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琳的催淫健身

她還記得,似乎每次喝完之後,她都會更能感受教練不時提及到,經常健身帶來的各種好處。

她依稀記得,自己的身材也是在那時候開始豐滿起來的。

——是這樣嗎……教練……?

——對對,詩琳美眉,喉嚨要這樣頂著!啊,喔喔,爽爆啦!

詩琳記得,不知道在甚麼時候開始,教練對她的健身指導越來越像跟丈夫作愛時的模樣。

她隱約記得,最初有感到遲疑的自己在聽到教練的解釋之後,也沒把尷尬的思想放在心上。

——詩琳美眉,聽好……健身是很重要的……你要認真聽我指導……這樣子才能健康……才能讓夫妻生活更美滿……

——聽從……健身……生活,美滿……

詩琳記得,她是為了跟丈夫共享更加美好的夫妻生活,才傾盡一切心力服從教練的健身指導的。

她還記得,自己早就決定了,不論其他事情怎樣變化,自己都會全神貫注配合教練的健身運動。

——詩琳美眉……你不會感到疑惑……你會專心服從我的指導……

——是的……不會疑惑……專心……服從指導……

迷糊間,詩琳感覺到身體再度被點燃起火熱的性慾。

隨著男人的雙手猥瑣地愛撫著,她身體深處的牝芯逐漸滾燙起來。

「詩琳美眉,今天想要穿衣通姦還是脫衣強姦啊?告訴教練,嗯?」

「……唔嗯……不能弄破,這套……啊嗯!這套是,是老公他買……啊,啊啊……買給我……唔嗯,嗯!我,我的……禮物喔喔……噫喔!」

回過神來,承受著男人的第二輪愛撫,詩琳氣若遊絲的嬌吟著說。

這套運動服可是她老公親自買來圓滿夫婦夜生活的重要衣裳,要是被弄破或是弄髒的話鐵定會被質問呢!

