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子的恥辱假期(1-4)

(一)

知子悶悶不樂地駕車前往白樺湖的道路上。本來計劃好了一家三口趁著幾天假期去湖邊的別墅享受下。但臨行前,丈夫友彥卻因為公司裡有緊急事務要處理,要推遲一日才來。無奈之下,知子只得自己帶著小女兒由香先去別墅,而丈夫要等到第二天才過來匯合。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友彥明天就到了···應該體諒親愛的丈夫···)

知子一邊開車一邊在自我安慰。

傍邊副駕駛座位上,還不到了二歲的由香,正在車子有節湊的振動中甜睡。

一邊想著心事,一邊心不在焉地開車,不知不覺間,道路兩邊的風景突然變得陌生起來,知子在一個分叉路口前把車停到了路邊——-(好像走錯路了!在叢林深處完全迷路了!這下怎麼辦好呢?)···直生焦急起來!

(都怪他!現在迷路啦。總是在最需要的時候,他卻不在身邊,都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走啦!)

焦慮中的知子忍不住把滿胸的悶氣撒在了還留在公司的丈夫友彥生身上。

現在身處深山偏僻寂靜的林道中,導航系統沒有信號,一路過來似乎也沒有遇過一輛車,想找人問路,可是連人影見不到一個。

彷惶中的知子突然聽到了摩托車特有的音暴轟鳴聲由遠而近過來。

(啊!終於有救了!)

鬆了一口氣的知子忙從車裡出來,站到車後面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揮動手。

從後面,一隊所謂暴走族的摩托車隊帶著轟鳴聲衝了過來,整整有十多輛車!

隨著刺耳的急剎車聲,前面都插著骷髏旗子的摩托車隊一下圍著知子停了下來。

都是一群戴著墨鏡,穿著怪異的哈雷式衣服的少年人。

「呵!呵!美女,在這裡等誰呢,嘿嘿嘿……」

領頭的男人,摘下墨鏡貪婪地盯著知子美麗臉龐。陰鷺眼神,就像看著獵物一樣在知子的身體上下掃瞄,看得知子毛骨悚然。

「我……我……迷路了……不知去白樺湖應該走哪個方向?……」

知子儘量掩飾著心裡的驚慌,裝作平靜地回答。

在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被這樣一群男人圍著,知子的心臟砰砰亂跳。

「呵呵呵,原來是要去白樺湖……嘿嘿嘿……」

男人邊說邊從摩托車上下來,其他的男人也跟著紛紛下了車,把知子和她的車子團團圍住。

對方一看就是一班流氓組成的暴走族。dfjstory.com知子禁不住一步一步倒退到靠著車邊才站穩,雙膝還在微微發抖。

男人走近到知子前面,直直地盯著知子的臉,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咧嘴露出了一絲陰森的笑容。雖然看上去年紀輕輕樣子,臉上甚至還帶著少許幼稚,但是卻有著與年齡不相稱的殘忍表情。

