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介紹大肚阿姨給我操

作者:xitele

我今年十六歲,我的家是單親家庭,十歲的那一年,父親過世了,家裡留下了我和母親相依為命。

我的母親有著東方女人少有的高大身材,雖然年已四十歲,但卻保養得宜,誠然是一個成熟性感的豐滿中年美婦人,兼具成熟女性韻味與慈祥母親的美豔面孔,有一種養尊處優的貴婦風姿,長的千嬌百媚,粉臉美豔絕倫,白裡透紅的肌膚,秀眉微彎似月。

兩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細長烏黑,鼻子高挺隆直,豔紅的嘴唇微微向上翹,雙唇肥厚,含著一股天生的媚態,櫻唇角生著一粒鮮紅的美人痣,最迷人的是那一雙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轉動瞄著看人時,似乎裡面含有一團火,燒人心靈,鉤人魂魄一樣,一飄一轉的能勾人魂。

母親腰肢細小,以致胸部和臀部特別發達,看起來曲線優美至極,凹凸玲瓏的身段肥瘦適中,渾圓而結實,充滿成熟婦人的性感韻味,尤其胸前一對高聳豐滿的大乳房更好象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一對肥大渾圓的粉臀好圓好有肉,一雙肥胖雪白的大腿渾圓豐滿,直令人想好好地摸她一把。

母親那美豔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渾身有著一種中年婦女成熟性感的美,散發著母性的魅力,象母親這種成熟豐滿的性感中年婦女,對於一個剛剛發育的青少年來說是最好的意淫物件,尤其對於我這個朝夕相處的親生兒子來說更是這樣。

母親當我是一個小孩子,根本不存在避忌,在家裡經常穿得很隨便,甚至可以說放任,穿裙子她一定走光,經常抬高腳搽趾甲油,裙下一雙豐腴白晰的美腿暴露出來,雪白豐滿大腿深處有細小三角褲的褲襠,細小的內褲包裹住肥厚多肉的小穴,前面細縫明顯被內褲扯緊到分開兩邊,圓撲撲,可以清楚地看到母親那兩片肥厚陰唇的輪廓。

這一切的一切都令我心癢難耐,經常惹得我全身發熱,勃起的雞巴也幾乎快要穿褲而出。

有時母親沖涼之後穿著半透明的睡袍,沒穿胸罩,兩粒乳頭忽隱忽現蕩來蕩去,真想一手握去。

同時母親還養成了彎腰令她的豐滿的乳房若隱若現的習慣,我從她那寬鬆的衣領裡面看進去,發現母親一對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吹彈得破,正晃悠悠的蕩來蕩去,甚至可以看到一點點乳暈所透出來的顏色,紅紅黯黯的,乳暈上像葡萄般挺立的乳頭讓人垂涎欲滴,兩乳之間還有一道迷人的可愛乳溝,真是太動人了!雖然不能真個銷魂,但是大飽眼福也不錯了。

有時母親沖涼的時候,忘記拿換洗的衣服,就光著身子走出來拿,我坐在客廳看著光著身子的親生母親居然有些性衝動。

母親很開放,父親過世之後,她沒有再婚,後來她告訴我這是因為她性欲太旺盛的緣故,一個男人根本滿足不了她,過了一段狂野的日子,頻繁地和男人約會,有時甚至把男人帶回家,讓我出去玩,他們就在裡面做愛,有時太晚了,母親不放心,就讓我在客廳睡,他們不關門就在床上做愛,不管我就在外面偷看。

母親總是喜歡和年輕的英俊小夥子出去約會,她在一個風月場所當媽咪,這給她提供很大的方便,但隨著她年紀越來越大,這變得越來越困難了,母親帶回家的都是年紀大她許多的老男人。

這天下午我正躺在床上睡午覺,隱約地聽到隔壁傳來一陣很奇怪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好象很痛苦但又好象很爽快,我本來以為是做夢,但是當我確信完全清醒的時候,我依然可以清楚地聽到那種聲音。

我起身來到母親門口,聲音變得比較清楚了,男女急喘的聲音交雜著,我小心地推開房門,一看之下,不由得我的心撲撲亂跳,原來母親正一絲不掛地和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摟成一團,和那個烏黑的男人比較之下,母親的肉體顯得特別潔白細嫩。

