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淫玲

男人揚起一隻手,啪的一下打在玲兒的臉上。

「吞下去,你要敢漏一點……」

從我的角度看不到玲兒的表情,但我想玲兒應該是哭了,那一巴掌像是打在了我的臉上一樣,火辣辣的疼在我的心裡。

這一夜彷彿是我一生中最漫長的一夜……

*** *** *** ***

之後的幾天似乎都是在重複著相同的事情,我們白天開車遊蕩,晚上找地方宿營,玲兒也依舊是所有人的『餐後娛樂』,而我和Mark也總是要先到外面去等候。每一次等待的時候,Mark都會和我說很多話,他告訴我老Jim認為隔壁州沒有爆發,仍然是安全之地,準備開車前往那裡,但現在人心不齊,遲遲做不出決定,而且武器和食物也不足以支持那樣長的路程。

玲兒背後的豎桿也在一天天變多,而她自己似乎也已經習慣了這些事情,並且開始學著去適應。那些撕心裂肺的叫聲開始變成了淫蕩的呻吟,之後又多了些淫蕩的話語。而原本笨拙的姿勢動作也逐漸的消失不見,玲兒開始學會準確找到插入的位置,開始用手去扶住男人的陰莖,抬起自己的屁股去尋找位置,有些時候我會驚訝的發現玲兒會去主動扭動著腰部去配合著男人的抽插,弄得男人不斷大聲的呻吟。

同時玲兒的口交也變得更加主動賣力,比起原先費力的整隻吞吐,現在玲兒總是先用一隻手握住雞巴擼動,然後小嘴將龜頭含進去,這往往讓口交變得省時省力,因為不一會兒男人便射精了,而玲兒也會毫不猶豫將精液當面吞下去。

有些時候,我看著玲兒賣力的和幾個男人性交的樣子,感覺玲兒的樣子已經不像是原先那個乖巧的女友,更像是個專業的妓女……但也正因如此,在第一晚之後玲兒也就沒有再挨過打罵,而且輪姦的時間也短多了。在之後的一晚,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之後,玲兒竟然看上去還是一副經歷充沛的樣子。

更奇怪的是,在第一晚之後,玲兒似乎也習慣了Mark的尺寸,在第二晚便沒有了原來的尖叫,取而代之的是充滿享受的呻吟,並且還被Mark送上了幾次高潮。而所有人依然不讓Mark插玲兒的屁眼,似乎是擔心怕Mark將那小洞弄壞了。

有一次,老Jim也允許我去和玲兒做一次,但看著玲兒那樣疲憊的身軀,我實在不忍心在給她多添一份痛苦,玲兒也明白我的意思,只是含著眼淚為我口交了一次。

看著女友一天天的變化,我不知道是喜是悲,習慣了這些姦淫,玲兒似乎已經感受不到什麼痛苦,這點確實是好事。但玲兒現在的樣子卻讓我更加擔心,而且越是這樣,那些人也越發的把玲兒真的當成妓女來發洩,他們甚至在一晚的『餐後娛樂』開始之前,在眾目睽睽之下為玲兒剃了毛,將玲兒的下體用刮鬍刀剃的乾乾淨淨,而玲兒也沒有反抗,只是任由兩個人把自己的雙腿分開,讓老Jim把肥皂泡沫塗在自己的下體上。

終於在一晚之後,玲兒那原本的衣服已經髒到不能再穿,Jack扔給她一件房子裡找到的女士吊帶背心和牛仔熱褲,而老Jim又用刀把那原本就已經很短的熱褲又裁下去一截,看上去像是個三角內褲一樣。玲兒也沒有辦法,只能勉強的把這兩件『衣服』穿了上去。

