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子的恥辱假期(1-4)

鬍鬚政在昨天抽籤中得了第一的福利依然有效。他用銼刀一樣粗獷的手指開始對女人柔軟敏感地方猥褻,沿著秘溝時而上下爬行,或者熟練地左右拔弄兩片嬌嫩肉葉。「啊,啊,哦……哎呀!」

那個討厭的觸覺,知子禁不住扭動著身體發出苦惱的聲音。

沒有女人能夠忍受得了最柔嫩的地方被粗糙的手指摩擦的刺激。一邊欣賞著知子痛苦的表情,一邊為了更加刺激女人欲望繼續用下流的手法持續玩弄。

其他三個男人們這時也忍不住了,紛紛把手伸向了知子乳房,下腹,大腿和內側幾乎身體的每一個敏感的地方。

鬍鬚政充分地玩弄了一陣後,終於站了起來,拉下了褲子。已經漲硬的陰莖像是彈簧一樣挑了起來,與他本人的身材一樣,呈深棕色的,十分的粗壯,堅硬得像一根鐵棍,上面幾條青筋象蚯蚓一樣突起,看上去醜陋而又猙獰。

鬍鬚政再次跪在知子打開的大腿之間。

「嘿嘿嘿,夫人,要嗯嗯呀呀地發出動聽的哭泣聲啦,好好開始享受大吊的責罰吧,我會一直操到腰累趴下才會停下下來呵。」

「咿啊!……不要!……不要!……救命啊!……」

知子恐懼的望著這根醜陋巨根就像毒蛇一樣,一點一點地靠近自己,瘋狂地扭動身體哭泣尖叫掙扎。但是女人的反抗與四個男人的力量根本不成比例,只能刺激男人們更加興奮。鬍鬚政開心地聽著知子的悽慘哭泣聲,示意兩傍的男人舉起知子的大腿,將膝蓋慢慢地豎起來,變成了兩腳M字打開姿勢,而鬍鬚政身體擠在了被打開的大腿中間。知子的大腿被兩個男人舉起再胸前壓下,整個身體折得厲害,臀部被迫向上翹了起來。

鬍鬚政跪知子下體前,用雙手按著她的大腿根部,碩大的男根龜頭象燒熱了的烙鐵一樣頂向了已經微微張開的秘溝。

「嘿嘿嘿……要插入去啦,夫人。要拿出好的心情,發出好聽哭泣聲啦,嘿嘿。」

「哎呀!……不!……不!……不要!……不要!……」

女人最嬌嫩的地方感覺鬍鬚政熾熱的龜頭碰觸。嬌嫩的肉唇像是被灼傷了一樣向兩邊分開。鬍鬚政並沒有急著插入,而是先將龜頭淺埋在兩片肉唇之間,順著秘溝向上滑動,直到撞上了上面的小肉芽,然後再向下滑回來,反反覆覆的描畫和挑逗。兩片肉唇象被龜頭犁開泥土一樣向兩邊翻起分開露出了粉嫩的內壁。

雖然還沒有最後被貫穿,但是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陰莖卻已經是在肆意地摩擦,挑逗,侵犯著自己神聖秘處,知子知道已經毫無辦法阻止悲慘的噩運的最終來臨,只能不斷地搖著頭失聲痛哭起來。

「嘿嘿嘿,要被強姦的感覺是不是很棒,夫人?」

 鬍鬚政不緊不慢地用他的粗壯肉棒一邊調戲一邊欣嘗著跨下的美人在絕望中

掙扎哭泣的表情。

只是與女人強烈抗拒的意志相反的是,下面嬌嫩的兩片肉唇之間的秘隙慢慢地開始濕潤起來。濕滑的體液不斷地滲出,這是成熟女人的身體在刺激和挑逗下誠實的生理反應。

在龜頭在充分沾滿了女人粘糊的淫液後,開始挺進。巨根終於慢慢卻又堅定地擠開肉唇的阻擋在知子的尖叫聲中向陰道深處一點點擠入。

「啊……啊!……嗯……不……要……嗯……」

知子的哭泣尖叫聲開始變得短促,並且夾帶著就像被堵在喉嚨裡的呻吟聲。

儘管生過了孩子,但鬍鬚政的巨大肉棒相對於依然保持少女般緊至的陰道實大是太粗了,在被貫穿一瞬間,不由自主地翻起了白眼。

「我操!裡面真緊,呵呵呵……是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的肉棒操吧,感覺怎麼樣?夫人,要好好享受呵……」

