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倫亂常

作者:承仁古

十六歲那年,我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對熟女有衝動,雖然甚麼也沒發生,我倒沒想過多年後的今天竟然會有下文,所以誰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話說,年輕時我和父母住在柴灣的『康翠臺』,是個小小面積的單位,但對於一家三口的我們來說也算很足夠。我記得屋苑裡有家酒家,在這裡也不替他們賣廣告了,總之是家小小的平民化中式酒樓,日間喝茶吃點心、晚上便是海鮮小菜那類吧。

父母都是公務員,不算富有但也是小康之家,所以我們也常常會到那酒家吃飯。記得那年,不知甚麼時候突然來了位女部長,挑起了我對女人的慾望。我本來以為自己只會對同年齡的女生有興趣,但不料看見她的言行舉止、身型打扮後,我發現對她的感覺竟然是強大百倍呢。

那天是星期日早上,我和父母到那裡喝茶,來招呼我們的是位年約三十歲的女部長。她說話時略帶輕微的鄉音,雖然已經說得很流利的廣東話,但從一些說話的尾音,不難知道她是大陸人。

在那時候,大陸還未正式攻陷香港,很多剛來的同胞都是做一些普通的服務性行業,我也對他們沒多好感,但唯獨是她,她說話時溫柔綺麗,把我年青的魂魄也勾去了。

當然,主要還是她是位北方的美女,皮膚白晢、長髮到肩,圓眼尖鼻的臉孔上最特別的是她的腮骨較寬,雖是國子口面,但因五官實在太精緻完美,所以整體看來真的很美,有點像年青時的林青霞呢。她個子不高,大約五呎三,但身材卻是上佳,有著豐滿的胸圍,纖幼的腰部和一對修長的美腿。

我也不知道是她的來歷還是酒樓的水平,她的衣著卻很守舊老土。上身裡面是件白色的恤衫,外面是窄窄的黑色西裝外套,下身是黑式的西裝短裙,肉色絲襪和黑色漆皮高跟鞋。

這身裝扮在酒家內實在是平平無奇,幾乎所有女部長和經理都是這樣穿的,我年少又從沒想過比我年長大十數年的女人會有何吸引,所以起初也沒留意她,直至我爸爸和她交談時說:

「玲姐今天真美,春風滿面的,下班有約會嗎?嘻嘻嘻!」雖然媽媽便就坐在他旁邊,但她很了解爸爸的為人,就是喜歡口花花的,但實在也是個循規蹈矩的好男人,所以也禮貌的陪著笑。

玲姐答:「哎呀~多謝黃生,真會逗人,但不是呢,我還是跟平常一樣吧。來來來,我請你們吃點心?」說著她便揮手叫點心車來,拿了兩籠點心放下,再在單據上簽了名,代表免收茶介加一的額外收費。

媽媽當然知道爸爸和酒家的樓面搞好關係,除了這些得益外,平時多人的時候,也可以不用排隊呢,所以從也不介意他這樣做。

但爸爸的話,卻令我用心的細看著,眼前的女人又真的很漂亮呢,她聽到讚美後靦腆的甜笑,彎身寫字時還露出胸前恤衫半解開的胸口,我都瞪著眼看著。爸爸繼續和她打情罵俏,我都聽不到,只是很留意她轉身離開時,裙下露出的肉腿。

短裙不算很短,但叉卻開得很高,我能清楚看見她大半條大腿,在老土的肉色絲襪下,怎會如此性感呢??!!我很有衝動想伸手撫摸,更想一覽裙下的春光呢。

我記得那刻後,我整頓飯都不停望著她在場內四處出入,看著她和人客說話時的風騷姿態,和偶然站到櫃台邊休息時,輕脫了半隻高跟鞋,我恨不得上前捉住她的美腳又吻又嗅。畢竟我那時太幼嫩,不懂偷看的技巧,很多次我色迷迷的目光都給她發現,但可能她把我當作小孩吧,每次與我目光相遇時總會禮貌地點頭甜笑呢。

那天回家後,我也忍不住躲在洗手間內,幻想著她的肉腿,自我解決。

我發現了,除了是星期天外,玲姐都是當夜班的,每天大約三時左右便會踏著單車,dfjstory.com從斜路上來,後來我發現她原來就住在『興華邨』那邊的公屋,是很細小的三百來呎單位。

剛好,我每週三都是兩時半下課,我便會急著趕回家,在斜路底等她開單車經過。

由於她住得很近,所以慣了在家中更換了工作服,便踏單車來上班。她穿著恤衫黑短裙肉色絲襪,但換上白波鞋,雖然很土氣,但在美女身上,卻又反而變得很性感呢。在國內、台灣或日本,其實穿裙子踏單車是很普遍的,但在香港女生來說,總是會很著意走光,覺得是蝕底了,但其實有甚麼大不了呢?!

有時,我會早到,要站在那裡等上二十分鐘才可以看見玲姐踏單車上斜路的美景,但當我看見那對肉色絲襪美腿上上下下的搖動,她發力上斜路時流汗和喘氣,還有偶然看到的裙下春光,等待真是非常值得呢!!

