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淫玲

雖然傳說中的救援遲遲沒有消息,但是日子卻過得並不算難挨。晚上的時候我會拖著疲憊的身體和玲兒一起吃晚飯,然後有時還可以在屋裡做上一次。我驚訝的發現玲兒的技術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每每都弄得我更加精疲力竭。

只是玲兒的身上似乎總是有著各種奇怪的紅印,尤其是玲兒的下體,這麼長時間了,玲兒下體的毛髮竟然一點都沒有長。

日子一天天過去,一切都是那樣按部就班的進行著。直到有一天早上我去後勤隊拿當天中午的飯時,聽到另外兩個鎮上的女人的對話。

「新來的那個Eve現在越來越不像話了,每天中午過去送飯要送那麼久,是不是故意要偷懶?」

「別提了,那一次下午洗衣服,她被鎮長叫走,一下就失蹤了一下午,結果那天還都是我一個人洗的。」

「你別說,我也看到過幾次她從鎮長房間裡出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

「而且土建隊那幫人還指名道姓的一定要她去送飯……」

我在隔壁聽到之後,心裡感到有些疑慮,當天晚上便問了玲兒,得到的答覆也僅是需要在那裡等著他們吃完再回去之類的話,我也並沒有深究,可是玲兒屁股上紅色的印跡卻讓我起了疑心。

直到有一天中午,一個隊友意外間受傷,我們不得不提前回到了鎮子,請求鎮上唯一懂得醫術的鎮長處理傷口。後勤的人告知我們鎮長去了土建隊,Scott和其它隊員正在給受傷的人包紮傷口,我則自告奮勇的跑向土建隊的方向。

轉過最後一個拐角,眼前的景象頓時讓我呆在那裡。只見玲兒正赤身裸體的坐在一個男人身上,她的衣服散落在周圍的地上,鎮長正站在她面前,用雞巴插著她的小嘴,而她的身下的白人男子的雞巴也在一下一下的在她的小穴裡進進出出,另一個黑人男子則站在她身後,用他那根粗壯的黑色陰莖插著玲兒的肛門。

周圍的男人們也都赤裸著下體,似乎隨時準備著補上空缺。

『怎麼……怎麼會這樣……玲兒……』我的腦子『嗡』的一下子炸了開來,這個場景和之前的那些個夜晚是那樣的相似,玲兒依舊赤裸著身體,依舊被一群飢渴的男人圍住,被男人們輪流姦淫著。

我在不遠處的殘垣斷壁後躲著,遠處的人似乎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玲兒身上,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怎麼辦,衝過去?還是?』我在這裡思考著一切的可能,現在衝過去,肯定是一場大亂,而我很可能就會死在那些人手裡,而玲兒則會像原來一樣,徹底淪為他們的性玩具。

我又仔細一看,正在插著玲兒小嘴的正是鎮長。他一臉享受的表情,下身的褲子已經褪到腳踝,一根白色的碩大龜頭正被玲兒的小嘴含著。

「一看這小妞就被開發的可以,你看這腰扭得。」

「她下面可一直在吸我,真他媽的爽死我了。」

「哦……天啊,不行,我要射了。」鎮長突然呻吟了幾聲,在玲兒嘴裡射精了,「每天要不讓我們小Eve舔上一次,我都會覺得缺點什麼。」

「行了,待會兒他們玩完以後你來我那裡一趟。」

「嗯……」玲兒將精液嚥了下去,擦了擦嘴說。

「真乖……」鎮長摸了一下玲兒的臉蛋,便提上了褲子,「你們也快一點,別一天到晚就知道操逼,把工程進度放慢了,把她弄來是為了讓你們工作快一點的,別忘了。」

「放心吧,鎮長,我們一會兒就完。」正在抽查玲兒肛門的黑人說道,「這小妞實在太會弄了,我們堅持不了多久,哈哈哈哈……」

鎮長笑了笑,便往回路走去,我為了不讓他發現,連忙躲了起來。

「我說Micheal,你到底是在哪見到這麼個寶?」一個男人問道。

「她是我同學,災難發生當天就跑來我家勾引我,當天晚上就被我操了個夠。」站在一旁的Micheal說道。

『放屁,玲兒怎麼可能勾引你,明明是你強姦了她。』我在一旁憤恨的想著。

「這麼淫蕩啊,Eve,這麼想要大雞巴操你嗎?」正在插著玲兒肛門的黑人笑著說道。

「是……啊……Eve……就喜歡……被……大雞巴……操……」玲兒一邊扭動著腰部配合著下身兩個肉棒的抽插,一邊呻吟著說道,「啊……啊……被……很多……很多……大雞巴……大肉棒……一起操……」

