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倫亂常

事實上,她已經很久沒和人親熱了,就算是離婚前也早早沒有和前夫一起了,這刻在酒精的帶動下,她身體根本就是不由自主地迎合著男方而扭動,不經不覺間,她的雙腿已經夾著我的左腳,我能清楚感覺到腿間私處的濕潤呢!

我是首次和夢中情人一起,她是多年乾旱久嘗甘露,我倆也安份於互相擁吻纏綿,所以乖乖地享受這種快樂。

不知道吻了多久,但也差不多大半小時,我只是記得,那刻對她的嘴唇、唾液味道和身體的香味熟識得很麻木了,但身體卻不能停下來,我倆的雙手已經撫摸過對方的背部、臀部和大腿多次,觸感熟悉得有如自己身體般。

我見眼前的玲姐,早已閉起雙眼,軟弱地躲在我懷中像小鳥依人般享受溫柔,酒精加上夜深令她意識迷離。我突然站起來,她慣了溫柔後又怎捨得放我走,可能是迷幻燈光令她忘我了,她躺在紅色沙發上,自然地擺出誘人的姿勢,輕輕的拉起旗袍夾在腿間,另外的玉手便放在露出了的臀部上,突然張開眼睛,露出了充滿慾望的眼神。

玲姐淫蕩

我知道她已徹徹底底被我軟化了,便把她整個人抱起來,往她的睡房去。

這突如其來舉動卻又令她猶豫了,她望著我的眼神充滿掙扎。明明知道我是要帶她進房裡,她卻沒作聲,眉頭微皺,像有千言萬語未說。

我立即安慰她,說:「美人...別擔心,我只是想妳躺得舒服些罷了...」

說罷,我把房門關上,斗室的寂靜回音,可能觸動了她心底的某種慾念,她打了個顫抖,右邊嘴角微微彎起,是奪魄勾魂的笑容。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S』型地躺著,沒想到她的手竟然拉著我的手不放,我心裡想,這個人是誰呢,不是早前那個掙扎要阻止我親熱的長輩嗎?

我放開了她的手,蹲在她腳前,握著她誘惑的高跟鞋。從這角度望上去,可以清楚看到她旗袍下的春光。她全程望著我的視線,很樂意讓我看過飽,還刻意把大腿緊夾,翹起屁股。

我意思是替她脫鞋,但望見她腳眼上的輕微皺紋,知道任何熟女,無論身體多青春,美腳上的肌膚是無法躲藏的。我輕輕的愛撫著,心中多麼喜歡這成熟美人,這對美腳用了四十多年了,現在給我任意享用,真爽!

脫掉黑色高跟後,味覺和視覺同時得到快感。玲姐的腳有點乾,趾公因長期穿著高跟鞋已有點變型。但加上她獨特的腳味,我心中慾火燒起,卻不知如何滿足,便拿到鼻邊嗅起來,忍不住說:

「唔~~~~玲姐的腳...很香啊!!!」

她終於說話了,扭擰地說:「哎唷...家勤哪~人家行了整天,那裡有味呢...別嗅啦!!」

話雖如此,她卻沒有縮開美腳,我慾火難抑,自然地把腳趾放進口中吮著。

「咄~咄~咄~咄~咄~咄~」口裡雖沒味道,心中卻很享用。她的反應卻很大,身體不停地扭,是心中痕癢吧,還叫著:

「別啦~~那裡很髒的啊~~~啊~~~~」

我沒理會,繼續享受美女腳趾,怎料她逐漸喜歡起來,只是輕吟,還伸高美腿配合。

我享用完兩對美腳後,她伸手示意我上床來陪她,我便乖乖的躺在她身邊,她便變回早前在沙發上的姿勢,和我擁抱起來,更主動和我接吻著。我倆躺在大床上,舒適多了,這樣又濕吻了好一會,幽黑的環境下我倆都閉目地享受休息片刻。

