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淫玲

屋裡的沈寂一下子被屋外的叫喊聲打斷,我和Micheal趕忙跑向窗口,玲兒也趕忙從廚房跑了出來。

屋外的街道上是一對中年男女,女人還抱著孩子,男人拖著行李箱。而他們的身後正跟著幾個喪屍。

這是我們第一次親眼見到這種恐怖的生物,它們身上有著明顯的傷口,似乎是剛被感染不久,衣服還大致完好,只是神態已經是行屍走肉一般。它們的步伐並不快,但也足以追上這對中年男女了……

「我們得出去幫他們!」我說道。

「怎麼幫?就我們兩個嗎?」Micheal說,他的眼神已經充滿了恐懼。

「難道看著他們死嗎?」

「難道讓我們送死嗎?」

「啊!」玲兒大聲的叫了出來,只見一隻喪屍猛地一撲,咬到了男人的脖子。

「快跑,親愛的,快跑。」男人奮力的將那隻喪屍踹倒,也同時扔下了行李箱,「別管我,快離開這……」

「不……不……」女人尖叫的說。

「不久之後我也會變成他們的……照顧好我們的孩子……」男人堅決的將自己的老婆孩子推開。

女人的樣子看上十分恐懼,但她也似乎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自己抱著孩子跑掉了。而男人也瞬間淹沒在喪屍當中。

這一切發生的那樣快……又是那樣的駭人。我們三個站在窗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從這一刻起,我們才深深的體會出世界末日的來臨,以及來自周圍的無盡的危險。如果說從早上開始恐懼是來源於周圍氣氛,從現在這一刻,恐懼已經發自我們的內心深處了。

*** *** *** ***

這樣的沈默一直持續到晚上。等到夜色漸漸黑了下來,我們關掉了所有的燈,又拉上窗簾,只在客廳裡點了幾個蠟燭,藉著火光匆匆的吃完了晚飯,電視裡還是重複著相同的內容……

「請各位市民保持冷靜,不要離開自己的房屋,等待救援,不要擅自接觸感染者,重複,不要離開自己的房屋,等待救援,不要擅自接觸感染者……」

每個人的心情都十分沈重,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會是如何,一句話都不願意多說,就連Tart也只是難過的趴在那裡,一聲都不出。房間裡死一般的寂靜,直到Micheal打破了沈默。

「Eve,熱水器裡應該還有些熱水,你去給用了吧別浪費了,估計也是最後一次了。」

「嗯,謝謝你,Micheal。」

「注意安全,寶貝,有什麼事就叫我們。」

玲兒微笑了一下,便去了衛生間,一天的忙碌再加上炎熱的氣溫,她的身上出了不少汗,要是往常的話早就去洗澡了。而如今玲兒的身上還穿著那套運動文胸和緊身褲,肯定已經十分的難受了。現在看來,洗澡可能已經是最後的奢侈了,也可能是這一天中唯一的開心事了。

「這就是世界末日了吧?不知道國內那邊怎麼樣了。」

「剛才就試過了,手機和網路已經都斷了,現在估計停電停水也是遲早的事情……」

「既然不知道我們還有幾天可以活……」Micheal站起身,從房間的一角拿出一瓶紅酒,「我也不想藏著它了。」

這是一瓶法國一級酒莊產的酒,想必價格一定不菲。

「本來是要留到結婚的時候喝的……」Micheal有些悲傷的說,「現在不知道還等不等的到那個時候了……陪我喝一點吧。」

「好。」看到今天這些事情,我想我也需要點酒精來安神了。

「我去廚房找兩個杯子。」說完,Micheal拿著酒瓶進了廚房。

浴室裡傳來嘩嘩的水聲,想必玲兒已經開始沖澡了。Micheal拿著兩個倒著酒的酒杯走了出來,將其中一杯遞給我,又碰了一下。

「為了明天……」Micheal沈重的說。

「為了活下去……」我說完,和Micheal一樣將那一小杯酒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Micheal,立刻又倒上了一些,我們兩個人說著些今後的安排和打算,一點一點的喝著。

