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鳳儀

等到媽媽的陰戶夠濕潤了後,我再度提槍上陣,因為最近是媽媽的危險期,插入前媽媽不忘提醒我要戴上套子。這麼說,只要危險期一過就能直接中出內射嗎?嘿嘿。

「媽媽真的很色呢……連我的大腿都是你的淫水呢……」我開玩笑的說著,一邊不忘用著媽媽最喜歡的跳蛋幫她按摩著陰核。

「唉呦……人家好久沒做愛了嘛……現在身體很敏感啊……啊啊嗯……」媽媽嬌羞地說著,一邊拉了我的手要我搓揉她的胸部。

「騙人~爸爸都死好幾年了耶,媽媽真的都沒有做愛的對象嗎?」我有點不可思議的問著。

「齁~幹嘛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啦……有啦……之前是有過幾個啦……但最後都不了了之了……」

「是喔……我竟然都沒發現……」有那麼一瞬間,我因為媽媽有著自己不知道的過去而感到有些失落,但一想到媽媽服侍著其他男人、被人用著肉棒來回干著下體的畫面,我的肉棒也跟著又變硬了些,像要搗爛媽媽的淫穴般用力的不停抽插著。

「呵呵呵……你吃醋了嗎……放心……以後媽媽就專心服侍你一個人……好不好?」媽媽疼惜般撫摸著我的臉說著,跟著在我的唇上輕柔的吻了一下。

「不會啦……我怎麼會吃媽媽的醋呢……我就是喜歡這麼好色的媽媽,嘻嘻。」

我一邊說將跳蛋的震動力道加大,並試著是否能在已經插入肉棒的陰道中塞進跳蛋。

「呀啊啊……這樣會……壞掉啦……臭阿均……」突然被我這麼一弄,媽媽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皺起了眉頭呻吟哀叫了起來。雖然不時輕輕地扭動著腰部抗拒著我的動作,但感覺上卻又不希望我真的停手,在這麼一來一往之下,跳蛋最後還是被我給塞了進去。

「哇……靠,這東西比我想像中的還刺激啊……」馬力全開的跳蛋同樣也停在我的肉棒上,劇烈震動所帶來的酥麻感一下就讓我產生了想要射精的感覺。

「不行……太刺激了……唔嗯啊啊……好漲……小穴穴裡好漲啊……」媽媽似乎也將抵達高潮,雙手緊抓著兩旁的床單,痛苦地緊閉著雙眼放聲淫叫著。

「媽媽……我……我要射了……唔啊啊啊!」隨著陰道里頭的空間越來越小,我的忍耐度也跟著到達了極限,緊抓著媽媽的奶子做了幾下最的衝刺後便放開了精關、噴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破處了的我在這之後就像某個開關被打開一樣,隨時隨地的都想要跟媽媽發生關係,也許是在媽媽做菜時、也許是在媽媽洗澡時,一想到就拉著媽媽到房間裡開戰,不過媽媽有時也會主動襲擊我,可能睡到一半就脫了我的褲子幫我吹喇叭,也可能電視看到一半就突然脫了褲子就要我幫她舔陰戶。總之,家裡就像我們倆的炮房一樣,只要想要隨時都可以開戰,所以最後我跟媽媽索性連衣服也不穿了,反而省去不少麻煩呢,哈哈。

但是漸漸地,在家裡做已經滿足不了我們了,為了追求刺激,我跟媽媽開始往戶外去。一開始還怕被人撞見,只敢到深山野嶺、人煙稀少的地方去做,但在膽量越來越大了之後,圖書館或百貨公司的廁所也常常是我們做愛的場所。

而有時,我也會跟媽媽玩些色色的遊戲。在我的慫恿下,我拍了不少媽媽半裸、全裸的照片,送到相館沖洗好後再叫媽媽自己去拿。最初媽媽還會有些不好意思,總要戴口罩墨鏡的才敢去拿,不過習慣了之後,媽媽似乎也很喜歡這樣玩,除了不再遮遮掩掩外,有時看到店裡是男生站櫃檯時,媽媽索性連胸罩都不穿、激凸著上身去拿照片,還會開玩笑的問對方要不要拿一張留念,常搞得人家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的只好尷尬傻笑。