「那就是讓我脫衣強姦囉?還是你要全裸誘姦我?」

「脫衣……啊嗯……強姦,強姦我吧……」

婀娜豐軟的嬌身軀乏力的攤在男人的懷裡,渾身無力的詩琳只能倚靠著他那淫邪的雙手坐穩身子。

在男人的擺弄下被換成面對面的坐姿,詩琳一邊享受來自他那粗暴動作的舌交深吻,一邊任由那雙手輕撫著她的屁股。

「別……別搓屁股……嗯嗯……那裡,很多肥肉……」

「是啊,明明已經那麼努力減肥了,詩琳美眉除了腰有變瘦之外,奶子跟這大屁股都越來越肥美了呢。」

彷彿搓動麵粉饅頭般,男人用力揉捏著詩琳的美臀。

手指彷彿想留下烙痕一樣全部陷進去那軟肉裡面,詩琳在那很給勁的愛撫中感受到甘美的爽快感。

「對不起……教練,啊啊……我,我太不像話……嗯,啾……唔嗯……」

「不不不,這肉感超淫亂的,那麼有手感跟視覺享受的發騷肉體,不管是哪個男人都不會想它消瘦掉啊!」

濕漉漉的汗水跟充盈飽滿的肉感,讓男人的手無法自制般猛烈地繼續扭揉捏搓著詩琳嬌嫩的翹臀。

耐不住那美妙的刺激,詩琳不安地顫動著身體,讓胸脯壓在對方身上。

「唔,嗯……啊嗯……不,不要……啾,咕嚕……嗯嗯嗯!」

被纏住舌頭的強吻把語句堵回喉間,詩琳只能發出悶聲呻吟,任由男人按在屁股上的手掌把她的臀肉朝外掰開。

「不能不要喔,這些都是調教……咳咳,健身的重要部份呢!」

靈巧的鬆掉褲頭,男人立馬讓早就硬硬勃起的大肉棒暴彈出來,頂在詩琳的股溝中間。

被兩瓣肥美的臀肉穩穩夾在中間,男人抵住詩琳的身體開始來回挺動腰身讓肉棒磨擦著她的屁股。

「嗯……唔嗯……教練的大肉棒,好燙……啊嗯,啾……」

雙手柔弱地架在男人的肩上,依在教練胸懷中的詩琳熱情地主動獻吻。

火辣的舌吻跟愛撫,讓詩琳腦海裡面的正常思考都被沖走,只餘下追求健身運動帶來的性愛快感。

「不,啊,噫唔,好,好爽!嗯,啊,來,來了,噫喔喔啊啊啊~~!」

在男人那雙魔手的撫弄下,詩琳的身體沒經過多久就再度緊繃起來,隨著劇烈的抖動再度踏進情欲的高潮。

一手攬捏著挺圓的屁股,一手隔著熱褲逗弄肉縫,男人這次卻沒有理會剛剛高潮的詩琳,繼續加劇進攻。

「啾……咕嚕,唔唔……嗯,啾……唔嗯……嗯嗯嗯!!」

彼此的嘴唇緊貼著,身體仍然在痙攣顫抖,詩琳在毫無反抗餘地的情況下被男人推到了第三波高潮,溢出的淫液亦混雜著汗水把熱褲給打濕大片。

「哈啊……哈啊……嗯,噫嗯……!嗯,唔喔!」

無力地傾倒在男人身上,那彷若真正做愛般強烈的香辣快感沖擊著詩琳嬌弱的身心,讓她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只能嬌喘著。

扶著那軟若無骨的纖腰,男人讓她背對著自己,暴漲的肉棒則是靜悄悄的隔著薄薄的熱褲頂在陰唇上面,開始輕輕磨蹭著詩琳最敏感的蜜穴。

「好了,詩琳美眉,現在我正在幹甚麼,你知道嗎?」

「大肉棒……啊嗯……在,在搓擦……我的,啾,咕嗯……呀,哎啊!在磨著……我,我欠幹的……嗯嗯!欠幹的騷屄……」

虛弱的雙手勉力撐著廁門,詩琳那豐軟渾圓的美嫩胸脯在男人眼底下不住搖晃,蕩出陣陣肥碩的乳波;硬漲的粉色乳蒂更是好像順從淫欲般,鐘擺似的來回甩動。

隨著愛撫的行進,詩琳暴露在空氣中的白滑肌膚也逐漸薰起一陣緋紅,幾乎完全緊貼在身上的衣服也勾勒出詩琳那性感傲人的嬌豔身材。

「那麼你爽嗎?要老實回答喔,不然就不成健身了。」

「哎,嗯……好爽……大肉棒頂,頂住人家的騷屄……哈,唔嗯……啊!嗯啾……又,又磨擦了……好爽……要,要沒力氣了……」

「喂喂,詩琳美眉這樣不行喔?要努力點『操』下去才是健身哪?還是說你已經夠飽了不用我繼續正式做囉?」

「嗯……做,要做!來,來繼續做吧!」

驚慌的扭動著屁股,彷彿想要馬上就讓肉棒插進身體似的,詩琳很緊張地擺動著身體,胸脯亦隨之蕩漾。

她只知道自己是為了堅持健身運動,所以才那麼投入在這個跟正常運動截然不同的前戲上。

詩琳當然不會知道,她豐滿敏感的身體在這三個月的調教下,早就變得遠比自己所知的還要淫蕩,渴求著雄性精液洗禮的陰道更是不由自主的一直蠕動,分泌出淫亂的蜜汁。

詩琳更加不會知道,自己現在還覺得想法很正經,全部都是身後那個男人所作的好事。

「是嗎,我明白了。那麼詩琳美眉肯定記得,在正式做『操』之前你應該要作甚麼準備是吧?」

「嗯,嗯嗯!我記得!」

焦急地回應著,詩琳很自然的跟男人交換了位置,躺坐在廁座上面。

將背心跟熱褲脫下收好,詩琳馬上將身體後傾舉起雙腳,並用手壓住膝蓋內側,把微凸的陰唇跟顫動著的飽滿蜜穴全面暴露在男人的視線底下,擺出了色情片才會出現,待樁候插的羞人姿勢。

同一時間,已經把褲子扯掉的男人拿起手機調到錄影模式,將詩琳那不知恥的淫賤身姿盡情拍下。

「來,開始囉,詩琳美眉!」

聽到男人的指令,詩琳馬上改用手肘壓著撐開的雙腳,纖幼的手指則是摸到濕潤的蜜穴上面。

「我……哎……我,叫詩琳……呀,唔嗯……現在,嗯,二十五歲,在兩年前……哈啊……啊,喔喔!兩,兩年前……嗯……跟丈夫結,結婚……噫,噫嗯嗯……夫妻,住,住在……哈,嗯!嗯喔……」