「請問……去白樺湖……應該走哪一邊?」

已經極度恐慌的知子怕對方看出自己的心虛,故作鎮定地再次問路。

「嘿嘿嘿……估不到在這裡會遇上個大美女啊。還是個夫人是吧,第一眼就被你迷住了,我最喜歡像你這樣的美人妻啦……你叫什麼名字?」

「啊?···」

知子被嚇住了。在寂靜無人的山中被一群已明顯表現出不良意圖的暴走族流氓圍住···恐懼籠罩了知子,後背開始冒冷汗。

「嘿嘿嘿,這裡有名字啦,這位夫人叫知子,二十六歲···嘖!嘖!嘖!這個年齡的女人是佬大最喜歡的喲。」

不知什麼時候,有一個男人居然從另一邊拉開了車門,從車裡面找到了知子的駕駛證。「哎呀!……你真沒教養!……怎麼可以隨意拿別人的東西!」

知子荒亂中急忙申出手想要奪回自己的駕駛證,可是手剛伸出去,卻被男人趁機抓住了手腕。

「別急嘛,夫人……嘿嘿嘿,叫知子是吧,這名字真好聽。我叫浩二,既然有緣能在這裡認識,我們就交個朋友先來好好耍耍一回啦。」

自稱浩二的佬大一邊說著,突然伸出手撫摸在知子的屁股上。

「哎呀!……你要幹什麼!……住手!不許耍流氓!」

「嘿嘿嘿,還能幹什麼……夫人故意在這個地方等我們,一定是是想和我們好好玩一回吧,哦哦哦……」

浩二把知子的手強行扭到背後提起來。手勁大得可怕,知子感覺到手要斷丟了。

「咿呀!……救命!……來人啊!……救救我!」

被反扭的手劇烈疼痛,知子被迫踮起腳,拚命掙扎想要掙脫。但是,浩二幾乎毫不費力將知子推到了汽車前面,將她的上半身壓在引擎蓋上。

「啊!……來人啊!……救命!」

「嘿嘿嘿,夫人的身體這麼淫蕩,一看就是個欲求滿的女人,跟我們玩完了再走吧,一定會好好滿足你喲。嘿嘿嘿···」

「開始啦,老規軌,你們抽籤,看看這次誰中頭彩先……」

聽到浩二的命令後,男人們歡呼起來。

很快,一個稱作鬍鬚政胖子幸運地抽到了第一。

「嘿嘿嘿,今天手氣不錯,一定會努力好好款待夫人喲。嘿嘿嘿……」

鬍鬚政來到上半身被摁在發動機蓋上的知子前,不客氣地動手從下面捲起了她的裙子。

「咿……呀!……救命···!」

被肉色的高腰絲襪和內褲裹住的豐滿屁股和性感十足大腿根部暴露出了。鬍鬚政嚥了幾下口水。

鬍鬚政把手搭在了正在尖聲著拚命扭動身體的知子的屁股上,熟練地勾住絲襪和內褲一起向下剝。

「咿呀!……不要!……滾開!···」

「嘖嘖嘖。……好翹的屁股喲。光是看著就受不了啦!」

看著象剝了殼的水煮雞蛋一樣白嫩的雙丘,鬍鬚政大聲感嘆。不眨眼地看著一邊把內褲和連褲襪從腳踝完全抽出來。

成熟性感的少婦被強行壓制著趴在了汽車發動機蓋上,在一眾男人們的面前翹著白嫩豐滿的屁股。

妖豔和淫靡場面,讓男人們怪聲尖叫地進入亢奮的狀態。「今天運氣真好···居然在路邊也能遇到這麼好的獵物。看啊,那個屁股,真是完美啊,又圓大翹。……」

「呵呵呵,她的身材也很性感呢,不愧是人妻的身體啊!」

「喂!快點開始干吧,我還等著要好好玩呢。」

「哎吔,你快點吧,後邊還有這麼多人輪著呢,我已經快忍不住啦!」

在周圍男人們的催促下,鬍鬚政笑嘻嘻地拉開褲子的拉鎖,掏出了已經漲硬得疼痛的東西。

「哎呀……不要!……救命啊!……來人啊!……」

眼看著就要被強姦···並且後面還有麼多男人!……

被輪姦的恐懼激起了知子拚命的勇氣。竭盡全力掙紮著把穿著高跟鞋的小腿向著後面淫笑接近的鬍鬚政踢去。

「噢!……哎呀!……」

剛好踢正了胯股之間,毫無防備的鬍鬚政慘叫著雙手摀住下體弓著腰蹲在地上。

知子隨後拚死掙甩了一隻手,慌亂中正好摸到了放在發動機罩上面的一個頭盔,不顧一切全力地砸向浩二的頭部。

「噢!……」

浩二也慘叫一聲摀住頭倒下了!

顧不上整理還卷在腰間的裙子了,趁著其它男人們還在愕然的混亂狀態中,知子迅速鑽進汽車發動了車子並猛力踩下了油門。嗚,鳴鳴。……猛然起動的汽車沖散了周圍的男人們,在撞倒一輛摩托車後終於突圍沖上了公路。

慌不擇路地狂奔了足足二小時,在確認後面沒有男人跟上來後,知子總算在一個加油站裡停下車來。

「由香……由香!」

知子緊緊地擁抱著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孩子。

總算逃過了一劫了···!

