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淫玲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一聲巨響,院門被衝開了,喪屍瞬間衝進了院子。

「啊啊……」玲兒叫著跑進了客廳,手裡還拿著背包,「院子裡……有……」

「可惡,來不及了。」說著,四周已經出來敲打玻璃的聲音。

「先上二樓,把樓梯封死應該能擋住他們。」Micheal說道。

我已經沒有時間做出判斷,只好帶著玲兒手裡的兩個背包跑上了二樓,緊接著就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

「快……把這個推下去。」我沖上二樓,反過身用力拿起二樓平台上的一張小桌,推下樓梯,卡在了樓梯的轉角處。Micheal和玲兒也開始拿著東西推下台階。我們拼了命的推下了一切能搬得動的傢俱,終於把樓梯堵死了。

從二樓往下望去,我已經能看到那些醜陋的生物正拚命的想向上跑,但卻被扔下的傢俱堵住。

那一瞬間,我向是脫了力一樣的癱坐在二樓的樓道內,玲兒和Micheal也是。

一瞬間的安全讓人感到放鬆,但下一個瞬間卻又讓人感到絕望……接下來怎麼辦……

*** *** *** ***

就這樣過了兩日,我們輪班的起來望向窗外,看到是否能有救援抵達,但看到的不是空無一人的街道,便是那些生物遊蕩在街道上。

樓下的Tart早已沒了動靜,恐怕已經成了那些怪物的盤中餐,但我們已經沒有力氣悲傷,在食物和水日漸減少的情況下,就連說話似乎都是一種負擔。

絕望漸漸湧上了心頭,唯有眼前的玲兒還能給我一絲寬慰。我心愛的女友,當她意識到我正看向她時,她會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沒有語言,但卻成了我唯一的精神依靠,讓我感到這世上還有需要我保護的人,可以讓我為之付出生命。

終於在第三日上午,汽車的轟鳴聲出現在窗外,當時是玲兒在值崗,她興奮的好像快要哭了出來。

「Help!!!Help!!!」玲兒一邊像窗外揮動著手臂,一邊大聲的呼救著。

我和Micheal也趕忙跑到窗邊,一起開始呼喊。

那是一個兩車的車隊,一輛SUV和一輛皮卡,正行駛在離我們不遠的街道上。兩輛車似乎是聽到了我們的呼喊,轉過彎向我們駛來。

「太好了!終於得救了!」玲兒開心的說,眼淚都忍不住的留了下來。這是我這些天來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的興奮。

我還是有些擔心,但仍微微的笑了笑。Micheal則是幸福的歡呼起來。

兩輛車在距離房子大概50米的位置停下,看來是在觀察情況。這兩天房子下面的喪屍散了幾次,都少說也還有20幾隻,貿然的過來確實不是好主意。

大約幾分鐘後,前面的皮卡發動起來,向我們房子的方向開來,一直開到了房子的正前方。

從窗戶上我看到駕駛座上坐著一個黑人壯漢,他不慌不忙的放下車窗,把手伸出窗外,然後使勁的拍了拍車門,一邊又大聲的喊著什麼,似乎是在吸引喪屍們的注意。

果然,樓下的喪屍的注意力全都被他吸引過去,開始向那輛皮卡走去。黑人司機又不慌不忙的升起車窗,發動了車子,慢慢的向遠方開去。

這時屋子裡還能聽到喪屍的聲音,但明顯數量不多了。另一輛SUV這時緩緩的開了過來,停在了我們的院門口。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們只是想著呼救,但卻不併清楚自己招來的究竟是什麼人。就連玲兒和Micheal也反應過來,臉上露出幾分擔心的表情。

車門打開,車上下來了4個人,都是清一色的白人壯漢,他們的手上還拿著武器。

拿著砍刀的男人先一步進了院子,一下砍中了一個倒在地上的喪屍的頭,喪屍也應聲沒了動靜。接著另一個在院中的喪屍撲了過來,也是被一刀看中腦袋,整個動作乾淨利索。

後面的三個人不慌不忙的跟進了院子,其中一個拿著左輪手槍,長著鬍子的男人抬起頭向上看了一眼我們三個人,又沖我們笑了一下,那笑看上去一點都不讓人感到舒服,反而有些不寒而慄。

