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淫玲

故技重施,兩輛車將喪屍群引離了建築,然後又重新繞回了超市……

再次回到超市,我四下里尋找Micheal的蹤跡,但卻怎麼也找不到,雖然他三番五次的害了我和玲兒,但我卻仍希望他能夠活下來。

「他八成已經是那些東西的午餐了。」那些人說。

不一會兒,兩輛車被裝的滿滿的,就連我的旁邊也放上了一箱子飲用水。玲兒再次坐回了前車的後座。而我則是一個人坐在了皮卡的後箱上。

入了夜,兩輛車來到一個不錯的房子裡,準備在此過夜。而對我和玲兒來說,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等到所有人吃完飯,上午拿砍刀的男人最先注意到玲兒。

「老大,現在該開始咱們的『娛樂活動』了吧。這一路上可把我憋得夠嗆……」

「我們已經用手試過了,這小妞的下面非常有彈性,下面插了四個手指之後還是能很快縮回去……」

「亞洲小妞就是他們不一樣……沒事到世界末日了居然能享受到。」

「你以前沒操過嗎……我在妓院裡幹過幾個,亞洲妞感覺不一樣。」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已經開始動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

玲兒被拉到房間中央,她低著頭看著地面,努力迴避著周圍人的目光。在這間充滿了飢渴男性的房間裡,玲兒看上去是那樣的無助。

而我站在角落裡,卻什麼都不能做,我相信哪怕是一點反抗,我也會被他們立刻殺掉,而玲兒的命運則更加無法想像。

『忍耐……一定要忍耐。』我重複的對自己說著。

玲兒的衣服已經被徹底扒光,她赤身裸體的站在6個粗壯的男人中間,看上去是那樣的潔白無瑕,像是一尊美麗的雕像。

6個男人中的幾個已經把褲子脫了下來,正在一邊擼著自己的雞巴,一邊淫蕩的交談著。

「等一下,夥計們,我們是紳士,對嗎?」帶鬍子的老大突然說道,「我們怎麼能什麼都不知道就和女士上床呢。」

「小姐,你叫什麼名字?」這個老大突然用非常紳士的口氣說。

「玲……Evelyn……」玲兒嚇得有些發抖,但她還是小聲的說了出來。

「哦……那我們就叫你Eva好了……」

「哈哈哈,那你就成了我們的夏娃(Eva)了。」

「那以後也正好不用穿衣服了……哈哈哈哈……」周圍人打趣的說。

「那我們的Eva今年多大呢?」

「22……」

「這麼年輕啊……以前做愛多嗎?」

「不……不多……」

「太可惜了……你這樣的美女就應該早點找到我們。」

「讓我看看你的口技如何……」帶鬍子的男人第一個走向玲兒,將那腥臭的雞巴湊到了玲兒跟前。那一股臭味讓玲兒的臉上浮現出厭惡之情。

「含下去……」一聲命令之後,玲兒只得不情願的跪了下來,將男人的雞巴含在了嘴裡。

下一秒,玲兒潔白的身體上又多了幾雙手,她的兩個小手也分別的握住了兩個男人的雞巴。

『不……不要……不要這樣……忍耐……一定要忍耐……玲兒……我一定會救你……』我站在一旁,心如刀絞。

「你是不是該出去站崗了?」周圍的一個男人對我說道,意思是讓我出去。

正好我也不忍心接著看下去,便離開了房間,離開前的最後一眼,玲兒仍跪在地上,輪流的為她周圍的3根肉棒口交,她的胸部不斷的被人揉搓著,身上的每一個角度也都在被人撫摸著……

來到窗前,我依然還能聽到屋內的動靜,但是目前就我一個人,或者我能想出什麼辦法把玲兒救出來。

就在我正在思考的時候,屋裡裡又出來了一個人,是那個黑人司機。

「他們嫌我的東西太大,怕我撐大了小妞下面別人再幹別感覺,所以讓我最後再做。」黑人司機對我說道。但恐怕也是他們不放心我,所以才找個人出來看著我。

「還沒自我介紹,我叫Mark。」令我十分意外的是,他竟然主動自我介紹,並伸出手要與我握手。

「Alex,你好。」我說了我名字,並與他握了握手。

「其實我們並不是壞人……」Mark點了一支煙,開始像個平常人一樣跟我聊起天來,「我們都是災難發生後才聚在一起的,那個領頭的,就是長著鬍子的那個叫Jack,也是他救了我……當時就只有他和老Jim,也就是一直拿個砍刀的那傢伙……」

Mark一邊抽著煙,一邊說著這群人的事情,彷彿我並不是一個外人。而我的心思卻完全沒在這裡。屋內開始傳來玲兒的叫聲,並且時斷時續的,有時會突然的大聲叫出來,有時候卻像是嘴裡塞著東西,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並且時不時的,還會傳來玲兒的說話聲。

