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也有大母牛

為了讓媽媽感受到我們的孝心,東尼有了更好玩的主意,他取過媽媽那杯咖啡,要我把精液射在杯子裡,這樣,這杯咖啡就有一半混了我的精液。

媽媽看著我們的動作,再度哭起來,她當然知道哥哥要做什麼,當然,眼淚是沒什麼用的,不等哥哥再說話,她已喝光杯裡所有的東西。

看親生母親喝光我的精液實在有趣,我迫不及待地幫她舔去嘴邊殘餘的汁液,接著就開始吻起她的下身。

我們把媽媽帶到主臥室去,哥哥警告她,如果她再想呼救,我們就要她好看,媽媽顫抖著身子,呆呆地答應了。

跟著,我和哥哥躺在床上,一面相互熱吻愛撫,一面讓她幫我們吹舔陰莖,媽媽大概已經瞭解了自己的命運,乖乖地抓起兩根陰莖,開始吸吮。

讓親生母親含舔睪丸,這真是件難以想像的事!

她用右手套弄著哥哥的陰莖,同時吹舔我的睪丸、陰唇,就這樣反復交換。

同時,哥哥慢慢地將手指伸入媽媽的菊花蕾,摳挖一陣,抽出手指讓我嘗嘗味道,確認沒問題後,重新放回去,進入更深的地方。

我明白,哥哥是在為肛交作準備。

受到刺激的媽媽不停地呻吟,明顯地,在這一刻,也只到這一刻為止,她的屁眼還是處女地。

這時,她把頭埋在哥哥腿間,用一隻手幫我套弄,溫瑩手掌,努力地推擠出睪丸中的液體,如果不是因為哥哥在旁邊,我一定馬上射在她臉上。

媽媽試著將哥哥的睪丸放進嘴裡,雖然這不太容易,但她仍努力將一顆含在口中滾動,手底刺激另外一顆,最後,哥哥滿意地要她停止。

該是真幹的時間了。

當我幫忙掰開媽媽的大白屁股,讓東尼挺進,他發現肛門的括約肌比意料中緊得多,難以進入。

因此,他先在媽媽穴裡抽插幾下,沾上了蜜汁,再行進入,嚴謹得像是幫少女開苞。

老實說,媽媽的屁眼確實很小,而且也很幹,如果硬要插進去,一定馬上就捅出血來。

我回憶到哥哥第一次和我用屁股愛愛的那天晚上,那次也是久久進不去,直到哥哥用了潤滑油,想起這點,我立刻跑到這間廚房拿油,而當我再回到房間,哥哥已在媽媽穴裡幹得痛快。

為了嘉獎我,哥哥決定把這屁股交給我,他說,「你屁股的處女是我開的,所以我現在也讓你幫別的屁股開苞。」

我高興得直點頭,用沙拉油塗在媽媽菊眼,預備將陰莖挺入,哥哥則幫忙按住媽媽嘴巴,以防她叫痛。

呵呵!媽媽真的好緊,我想她一定努力試著別讓大便跑出來。

經過一番嘗試,大概用掉半瓶沙拉油之後,我終於成功進入了,那屁股真是好緊,幾乎要壓碎我的陰莖!

兒子陰莖在屁眼裡進進出出的感覺,讓媽媽高聲悲啼,甚至哭喊出聲,聽起來好像是她的大便快要出來,而她卻快要控制不住了。

如果真的變成這樣,一定會弄髒屋子,所以為了不讓大便出來,我就必須更用力地把屁眼堵住,對不對,媽咪?

這樣連插了十幾下後,她開始比較能接受,身體也慢慢適應,感覺上,直腸壁變得更有彈性、更柔軟,幹起來也靈活得多了。

我和哥哥加強了力道與速度,當他的肉棒把媽媽騷穴弄得又濕又滑,我覺得自己插在媽媽乾燥屁眼裡的陰莖,也快要因為相互摩擦而燒起來了。

激狂中,我抓住媽媽肩頭,開始像騎馬一樣地騎她,兩顆睪丸則是在外頭擊打嫩白屁股蛋,至於陰莖那邊的感覺,呃……老實說,很像是我把直腸裡面的糞塊撞來又撞去。

哥哥則顯得高明多了,他只是順著我的節奏,我拔出時他插入,兩方面來回交替。

媽媽給我們幹得飛上了天,嘴裡雖然一直哀求我們快停止,身體卻忍不住趴下來,對著哥哥猛親,一串串唾沫從嘴角直淌下來。

結果,剛結束處男身的我,最早射精,把濃濃的精液全爆發在這肥美屁股裡,溢出的白色濃汁順著屁股溝流下,滴落在哥哥仍奮力抽送的陰莖上,伴隨兩瓣穴肉翻進翻出,煞是好看,不久之後,哥哥也射出了。