驚魂未定之際,緊崩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在感覺劫後餘生的同時憤怒和不甘沖上了心頭。雖然在最後關頭保住了貞操,逃過了被男人強姦的噩運,但是被一群男人團著扒光了絲襪和底褲,完全裸露出了只有心愛的丈夫才看到過的屁股!

——-心理上的恥辱卻久久不能平靜。

(二)

終於呼吸到久違了的處於高原山區環抱的別墅區清新空氣了,日出時的清爽晨風,讓人心曠神怡,高原寧靜祥和的早晨讓知子沉浸享受當中,終於撫平了昨天經歷過惡夢般的事情造成的心靈傷害。

剛和親愛的丈夫通了一敞電話,確定丈夫在今天晚上才會來到。也就是說今天整個白天的時間,都要自己一個人打發渡過了。

趁著孩子還有熟睡中,知子換上了一套比基尼式三點游泳衣,再在上身披上一條大浴巾出了別墅門向著不遠的小河邊走去。

穿過一片樹林的另一邊有一條小河,那裡是知子最喜歡一個人獨呆消遣的地方。完全沒有人工破壞過的大自然,人跡罕至,清徹淺溪,潺潺的流水聲,各種不知名的鳥語,微風吹佛。

知子像以前習慣一樣,在河岸的草地上鋪開浴巾,然後在上面仰躺下來,開始靜靜地享受溫柔的陽光浴。

半小時悄悄過去了,知子突然警覺地坐起身來,周圍的雖然還是很安靜,但卻安靜得有點異常,女人特有的敏感讓她總覺得好像有視線不斷地落在她的身體上。

用浴巾緊裹著身體,帶著心驚肉跳的感覺匆匆往回走。

就在穿越樹林的中間處時,知子突然收住了腳步!前面顯眼的位置,一根樹枝上突兀地掛著一條女式內褲,樹枝挑著米色的內褲檔部在微風中擺動。

知子第一眼就認出來了:正是自己昨天被鬍鬚政脫掉的那條內褲!

昨天被一群惡狼般的男人包圍著差點被侵犯的惡夢記憶再次在腦中浮現。知子驚慌失措地向周圍四顧。

鬍鬚政像鬼魅一樣從一棵樹的後面轉了出來,然後一個,兩個,三個男人的身影從不同方向的樹後面冒出,向著知子包圍了過來。

「啊!……又是你們……!」

知子的驚嚇到心臟幾乎停頓了,整個人就像掉進冰窖裡,連浴巾掉在了地上也渾然不覺。「嘿嘿嘿,還是被我們逮著啦,夫人……被我們佬大看上的女人,你以為這麼容易就跑得掉嗎!」

「哎呀!……來人啊!……救命!……」

無法相信,這群男人居然如此執著地追蹤她到這裡,知子尖叫一著試圖跑起來!

