茹口技最好,舔得我最舒服,而現在是給她獎勵的時間了。

「全脫光,知道嗎?」

明知快要被吃掉,但在信息蒙的驅使下,少女仍合作的解著衣鈕,脫著衣服,只片刻間,三具青春的少女天體已展現在我的眼前。

我坐在樓梯之上,示意小茹來到我的身邊,道:

「妳坐上來…」

然後接著對其餘兩女道:

「在我干小茹時,妳們好好的親熱一下,表演同性戀的把戲給我觀看。」

小茹迷糊的來到我的身邊,依著我的指示,跨坐到我的身上,我肉棒的開端輕抵在小茹的肉縫之上,龜頭那濕潤的感覺令我知道其實小茹早已經準備就緒。

既然如此,我也不浪費時間,一拉身上的小茹,令她直接坐到底……

雖然已經充分濕潤,但一下子被肉棒貫穿到底的感覺,仍令小茹大吃不消,尤其是對剛剛仍是處女身的小茹來說…

小茹緊緊的咬著唇,臉上卻已掛著兩行淚珠,忍受著肉棒破身的痛楚,與及被貫穿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