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鳳儀

作者:柏油路

「媽,可以再幫我倒杯果汁嗎?」拿著手中空杯,我朝著媽媽的方向說著。

「當然可以啊,我的小主人~」媽媽將吃到一半的三明治放在桌上,拿了杯子後往冰箱的方向走去。明明才剛發射了一次,但看著媽媽一絲不掛的背影,還有那隨著步伐扭動、彈性極佳的兩片臀肉,我雙腿間的肉棒又開始蠢蠢欲動地抬起了頭來……

*** *** *** *** ***

「啊啊~好想跟女人做愛喔~」明明是令人愉快的週末,但我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一邊踢著路邊的石頭,我雙手枕在後腦勺上有氣無力的走著。

「幹嘛啊,又不是沒看過A片,反應有必要那麼誇張嗎?」同學阿易說著,嗤之以鼻的苦笑了一下。

「呿~你這個千人斬哪能理解我們這種小處男的心聲啊?而且,為什麼你也會在阿儒家啊?A片這種東西對你來說應該沒感覺了吧?」我朝阿易肩膀推了下,跟著苦笑道。

「拜託~就是因為沒感覺了所以我才都送給阿儒啊,你又沒說你要,不然的話全送你也沒關係啊。」

「哇哩勒……啊你是不會早點問喔……死黨都當假的就對啦?」我嘟起嘴抗議著,一邊像要詛咒阿易般含恨地瞪著他瞧,抱怨他一點也不照顧我這從幼稚園開始就一直同班的同學。

「行了行了~你的臉已經夠衰了,別在用那種眼神死盯我看,好啦好啦~別說我不照顧你,你喜歡年紀大一點的女生對吧?我家還有一些姐系的,要不要?」

阿易一邊奸笑一邊用手肘推著我的手臂說著。嗚,真不愧是我的好麻吉!

從阿易家離開之後,讓我不禁懷疑起他是不是有在夜市賣A片啊?光碟的數量也未免太多了點,明明說是「一些」,但拿出來的A片幾乎都快把我的包包給擠爆了。媽的,這個阿易一定是個大盤商沒錯!

之後,好不容易等到媽媽睡著,我才放膽地撚手捻腳來到客廳,拿了幾片阿易特別推薦的片子準備好好觀賞。

「啊……嗯……唔嗯……」

活見鬼了!片子也才剛放進光碟機裡而已,怎麼就有女人的呻吟聲跑出來了!?嚇得我趕緊拿了遙控器將電視切為靜音。

『啊勒?是靜音沒錯啊,怎麼會……』在關掉電視還是可以聽到呻吟聲後,dfjstory.com我先是鬆了口氣的慶幸自己不是見鬼了,跟著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跟隨著聲音的來源一路來到了媽媽的房間……

「WTF……!」在悄悄的打開了媽媽的房門後,門縫中飄散出的不只是媽媽房間內的玫瑰香味,還有媽媽的淫聲浪語,我摀著嘴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媽媽此時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自慰!

看著媽媽雙腳大開不斷地拿著電動按摩棒狠狠抽插著自己的下體,另一隻手則粗魯的一會捏一會揉的玩弄著自己的乳房及奶頭。想不到平常一臉正經的媽媽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突然間讓我覺得一陣燥熱,褲子裡的肉棒也在瞬間勃起,像在宣示自己的存在般努力想擠出褲頭透氣。

「啊啊……要到了……要到了……要……唔嗯嗯嗯嗯嗯!」在電動按摩棒不斷的抽插下,媽媽很快地到達了高潮,而且大概是怕被我聽見,看到媽媽緊咬著枕頭的一角,拚命地儘量讓自己不叫出聲來,跟著像A片中的女優們一樣,高潮後的媽媽像被電流電到一般,整個人抽搐個不停,久久不能自己。

在高潮過後,也許是疲累了的關係,媽媽竟然沒有收拾的就這麼直接睡著了,在聽到媽媽發出輕微的鼾聲後,我大膽的來到了媽媽的身邊。

因為有著1/4的外國血統,媽媽在我小時候就一直是心目中的漂亮女神,不僅五官深邃漂亮外,就連身材也像模特兒一樣高挑修長。背對著我側躺的媽媽,在小夜燈昏黃的燈光下,腰間的性感曲線、豐滿的軟嫩臀肉及修長的白晰雙腿形成了一幅無法言語的美麗畫面。

小心翼翼的將媽媽翻過身後,我看到了自上小學後就再也沒見過的媽媽的乳房,外表渾圓飽滿不說,棗紅色的奶頭及乳暈更不像有一個孩子的媽該擁有的,看得我是直吞口水、忍不住地想將她們一起放進口中吸吮。

再將眼神向下游移,我的雙眼來到了媽媽的股間,想一睹將自己誕生於這世上的神秘……咦!?