母親的性感肉體仰臥在床上,雙腿向左右分開,很舒服的眯著眼睛,粉面脹的緋紅,頭部急速的向左右搖擺,胸部像波浪似的起伏,那個男人趴在母親雙腿中間,緊緊抱著母親的屁股,拼命地前後來回挺動,我所聽到的聲音就是母親口裡所發出的聲音:

「啊……好爽……我快要受不了了啦……啊……用力啊……我可以感覺到你的大肉棒……正在摧殘……我的小穴……啊……」

母親的臉脹得鼓鼓,像紅透了的蘋果,在男人急速的聳動與衝刺下,好似哭泣的呻吟聲不斷上揚。

得意非常的男客,似乎有虐待狂傾向似的,他低下身來,手捏緊母親膨脹硬挺的乳房,開始用舌尖舔弄、吸吮,左右揉搓起來,只見母親不安的身體一直扭動不安,好象身上有千萬隻螞蟻在噬咬般,雙手緊緊握住男人的手臂,兩腿不停地蠕動著。

由於身體扭動不停的緣故,插入秘穴內的男根,很快地又滑出來,男人重新調整好目標後,用力地再次插入母親的蜜穴裡,就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的抽送著,前後上下左右地搖擺臀部,一收一縮的肌肉運動伴著頻頻發出的母親的悲鳴聲,神秘又性感的交合處,不時有噗哧的聲音傳出,赤裸的男女正忘情地陶醉在肉欲的溫柔窩裡。

但是激情中的男女不忘隨時保持警覺,我悄悄開門的聲音已被發現了,那個男人停止動作,抬頭看著我不知所措說:「咦,這是誰啊?」

母親回頭看著我微笑說:「這是我兒子,叫小俊。」

「喔……原來你已經有個這麼大的兒子了,是小俊啊!其實你兒子也已長大了dfjstory.com,讓我來叫你看看最棒的性愛……」

露出淫笑的男人,將他赤紅直立的陽具從母親的肉穴拔出來,同時將母親的臀部高高抬起,分開母親的大腿,將母親的肉穴現給我看。

「看到了嗎?這就是你媽媽的肉穴,你就是從你媽這裡生出來的,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插一下……」男人指著母親的肉穴淫笑著說。

在母親肉穴的地方長滿了黑黝發亮的叢毛,潤濕的肉膜中有白白的東西充滿著。

「你怎麼搞的,我好歹也是他的親生母親,哎呀……」母親嚇了一跳,馬上用雙手遮在陰部之上。

「怕什麼?是他的親生母親就更應該讓他看,要不他連他從哪裡生出來的也不知道。」

男人拉開母親遮住陰部的雙手,毫不客氣地將硬得很的雞巴往母親的肉穴一壓,便連根插入母親小小的洞穴裡,只見男人臀部搖動,肉洞裡轉呀轉呀的,好幾次有白色的液體流出來,伴隨噗哧噗哧的聲響,一種很奇妙說不出來的聲音流泄出來。

母親見我還站在門口,說:「小兔崽子,看夠了沒有?是不是真的想跟媽媽做愛?」

男人回頭看著我微笑說:「看不清楚就走近點看,要不試試你媽媽肉穴的滋味。」

我不好意思繼續在房間逗留,只好把房門小心翼翼地關上,回到自己房間,過了一會兒,我聽到外面有些動靜,聽到母親跟她男朋友道別,這時浴室裡傳來了水聲,一定是母親做完愛後在沖洗她濕漉漉的下體。

一切雖然恢復了平靜,但是我的心情怎麼也平靜不下來,腦中始終揮不掉那幕活生生的性交表演。

母親晶瑩的肉體仿佛仍然在我眼前出現,那個男子的雞巴比我還小,可是因為他和我母親沒有親緣關係,所以就可以進入母親的肉體,在她風騷的小穴裡風流快活,想到這裡,我不禁血脈噴張,褲子裡的雞巴也不由得膨脹起來,大雞巴緊緊地束縛在褲子裡,真是不舒服,於是,我把褲子和內褲全部脫掉,下身赤裸的坐在椅子上胡思亂想。