而在第二天一早,我們卻發現兩台車發動不了了,一行人只能先徒步上路……

*** *** *** ***

「能不能……給我一條……褲子……這樣……好丟人……」玲兒赤裸著下體,脖子上還套著項圈——那也是老Jim的傑作,似乎是為了防止玲兒逃跑。

「這裡又沒有別人,你還怕我們看見你的小屁股嗎?」老Jim拿著繩子說道。

「我……」玲兒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再說了,你的屁股那麼好看,我們還想多看幾眼呢。」

我站在後面,看著玲兒後背上的豎道,心情十分的沈重。那些豎道已經快要寫滿玲兒的後背了,光是老Jim就已經有了12次之多,其它人也在7,8次左右,Mark有5次。

「你這屁股恐怕沒少做下蹲吧,真希望我老婆也有這樣的屁股,要是她還活著的話。」

「你老婆,你老婆怎麼能跟這小妞比,兩個人就受不了了,這小妞都被咱們操了這麼多天,兩個洞還是又嫩又緊。」

「是啊……真是我見過最好的了,要是在過去,當個妓女肯定賺錢。」

「她要是當妓女也輪不到你,早就被那些有錢的混蛋買走了。」

我在一旁聽著,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些憤怒,似乎我也在這些天當中逐漸的麻木了。

「安靜!」Jack突然說道,「周圍不太對勁。」

突然一下,所有人停下了腳步,緊張的觀察著四周……

『砰!』一聲槍響,我眼前的Jack應聲倒地,他的頭上被打了一個大洞。

『砰砰砰!』還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幾聲槍響之後,周圍的幾個人也都應聲倒地,只剩下我和玲兒還站著。

我看著玲兒,想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玲兒也看著我,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Don『tshoot……」我下一秒反應過來,連忙將雙手舉了起來,害怕下一秒子彈就會飛過來將我也打死,玲兒也學著我的樣子將手舉了起來。

幾秒鐘後,幾個人影從兩旁的屋子裡走了出來,他們拿著槍,穿著特警的衣服,面容看上去十分的親切。

「沒事了,沒事了……」領頭的男人笑著對我說,「你好,我叫Scott,我們是特意來接你們的。」

「啊,」我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下意識把手放了下來,「你好,你是……來接我們?」

「是的,上車再說吧。」Scott笑著說,周圍的幾個人已經開始去撿躺在地上的幾個人身上的東西,一個金發的女警則是把玲兒脖子上的項圈取了下來,又將一件衣服披在了她身上。玲兒的身體還有些顫抖,看上去她被嚇得夠嗆。她忍不住的看著地上幾個人的屍體。兩個警員走到Mark身旁,似乎發現他還沒有死,便在頭上又補了一刀。這一幕被玲兒看到,嚇得她下意識的摀住了嘴,把頭轉了過去。

「沒事了,親愛的,你已經得救了。」女警親切的對玲兒說。

『得救了……』我心裡想著,『終於得救了……』

車子緩緩的開到一個大門前,門上面還有人拿著槍站崗,Scott和站崗的人示意了一下,大門便慢慢的打開,車子也慢慢的開了進去。

「歡迎來到霍克斯鎮……」Scott轉過頭對我和玲兒說,「你們會喜歡上這的。」

*** *** *** ***

「Alex,Eve,你們終於來了!」迎接我們的卻是我們意想不到的人,Micheal。

「Micheal,你還活著?天啊……」我驚訝的說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那天還是多虧他們救了我。」

我此時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不高興,但此刻卻只能笑臉相迎。

「Eve,你還好嗎?這些天一定受了很多苦吧。」Micheal突然關切的問道。

「嗯,我沒事……Micheal……」玲兒似乎在迴避著Micheal的眼神,畢竟Micheal是知道這些天可能發生了什麼的人,也是在那一晚強姦了自己的人。

「Micheal把你們的事告訴了我,我當時就讓Scott他們想辦法救你們,只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真抱歉現在才把你們救出來。」站在Micheal身邊的男人說道。

「Eve,Alex,這位是這裡的鎮長Edward。」Micheal介紹著身邊的男人,那是一位典型的白人中年男子,英俊幹練的相貌外加魁梧的身材,看上去就像是領導一樣的人物。