有了昨天煮熟了的鴨子卻飛掉了的教訓,男人們這一次顯然緊慎多了,緊緊圍著她不給任何逃跑的機會。

「救命啊!……救命啊!……來人!」

「哎呀!……」

一邊尖叫著一邊試圖從男人之間的間隙衝出去,卻不料到剛跑出不到兩米,知子的腿突然被拌了一下,向前摔倒了在草地上!……是被叫一個叫喬的男人用腳拌倒的。

「呵呵呵,你現在喊破喉嚨都沒有用,這裡可是夫人自己選的好地方呵,除了我們沒有其他人會來啦。」

「嘿嘿嘿,認命吧,乖乖的享受被我們輪姦吧,夫人」

「不,不要!救命啊……」

知子掙紮著爬起來想繼續逃跑,卻被喬卻抓住一雙腳踝再次拖倒在草地上,並且一路拖到了鬍鬚政面前。

鬍鬚政伸手想要脫掉知子的三點式泳衣。

「不要!……別碰我!……不要!」

知子發了瘋一樣激烈地亂打亂踢反抗,一時之間竟讓鬍鬚政無法得手。

「他媽的!」

啪!……啪!兩聲清脆的耳光,惱怒的鬍鬚政突然大巴掌打向知子臉頰。

「哎呀!……啊!……不要打!……」

幾下無情的耳光打得知子的臉頰火辣疼痛。

儘管如此,知子還是一邊慘叫著仍然拚命掙扎要逃跑。

「我操!還真是一匹悍馬啊……快過來,幫手摁住她!」

鬍鬚政急了,其它的三個男人們紛紛圍了過來,出手將知子摁倒在草地上。

一個男人把知子的雙手拉頭頂的位置摁住,另外兩個男人各自摁住了知子的左右腳。「不要!……哎呀!……放開我!放開我!」

被仰面放倒在地上並且按住了手腳,知子並未放棄抵抗,身體向著兩邊拚命扭動,企圖掙脫男人們的控制,但是在幾個男人壓到性的力量前面,這一次的掙扎就像落在狼群中的小羔羊一樣,顯得十分弱小無助。

「估不到啊,你這個女人這麼難搞!……媽的,昨天居然讓你逃掉了,還差點廢了我的小弟弟,呵呵呵……不過,你再怎麼掙扎反抗都沒用啦……嘿嘿嘿……現在我們還不是想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你啦,呵呵呵……」

完全控制了局面後,鬍鬚政終於輕鬆地笑起來。

要剝光知子的衣服就變得很簡單了。鬍鬚政粗暴地三兩下扯掉了知子的三點式泳衣。

「咿呀!……不要……」

眼前這個成熟少婦胴體的漂亮程度超出男人們的想像,渾身上下的皮膚沒有一點瑕疵,全身的肌膚,因為剛才劇烈掙扎的關係,白皙細膩膚色裡散發出健康的粉紅色,乳房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外形很漂亮,保持著少女一樣堅挺飽滿。身體各個部分比例勻稱,從酥胸到腰身再到大腿,該豐滿的地方豐滿,該纖廋的地方纖廋,著成熟女人特有的曲線玲瓏,凹凸有致,男人們瞬時看呆了,一個個屏住了呼吸。最後,所有的視線熱烈地聚焦在與潔白的皮膚形成鮮明對比的覆蓋住烏黑捲髮的神秘地方。

「果然是最好的獵物啊,有著這麼淫蕩的身體。……嘖嘖嘖,夫人,現在要把最害羞的地方也露出來讓我們看啦……嘿嘿嘿……」

「把她的雙腿打開來……」

在鬍鬚政的示意下,知子的兩隻腳被原先摁住的兩人男人慢慢地向左右拉開來。

「咿呀!……不要!……住手!……住手!」

知道男人們的意圖後,知子驚恐地高聲慘叫起來。

男人捉住她的兩隻腳慢慢強力拉開來。

知子終於忍不住哭泣起來。一邊哭泣,一邊使勁地搖頭,激烈地扭動身體,拼盡全力企圖把腿合起來。可是,兩男人的力量還是輕鬆地把知子的雙腿一點一點地向左右兩邊分開。男人們一邊分開她的大腿,一邊瞇起眼睛緊盯著大腿恥部一點點暴露出來的女人最神秘的私處。

「不,不要!……放開我!停手!……畜生!……停手!」

強烈的恥辱幾乎讓人窒息,知子覺得全身的血液在逆流。男人們為了行事方便更是把知子的兩條大腿幾乎拉成一字打開。

「咿呀……哦……畜生!···你們這些畜生!」

「嘿嘿嘿,看到了,全部看到了喲!看樣子夫人下面好像也快忍不住啦,現在就是開心享樂時間!」

鬍鬚政伸出粗糙的手指把知子的女人私處撐開,仔細地往裡面看。

「不要,不要看!···」

面對男人猥瑣的眼光,知子痛苦地扭開了臉。但是女人敏感的地方還是能清楚感受到了男人們下流的目光的象針一樣刺過來,已經被分開的嫩肉彷彿象被電擊一樣輕輕地痙攣,女人的花芯深處像發燒一樣熱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