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虐戀的快樂和痛苦之中(1-7)

第一章

站在浴室的大鏡子前,看著鏡中剛出浴的樣子,腦子裏不明白自己爲什麽會有如此衝動的想法,面對鏡中的自己,感覺二十八歲的年齡還能有如此好的肌膚和令自己充滿自信的身姿。

腦子裏出現了他的樣子,自己也不知道怎麽了竟然會對一個陌生的男人産生如此強烈的期待感。那還是三個星期前,丈夫因公司的業務經常出差,使得我無聊的走進了一家夜夢酒吧。

坐在一個靠牆的桌前,要了一盤堅果和一杯紅酒,在等酒保上酒時,無意的觀察周圍,人不是很多,也都有伴,只有與我相鄰的桌子坐著一個男人,桌上放著一盞正在煮制的咖啡壺,男人面對著面前的手提電腦,雙手熟練的在鍵盤上敲擊著,我收回了目光。

慢慢的呡了一口味道熟悉的紅酒,然後優雅的剝著堅果,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周圍,所有人都在幹著自己的事,有一桌上的四個男人中的一個向我投來了感興趣的目光,我回敬了他一個不屑的眼神,從新回到了那個旁若無人的男人身上。

我開始打量他,約四十歲的年齡,長相並非那種英俊的,但是從他自如的在鍵盤上敲擊的動作看,他是一個自信的人,理的很短的圓寸頭使得他給人一種個性化的神情。

兩隻手的手指在酒吧婚暗的燈光下,顯得纖細而釉白,從他坐著的姿態看約有一米七十幾的身高,無論是臉上還是筆直的坐姿都不會給人臃腫的感覺,其實他應該沒有我想象的那麽胖。

從坐姿看他應該是一個有教養的中年男人,衣著和坐在這裏告訴我他的生活應該是衣食無憂的階層。

他旁若無人的進行著自己的行爲,我腦子裏出現了意想 ——打遊戲,看他的樣子感覺不像;—— 寫合同,也不像,一般來說合同都有範本,只需改動或添加某些需要的條款就行了。最後自己堅定的相信他是在寫東西,論文?小說?詩歌?

再次看到鏡子裏的自己,感覺白皙的臉上不知何時添了一抹紅暈,渾身也有點發熱,雙手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雙乳,丈夫曾誇讚說我的乳房有彈性又非常的柔軟綿滑,手指有點驕傲的撫摸看淡而小的乳暈上凸起的乳蕾,手指不由自主的揪住開始發硬挺起的乳頭。

視線象個男人一樣的由上往下,躍過平坦光滑的小腹,將目光投向兩腿的頂端,看著隆起的陰阜,那地方被丈夫疼愛有加,記得初婚時,丈夫看到那裏曾說我是白虎。

我聽說過那地方無毛的女人叫白虎,是克夫的,我愛戀的看著丈夫,用手指小心的揪起彌足珍貴的幾根說:“ 這不是嗎?”可是自己的心裏産生了一股說不出來的自卑,別的女人那裏多是烏黑發亮、濃濃的黑毛,相比自己豈不就是個白虎,因此感覺自己和別的女人不同,而丈夫更喜歡以此來挑情。

體溫再次上升,我看著夾緊雙腿後,暴露出來的肥大的陰唇,這令我心中狂跳,下意識的放鬆雙腿,使得被擠突的陰唇能自然的存放在雙腿間,隨著雙腿的分開,一滴晶亮的體液帶給我奇異的騷癢後滴落下來。

我有點自戀的將手伸向自己火熱而騷癢的雙腿之間,輕撫著紅潤充血的私處,一股強烈的情欲沖向腦部,使我閉上了眼睛,我將中指放入熟悉的兩片陰唇之間,前後慢慢的滑動,一陣陣的快感從腿間擴散到全身,腦子裏不停地回想著丈夫帶給我的感覺,搜索著令我難忘的記憶。

可是那種令我難忘的感覺太少了,我不由的腦子裏出現了他的樣子,幾乎是同時我的大腦已經讓我在兩腿間滑動的手指,幻化成了他的手指,就這一瞬我感到自己的陰道收縮了。

我體味著他的手指在我火熱敏感,已經變得潮濕不堪的陰部滑動,一隻手捏住自己堅硬的乳頭,幻想著他粗暴的擠捏,不由的手指用力,立刻一股電擊般的快感從乳頭直通陰道,仿佛在那裏點燃了我全部的情欲,那是和丈夫給我的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一種被征服的快感將我潛意識裏的一些東西放了出來,新婚時丈夫也有過因動情而粗暴的行爲,當自己告訴他痛時,馬上就後悔了,因爲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想被釋放出來,可丈夫變得溫柔的行爲令已經鬆動要打開的門又從新關閉起來。