媽媽哀嚎一聲,癱倒在哥哥懷裡,貪婪的騷浪肉穴仍緊吮著陰莖不放。

突然,我覺得有些妒忌,因為哥哥只顧滿足這個肥穴,卻忘了把他的精液留一些給我。

我告訴哥哥我的不快,他愣了一下,看看鐘,時間是下午三點,還有時間。

哥哥笑著說:「好吧!我的小寶貝,哥哥愛你,我們再來幹一次吧!」

媽媽聽清楚我們的話,吃驚地抬起頭,沙啞著哭道:「求求你們……媽咪受不了了,千萬別再乾媽咪了……」

這時,她穴裡仍插著哥哥的陰莖,只是由於尺寸變小,一股股精液從穴口縫隙中流出,我瞥向這母牛的屁眼,那裡通紅一片,偶爾有些微血絲流出,但大體上來說還好。

看了幾眼,我又勃起了,嘿!看來我還真有身為男人的本錢。

我套弄幾下自己的陰莖,要求哥哥讓我幹這女人。

哥哥笑著說,「可以啊,如果你幫我再吹起來,這頭母牛就給你玩個過癮吧!」

我歡喜地跪下來,把哥哥已縮小的愛根放進口中,品嘗上頭精液與蜜汁的味道。

媽媽呆呆地看著我和哥哥的動作,這次,她眼中沒有駭怕,只是就這麼看著而已。

同時,我發現哥哥也在看著媽媽,而他的陰莖隨之變大,當我將它從口中拉出,已經完全回復全盛時的大小了。

哥哥跳到床上躺下,要媽媽躺在他的身上,用意很明顯,就是要幹她的屁股,而我則在上頭肏這爛貨的騷屄,無須多言,我滿喜歡這主意的。

因為有我的精液存在,媽媽的直腸裡又濕又滑,哥哥沒費什麼力氣,就輕鬆地進入了。

起初,他只敢放進去一半,讓媽媽直腸壁適應他的尺寸。而媽媽躺在他身上動也不動,就像是分娩一樣地張開兩腿。

我將媽媽兩腿扛在肩上,順勢往前一滑,陰莖就進入穴內,像是火車過山洞那樣的感覺,和屁眼比起來,更溫暖、更潮濕,卻沒那麼有彈性,不知道哥哥也開始抽送時,會是什麼滋味。

跟著,哥哥開始動作,把整根陰莖全插進大白屁股,用力地進進出出,像是要把媽媽肥臀插成兩半似的。

我也跟著抽送,但媽媽全把注意力放在背後的哥哥,好像插她浪穴的我不存在一樣。

東尼哥哥擠壓起媽媽的巨乳,肉棒在她屁股裡狠命抽插。

假如酒鬼老頭在這時進門,看見兩個兒子強姦他老婆,他鐵定把這裡三人全都殺了。

唔!為此,我得好好想個辦法,一勞永逸的辦法……

本來有點弱智的媽媽,似乎完全崩潰了,她大聲悲啼,尖叫,叫爸爸的名字,要我們幹死她,又叫我們是雜種、魔鬼,很顯然地,她現在精神錯亂了。

當哥哥在她的屁眼裡射精,我仍盡最大努力,用大量精液撐滿她的蜜穴、子宮。

第一次,我的種子進入其他女人的子宮,對於這種感覺,除了無比興奮之外,我更有某種期待。

我們整整在那裡躺了十五分鐘,然後,媽媽清醒過來,幫著一起整理好房間,以免讓爸爸發現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最後,媽媽被我們逼著簽下自白書,寫明白是她自己誘姦兩個未成年兒子的。自白書中,她承認自己是無恥的蕩婦,因為丈夫不能滿足她的性需要,所以才對兩個兒子動腦筋,除此之外,我們還幫她拍了大量最不堪入目的裸照。

要嚇唬腦筋不清楚的弱智媽媽,這樣就夠了,再說,不管她怎麼沒智商,也一定會清楚,這些東西讓爸爸看到,我們固然完蛋,她自己也會遭殃,所以今後該會乖乖地守口如瓶吧。

當然,我和哥哥想要的遠不止如此!