直到我變得有些迷糊,彷彿睡意突然襲來,抵抗都抵抗不了。視線酒只剩下一條模模糊糊的線,我看到Micheal輕輕地推了推我,然後站起身,往浴室走去。

我想要起身,身體卻使不上勁,就連眼皮也是奮力才睜開一點……

「啊……Micheal……你幹什麼……不要啊……」我聽到玲兒的叫聲。

「已經是世界末日了……Eve,就讓我爽一下吧……」我聽到Micheal的聲音說著。

「不要啊……別這樣……Micheal……救命……」

「沒用的……你男朋友已經睡死過去了……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的,你要是再叫把那些東西招來,咱們都得死……知道嗎……」

「啊……不要……不要摸那裡……Micheal……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我還依稀聽到玲兒的聲音帶著哭腔。

「玲兒……玲兒……」我奮力的發出些聲音,但小到我自己都聽不見。

「我的校花,那個男生不想佔有你……沒想到世界末日居然被我們趕上了……

你們還特意來了我家。「Micheal語無倫次的說著,」你放心吧……你男朋友明天早上什麼都不會知道的……「

「啊……不要……不要進來……太粗了……啊……」

最後一絲精神被消耗殆盡,我終於抵抗不住,閉上了眼睛……

「啪……啪……啪……啪……」再次醒來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耳朵裡傳進一些聲音,是肉體間碰撞的聲音。身體依然不能動,只是眼睛能迷迷糊糊的睜開一絲。

眼前出現的竟然是玲兒的裸體……此刻的她正全身赤裸的彎下腰,兩隻手扶著剛剛吃飯的餐桌,我的頭就在她手的不遠處。從我的視線正好能看到她兩個水滴狀的乳房在胸前墜著,隨著身體的撞擊前後搖動著。那迷人的鎖骨上泛著水光,顯然已經出了不少汗,而下面平坦的小腹也是微微收緊著,似乎在用著力。一雙修長筆直的美腿正分開著,腿上的肌肉也都繃直著,能看出優美的線條。

而透過那兩腿之間,能夠看到一雙男人的腿,而一雙男人粗糙的大手,此刻正扶在玲兒纖細的腰間。很顯然,玲兒正被這個男人從後面一下一下的插入。而那一直重複的『啪啪』聲,便是男人腰部衝撞玲兒屁股時發出的聲響。

『怎麼會這樣!玲兒她……玲兒她正在被Micheal強姦?不……這不可能……這只是做夢吧。』我的心情沈痛如刀絞,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我們的校花,怎麼樣,被我操的舒服嗎~」Micheal用著極其淫蕩的聲音說著,「只有世界末日才能讓我操到你啊……你也不能怪我,誰讓你竟然還穿著內衣和緊身褲送上門來,那褲子把你那小翹屁股都勒出來了……看了就讓人想操。」

『可……可惡……身子還是使不上力氣,真想起來弄死這小子……不……這一定是夢……世界末日也是,這也是……可一切都是那樣的真實……』

不知是否是出於害怕,玲兒一直沒有發生聲音,只是閉著眼睛,表情略顯痛苦。

客廳的所有窗簾全都拉著,只有幾個蠟燭微弱的燭光。這暖黃色的光線,仿佛把玲兒的身體照的更加細膩迷人,看不出一絲瑕疵。可現在卻被另一個醜陋的身體玷污著,玷污著我心愛的女友。我注意到眼前的桌子上放著那盒避孕套,光是拆開的包裝紙就已經有三,四個了……

「玲兒……」我還是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

「Eve,今後每天都這樣操你好不好……我們有很多的時間……」是Micheal的聲音。

玲兒沒有出聲,只是猛地搖了搖頭。

「不……那我就不客氣了……」Micheal接著猛地抽插了幾下,又將一隻手伸向了玲兒的下體,「操了這麼多次……竟然還有這麼多水,你男友可真是好福氣,搞上你這麼個性感尤物。」

「啊~~~~」玲兒忍不住叫了一聲,身子趴在了桌子上,兩隻眼睛泛著淚花,似乎下一秒就要流出來了,她伸出一直手,扶在了我的臉上,哭著說,「老公……對不起……對不起……」