當巨根終於全部沒入女人的屄後,鬍鬚政並沒有馬上開始動作,而是踏踏實實地體味著肉棒被女人成熟的陰道緊緊包裹著的觸覺。「啊!……哎呀!……拿開!禽獸!……快拿開!……禽獸!……啊……!」

知子的嗓子都快要叫啞了,但是,除了哭泣外卻什麼都做不了,當感覺到鬍鬚政的東西在自己的身體內開始抽動的時候,心裡已經完全絕望了,象洩了氣的氣球一樣,知子終於放棄了激烈的反搞,只能隨著鬍鬚政越來越粗暴的動作而一邊呻吟地哭泣著。

鬍鬚政動作很粗暴,粗大的陰莖不留情地做著沒有停頓的活塞運動。雪白的屁股在鬍鬚政每一次向下插的壓迫下發出啪啪的聲音,進進出出的陰莖帶出了粘塔塔的液體。在鬍鬚政越發狂燥地聳動著腰的持續責罰下,知子的由開始的尖叫哭泣慢慢地轉變成急速惱人的呻吟聲。

「我操,這屄太緊太舒服了,夾得我忍不住!」

鬍鬚政終於忍受不住了,最後的一下深插後,濁白的精子全部灌進了知子身體深處。他按著知子的大腿抽出來陰莖,有點意尤未盡,喘息不定地說:「你們接著給我狠狠幹,別讓她歇著,媽的,今天一定要讓匹悍馬服服貼貼的。」

鬍鬚政後面還有三個男人,他們是根據抽籤時決定的先後順序,加入了對知子的輪姦。

經過了鬍鬚政之後,知子身體軟了,完全失去了反抗意志,只能任由後面加入的男人們擺弄成各種姿勢,被有從上面體位操,有從下面體位操,甚至象狗一樣趴著被從身體後面操入,最後都毫不例外地在最後一次深插後把白濁的精液射進了知子的身體深處。

「嘿嘿嘿,真是太過隱啦,好久沒有玩過有這麼淫蕩身體女人了。」

最後一個男人帶著滿足表情從知子身上抽出了肉棒。

知子靜靜地仰躺在地上,曾經美麗的黑髮變得凌亂地粘在臉上,失神的眼睛呆呆地望向天空,已經不再哭泣了,也放棄了任何的掙扎和反抗——-完全是女人被強姦後的悽美的風情。

就像死過返生一樣,膽怯地伸出手撿起浴巾包住身體。悲傷,懊悔,羞辱同時湧上心頭,知子又開始鳴鳴哭泣起來。

「嘿嘿嘿,夫人。從來沒有試過被四個男人連續輪過吧,是不是很有過癮刺激,我們是比你老公利害多啦?」

「還哭什麼啦。夫人剛才嘴上說不要不要,身體卻像妓女一樣淫蕩呵。嘿嘿嘿……」

「夫人,現在還想逃跑嗎?……嘿嘿嘿,我們還有幾個兄弟正在到處找夫人喲。」

男人們一臉滿足的樣子一邊熬著香煙一邊在嘻笑。

還有幾個同夥!···聽到了這句話,知子臉上馬上又變了色。匆忙用浴巾蓋住身體步履蹣跚地向別墅方向逃去。

看著知子搖搖晃晃地逃跑,四個男人淫笑著卻毫不在意。

「夫人,要跑快啦……嘿嘿嘿……讓其它幾個兄弟人捉到的話,會有更利害的事情發生啦,哈哈哈……」

男人只是在背後哄笑。

知子不知道男人們為什麼這麼簡單地放自己跑開。但想到他們應該還有四,五個人沒有出現過,就不顧一切地一邊哭著向別墅跑去。

(太過份!……這種女人最恥辱和悲慘的事居然發生在我身上!知子到底做錯了什麼,本來應該是輕鬆的渡假,卻在突然之間變成了一群可怕禽獸的獵物···)知子的眼淚不斷從眼眶流出。

終於看到樹林的邊緣了,走出了林樹沒幾步就會回到別墅。

知子已經忘記自己赤身裸體的只有一條浴巾圍著,一邊搖晃一邊加快腳步。

然而,知子再一次發出一聲短暫的驚叫,嚇傻了!

前面的樹枝又掛著什麼東西!——-是剛才被鬍鬚政被撕裂的三點式游衣!