想著這風騷又淫蕩的母親,那身迷人的胴體,柔若無骨,豐潤有餘,肥瘦適中,美豔至極,渾身每個地方無不讓我迷戀,回憶著剛才看到的激情鏡頭,光是想母親的裸體,欲望就像火一般燒著我,大雞巴經過色情景像的剌激,翹得發脹、發紅。

打開電腦,放入跟同學借來的VCD,帶上耳機,畫面上出現一男一女正在激烈地交合著,那名女子先是不停地舔弄那名男子的肉棒,並且用手套弄,她一面套弄一面吸吮含吹,並且臉上不時地流露出淫蕩的笑容,我看著畫面裡那名男子被那女人弄得十分舒爽的表情,我真恨不得有個女人可以幫我套弄幾下,好好地享受一下!

我看著畫面裡激烈的性愛,思緒又不由自主的來到母親的身上,腦中始終揮不掉母親剛才那幕活生生的性交表演,雖然理性告訴我不能以淫邪的眼光來看自己母親,尤其是在自慰時,但是還是無法控制的幻想著母親的身體。

想到風騷又淫蕩的母親,那身迷人的胴體柔若無骨,豐潤有餘,肥瘦適中,美豔至極,雪白的肌膚,修長的雙腿,高聳的胸脯,豐滿的肥臀,渾身每個地方無不讓我迷戀,回憶著剛才看到的激情鏡頭,欲望就像火一般燒著我。

我不自禁拿出藏在抽屜夾層中的母親的一件性感透明的三角內褲,上面還殘留著母親的一些粘液,我將母親的三角褲湊在鼻邊及雞巴上廝摩,用母親那條內褲包著我的雞巴,幻想著母親正在跟我做愛,想像著那條內褲是母親的陰戶,我的大雞巴塞入母親的陰道裡頻頻抽送著,真的好有快感。

就在這時候,母親突然推門進來,我急急試圖用雙手遮住我的勃起,但母親已經看見了,此時我坐在椅子上,光著下身,一手握在我的雞巴上,多麼荒謬的景象,光著屁股的兒子握著勃起的男性武器與站在面前的親生母親面面相覷,我火熱的臉一定紅的跟什麼一樣。

「對不起……媽……我不知道你要進來……」我囁嚅的低著頭說,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有用雙手遮住我的雞巴,拉過被單,用被單遮住赤裸裸的下身。

母親站在房門口,愣了一下,然後微笑著走過來,坐到我身邊,說道:

「傻孩子,應該是媽跟你說對不起才對,媽忘記敲門了……你已經長大了,是成年人了,需要異性的慰藉,但是你現在還沒有管道解決生理上的需要,所以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手淫並不是壞事,象你這種年紀,適度的手淫其實是很健康的,這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媽不會反對的,其實媽象你這種年紀時,也是經常手淫的,不過過度手淫會傷身體,你要適度啊。」

「我會的,媽,我真慶倖有你這麼一個開明的母親。」

這時我才發現母親洗完澡以後穿的是一件白色襯衫和一件長裙,因為沒有戴胸罩所以依稀可以透過襯衫看到她那兩粒黑黑的乳頭。

「你沒事的時候常看這個嗎?」母親在跟我說話時,眼睛還盯著螢幕上正在做愛的鏡頭。

「偶爾啦,也沒有常常看,沒什麼精采的!」我說。

「什麼!這樣子還算沒什麼精采的啊?」母親指著電腦螢幕上正在用著誇張的姿勢交媾的男女。

「要就看群交的A片,你想不想看看?我這裡可都有挑過喔!」我挑釁著。

我看母親沒有拒絕,就自作主張地拿出了一片光碟開始播放,故意將喇叭打開,調到相當喜歡的片段,喇叭傳出陣陣的浪叫聲,畫面上出現了一個女人被兩個男人強姦的畫面,雖說是輪奸,但是那個女人也是主動迎合。

那個女人先是跨坐到一個坐在沙發上的男子身上,上下套弄,繼而後面另一名男子將肉棒沾了些小穴流出來的蜜汁之後,緩緩地肏入那名女子的屁眼,兩名男子粗暴地抽插著,而那名女子忘情地叫著,臉上不時地流露出淫蕩的笑容,然後肏她屁眼那名男子抽出肉棒放入那女子的口裡,逼她口交。