事情過後的某個周日,當我們一家四口一起晚餐,媽媽坐在哥哥對面,而我發現他用腳指伸進媽媽腿間。

媽媽羞愧地紅了臉,找了個藉口跑進廚房,而哥哥也隨後跟了進去,走的時候特別向我眨眼,要我穩住爸爸,不讓他發現大兒子正在廚房裡幹上他老婆。

當我陪著酒鬼老頭在客廳看電視,腦裡卻想著哥哥與媽媽在廚房裡性交,我全身都為之發燙。

幾分鐘後,哥哥來到客廳,給我使了個眼色,輪到我跑進廚房。

廚房裡,我發現媽媽趴跪在地上,手腳縛住,裙子給掀到背後,露出大白桃似的水嫩屁股,黏稠精液從股溝中一滴滴掉在地板磁磚上,很明顯地,哥哥剛剛幹了她浪屁眼一頓。

她看著我的眼神中,淚水汪汪,媽媽的嘴裡塞了廚房抹布,所以剛剛才發不出半點聲音。

我把媽媽抱起來,放在桌上,抬起屁股,也無須多說,熟門熟路地將陰莖放入她騷穴裡。

這時候,我拿掉了她嘴裡的抹布,一想到爸爸每分鐘都可能會進來,撞破我們這一幕母子相奸,興奮的感覺,很快就讓我把精液射進媽媽子宮裡。

之後,我們一起回到客廳。

很快地,我和哥哥無節制的輪奸,讓媽媽的肚子大了起來,雖然這在預期之中,但還是太快了些。

我們要媽媽多引誘爸爸上床,使他不懷疑孩子的出生。

爸爸並不是床地能手,長期好酒,他的身體並不是很好,儘管如此,這酒鬼老頭卻十分好色,媽媽的自薦枕席,他求之不得,因此,他每天都高興地掏出鈔票,吃一些媽媽幫他準備的古怪藥材,並在媽媽身上試用藥效。

當爸爸躺下睡著,我和哥哥就把媽媽叫出來,好好地再賞她一頓。

幾乎每天晚上,爹地睡著後,媽媽都會再被我們玩上一遍,到後來,這個婊子甚至是自己主動跑來的,不過,我們仍用內褲塞住她的嘴,這才輪流地幹她的騷穴、肏她的屁眼,將兩個洞穴灌滿精液,再放她回去臥室。

想到媽媽睡在爸爸旁邊,身體裡面灌滿我們的精子,慢慢地從肛門、蜜穴裡滲出,沾濕內褲,這猥褻的畫面就讓我和哥哥興奮異常,再幹個幾次。

就這樣,美麗卻弱智、豐胸卻無腦的淫蕩媽媽,完全被訓練成我和哥哥的美肉娼婦,沉溺在錯亂的性愛中不能自拔。

而在我們的計畫下,爸爸的身體也越來越不好,某天中午,媽媽挺著大肚子,由哥哥在後面肏她,當淚水與精液一起淌在臉上,她顫抖著手,從我手中接過一個紅色的小瓶子。

當天晚上,媽媽聽話地將瓶子裡昂貴的河豚體液,滴在爸爸每日服用的補品裡,幾小時後,救護車嗚嗚響聲,吵醒了左鄰右舍。

爸爸住進病院,原因是心臟衰竭。

九個月很快就過去,一天,我剛把精液射進媽媽白皙的大肚子裡,而哥哥也正搞屁眼搞得舒服,突然,媽媽叫了起來,說她的洋水破了,要我們趕快把她送去醫院。

但哥哥拒絕,堅持要在媽媽屁眼裡搞到射精,所以我們必須多等一段時間,直到哥哥覺得滿意。

我笑著答應了,世上有什麼東西比我的愛人更重要呢。

還記得那時候,媽媽發出了恐怖的叫聲,當哥哥終於在肛門裡爆發,她瞳孔已經失去焦距,下身流了好大的一灘血。

最後,媽媽被送到了醫院,母女平安。當我去別間病房探望爸爸,他的身體因為心臟衰弱,加上酒色過度,變得非常虛弱,他說他很擔心媽媽,問我媽媽好不好。

我告訴他,家裡一切平安,假如他知道,哥哥幹得他懷孕的老婆險些難產死亡,他一定會殺了我們,當然,現在的他已經沒那種力氣了。

幾天後,媽媽被送回家,還帶回來我們的妹妹女兒,一個等著挨插的幼屄。

不用說,家裡一切又恢復了平常,我們輪奸媽媽,然後旁邊多個小鬼觀賞。

媽媽瘋狂似的饑渴,一雙巨乳更成為我玩弄的目標。

當哥哥幹她的時候,我就擠弄媽媽的乳房,乳汁噴得到處都是。

喔!我已算不清到底吞下多少奶水,只記得,媽媽必須試著分泌出超量的乳汁,來喂飽三張饑餓的嘴巴。

而在這之後,她所能得到的回報是,兩條陰莖噴射出來的營養熱牛奶。

*** *** *** *** ***

現在,我敞開衣襟,把乳頭放進兒子的小嘴巴裡,看他高興得直吸,心裡很是為了能身為人母而高興。

「小心喝啊!乖兒子,你真像你爸爸,總是把媽媽這裡咬得好痛……」

逗逗寶貝兒子,我挺挺腰,摸摸六個月大的隆起小腹,當孕婦確實是件辛苦的事,可是能夠幫自己心愛的人生孩子,卻又是一件無比欣愉的美事。特別是,再過個幾年,我肚子裡的這頭小母狗,又可以讓哥哥玩個痛快。

