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介紹大肚阿姨給我操

因為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口交的經驗,我忍不住顫抖,癢癢的,又好象要撒尿的微妙感覺,尿道好象刺痛一樣,我只覺得自己的龜頭就象要爆炸了一樣,只能倚靠自己殘存的一點靈智勉強控制住在敏姨的嘴裡馬上發射的衝動。

「敏姨……啊……太好了……太舒服……」

我快樂地呻吟著,感到敏姨那濕潤的舌頭在自己龜頭的表面滑動,然後舌尖將包皮撩開,在龜頭的棱角處來回地刮動,用舌尖去舔弄我龜頭與包皮之間的環溝,竟然不怕骯髒地將包皮的恥垢吃得一乾二淨。

接著從龜頭向下遊動,然後又回來,舌頭靈巧的將我整個雞巴用唾液潤濕,敏姨的舌功真是太棒了,不愧是成熟的已婚少婦!我完全陶醉于敏姨美妙的舔吸中,為敏姨出色的口頭服務而震撼,失魂落魄的發出快樂的哼聲。

「啊……唔……」

「小色鬼,忍受不了啦?敏姨就給你個舒爽……」

浪蕩風騷的敏姨,媚眼一勾,嘴角含笑,說不出的嫵媚、性感,在嬉笑中,敏姨張開豔紅性感的小嘴,越張越大,朱唇輕啟,慢慢地吞噬了我整個巨大的龜頭,柔軟豐滿的嘴唇緊緊地纏繞住我那粗大的肉棒,溫暖濕潤的感覺籠罩了肉棒的前端,就像是自己的大雞巴突然插進一個帶電的插座一樣,強烈的電流突然流遍全身,麻酥酥的感覺直透腦門,令得我不由自主地全身震顫起來。

「哦……太美了……敏姨……」我的聲音因為喘息而有些含糊。

敏姨開始慢慢地、溫柔地、用心地吮吸著我腫脹的龜頭,並逐漸地加大了吮吸的力度,舌頭也開始蠕動起來,在不斷搏動的棒身上纏繞起來,濕潤火熱的舌頭,在我龜頭上舔一圈並用力吸吮,舌尖頂住馬眼轉動,不時還發出「嘖嘖」的聲音,好似在讚美我雄偉的雞巴,兩隻手除了偶爾將髮絲撩開,不要礙著她目前專注的舌頭運動之外,也沒有閑著,在我的卵袋上搔著。

我癡迷地看著敏姨性感的嘴唇含住自己的雞巴,雙手順著敏姨的秀髮,將發絲撩開,並輕撫著她的耳垂。

敏姨將舌繞著我環割包皮的棱線轉著,然後又轉移目標,小嘴移到我的睾丸上吸舔,我忍不住頭往後仰,由喉嚨發出「喔……」的聲音。

然後敏姨舌間順著雞巴的中線一路舔上來,嘴唇慢慢地把我粗長的肉棒一點點地吞噬進她的嘴裡,兩片肉感的紅唇一點一點順著我那肥大堅硬的棒身越爬越低,我的雞巴蠻長的,敏姨耗費一番工夫,努力的將小嘴張大,盡可能的想含入我的雞巴,但不管她再怎麼努力嘗試,最多也只含入二分之一左右。

我已經感到自己極度充血的龜頭頂在了敏姨柔軟的喉嚨內壁上,雖然敏姨還無法將整根肉棒盡根含入,但她盡力的吞入到她的極限,然後慢慢地把頭往後仰起,我粗大的肉棒快要滑出了她的嘴了,但是性感的雙唇依然含住我那肥大的龜頭。

「很好,含得再深一點,把整支吞下去,讓它在你的嘴中變的又大又硬,你希望肉棒插進小穴多深,就把肉棒吞多深。」母親一面在敏姨的陰蒂上挑弄著,一面指導著。

我癡迷地看著敏姨性感的嘴唇含住自己的雞巴,就在我看得已經目瞪口呆的時候,敏姨開始移動腦袋,用自己肉感的小嘴來回套弄我那粗大的雞巴,開始活塞運動,頭部上上下下的套著,我感到心臟開始狂野地加速跳動,血液在血管裡沸騰,不住地往腦門裡沖。