很快房內的喪屍也被清理乾淨,樓下一個聲音用英文喊道:「你們下來吧。」

樓梯已經被堵死,我們只好從二樓的窗戶翻了下來。

「謝謝……謝謝你們救了我們。」我下來後對其中一個人說。

下一秒,對方拿出了槍,幾個槍口對著我們三個人。

「雙手抱頭,原地跪下。」對方用英文命令道。

我們三人沒有選擇,按照他們說的跪在院子裡。

「吃的,喝的,武器,還有汽油,都在那裡?」拿著砍刀的男人一邊繞著我們走,一邊用英文問道。

「我們還有些吃的……但是沒有武器,汽油也是……」

「Fuck,什麼都沒有,白救你們了。」

這時候另一輛車也繞了回來,停在SUV的後面,車上又下來兩個人,一個黑人一個白人,同樣也都是彪形大漢。

「Jack,你進去看看有什麼能用的拿出來。」那個臉上有鬍子的男人對著一個拿獵槍的男人說道。

「好的,老大。」

一分鐘後,那個叫Jack的男人從屋裡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大包。

「老大,有一些吃的和藥,其它就沒什麼了。」

「把東西都帶上,我們走。」

說完,這6個人便收起槍,準備離開。

「等一下!」一旁跪著的Micheal突然說道,「能不能帶上我們一起走。」

那個老大聽到後,慢慢的轉過身,其它人也停下腳步,看著Micheal。

「我們沒殺了你們就是我們仁慈,但是我們不需要廢物。」

「拜託你,我們不可能這樣活下來,我們可以幫你們……」

「幫我們什麼?就你們這身子,能殺得了那些東西?」

Micheal一時語塞,慌張的想說些什麼,但是卻不知道說什麼好。突然間,他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

「她!她對你們有用。」Micheal忽然看向玲兒,玲兒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驚恐的看著Micheal,「她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你們肯定用得上,你們知道我指的是什麼。」

所有人都似乎在一瞬間反應過來,不約而同的又走回到院子,看著玲兒。

那個拿砍刀的男人率先走到玲兒背後,一把抓住玲兒背在腦後的雙手,把她拽了起來。

「是個亞洲小婊子……恩,長得是不錯。」男人看著玲兒的臉說道。玲兒一臉驚恐的表情,嚇得說不出話來。

這時另一個男人走到玲兒面前,將她穿在身上的外衣拉鍊一把拉了下來,露出裡面的運動內衣,然後又將那內衣向上推去,玲兒那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一瞬間跳了出來,被男人一把捏住。

「啊!!住手!!放開我!!」玲兒掙扎的叫了出來。

「不要!放開她。」我呼喊著想要起來,卻被身後的人一下按在地上。

「不錯,老大,真胸,而且是我見過最好的。」男人一邊捏著玲兒的乳房,一邊笑著對有鬍子的男人說。

「我就覺得這段時間缺點什麼,原來就是缺這個啊。」拿砍刀的男人依舊抓著玲兒的手說。

「行,把她帶走,今天晚上讓大家樂呵樂呵。」

「好嘞。」拿砍刀的男人將玲兒的手扭到背後,推著她往前走。玲兒身上的內衣還沒有被放下,兩個乳房被內衣壓住一半,兩個粉嫩的乳頭就這樣露在外面。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玲兒的表情卻有些不同尋常的冷靜,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掙扎和恐懼,取而代之的異乎尋常的鎮靜和冷漠。

「不,不要,放開她!」我掙紮著想要起身,但是還是被後面的人壓著,這時候我感到一個冰冷的東西抵在腦後,看來是個槍口。

「閉嘴,小子,再不老實就打死你。」身後的人惡狠狠地說。

「玲兒……」

「等一下……」玲兒忽然開口說,「我跟你們走可以,我也什麼都願意做,不過你們得帶著他們。否則的話……我就自殺……」

玲兒的語氣是那樣的冷靜,表情也是那樣的堅定。

「你……信不信現在就殺了你!」身後那砍刀的人憤怒的說道,並把刀抬了起來。

「算了算了,」一旁拿獵槍的男人趕忙制止了他,接著他又湊到『老大』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

「如果我要帶著他們,你可要完全配合我們,讓你幹什麼你就干什麼。」帶鬍子的男人對著玲兒說道。

「嗯,只要你們帶著他們一起走,我就是你們的人了。」玲兒說的時候,聲音有些顫抖,不知道她在這背後下了多大的決心,她恐怕已經想到今後的日子會是什麼樣子了。

「好。你們兩個人去後面的皮卡上。我們出發。」

「玲兒……」我站起身,看著玲兒,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沒事的,老公。」玲兒轉過頭看著我,擠出一個微笑,「我會沒事的……」

