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子的恥辱假期(1-4)

利用灌腸方法來玩弄女人?···這個浩二的變態慾望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知子拚命地踢動著繩子吊起的左腳。

「現在,開始灌腸啦,夫人……」

浩二突然快速拔出了玻璃棒。

「啊!啊!哎呀···」

玻璃棒被拔出的一剎那,粗暴的便意好像要跟隨著衝出去了,知子已經感覺到了肛門在不斷痙攣中張開了。但就在這一刻,浩二迅速把灌腸器的嘴管插了進來。

「啊……啊呀……」

身體的痛苦加上極度的羞恥,知子近似瘋狂地慘叫,號泣。

咕茲,咕茲……

「啊!……哎呀……不要放入……」

隨著甘油液不斷注入,知子像孩子一樣放聲淘淘大哭。

「嘿嘿嘿,被灌腸的心情怎麼樣啦,夫人?從現在開始每天都可以享受呵……

嘿嘿嘿……不用害怕,只是幫你把肚子裡的髒東西全部拉出啦。「

「哎呀……變態!……你們全都是……禽獸!」

甘油液不斷地注入身體,知子感覺眼前一陣發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絕望地向的地獄底部墜下。

(四)

先用手指玩弄過了,接著是用玻璃棒也盡情地玩弄過從未被開發過的肛門,然後作了大齊量的灌腸,最後讓美人當著所有男人的面前排泄出來。

雖然浩二還沒有實施最終的肛交目的,但還是過足了變態淫慾癮關,所以他現在並不著急。

對這個漂亮又屈強的女人,慢慢一點一點地羞辱才更加有樂趣。

知子現在暫時得到解脫,但是卻被迫穿上一條超短裙和一件白色的襯衫。當然,除此之外,裡面卻是完全真空的。

「夫人,你老公今天晚上要來是吧,那就要給那個傢伙一個特別驚喜喲。哦哦哦。。。我們要準備給你老公準備一個盛大派對啦。」

浩二拖著知子邊說著邊走向停在別墅門口他的七百五十CC的摩托車。

「不!求求你們。。。不要這樣!。。。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只是不能讓老公知道。。。做完請你們走吧!。。。求求你啦!」 知子哭著說。從被輪奸開始,然後又被灌腸,最後連討厭的排泄都被男人們看著,已經被折磨得精疲力盡的知子,本來已經死心認命了,心裡只是悲哀地希望噩夢盡快結束。

「開什麼玩笑,好不容易搞到夫人這樣漂亮的女人,那會這麼快就離開呢。

就是因為你老公要來了,所以今晚的派對一定更刺激啦。。。哈哈哈。。。

今晚會在你老公面前好好疼愛他的妻子喲。「

聽到浩二的話,知子象被電擊中一樣顫驚了!

這班禽獸不如壞蛋居然是打算要在丈夫面前來侮辱自己!。。。知子覺得眼前一陣發黑,快要昏過去了。

「不要!。。。請不要做那種殘忍的事!。。。拜託,不要這樣做!」

「有些東西需要帶夫人去選。所以,現在跟我們就一起去出去,買些今晚聚會用的工具罷。」

他們還打算要買的肯定不會是好東西!知子一邊哭泣著被浩二抓住手腕拖著向前走去。

「坐到後面位置上去吧!夫人。」

當第一眼看到摩托車的後座時,知子發出了尖銳哀鳴聲。

這輛摩托車的後座上,突兀地豎立安裝了一大一小兩個象男人陰莖形狀的凸起物,看到那兩個東西的醜陋形狀,知子不用想就明白它們的用處了!