我內心的期待使大腦指示我揪住了自己肥大的陰唇,除了用力的擠捏外,dfjstory.com幻想著他在用力的拉拽,立刻強烈無比的酥麻感沖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一股從未有過的快感令我感覺自己變成了一片雲,繼而是強烈的腰間發麻,陰道裏有力的收縮著,不知何時進入體內的手指有被緊箍的感覺。

全身的顫抖漸漸平息下來後,我睜開了雙眼,再次看到鏡中的自己都不敢相信,鏡中的女人嬌豔無比,全身嬌嫩白皙的肌膚仿佛罩上了一層桃花的粉色紅霧,臉頰如同塗了胭脂般的嫣紅。

我有點不敢看了,我怎麽變得如此的好色,從體內抽出手指,感覺像是泡在水裏,整只手都掛滿了粘稠膩滑的液體,同時大腿上感受到液體流動的騷癢,我無法再想,回到花灑下,想用水沖去我的情欲,洗掉我潛意識裏的好色。

當我坐在夜夢酒吧,用溫熱的雙唇輕呡著冰涼的橙汁時,眼睛已盯在了寸頭下那張自信的臉上,看著他腦子裏想著他用那溫熱性感、充滿了煙味的嘴唇吻我會是什麽樣的感覺,他會不會用雙手在我身上撫摸,作攻擊前的準備,還是直接就奔向自己敏感的三點。

一切仿佛有魔咒一般的控制著我,我驚醒的回過神來,立刻感到了身子發熱,一股奇異的騷癢從胯間擴散到全身,使得還沒有完全清醒的思緒變得混亂,奇熱變成了一種期待,可是自己期待什麽又不很清晰,只是強烈的期待會發生點什麽。

他很隨意的從螢幕前擡起頭,向四周掃視了一下,在滑過我對視的目光時,我沒有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絲的停留,失望一下包裹住了我,同時另一個自己嘲弄的譏笑著:別自做多情了,你這個淫蕩的女人,人家根本沒有正眼看你,我被自虐式的那種羞恥感壓迫的低下頭,可體內的熱力反而更強,那種騷癢使我敏感的意識到液體流動的感覺。

餘光始終沒有離開他,只見他伸手從手提電腦的包裏取出一個便箋本和筆,快速的寫著什麽,同時還擡頭四望,在找什麽,很快他就放下了筆,撕下寫字的那頁,一邊簡單的折疊,一邊招手叫來了服務生。

與服務生的交談時,我無法看到他的表情,服務生回頭看了我一眼,令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感覺他們的談話似乎和我有關,不知爲什麽我一下特別的期待那紙條是寫給我的,同樣我也有這樣的預感,這使我體內的熱力開始加溫,同時又在想真是給我的那會是什麽內容。

如同預料的一樣,服務生將紙條放在了我的面前,並告知是那位先生給我的,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頭表示了一下,待服務生離開後,我又開始猶豫要不要看,不知上面寫的什麽,不看的話一切如舊,看了會發生什麽根本無法預測,但好奇心和先前的期待使我打開了紙條。

兩行字跡優雅但充滿了自信和冷竣的文字:有興趣的話過來一起坐,對我的觀察也該變成深入瞭解了。

我忍不住擡頭看過去,看到的是從未看到的微笑掛在他臉上,當我注意到他的目光時,我的心又是一陣急跳,那目光中充滿了溫情和嚴厲,但在這背後又有一種自己根本無法描述的東西,就是那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令我心慌氣短。

仿佛他的目光變成了一隻手,拉著不知該如何,幾乎已經沒有了思考的我走向了他的桌子,木偶般的坐了下來,他充滿男性低音的聲音傳來:“ 你好!”我對著他伸出的手,條件反射般機械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那有著靈巧手指的手掌中。

立刻溫熱有力的感覺傳了過來,不知有多久我的意識才從新讓我思考,並禮節性的說:“ 你好!”這時我才發覺他的大拇指在我的手背上滑動著,感覺著我皮膚的細膩,我忙慌亂的抽了回來。

他等了一會看著我說:“ 你觀察我好久了,能告訴我爲什麽嗎?”我不由擡頭迎向他的目光,因爲這之前我已經被意識中的自己告知,既然想瞭解對方,而且已經坐在了他的桌旁,還想那麽多什麽陌生人一些無聊的事幹什麽。