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抓住敏姨的頭髮,身體彎成弓形,用力地往前刺,把雞巴深深地刺進敏火熱濕潤的嘴裡,使龜頭重重地戳在敏姨火熱的喉嚨內壁上。

插入是那麼地深入,以至敏姨被我粗大的肉棒頂得直翻白眼,因為吞的太深而作嘔起來,急忙吐出我的雞巴,咳嗽起來。

「不行了,你兒子的雞巴太大,我含不下。」

「慢慢來,放鬆你的喉嚨,第一次會不習慣,習慣龜頭頂在喉嚨感覺,以後自然就好了。」母親指導著說。

「大姐,不如你作一次來看……」

「不要這樣,哪有做母親的舔自己兒子的雞巴,不能亂倫呀!」

敏姨在母親的陰戶上摸了一把,得意地笑道:

「還要惺惺作態呢?自己也不看看騷穴快像水洗過的了,你又不是要和你兒子性交,怎麼可以叫亂倫呢?大姐,我猜你現在一定很渴望把你兒子可愛的大雞巴含在嘴裡,細細的品味一下,對不對?」

「我不想……」

母親的話違背了她內心真正的意思,因為現在她的目光正緊緊的注視著我那雄偉的雞巴,敏姨把我母親拉了過來,緊靠著她,然後抓著我母親的一隻手,去握住我的雞巴。

母親一手由敏姨手中接過我的雞巴,慢慢的套弄著,失神的靠近然後用嘴去親吻我的龜頭,然後母親的嘴越張越大,漸漸地吞噬了我整個巨大的龜頭,並開始用心地吮吸起來,溫暖濕潤的感覺籠罩了肉棒的前端,令我的感覺也隨著雞巴的不斷膨脹而膨脹。

慢慢地,母親那兩片充滿肉感的紅唇一點一點順著我肥大堅硬的棒身越爬越低,把我的粗長的肉棒一點點地吞噬進她的嘴裡,最後,母親的鼻子碰到我的陰毛,我感到自己極度充血的龜頭已經頂在了母親柔軟的喉嚨內壁上,我的感到心髒開始狂野地加速跳動,血液在血管裡沸騰,不住地往腦門裡沖。

我和敏姨難以置信的看著母親將肉棒整根吞入,然後在我的八寸大雞巴上下運動,母親的舌頭也在口腔內左右運動,這只有我才感覺得到,每次進入,我的龜頭都頂在母親的喉嚨上,哦,母親的舌功真是太棒了!不愧是成熟的婦女!我完全陶醉于母親美妙的舔吸中,為母親出色的口頭服務而震撼。

「喔……媽……你吹得……我好美……舌頭還會動……」

母親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麼地深入,而且還發出嘖嘖的吮吸聲,饑渴吞噬著我那年輕的肉棒,雙頰凹下去吸吮,用嘴唇夾緊移動,雞巴出入母親嘴巴的速度越來越快,發出「啾啾……」濕潤的淫猥的聲音。

敏姨忍不住鑽到我胯下,雙手輕輕地撫摸我的屁股蛋,開口含住我的睾丸,小嘴在我的睾丸上吸舔,喔……多棒啊!兩個我最愛的女人竟然在我胯下搶著為我口交!我忍不住將雙腿開的更大,讓母親和敏姨能在我的雙腿之中為我口交,而她們也像說好似的有默契的一個人吸吮我的雞巴、一個人舔著我的睾丸,而我也伸手搓揉著她們的乳房!

母親和敏姨由於嘴裡都含著我的大肉棒和睾丸,所以也只能發出像「嗯……唔……」的聲音,不停地舔弄和大力的吸吮著我的肉棒,看她們的樣子,好象要把我的肉棒和睾丸吞下起似的,尤其是母親的舌尖不斷在我的龜頭上靈巧地打起轉,更是讓我爽的不得了,雙手撐在床上,腰也不斷抬上抬下,好讓我的肉棒能在母親的小嘴裡抽送!