「天啊!連坐在車子上。。。也要被這樣。。。」

知子掙紮著扭動身體企圖往後退,但是立即被男人們摁住了,不由分說地直接抬起來,強行分開兩腳往摩托車後坐上放。

「啊。。。不要。。。不行。。。哎呀!」

「嘿嘿嘿,乘乘。。。要讓這兩根東西插進去喲。向右邊移一點。……過了。。。

再往左一點點。……對準啦。。。就那樣坐下去吧「

「屁股也要對準。好···就那樣···」

大小的突起物,正好頂正了知子前後兩個肉穴。男人們慢慢鬆手後,知子的身體慢慢向下墜···。

「啊。。。啊。。。這樣。。。太過分。。。太殘忍啦。。。」

 兩根堅硬的東西正一點一點地闖入身體觸覺讓知子心裡變得絕望——-被兩

 根醜陋的突起物貫穿身體的前後私處的感覺彷彿是被兩根長釘釘在坐位上一

樣,知子甚連任何的反抗動作也做不出來。

和浩二一起出門的只有僑和鬍髯政兩人。其它的男人都留在了別墅。

「夫人,不要忘記小傢伙還在我們的手中裡喲,千萬別做愚蠢的事,否則的話這刀子就會不留情啦。無論佬大說什麼都要按命令去做!」

還抱著由香的德造在告別浩二時還不忘記對知子威脅一翻,以打消她任何反抗的念頭。兩摩托車一左一右把在浩二的車夾在中間一齊發動起來。知子害怕地緊緊抱住浩二。

三輛摩托車在夕陽西斜的高原上飛馳而去。。。

才跑了不到五分鐘:「啊。。。哎。。。不行啦。。。快停下。。。!」

知子發出哭泣般的聲音喊叫起來。

「嘿嘿嘿。。。怎麼啦。。。夫人。。。」

「啊···啊。。。」

「呵呵呵。。。感覺很棒是不是。凡是坐在我的摩托車上女人都會這樣尖叫起來喲。心情是不是很舒暢,夫人?」

浩二回過頭說。浩二心知肚明,摩托車的振動正在透過兩根突起假陰莖折磨知子身體前後兩處最嬌嫩的地方。

把搞到的女人放到摩托車後坐,安裝在上面的兩根陽具振動起來的折磨比起讓男人輪姦更加激烈,這是浩二他們發明的一種折騰女人的方法。

「拜託了,停車。。。這樣。。。我很難受。。。啊。。。」

「嘿嘿嘿,好好抱緊我,我會讓你體體更加刺激啦!」

浩二突然扭轉車頭,摩托車離開平坦的路面像是越野賽一樣專選擇凹凸不平的地方跑起來。

「啊。。。哎呀。。。不。。。疼。。。」

知子這下可不得了啦。隨著摩托車每一次顛簸,兩根陽具都會狠狠地撞擊在女人身體的花芯,疼痛的同時又在不知不覺身體深處慢慢被一股熱流侵蝕——-這就是悲哀的女性生理反應!

甚至連因為肛門被插入異特這樣的厭噁感都被掩蓋掉了,知子情不自禁從後面緊緊抱住浩二,緊鎖雙眉強忍著,從緊閉的嘴唇間不時發出像是很難受一樣的呻吟聲。

終於,總算挨到了浩二要去的目的地——-溫泉町了。

知子難受地張開嘴唇倒抽一口氣,一邊痛苦地扭動身體,終於還是忍不住輕聲哭泣起來。

摩托車在位處溫泉町的一條偏僻的小道傍一間寫著「成年人用品店」在房屋面前停下來。

浩二拉住知子的手強行拖著她進到店裡。

「喲,浩二先生,好久不見!」

店老闆見到浩二熟落地打招呼的同時也注意到了被強拉進來的知子。

「譁,好漂亮的女人,嘿嘿嘿,浩二先生還是這麼利害。。。連這樣的美人也能搞到手。」

「嘿嘿嘿,她叫知子,是我剛搞上手的女人。現在想要找一些讓知子喜歡的東西。」

浩二一邊說一邊用手托起從進門起就一真悲哀地垂著頭的知子的臉。知子本來已經像是認命一樣死心塌地順從了,只是當聽到浩二居然打算買這些淫亂工具來用在她身體上的時候,膝頭開始發抖震動起。但是因為由香在他們的手裡做人質卻不敢有逃跑的念頭。「呵呵,因為是浩二先生想要。。。所以一定是這些用來玩弄女人屁股的玩具羅,」