我幾乎是將體內所有的力量都用上了,看著他深邃的目光說:“ 不知道,好奇吧,”“是因爲我一個人,每周固定的時間坐在固定的地方,幹著固定的事情?”他似乎看透了我,連自己都不知道什麽原因。

我又開始産生慌亂的感覺,自己也不明白爲什麽,只好說:“也許吧。”

他看著我說:“從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你應該是一個有家庭而又沒有什麽人陪的女人,孤獨使你産生了一種精力過剩的好奇,你不必驚訝,因爲有人陪你不會到酒吧來,不孤獨就不會讓你産生好奇心,生活的充實你也就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好奇。”

我感覺他就像我的思想,細想一下我的生活不就是這樣嗎?一個人孤單的面對四壁,正是需要溫情浪漫的年齡,可又無奈的接受這份孤獨。

想起我那個家還算是幸福的,以及對我不錯的丈夫,體內本能的抗拒心理使我感到自己不應該被對方牽著走,應該有自己的思想,於是說:“ 你每次來都在寫什麽?”

他沒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用他那雙能令人心慌的眼神掃視著我說:“ 把自己的一些經歷和事情以小說的形式寫出來。”

“ 那爲什麽不寫自傳呢?” 我想儘量的表現出自己並非無知,這大概是人的通病吧,不論男女在自己看好的人面前總有表現的欲望,這幾乎可以說是本能的一種反應。

“自傳要求真人真事,真事倒無妨,世間相同經歷的事情還是有不少的,但真人真事加在一起有相同經歷和事情的人就不多了,這樣發表在網上恐怕會産生不好的結果,甚至有可能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小說和自傳的區別是很大的,”他的觀點完全表現出了他是一個嚴謹的人。

好奇心使我不由自主的說:“能拜讀你的作品嗎?”說完有些後悔,但馬上另一個自己給了一個令理智的自己能接受的解釋,自己不是想瞭解對方嗎?可以通過他寫的東西來知道一些他的事。

我一直處在矛盾中,孤獨的自己想得到慰籍,可同時幸福的家庭和不錯的丈夫又告誡自己不可出格,我幾乎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繼續的與對方交談下去。

“你真的要看?那可能是你不太容易接受的,對你來說可能是非常另類的事情,”他毫無拒絕但又爲我擔心的說。

我沒有理解他話的完全含義,腦子裏出現最多的是把另類理解成同性戀,這使得我開始從新審視他,可無論如何也使我無法相信他是一個同性戀者,性格使然讓我脫口問道:“你結婚了嗎?”

他聽了之後用充滿溫情的目光微笑著看我說:“沒有,你是否把我說的另類理解成了同性戀,如果我真的是同性戀,你就不會坐在這裏和我交談了。”

不記得在那裏聽過一句話,說女人胸大無腦,此時我深感自己就像有智障一般,同時腦子裏在搜索自己所知道的另類是什麽,答案很快就由他那裏得到了。

他在手提電腦上打開了一張圖片,然後讓我坐到他身邊去看。立刻強烈的視覺和道德衝擊著我。

那是一張非常清晰的照片,一個漂亮的女人被手指粗細的紅色繩子五花大綁,可以看出每一道繩子捆的部位都是那麽的精致,特別是兩個本就豐滿的乳房由於根部的捆綁顯得更加突出,白皙的乳肉上佈滿了紅色的鞭痕,兩個乳頭是被閃亮的金屬夾子夾住,夾子下面掛著兩個核桃大小的銅鈴。

再往下兩道緊緊的繩子勒在女人敏感無比的陰戶上,原本應該有的陰毛被剃掉了顯得格外的淫穢,但整個的圖像給人相當的美感,特別是女人的面部表情,兩眼下掛著晶亮的淚水,但在痛苦中表現出異常的滿足,可以看出她在享受著一種無法說清的體驗。

我被照片衝擊著,同時一股灼熱從胯間升起,開始迅速的蔓延倒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一種酥麻的感覺令自己感到從未有過的衝動。

“知道虐戀嗎?”他關掉了畫面問,我還沒有從剛才的衝擊中醒過來,只是本能的搖搖頭。

“這樣吧,這是一個U盤,你家裏應該有電腦吧,這裏面有我的一部分作品,如果你能接受就看,接受不了就不要看,不過那是另一種性愛的體驗,”他遞給我一個小巧的U盤,我跟本就沒有多想就接了過來。

“好了,今天已經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了,”他說著一邊將手提電腦放入背包,同時招呼服務生來結帳。

