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子的恥辱假期(1-4)

浩二戀戀不捨地來回撫摩知子的豐富的雙屁股,自言自語地說。「嘿嘿嘿,知道嗎,我們老大最喜歡玩女人的菊花了,夫人的屁股被佬大看中了,等下你就會知道什麼欲仙欲死啦。」

「沒錯,只有長著漂亮的屁股的女人佬大才會有性趣和玩她喲。」

德造和喬在一唱一和地說笑。

「奶奶的,還是佬大會玩,女人這個地方一旦被開發就會變得不得了啦……

呵呵呵,你們剛才已經做了灌腸了吧?嘿嘿……「

「呵呵,那個,剛才給她喂了四個……灌腸液啦。」

「嘻嘻嘻,怪不得啦……這裡一直在發抖呢。夫人,現在是不是很想去廁所呢?」

浩二執拗地一邊來回撫摩知子的屁股一邊心術不良地一邊問。

「哦……不要,請不要摸……那裡……」

像水蛭一樣地吸附在屁股上浩二的手指讓知子說不出的厭噁,混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實在難以忍受,只能用斷斷續續的聲音開始懇求。

但是,浩二不旦沒有停止。相反變本加厲地突然把手指擠進知子兩辦股丘的深澗間向左右兩邊掰開來。

「啊……不要……那裡哦……哦」

知子整個身體在顫慄。

浩二臉上完全看不出對女人排泄的地方有一點的厭惡表情。反而十分渴望地用手指儘量地擴大藏在屁股縫裡的裂口。

「嘿嘿嘿,終於可以好好地觀賞夫人美麗的屁眼啦。」

浩二的臉幾乎要碰到知子的屁股了。

「哎呀!變態!不許。……不能看……那裡不能看!……哎呀!」

彷彿感應到浩二的視線象針一樣刺紮過來,知子突然激烈地扭動身體,雙腿也在亂踢亂動地掙紮起來。始料不及的激烈反抗,浩二慌忙從後面用手抱緊了知子的屁股。

「我操,你這匹悍馬,已經被兄弟們幹過這麼多次了,還是這麼硬氣?。嘿嘿嘿……看我怎麼治你!偏要把大美女知子的屁眼照得更亮一點。」

說著,浩二順手從飯廳的桌子拿來了一枝蠟燭,這是知子原本為今天晚上與丈夫浪漫燭光晚餐而準備的,但現在卻成為了另外一個男人用來羞辱自己的工具!

