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小思

作者:CYW

七月半,鬼門開的前一天,大約九點,山路上有部SUV 在公路上賓士,空無一人的鄉間公路,銀色的SUV車速並不快,但車廂裡的氣氛卻很熱鬧。

小惠跟小佳是同寢室的室友。而兩個男孩是大熊與阿傑。趁著放暑假的空檔,幾個人計畫了一趟說走就走的旅行,大熊是N市人,因此開著家裡的車,帶著幾個好朋友在N市附近玩了好幾天。

這天,大家吃完夜市意猶未盡,小惠突然提議說旅行的最後一天了,想去夜遊。而正好,距離大熊家不遠處,有棟荒廢已久的別墅。而原本不肯去的大熊,在聽了小惠說了一句『現在才八九點,男生不會晚上連棟沒人的別墅都不敢過去看看吧。』以後,愛面子的他也就沒說什麼同意了。

『欸欸,司機司機,我們下一站還有多久呀?說說我們接下來的計畫嘛。』小惠說。

『就是阿,我剛剛在夜市喝了太多飲料了,有點想上廁所呢。』另外一個女孩小佳也在旁邊這樣說。

『快到了,等等拐個彎大概十分鐘左右就可以看到了。等等是去廢墟探險,帶你們去這附近最可怕的廢墟逛一圈,然後我負責把腿軟在裡面的女生抱出來,男生不管。』大熊又恢復嘻嘻哈哈的態度誇張地說。

頓了一下,大熊又說『我住在這附近,但我從來也沒有來過,原因就是大人都覺得這裡比較邪,不准小孩或是一般人接近,傳說以前有人在裡面失蹤,或者去過以後發瘋了』

『但你也知道,小孩子就是好奇心重,哪有那樣簡單就被說服,但我問過所有的大人,也沒有人可以說出個不能靠近的原因。而也不是沒有特別膽大調皮的小孩白天跑去偷看過,但也沒有看到什麼』

『只是凡是去過的小孩,回家都被痛打了一頓。』大熊自己說到後來也笑了。

『但不論如何,等等一定要小心點,畢竟這裡來的人很少。說不定會遇到大野狼……』大熊又補充了一句。

『熊哥,你就是那個調皮的小孩吧,其實以前來過吧。要是真有什麼危險,我躲你後面就好啦,大灰熊一定可以打贏大野狼的。』小佳笑著說。

『沒事的啦,放心好了,熊哥,等等你跟我先進去打頭陣,有什麼妖魔鬼怪都不怕啦。』阿傑有點不自然地看看小佳之後說

說話間,SUV 拐了個彎,轉到了一條更小的鄉間小路上去。而迎面而來的是一台開著遠光大燈的SUV 跌跌撞撞的開出來。

『幹,會不會開車阿』大熊罵了一句,並且閃開了對向的來車,瞥了一眼,依稀看到了一頭長髮。『幹,又是一個女人開車』大熊補了一句。

『女人開車怎麼了……陳大熊,你哪裡有意見嗎?這車上三個女人可都是會開車的,dfjstory.com你不是不知道吧。』小惠說完後,其他兩個女孩也都開始抗議。

『我……. 我什麼都沒說,你們看,就在前面,到了到了。』大熊快速地轉移話題。

映入眼簾的是一棟兩層樓的別墅,雖然陳舊但整體架構仍然完整,從門外望進去只見到有點腐朽的鐵門,曾經氣派的鐵門現在已經佈滿青苔,並且兩扇門大大的敞開,露出大約100公尺左右的車道。

天空萬里無雲,近乎滿月的皎潔明月把夜色驅走,的確是個夜遊的好日子。車子停在大門口的車道上。

大熊拿出準備好的手電筒,一人發了一支。

『來吧,讓我們看看我以前到底有沒有被白打。』大熊一馬當先的往前走去。

『承認了厚,我就知道你以前一定來過。』小佳說

『那是好小的時候了,而且是大白天,我可不知道現在裡面有什麼狀況。』大熊說

『我不去了,我在車上等你們吧,我…… 好像看到二樓的窗戶旁邊有人影。』小思膽怯的說。

當所有人往二樓看去的時候,只見月光照的二樓的窗戶一片透亮,沒有任何東西。

『小思,你膽小也不要這樣嚇我們阿』 小惠抱怨著說

小思搖搖頭不肯繼續說下去。小惠於是就自己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大熊看著小惠走了,也就跟了上去。