『媽媽……沒有陰毛……!?』不知道是剃光還是天生的,媽媽的鼠蹊部到陰戶一帶就像個小女孩似的連根毛都沒有。哇嗚~今天還真是開眼界了!

「唔……」正當我還想更進一步時,媽媽突然發出了聲音,嚇得我趕緊就地蹲下躲進了床底。

「糟糕……我怎麼就這樣睡著了,幸好沒被阿均看到,嘿嘿。」聽到媽媽起床的聲音,還有其他稀稀疏疏的聲音,看來應該是媽媽在穿衣服了。

「咖洽」

穿好衣服的媽媽關了夜燈後又躺回了床上繼續睡覺,而我也趁著這個機會溜回了房間,並足足打了三槍之後才滿意的入睡……

自此之後,讓我最期待的事就是媽媽的自慰時間了。但讓我驚訝的是,原先我還以為媽媽了不起三四天自慰一次就算多了,在這幾天守夜的結果後發現,媽媽根本是個跟外表不相符的十足大騷貨!

天天要也就算了,連使用的情趣道具還多到超乎我的想像,各型各色的跳蛋種類已經多到讓我眼花撩亂不說,沒想到各種尺寸的按摩棒媽媽也是一應俱全,難不成媽媽跟阿易一樣,也是大盤商嗎……?

不過想想,畢竟媽媽都已經守寡好幾年了,這對步入狼虎之年卻又一直沒有伴侶的她來說,對性的需求似乎也只能寄託在這些成人玩具上頭了。也因為這樣,不知怎的突然讓我有了使命感-我想讓媽媽性福!

在打算行動後,我準備好所有一切派得上用場的東西,半夜埋伏在媽媽的房間門口,等著時機的到來。

一如往常的,今晚的媽媽依舊沉溺於自慰的愉悅漩渦之中,貪婪忘我地用著粗大的按摩棒奸來回淫著自己的下體,在一次高潮的結束後,氣喘噓噓的仰躺在床鋪上享受著愉韻。

我按照計劃的在這個時候衝進了房間之中,趁著媽媽還沒有回過神,輕而易舉的就將她壓制在床上。

「HELLOOO~美女~」怕被媽媽認出,我戴著土匪帽壓低了音量說著,媽媽似乎也在這個時候驚覺大事不妙,放聲尖叫了出來。

「你!你是誰!?呀啊啊啊啊!」

「噓、噓、噓~我可不想惹來麻煩,我想……你應該也是吧?」拿出了預藏的刀子,我一邊摀著媽媽的嘴一邊用著刀尖在她面前晃著。感覺到自己生命會有危險的媽媽緊張地馬上收口,跟著乖巧的點了點頭。

「很好,乖孩子。」見媽媽肯配合,我慢慢的鬆開了她的嘴巴。

「你……你想做什麼……」媽媽用著顫抖的聲音問著。

「本來嘛……我只想是想拿點值錢的東西就閃人的,可是~想不到我竟會遇上這麼好的事呢,你懂我在說什麼吧?哼哼~」壓坐在媽媽的腹部,我一邊冷笑一邊用著刀尖輕輕地在她的乳頭上來迴遊走。

「……」知道我在打她身體的主意,媽媽不敢看我的將臉轉向另一邊,一付叫我趕緊了事的表情。

「呦~這麼認命啊,很好很好~」

見媽媽完全沒有想反抗的意思,我暗爽地心想這可比計劃中的輕鬆多了。但,一方面我還是會怕媽媽可能突然拿個什麼東西砸過來,我還是用了從網路買來的情趣手銬將媽媽的雙手反銬在背後以防萬一。

「我不會反抗的……但……求求你……最起碼請戴個套子……」肉在砧上只能任由我宰割的媽媽冷冷的說著。看到媽媽這樣,突然間讓我覺得有些心疼。

「放心~我也是有分寸的……」但做戲也得做全套,總不可能到了這個地步才拿下面罩跟媽媽說我是開玩笑的吧?不被她殺了熬湯才有鬼哩!