店老闆開始陸續取出幾個淫具一列擺開。知子一看到這些東西,驚慌地向外邊打算逃跑,卻被一直拉著知手的浩二用力拉了回來。

「老實配合,如果再這樣的話,要想想你的小孩子會有什麼後果,夫人」

浩二用狠毒聲音威脅著說。「看看這個怎麼樣。是用來放入夫人的屁眼的,叫肛門擴張灌腸器,你看這個噴嘴,當推進這個橡膠泵時,噴嘴周圍的氣球就會鼓起來把夫人的屁股眼漲得更開,哦哦哦。。。這樣就不用擔心灌腸液露出來啦,並且屁眼也能拓寬。。。這是目前最暢銷商品」

店主一邊動手演示這個淫具,一邊用猥瑣下流的聲音解說。真生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竟然有這種帶給女人無限恥辱的可怕淫具。

「啊,不。。。我不要。。。」

真生的臉色蒼白,身體瞬間感覺像被火燒著一樣的恐怖。(如果。。。如果被那個東西用在身上。。。但是,浩二一定會樂意這樣做的。。。)

「這個設計太棒啦,是不是啊,知子?試過用這個東西灌腸後知子肯定會一輩子都忘不了喲。準備好要迎入這個傢伙了嗎?」

浩二心術不良地一邊來回撫摩知子的屁股一邊說。除了這個肛門擴張灌腸器外,浩二還要了陰道擴張器,肛門振動器,放尿導管,和電動小跳彈等一大堆淫具。

「哦哦哦,最後還有個好東西,這個東西一定會是浩二先生你最中意了,這是本店的秘藏品喲。」

店老闆最後取出了塑料制的透明的淫具。附有像鵜鶘的嘴一樣的和鉗子相似的東西。

「這個是。。。嘿嘿。。。叫肛門擴張器。用來把夫人的屁眼張開窺視裡面的。因為是用透明材料做的,所以能清清楚楚看到裡面情形,並且還能這樣改變打開的角度啦。」

店老闆一邊盯著知子的臉上的反應,一邊用可憎的聲音說。「這個東西怎麼樣,知子?想要這個東西張開你的屁眼吧?。。。嘿嘿嘿。。。就算你最討厭我也中意啦。。。先用剛才的東西灌一次腸,然後再使用這個東西。。。今夜快要成為最快樂的聚會了!」

知子身體忍不住開始微微地發抖動。被用那個難以置信的淫穢工具灌腸,然後再把肛門張開。……並且要在自己丈夫前面做這些事,浩二這個禽獸是真的會做得出來的!想到這裡,知子心臟變得冰涼,全身的血凍住了。

「灌腸,我給好多女人都做過了。不過,肛門擴張還是第一次啦。想來一定讓人興奮刺激啊,哦哦哦。。。對啦,趁現在有時間,不如麻煩老闆用知子身體親手給我示範一下好嗎」

「啊!。。。不要。。。拜託。那樣的厲害事不做!」

知子摟住浩胳膊拚命懇求,知子想到如果真被那個噁心的東西撐開肛門的難受和恥辱的情形就。。。但是,店老闆卻很快點頭答應了。

「嘿嘿嘿,這個沒什麼麻煩的。正好有幾個同樣喜好的人也在我這裡,可不可以讓他們一齊觀看,浩二先生?」

看到浩二拿出了一疊鈔票。

「啊,不,浩二先生,不要!」

儘管知子望著浩二不斷地搖頭反對,然而浩二還是對店老闆點頭示意。知子悲哀地叫喊掙扎想要脫逃,被守在傍邊僑和鬍鬚政很快被捉住了。

「想要逃到大街上嗎?死了這個心吧,夫人!」

知子被拖進了商店裡面的一間密室裡。

房間裡果然有五個中年男人。看到被拖扯進來的知子後馬上會意地把知子團團圍住。

「哦哦哦,現在就試下用這個肛門擴張器來打開夫人的肛門吧。好啦,過來這裡吧。。。夫人」

店老闆的話剛說完,男人們就發出怪聲向知子猛撲了過去。在混亂中一邊趁機撫摸玩弄知子的豐滿的身體,一邊很有默契地把知子翻轉成俯臥的姿態,手足成大字打開摁住。並且,在腹部下面塞進了一個枕頭。知子的屁股被頂得向上突起來。