「你看……我就知道她天生是個淫娃……就是被人操的命……」Micheal還在一旁笑著說,那副沾沾自喜的樣子看上去就讓人覺得噁心。

「那你最喜歡被怎麼操啊,Eve?」黑人一邊用力的活動著腰部,一邊笑著問道。

「最……啊……啊……最喜歡……被……黑哥哥……插……啊……」

「插哪裡?」

「插……啊……插……插屁眼……」

「哈哈哈哈哈……」

周圍的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真是淫蕩啊……」

「沒想到會有這麼漂亮又淫蕩的美女送上門給咱們操……」

「你看那一對奶子抖的,一看就是真貨……」

「小Eve,我記得你說你下面的毛是之前那些人剃的,怎麼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還沒長出來啊?」正躺在玲兒身下的男人問道。

「啊……我有……自己在剃……每天……都剃……」玲兒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喘息著說。

「每天都剃?為什麼啊?」

「啊……哦……因為……因為……叔叔們……喜歡……」

「叔叔們喜歡什麼?」

「喜歡……看……」

「看你的小騷逼,是不是?」

「嗚……嗚……是……叔叔們……喜歡……看我的……小騷逼……喜歡操……我的小騷逼……」似乎言語的侮辱讓玲兒更興奮了,她下體的動作也變得更加劇烈了。

「你一會兒還要去警衛隊那邊吧……我們得抓緊了……」說完,兩個男人開始一進一出的操弄著玲兒的兩個洞。

「啊啊……啊……啊……好……好爽……不行了……再往裡點……快一點……插……

快一點……「

「插我的騷穴……插我的屁眼……快……快操它們……哦……哦……要來了……

哦……哦……「

「啊……啊……不行……又要來了……啊……再快一點……黑哥哥……」

我蹲在牆邊,耳朵裡傳來延綿不斷的玲兒的聲音,這聲音是那樣的刺耳,深深的刺痛著我的心。

『這還是我的玲兒嗎?她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她是被逼的嗎?就像那夥人一樣?』我的心裡像翻湯倒海一般,「對,她一定是被逼的……她一定是為了快點結束,為了不被打罵才說那些話的……就像原來一樣……」

『這一次我一定要救她出來……』我看了看腰間的手槍……

『可是鎮子上的人怎麼辦……那些老人孩子怎麼辦……我現在衝出去勢必是一場大戰,而且我也不確定Scott他們會不會幫我……』我摸著手槍,做著激烈的心理鬥爭,『難道就繼續這樣下去……任由玲兒受這樣的折磨……』

「啊啊啊……啊……好熱……頂到頭了……啊啊……」玲兒的叫聲再次傳來,看上去是兩個人同時射精了。

我再次向那邊望去,看見土建隊的男人們已經穿好衣服,準備繼續幹活。留下玲兒一絲不掛的躺在地上,男人們得精液從她下體的小穴和屁眼裡緩緩的流出來,滴在地上。

玲兒就這樣躺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坐起身,去撿那些扔在地上的衣服。

我為了不讓她看到,提前走了一步離開……

*** *** *** ***

「Scott,我有些事想找你談談……」我一臉嚴肅的對Scott說。

當時我們正在野外,剛剛清理掉一間雜貨店裡的喪屍,其它人正忙著拿東西。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Scott看著我說。

「你知道?」

「是的……是關於你女朋友Evelyn的事情。」

「你已經全都知道了?」我有些不可置信的說。

「不……」Rachel突然出現在我們旁邊說道,「是我告訴他的,我全部都知道。」

原來,玲兒的事情逐漸的在鎮上傳開了,自從她開始為土建和警衛兩隊提供性服務之後,慢慢的鎮上的女人們也知道了這件事情,後來全鎮人也都知道了。

鎮上的女人們稱她為『Asianslut(亞洲淫娃)』,後勤隊的女人們也開始或多或少的排擠她,一開始是刻意的疏遠,後來發展到不給玲兒任何的內衣褲,因為這樣可以『更方便她的工作』,再後來有些時候甚至會減少玲兒的食物份額,因為她『光靠那些男人的精液就可以吃飽了』。鎮長無奈便將玲兒從後勤分配到自己身邊,成了『貼身助理』,每天一早都去他的辦公室報導,然後兩個人一直做到中午,再把玲兒送去土建隊,下午再去警衛隊,在我們回來前,一切都能恢復原樣。