戴上準備好的套子,我興奮地在脫去了全身的衣物後趴到了媽媽的身上,狼吻著她每一吋的肌膚、粗魯地搓揉著她的巨大卻又軟嫩的乳房,一想到即將要與自己的親生母親發生性關係,我的肉棒就失控的在媽媽的腹部及恥丘上不斷地胡亂的敲打著。

相對於我的猴急,媽媽倒是顯得冷靜許多。完全不見自慰時的熱情與激動外,皺著眉、咬著下嘴唇的她似乎只想趕緊結束這一切。

「太太,有哪裡是希望我幫你舔的嗎?」因為是要讓媽媽覺得性福,總不能只有我單方面玩弄而已,就算這整個過程都是錯的。

「沒有……請你發洩完就趕緊離開吧……」媽媽依舊別過頭的冷靜處理著這一切,在昏黃的燈光下,無可奈何的表情是多麼的惹人憐愛。

「呵呵呵……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看起來似乎不是這樣呢……你看,你的小穴穴還比你誠實呢……」每天看媽媽自慰,我當然知道媽媽的敏感帶,一邊搓揉著她的奶頭,我一邊指奸著媽媽多汁的淫穴,跟著將沾滿了蜜液的手指拿到她的眼前讓她看著。

「我……我才沒有你說的那樣!」媽媽嬌嗔的反駁著,隨著我的手指不斷地在她的小穴中抽插、進出,媽媽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無可奈何慢慢地轉變為對性愛渴望的慾女。

「想要這個了嗎?開口來求我吧。」媽媽的下體被我玩弄到已經不能用洪水氾濫來形容,我握著肉棒在她的肉縫上頭來回地不停磨蹭著。

「我……」媽媽瞪大了雙眼直盯著股間的肉棒瞧,似乎是想要回應我,但卻又開不了口,大概是理智告訴她不能那麼做吧?

不過,最後還是我先投降,沒等到媽媽開口要求,我就將忍耐到極限的肉棒給整根插進了媽媽的小穴之中。雖然做過好幾次的模擬,但畢竟真實的肉穴還是跟想像中的有差別,陰道中濕暖、軟嫩的感覺即使是在戴上套子也一樣強烈,不禁讓我暗自慶幸著還好有事先打過一槍,要不然這一下可能就讓我這個小處男爽得直接射精了。

慢慢習慣之後,我一邊緊抓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本能的擺動起自己的腰部,對著自己的母親做著男女交媾的動作。雖然不知道媽媽自己有沒有發現,但她的聲音也在我的肉棒插入之後有了明顯的變化……

「唔嗯……啊啊……嗯唔……啊嗯……」

「舒服嗎?太太?」我問著媽媽,一邊不忘加大抽插時的力道。

「我不知道……我……我的腦袋好混亂……」媽媽嬌羞的搖著頭,看得出她想維持住自己是受害者的立場,一邊卻矛盾地不斷著擺動著自己的腰部好迎合著我每一次的抽插。

「那這樣呢?這樣爽不爽啊?」拿了放在一旁的跳蛋,我打開了開關後直接壓在媽媽的陰核上頭。

「呀啊啊啊!不行……不行……我……我……不行了……」被我突然的攻擊著最敏感的部位,媽媽一下就到達了高潮,下體像是要夾斷我的肉棒般的緊巴著不放外,人也像被電流電到般翻著白眼不停的抽搐著。而被媽媽這麼突然地夾緊,我的肉棒前端也產生了前所未有強烈酥麻感,胡亂地插弄最後幾下後,再也把持不住半秒的跟著射了精……

「呼……呼……爽嗎?太太……」回過神後,我慢慢地起了身,喘著氣的將射了精的肉棒拔出了媽媽的體內。

「那個……可以解開我的手銬了嗎……放心……我不會亂來的……」媽媽跟著從床上起了身,背對著我希望我能幫她解開手銬。

從媽媽剛剛的表現看來,我想媽媽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才是,沒有多想的就拿了鑰匙後幫她解開手銬。但怎知雙手獲得自由後的媽媽第一個動作就是拉下我的帽子,速度快得令我無法防備,輕而易舉的就在她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齁!我就知道是你!」正當我覺得自己死定了的同時,媽媽的態度卻好像沒有在生氣的樣子,反倒像鬆了口氣般的用著平時的口吻說著。