家裡現在有六個小孩,有男有女,分別出自我和媽媽的肚子,至於彼此的輩份怎麼算,呵!還是別做這種無聊事吧。

為了讓哥哥高興,這些年來,我特別留起了長髮,穿起裙子,徹頭徹尾地改作女性打扮,連身份證上的性別都換了。每天長期服用女性荷爾蒙,再加上幾次懷孕,我的乳房比以前大得多了,配上D罩杯的黑色蕾絲胸罩,常讓哥哥玩得愛不釋手。

在我腿間,媽媽目光呆滯,小嘴含住陰莖,賣力地吸吮,一雙手卻似忍耐不住饑渴,往自己身上擠壓乳房、摳弄陰戶。

自從爸爸過世之後,她就變成這樣了。親手害死丈夫的罪惡感,讓這母牛的理性意識完全崩潰。

當爸爸身體稍稍好轉,從醫院回家休養,我們逼著母牛媽媽繼續引誘爸爸上床,她就在每次明知會害死丈夫的性交中,一面大哭,一面攀升到刺激絕倫的高潮頂峰。到最後,瘦成皮包骨的酒鬼老爸,射的不是精,而是血!

救護車載走了心臟重度衰竭的老爸,急救無效之後,宣告一命嗚呼。

當然,媽媽永遠也不會知道,在救護車上,我貼著爸爸的耳朵,告訴他我們是如何玩大他老婆的肚子,媽媽怎樣對他下藥,一步步地謀殺親夫……

哈!他那種驚駭欲絕的模樣真是有趣。

也難怪在觀看屍體時,媽媽看見爸爸暴瞪的雙眼,死不瞑目地盯著她,當場就崩潰了,大哭大叫,整整吼了半個小時,直到哥哥回家用陰莖塞住她喉嚨,給她噴射大量的鎮靜劑。

我和哥哥,姦淫了親生母親,又謀殺了自己父親,心理學上來說,似乎叫做什麼……對了!伊底帕斯情節,誰管它,高興就行了。

不管怎麼樣,死人是再也說不出話。活人那邊也差不多,媽媽從本來的『像傻瓜的正常人』,被我們玩成『像正常人的傻瓜』,現在的她,目光渙散,整天披頭散髮,嘴角流著口水,跟在我和哥哥的身後到處爬,為了求我們幹她一頓,會主動掰開浪穴或屁眼,願意做任何事。

媽媽真的很乖喔!叫她做什麼就做什麼,前天在她的狗碗里拉沱屎,叫她吃屎,她就大口大口地吃得好高興。我打算以後把孩子們的大小便都交給她處理,當一個人形尿布。

哥哥早就把她玩厭了,只有我還玩不膩,總是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點子,在她身上試驗。

我讓媽媽戴上嬰兒用的圍兜,屁股包裹好紙尿布,穿了鼻環,打扮成小嬰兒的模樣,在屋裡幫忙家事;當我和哥哥愛愛時,就要她幫忙舔屁眼、吹陰莖,如果我們玩得高興,會賞她一頓好幹;當晚上就寢,我們把她四肢鎖在床上,穴裡插上大號假陽具,再把幾個孩子放在她胸口,孩子餓了就會自己吸奶,一物兩用。

媽媽最引以為傲的大奶子,被我烙印上記號,又加穿了手腕粗的乳環,走起路來叮噹作響,很是有趣,加上她身上一塊塊的污泥、燙傷,看來黑白相間,活脫就是乳牛的樣子。

總之,媽媽現在的用途,就是一頭盡責的大母牛,她生命的意義只有兩項,分泌乳汁與繁殖後代,生出更多讓我和哥哥玩樂的小牝獸。

同時,她也是個不錯的人體模型,哥哥要教導兒子如何性交,除了親自玩他們的小屁屁,就是用媽媽當教材,讓孩子把他們的小陰莖,插進那已經黑得發臭的騷穴、臭屁眼裡面。

不管插進去的是什麼東西,媽媽都會咧著嘴傻笑,呵呵,能讓媽媽這麼高興,我和哥哥真是孝順。

啊!電鈴響了,是哥哥回來了。

我孿生的親哥哥,最棒的親密愛人,這屋子裡所有女人的丈夫,至高無上的主人,終於下班回家了。

今天晚上,我會穿好您最喜歡的那件火紅吊帶褲,讓您一面玩妹妹的騷屁股,一面聆聽她今天與媽媽玩了什麼有趣的遊戲。

長夜漫漫,時間還很長;時光匆匆,可以孝順媽媽的日子也還長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