小佳看著不肯下車的小思,跟小思保證會儘快回來要小思不要亂跑後也走了,小傑追上了小佳一起並肩走了進去。

至於膽小的小思,也就一個人留在了車上。

*** *** *** ***

半掩的大門,其實並不沉重,在大熊的推動下慢慢打開了。木制地板的大廳,大約有50坪,早已沒有了傢俱,而地上想當然耳有薄薄的塵土。建築是L 型的設計,大廳的左後方有個走廊,通往廚房,各種傭人房與後門。而二樓的樓梯在大廳的左側。

正當最後一個進門小傑走進門沒多久,小思突然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並且順手一推,把門關上了。

大家望著驚慌失措的小思,大熊問了『怎麼了小思,你不是在外面待的好好的嗎?幹嘛這麼緊張的跑進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思臉色發白的說『你們走了以後,我聽到有腳步聲接近的聲音,還以為你們回來了。但是我卻沒有看到半個人,我越想越害怕就決定過來找你們,人多會比較安心一點。』

阿傑這時候跳出來笑著說『別怕別怕,你一定是聽錯了,有什麼好怕的,我們上二樓找個房間邊吃宵夜,邊說鬼故事吧。人這麼多一定沒問題。』

一行人順著曾經氣派的回旋梯走上二樓,找到一間最大的房間,從房間裡的大床與梳粧檯等等,可以看得出來這就是這棟豪宅的主臥室。

五個人圍成了一個圓圈,圈裡點起了蠟燭,旁邊放滿了宵夜與飲料,開始說鬼故事。

一個又一個的恐怖故事,讓膽小的小思早就臉色發白。所以在小佳終於忍不住說要去上廁所的時候,小思也就急忙的跟了上去。

二樓的廁所在走廊的盡頭,兩人輪流排隊。在小思出門之後,本來說好要一起回去的小佳卻不見人影,只留下空蕩蕩,黑漆漆的一條走廊。小思在心理暗暗地罵著小佳不夠義氣,只好一個人憑記憶走回去。

黑暗的走廊像是黑暗世界的入口,小思想拿出手機來照明,卻發現手機早已不知道到了哪裡。只好一步步的摸索走回去,而耳邊傳來斷斷續續的哭聲

*** *** *** ***

到了之前的主臥室,小思憑藉著從窗戶照進來的月光,卻發現大熊與阿傑已經不知去向。在房間裡面的是兩個不認識流氓,一個體型壯碩,有著一頭染黃的頭髮。另外一個是個高大的胖子。

哭聲是從唯一的床上傳來,在那張早已破舊不堪的老木床上,小思看到壯碩的金毛把小惠的雙手反背在背後,並且一隻大手玩弄著小惠的大奶。小惠的上衣早就已經被撕破,看得出來之前有過一番掙扎。內衣早就不翼而飛。

『別哭了,等等你就會哭著謝謝我們了。』金毛一臉猥瑣的說。

小惠唯一完整的衣服就是下半身的短裙。但現在卻被胖子抓著兩隻腿,以M字型的方式張開,而胖子也不客氣的把頭埋在小惠的短裙內,品嘗少女的小穴,只聽見嘖嘖的水聲不斷,間或著搭配小惠的哭聲,以及低低的呻吟聲。

慢慢地,小惠地意志力似乎到了極限。呻吟聲漸漸地變大。這時候正在努力舔弄著小惠大奶的金毛,吐出嘴中小惠小巧的乳頭。站起身來,把自己的衣服褲子一起脫下。金毛的身材非常標準,渾身的肌肉,而肉棒長度卻是一般。