「不要!不要啊……太大了……啊……啊……要撐壞了……下麵會壞掉……啊……

啊……「

「啊……啊……慢一點……慢一點……太深了……輕一點……啊……不要……不要碰那裡……」

玲兒一直在用英文大聲的說著,聽起來好像是歐美A片的聲音,夾雜著的是男人們得笑聲和調戲的話語。

「她可真不錯,著已經是第三根了,下面還是那麼緊……」

「你得試試她的小嘴,比我前女友吸得舒服多了……」

「你的皮膚真好,摸起來像你們中國人吃的豆腐一樣,哈哈哈……」

「你看那胸抖的,像色情片一樣,Eva,你的胸有多大,C還是D?」

男人們得話語不斷的傳進我的耳朵裡,深深的刺激著我的心,我恨不得衝進去,跟所有人拚個你死我活。

『不……不行……要忍耐……要忍耐……』我依然重複著相同的話語。

「老兄,她是你女朋友吧?」Mark看出了我的異樣,「我真的很抱歉,不過現在都這個時候了,活著更重要,不是嗎。我們不會把她怎麼樣,而且我想她會慢慢習慣的。」

『慢慢習慣?習慣什麼?被當成性奴輪姦嗎?被你們當成性玩具,被所有人玩弄身體嗎?』我心裡想著,但是嘴上卻說不出來。

「嗯……我想也是。」我依然還是回覆了Mark。

「啊啊啊……啊……不行……那裡……那裡不可以……啊……」屋內突然傳來玲兒的尖叫聲。

「這小妞的屁眼還是處的。」一個男人的聲音大聲說著,聽起來像是老Jim,「那我就替大夥開個苞……嘿嘿嘿……」

「啊……不行……不行,快出去……要撐破了……快拿出去……啊……啊……」

玲兒的叫聲越發的悽慘,聽起來她真的不行了。

「玲兒……」我轉過身想要衝進門去,卻被Mark一把拽住。

「別衝動,她會沒事的,放心吧。」Mark說。

「可是……Eve她……」

「老兄,我見過幾次給女人屁眼開苞,每一次都是這樣,一開始很痛苦,等一旦適應了,她們會愛上被操屁眼,她們甚至會求你操她們的屁眼。沒事的,一會兒就好……」

不管怎樣,我現在衝進去也是於事無補,還可能會白白搭上自己的姓名,那之後玲兒就更不知道會有怎麼樣的命運了。

「啊……啊……不要再往裡了……不要……太漲了……」

「Fuck,這亞洲小妞的屁眼真他媽緊,吸得我快爽死了……」

「哦?是嗎,那我們一會兒也得試試啊,哈哈哈……」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人從屋裡出來,他赤裸著上身,胸口和臉上都是汗,看上去像是剛經過激烈的運動。

「Mark,該輪到你了。」那人對Mark說。

「好嘞,終於到我了。」Mark迫不及待的走進了屋子。

從房門打開的門縫,能稍微看到屋內的景象,但這卻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

房間的中央,玲兒白嫩的裸體看上去格外顯眼。她跪趴在一個男人的身上,男人的陰莖此時正深深的插在她的小穴裡,而在她的背後,還有另一個男人挺立著一根粗大的雞巴,一下一下的抽查著她的肛門。兩根粗大的白人肉棒規律的抽查著玲兒下體的兩個洞,而此時的玲兒卻叫也叫不出來,她的嘴裡,還插著第三根雞巴。

「你也想進去看看吧。」男人看到我往屋裡看得樣子,「去吧,好好看看你的女朋友是怎麼『服務』我們的。」

我懷著複雜的心情走進屋內,房間出奇的安靜,只能聽見玲兒口交時發出的『嗚嗚』聲和肉體間碰撞的聲音。房間的沙發坐上,長鬍子的老大——Jack正拿著酒瓶子喝著酒,他眼睛抬起來看了我一眼,便又轉回到繼續盯著房間的中央,在那裡,我心愛的女友正同時服侍著三個男人。

此時的玲兒依然背對著我,被三個男人做著規律的活塞運動,完全意識不到我的進來。雖然不忍心,但我的目光還是忍不住看向了自己的女友,她雪白的肉體上已經是香汗淋漓,就連頭髮都有些被打濕了。雖然被擋住看不清,但她那圓潤豐滿的臀部上似乎有著些紅色的印記,看上去像是被什麼東西抽打過的痕跡。