「咦?誒?怎麼會?」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一步算一步的繼續裝傻吧。

「媽媽沒有笨到認不出自己兒子的聲音好嗎?倒是你,好大的膽子蛤~敢用這種方式來強暴自己的母親啊?」

「那……媽媽……生氣了……嗎?」既然都曝光了,要殺要剮也只能認由媽媽了。

「生氣?我當然氣!你怎麼可以拿刀來威脅自己的媽媽!?萬一真的受傷了怎麼辦?你說啊?」奇怪?是只有我覺得媽媽在意的點很不正常嗎?通常應該不是這樣才對吧?

「那只是我在網路買的道具刀,不是真刀啦……喂!不是吧,我是說……我都做了……那樣的事……媽媽不覺得怎麼樣嗎……」

「不然怎樣?難不成你是要問我爽不爽嗎?是還挺不錯的啦,但你的持久度還要再多練習練習才行。」我的天啊,我怎麼覺得好像今天才認識媽媽的感覺,雖然知道媽媽平常就對性的觀念很開放沒錯,但是我們剛剛亂倫了耶!怎麼媽媽好像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所以你要我怎樣?做都已經做了,現在才想後悔嗎?」媽媽還是一樣一付無所謂的樣子,離開了床鋪拿了些衛生紙擦拭著自己的下體。

「咦……那……媽媽的意思是……同意我這麼做囉?」跟著來到了媽媽的身後,我伸了雙手的直接抓住她的乳房一邊搓揉一邊問著。

「我也沒那個意思好嗎?我知道你只是一時衝動,既然都已經發洩完了,那你是不是也應該忘記剛剛發生的事了?」推開我的手,媽媽繼續收拾著還散落在床上的道具。

「不……我還沒發洩完呢,看,他又翹起來了喔……」抓著再度勃起的肉棒,我朝著媽媽的屁股頂了頂,跟著繼續說著:「媽媽其實很喜歡做愛對吧……不然也不會每天自慰了……對,我全都看到了……而且我也知道只有一次是滿足不了媽媽的……既然我們倆都有需求……讓我來幫助媽媽好不好……」

話才說完,媽媽就突然轉過了身,臉上既是羞愧又是嬌澀的表情,一下盯著我的肉棒,一下又看著別處,遲遲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可是……對你來說……媽媽……這樣的老太婆也可以嗎……」良久,媽媽才終於開了口,羞紅著臉的像個小女孩般說著。

「別鬧了~媽媽哪裡像老太婆啊?光外表就打死一堆女星了好嗎?而且我們班上的同學們都很羨慕我有個年輕、身材又正點的媽媽哩!」

「噗!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媽媽嬌嗔的笑了笑,主動的伸出了手在我的肉棒上套弄,然後又接著說:「我們阿均真的長大了呢……雞雞都已經變的又粗又長了……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喔……」隨後媽媽便蹲了下去,小口一張的就直接將上頭還有些殘餘精液的肉棒給全部含入口中,熟練地擺動著頭部開始做著口交動作。

跟小穴比起來,媽媽的嘴巴還更加的厲害,雖然裡頭一樣軟嫩舒適,但媽媽的舌尖靈活地像只小蛇般用著詭異的角度不停刺激著我的馬眼以及龜頭與包皮間的位置,一邊還不忘用手溫柔地搓揉著我的子孫袋,讓初嚐口交滋味的我幾度差點失控的直接在媽媽的嘴裡射精。

不過,說好要讓媽媽性福的,我總不能自己一個人爽,讓媽媽躺在床上後,我將臉埋在了媽媽的雙腿之間,換我幫她口交。但因為是第一次幫女人口交的關系,技術欠佳的我也不知道該舔什麼地方才會讓媽媽舒服,笨拙的用著舌頭不斷地在陰戶上頭來回地胡亂舔舐一通,強烈的搔癢感反而弄得媽媽是哈哈大笑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