金毛看了看已經發情的小惠『給我好好的吃,等等有你爽的時候。』

把肉棒塞進了小惠的嘴裡。在小惠迷迷糊糊幫金毛服務的時候。在小惠下身的胖子,也脫了褲子,露出的卻是一個紫紅色的大肉棒。對準著小穴狠狠地插了進去。

只見到小惠的身體上揚,吐出金毛的肉棒發出一聲悲鳴。『幹,下次不要插這樣大力,你也知道你老二大,我剛差點被這小妞咬了一口。』金毛一面享受著小惠的口交,一面念了胖子幾句。

小惠被兩個大漢前後夾攻著,搖著自己豐滿白皙的屁股,唯一的衣物只剩下像破布一樣掛在腰間的短裙跟腳上的一雙黑色高跟鞋,認命地像只小母狗爬在床上,用自己前後美麗的小嘴承受著兩個大漢的夾擊。

突然間,兩個人的動作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金毛說『胖子,你等等,你聽。』

就只見兩人往門邊走來,小思急忙地捂住自己的嘴,往後一步步地想要溜走。

『胖子,這次你我可賺了,沒想到還有第二個小妞。』

『躲在門邊不走,一定是期待我們兩兄弟好好招待他吧。』胖子褲子都沒穿,挺立的肉棒一搖一擺。

小思只聽見兩人的淫聲穢語,並且聽見小佳的求救聲,『你們兩個在幹什麼,你們是不是瘋了,中邪了?放開我,把手拿開……』

當然,金毛和胖子不會聽小佳的求饒,小思躲在門邊,只看到小佳很快地T恤就被扯破丟到了一旁,內衣也被扯掉,兩個雪白的大奶子在明月下分外明亮,胖子早已上去舔弄的嘖嘖有聲,就見到粉紅的乳頭,慢慢地受了刺激立了起來。

金毛則把剛剛在小惠穴內抽插過的肉棒送進了小佳的嘴裡,白濁的液體沾染了小佳的嘴唇,小佳的鼻子被金毛緊緊捏住,並且聽著金毛在耳邊恐嚇,『讓我兄弟倆爽一下也就完了,否則你要是敢咬,或者反抗,在這荒山野地,我們把你們埋在哪裡,想必也不會有人發現。』

小佳忍著口裡面的腥味,和反胃的感覺,勉強地含著金毛的大肉棒。這時胖子卻一把將小佳的裙子連著內褲一起脫掉,握著小佳的一雙美腿隔著性感的黑色網襪慢慢地摸著。胖子把自己的大肉棒在小佳的腳上摩擦,只見到肉棒在這淫靡的畫面下又再度挺立起來。

於是,胖子雙手在小佳的網襪上扯開一個大洞,將大肉棒狠狠地插入。而另外一邊,金毛早就挺著被小佳吞吐過後的肉棒,插入了小惠的小穴,只見到小佳與小惠兩個美女被金毛跟胖子抓著坐在床上,被下面的兩個男人此起彼伏像在比賽一樣的頂著,兩個人一頭長髮不斷地在空中飄蕩,四個雪白的大奶也不住地抖動變形,更可以看到肉棒在小穴中來來回回的抽插,而小佳跟小惠也被上的呻吟連連。

就像在比賽一樣,隔不多久,金毛與胖子玩膩了女上位,把小佳與小惠帶下了床,讓兩女站在地上,就看到胖子跟金毛兩個人有默契的換手,胖子兩手抓著小惠的纖腰,小惠腰部系著已經不成模樣的短裙,腳踩著黑色高跟鞋,金毛則從背後兩手抓著小佳的大奶,小佳身上穿著已經到處都是破洞的網襪,穿著白色高跟鞋站在地上,四個人的身上都混雜著不知道是誰的體液。