我看見母親看到這情節時,仍舊是若無其事的表情,我就在她耳邊說:「這還是小Case呢!」

過了一會,畫面又轉成另一名女子,被打扮成生日禮物的樣子,來到壽星的家裡,恰巧這時候壽星的兩位朋友也一起來慶賀,好友三人就一起享用起這份禮物,起先是壽星躺在地上,由那名女子趴在他身上來肏弄小穴;而後一名朋友從後以跪姿插入她的屁眼,然後另外一名則是跪在壽星身邊讓她口交,而且三名男子還會互換位置,分別玩盡那禮物的口、屁眼、小穴後,射精在她身上。

我盯著螢幕上正在做愛的鏡頭,不時在觀察母親的反應,只見母親的胸口起伏得厲害,雙手不時握拳又放開,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裡正在高低起伏不停。

「媽,你有沒有試過這樣?」我小心翼翼的問著。

「這算什麼,媽試過同時跟七個男的操。」

「七個男的?別逗了,女人身上就三個洞,怎麼可能同時跟七個男的操。」

「怎麼不可能,先是一個男的仰臥在地上,把雞巴向天,媽坐在上面插進屁眼,再仰臥在那個男的身上,另一個男的站前面,把雞巴慢慢地插進媽的小穴,再來一個男的半蹲在媽的頭上,捧著媽的頭當操穴那樣操媽的嘴巴,另一個男的騎在媽胸前捧起媽的大乳房玩乳交,讓雞巴在媽的乳溝中抽送,媽的一雙小手分別握住兩個男的雞巴套弄,一對小腳再夾住一個男的雞巴套弄,不就同時跟七個男的操啦。」母親得意地說著。

我吃驚地看著母親,因為母親以前從來沒有當著我的面說過這麼淫蕩下流的話,而且我一想到母親一人同時應付了七個男人的情形,欲火更加高漲,被單裡的那根大雞巴耐不住心裡的騷癢,正翹的陣陣抖動著,把前面撐得隆起。

這時母親注意到被單裡的變化,伸手捏一捏被單裡我那根硬直的雞巴,我胯下的雞巴被母親這一捏,覺得舒服異常,使得我興奮忘記了眼前的女人是我的親生母親,忍不住地屁股一拱一拱地用雞巴磨擦母親的手掌。

母親輕聲地說:「它滿有精神的嘛,你剛才自慰了一半,精液卡在一半,對身體不好,你繼續自慰吧。」

我猶豫了一下,要我在自己母親的面前自慰?可是聞到母親身上傳來的陣陣女人味,讓我體內的獸欲逐漸增強,我掀開被單,硬邦邦的大雞巴彈了出來,一種難以遏制的興奮直沖龜頭,雞巴猛然間暴長幾分,興沖沖地高高翹起,在燈光的照耀下上下擺動,巨大的龜頭暴突出來,泛出暗紫的紅光,頂端上的裂縫溢出了晶瑩的水珠,顫巍巍地上下擺動著。

母親驚呼了出來,露出驚訝的表情,讚歎著說:

「哇呀……天啊,親兒子,你的雞巴好粗、龜頭好大,比媽媽想像的還要大啊,乖乖,你的雞巴,真是女人夢寐以求的珍品,又粗、又長、龜頭又大,太好不過了,以後你的太太一定幸福死了。」

我的大雞巴粗壯得不輸任何男人,又粗又長,龜頭如小孩拳頭般大,母親一雙媚眼盯著我的大雞巴看個不停,粉頰泛紅,渾身火熱,塗著誘人粉紅色指甲油的青蔥手指摸了我的龜頭一把,情不自禁用手握住了我那根又濕又滑的紫紅色大肉柱,輕輕套弄了幾下,入手又燙、又硬。

「啊……好厲害……好大……堅硬且灼熱……啊……你繼續手淫吧,媽還沒見過男孩子手淫,媽看著你手淫,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可以在媽面前手淫,高興還來不及。」

我握住雞巴開始上上下下的抽動著,感覺很好,由於母親面前一旁看著,所以比平常更加的刺激,我注意到母親眼睛現在正緊緊的看著我的腫脹的雞巴,這樣被母親看著使我感覺更是興奮。

母親聚精會神地看著我在手淫,眼睛停留在我的雞巴上,睜得大大的,小嘴裡吞了一口口水,臉突然間脹得通紅,簡直象要滲出水來一般,兩腿不自覺地夾緊並且上下磨蹭,我看她已經有些興奮!