仔細的定睛一看,玲兒雪白的後背上似乎寫著什麼東西,那是一豎行的英文字母,每個字母旁邊都劃著幾個豎道,只有一個M旁邊什麼都沒有。

「啊……啊……小婊子……你吸死我了……啊……不行了……媽的我要射了。」

突然,玲兒身下的男人突然開始低吼,同時伴隨著腰部猛烈的加速運動,弄得玲兒不得不吐出嘴裡的雞巴,放聲的叫了出來。而正在抽查玲兒屁眼的男人也順勢退了出來。

「啊啊啊……輕一點……啊……不要……不要……要插壞了……啊……」玲兒的叫聲遠沒有開始時那樣強烈,聽上去已經是有氣無力的樣子。

而身下的男人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抱著玲兒的腰部瘋狂的抽查著她的下麵. 玲兒像個玩具一樣的被他一上一下的頂著,巨大的陰莖在玲兒的下體出入,每一次都帶出一些白漿,那白漿已經弄的玲兒和他的下體到處都是,看上去很是淫亂。而玲兒的下體也不知道已經經過了怎樣的蹂躪,看上去已經有些發紅。

一陣抽插之後,男人將雞巴一下全部頂到玲兒身體裡,腰部一顫一顫的射精了。射精長達十幾秒。

「啊……啊……好熱……啊……」玲兒終於堅持不住,失力趴了下去,倒在了男人身上,男人的雞巴也從小穴中滑了出來,一股濃濃的白色液體從那張開的小穴口裡淌了出來,似乎像是日本AV中出劇中才會有的特寫鏡頭。

男人將玲兒扶到一邊,然後站起身,隨便用紙擦拭了一下下體。

「嘿,Mark,你可以接替我的位置試試這小妞的小洞。」剛射完精的男人笑著說道,「真是極品,我們都快幹完兩輪了,她的小洞還是那麼緊,比妓女還耐操,你會喜歡的,正適合你。」

「是嗎,你們剛才那樣看得我都硬了。」黑人Mark說著脫下了褲子,露出了他粗壯的雙腿和那之間誇張的陰莖,恐怕大小快要和玲兒的小臂一樣了。

一旁的玲兒一隻手撐著癱坐在那裡,已經完全顧不上週圍人的對話,雖然已經背對著我,但是已經能想到她那放空的雙眼和疲憊的神情。

「把筆給我,差點忘了。」剛射完的男人說著從旁邊人手裡接過一隻馬克筆,然後俯下身在玲兒的背上劃了一道。

可惡!原來他們是在記錄在玲兒身上射精的次數!每一個字母代表著一個人,旁邊的豎道則是他用玲兒射了幾次。大部分人已經射了兩次,老Jim是三次,那麼那個M就是代表Mark,一次都還沒有。

這些人完全把玲兒當成了一個妓女,一個性玩具,一個性奴看待,竟然在她的身上用這樣的油性筆做著記錄!沒有辦法洗澡的玲兒只能一直『帶著』這張羞辱性的標記,展示給所有人看。

「寶貝,你可得忍著點,我的東西比較大。」Mark此時已經躺在了玲兒身下,下體那黝黑的碩大陰莖也已經挺立在玲兒的小穴正下方,「一般我都會用些潤滑劑的寶貝,不過你會喜歡的。」

「裡面已經有很多『潤滑劑』了,哈哈哈。」周圍一個聲音說道。

玲兒已經看到了Mark的尺寸,她拚命的搖著頭,用自己最後一絲力氣掙紮著,但身體還是不斷的被壓了下去。

當那粗壯的黑色龜頭撕開玲兒小穴的一剎那,玲兒終於忍不住的叫了出來,同時身體也像是通了電一樣的僵直起來。

所有人似乎都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著兩個人的下體,欣賞著那根黑色巨屌被玲兒那粉嫩的小穴吞沒的過程。

玲兒的下體被迫張開成圓形,死死的包裹著Mark的雞巴,一點一點的將那黑色的傢伙沒了進去,到最後還有一點段沒有進去。玲兒全程緊閉著雙眼,像是在忍受著莫大的痛苦。

「好粗……好長……不行……到頭了……不能再往裡了……啊……停下……快停下。」

隨著Mark開始抽插,玲兒終於忍不住放浪的叫了出來,撕心裂肺的叫聲響徹整個屋子,直到她的最再次被一隻雞巴堵住。

原先插肛門的男人也再次加了進來,玲兒又換回了原先的姿勢,只是身下換成了黑人Mark。Mark黝黑的身體把玲兒原本就白色的肌膚襯得更加雪白了,而那在玲兒下體不斷出入黑色巨屌則更是讓人移不開視線。

「Mark,你這傢伙可真是夠大的,我都能感覺到你的傢伙了。」正在抽查玲兒屁眼的男人打趣的說道。

Mark不說話,只是伸出手揉著玲兒那一對挺立在胸前的乳房。

「我說你們能不能以後不要射在胸上,黏糊糊怎麼揉,真他媽噁心。」

「這可不能怪我們,Mark。是這小妞最開始不願意把精液吞下去,從嘴裡流下去的。」

「哦……是嘛……現在呢。」

「現在……你等一下……」正在抽著玲兒嘴的男人說著,抱起玲兒的頭快速的插了幾下,在玲兒嘴裡射精了。

「吞下去……這是給你的晚餐加餐。」男人說道。

玲兒抬著頭看著他,似乎還是不願意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