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琳的催淫健身

濕淋淋的兩瓣陰唇緊吮著肉棒的根部,蜜穴深處的肉圈饑渴地緊箍著龜頭加以啜夾,讓詩琳的腦海已是閃爍起片片朦朧。

「老,老公!啊,嗯嗯,呀呀!要,要是懷,懷孕的話,我……啊啊!我會告訴……會,嗯,噫啊,老公,這是他,哼,噫呀!他,他的孩子喔喔!」

「是嗎……唔……真是,太好了呢!」

同樣的,男人的表情也在抽插間越發緊繃起來。

詩琳的蜜穴都會無意識地縮擠起來,收壓的肉壁絞纏夾擠著他的肉棒,那幾近疼痛的舒爽快感讓他忍不住粗暴力抓捏起詩琳的豪乳。

「啊,啊,爽,嗯嗯,好爽!減肥,做愛減肥太舒服了!嗯,呀,啊,又頂到,啊,到盡頭了!騷屄好,好飽,啊啊!子宮,子宮想要吃精液!我要,我要被內射!最,嗯嗯,最喜歡內射了!給我,射給我吧!」

嬌軀已是不知第幾次發顫,嘴巴已是不知吐出第幾句香吟,詩琳僅能讓熟成的肉體盡情享受著作為牝肉的本能性感,慌亂地擰動身體,讓被掌握跟撫弄的豪乳和纖腰得以更為舒息。

「嗚,咕,出來了!詩,詩琳美眉,我準備射了!恭,恭喜你,你要因姦成孕囉!」

而聽到這形同受孕宣言的淫亂語句,男人的腰更加急劇地抽送起來,進入了射精前的最後沖刺。

「啊,好,射進來!我會,嗯,啊啊,我會生下來的!噫啊,哈啊,做愛減肥,好舒服!來,要,啊,啊,啊啊,要來了,姦到高,高潮,懷孕,要被姦到丟了,要懷孕了,啊,哎,喔哈啊啊啊啊~~!!」

一方是精關失守,一方是宮頸猛啜,情慾顛峰的兩人已是摟成一團。

猛烈跳動的肉棒無情地朝向蜜壺最深處吐出無數濃黏的精塊,浸滿那充斥著火熱性慾的饑渴子宮;隨著半透明的潮吹淫汁噴灑而出,被填堵到毫無空間的蜜穴仍然沒有停止收勒,香嫩肉摺不斷的套勒擠弄著肉棒,讓裡面最後一縷精漿都強行奉獻出來般蠕顫著。

「全部都射進去了,一滴不漏喔。」

將詩琳的臉孔扳向自己,男人也不理會她是否仍然因為那強烈高潮而陷入半昏半醒的狀態,對著那意識模糊的美豔臉孔便是強吻。

「……唔嗯……好……好啊……」

渾身依舊滾燙的詩琳強忍著那幾乎讓她忍不住喜極而泣的甘美感覺,勉力的擠出了回答。

然後,她最後的意識已經被美妙的酥軟感沖散,昏厥在快感的深淵裡。

………………

……………………

…………………………

耐過射精的舒爽快感,男人很快就回過神來,打量著被自己整個人壓在座廁上面,因為連番絕頂而恍神暈眩的詩琳身上。

——數個月前,他被公司無故的栽員行動給革職了,除了負責研發的美容藥酵母樣本之外,他甚麼都沒能來得及拿走。

——他很記得當時那個姓蘇的渾帳是用怎樣的嘴臉宣讀公司通告的。

將昏死過去的詩琳翻了個身子,把她擺成頭下腳上兩腿大開的樣子,男人把結束錄影的手機朝向僅有半點精液溢出,仍然在微微張闔的嫩滑蜜穴靠近,拍下更多的照片。

——為了報仇,他把腦筋動到了自己曾經負責開發,隨著栽員而一時凍結的美容藥酵母上面。

——如果不經特殊處理的話,那特殊酵母會在服用後影響大腦皮層,藉由扭曲生體電流及腦電波,讓服用者的判斷力鈍化,思考亦會過度放大。

——簡單來說,服用者對於堅持的想法會變得非常執拗,更會為此忽略甚至無視既有常識跟價值觀。

收起手機後,男人把仍然硬挺的肉棒再次插進詩琳的蜜穴裡面。

也不理會她是否還在昏厥,男人自顧自將詩琳整個人抱起然後按在公廁的門前,猛烈地展開粗獷的第二輪抽插。

無意識地仰起頭來,詩琳只能作出微弱的呢喃,承受著男人那狀若瘋狂的洩欲抽送。

——為了對那個姓蘇的傢夥報復,他好不容易才靠近那個渾帳的妻子。

——很幸運的是,這個叫詩琳的女人對自己一點戒心都沒有,特殊酵母的效果也很有效地展現在她身上。

——利用她對於健身的熱誠,他很順利就將詩琳套在自己唬掰的虛假健身操上面,在毫無自覺的情況下陪他發洩性慾,天天紅杏出牆而不自知。

詩琳虛弱無力的嬌軟呻吟,在此一刻變成了男人射精的引燃導線。

不作忍耐,任由腰眼的麻痺感散逸開去,他堅持不到五分鐘就射出了第二泡又多又稠的濃精;沒有理會難過地扭動纖腰,輕聲急喘的詩琳,男人只是抽出仍然堅挺硬勃的大肉棒。

——以自己對酵母研製技術的知識,使詩琳精準受孕都易如返掌,要讓自己精力強盛變成性超人更是不在話下。

——報仇大計已是成功在望,他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只是專心享用身下這個無知的美豔人妻。