敏姨呻吟著道:「大姐,我裡面癢死了,你吮夠了沒有,吮夠了就快點讓我操一操吧,我那裡可癢死了……裡面好象有上千萬的螞蟻在鑽……喔……」

母親吃吃笑道:「遇上這樣滋味的大紅肉腸,哪個女人會吮夠的?你既然癢的要命,我就讓你解饞吧,但不要操得太用力,省得操掉你肚子裡的孩子。」

母親吐了我的肉棒出來,要我繼續躺在溫暖的床上,扶著敏姨的手和上身,讓敏姨跨在我身體兩側。

我躺在床上向上看,敏姨的奶子和肚子都變得更大,覆蓋著稀疏陰毛的潮紅花瓣微張,母親扶著敏姨幫她慢慢蹲下,敏姨越靠近我,子孫穴就張得越開,張開的花瓣已經腫脹,因為極度充血而變得豔紅,上面都是滑溜的愛液。

母親笑著說:「乖兒子,準備好了嗎?不用擔心,一切都交給媽就行了,讓媽媽來引領你,絕對叫你舒適無比……」

母親說著,一隻手溫柔地抓住我的大雞巴,抓在手裡以後,很快的沿著那滾燙的雞巴棍兒套動了幾下,然後將它引導至敏姨的洞口,讓我的龜頭在敏姨蜜汁四溢的肉縫周圍上下來回摩擦了二、三次,讓我的龜頭沾了些她洞口的淫水,磨蹭了好一會,我的龜頭碰到了一團綿軟溫熱的東西,我知道我的龜頭已經抵在敏姨的陰門上了。

當龜頭接觸到敏姨柔軟火熱的陰唇時,那種皮膚的觸感使我呻吟出來,我感到一陣暈眩,因為我即將進入一個嶄新的新天地,那將是我人生新的開始,我知道自己將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而這成人儀式將由母親主持,由自己的親生母親引導自己的雞巴姦淫另外一個女人,而且這個女人是一個已經懷孕九個多月的大肚婆,這事只要想想就可以令人翹上好半天,更何況現在已成為事實了呢?

我的肉棒脹得比今天的任何時候都大,今天雖然已經有一次射精,但完全沒有對我構成任何影響,我只覺得我有足夠的精力來滿足這個淫蕩的大肚婆。

我和敏姨這對男女,一個是久曠饑渴難耐的思春成熟孕婦,一個是欲火熾熱狂燃的青春少年處男,倆人性器官相接觸的結果,就像乾柴碰上了烈火,迸發出了愛欲的火花了!

「媽……我已經……」我兩眉間深深的皺著,一直在忍耐的樣子。

「已經忍不住想要插進去是吧?好兒子,插進去吧,媽要欣賞寶貝兒子大幹淫蕩大肚婆的樣子!」母親認為時間差不多了,於是拉著我的雞巴向敏姨已經潮濕的小穴而去。

敏姨用她那溫暖潮濕的、柔軟的陰唇輕輕摩擦我的龜頭頂端,緩緩搖著她的屁股,滑溜的花瓣磨得我龜頭難受極了,敏姨望著我,喘著氣問我,「你要敏姨操你嗎?」

「要,敏姨,操我……操我的大雞巴……」

「你要敏姨的穴兒嗎?」敏姨又問了一次,緩緩搖著她的屁股,滑溜的花瓣磨得我龜頭難受極了,她在挑逗我,就像我剛才挑逗她一樣。

我知道敏姨想聽我哀求的聲音,「敏姨,操我,用你濕透的騷穴操我,用你毛絨絨的騷穴操死我……我想死你了……」

敏姨朝下麵的我微笑,存心賣弄的她,狠狠地沉下了屁股,原本抵在敏姨陰道口雞蛋大小般的龜頭便直挺挺的滑入她的小穴,敏姨的陰道口比較寬,但小穴裡面卻沒有想像的鬆弛,反而是那樣的緊小,一層層厚厚的嫩肉緊夾著我的大龜頭,陰道像火爐一樣熱,用力吸吮擠壓著我的大龜頭,我突然受到這般猛烈快感的襲擊,忍不住抬起頭啊了一聲,呻吟起來。

敏姨閉上眼睛,把屁股稍稍上提,待陰道滲出了點淫水後,又把屁股慢慢往下坐,隨著她一節一節的運動,把我的雞巴一寸一寸的緩緩吞進小穴裡,感覺是濕滑緊暖,和手淫的感覺大不相同。