濕吻過後,她滿足地靜了下來,好像睡了。我們相擁躺著,我本不敢再幹更激的了,但畢竟心中還是充滿慾火,下體硬崩崩的,這刻那裡真的是從裡面癢出來。

我不理懷中的她閉目是否已經熟睡,悄悄的脫了自己的外褲和襪子丟在床邊。我輕輕的把右腿伸入她的腿間,她這刻是側著睡,所以自然地用雙腿把我的大腿夾住。

從早前纏綿時得知,她很喜歡這姿勢,定必是這帶給她那裡某種快感吧。

我知道這是她容忍自己的極限了,但是心癢難消,便半脫內褲,偷偷地拿出又癢又脹的肉棒,忍不住自己勃弄著,心中的慾火才稍稍降溫。

事實上,我單單是望著這刻夾住自己的熟女大腿和性感腳指已經可以洩了,但是我還想享受多片刻呢,畢竟已經憋了整晚。但是我還不敢盡慶,擔心動作太大會弄醒了玲姐。

我那刻那裡非常敏感,不一會便準備享受高潮來臨。

但,突然感到下體那裡多了隻玉手,握著我的肉棒在搖。我轉身望過去,是半夢半醒的玲姐,微微張開淫眼,用沙啞又磁性的聲音說:「很辛苦吧?!我們只可做這...讓我替你洩了...」

我還未及回答,她已慢慢地爬到我跨下的方向,頭頂的紫色射燈照在完美半裸的美女身上,色情得像夜店的蕩女般。她剛剛閉目休息了片刻,體力恢復些,但意志卻被酒精和夜深牽引著,滿肚原始慾火,她好像是分不清自己是否在夢中。

一男一女最應該做的事來得太自然了,在這斗室之中只有我倆,甚麼倫常道德都不值一想了!

她以背對著我,端莊的旗袍變得衣衫不整,我這角度望過去,她的長髮背影真迷人,待她垂下上身,面朝我肉棒而去時,她把整個肥美屁股翹在我面前。天啊!!這是玲姐的屁股啊,是給我的!!

突然,我感到下體被柔軟和溫暖包圍。整晚來到這刻,我終於首嘗真正性愛滋味,熟女先舔後含,我後腦被強烈電擊打中,忍不住叫出:「噢!!!!!!!!!!!!!好啊!!!!!!!!!!!舒服死了~~~」

我把面壓向她屁股間又磨又聞,她的味道很濃呢,下體突然再膨脹起來。她肛門被弄加上口裡肉棒變大,忍不住悶叫:「嗯!!!!!!唔!!!!!!!!」

我輕輕移開美臀,看見她頭上頭落地享受著我的寶貝,熟女的下身半裸,又在我面前搖動。旗袍越拉越高至腰間,我的手便不停愛撫她的腰間、小腹、大腿和胸圍下的乳房。

她久未嘗男物,又被我捏著久未人道的乳頭,很快便性趣大起,吸啜的力度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那快感實在太大,我忍不住叫了出來,也不理那刻已經是夜深了:「噢!!!!!!哇哇!!!!!舒服呀!!!!!」

我的叫聲卻帶給她滿足感,她雖然口裡塞滿,繼續發出悶叫:「嗯!!!!!嗯~~~~~」

我身體雖然很滿足,但心裡卻是若有所失,畢竟還未看過這個熟女的全相,她在替我口交難道不已經衝破了我們應有的界線嗎?!

我立時把那裡拔出,起來把她轉身躺好在床上,我便躲進她腿間,把肉腿擘開,她雖然早已神智不清,但還說:「噢~~~不要喇...不准呀~~~」

我卻甚麼也不理,性慾早早已經戰勝理智了,我把面壓在她內褲包著的下體,那裡原來已經濕透了,而且味道非常濃郁腥香,枉她還在裝淑女呢!!

我自然地說:「嘩!!!又濕又香呢!!!!玲姐~~好姐姐!!!妳知道我想妳這裡想了多少年了嗎?!!!!」

其實她十年前已經知道我對她有邪念呢,這刻只有我倆,而且已經變成這樣了,她也不再裝傻,說:「哎呀~~別說這啦...人家...當然知道啦...但是,不要啦,很髒很邋遢呢,別再嗅啦...寶貝啊~~~」

這『寶貝』二字,可能是我們關係的轉捩點吧,我知道她的心意改變了,便二話不說的,掀起內褲瘋狂地舔著她的私處。暖暖的呵氣,加上舌頭的挑逗和震盪,玲姐多年沒人到訪的仙洞,剎那間帶來了無盡的快感。