『兩個騷小妞,被幹的很爽嗎?』

『你們兩個說自己是欠幹的母狗,要我跟胖子哥哥的大肉棒,誰就可以先被幹到高潮。』金毛羞辱的說

『說的慢的就沒有大肉棒嘍,還要被光著身子丟到大馬路上去。』胖子火上加油的說。

在快要到達高潮前但被突然中止的兩人,正羞恥的扭動著自己的屁股,但礙於自己的自尊心,要在朋友面前承認自己被強姦的很爽卻又無法做到。

胖子跟金毛兩個人一邊用手玩弄著女孩的身體,一邊又故意把自己的肉棒在女孩的小穴旁邊磨蹭。

小惠口中不斷發生呻吟,小佳也好不到哪去,不斷地扭動自己的屁股。兩個女孩對望的時候,看到了對方眼睛裡面要滿出來的欲望,於是小佳在小惠正打算開口的時候,也一起開口了,『我是欠幹的母狗,我要大肉棒幹我。』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

『真是兩騷貨,既然這麼乖,我們一定會滿足你們的。』等待已久的金毛與胖子,又把自己的大肉棒插入了女孩的小穴。

『我是騷貨,好爽好爽,大肉棒哥哥幹的我好爽。』

『我是小母狗,我被主人上的好舒服。』

小佳與小惠在胖子與金毛的衝刺下,不斷地變換姿勢,發出呻吟,淫聲浪語。小思在門口看著幾乎和來之前換了個人的小佳與小惠,悄悄地,默默地離開了門口。

*** *** *** ***

半夜兩點,市區的警局中,一個有張鵝蛋臉的可愛女警走進警局。

『學長,累死了,怎麼鬼月的勤務特別重阿,平時要抓酒駕,要抓飆車。最近還特別多的溺水,失蹤人口。』

『剛剛還聽到在大林路附近又有一宗失蹤人口的案件,四個大學生開著SUV不知道跑到哪夜遊去了。』

『小琦,別抱怨了,這種學生玩過頭失聯很正常的,只不過家長擔心,加上又認識些議員,所以打電話讓我們協尋。或許明天就不知道從哪個夜店跑出來了。』一個年輕男員警不以為意地回話。

『小琦,你剛說大林路?那不就是有名的林氏古宅附近?!』一個在警局待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員警聽到談話後,停下來問了一句。

『劉大哥,沒錯阿,就是那附近,我每天上班都要經過的地方。』鵝蛋臉的小琦回答。

『小琦阿,聽我老劉一句話,你剛調過來這附近你可能不知道,平時的白天也就算了,晚上最好不要接近林氏古宅,尤其是農曆七月,寧可多繞點遠路。』

『劉大哥,你不要嚇我,你知道些什麼?我可住那附近,太可怕我就不敢回家了。』小琦吐著小舌頭。

『你知道N市是近二十年發展起來的吧,在我剛當個小巡警的那個年代。N市不如今天那樣發達,那時候最大的富豪莫過於在林氏古宅的林家了。世代經商,家境殷實,跟政界的人脈也相當好,唯一的缺點就是對孩子太過溺愛了。』

『但就在他們家的獨子在家中的一次聚會上跟一群狐朋狗友的權貴子弟輪暴了一個年輕女孩,本來林家還試圖遮掩,但女孩不甘心受辱,因此在一天晚上穿著一身紅衣紅裙,在林家古宅附近自殺,那場面…… 那場面嚇壞了所有人。』老劉望著遠方,吸了兩口煙。

『所以林家也壓不住輿論了,並且開始走了下坡,幾個重要的人物也都開始一連串的出意外,厄運連連。林家後來也搬離了古宅,不知道到哪裡去了。本來所有人都開始淡忘這件事情,但是,後來林家荒廢以後,晚上經過那一帶的路人,卻常會看到一個美麗的年輕女孩在路邊,據說,看到的人都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反正那一帶就開始變得不太平,尤其是每年的七月半,甚至失蹤案或是被嚇到神智恍惚的案子都不是沒有遇過。』

小琦的嘴巴張的O 字型,喃喃地說『難怪我租那附近的房子,租金這麼便宜呢。不說了,我先下班了,今天剛好有朋友來找我呢。』

小琦拿著鑰匙就往外走,一部紅色的SUV停在停車場,上車後,小琦對著副駕駛座說『等很久了吧,剛剛跟同事交接不小心多聊了幾句,不好意思阿,小思,作為補償,我請你去吃宵夜吧,對了,我有跟你說過你穿這身紅裙子真的很好看嗎?!』小琦連珠炮似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