敏姨柔軟的淫肉緊緊地纏繞住我那粗大的肉棒,兩片肉感的陰唇一點一點順著我那肥大堅硬的棒身越壓越低,我感覺到一波一波的快感侵襲而來,感覺滑滑的,暖暖的,好舒服,溫暖的陰道肉壁一緊一縮的吸吮著我的肉棒,異常美妙,興奮得我簡直要跳起來。

敏姨的陰道被我粗壯的大龜頭給磨擦得酸麻異常,舒服地流出大量的淫水,同時她也被陣陣酥癢的感覺逼得浪叫了起來:

「啊……好脹……大姐……你兒子的龜頭好大……脹得我好舒服……我的小穴……裡面好癢……好舒服……大姐,都全部插進去了嗎?」

母親伸下手去摸摸我的肉棒,驚訝得瞪大眼睛說:「嘩……還露出一段在外面呢。」

敏姨聽說還有一段未進去,心裡更是高興極了,於是屁股更使勁地往我身上壓,口中叫道:「來,繼續向前,往裡推,對,慢慢地進來……好寶貝……讓敏姨好好地……感受你的大雞巴……慢慢地……對……填塞敏姨那……空虛的小肉穴……對了……慢慢的……整條插進來……寶貝……敏姨希望能……將你男人的武器……全部容納進去……」

我扭動著屁股用力的往前衝刺,卻感到龜頭受到阻礙,好象處女的處女膜一樣,使我一下子停了下來。

「啊……痛……輕點……啊……好孩子……敏姨的小穴……裡面太小了,承受不了……輕……輕點嘛……會把敏姨這……小穴穴……給撐破的……」敏姨伏在床上,手緊緊抓住被單。

母親以過來人的經驗指導著我們道:「你沒有生過孩子,子宮口不夠張開,插不進去就不要勉強,要不然,傷害到肚子裡的小孩子就不好了就這樣操吧。」

「你躺著別動,讓我來吧﹗」敏姨說著,雙手捧著大肚子上下移動著,套住我的陰莖使勁抬臀又壓下,屁股開始慢慢上下移動,把陰道裡肉棒吞吞吐吐,但是並沒有套到底。

我把眼睛望著我和敏姨交合的地方,異性的器官緊密地交媾著,我只覺得一陣溫熱包裹著自己,心裡有說不出舒服和痛快。

敏姨雙手向上抓住床上的欄杆,浪臀起起落落,浪穴夾著雞巴,狂亂地套弄著,她的淫水越流越多,千嬌百媚淫浪無度,香汗流不停,淫語道不絕。

敏姨是這麼地美麗,在下面的我雙手輕撫著她的大腿,往上探觸凸出的腹部曲線,最後我抓住她兩顆碩大渾圓的乳房,指頭揉搓著她彈珠般的黑色乳頭,一下下擠壓著,敏姨顫抖起來,屁股更使勁地往我身上壓,呼吸也越來越快。

「嗯……好弟弟……嗯……摸敏姨的奶子……用力的摸……啊……好美……嗯……用力的搓……嗯……敏姨好爽好爽……」

我雙手放在敏姨的雙乳上,用手掌重重的搓揉著她的奶子,用手指去捏弄奶頭,對於一個精壯的男人,一對尖挺的乳房已經足以令我動心,連摸一摸都不得了,我這時竟可以隨心所欲地觸摸,簡直是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我劇烈地喘息著,雙手慢慢變得不斯文起來,用力地搓捏著兩團細嫩的軟肉,下麵的大雞巴也配合著她的動作,一上一下的頂著。

敏姨把兩手搭在我的肩上,開始大弧度的套動,每一次的套動,她都先縮緊陰戶的內壁,以加強陰道的緊度,使它能緊緊抓住我的雞巴,接著像打算把我的雞巴拉得更長似的,把屁股使力的往上拉抬,直到我的雞巴只剩龜頭的一小部份留在陰道裡,然後不理會我的任何反應,又一鼓作氣的往我的雞巴的根部坐去。