她受了刺激,大腿緊夾我頸,還用手按下我的頭部,口裡叫著:「啊!!!不要啦~~~很癢呢!!!!哇!!!!哎呀!!!很久未有這~~~~~~~噢噢噢!!!哎呀!!!!!噢~~~~~~~~」

我不斷地又舔又磨,還不時用手指在唇邊兩處,上下上下的刮,但那裡實在流出太多淫液了,手指擦動時,那裡流出很多很多的白液來,我當然不會浪費,通通都吃進口中。

端莊成熟的老媽不見了,玲姐享受了好一會後,翹起腰間,雙手伸進內褲的兩邊,面上露出淫穢的表情,嘗試把它輕輕拉下。我雖然忙著服侍美人淫穴,但眼前看見內褲半脫,露出了濃密的黑色陰毛。

這倒是我人生第一次真實地看見亞洲女性的陰毛呢,感覺很奇怪,又醜怪又淫穢但又很性感!我喜愛極了!!熟女啊!!!!!

我見她忍不住脫下內褲,更自動地用手把大腿拉高壓向自己胸前,這樣便露出了整個陰唇了!

我終於看到玲姐的絲處了!!厚厚深啡色的肉唇微微張開,露出了裡面粉紅色的嫩肉,還不斷滲出濃濃的白液。但我要好好記著這景象,要清楚的看,於是我便爬起來,亮了房燈,玲姐矇住眼睛一會,說:「不要喇!!!關掉吧~~~人家害羞呢~~~」

我卻不理會,把自己的內褲脫下,再替她脫下整條內褲,接著也脫下她旗袍和胸圍,說著:「愛人~~害羞甚麼呢,妳不准我和妳真正做,至少讓我好好欣賞妳完美的胴體吧!!嘩~~~~~妳的乳房真的又大又美呢~~嗯!!!還很柔軟呢~~~」

她被我啜著自己乳頭時說:「噢~~~噢~~~~唔!!!怎會呢~~~我的身體才不完美呢~~~傻瓜~~~噢!!!!!唔~~~~癢呢!!!」

對,其實她四十多歲的年紀,身體某些部位的確有點鬆弛了,例如大腿的內側或小腹間,但臀部和乳房卻很豐滿,整個裸體散發著說不出的美感和吸引力,我邊欣賞她的美肉,肉棒頂部已經流出些少精液了!

在燈光下,她能清楚看見我健碩的身材,更明顯的是畢直的用棒上,龜頭間微微的發光液體。她畢竟是虎狼之年,竟然不自覺地用舌頭輕舔嘴唇,眼神變得色迷迷了。

我便又把她身子倒轉,讓她躺在我身上,把她屁股和陰唇放在我面上,她當然是面向著我的一柱擎天了。

我沒有示意她做甚麼,只顧自己享受她又濕透了的肉唇,在燈光下,她終於光脫脫的任我玩弄了。我細心享受她下身每處,繼而把舌尖強伸入她穴內的敏感位置亂撩,她立即呻吟起來:「哇哇!!!!噢!!!!噢!!!對了~~~噢!!!啊呀!!!!!」

我知道位置對了,便發勁用舌頭在那處瘋狂又捲又舔,這把她弄得浪叫起來。她出力把陰核壓住我下巴,心裡卻還是癢癢的。突然她主動拿起我的肉棒放進口中,把下體帶來的震撼和快感發洩在口中的肉棒上!

這又令我更享受了,我便加倍努力給她那裡舒服,這樣互相享受,過了好一會時間,我其實也甘於就此洩了,但突然聽到她很輕聲地說:

「啊~~~~~啊~~~~~~我不行了...家勤...寶貝...快...進來吧!!!噢~~~~~~太癢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便轉個身子,和她面貼面地問:「呵!!!呵!!!呵!!!妳...不是不准嗎...我們不是親戚嗎...真的可以嗎??阿玲??!!!」

眼前的玲姐,滿頭大汗、頭髮凌亂、面紅耳赤、眼神迷茫,像叫春地說:「我不理了...甚麼也不理了...我實在太久沒幹喇...我求你快進來吧...好家勤...唉唷,快進來啦!!!」