「您好……多謝您救我們出來。」

「沒事,既然進來就沒事了,你們先去休息一下,洗洗澡換身衣服,Scott和Micheal會安排這些。今天晚上有個慶祝派對,你們準備好了就過來吧。」說完,鎮長Edward便和周圍兩個人離開了。

「Micheal,你是怎麼到這裡的?」在去住處的路上,我好奇的問道。

「那天我跑了之後便遇到了他們,他們便把我帶到這裡,知道有多巧嗎?他們正好需要人來說明搭建圍牆,而我又正好是土木工程系,所以我現在已經是這裡土建隊的隊長了。」Micheal興奮的跟我們說到,「Eve,那天之後,那些人……沒把你怎麼樣吧?」

玲兒被這樣一問,一下子害羞的不行,她知道自己的後背上還印著那些豎道,每一個豎道都代表著一次姦淫和侮辱,幸好現在有衣服擋著,不然整個鎮子的人,都會知道自己之前的遭遇,知道自己曾經像個妓女一樣被男人們一遍一遍的玩弄,被精液澆灌整個身體。

「別問了,Micheal。」Scott在一旁說道,很顯然他知道一些。

「好了,這裡就是你們的住處,房間是空著的。裡面有一些乾淨的衣服,這個鎮子有水源和太陽能發電,不過還是希望你們能節約一些。」Scott簡單的介紹著。

「好的,謝謝……」

「一會兒準備好就來鎮中心。」說完,便和Micheal一起離開了。

我和玲兒進了屋裡,那一瞬間的感覺似乎讓人哭了出來,這麼長時間以來,終於像是安頓了下來。

玲兒和我洗了個澡,我用力的將玲兒背上的印記擦得一絲不剩,玲兒則是一直紅著眼眶。我們雖然都赤身裸體的面對著對方,卻似乎沒有任何想做的意思,恐怕是太累了。

洗完澡,玲兒從房間的衣櫃裡換上乾淨的內衣內褲,又找了短褲和短袖穿上,雖然都是簡單的日常穿著,但讓我感覺自己那個曾經熟悉的女朋友又回來了。

『咚咚咚。』突然大門傳來敲門聲,玲兒走過去打開了門,是之前的那個女警,她現在已經換上了便裝,一件精巧簡單的短袖連衣裙,一頭金發披在雙肩,看上去很是迷人。

「Hi,我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我叫Rachel。」門口的女警笑著介紹著自己。

「Hi,多謝你救了我。」玲兒感激的說道。

「不用客氣,現在沒事了就好。」Rachel微笑著說,「他們讓我給你拿了這個,他們說你穿上這個一定好看。」

說著,Rachel拿出一件黑色的小禮服裙,中規中矩的深V上身和下身的短裙。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尺寸,鎮上還沒人能穿進去,你這麼瘦所以拿來給你試試,要是沒問題的話一會兒就穿著來派對吧。」Rachel笑著說,「那我就先放這裡了,一會兒鎮中心見。」

「既然這樣,換上試試吧。」我在一旁說道。

「嗯……」

半小時之後,我們來到了鎮中心,那裡已經有幾十個人,有男有女,甚至還有些老人和孩子。桌子上擺著一些吃的和酒,鎮中心甚至還亮著一些小燈。

玲兒一出場便獲得的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她穿著那條黑色的禮服裙,胸前和背後深V的設計將大面積的皮膚露了出來,而這樣的設計又沒有辦法穿內衣,玲兒索性把文胸解了下來,中空著將那性感的乳溝暴露在胸前。而下身的短裙又恰到好處的蓋住了她的屁股,將那一雙又細又長的美腿完全露在外面。