「誒媽,你有沒有想過找人來跟我們一起玩啊?」一天,在做完了之後我這麼問著媽媽。

「一起玩?什麼意思啊?」媽媽有些不解的歪著頭問我。

「就多P啊,像A片演的那樣,現在網路上有不少情侶或夫妻都會跟同好交換伴侶一起玩呢,怎麼樣?我們要不要也來試試?」

「蛤~不要吧,感覺好奇怪喔……」媽媽皺了皺眉頭苦笑地說著。

「不會啦~好嘛~我們也來找一對試試看?」

「真的要喔……唔……可以是……可以啦……不過,會不會有問題啊……」

見我絲毫沒有要退讓的意思,知道我的個性很拗,媽媽最後也只好答應。

「安啦安啦,不會有問題的,那我這就上網來找對象,謝謝媽媽!」在媽媽的唇上吻了一下,我開心的跳到了電腦桌前開始找著相關的資訊。

兩天後,我就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對25歲的年輕夫妻,在交換過照片及聊過幾次後我們很快地就敲定了見面的時間。而原本還相當緊張的媽媽,在看過對方的照片後不知怎的也漸漸地興奮的了起來。

到了約定的那天,相對於只是隨便穿了T恤及牛仔褲就出門的我,媽媽似乎相當有幹勁的慎重打扮了一番;上半身的白色無袖小可愛除了奶子外能露的地方都露了出來,而下半身的極短極合身牛仔熱褲也把媽媽的臀部曲線及雪白美腿給襯托到一個無懈可擊,不僅讓一旁的路人不時的對著媽媽投以注目禮外,就連我自己也快受不了的想當場跟媽媽做愛。

「對不起、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過了十分鐘後,我們約定的對象出現了。可是怎麼……只有丈夫來?

「不好意思,因為我太太她今天人不太舒服,所以就不過來了……」這個叫阿燁的男人說著,一邊不斷跟我們抱歉一邊不忘稱讚著媽媽的長相與身材都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那……現在呢?」知道今天的計劃是無望了,媽媽似乎有些沮喪的問著。

「你們吃過飯了嗎?要不我請你們吃個飯,當做是賠罪如何?」阿燁說著,似是想展現出自己的誠意。

「那怎麼好意思啊……」媽媽說著,一邊看著我,想問我的意思如何。

「別這麼說,是我不好意思才對,既然都出來了就是要開心嘛,走吧走吧,前面有家餐廳還不錯吃喔~」阿燁不停地積極邀約,我跟媽媽也不好意思潑他冷水,最後還是跟他一起到餐廳吃飯了,這也才讓我發現阿燁比我想像中得還要健談。

除了一般生活瑣事的話題外,阿燁也聊到了自己過去交換伴侶的經驗。當然,他也沒有忘記的不停地讚美著媽媽,還一直不斷說著:「今天真是太可惜了!」、「要是她(指他老婆)也一起來的話就好了!」之類的話。

「誒阿均~怎麼辦?媽媽有點想跟他做了耶……」趁著阿燁去廁所的時候,媽媽偷偷的跟我說著。

「哼~早就知道啦,一看到帥哥你就受不了了齁?」我挖苦的說著。畢竟阿燁長得又高又帥,談吐風趣又有內容,弄得媽媽是心花怒放,連看他的眼神都變得像只發情的母獸,恨不得馬上將他生吞活剝一樣。

「唉呦~幹嘛這樣~吃醋了喔?一開始也是你自己說要交換的啊,怎麼?現在反悔了喔?」媽媽搔著我的胳肢窩,抿嘴笑著。

「你如果OK的話我就OK啊,像阿燁說的,出來玩就是要開心嘛,對不對?」

看媽媽已經色心大起,我也只好無奈的笑著。

「真的?那你事後不可以生氣喔?」像個小女孩一樣,在我點頭了之後,媽媽興奮的要我跟她打勾勾約定。

於是等到阿燁回來了之後,我開口問他願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到賓館玩3P。

「不好吧?這樣你們不是很吃虧……嗎?」阿燁有些不敢相信的說著。

「沒關係的,我媽……咳,我馬子她說想跟你做,要嗎?不勉強的。」我邊說邊朝媽媽看了一眼。呿,明明就是個大色女現在還給我裝什麼嬌羞啊。

「不不不,怎麼會勉強呢,如果我有這個榮幸的話。」阿燁興奮的站了起來跟我握手,在買了單之後,搭著我們的車一起到了汽車旅館。

在各自簡單的衝過了澡後,因為我跟媽媽還是頭一次跟陌生人一起進行3P性愛,有些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不過幸好阿燁在這方面已經是老經驗了,先是讓媽媽躺在床上,跟著拿了些精油在她的肩上塗抹按摩著。