男人們知道浩二一定是又要玩什麼新花樣了,滿懷興趣過來圍住被全裸吊起來的知子。

「做什麼。……你又要做什麼?!……」

知子一臉驚惶地看著浩二的動作。

浩二點燃了蠟燭,對著雪白豐滿的雙丘突然烤了一下,火焰爬上嬌嫩的肌膚。「啊……噢!……哎啊,疼!···」

隨著淒厲的尖的叫聲,知子的身體嗖的一下向前弓出去。卻因為被繩子吊著只有腳趾尖剛好夠得著地的關係,知子的身體在來回地轉動。

「現在還對我說不了嗎,夫人?」

浩二再次讓蠟燭的火焰舔舐在了知子的股丘上。

「啊!啊!……哎呀……」

知子的身體再次向前反弓起。拚命扭動身體想要避開火焰的燒灼。

「嘿嘿嘿,這麼漂亮的屁股,再烤下去的話要變燒肉啦。」

「哎!哎!……不要,受不了啦……」

「受不了吧,嘿嘿嘿,那麼夫人就乖乖地求我們看你屁眼吧。要大聲說:請大家好好觀賞知子的屁眼吧……」

浩二邊嘲笑邊說。知子只是不斷地發出悽慘尖叫。每一次被火焰烤灼的時候,拚命向前反弓起腰,儘量把下體向前拱起,試圖讓屁股儘可能離開火焰遠一點。

不過,在她的前面,卻蹲著一班面目可憎的男人,這樣的動作等於主動把女人神秘下體挺到他們的眼前。

「嘿嘿嘿,夫人真是夠倔強啊。只是,再這樣拖下去的話,灌腸的效力很快就要出來了,變得忍不住需要上廁所了吧。」

「哦……啊……」

正如浩二說的那樣。在每次被火焰烤灼,腹部向前弓起時,痛苦的便意便會襲來。知子驚慌地勒緊了肛門。身體內部一陣一陣打著寒顫,腰腹卑鄙地向前彎曲。

浩二又一次讓火焰灸在了屁股肉上。

「噢,哎呀···」

「讓人看到屁眼好像難為情啊,夫人。寧願承受這樣的痛苦也不願意嗎?」

浩二一邊嘲笑,一邊又一次用火焰舔上了知子的屁股。

其實,現在知子已經被吊住了,浩二完全可以不顧她意願想怎麼玩都可以。

但有著異常的偏執性格浩二卻偏偏與知子的倔強較上勁了,為了狠狠地羞辱知子,讓她親口說出代表屈服的話。

「真是倔強的女人啊。嘿嘿嘿,那就慢慢玩吧,我有很多的玩法最終會讓你服軟的。」

浩二很興奮地望著知子痛苦哭泣的臉,蠟燭的火焰再向屁股靠了過去。

「啊!……啊……啊!……」

痛苦不甚的知子突然不停頓地發出長長帶著恐懼的尖叫慘聲,作出最後的抵抗。

「操!真是不一般堅強的女人喲,嘿嘿嘿,越是這樣,玩起樂趣越大啊。」

浩二終於有點惱火地扔掉了蠟燭,一邊苦笑著一邊又在打著什麼壞主意。

知子始終沒有屈服,如他所願地說出那些讓所有女人都難以啟齒的話。

「他媽的,都變成這樣了,還是嘴硬。老子一定要讓你哭喊著懇求我玩你的屁眼!……嘿嘿嘿,德造,是時候要出皇牌啦。」

浩二向著德造一邊眨了眨眼,打了個眼色,一邊陰森森地笑著說。「夫人,還是乖乖地按老大哥意思說吧。否則。……嘿嘿嘿……反正,遲早你都要獻上屁眼被老大玩喲。」

德造一邊說一邊掉頭向大廳外面走出去。

知子倔強地轉過臉,憤怒地注視著正在離開的德造。只是腹部突然一陣強烈的絞痛,讓她忍不住皺起眉頭發出痛苦的呻吟聲,臉色變得慘白。

「嘖嘖嘖,臉色很難看喲,我倒是很想看看你這裡能忍多久。如果早點讓我看姐姐你的屁眼的話,就可以早點讓你去廁所啦。」

浩二邊說著邊又濕以燙的手掌不斷在知子的雙臀上撫弄邊說。「不要!……

另碰我!你這個···禽獸!「

「說我是禽獸嗎?,哦哦哦……那麼現在你要哭著懇求那個禽獸看你的屁眼啦。」

聽到浩二這樣說,聯想起剛才他對德造講提到的所謂的王牌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知子越發害怕起來了。

很快德造回來了,知子在看到德造一剎那淒厲地尖叫了起來:「由香!由香!」

一股血氣沖上了喉嚨,像是要吐血一樣的感覺,連聲音都變調了。

女兒由香被德造抱著,正在專心地玩著德造的墨鏡,渾然不知自己美麗的母親被男人們赤身裸體地吊掛在橫樑下的悽慘處景。

「由香是孩子!……請不要傷害孩子!求求你們!……」

「嘿嘿嘿,那就看夫人的啦,如果再忸忸怩怩的話···德造,告訴她會發生什麼事。」

德造獰笑著拿出一把彈簧小刀。刷的一下彈出刀刃在由香的臉上輕輕地滑過。「啊……住手!……停止!」

知子,大聲疾呼。

「求求你們,住手···不要傷害孩子!住手!」

知子艱難地扭動著被捆綁的身體,拚命懇求。

「夫人,知道怎麼做了吧。再不順從的說話,刀子真的會切了這個小傢伙啦。」

「哎呀,不,不要!由香,請不要傷害由香!」

「那麼你現在就求我隨便觀賞知子的屁眼吧,嘿嘿嘿。」

浩二得意地笑說。鬍鬚政靠到知子的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話。知子聽完後馬上變得的臉紅耳赤。