不管是外遇對象或是姦淫對象,這麼能幹耐操的人妻也是難能可貴,他可是絕對不會因為報仇將告終結而放開她的。

抵住那已經軟嫩起來,允許外物侵入的淺窄菊穴,他迫不及待地展開第三回合的交媾。

——在她醒來之前,自己這個冒牌教練就先繼續作這健身『操』吧。

再振雄風的大肉棒直而易舉地貫進了詩琳的後庭菊穴,男人開始享受著那更加劇烈地扭擰蠕動,想將異物排除似的密摺肉壁。

…………………………

……………………

………………

「——眉……琳美……詩琳美眉!」

「……嗯……?」

幽幽的睜開眼睛,詩琳發覺自己的眼簾有點難以睜開;不單如此,她還感覺到自己的手腳都莫名的鈍痛,也嗅到陣陣香栗似的異味。

勉力舉起手拭了拭眼睛,她才在自己的視線中看到滿身黏臭感的原因。

「……教練,你這樣不對喔……怎麼能趁人家睡著就……唔,嗚嗯……就把精液射滿我全身呢!」

身無寸縷的詩琳現在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沒有沾上白濁的稠汁。

依舊嬌挺的豪乳也好,盈盈一握的細腰也好,白滑似玉的美腿也好,她的身上沒有一個地方不被那黏稠的黃白精漿沾汙;甚至是她那稍感自豪,亮麗的黑色長髮也被黏結成塊狀的精液給侵犯大半。

「真是抱歉呢,這其實也是性交健身的一個形式啦……你看,都有做愛減肥法了不是嗎?」

「原,原來是這樣……真是不好意思,我居然誤會了教練,以為你有甚麼不軌之心……」

有點害羞地以一雙玉掌輕掩臉頰,詩琳不知所措的道歉著說。

她當然不會知道,自己心底那個已經消散的誤會非常的正確;她也不可能知道,在自己昏睡過去的那幾個小時裡面,眼前的男人已經在自己的子宮內灌注了十數發濃稠的精漿。

「……嗯?呀……嗯……」

似乎察覺到了下腹傳來莫名的飽漲感,雙眼迷茫的詩琳輕輕吐出了一聲自己也弄不清楚的嚶嚀。

詩琳並沒有充份理解自己肉體的牝性已經全面覺醒,微微搐顫的蜜穴也早就陷入隨時受精的狀態。

當然,詩琳也不會知道,眼前這個在幕後幹了不少事的冒牌教練,其實比她更清楚自己危險期的排卵狀態。

「詩琳美眉你只顧自己爽,這偷懶午睡實在睡得太久了,所以接下來要追趕進度。沒問題嗎?」

「啊,好的,可是教練,我們要在這裡繼續練習嗎……?」

稍稍清醒過來的詩琳打量著現在身處的地方。

剛剛她就留意到了自己跟教練已經不在那個殘疾公廁裡面,而是來到了體育館後側的戶外草地;讓她察覺到這點的,是那直接吹拂在她裸露的肌膚上,盛夏獨有的溫熱微風。

現在,詩琳實際上是半跪在草地上面,一絲不掛的面對著男人。

「欠幹的騷屄不能有意見!我說詩琳美眉,你是不是想放棄健身操?」

「不,不是的!我知道了!」

聽到男人以嚴厲的聲音抱怨,詩琳不敢造次,趕緊回答。

為了這個健身運動,詩琳都可以允許被內射甚至懷孕了,她又怎麼可能會因為場地變更而放棄呢!

還好今天早上她老公已經說過不用等門,不然依照過往的習慣,她肯定今天的『追趕進度』要一直操練到深夜呢。

「那麼——露出騷屄!求我插你!」

「好的!」

一臉認真地回應著,詩琳很快就拋棄了赤裸裸暴露於戶外的羞恥心以及跟陌生異性肉帛相見的緊張感,在大大的分開雙腿之後便背對著男人,再度擺出將紅腫蜜穴暴露在異性眼底的蹲踞姿勢。

「請教練用你粗壯強健的大肉棒,盡情地插爛我這個欠幹到隨時發浪的淫蕩蜜穴,然後以老公以外的新鮮精液,把這個淫蕩的大騷屄餵飽……嗯啊!」

才剛說完,詩琳就被男人推倒在草地上面再度開始健身『操』,蜜穴也彷彿久旱逢甘霖般嚥下肉棒,賣力地開始吞啜擠弄起來。

午後的太陽不知不覺已經高掛在天上,透過雲彩照射下來的溫熱陽光,正拂照在兩個彼此摟抱在一起,進行著肉體交媾的男女身上。

詩琳的做愛減肥運動,還有的繼續呢!