斷斷續續地報告著自己的家庭資料,把私隱拋諸腦後的詩琳雙手不斷刺激著蠕動更加激烈的蜜穴。

「我正在,哼嗯……背,背著丈夫……跟不認識的男人……啊,噫,嗯,喔喔!準備,準備交配喔嗯喔喔!欠……欠幹的,大奶子……哎,噫,哼嗯,大奶子跟……噫嗯嗯!肥,肥肉翹起的……噫啊,騷,騷臀……還有……待,待著被精蟲……啊啊!被精液,精液入侵……呀,哎噫……填飽的騷,騷肉陰道……都是……嗚嗯!」

濕滑起來的手指動作越來越流暢,詩琳的宣言語句也因此中斷。

「是甚麼喔,詩琳美眉?要說清楚才成啊?」

見狀,並不著急的男人慢條斯理地把她誘導回來。

「啊,都是用來為陌,陌生人壯陽……哈嗯……呀,嗯嗯,滿足男……男人射,射精本能……啊,啊啊!騷,騷賤的……欠,欠幹的……淫,淫亂的慰安肉壺……哼噫!」

「在,在教練的……哈,哈,哼嗯……指導底下……人家,嗯……更,更加熟悉怎樣取,呀,啊,啊啊!取悅男,男人的大肉,肉棒!還,還享受……哼嗯嗯……受著……啊啊,被開發,開發淫蕩……哎,呀,嗯!淫蕩的人妻……人妻身體……還能知,呀……哎,道……被,被姦淫時……該,該如何……噫嗯!如何服,服從……實,實現性幻想……啊,嗯,爽,好爽!」

泉水似地湧溢出來的淫液亮晶晶的反射著燈光,詩琳一張一合的陰唇隨著她的聲音吸纏著,篋吮那在蜜穴內進出的手指。

「可,可是……嗯嗯……這些其實都,都是……噫,啊啊!減,減肥……嗯嗯,需,需要的……啊,哎,哼嗯……的步驟……是,是傳統……啊,啊!傳統沒有的,呀,嗯,偷姦,偷姦減肥……姦,法,噫啊!是妓,妓女……用來讓自己更……噫,唔唔!更,騷……幫助男人……勃,勃起的大……大肉棒舒,舒服地射,射精……的健,健身法……呀,啊!停,停不下來!」

隨著詩琳手指動作的加劇,男人也把手機移得更貼近,把她的淫亂言行全部記錄下來。

「雖……哎,哼……雖,然要天天作,作愛……哼嗯嗯……但,但是……很舒服……啊啊!也,也能健身……所以為了老公……我,噫,嗯啊啊!我,我才全心享……受喔喔!讓,讓教練用……呀,哎……用,用我的身,身體射……呀啊啊!射精,是,是……我應該……該做的喔喔……嗯!」

在性慾的薰陶下,詩琳那熟成已久的腴潤肉體氾起了一陣緋紅,春意四溢的汗水跟淫汁越著那猛烈抽插著蜜穴的幾根手指一齊跳彈飛濺著。

「所,所以……這些,嗯,哎,哼噫……這些,這些都是為……啊啊,為了健康,為了減肥……呀,喔呀呀!才會去做,做愛,喔喔!就……就算之後被調教……嗯,哼嗯……調教成教,教練的洩欲,肉壺……被餵精,精液……哎,喔喔……也,也是,哼嗯嗯!理,理所當然的……」

羊脂般的美嫩肌膚染上片片青春的桃紅,點點淫液隨著詩琳的動作濺到那圓潤白玉似的大腿上面,留下了蕩漾的淫亂水痕。

被手臂跟小腿壓著的一雙豪乳,也似乎不甘寂寞般微微的顫盪著。

「今,今天是……噫哼,啊啊!第,第一百次,被教練……嗯嗯……播種內射……為了,為了補償教練……啊,啊啊!補償教,教練的時間……嗯,呀,哈啊……哎,哎……我主動……喔嗯嗯!主動幫助教練射……喔喔!射精,射到睪袋乾……呀,啊……乾掉為止……呀,喔喔!」

