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琳的催淫健身

「那麼,老公,我出去囉!」

換上簡便輕薄的運動服,詩琳一邊穿著鞋子一邊就她的丈夫說道。

「為了減肥你還真努力呢……我晚點也得回公司開會,不用等我了。」

他一邊回答,一邊盯著手提電腦上面的圖表跟電郵報告。

「嗯!老公也要加油喔!」

「是是,慢走。」

揮了揮手,身上只有運動背心跟貼身熱褲的詩琳背好包包就踏出家門。

「唔……藥品樣本報告來了……啊啊,果然還是有副作用嗎?」

至於詩琳的老公則是繼續跟下屬以電郵聯絡,為公司開發的新藥頭痛。

要不是因為前陣子要搞甚麼栽員,他才不需要這麼煩惱呢!

…………………………

……………………

………………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沿著斜斜的山道往上跑,衣著極為清涼的詩琳已是香汗淋漓。

從三個月前開始,詩琳就養成了緩跑的習慣。

她也記不起自己為甚麼忽然愛上了緩跑,只是腦海中一直有股聲音,勸告著她每天都應該跑到山頂的公眾運動場。

雖然已經擁有35E—23—37的美豔身材,可她卻不想因為悠閒的主婦生活而懶惰下去,所以很自然地開始了緩跑的練習。

「哈啊,哈啊,哈啊……」

沒有被胸罩保護的豐碩胸脯越著詩琳奔跑不斷的晃動。

跟下山的途人擦身而過時,她都能感覺到男性們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自己搖蕩跳彈的胸脯上。

最也詩琳也對此很抗拒,可是考慮到方便運動,她很快就放棄穿胸罩,到了現在甚至連乳貼都懶得用了。

「哈、啊……哈啊……哈……」

走過了山腰,詩琳即使已經感到疲勞,dfjstory.com她的腳步仍然未見放緩,也任由途人用火熱目光盯著她的下半身。

基於同樣的理由,她現在出門緩跑只穿著三角熱褲,下半身的形狀早就隨著汗水貼住肌膚露凸出來了。

不斷的跑著,詩琳花費了二十分鐘便跑到了山頂的公共運動場;比最初足足耗上近一小時的腳程,她的體能也在著實進步著。

並沒有走進室內體育場,詩琳反而跑向了遠方的長椅。

很快的,她就看見了一個穿著黑色襯衫,留著鬚渣的男人。

「教、教練~~!」

小跑步走向了那個中年發福的男人身邊,詩琳這樣子叫喊著。

她甚至沒有在意自己彎腰時幾乎把整個胸脯暴露出在男人的眼底下了。

「啊,喔喔,詩琳美眉終於來了嗎!就說了不用那麼趕忙嘛,反正我一定會等你的啊!」

盯住手機的視線不時飄到那深深的谷間,男人用著一副散漫的語氣回應。

「不,哈啊,不趕,哈啊……我只是,想早點接受,你的訓練……」

喘息仍然未能停下的詩琳撥了撥頭髮,眼神充滿了真摰跟熱誠。

似乎感到害羞的男人緊張地別過臉去,從旁邊的袋子中掏出了一瓶米白色的飲料。

「來吧,這是今天的份。」

「謝謝你!嗯……咕噗……唔,嗯嗯……」

毫不猶豫的接過飲料,詩琳馬上開懷暢喝,渾然不管濕到貼在身上的衣物。

這個男人是個健身教練,她在四個月前碰巧幫他拾回了錢袋,因此兩人才認識彼此,其後才勾起了她對健身運動的興趣;配合他特製的營養飲料,詩琳發覺自己的體重不單變輕了,身材更是越來越好。