「啊……不!不要讓我說。……這麼噁心的話!···」

「還不想說嗎?德造已經等不及要動刀啦,嘿嘿嘿,想先割掉一隻耳嗎?」

鬍鬚政捏住由香的耳朵叫喊著。

「不!別動手,等下···等等,我說!……我說啦···!」

知子大聲疾呼,美麗的臉向後仰起,終於認命地張開嘴唇。

「浩二先生···我很抱歉……打傷了你的頭,所以……那個……作為道歉……我願意讓你觀賞知子···知子的屁股···」

「什麼屁股啊,要說屁眼!」

鬍鬚政揪著知子的頭髮說。「是……請隨便看知子的屁眼……並且……」

知子實在說不下去了,接下來要說的話是任何女人都難以說得出口的。可是,為了保護孩子,知子已經沒得選擇了。

「可以……玩···屁眼……請隨意……玩弄……我的屁眼……」

知子艱難地說完就激烈哭泣起來。

聽到知子終於屈服,浩二樂了。

「嘻嘻嘻···終於懇求我玩你的屁眼了嗎,夫人?呵呵呵,早說嘛,那麼我就不客氣啦!」

浩二附下身去。雙手十個手指抓住知子象剝了殼的熟雞蛋一樣白嫩的雙丘,用力左右掰開,看到露出的肛門微微張開了象櫻桃小嘴一樣可愛的口子。

「不要!……哦……哎呀……!」

從來沒有被人如此對待過,知子下意識地呻吟著扭動身體。「好像還有些不心甘情願嗎?那樣的話小傢伙可要受罪囖……」

「啊……不要……對……對不起……不要傷害孩子!」

一提到小孩子,知子馬上不敢動了。

「呵呵呵,這就對啦,就這樣身體不許動,夫人。」

浩二終於如願地盡情觀賞知子的屁眼了。

也許是因為要拚命忍耐粗暴的便意關係,緊緊縮緊的肛門隨著呼吸節湊微微顫抖著。這種妖豔的景象把浩二個對女人的肛門痴迷的變態的魂都勾出來了。

「啊……為什麼。……要這樣看……那個的地方……變態啊……」

「還不光是要看,還要好好玩弄裡面呵……」

浩二突然用指尖捅了一下知子的肛門。肛門被擠開的觸覺令雞皮疙瘩都聳起來了,知子身體禁不住在發抖。

「啊,啊……哎呀,不要這樣!……哎呀」

知子忍受不住哭泣起來。只是,因為害怕對由香不利,知子卻不敢有大動作的抵抗反應。

「這個屁眼真是太漂亮啦……嘖嘖嘖。……這麼的緊,把手指夾得感太舒服啦……」

浩二執拗地將手指捅進半個指節。手指簡直象被知子的肛門吮住一樣,然後手指停留在裡面慢慢體會著。

「啊,不行……啊……不……」

肛門在這樣的刺激下,便意更加劇烈了。腹部像是要從中裂開的痛苦。浩二手指感覺到了肛門在痙攣後,卻變本加厲地旋轉著手指探得更深。

「哦……哦……停下,浩二先生……求求你,我忍不住……」

「什麼忍不住啦,夫人?」

「……」

不能再說了,如果讓他知道是想要去廁所的話,肯定會做出更加令人更加難甚的動作來。

浩二其實已經知道知子的便意已經幾乎到了忍耐的極限了,笑著抽出手指後卻從口袋取出了一根玻璃棒。這是他專門隨身攜帶著時刻準備用來玩弄女人肛門的工具。

「哎呀……幹什麼。……不要……哎呀……」

肛門棒一點一點地旋轉著擠入,馬上變得不得了啦,知子大聲號哭起來。

「啊……是什麼。……不要……插進來……不要啊!……」

從未開發過的肛門第一次被堅硬的異物慢慢貫穿,恥辱,恐懼,和痛苦,讓知子忍不住激烈搖晃著身體。但是,無論怎麼反抗玻璃棒還是一點點地越插越深。

「看來夫人又不乖啦……」

僑一邊望著知子被玻璃棒慢慢插入的情形,一邊用繩子在她的左腿膝部纏上然後開始用力拉緊繞過頂上橫樑另一端繩頭。知子左腳慢慢被拉起吊到空中。大腿被迫張開,讓浩二的操作變得容易了。

「哦……痛……痛……你們是畜生!……」

知子全身都在發抖,大聲哭喊著,美麗的秀髮隨著不斷搖動的頭而甩動。

「嘿嘿嘿,好像感覺很刺激的樣子喲,夫人?」

浩二一邊轉動玻璃棒一邊繼續捅進,知子整個身體好像已經被這根玻璃棒操縱了一樣。

「哦……哎呀……不要……快停手……不能再進啦……」

已經顧不上孩子的事了,知子瘋了一樣大聲疾呼。

「停手!……不行啊!……我受不了!……」

「嘿嘿嘿,剛開始難受,等到這裡變得柔軟了,夫人就會變得好享受啦。」

知子現在還未完全瞭解浩二對女人肛門的痴迷到了怎麼樣的變態程度,現在所做的還僅僅是開始!——-而浩二最終的目標是要性侵犯肛門,也是通常所說的肛交!浩二已經完全沉溺在這種變態的慾望之中。

「唔,看來差不多了……僑,把灌腸器拿過來!」

 浩二在用玻璃棒對著知子的肛門盡情地玩弄一翻後滿足地向僑做出了進一步

的示意。

僑馬上把一個吸滿了甘油液的灌腸器遞了過來,這是一個200CC容量的玻璃制灌腸器!知子一看到這個可怕的東西時嚇得臉色都變青了,全身因恐懼而發抖。本來身體已經被快要爆發的便意折磨得發瘋了,可是,現在他們還要接著給自己更多的灌腸,來個雪上加霜嗎!

「哎呀!···不!不要!……不要做……這種事!……」

「呵呵呵,從昨天第一眼看到夫人就忍不住想要給你灌腸啦,所以這是專門為夫人準備了好的東西……嘿嘿嘿……要把屁眼弄得更加柔軟,灌腸是必需的。」

「連接大便的盆子也是專門夫人新買的,夠體貼了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