濕個一塌糊塗,已經變得水淋淋的蜜穴貪婪地張閉著,用力箍夾住詩琳越來越用勁,忘我似地大力抽插的手指。

詩琳自己也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在白熱化的性慾底下,已經作出了身為牝穴肉壺最為重要,受精生殖的事前準備。

「因,因此……呀,啊,啊啊!請,請盡情……讓我強,強姦你的大,大肉棒……噫,哼嗯……用精,精子餵飽……餵飽我欠幹的……騷,騷浪蜜穴!喔啊啊,呀,噫喔喔!」

慌亂而淫靡的呻吟聲攸然響亮起來,隨著詩琳整個人劇震抖擻,半透明淫液從抽搐著的蜜穴中噴擠出來,幾乎要濺到男人的手機上面了。

「嗯,真棒,詩琳美眉的騷尻好像想吞斷肉棒一樣呢,真欠幹啊……」

「謝……謝謝……那,那麼……快點,快點插我……人,人家的騷屄,已經餓到擠出聲,聲音了……」

火燙的兩頰亮起一片殷紅,幾近忘記何謂羞恥的詩琳直將身為人婦的貞潔遺忘,用手指把微漲的陰唇朝外撐開,掰出那正在抖縮蠕顫的肉壁,在丈夫以外的人面前肆意暴露著汁水淋漓的蜜穴。

而趁這時候把手機架好的男人也握著堅挺的肉棒,頂開了蜜穴的入口。

「那麼,詩琳美眉,你愛我嗎?」

「當……當然不愛……你只是,健身教練……而我可是,有夫之婦……噫啊啊啊!?」

沒待詩琳回答完,男人幾近是和身撲上般挺突腰枝,粗壯的大肉棒已經長驅直入,捅進她濕漉漉的蜜穴之中。

仰躺在座廁上面,無從借力的詩琳被男人粗野狂暴的抽插動作撞擊著,整個人都晃動起來;伴隨著身體姿勢不安定起來,她的蜜穴肉壁更加劇烈地收縮,彷彿要勒住肉棒不放似的猛烈蠕動。

「唔,呼……爽嗎,詩琳美眉?引誘丈夫以外的人強姦自己,是不是很爽很興奮啊!說!」

「是,是的!啊,嗯啊啊!太,太舒服了!偷偷做,做愛好爽!受,受不了啦,好爽,教練的大肉棒!啊,啊啊,噫,噫呀!大肉棒,好,好舒服!騷屄要被撐,撐飽了!」

肉牝的本能驅使著詩琳胡亂叫喊出各種淫褻不堪的語句,雙手也很自然地摟住了男人的上半身。

「對,這裡!插我,用力插我!啊,喔啊啊!好爽,騷屄好爽!連老公也沒能,啊,呀,沒能碰到這麼深!果然,啊呀,果然老公以外的大肉棒,啊啊,嗯呀,超舒服的!」

纖長的美腿鉗夾在男人的腰上,找到了依靠似的詩琳浪蕩地呻吟著。

征服人妻的支配感讓男人感受到強烈的愉悅,使他忍不住把她整個人摟抱起來,放開手腳加劇抽插。

「真是下流的表情啊,詩琳美眉一定已經喜歡上我了是吧?」

「嗯,啾,嗯嗯!怎麼可能!我,嗯,啊啊,我可是有老公的!就,就算你是教練,呀,嗯,可以盡情幹,幹我,嗯嗯!插我,我的騷屄,也不能,哎,說這種挑逗的話,啊,啊啊!」

一邊主動纏吻一邊享受抽插,腦海只餘下健身運動的詩琳放任著身心,享受著從嬌軀各處閃現,電流般的快感。

雙手抱著詩琳的大腿,男人的一對肥掌毫不客氣地再次揉搓起那對流離搖盪起來的渾圓豪乳,下身也毫無停留的猛烈挺進,沖擊著詩琳那被肉棒完全擠滿的窄小蜜穴。

「太棒,太棒了!對,這裡,用力點!嗯,嗯嗯,啊啊!好,好深,教練好棒!大肉棒好棒,啊,啊啊!可,啊,噫呀,可是人,人家的騷屄,啊,啊,不行了!騷屄,騷屄好爽!人,人家不會背叛老公,呀,啊,啊啊!可是,可是騷屄好舒服!教,教練,幫,啊啊,幫我!」