跟著在很有技巧地將媽媽的背臀也按摩過了一遍後,阿燁輕拍媽媽的肩膀示意要她轉身。不過,即使是自己開口想跟對方做愛,但即將在陌生人面前暴露自己身體的一切還是讓媽媽有些緊張,雙手遮著重點部位後轉過身仰躺著。

「沒事的,你的身材很好,可以更有自信點的。來,放輕鬆~」輕輕地拉開了媽媽的雙手,阿燁溫柔的搓揉起媽媽的乳房,跟著說:「好美的胸部啊,乳頭的顏色也相當漂亮呢~我看看,是……D罩杯嗎?」媽媽害羞的點了點頭,眼神飄移著不知道看我還是看阿燁好。

在阿燁手指的挑逗下,媽媽的奶頭很快地就勃起並昂首立於乳房之上,當然阿燁也注意到了,要我跟他一人一邊的幫媽媽舔舐。而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慢慢習慣了,在敏感帶被我們倆不停進攻的同時,媽媽也開始呻吟了起來,並像在獎勵我們一樣,來回撫摸著我跟阿燁的腦袋瓜。

之後阿燁離開了媽媽的乳房,伏在媽媽的下體開始幫她口交,就像個專業的AV男優一樣,阿燁仔細地不停舔舐著媽媽下體的每一吋,並特別針對著陰核及肉穴口做出重點攻擊,一下就把媽媽弄得是淫水大做,使得幫媽媽口交的阿燁不時的會發出猶如小狗喝水的聲音。

跟著阿燁將手指插進了媽媽的小穴之中,用著中指及無名指來回快速地指奸著媽媽,一邊也同時用另一手技巧性的不斷刺激著媽媽的陰核。在阿燁如此熟練老道的攻擊之下,媽媽很快的就開始忍受不住而放聲浪叫著:「不行!會尿出來……會尿出來啦……」

沒兩三下的功夫,媽媽就被阿燁給搞得潮吹了。原本緊繃著的身體像是斷了線的人偶般瞬間癱軟了下來,下體更是噴出的大量透明液體,不僅是床單被弄濕了一大片,就連閃避不及的阿燁也給媽媽噴了一身都是。

「舒服嗎?」撫摸著媽媽的頭髮,我笑著她。仍舊上氣不接下氣的媽媽微笑著點了點頭,似乎相當滿意阿燁的功夫,而阿燁也趁著媽媽喘息的時候拿掉了自己下體的浴巾。

雖然我對自己的棒子也有一定的自信,但在看到阿燁的傢伙後,我自嘆不如的跟著媽媽一起發出了驚呼聲。天啊!連接在他下體的那根棒狀物體真的是他的陰莖嗎?不論是長度或粗細都是只能在歐美的A片中才能看到的驚人尺寸,就算跟我說能拿來當球棒我也不會懷疑。

「不好意思……讓你們看笑話了……嘿嘿……」發現我跟媽媽一直盯著他的下體瞧,阿燁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在戴上套子後尷尬的苦笑著。

「待會你自己多多保重吧……噗。」我悄悄的在媽媽耳邊說著,一邊慶幸著阿燁的那根「凶器」的目標不是自己。

「那……我進來囉~」在啐了口口水在肉棒上後,阿燁大大的掰開了媽媽的雙腿,跟著將自己的巨大男根一點一滴地慢慢插入了媽媽的肉穴之中。但由於那尺寸實在是過於粗大驚人,在阿燁插入的同時媽媽也跟著發出了悽慘的哀嚎聲。

「慢點……慢點……會……會裂開的……小穴穴會裂開啊啊啊啊……」媽媽一邊緊抓著我的手,一邊痛苦的皺著眉頭大喊著。

「好好好,我慢點……你放輕鬆喔,不然會受傷的……」阿燁溫柔地說著,並要媽媽做幾次深呼吸放鬆肌肉,跟著抽出了肉棒到一定長度後又慢慢地將他塞了進去,如此不知重複了幾回,好不容易才讓媽媽適應了阿燁的巨根。