知子恐慌地尖叫一聲著想再跑時已經晚了。

四個剛才沒有出現的男已經赤裸著上身團團包圍了她。

「呵呵呵,夫人,怎麼這麼久才來呢?我們等得很急喲……」

「嘿嘿嘿,看樣子剛才被鬍鬚政他們操得很爽啦,心情好像很舒暢喲。」

「那麼現在被我們捉到了就該輪到我們來啦……呵呵呵……」

男人們一邊說笑,一點一點地縮小包圍圈。

到了這個時候,知子終於明白過來了,原來男人們一直都在監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這幾個人至所以剛才沒有出現,只是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是按計劃好的那樣故意來慢慢地凌辱她。

「不要···不要……放開我……哎呀!……」

知子放聲大哭。浴巾被拿掉了,然後被推倒了在草地上。

「求求你們……繞了我吧……放過我吧……」

無論怎麼懇求,男人們也沒有停下來。此時的他們已經變成了獸性大發的禽獸。「嘿嘿嘿,這一輪,我是第一個來上夫人啦。」

這個眼球上佈滿血絲的男人叫德造。一把扯開知子的浴巾,將在她按在地上,赤裸身體馬上壓到了知子上面。

沒有經過任何的愛撫就突然地插入了,知子的緊皺著眉,流滿淚水的臉向後仰起。德造的陰莖沒有剛才鬍鬚政的粗壯,卻更加長和硬,只是一次撞擊,就突進了女人身體的深處花蕊,知子感覺到整個身體被捅穿了,幾乎要從喉嚨貫穿出來一樣。

知子忍不住張大了嘴,從喉嚨深處發出了悽慘的呻呤聲。

「啊,啊…啊,疼啊!畜生···住手!」

「嘿嘿嘿,狠狠地使出心情吧,夫人。就是要讓你哭得更好聽點喲。」

德造一邊粗暴振動著腰部一邊說著。這樣粗暴的抽送簡直像是用燒熱的鐵棒捅進知子嬌嫩的性器一樣。

與丈夫充滿愛意和呵護的溫柔抽插完全不同,甚至也沒有像之前鬍鬚政那樣有顧及女人生理愉悅的充分前戲,只是把知子身體當作是獸慾發洩的性玩具,甚至是當成殘忍性器刑罰。狂風暴雨般的粗暴侵犯持續了一陣後,德造的雙手穿過知子身體後背,把她摟起抱到自己的雙膝上面。

「啊,痛苦···討厭……哦……」

「嘿嘿嘿,還有更加利害的懲罰啦,夫人」

德造話還沒說完,知子突然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感到異樣的觸覺在開始發抖——-德造用什麼東西碰到了討厭的排泄器官!

「咿!……那裡!……你要幹什麼!」

肛門被什麼東西搓揉並且擠開塞入,知子恐懼地大聲哭喊起來。

好像是堅硬的東西刺穿了肛門,一股冰冷的液體流入了身體中。

「哎呀!下面……是什麼。……做什麼。……」

「嘿嘿嘿,女人被男人肏的時,再做這個的話,會更加不得了啦,夫人。」

看到了德造扔掉的通便用的灌腸膠囊,知子才知自己被灌腸了!

「哦,那樣的···變態,哦……哎呀!」

「嘿嘿嘿,現在是不是爽好多?現在要測試下你能堅持多久啦?」

無視知子哭喊,德造的腰再次開始發動攻擊。

在強姦女人的同時還要進行灌腸!知子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會有這樣變態的男人……

隨後的三個男人在輪姦知子的時候,每個人的手裡也都拿著一個灌腸膠囊!

當痛苦的輪姦結束時,知子昏死過去了,一動不動地躺在草地上。四個用光了的灌腸膠囊就散落在赤裸的身體傍邊。

(怎麼會有這麼殘忍的事情……發生在知子身上?……是在作夢嗎?……

對,一定是在做惡夢吧?……)

知子躺在地上,空洞的瞳孔看著藍天,不願意也不敢相信自己突然受到性侵犯的現實。

但是,女人花蕊深處有大量被男人們射入的精液正在慢慢順著沒有閉合小穴流出,還有肛門深處的便意也越發往明顯!……一切都在明白地提醒她,這不是夢!而是殘酷的現實!

良久,知子帶著沉重和軟弱無力的身體慢慢坐起來,德造盯著知子的泥濘不甚的下體位置淫笑著「嘿嘿嘿,夫人,還要跳跑不?這樣慢慢呑呑的,是不是還想再要呢?」

「一會前面那幾個人過來,可以再給夫人輪一次喲。」

面對德造的戲弄,知子默不作聲。雖然勉強站起來時腳步有點浮,但還是赤身裸體頑強地向著別墅跑去。

(不管怎樣,也要先逃離這幫禽獸!)

