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蕾

老套但有效。我咬住她放的餌,打算一口氣將她拖進海裡。

「好啊,走著瞧。」

我打不通昇哥的電話,爸又不在家,沒車子只好讓女警載,媽也跟著坐上車。

奇怪的是不用我指路,女警也知道該怎麼走,她熟悉到可以走小路抄捷徑,好像對這一帶很熟悉。

搭了二十分鐘的車來到迴龍昇哥家的別墅,敲了門沒人回應,電話還是不通,於是我從包包裡抽出鑰匙開門。

「妳怎麼有他家鑰匙?」

「我們很要好,不行嗎?」

女警聳了聳肩,示意我帶她們入內。

「好了妳們看到了吧,這就是昇哥的……」

我話沒說完,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噤口。

室內沒有任何一塊漂亮的磁磚,只有看似未完工的水泥地板、水泥牆、水泥天花板、水泥柱……陽光透過窗戶與入口射進室內,照亮出了荒涼髒亂的空間。

「怎麼可能……?」

我慌了,急忙跑到屋外確認……這是最後一間沒錯,是昇哥的家,我一回國跟他在這膩了三天啊!

一定是眼花了。

我快步衝回室內客廳,閉緊了雙眼數到十秒再睜開,眼前仍是一片荒蕪。

「現在是怎樣啊……!阿昇!你聽到了嗎?阿昇!」

「時蕾,別叫了,妳說的那個人……」

「他在!媽的,妳別想唬我!我說他在,他在這裡!不信的話到臥房去看啊!」

裂痕擴大了,隱約察覺到真相是在牆壁另一端的我,見到同樣空蕩的水泥臥房時……整個人失去了力氣、倚著乾硬的牆壁跌坐在地。

「騙人……」

裡頭真的有一張床,可是看起來很舊了,床頭尾欄杆還鋪著一層灰,只有一些女用內衣、垃圾跟用過的注射器散在地板上。

我直覺到那全是我用的東西。

這裡只有我生活過的痕跡。

「時蕾……阿昇這個人不存在,他是妳幻想出來的男性。」

不要。

「他沒有電話、沒有住址、沒有身分,派出所完全查不到他,附近居民也從沒看見這個人。」

別再挖了。

「至於這裡,妳每次離家出走都會闖進來,所以妳媽媽買下這間空屋,修建一些基本設備,讓妳在這也有水電可用。」

裂痕越來越大了。

「時蕾,妳能理解現在的情況嗎?」

我……

「時蕾?」

我不行了。

我已認知到昇哥是……可能是我的幻覺……起碼這地方真的跟我記憶中不一樣,況且我也找不到他。

如果媽跟女警說的話是真的,代表爸可能也已經走很久了。

需要我的三個男人竟然有兩個是幻覺……我好害怕,完全無法承受,忍不住哭了出來,身體頻頻打顫。

我只剩吳大哥了。

但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

§

又過了兩天,我在媽和那位熱心的女警陪伴下,漸漸能夠接受昇哥與爸是幻覺的事實。再加上吳大哥電話也像昇哥那樣成為空號,使我更加確定──需要我、渴望我的男人們都只是我的幻想。

我想起旅館的事,想起店員和路人以異樣眼光看待我們……不,是看待我……我以為吳大哥在身邊還受了委屈,其實從頭到尾他們嘲笑的是我。

可是我無法理解,既然他們是幻覺,又怎能和我做愛?

媽說我該去見醫師,我會在那兒得到答案。

那位女警依然熱心地載我們到醫院去,精神科的林醫師見到我彷彿看見多年老友般,中年粗糙的方型臉露出了親切又高興的笑容。

「李時蕾小姐,很高興看到妳來!」

醫師請我坐在一張寬敞的雙人沙發,我和媽一起坐下,我坐得比較隨性,媽畢恭畢敬的。

他用著黏了些贅肉的方臉打量我,再看向媽。那是相當慈祥的笑意,讓我好有安全感,也有點興奮……我不確定是不是這樣……但我希望他渴望得到我,旁邊的女護理師讓我覺得好礙眼。

醫師將目光移回我臉上,笑笑地用他充滿力量的低音說道:

「時蕾,請閉上眼。」

我點頭照做,我想乖一點他會喜歡的。

黑暗中響起椅子的壓擠聲,是從前方傳來的,醫師稍微駝著背、身子向前傾、十指交扣在膝蓋前的樣貌清楚勾勒出來。他用那讓人感覺十分可靠的姿勢說:

「妳做得很好。」

啊,是的,我做得很棒,你會摸摸我的頭嗎?