「怎麼樣?現在是不是舒服多了呢?」見媽媽已經從一開始的淒厲哀號轉變為騷勁十足的呻吟聲,阿燁笑著問媽媽。

「嗯……好像沒一開始那麼痛了……」媽媽嬌羞地回應著阿燁,將雙手環在他的肩上享受著性愛的愉悅。

「喂喂~怎麼把我給忘了呢~」坐在媽媽的一側,我要她張開嘴幫我口交,並拿著相機記錄下一張又一張媽媽被陌生男子姦淫時既騷且蕩的淫穢畫面。

「唔……啊啊……好爽……好爽啊……」

「這個騷女人……干死你……干死你……」

「干啊……干死我……我就是欠干的女人……」

在過去的一個小時之中,房間裡除了充斥著我們三人的呻吟及咒罵聲外,空氣中更是瀰漫著性交時的獨特腥騷味。媽媽全身香汗淋漓的晃著美乳、擺著騷臀一次又一次的迎合著我與阿燁兩人的肉棒,在我們兩個男人不停的輪流姦淫之下,媽媽高潮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全身軟如爛泥般的癱在床上動彈不得、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息。

「不行喔~我還沒射精呢~」不打算讓媽媽休息,阿燁再度的將肉棒插進她那被我們折騰到有些紅腫的小穴之中,絲毫不留情面地繼續狠肏著媽媽的肉穴外,雙手更是粗暴地柔捏著媽媽的乳房。

「啊啊……不行……又要來了……啊啊……啊啊……」連續的高潮讓媽媽失去了不少體力,全身上下大概也只剩嘴巴還能呻吟了,整個人宛如一尊會發出聲音的充氣娃娃般任意讓阿燁擺佈著自己的身體。

如此激烈的性愛在之後又持續了半個小時之久,相對於早已射精的我,沒想到阿燁就連體力也是驚人的好,媽媽被他用著各種不同的姿勢不停地姦淫著外,就連戰場也是一路的變換,從原本的床鋪上、沙發、浴室還有用餐大桌,最後甚至是連停車棚也跑去了,看得我也只能說真是歎為觀止了。

「準備囉~我要射了!」

終於!阿燁在做完最後幾下的衝刺後,將肉棒拔出了媽媽的身體,跟著用著最快的速度解下了套子,將大量且濁白的精液一股腦地全射在媽媽的臉上,並順勢將龜頭的部分塞進了媽媽的口中,要她幫忙吸出肉棒裡的殘餘精液。

「如何?今天玩得開心嗎?」在體貼的幫媽媽洗過澡後,阿燁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問著我跟媽媽。不過,主要還是媽媽的感想吧,畢竟被幹的人又不是我。

「嗯……雖然……一開始有點緊張,但是,習慣了之後真的會上癮呢……能一次被兩根棒子服侍……真是太爽快了~」媽媽害羞地邊說邊遮著自己的臉,似乎又回想起剛剛被我們倆個輪姦時的畫面。

「哈哈哈,的確是會讓人上癮沒錯。對了,抱歉耶阿均,下次再叫我老婆好好地補償你吧,今天就先這樣了,有需要的話可以再Call我喔~」在平攤房錢後,阿燁就跟我們告別離開了。

因為對阿燁的性愛技巧相當的滿意,在這之後原本媽媽還想再找他跟太太一起出來遊玩,不過奇怪的是,在那之後,阿燁卻像人間蒸發一樣,怎樣也聯絡不到人,讓媽媽失落了好一陣子。

在後來幾次的夫妻聯誼中,我們才從其他同好口中得知,原來阿燁是個相當有名的騙子,其實根本就沒有結婚討老婆,常用著俊俏的外表及花言巧語來搏得其他夫妻的青睞,進而得逞地白干其他人的老婆。雖然女方這邊多數都很滿意他的性技巧與持久度,但男生這邊可都是恨他恨得牙癢癢的。

也因為這樣,在之後帶媽媽出門跟其他夫妻聯誼時,我都會確定對方一定也是兩人才會答應進行交換伴侶。畢竟,要是媽媽想與其他男人上床,那我也會想跟其他女人做愛啊~這樣才能叫公平嘛。

*** *** *** *** ***

「來~您的果汁~」搖晃著雪白雙峰,媽媽將倒好的果汁放在了我的面前,又繼續說著:「好了啦~別再看電視了,你不是已經跟人家約好了嗎?我們也該準備出門囉。」

「喔喔,對齁!我差點忘了!」趕緊將剩下的三明治塞進口中,我一邊關上電視一邊說著。

「對了,你昨天跟我說的那個網友……他媽媽並不知道今天要做的事對吧?

這樣會不會有問題啊?「」天曉得~他只跟我說他媽只要一昏倒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怎麼知道會不會有問題?「我雙手一攤的做了個無奈的表情,又接著說:」算啦~反正到時看看狀況再說吧~真的出事了的話就全推到他頭上吧,哈哈。「

看著我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媽媽也只能無奈地苦笑著。在穿好了衣服之後,便由媽媽開著車出發前往目的地、準備今天的換母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