德造幾個人,眼看知子逃離的背影,卻沒有攔阻,而是互相看了看,會意地淫笑著。

在走出了樹森,看見別墅的一刻,極度的屈辱和憤怒再次湧上心頭。(決不能放過這一班禽獸!要回去盡快打電話報警!……還有……要上廁所……便意已經到忍無可忍的時候啦。)

(三)

知子拖著疲憊的身體跌跌撞撞地跑進別墅。剛衝進大門一剎那,知子有如被毒蛇盯上的青蛙一樣的感覺:從大廳屋頂的橫樑上垂下一根繩子,下面掛著剛才被德造搶去的浴巾。那個叫浩二的頭目正坐在大廳裡面,頭上還纏繃帶,用陰鷙的眼光盯著知子。知子尖叫一聲轉身便跑!……已經無法承受再次的凌辱了那樣的話可能會瘋掉。

「都給老子滾出來,捉住她!」

浩二大聲怒吼。

男人們一下子從四周湧了出來。喬,德造,鬍鬚政,剛才在林子裡參與輪姦的所有男人都出現了。知子剛到大門口前就被捉了回來。

「夫人這麼喜歡光著身子就往外面跑?看起很喜歡暴露喲……」

「嘿嘿嘿,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們才玩了一輪又怎麼會夠呢。」

「夫人,我們的浩二大哥還沒有疼愛過你呢。」

男人們一邊調笑著,扭著知子的雙手拖到浩二跟前。

「哦……你,你們,倒底還要把我怎麼樣?」

知子不光聲音顫抖,全身都在抖,不僅僅是因為恐怖,還有腹中粗暴便意,劇烈腹痛正在折磨著她。

「嘿嘿嘿,要把你怎麼樣?···傷了我的頭,難道夫人不需要付出點代價給我道歉和補嘗補償嗎?」

浩二,陰笑著,取出一束的繩扔給了喬。喬接過後迅速解開來。

看到繩子的一剎那,知子花容失色,想到可能要被繩子捆綁起來的後果,整個人瞬時被籠罩在極度的恐慌中。

「用,用這個,要……做什麼?」

「你他媽的不是很屈強吧,居然敢砸傷了老子的頭,完全不是一個溫柔的女人的行為噢。嘿嘿嘿……那就讓夫人知道嚴重後果啦,看老子怎麼治你,把你調教成一個好女人喲。」

「動手吧!先把她好好綁起來!」

「……」

知子已經無法說出話來了,浩二終究的目的就是要狠狠地凌辱知子。浩二是這幫人的頭,比其他的男人來顯得更加的暴虐。

「啊……不要綁!……你們已經……侵犯過我了……求求你們……

不要再欺負我啦……「

知子吃力地一邊搖著頭臉,一邊懇求。

但是,喬在看到浩二手勢後,一邊捋著子繩向知子走了過去。

「啊,不要,哦……不要綁!哦……哎呀!」

無論怎麼掙扎也沒用,雙手被擰在背後。在知子絕望的感覺中,冰冷的繩子纏在了手腕上,喬狠狠地勒緊了繩子。

「啊,痛,痛啊!」

被粗暴地捆紮,知子身體禁不住向前傾,大聲呻吟。

繩子在後面把手腕捆緊後現分別從漂亮的乳房上下纏繞了幾圈,原本結實堅挺的乳房被繩子從上下緊緊地勒著,在繩子的擠壓下誇張地更加向前突了出。

最後,繩子在背後打了死結後,剩餘的一大段被向上拋過天花的橫樑慢慢地收緊。知子就這樣被繩子一點點吊起來,直到雙腳只能以腳趾尖拈著地的姿勢,在浩二的前面輕輕搖晃著。

「嘿嘿嘿,老大。準備好啦!」

喬對自己捆綁女人的傑作感到很得意。

浩二用充滿了慾望的雙眼盡情地欣賞眼前的女人赤裸著被吊起來殘忍場面,眼神不斷變幻著。

「呵呵呵,夫人名字叫知子是吧,嘿嘿嘿,誰叫你有著這麼勾引男人的淫蕩身體呢……特別是你的屁股,呵呵呵,所以就被我看中啦。」

浩二走上前去,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開始撫摩知子的屁股。

「不要……別碰我……哎呀」

知子一邊扭動身體一邊悽厲地尖叫著。

浩二的手,異常的又濕又熱,十分痴迷地在知子結實豐滿的屁股上來回把玩。

目光完全被女人的屁股吸引了,甚至對其它部位不肖一顧。

「這個屁股長得太完美啦……嘿嘿嘿,這樣的好貨色好久沒有碰到過啦……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