直到出門我才完全清醒過來,出門後站在街上,理智從新回來了,我便和他告別,他說:“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我家離這裏不遠,”我說著指了一下家的方向,他說:“正好,我的車在那邊停車場,”兩人便開始向同一個方向走去。

“能告訴我你的電話嗎?”他突然這樣說,我一愣,腦子裏飛快的考慮了一下,還是告訴了他,“剛才的照片沒有嚇倒你吧?”他關心的問。

我掩蓋著自己說:“沒有,那是你照的嗎?”他點點頭說:“ 她是我喜歡的性奴,”我又吃了一驚,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有反感、有不相信、還有一絲嫉妒,我不明白這是爲什麽。

在我還沒有從吃驚中回過神,還在思考怎麽會有女人做性奴,性奴又會是什麽樣的時,他說:“手給我,”我幾乎是沒有思考的就把手伸了過去,當他用溫熱的手握住我的手時,我本能的抗拒的試圖抽回。

抽回失敗後,我的手就被他用力的握著,我不由擡頭看了一下前方,已經快到我住的小區了,這時正好走到了路燈照射下,樹蔭的陰影處,就感被他抓著的手受到了有力的牽引,我身不由己的轉過時,我的嘴唇已經被他吻住了。

驚叫聲被他火熱的雙唇堵了回去,同時一股含有煙草味的男性氣味沖進了我的嗅覺,這種很男性的氣味令我從心裏期待,這是丈夫身上所沒有的。

但是本能還是令我輕輕的推拒著,他時機把握的非常好,離開了我,我有點生氣的說:“你……”後面不知該怎麽說。

他用狼一樣發亮的目光看著我說:“你很漂亮,充滿了成熟女人的誘惑,請原諒我的情不自禁。”

我根本無法生氣,也沒有真的生氣,只是太突然了,那種神情完全是本能的矜持而做出來的,同時想證明自己不是隨便的女人,爲了躲避他的目光,那目光令我心跳、發軟,我不知道再堅持下去,自己是否還能抵抗住不上他的床,因此我說:“我到了,謝謝你!”

他笑著說:“好的,再見!”然後沒有表現處絲毫的留戀的轉身離去,倒是自己一直目送他轉過牆角。

第二章

我走進客廳一股從沒有過的疲憊,令我躺在沙發上,腦子裏過電影般的想著晚上發生的事情,當再次想起那張照片時,我敏感的身子令我感到胯間的異樣,便起身直奔衛生間。

我脫下精心穿戴的內褲時,發現整個襠部都被粘稠膩滑的液體所浸濕,一股從未嗅到過的氣味刺激著我的嗅覺,令我感到羞恥,我從來沒有一下分泌過這麽多得體液,加上羞恥強烈的衝擊著我的道德底限。

我脫去身上的衣服,當溫熱的水流過我發燙的肌膚時,平時很舒適的水溫變得有點涼意,我用花灑沖洗著粘稠體液還在湧出的陰部,水的衝擊令我感到陰部的騷癢,同時在想自己怎麽變得如此的敏感,腦子裏不由想起那兩條紅色繩子緊緊勒住會是什麽樣的感覺。

隨著水的衝擊,體內有開始聚集起熱量,感覺陰道深處的騷癢,我有點受不了水射力量給我帶來的刺激,可由不願放棄令我開始發酥的感覺,不由伸手用手指阻擋減弱水射的衝擊,手指在雙唇間忍不住的滑動,理智告訴我是在清洗,可潛意識卻讓我感受著是丈夫的手指在挖弄。

我無法控制手上的力量和速度,中指仿佛被吸在已經明顯感到凸起的陰蒂上摩擦,混亂的意識使我想拒絕,可手指不受控制的摩擦著越來越強烈帶給我快感的陰蒂,就在我感到要崩潰的時候, 腦子裏出現了他的眼睛。

他那狼一樣的目光看著我,同時交替的幻化出被緊緊捆綁的女人的臉,竟然是我的,我被中魔了一般的將兩個手指挖入了灼熱的陰道,發出聽來很遙遠的聲音:“不要……不要這樣……嗯……”

當我從夢幻中清醒過來時,四周都是花灑噴出的水滴,我再次爲自己感到羞恥,自己變得如此的饑渴,我不再多想快速的收拾著衛生間四處的水滴,然後用浴巾擦幹身子,把自己還在發熱的身子裹在浴巾中,走過鏡子不敢看,走進臥室連自己習慣的睡裙都沒有穿,便一絲不掛的躲進被子裏。