待我的龜頭緊緊的抵住自己的穴心後,敏姨立即又借著腰部的動作,用穴心把我的龜頭緊密地磨了幾下,使得我舒服得叫不聲來,只覺得三魂七魄,都快讓敏姨的奪命寶穴給吸走了。

「老娘夾死你!」

敏姨叫喊著,夾緊雙腿,屁股瘋狂地上下起伏,由於幅度實在太大,好幾次我的雞巴滑出了她的體外,母親立刻把它塞回到敏姨的陰道最裡面,我的雞巴上面都是敏姨流出的淫水,滑滑膩膩的……

我抬起頭看著我的雞巴在敏姨的陰道裡進出閃亮著光,那是她的淫水沾在我的陰莖上、雞巴上的龜頭,由於在她陰道內壁的緊夾和套弄,已通紅的完全暴露在外面,整根雞巴就如一條紅蘿蔔一樣,而敏姨的陰部就像一張嘴巴,在咀嚼我那根如紅蘿蔔般的雞巴。

敏姨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在乳房上輕輕的撫摸,還伸出舌頭去舔我的手指,像是舔棒棒糖似的,好一副淫蕩的俏模樣,敏姨知道自己的表情很淫蕩,但是她控制不了,只想立刻到達高潮!

「唔………好大雞巴……親丈夫……敏姨快活死了……哼哼……頂死了……哦……哦……爽死敏姨了……啊……」

敏姨流著淚,夢囈般的呻吟著,拼命扭腰抬臀,使陰戶和大雞巴貼合得更緊密,一陣陣的麻癢,從陰戶敏感處,花心的神經傳遍全身,不由得她嬌呼出聲,臀部帶著大肚子一下下往後頂,讓我深深插入,顧不得醫師給她的警告,說她已經懷孕末期,不適合插入太深。

我的大龜頭在敏姨花心上的衝刺,大雞巴在春穴裡狠勁的頂著,這些,都使敏姨非常的受用。只見敏姨,秀髮零亂,粉面紅暈地不斷左右的扭擺著,嬌喘籲籲,雙手緊抓著床上的欄杆,夾緊雙腿,屁股上下起伏,那種似受不了又嬌媚的騷態令人色欲瓢瓢(飄飄)魂飛九宵,而我張大著嘴巴,在享受著敏姨的陰道帶給我的快感……

敏姨又加快了速度,她的陰核由於激動過度,也整個地突了起來,在我的恥骨上撞擊著,每撞擊一次,她就發出一陣顫抖,隨著節奏的加快,顫抖不再是間斷的,而是連續衝擊著敏姨的大腦,使她渾身顫慄起來,我的眼中只看得到敏姨不斷呼號的扭曲的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表情……

「快一點,再重一點……」

敏姨在一陣陣快感的浪潮裡只是高聲尖叫,不可控制地失控哀鳴,懷胎將臨盆的敏姨究竟是不比平時,不過十分鐘就氣喘吁吁,慢了下來,淚珠也從眼角流出,敏姨氣力用盡,停了下來,整個人軟綿綿的癱軟下來,趴在我身上,八個月的大肚子,頂著我,敏姨喘著氣說:

「不行了,沒力了,輪到你來操我了。」

「換個姿勢操吧。」

母親攙扶敏姨抬起屁股仰面躺到床沿,見我迫不及待地就要爬上敏姨身上,母親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笑著說:

「哼,你啊,不但是個色鬼,還是個急色鬼,來,你站在地上插進來,這樣才不會壓到敏姨的大肚子。」

我興奮地站在敏姨大開的兩腿之間,下身的巨棒激烈地跳動著,正對著敏姨那個紅盈盈的洞穴,一幅迫不及待的模樣。

敏姨仰臥在床上,曲起雙腿,大大地張開,擺好了姿勢,露骨地把她肥大的陰戶呈現出來歡迎我,召喚我的光臨,肥厚的陰唇微微張合著,搖晃她的屁眼,做出「幹我」的姿勢,粉紅的鮮肉裡面流出粘粘的蜜汁,專等我把粗硬的大雞巴去插入那滋潤的小肉洞。

我「嗯嗯」地呻吟起來,大雞巴抽搐了兩下,敏姨的密穴就正對著我面前,肥厚的兩片花瓣像是充血而變得紫紅,點綴著黝黑的恥毛,肉縫隨著屁股的搖擺不時微微張合。她的手正撫弄自己多毛的下體,急促地用力呼吸,潮紅的外陰都是淫水,粘粘亮亮的。