我又何嘗不是蓄勢待發呢,便把她的雙腿擘開,輕托在我肩上,把肉棒對著她濕透了的淫穴,我先先在那裡輕磨了數下,再說:

「噢~~~舒服嗎??!!要嗎??!!但是,我沒套呢!!!!」

「哎呀~~~舒服呀~~~別再磨了...癢死了人家!!!!不要緊啦,你別在裡面射便可以了....來吧...求你啦!!!!」

我還是繼續地磨著,我實在是愛極了這位朝思暮想的大美人,片刻便真正屬於我了,我突然說出:「啊~~啊~~阿玲啊~~~~那妳叫吧...叫好老公幹妳吧!!!」

蛻變成淫娃的玲姐已經不懂回答,幾次硬著嘗試把下體壓向我的肉棒不果後,心裡更是焦急,立即浪叫著:「知道啦!!!人家知道喇~~~噢!!!好老公~~~幹妳騷老婆的小穴吧!!!!快點給我快...感啦!!!家勤老公!!!!」

我未待她說完,整條肉棒滑潺潺地一插至淫穴底部了。

「嘩嘩嘩嘩!!!!!!!!!!!!!!!!噢噢噢!!!!!!!!!!」我倆同時大叫著,她的聲線已經全沙啞了,但聲線當中充滿享受和解脫。

她穴內佈滿淫液,非常潤滑,她的大腿被我壓住後,我倆便結成一體了,她忍不住下體的快感,用手緊緊的抓住我腰部。

我慢慢開始搖起來,但因為平常和Megyn行房時會帶安全套,沒想到不帶的感覺如此貼身如此舒服,眼前熟女極度享受反眼的表情,令我忍不住說:「噢!!!噢!!!原來赤裸裸是這麼舒服的!!!啊!!啊!!啊!!很緊呀~~」

玲姐卻沒回應,只顧搖動下體來附和我,令每下都更深更狠,她不斷地搖,還拉著我濕吻,我的下體感到越來越逼,更是發力還擊,大力狠狠地插她,她開始浪起來,叫著:

「啊呀!!!啊呀!!!啊呀!!!啊呀!!!啊呀!!!舒服呀!!!老公!!!老公幹你的騷老婆啦~~~大!!力!!點!!!!」

我沒料到平常端莊的玲姐在床上是如此淫蕩的,心中愛極了,便一起髒叫:「啊!!啊!!啊!!啊!!啊!!啊!!啊!!淫蕩老婆!!!是這裡嗎!!啊!!啊!!啊!!幹死妳!!!接著!!!騷老婆真好插!!!」

我倆接著又轉了姿勢,女上男下的。玲姐騎著我時,雖然眉頭緊皺但滿面淫邪笑容,加上她的巨乳上下亂跳,我快要把持不住了!要知道她的臀部和大腿是熟女的柔軟,淫水和汗上夾雜令肉棒潤滑得像麻痺了一般。

我只知道不斷向上大力插,節奏變了,突然我每下向上頂時,剛巧她便坐下來,她很喜歡這深插的感覺,幾下過後便開始高潮起來。

「唔!!!!唔!!!!唔!!!!唔!!!!唔!!!!哎呀!!!!啊呀!!!啊呀!!!啊呀!!!啊呀!!!老公啊呀!!!!!不要停啦!!!!」

我想她有最舒服的高潮,便不理她話,起來讓她躺下,自己在上面苦幹,全程也沒有停下來。

轉回這姿勢,我更容易發力,便開始瘋狂進攻了。玲姐早已甚麼儀態也不顧了,把肉腿擘得很大,每下都迎接我的插入,她實在令我太舒服了,我說:

「呵!!!呵!!!呵!!!呵!!!啊呀!!!阿玲...我不要妳做我外婆~~~呵!!!呵!!!呵!!!我要妳真的做我老婆呢!!!啊!!!啊!!!啊!!!啊!!!這太舒服了!!!我要晚晚和妳幹呢!!!啊!!!不行了...要拔出來了!!!」

但玲姐卻肉大腿緊夾著我,不准我拔出來,還加快用陰核磨擦著我,在火上加油,還呻吟地說:「啊!!!啊!!!啊!!!啊!!!啊!!!射吧!!好老公!!!把我填滿啦!!!令我懷孕吧!!!我要替好老公生小孩呢!!!啊啊啊!!!對了!!我也到了!!!射啦家勤!!!!!!!!!!」