…………………………

……………………

………………

時光飛逝,一個月的時間眨眼已經過去。

「老婆,今天也要去緩跑跟運動嗎?」

「嗯!運動要持之以恆,不堅持決心的話脂肪減不掉喔~」

聽到她充滿活力的語句,詩琳的丈夫不由得稍稍打量了一下妻子。

最近他也留意到詩琳變得容光煥發,身上散發著健康的青春魅力;特別是她那副37F—25—38的絕豔身材,更是讓他在床上連連吃著敗仗,被那吸精攻勢壓榨到只能俯首稱臣。

而讓他無法不去注目的,是詩琳那個稍稍胖漲起來,溢出絲絲柔嫩脂肉的微凸小腹。

「明明一直在緩跑卻長肥肉了……那個位置減不掉嗎……?」

彷彿按捺不住心底的疑問,他忍不住自言自語起來。

然而,詩琳似乎沒有留意到她老公的疑問,只是很自然的拿起背包,打開了大門。

「那麼老公,我出去啦~」

「喔喔,路上小心囉。」

隨口回應了妻子的吶喊,詩琳的老公喝了口熱咖啡提起精神。

「解決這個開發報告之後,還得通宵拼殺呢……」

繼續跟那未能完成的新藥報告開始奮鬥,他推敲著這次得逗留在公司過夜到底要消耗幾個晚上。

「希望詩琳會原諒我吧……」

而他自然不會知道,他親愛的詩琳今天根本沒有前往山頂。

因為在他毫不知情的這段時間裡,剛剛走到山腰的詩琳已經遇上了她真正在找尋的人。

「教練,早上好!」

「唷,詩琳美眉早啊。昨天有睡好嗎?」

跟往常一樣只有背心跟熱褲,放縱肌膚裸露的煽情衣著在詩琳身上卻是散發著的難以言喻,吸引了無數雄性視線的獨特魅力。

「詩琳美眉的肚子越來越顯眼了呢……也難怪哪,畢竟變得那麼大……」

男人的視線停留在那暴露在外的微凸小腹上面。

他當然知道,詩琳根本不理解自己現在的狀況到底怎樣。

「是啊,我也得抓個時間告訴老公了……不然人家就沒機會開口了……」

輕輕撫摸著自己那藏有新生命的小腹,詩琳一臉幸福地呢喃著。

她懷孕了。

在跟眼前這個男人每天長達五六小時的濃厚交媾間,詩琳都嚴謹地遵守著教練的『指導』,都在受到內射之後塗上他提供的藥劑,讓子宮自然縮閉。

當然,一心只為減肥健身的詩琳沒能察覺到,這只是允許自己最貞潔寶貴的肉壺不分晝夜地飽受陌生精子的汙染,完全截斷自己跟丈夫生育的機會。

「是嗎,那麼絕對要生個健康的女孩子喔!」

「嗯,謝謝你……唔,啾……咕嚕,嗯……」

把途經的路人視若無睹般,詩琳激動的摟住了男人,將自己的雙唇主動奉獻上去,並以丁香小舌跟那粗糙的肥舌纏綿不休。

深情熱吻半晌後才分開彼此,彷彿整個人都鬆懈下來的詩琳神情恍惚,已在迷離模糊的情況下發情起來。

「……來這邊吧,詩琳美眉。」

「啊……好的……」

順從地跟隨著男人的腳步,詩琳無視途人曖昧的目光,走進了山腰延伸開去的小道。

不消數分鐘,她就在男人的領路下來到了一間稍為顯得老舊的小屋。

「這裡是我家……咳嗯,我準備的特別健身場地。」

「原來如此……」

詩琳自然不會知道,眼前這個事實上跟無業遊民沒分別的男人,就是住在這個有點破爛的狗窩裡面。

「今天開始,我們就會在這裡進行健身特訓。因為都是做愛……咳嗯,都是用做愛減肥法,所以衣服也不用穿了。」

詩琳沒來由的一呆。

不知怎的,她忽然有種感覺,要是開始了今天的訓練,說不定自己會遇上某種本質上的改變。

詩琳自然不知道,這是她在受到男人連番影響底下產生的最後一絲抵抗。

「……唔?詩琳美眉,怎麼了?你不是想保持健康嗎?」

男人的疑問句把她停滯的思緒重新拉回現實。

她不會知道,這最後的一縷理智已是悄然煙滅。

「……知道了,教練……」

不需要男人再追加命令,詩琳自然而至的脫下了身上那件薄背心,並彎腰將緊貼著下半身的熱褲剝脫下來。

「只要能夠保持身材,讓身體健康的話……不管是怎樣的運動形式,我都會遵守教練你的命令……」

在陽光下赤裸靜立,豐腴美豔的人妻美肉,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

「所以……今天也請你跟我……盡情作很多,很多的『運動』吧……♡」

此刻,詩琳也不由自主地渴求著名為健身運動,實則上卻是滿足她心底的牝性本能,充斥色欲的淫靡交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