下一秒,Micheal將玲兒翻了個身,整個人趴在玲兒身上,張開嘴將玲兒一側的乳房含了進去,瘋狂的吮吸著,然後下體一用力,重新插了進去……

*** *** *** ***

第二天清晨,我被延綿不絕的犬吠聲吵醒。好像是Tart的聲音。我還穿著昨天的衣服,躺在一張大雙人床上,而身邊躺著的竟是自己心愛的女友,玲兒。

玲兒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只是簡單的用杯子蓋住肚子,整個人看不上什麼異常。

真的是夢嗎?我有些迷糊,記憶也不是十分清楚。

迷迷糊糊的走到窗前,我將窗簾拉開一個縫,小心翼翼的看出去。

那一瞬間,我身體當中每一個細胞都被立刻驚醒。

院牆外面聚集著幾十隻喪屍,它們正努力將那蒼白的手臂透過鐵欄杆伸進來,似乎是想要撲向院裡的Tart,但卻被大門擋住。

Tart站在院內,對著門外不停的叫著,他只是本能想要驅趕這些奇怪的『人』,但它的叫聲卻只是招來了更多的喪屍。

「快起來……」我拚命的搖醒了玲兒。

「怎麼了……老公……」玲兒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

「快穿上衣服,我們現在有危險……」

「啊?出……出什麼事了……是……Micheal嗎?」玲兒的表情起了變化,變得有些驚恐。

「門外……門外有幾十隻喪屍……不知道大門還能堅持多久……總之快穿上衣服。」

「啊?那……那我們……怎麼辦……」玲兒驚恐的縮在床上。

「不知道,我去把Micheal叫起來,你穿上衣服後看看大門的動靜。」

說完,我也穿好衣服,奔向Micheal的房間。

「Micheal,快起來。」我衝進Micheal的房間,看到Micheal也同樣裸體的躺在床上,下身那根醜陋的肉棒正充血著挺立在那裡。那一瞬間,我回想起昨晚的情景,心裡突然一緊,但又立刻將那些拋到腦後。

我上前搖了搖Micheal,但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依然沈重的呼吸聲,看上去他像是累壞了。

沒有辦法,我只好重重的拍了他幾下,Micheal才勉強的睜開眼睛。

「幹嘛啊……這麼早。」

「Micheal,快起來,出事了。外面有幾十隻喪屍堵在門口,隨時有可能會進來。」說完,我突然呆住了幾秒,自己這才突然意識到了無限的恐懼,下一秒可能就會死了。

「什麼?」Micheal驚訝的坐起來。

這時玲兒跑了進來,表情十分的恐懼,「……大門,好像開始晃動了……」

我看到玲兒又穿回了昨天的那身運動內衣和緊身運動褲,只是並沒有綁頭髮,她衝進來的那一刻看到了Micheal的裸體和那充血的肉棒,但是卻似乎並沒有感到驚訝或是害羞。

天,我竟然還在考慮這些,已經是死到臨頭了……

「狗叫聲,一定是Tart的叫聲把它們吸引過來的,我去把Tart拿走。

Micheal,你趕快穿上衣服,玲兒,跟我來。「

「好的……」

和玲兒來到一樓,我們悄悄的靠近玄關,打開一道門縫,可以看到遠門外黑壓壓的一片『屍牆』。而Tart就在它們不遠處,不停的對著它們嚎叫。

「一會兒我出來把Tart抱進來,等我一進門你就把門關上鎖起來。聽清了嗎,玲兒?」

「小心一點……」

「嗯……」我堅定的點了點頭,「準備好了嗎?」

「嗯。」

我拉開門,跑向Tart。Tart意識到我,也轉過頭來看著我。

我沒有遲疑,一把將它抱住,然後轉身往回跑。身後喪屍的聲音變強了,似乎是我的出現更加激起了它們捕食的慾望。

我衝進屋內,玲兒在我身後猛地關上了門。

「現在怎麼辦?」我放下Tart,它似乎也受了驚嚇,自顧自的跑向了廚房。

「它們……應該會散去吧……」玲兒小聲的說道。

這時Micheal也跑下了樓。

「但是我們得做好準備離開……Micheal,還有別的路嗎?」

「有……但是……我們怎麼跑呢,這附近全是那東西。」Micheal的樣子顯得比玲兒還要恐懼幾分,就連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抖。

突然,門外傳來金屬碰撞的聲音,是大門搖晃發出的聲響。這一瞬間,屋裡所有人都意識到大門快要堅持不住了。

「看來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了,玲兒,你去收拾東西,儘量帶些吃的。Micheal,過來幫我一下。」

說完,玲兒便跑向了廚房,我和Micheal開始把傢俱堆向大門。

「一會兒我們可以從院牆翻進隔壁家。」Micheal說。

「好,也只能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