敏姨對我喊:「快上啊!唉唷……求求你……」

敏姨的聲音有些含糊,因為她正吸吮著自己彈珠般的乳頭,而她的雙手則忙著按壓濕滑的下身,拇指使勁在陰蒂周圍劃圈圈,另一隻手把那兩片充血的深紅花瓣撐得大開。

我一手握著勃起的大雞巴,另一隻手用手指分開敏姨的陰唇,龜頭抵著敏姨那又濕又熱的洞穴,小心翼翼地來回摩擦著,但是並沒有馬上插進去,只是在敏姨洞口不斷的磨擦。

「小鬼……你好壞……不要逗敏姨了……快……快插進來吧……把你的雞巴放進敏姨的穴中……」

「敏姨,你真的要我操你的穴兒嗎?」

我又粗又大的雞巴頂在敏姨穴口百般挑逗,用龜頭上下磨擦敏姨穴口突起的陰核挑逗她,就像她剛才挑逗我一樣,敏姨無比的淫蕩都由眼神中顯露了出來:

「喔……要……敏姨真的要……別再逗了……好孩子……好哥哥快把大肉棒插進來,操我吧!操死我!我的小穴要爆炸了,快用大雞巴通通我的騷穴,受不了!我快死了,救我!救我!操死我!救救我!」

「敏姨現在就是女人騷透了的發情樣子,媽看敏姨現在十分需要你這條大雞巴的安慰,兒子,不要逗她了,把你的大雞巴狠狠地插進你這個淫蕩孕婦的小淫穴裡!」

母親在後面伸手在我的臀部上用力一按,我不由得屁股一挺,肉棒便順利地滑入了敏姨緊湊的穴口。

「啊……頂死我啦……頂著我的心兒了……哼……大姐……你壞死了……幫著自己的兒子操我……」敏姨粉面紅暈,快樂地呻吟著,屁股向上挺動,轉動起來,想要追求更大的快感,看來,這小淫婦真是浪得可以。

「快往裡推!」母親不停地催促我,「操她,兒子!狠狠地操這個淫蕩大肚婆!把這個小浪貨插死!」

母親的催促激起我無比的鬥志,我抖擻精神,橫插直搗,開始用力猛插敏姨的肉洞,動作變得愈來愈快,我的呼吸也變得愈來愈急促,而敏姨也隨著我雞巴的動作搖動著她的下半身,呻吟聲愈來愈大聲,嘴裡不停的叫著。

我見敏姨那滿臉騷浪的樣兒,淫蕩的叫聲,還有雞巴被敏姨的小穴咬吮得一股說不出來的勁!助長了我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英雄本性,拼命的狠打猛攻。

母親用一對粉嫩的手兒推著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兒又深又沉地頻頻椿搗著敏姨多汁的肉洞兒,敏姨浪哼浪叫著沒有停過口,母親忽然停止推我的屁股,卻摟住我的身體,用她又肥脹、又白膩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背脊,屁股和我們一起推送,我真的有點害怕合母子二人之力會把敏姨弄傷。

母親滿臉狐媚地笑問:「親親,這樣子你舒服嗎?」

我夾在兩付女人的赤裸的肉體間,舒服得說不出話來,全身一陣興奮,前面是一個大開的兩腿求愛的惹火孕婦,背後是一個肌膚緊貼的肉體,我前後都受到了軟玉溫柔的熨貼,特別是母親豐滿的肉體緊貼著我的後面,軟綿綿的乳房和我的肌膚接觸的地方傳來奇妙的舒服感覺,這是我從來未曾感受過的快樂和刺激,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乳頭已經變硬,兩個兩顆豆子般的小點在背上不斷移動。

溫暖潮濕的柔軟陰毛在我的屁股上輕輕摩擦,整個身體的重量在我背後上下擠壓,每一下推進都是直抵「花芯」,加上前後呼應的嬌喘聲和歡叫聲,我竟然有了「此生長醉溫柔鄉」的渴望,但是又感覺是有一點荒唐。