「哦,哎呀。。。求命啊……」

知子仰起頭悲哀地尖叫,但是在這裡根本不會有人回應她。

「呵呵,這個屁股真是很漂亮啊。肛門也極好。。。哦哦哦,難怪浩二先生這麼著迷啦。」

店老闆一邊仔細往肛門裡面看一邊在說。「在使用擴張器之前要不要為夫人灌腸呢?」

「嘿嘿嘿,剛才來這裡之前做過啦。今夜還要做一次灌腸,所以現在就算了。」

「這樣啊,那就太遺憾啦。。。好吧,那就直接擴張這裡吧!」

店老闆用指尖挖一些潤滑脂,先是搽抺知子的肛門周圍,然後手指熟練地在肛門的裡裡外外捅進抽出。

「哎呀。。。那裡。……不要碰那裡。……哎呀」

「哦哦哦,根據這個手感,浩二先生一定還沒有真正用過這裡面吧?」

真不愧是淫具店的老闆。很容易就看穿了浩二還沒有真正侵犯過知子的肛門這樣的事實。

「嘿嘿嘿,這是特意留到今晚聚會的高潮才用的。」

「原來這樣?真是令人羨慕啊!」

店老闆的手指已經插到肛門的深處,被知子緊張地收縮著肛門的肌肉緊緊包裹著。

「夫人的屁眼夾得很緊喲。。。嘿嘿嘿。。。即使收縮得再緊,也會被我狠狠撬開喲。」

「啊。。。不。。。可怕。。。可怕!」

店老闆拿起了肛門擴張器,知子全身的神經全部都緊張地聚焦在肛門的這一個點上來。

「來吧,夫人。。。屁股要放鬆點。……張口慢慢地深呼吸!」

一邊說著,店老闆小心奕奕地把肛門擴張器探入肛門。「啊!。。。」

知子大聲疾呼,全身的肌肉在痙攣,彷彿血液都在逆流。

肛門擴張器的前端,慢慢地在知子的肛門口陷進去。這是到目前為止,浩二從未看到過的妖豔景象,看得浩二如痴如醉。

肛門擴張器象鵜鶘口前端部分已經完全陷進肛門裡了。

「不。。。不要,不行。。。快取出來!」

「夫人,現在要拓寬屁眼了。。。呵呵呵。。。」

店老闆一邊興奮地說著,一邊轉動肛門擴張器後端的螺鈕,慢慢地鵜鶘的口部開始分開。知子的肛門被慢慢地撐開來。

「啊。。。哎,停止。。。哎呀!」

被摁住臉朝下俯臥著的身體,拈直的腳趾開始不斷痙攣。儘管如此,肛門擴張器繼續在無情地一點點把知子的肛門撐開。「可以看見裡面啦!」

浩二一邊仔細地觀察逐顯露的神秘的體內,一邊叫喊了起來。

知子現在只能張開嘴唇,一邊大口呼吸一邊激烈地哭泣著,邊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有彎曲的腳趾和緊握的雙拳,表現出知子的痛苦程度。

浩二很快接手開始操縱肛門擴張器。剛才還在看的時候,已經忍耐不住了。

「慢點,慢慢地轉動螺旋鈕就它就會張開不會合上的。。。看我的!」

浩二在店主的指點下終於把知子的肛門張開到極限。

「嘿嘿嘿,夫人的屁眼全張開啦,裡面全都暴露了喲···」

浩二貪婪盯著知子被擴張開的肛門。由於肛門擴張器是用透明塑料做的,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裡面鮮紅的嫩肉。

男人們開始用充血的眼睛輪流湊過去,近距離地觀看。知子現在只能張大口發出痛苦呻吟聲,無法動彈的身體滲出了又滑又粘的閃亮汗珠。

「夫人的屁眼裡面真是太美妙。。。哦哦哦。。。今晚一定要在你先生面前打開讓他也好好看一次啦。」

對於浩二在說些什麼說,知子現在已經完全聽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