土建和警衛兩隊的人為了爭搶玲兒的使用時間還曾經起過爭執,鎮長只好給兩個隊劃分了明確的時間,真的把玲兒當成妓女一樣的使用。有些時候,他們會給玲兒一件風衣,讓她裡面什麼都不穿,到了地點只要把風衣一脫鋪在地上,就可以隨時的幹起來,免去了脫衣服的時間。

鎮上的孩子們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也學著大人管玲兒叫亞洲淫娃,他們總是不經意間的解開玲兒風衣的鈕子,或是一下子拉下玲兒的裙子,讓玲兒裡面的裸體一下子暴露出來,然後再一邊笑著跑著,一邊喊著『Asianslut』,而周圍的人總會笑一笑就過去了。

鎮長是這裡邊玩的最凶的,每天早在玲兒報導之後,鎮長總是要把她帶到地下室裡,那裡被鎮長稱之為『Sexdungeon(性愛地牢)』。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性愛器具和SM工具,甚至還有一些情趣服裝。自從玲兒被調離後勤隊之後,幾乎每個上午都是在這地下室裡度過的。鎮長會先讓她換上自己喜歡的服裝,通常是紅色露乳的內衣,蕾絲的丁字褲和吊襪帶——這是鎮長最喜歡的套裝。然後被拷在架子上,或是用繩子吊住雙手,然後陪鎮長滿足他那些變態的癖好。

「為什麼你會知道的那麼清楚?」我看著Rachel,依然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因為這是Eve告訴我的。」Rachel的眼神裡出現一絲暗淡。

「她……她為什麼要告訴你……?」

「因為……在她之前承受這些的人……是我……」Rachel的表情十分的痛苦,似乎是這讓她想到了自己之前的遭遇。

「這個鎮子並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好……」Scott說道,「沒有法律在,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了。」

「可是……Rachel你……怎麼……」

「是Scott把我調到這個隊,我才擺脫了那些人,不過當時我也差不多被他們玩膩了……所以他們才找到Eve來替代我。」

「可我想救她……她……」

「我知道,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什麼叫不是時候?Eve她還在裡面受著折磨,你知道那些人對她做了什麼嗎!」我情緒有些激動。

「冷靜點聽我說,我比你更想衝進去殺了那些人,我們在外面拚死拚活,他們卻在牆裡面幹出這種事情。但是我們現在拿著槍衝進去,先不說我們能不能打得過警衛隊和土建隊的人,就算打贏了,鎮子怎麼辦?那些老人和孩子還有女人怎麼辦?」

「可是……」

「你過來聽一下這個……」Scott把我帶到一輛警車裡,打開了步話機。

「這是員警的專用頻道……」

機器裡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大致的意思是現在已經清理到什麼區域,下一個區域是那裡之類的。

「這是?」

「政府終於開始行動了,我們是一星期前接到了這條資訊,似乎是殘餘的政府將軍隊聚集起來,開始成片的清理喪屍。大概還有一個星期就能到這裡。」

「所以你是想到那時,再行動?」

Scott向我點了點頭。

*** *** *** ***

之後的日子,為了不打草驚蛇,我沒有把事情告訴玲兒。況且玲兒已經不回來住所,而是直接的住在了鎮長家,告訴我是為了方便工作。我望向鎮長家的方向,忍不住走出了大門。

鎮子上漆黑一片,為了節約用電,路燈是不會開的,四下里只有一絲絲的月光。我悄悄的摸到鎮長家的窗檯下,偷偷的向內看去。

屋子裡漆黑一片,看上去一個人都沒有,我悄悄的從窗戶翻進屋內,小心翼翼的來到地下室的入口,果然有微弱的光從地下室裡射出來。

我脫下鞋子,輕輕的走下樓梯,來到地下室的拐角處,地下室的門沒有關上,光線從門縫裡透了出來,我來到門前從門縫中向內看去。

映入眼簾的,便是玲兒性感迷人的裸體,雪白的皮膚,細長的雙腿,平坦的小腹,豐翹的臀部,以及胸前那一對飽滿的水滴形乳房,全都一覽無遺。此時的玲兒一個人站在屋子中央,頭上還帶著眼罩。

幾秒鐘後,兩個人出現在她的身邊,是鎮長和Micheal。

「堅持住,不許把它掉出來……」

「是……主人……」玲兒的樣子看上去有點奇怪,似乎是在忍耐著什麼。

「好了,差不多時間到了。」Micheal在一邊說。

這時鎮長走到玲兒身前,把手伸向了玲兒下體,將一個形狀奇怪的東西從玲兒下體拔了出來,那個東西已經濕漉漉的沾滿了淫水,並且還在震動,拿在燈下,我才看清是一個縮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