最興奮的要屬Micheal,他開心的拉著玲兒介紹給鎮上的每一個人,彷彿自己才是玲兒的男朋友。經過這些天的洗禮,玲兒終於像是做回了原先的自己,她親切的和每個人交談,女人們忍不住的稱讚她的美貌和身材,男人們則是忍不住的盯著她胸前露出的半球看。

我看著Micheal摟著玲兒,又故意將手放在玲兒的胸側,偷偷摸著那一則露出的半球,心裡十分不是滋味,但又礙於場面,沒法上前阻攔。

「嘿,你知道嗎,那個亞洲小妞之前的經歷?」我聽到周圍不遠處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說,兩個人都拿著啤酒。

「她怎麼了?她看上去挺迷人。」

「你還不知道,她之前跟著一夥7個暴徒一起。」

「跟一夥暴徒一起?她看上去不像啊。」

「你想什麼呢,她當然不是暴徒……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她為了保命,一直給那夥人當性奴……」

「哦?真的嗎?」

「是啊,據說那夥人每天晚上都要輪姦她一遍……簡直就像是個免費妓女。」

「天啊,真看不出來,不過她的樣子可比妓女好多了。」

「怎麼,你想和她來上一炮?」

「我就算了,我家那位會打斷我的腿……不過你們隊沒準……」

就在我聚精會神的聽著兩人對話的時候,Scott拿著杯子向我走來,他已經換成了變裝,表情也沒有那麼嚴肅了。

「是你的朋友拜託我們救了你們。你應該找時間去謝謝他。」Scott拿著酒走到我身邊說。

「嗯,是的,當然。」

「那個,我想讓你加入我們隊。」

「加入你們隊?」

「是的,我還沒有介紹,這個鎮子現在有四個隊伍,一個是土建,就是你朋友Micheal所在的隊伍,主要負責建築圍牆什麼的,基本上是鎮上所有的男士;一個是後勤,主要負責做飯洗衣服之類的工作,基本是鎮上的女士;還有就是警衛隊,基本負責鎮子的安全和預警,是由鎮上最強壯的人組成;最後就是我們這一隊,主要是負責出外搜索資源。」

「雖然我們隊看上去最危險,但因為鎮上這些人在災難發生後還沒有出去過,所以我想你比他們更有經驗……」

「好,沒問題。」我一口答應道,也是為了換Scott一個人情,也是為了讓自己和玲兒在這裡出一份力。

「那太好了,明天早上8點我會去叫你。另外Eve應該會被分到後勤。」

我看到遠處的玲兒,現在正和Micheal在一起,和其它人有說有笑的閒聊,那一瞬間,我彷彿已經忘記自己正處在末世,而這牆外還有著無數多的吃人生物……彷彿自己就是在參加著一個普通的鄉鎮派對。

派對十分簡單,為了安全,音樂聲被降到很小,燈光也同樣關到很暗,但是人們還是十分輕鬆的享受著派對。在舒緩的音樂下,Micheal一隻手抱著玲兒的腰,輕柔的和玲兒跳著舞。鎮上的單身男士看到此景,也都紛紛邀請玲兒跳舞。玲兒不好意思拒絕,只能穿著那身黑色禮服,小心翼翼的和身前的男人跳著舞,一時之間,玲兒似乎成了搶手貨。

最後,鎮長也走上前去,一隻手抱住玲兒,像是個專業的舞者一般,和玲兒跳了一段交際舞,還引得了滿場的喝彩。

玲兒那一晚玩的非常高興,似乎真的忘記了牆外的一切危險,以及之前發生的事情……

*** *** *** ***

之後的日子,我每天早上8點和玲兒吻別,然後坐上車去Scott以及其他幾個人一起外出所搜資源,一直弄到天黑前回鎮。而玲兒則是被分配到後勤,每天和鎮上的女人們一起做做飯,洗洗衣服。Scott逐漸教會了我用槍,我也拿到了自己的突擊步槍——是先前那夥人的遺物。由於Micheal和玲兒的關係,所以每天中午則是由玲兒去給鎮子邊緣的土建隊送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