而且,教練的建議都讓她越來越健康,所以詩琳也對他十分信任。

所以她才一直堅持緩跑,以及接受這位教練的健身指導;只要是跟健身有關的事情,她都會變得非常專注,不會分神於其他事情上面。

「說起來,你老公會不會反對你一直來緩跑啊?好像你這麼美麗的人妻跟男人長時間獨處,他會妒忌吧?」

「唔……咕,嗯……不會的,我來緩跑,他不會反對的……」

「……喔喔,真的嗎?那實在讓我很感動啊喂!」

作著內容稍稍顯得奇怪的對談,詩琳從包包中拿出了一疊鈔票,用紙袋裝好之後交給了男人。

「教練,這是昨天的份,一直以來也謝謝你的指導。」

「真是多謝你啦,怎麼這麼客套啊……我們關係都那麼親密了不是?」

待詩琳坐下之後,教練的手很自然地移到她的肩膀上面,把詩琳摟住。

隨著兩人的身體互相緊貼,詩琳身上的汗味跟他身上的體臭也混在一起。

「對不起,教練……我現在身上的汗還……」

「沒問題沒問題,流汗很正常的,這樣子更適合健身呢。」

肥厚的掌心肆意地撫摸著詩琳裸露的肩膀跟手臂,男人伸出另一隻手把她的臉擰向了自己,然後突兀的吻下去。

但是,彷彿對這感受不到奇怪似的,詩琳只是順從地回應著男人的強吻,甚至主動地伸出舌頭跟男人的長舌糾纏。

交換著唾汁,不下熱戀情侶的熱吻就這樣持續了將近一分鐘。

「……唔,呼,啊!」

經過了熱情的深吻之後,詩琳終於被男人放過,能夠張嘴吸氣。

「呼……你的肺活量還不足夠呢。」

「對,對不起……唔,嗯唔!嗯……」

還沒有說完,詩琳的嘴巴再度被男人堵住,嬌舌也被男人粗長的舌頭糾纏起來,再度開始互相吞嚥彼此的唾汁。

隨著男人的手用勁,詩琳也被整個人摟在他的懷裡,碩大柔軟的胸脯整個變形起來似的,壓在他的胸口上面。

「……呼,啊……嗯嗯,嗯啊!」

最後,率先鬆開嘴巴的是無法耐住呼吸的詩琳;在兩人之間,黏稠的唾液還繫上了一條反光的水線。

要是有其他人看見的話,想必會認為兩人是忘年熱戀的情侶吧。

誰會想到一個家庭美滿的嬌豔人妻,會在這種地方被一名不算熟絡的中年男人摟摟抱抱地擁吻呢?

「教……教練……我的,肺活量……怎樣……?」

「進步不夠呢。可是,這樣子真的好嗎?詩琳美眉你可是有丈夫的啊,怎麼能隨便跟我舌吻?」

用著煞有介事的口氣反問,男人露出了猥褻的表情。

「真討厭!教練明明說過,這只是比較特殊的肺活量訓練嘛!」嫵媚的盯了身旁的男人一眼,詩琳沒好氣的抱怨著說,「要不是為了減掉小肚肚,我才不會跟你作這種事呢!」

如果有第三者在場旁聽的話,一定會對這番話感到很詭異吧。

可是,身為當事人的詩琳似乎沒感到奇怪。

在她的腦海裡,充滿了想要好好鍛鍊身體的堅定意志;因此不論是再羞人的行動,哪怕是有違倫常也好,詩琳都會義無反顧地投注所有熱情進去。

詩琳沒對自己能夠將該要守住的貞潔視如無物這點納悶,甚至不存在對自己想法的任何疑問。

她只知道,換了是三個月前的自己,一定沒這麼強烈的鬥志堅持健身。

「很好,看來詩琳美眉的意志很堅定呢!太棒了……真不愧是新藥……」

「嗯?教練你剛才說了甚……嗯啊!」

嬌聳的半球形美乳被男人的手粗暴地搓捏起來,詩琳的話馬上被打斷。

而這美妙的刺激,也讓她想起了今天跟平常沒兩樣的主要活動。

「那麼詩琳美眉今天想在哪裡『操』練啊?」

「啊,嗯嗯……都……依你的,教練……噫嗯……」

被那慢而用力的手揉弄著胸脯,臉頰紅紅的詩琳斷續地回應著。

至於男人在聽到她的回答之後,則是把她摟著扶起來,一邊享受著詩琳巨乳的柔嫩彈性,一邊領著她走到角落的殘疾公廁。

在詩琳進去之後,男人很果斷的掛上了『清潔中』的勾牌。

「教練……唔唔嗯,唔啊……嗯,唔嗯!喔、啊喔……」

把廁格反鎖之後,詩琳馬上被坐在廁板上的男人摟入懷裡,嬌挺的胸脯也完全陷入其玩弄底下。

隨著男人手指跟掌心的磨搓撥弄,那無法被雙手掌握的豐盈巨乳在昏暗的廁室中一跳一蕩。

「說起來,詩琳美眉的衣服真是煽情啊。櫻桃色的背心跟熱褲,沾上汗水之後還幾近跟透明一樣呢……」手指摸到乳頭上面輕輕來回擰弄,男人一邊吸吮著詩琳的耳垂跟後頸,一邊淫笑著說道,「來,報告一下,你這下流的模樣在緩跑途中被多少男人看見了?」