「雖然每次我都會說同樣的話,但這次我依然要說:妳在這種狀態下能一個人來見我,真的很了不起。」

一個人?好吧,我可能有點神經質了,我只是想要確認那句話的意思……我睜開眼睛往旁邊一看,卻沒見到理應坐在身旁的媽。

「咦……?媽去哪了?」

「時蕾,妳的母親在妳大學畢業那年就離開了。」

「騙人……你剛有看到她吧?你的眼神有往旁邊飄……我沒說錯吧?」

「這是我跟妳之間的默契呀,我們讓妳很舒服自在地待在這兒,再協助完成妳修補中的認知。」

「所以……」

「所以,妳真的很棒喔!即使置身充滿幻覺的世界,妳依然勇敢地排除困難、來到我這裡,妳總是能做得這麼棒。」

「總是?這表示不是第一次囉?」

醫師緩緩點頭道:

「時蕾,妳從二十二歲那年主動向我求助,現在妳二十七歲了。我們的療程進行了六年……狀況有點棘手,不過我們每次都有收穫,妳的狀況持續在進步。而妳每年有五到六次會像這樣完成一趟旅程、來到我這裡向我求助。」

我無法理解,但是醫師的話很有說服力,聲音讓我感到安心,我開始在思考他衝擊我的這些話語,意外地很能消化它們。

即使我仍記不起過去是否真有這樣的經歷,眼前卻有比起昇哥、吳大哥、爸爸……比起媽媽……還要更接近正確答案的對象。

我接受了。

在沒有過往記憶的依據下、沒能全盤理解的狀態下,我接受了這個男人的聲音,讓它帶著純白的答案進入心房……這過程讓我感到充盈和興奮,不可自拔。

「時蕾,當個好孩子,忍耐住慾望。」

「你怎麼知道……」

「我們一起努力了六年,我很清楚妳現在處於什麼狀態,所以請妳也像以前那樣忍耐,好不好?」

「好……」

不行,他太完美了,掌握了我內心的鑰匙,在精神層面打開了我……我越來越想和他實際結合,我想要他徹底支配我的身心。

「時蕾,我不會答應妳任何有關性行為的事情。如果妳覺得自己還是辦不到,我會開給妳一些有幫助的藥物。」

啊……他的聲音好柔、好濕,彷彿從我裡面舔舐著每個器官、每條血管。我想我臉紅了,可能再過不久就濕了。

「林醫師……我不想有外人在場,你可以叫那位護理師退下嗎?」

「不行,時蕾。黃護理師的存在能夠幫助妳強化克制力,我不會叫她走,也不會答應妳的性邀約。」

「可是你知道我的狀況……!」

「是的,我知道妳現在慾火纏身,也知道妳會努力克制住,還知道妳會──」

「他媽的廢話連篇,你對我沒渴望嗎!」

「──口出穢言。」

我所想的、感受到的全被他摸得一清二楚,我敵不過他的……然而這樣的支配卻讓我更興奮,我想要……服侍他……服侍我的支配者。

「黃護理師,麻煩妳。」

「是。」

護理師帶著藥丸與開水坐到我身邊,對我說必要之時就吃些藥……我忍不住盯著她輕微變化著的唇形,越看越入迷,那就好像……

「莎賓娜模式出現了。小蕾,看著我!」

莎賓娜?他為什麼要提莎賓娜那個壞女生呢?啊,因為我眼前的護理師也是女生嗎?他擔心我會做出同性戀行為,或是想要她……我本來沒這打算的,他提到那名字卻讓我對女人有感覺了。

「時蕾,逼自己忍耐!看著我……不行,黃護理師妳先退下,五分鐘後再進來。」

「是。」

她要走了,哈哈,我都還沒開始呢!不過這樣正好,只剩下我和醫師,只有我們……

我注視著醫師神色開始動搖的臉龐,動作緩慢地趴到地板上,往他那兒爬去。他不曉得在發什麼愣,我也懶得瞄他的方臉,全副精神都放在那壓在椅子上的西裝褲。我稍微撐起身體好伏到他股間,在他大腿內側陶醉呻吟之時,左臂突然傳來一陣短促冰冷的刺痛。

「不要緊的,小蕾,妳會感到很平靜、很安全。這對妳的治療沒有幫助,但可以避免妳陷入性慾亢奮的泥淖。等藥效退掉,我們再繼續進行。」

我不知道他給我注射什麼,我想那肯定是要壞我好事的東西,情急之下就使勁把他西裝褲拉鍊往下拉……我快成功了,只要把那件醜斃的三角褲往旁一拉,再低下頭含住他的老二……可是好奇怪,怎麼醫師輕輕一推,我就往後退了?那不是多強大的力道,只是觸摸、施點力而已,為什麼……

他是錯的,我還想要,我才沒有變得平靜安全,我想要幹砲,讓我幫你吹……

「好好休息,小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