說完,我和Micheal被放在了皮卡的後箱上,而玲兒被另外兩個男人夾著坐進了SUV的後座,不知道這一路上她會遭受怎麼樣的玩弄……

我的玲兒,我恨我自己此時無能為力,我恨不得殺光這裡的所有人,只和玲兒一起遠走。可現在玲兒雖在我不到10米的位置,卻像是隔了很遠,彷彿她再也不屬於我了……

*** *** *** ***

「我也是被逼無奈……真的……要不這樣我們全都得死在那裡。」Micheal一臉無辜的說。

我們坐在皮卡的後鬥上,毫無遮攔的暴露在灼熱的陽光下,幸好在行駛的汽車上還有著撲面而來的涼風,否則我們早就被烤乾在這上面了……或許他們就是這麼想的。

「嗯……」我沒有看Micheal,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透過車窗,我能看到玲兒正坐在前面SUV的後排,被兩個人夾在中間。她黑色的長發散開披在肩上,頭似乎在不停的晃動。不知道她現在正受著怎樣的折磨。

『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玲兒。』我在心中暗暗發誓,無論多麼困難,我也要把玲兒救出來,甚至不惜要殺人。

大概幾十分鐘後,車子停在了一個小鎮的超市門前。整個鎮子看上去空無一人,街道上仍舊散落著各種人們逃難時留下的東西。

街道兩旁的門窗緊閉著,有的房子應該還有人在,只是他們對於我們這幫『不速之客』的到來並不想有任何反應。

「下車,該去弄點吃的了。」兩輛車上的人都下了車,我也趕快翻下了車,急切的走向前面的車,向後座看去。

後座的中間,玲兒正癱坐在那裡,她的外衣早已不見了蹤影,上身的運動內衣被推倒了胸部上方,兩個大大的乳房赤裸裸的暴露在外面,上面已經有了斑斑紅印。下身運動褲已經被脫在了地上,那條丁字褲也不見了蹤影。玲兒的下體看上去剛剛經過蹂躪,現在已經濕的一塌糊塗。

「玲兒……」我看著玲兒,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遭受這般折磨,我的心裡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

「親愛的……我……我沒事。」玲兒看上去很累,說話已經有點喘。

「嘿……嘿……這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後面一隻大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從後座拽了出來。

「你們……」我惡狠狠地說,但轉念一想,現在和他們完全不是對手,便又收回了表情。

「一會兒咱們可得換換,我們也想玩玩這小妞,剛才被你們弄得聽了一路淫叫,下一段換你們聽了。」

「行行行,可惜現在還玩不上,趕快把這弄完,咱們找個地方好好爽爽這小妞。」

「行了,她又跑不了。」帶鬍子的老大開口說道,「你也穿好衣服下來。還有你和你,去超市門口看看動靜。其它人準備好。」

原來如此,把我和Micheal帶上就是為了這個,為了讓我們先去探雷。

但是我們現在還沒有別的選擇。

「我需要個武器。」我對著老大說道。

帶鬍子的老大瞪了我一眼,然後又朝旁邊的一個人使了個眼色,那人領會了老大的意思,將一個棒球棍拋到我手上。

這時玲兒也穿好了衣服,跌跌撞撞的從車裡走了出來。她看到我拿著球棒,臉上表情變得十分擔憂。我看了看玲兒,頭也不回的走向超市門口。

超市裡黑漆漆的一片,完全看不出裡面究竟是什麼情況。我猛地砸了砸門,瞬間幾個黑影從角落中撲了過來,一下子撲在超市的玻璃門上。

「把門砸開。」老大命令道。

「不……不……」Micheal看上去怕極了,雖然隔著玻璃門,但是喪屍已經離他不足半米。我能清楚的看到他的雙腿在不停的打顫。

「砸開門,快點。」又是一聲命令。

我一咬牙,猛地揮動球棒砸向大門,接著又連續的雜了幾下。巨大的玻璃門整個碎了開來,喪屍們一瞬間湧了出來。

「啊啊啊……救命啊……」Micheal害怕的猛地向另一個方向跑去,卻引得幾個喪屍追逐他而去。

我沒有功夫理會他,只是學著那些人的樣子用球棒猛擊喪屍的頭部,將離自己最近的兩隻打趴下來,然後迅速的往車子的方向跑去。

「好的,所有人上車。」接到老大的命令,所有人上了車,發動了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