我用力去插,下下插到盡底,敏姨的嫩肉隨著我的肉棒不斷的翻進翻出,插得她嬌體輕顫、欲仙欲死,原始肉欲戰勝了理智、倫理,敏姨沉浸于我勇猛的進攻。

「啊……哦……見鬼!」敏姨被我們母子倆突如其來的合作給搞懵了,尖叫起來,「幹我……哦啊……幹……幹敏姨……親哥哥……用力呀……再用力……哦……」

此時的敏姨已是十足的淫獸了,兩手分別玩弄兩個乳頭,頭髮散亂的披在床上,蹺起渾圓的屁股,不停的扭動臀部,配合我的抽插,被我操得亂叫,而母親也就躺在敏姨身旁,撫揉著敏姨的大乳房,不停舔著我的肉棒和敏姨的淫穴,當我將肉棒抽出時,她就將沾上敏姨淫水的肉棒舔乾淨,我從沒有嘗過這樣一面插穴,一面被舔著肉棒的滋味,我已幹紅了眼,沒命般的狠狠的幹著敏姨的淫穴。

被我插幹著的敏姨受到我們的兩邊夾攻,小嘴裡嬌哼不斷,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搖得像波浪一般,嬌首舒服地搖來搖去,發浪翻飛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時我的大雞巴整根插進敏姨的小穴裡,頂著她的花心碾磨著。

敏姨嗚咽著,呻吟著,腦袋瘋狂地左右擺動,臉脹得通紅,陰道劇烈地抽搐起來,緊緊地纏繞著我的肉棒,隨著我的每一次抽插,強烈的快感不斷地衝擊每一個神經末梢,她已經是欲仙欲死,小穴裡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亂顫,猛地把雙腿夾的更緊,陰戶挺高、再挺高,高呼一聲:

「啊……你要了敏姨的命了……乖兒……敏姨的心肝……敏姨不行了……敏姨好美……敏姨泄了……停一下……不要……敏姨受不了了……啊……」

「不行,我非要把你的小穴搗爛再說,我今天非操服你。」

敏姨美得銀牙暗咬、嬌軀浪扭、媚眼翻白地抖著聲音道:

「哎呦,我的親爹,敏姨服了,親哥哥,好丈夫……大雞巴真厲害……你真要了……敏姨的命了……敏姨的淫水……都流……流幹了……小冤家……不要再操下去了……敏姨會被你……操死的……喔……饒了敏姨吧……敏姨好痛……不能再操了……敏姨給你……給你插死了呀……好大姐……替替我嘛……我真吃不消他……」

敏姨急促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她的身體開始劇烈地顫抖,然後,經過一陣短暫的間歇,她深深地吸了口氣,下體瘋狂地聳動著,她的陰道深處開始劇烈地震盪,陰壁的肌肉緊緊地吸住我粗大的肉棒,吸得是那麼地緊,以至於我完全不能移動半分,只能聽任敏姨在下麵瘋狂地搖動。

「哦……上帝……這是什麼感覺……好舒服……敏姨要死了……乖弟弟……親弟弟……啊……快……再快點……啊……用力……好……好……用力……操得好……操得敏姨……啊……好舒服……敏姨要死了……哦……敏姨要被壞弟弟操死了……啊……太刺激了……敏姨不行了……敏姨要泄了……哦……好弟弟……親老公……用力操……操死敏姨呀……」

敏姨用力收縮著緊窄的小肉洞,肉洞兒像鯉魚嘴樣的一松一緊地抽搐著,淫穴內洪水氾濫,淫水不斷地汨汨流出,陰道開始痙攣,火熱的淫肉緊緊地吸住我腫脹的肉棒,陰壁劇烈地蠕動著,不斷地收縮再收縮,非常有規律地擠壓我的肉棒,花蕊緊緊咬住陰莖,一股滾熱的白漿,從淺溝直沖而出,燙的我的雞巴猛地一顫抖,抖了幾下。

敏姨直浪得泄了幾次身,流盡了積存了半年的陰精,嬌軀一陣大顫,長長地舒了一口滿足的大氣,一股陰精直泄,一雙玉臂,一雙玉腿,再也不聽使喚了,徹底癱瘓下來,嬌軀軟綿綿無力地癱軟在床上,捧著她八個月的大肚子,兩眼失神地看著天花板,無能為力地張大著口,只有大腿的肌肉和隆起的小腹隨著我的撞擊抖動,浪酥酥地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