「呼、噫嗯……咦……?」

星眸微睜,思緒一片昏沈混亂的詩琳呆然的應了一聲,竭力的思考了幾秒。

「好像……有,唔嗯……!有,有四……五個……啊啊!」

整個人軟攤在男人的胸膛上,詩琳在嬌喘間擠出了回答。

雖然腦子已經被快感堵塞起來,她仍然沒有忘記自己現在所作的事情都是為了健身的特殊訓練。

即使怎樣奇怪,她對此都不會抱有任何懷疑。

「噢,這麼下流的樣子被那麼多男人看光光了嗎!詩琳美眉,我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淫賤的人妻啊!」

幾乎將整隻手伸進那件半透明的背心裡面,他又捏又揉的托起那肥碩軟嫩的乳肉,放肆地玩弄著詩琳的身體。

而他的另一隻手,則是同樣伸進那帶有黏濕汗液的貼身熱褲之中。

「下流?嗯……啊啊,討厭啦……我才不會……噫呀!背,背叛我親、親愛的老……老公喔喔!」

彷彿沒感受到被男人作出言語上的侮辱,詩琳很自然地回應著說。

要是忽略她語句中氾濫春情的嬌吟,以及那雙伸進衣服內上下其手,抓著渾圓乳肉跟入侵緊窄蜜穴的魔爪,想必沒人會否認她的貞節。

然而,這樣的光景底下,誰都不會懷疑衣著暴露的詩琳正在跟面容醜陋的中年漢子躲在廁所通姦。

「可是,我在抓你的奶子,還在搔你的騷屄,詩琳美眉不怕被誤會嗎?」

「這是……唔嗯!嗯……特,特別的……健身操啊……喔啊啊!」

很遺憾的,詩琳對這些細節都沒有在意,所以她即使理解到自己正在被男人以調情手法逗弄著,也沒有對此作出任何抗拒。

因為對現在的她來說,健身操比甚麼都來得重要。

「其他人怎……姆嗯嗯!怎,怎麼想……隨他們,去……喔喔!」

聽到了詩琳的回答,男人用著歡愉而興奮的口調大笑起來。

「啊哈哈哈!也是呢!這麼淫賤欠幹的騷媚人妻我最愛了,詩琳美眉你說得真好!賞你一個吻!」

「你高興……啾,嗯咕……就,就好喔喔……啾,嗯唔唔……」

被扳過臉去,詩琳反手抱住了男人的頸子,任由他吸吮著自己的嘴。

享受著溫熱的深吻,她更是忘情的伸出舌頭等待著寵幸,繼續著已經維持三個月以上的特殊健身操。

「嗯……啾……咕嚕,唔……」

乳頭被指甲磨挖挑逗,陰唇被手指撐開撥弄,耳垂跟唇舌也被男人的鬚渣跟嘴巴來回咬啜著,詩琳已是渾身火燙起來。

多個被開發成熟的性感帶也在男人的玩弄底下受到全面佔領,詩琳只能輕輕扭動身體,發出不成語句的嬌弱呻吟。

「來,詩琳美眉,先來洩一次!」

說著,男人的雙手同時在她的陰核跟乳尖上面狠狠的捏了一巴。

「噫、呀,嗯嗯!」

詩琳猛地扭腰把屁股外挪,在突兀的高潮沖擊下渾身劇顫起來;伴隨著她那不作任何按捺的激烈嬌吟響起,噴溢出來的淫水不但濺在熱褲上,甚至把男人大半隻手掌都沾濕了。

………………

……………………

…………………………

在強烈的高潮下,視線也朦朧起來的詩琳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最初跟教練認識的時候。

——蘇小姐,為了答謝你,我請你喝個飲料吧!

——你太客氣啦,助人為快樂之本嘛!

詩琳記得,在男人的熱烈要求下,盛情難卻的她只好喝下那瓶米白色的奇怪飲料。

她還記得,那個好像豆漿跟藥水混起來似的味道,讓她發呆了好一陣子。

——蘇小姐,你要是專心健身的話,一定會更加健康!

——專心……健康……

詩琳記得,她隔天就開始每日都緩跑到山頂的體育館,接受教練的一對一的健身指導。

她還記得,好像是從那天起,她就開始愛上了這獨特的健身練習。

——詩琳啊,運動前後也要注意體力啊,來,喝下這飲料。

——嗯,我知道了,教練!

詩琳記得,每次健身前後,教練都會讓她喝下那個奇怪的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