用了多種的方法試圖驅趕走腦海中不斷出現的影像,他那讓人無法回避的眼神和那幅強烈刺激我視覺的照片,交替的閃現,我開始對他所說的虐戀産生了濃厚的興趣,但本能的道德和所擁有的知識構成又讓我非常的排斥。

我在床上不斷的翻滾,越來越清醒的大腦使我已經無法安睡,我決定起來看他給我的U盤中的東西,就在這時正在充電的手機響了,在寂靜的夜裏顯得非常響,原本感覺很好的鈴聲,在煩躁不安的心情下把我嚇了一跳,以爲是丈夫打來的,拿過來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不容我多想,預感告訴我是他的電話,我不敢接,理智告訴我今晚的行爲已經有點出格了,應該馬上忘記這一切,若繼續下去自己會變成什麽樣子是不可預知的。

鈴聲執著的響著,可是萬一是丈夫打來的,也許是手機沒電了,不接丈夫會怎麽想,這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的理由,讓我有接聽的想法,理智告訴我接吧,若是他,就告訴他自己不想再和他有什麽了。

電話接通後就傳來了他那足以吸引我的聲音:“還沒有睡吧?沒有別的事情,就是想知道你是否到家了,聽到你的聲音就好了,好久才接一定是在猶豫吧,那你睡吧,我不打擾了,”電話隨即掛斷了。

我跟本都沒有說話的機會,而且我幾乎適應不了,明明感覺到他應該有話沒有說完,可他卻掛斷了,一種失落感從心裏升起,我不知道怎麽聽到他的聲音後會有期待和他交談的欲望,也許是一個人寂寞,希望能有一個可以聊聊的人。

我放下電話,腦子裏開始猜想他此時在幹什麽,他沒有說完的話會是什麽?我一邊起身穿上家居的睡裙,一邊從包裏取出U盤走向書房,坐在電腦前的皮椅上,低於體溫的皮革觸及到裸露的肌膚,帶給我心動的感覺。

很快我就被他的描寫帶進了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性愛世界,我完全忘記了自己和周圍的一切,雙目盯著閃爍的螢幕,當女主角第一次稱呼主人時,我的心緊縮了起來,一種令我喘息困難的緊張,一種身不由己的熱力從胯間傳遍全身,我被女主角那在痛苦的鞭打和折磨下,體味性愛之樂的感覺所吸引,腦子裏不斷的問自己那是什麽樣的感覺,特別是一個女性把男人稱作主人時的那種心態。

我試圖把自己變成女主角去體味,把自己放在一個被別人奴役的角度,體味那是一種什麽樣的心情,強烈的屈辱和羞恥感令我心跳加快,身體也隨之發熱,一股難以言述的性饑渴在體內滾動。

我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一隻手抓住了自己熟悉的乳頭,腦子裏想著女主角被虐乳的情景,手指下決心的用力捏緊乳頭,立刻一股被電灼般的劇痛,從乳頭擴散開,同時就感到自己的子宮在陰道內的跳動,說不出來的感覺,當我加大力量時,我感到了以往和丈夫歡愛時頻臨高潮時的感覺,不過要比那強烈的多。

我無法控制的抓住了另一個乳頭,雙手用力擠捏著自己嬌嫩敏感的凸起,持續了約一分鐘,那種令全身都酥麻的快感一下子奪去了我身體的所有感覺,高潮帶來的令我輕度的昏迷。

不知是由於高潮帶來的酥麻,使我手上無力,還是快感延緩了我的痛感,總之我的乳頭已經不再感到電灼般的疼痛,而是産生了綿綿不斷的快感,我享受著這一段高潮漸退時的舒服的感覺。

當我鬆開用力過渡有點僵硬的手指時,才知道自己幾乎是用盡全力在擠捏自己的乳頭,忍不住拉開領口查看自己的乳頭,還沒有恢復到原有的圓潤的樣子,一股自虐後異樣的心情充斥著我,同時也衝擊著我的道德底限。

心情逐漸平緩後,全身的疲倦感立刻襲來,我慢慢的站了起來,立刻感到了陰戶的異樣,低頭一看才發現剛才自己坐的地方有一灘粘稠的液體,同時感到有液體順著自己嬌嫩的大腿往下流,隨著淫水的流動,羞恥感使我渾身發熱,我忙取來抹布擦拭乾淨,一邊擦一邊想自己變得淫蕩了,無論何時自己也沒有分泌過如此多的體液。

我用女人特有的耐力收拾好一切,將自己清洗乾淨後,躺在床上由於疲倦我才慢慢的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