不時在蜜穴盡頭磨蹭,不時朝四方八面壓擠而來的肉壁擰動掙扎,男人盡情地享用著懷裡的美豔人妻。

「是嗎,那麼詩琳美眉啊,你現在應該幹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打從心底的接……受!」

聽到了詩琳的要求,男人把她白滑的美背轉向自己,然後配合著宣言猛然向蜜穴的最深處猛然衝戳。

「啊,嗯!好,好的!教練,用力點!我,我要,噫啊啊,騷,騷屄還想要被插!對,啊,是,是那裡了喔喔啊啊!」

詩琳浮突有致的嬌軀整個跳彈起來。

穿透那濡濕肉壁擠夾出來的泥濘花徑,男人那粗壯的大肉棒將蜜穴捅穿似的直抵盡頭,貫入了花芯房蜜壺中。

只能張開嘴巴伸出舌頭輕喘,詩琳本能的感受到欲要閉合的子宮肉環緊緊的勒住了龜頭,傳來了陣陣混雜在快感間的火辣疼痛。

「對了,詩琳美眉,這就好像平常我說的……唔,呼……說的一樣喔。」

「平……啊,呀……平常……?」

「是啊……只要依照過往健身運動時習慣的那樣,讓子宮被精液射飽飽就好囉……」

腰桿微微的劃劃成圓圈,扭動身體讓肉棒在子宮口進出,咬啜著懷中美豔人妻的後頸,男人一邊給予詩琳綿密不斷的性愛刺激,一邊溫和的說著。

身為女性最寶貴的貞潔之處被無情的侵犯著,詩琳除了發出不成聲的嬌啼之外,亦只能依從男人的指示,沈醉在浪濤般的強烈快感底下了。

「喔,喔,嗯喔!那,那麼懷孕的話,噫,噫啊啊!唔,哼嗯,哈啊,子宮被精液填,填飽的話……我,我會,啊,嗯哼……哈,呀,哈啊……懷,懷上你的,你的孩子啊……雖,雖然……這啊啊!這,這好像……呀,哎,啊啊,這好像……是,嗯,沒,沒辦法的……事,呀,哎,啊啊!」

「是啊,被體內射精,子宮被我的精液堵飽了,詩琳美眉會懷上我這姦夫的賤種喔。可是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啊……嗚,呼……誰叫這健身『操』就一定要內射呢?」

雙手扶抓著座廁水箱,兩腳被男人擺成朝左右大開的蹲踞姿勢,毫無儀態地承受著男人抽插的詩琳只能放浪地高聲呻吟。「對!是,是啊!健,健身操的關,關……啊,呀,關係呢!畢業這,這個減……呀,噫,啊啊!哎,嗯嗯……減肥是……嗯喔!需要受孕……呀,喔,這好像……是,嗯,沒,沒辦法的……事,呀,哎,啊啊!」

詩琳並沒有自覺到底她對一個不是丈夫的男性說出了怎樣的語句。

她甚至不知道,作出這番淫亂宣言的自己將會準備排卵,在這發情的姿態底下受精機會也比過往的危險期高出不少。

可是,恐怕詩琳就算知道了也不會改變吧?

對現在的她來說,完成健身運動比甚麼都重要;為了健身操,她已經甚麼都沒餘暇去管了。

「那麼,詩琳美眉要怎麼辦?」

「讓、讓人家懷孕吧!教練,你,嗯,哎,你放心射精就好!我懷,懷上的話也會生,啊,噫,喔呀,生下來的!不,不會告訴別……嗚,哎,噫啊啊!不會,告訴別人……啊,嗯,噫呀,是誰的,孩,孩子啊!嗯嗯,唔嗚嗚!」

說到一半已是渾身酥軟無力,整個人倒在塵板上面的詩琳只能允許那大肉棒張狂地在蜜徑內外不住進出抽送,在那糾纏著黏稠淫汁的磨蹭交媾下,替大腦帶來無數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