母親發現我在看著她,紅著臉說:

「你看電視啊,電視上的節目這麼精彩,盡看著媽幹嘛。」

「媽比電視的好看得多了。」

「瞎說。」

「媽你長得那麼美,漂亮而且好性感喔。」

母親笑著說:「真的嗎?象媽這樣年紀的女人對你也可以有性感可言嗎?」

「媽,其實你這樣的女人是我心目中最性感而成熟的女人!過去我雖然交往過幾個女朋友,但是她們都太幼稚了,所以後來幾乎都沒有往來!」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老實說,媽不要生氣喔!我手淫的時候都是幻想和媽在一起,而且是常常呢!不信,你看。」我拿出剛才藏在身下母親的那條內褲。

「咦,這不是媽的內褲嗎?怪不得媽找不到這條內褲,原來被你偷來自慰,快還給媽,哇,搞得這麼髒,一灘一灘的都是精液,這條不要了,媽替你換了條新的。」母親說著,順手把那條內褲丟進垃圾桶。

「哎呀,媽,你怎麼丟掉,如果我要乾淨的三角褲,我大可從網路上購買,我需要的是你穿過的三角褲,上面留有你下體的味道。」

「哎,真是搞不過你,好吧,把頭轉過去,眼睛閉起來。」

母親說著,站起身來,背對著我,雙腿併攏挺直,將裙子撩起在腰際,就在我面前將三角褲以優雅的姿勢褪了下去。

我就這麼一直坐著沒動,看著那條剛剛還貼在母親美臀上的三角褲,就這樣脫了下來,母親雪白的豐滿屁股出現在我面前,當母親彎下身去脫掉三角褲時,妖豔的淫臀朝向我,我看見母親濃密陰毛覆蓋下的豐滿陰阜,渾圓的豐臀,還有那緊縮的肛門,全都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我眼前,我不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的張了開來,下面的雞巴,更是高聳了起來。

忽的眼前一黑,這條還留著母親體溫的蘋果綠三角褲就這麼被輕拋到了我的臉上。

「叫你閉上眼睛別看的,你還看,小色鬼!」母親嗔道。

我接過剛剛還貼在母親美臀上的三角褲,上面還留著母親的余溫,我將卷成一團的內褲攤了開來,中間剛才包覆著母親禁地的那塊小布留下母親陰戶形狀泛黃的尿漬,尿漬已經幹了,黃黃的一沱,我深深聞著有一大片黃色尿漬的濕滑褲襠,隱約的還能聞到從母親內褲上所散發出來的陣陣女性下體的異香,帶有淫液甜酸味,加上尿液與汗水的腥臊味,那種奇特的味道,刺激我的腦神經,我不禁用力深呼吸,同時全身繃緊,血脈噴張,淫欲激發的雞巴脹硬難忍。

我嘴吧裡不停著舔著母親的分泌物,吸住母親內褲中間那泛黃的尿漬,一邊看色情錄像一邊用手掌握住肉棒手淫起來。

母親站起來走到我坐的桌前,用手撫摸著我的頭,手肘放在我的肩上,手指輕輕搓揉起我的耳垂,那碩大的乳房緊貼著我的手臂來回地擠壓,將嘴湊近我的耳朵,說話的時候,熱呼呼的氣不斷哈到我的耳朵裡:

「你用媽的內褲手淫,會不會特別爽?是不是幻想那條內褲穿在媽身上而在手淫呢?」

「是,是……」

母親用手指著電腦畫面上正在被三個男人姦淫的那個性感女郎,看著我說:「你現在覺得媽還是那個女人性感呢?」

「當然是媽性感了,媽你不但皮膚又細又白,奶兒又大又挺,臀部既有彈性又會搖……」

母親聽到了我拿她與那個性感女郎相比較,說母親比那個女郎更美的話後,母親格格地嬌笑起來,胸部誇張地一起一伏,存心要把我誘惑死。

我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美豔動人的母親身體好香喔,大腿好光滑喔,好有彈性,看到母親一副風騷樣,和耳垂受到的刺激,我不禁嘴裡嚅嚅地說:

「媽,我可不可以看著你的裸體自慰?對著你的裸體自慰應該比較舒服。」

「不要啦,那多不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媽的裸體我又不是沒見過,來嘛,求你了。」

說著,我動手去脫母親上衣扣子,母親按住我雙手,不讓我脫,說:「不要啦,哪有兒子看自己親生母親的裸體。」

我們就這樣相持了好一會,母親反擊到已經感到疲憊,放開雙手無力的說:「好了!好了!再拉媽的上衣都要讓你撕破了,真對你沒辦法,媽就讓你看一下媽的裸體,你年紀大了,也該知道這些事情,不過你要答應媽,只准看,不准做其它的喔!」

「我保證,來,我幫媽你脫衣服。」

說著,我就開始動手幫母親脫衣服,母親不好意思地推開我,說:「媽自己來。」

母親聳了聳肩膀,然後淫邪的扭動著屁股,搖搖擺擺的走到房間中間。

「媽,脫吧,一件一件的脫,脫到一絲不掛,快點脫,我等著要看媽的淫亂陰戶,還有豐滿的乳房和屁股,我快等不及了。」

我坐在那裡抽動我仍然濕嗒嗒的陽具,母親用顫抖的手解開上衣的鈕扣,顫抖的雪白手指好象要撕破上衣似的立刻解開上衣的紐扣,順勢慢慢的讓上衣無聲的滑落在地上,兩顆雪白肥大豐滿的大乳房圓弧豐滿的附著在上半身,畢竟是生過孩子的女人,母親的乳房很大很柔嫩,隨著母親的呼吸,兩隻沉甸甸的大乳房誘惑地微微晃動,白晰晰的,好象兩座雪白的山峰一般。

褐色的大乳暈中間,是個像葡萄一樣大的誘人乳頭,乳頭已經有些發黑,上面生著幾個小孔,那是我小時候吸吮母親乳汁造成的結果,儘管母親的乳房十分飽滿,但是也已經開始有些下垂了,由於生過我這個孩子,小腹微微有些鼓起,不過變成褐紅色的兩個大乳頭表明了母親的身體正處於成熟的階段。

我做夢也想不到母親的乳房如此肥大,看得我雙眼發直,張著嘴流著口水,像是要把母親這對乳房吞下去似的,忍不住贊道:「呀,好漂亮的乳房,又大又圓,媽……你的奶……我是說乳房……不……不……是胸部……好美……真的好美……」

母親見我一色急竟口吃得胡言亂語,也開心得咯咯地嬌笑起來,用自己雪白的手摸一下黑黑的乳頭,歎一口氣說:

「什麼美不美的,媽還是年輕的時候,這兩個乳頭可是粉紅色的,不知多好看,現在因為哺乳的關係,再加上被男人吸得多了,乳頭變得又黑又難看。」

「不,一點也不會,美得很,媽的胸部可媲美葉子媚。」

「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一開口就沒正經話。」

母親聽到我稱讚她那對最以為傲的三十六寸豐腴大乳房,自然有說不出的受用,口中雖然斥責,但滿臉卻堆著歡愉,開心地笑了起來,她那兩個碩大的乳房跟著抖來抖去,故意讓雙乳波浪般地搖著,誇張地起伏著,存心要把我誘惑死。

母親雙手解開腰上的裙帶,緩緩的褪下小窄裙,將短裙退到了小腿,頓時,母親中年婦女肥胖多肉的下體暴露在我眼前,映入眼簾的是母親高高隆起的陰阜和濃密烏黑的陰毛,陰毛糾纏在一起,像是一個小森林,蓋住了母親全身最美豔最迷人的神秘肉穴。

「兒子,怎麼樣?對媽的裸體還滿意吧!」

「媽,慢慢的轉動你的身體,讓我好好的欣賞你的軀體。」

「你這孩子,真是得寸進尺。」

母親被我瞧的有些害臊,但卻又不忍掃我的興,只好羞怯的慢慢轉動身體,我像個小小的鑒賞家,由上而下的仔細看過一遍,將視線盯在母親那具因為羞恥感而微微顫抖的美麗肉體,不由自主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