沙啞磁性的聲線加上那些內容,出至我暗戀多年的成熟大美人口中,我又怎能憋住呢:「啊呀!!!!!!!!!!!!!!!!!!!!要爆了老婆!!!!!!!!!」

她也閉氣高潮了:「唔嗯!!!!!!!!!!!!哎嗯!!!!!!!!!!!!!噢噢噢噢噢噢~~~~~~~~~~~~~」

我把熱燙的精液全射進這個比我年長差不多二十年的熟透女人體內,我連續射了三次,每下都盡全力向她深處射去,彷彿擔心會浪費似的。

她整個人從骨子裡軟化了,躺在床上擺出妖豔的姿勢,口中咬著尾指,下體卻源源不絕的留出白液。看在我眼中卻充滿滿足感,我忍不住立即擁抱和濕吻這個,由這刻開始變成我女人的外婆。

我倆光脫脫在被窩內,玲姐躲進我的懷中,我雖然剛和她交歡,但還是忍不住要用手愛撫著美人身體的每處。

玲姐:「唔~~~~~很舒服,真的很久很久很久沒這般舒服了....你怎麼呢,這麼多手,還在亂摸...不厭嗎傻豬~~」

我卻裝怒說:「妳叫我甚麼?!!」

她想了一會,沒作聲,我便笑著和她濕吻,還要她用裸露的大腿夾著我腿。她把面放在我耳邊,輕輕說:「好老公~~~~~~~~~~~~~」

我起來把燈關了。可能是大家都實在太累了,美人久未人道加上酒精睏人,不經不覺間我倆便相擁而睡了。

睡至凌晨間,我突然被床前射燈弄醒,又是紫紅色的豔燈。我望向床尾,原來玲姐已經醒來,竟然穿了件性感黑式吊帶睡裙,坐在床邊正在性感地穿黑色吊帶絲襪!!她的腿實在是誘惑極了。

玲姐黑絲

她回頭望著我,活生生蛻變成另一個人似的,嬌嗲地說:

「好老公~~我知道你喜歡我穿絲襪呢...人家又...又要喇~~可以嗎?!」

我望著眼前的淫蕩熟婦,心中瞬間又回復狀態了,立即撲上前把美人摟住說:

「騷老婆~妳真知我口味呢,我不知幻想著妳絲襪美腿自濁了多少遍,來來來,讓我好好服侍妳,讓妳大飽性慾!!」

說罷,我倆又瘋狂地幹了起來,沒想到玲姐放開了矜持後,真的是如狼似虎般,我也差不多吃不消。這個凌晨,我倆也沒多睡覺。我是初嘗開放熟女,玲姐卻是重拾久違性愛,二人一拍即合,正是虎狼遇著小色鬼。

*** *** *** ***

這便是我們的開始了,一段相隔二十年的忘年戀。

三個月後,我和玲姐偷偷搬到墨爾本居住了,因為她有了我的小孩。其實也是意料中事,因為自那天起,我倆差不多每天都行房,而且還必定不設防呢。我倆對那感覺上了癮,每晚不光脫脫的做沒法睡呢!

我和Megyn分手了,當我介紹玲姐給她認識時,她還一點也不發覺我倆年齡的差別呢!所以說,始終我們文化差別還是太大吧。

起初可兒還以為玲姐是來澳洲旅行,但她住下來了不久,我們便正式對她和我爸爸說清楚了。

今天早上,我和我最愛的玲姐結婚了。雖然只有我澳洲的朋友見證,因為他們不知道玲姐和我的關係。相反,我倆沒邀請爸爸和可兒來,雖然我倆沒有任何血源關係,更不算亂倫,但在中國人文化下,我的而且確是取了自己的外婆為妻呢。

老婆這刻腹大便便,但還是那麼風騷美豔,她正在叫我別再寫了,早點去陪她,那也是,在西方人眼中,大肚時也可以有性愛呢!!

最後,聽說可兒昨天生產了,是個小男孩。老婆說,除了很難得兩母女差不多時間懷孕外,她問我知不知道我自己這刻變了自己的外公呢!!

對了,你可以計出,我如何變了自己的外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