直到這天,我記得也是星期三,我如常的站在街角等待她,怎料這天她來遲了,上斜路時可能是心急的原故,上到斜路中間時,不小心撞了街邊的鐵欄杆,整個人飛倒在地上,單車的前輪也弄壞了。

我見她坐在地上,腳眼處明顯擦損及扭傷了,我立即跑上前看看,那時街邊的途人也圍觀著。

她面帶痛楚地捉緊自己的右足,我坐到她身旁說:

「玲姐!妳沒事嘛?!」

她望了我數眼也認不出我,但也說著:「啊...啊...我沒事...只是扭傷了...你是?」

我答:「我是『家勤』呀,是黃生的兒子...呢...妳酒樓的茶客,一家三口呢~」

她想了一會,便想起我,畢竟我們差不多每週也到那裡吃點心,有時候媽媽沒煮飯,我們週日晚上也去吃飯呢。

玲姐說:「噢~對了,是你...我真笨!這麼失禮呢...啊...」

我伸手放到她的腳眼處,溫柔地揉了兩下,心中很興奮,這時我首次和夢中情人身體接觸呢,她起初也想迴避,但見我關心的表情,也讓我輕揉著。

「呀!!痛啊~~~別那麼大力呢...」這句說話打進我心坎裡呢,也不知我幻想了多少遍她這樣的說呢,原來她說這話時是這麼誘人的呢,真令我又憐又愛呢。

我也只好停了手,說:「玲姐,但妳總不能就坐在這裡,來,我扶妳起來吧!」

她也發現四週途人的目光,便伸手按住我的肩膊,我便把右手潛往她腋下到背部,除了是輕輕觸碰到她包住巨乳的胸圍外,我還立時嗅到她的腋下的汗味。

噢!!這是我首次聞到成熟女人的體味!玲姐的汗味一點也不臭,反而夾著一些肥皂味,還有很濃烈的香味,但是種沒法型容的味道,我只感到一股電流從鼻子直達後腦,接著下體便開始充血了。

我嘗試扶她起來,但她的右腳一受力,痛楚便令她失平衡了,我立即把她擁入懷中。要知道我當時雖然只有十六歲,但我是位校隊藍球員,身高五呎十一,所以可以輕易抱住五呎三的小熟女。

她和我擁抱住後,不時說著:「噢!對不起!對不起!!」但她還是沒法讓右腳受力,我好好的享受著熱燙美女的擁抱片刻,直至她終於找到平衡,才倚著我勉強站住。

我扶著她來到單車前,她看見前輪已經彎成一團,心中難受,說:「哎呀!!!慘喇,弄壞了...我已經遲到了...」

我便說:「玲姐,不用擔心呢,我朋友在單車鋪打工,不難更換前輪呢,放心吧!我先扶妳上去酒樓,接著我便回來拿單車去維修,好嗎?」

不料,玲姐望著我,眼裡有點淚光說:「這...這怎好意思呢,這都不關你的事...」

我笑說:「別傻啦,很小的事呢!還很痛嗎,來我扶妳...」

但我倆行了數步後,她還是不能繼續,我便二話不說,站到她前,彎著腰,說:「玲姐不介意,我可以背妳呢!」

這情況下,她怎會介意呢,便輕輕的靠在我背上,她的胸圍原來很薄很柔軟,我可以清楚感覺到她的乳房真的是又大又圓又軟呢。

我背起她後,伸手托住她的大腿,那絲襪暖肉的感覺又是另一番風味呢!!我還細心地,輕輕替她拉下短裙,確保她不會走光呢。她見我這樣做便放心的把雙手扣住我的頸項。

其實美人體重很輕,上斜的這段路一點也不辛苦,反而是最美好的享受呢。

來到酒樓裡面,茶市過後各員工都在休息,女服務員看見我背著玲姐,便立即跑上前來說:

「玲姐!!發生甚麼事?!妳沒事吧?!」

玲姐還在我背上,答:「踏單車發生意外,沒大礙,只是腳眼扭傷了吧!」

片刻間,更多的員工、廚師都圍住我們,其中的點心師傅說:「嘩!!真的腫了起來,梁經理知道了嗎?!」

有女員工立即跑了到裡面去,另外的侍應便說:「唉唷,若然梁經理知道老婆這樣,肯定心痛呢死!」

那刻,我才知道玲姐原來已經嫁人了,而且還是這酒樓的經理,這也是她來這裡打工的原因吧!我心中酸溜溜,但對自己說,這麼美的少婦,怎會沒男人呢,真傻!

不一會,梁經理便趕來了。我以前也常常碰見這人,他是個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偶然也會見他在酒樓的後門抽煙,看他的容貌應該比玲姐年長十多歲吧!

他來到我面前,不先問玲姐傷勢,反而問我是誰,我便答:「我?!我是這裡的常客...看見玲姐的意外,便幫忙吧...」

他面黑黑的說:「啊~那麻煩你了,但...你可以放下我太太嗎?!」

我立即放下玲姐到餐椅上,面露尷尬,畢竟我是心中有鬼呢。但玲姐卻很勞氣地說:

「你這是甚麼態度呢?!人家救了你老婆,還背著我上斜路來,你吃甚麼醋!!」

他語氣也很重地答:「我也沒有說不感激呢,但他可以先上來找我們幫手,我看他的表情,他也很受用吧?!!」

這說話倒令在場的員工都不懂答辯了,各人也明顯覺得他理虧吧,所以只好假裝忙著別的事離開,把視線轉到別處。

玲姐再說:「你這份人真的不可理喻!!很討厭!!!我請病假了!來,家勤,你可以背我到外面搭車嗎?」

我不敢亂動,但口裡說著:「當然可以啦...」

梁經理卻老羞成怒地拉著玲姐,要背起她,說著:「妳別逞強!說這些話來氣我是沒用的!來,我背妳~」

玲姐卻一手推開他,揮著手要我上前,我便立即照做。這卻令梁經理更氣憤,瞪大眼睛望著我,說:「小朋友,你試試我會不會捧你!!」

玲姐見我原地不動,便自己站起來,單腳跳著往我前來,對著梁經理說:「你痴線的!別碰我!!!別跟著來!!!!」

我這便接著她,讓她慢慢的爬在我背上,梁經理真的想上前對我動粗,幸好身後的點心師傅們把他拉著,說:「經理,你們別又吵了,你還是由她走吧,別亂來...」

女服務員卻都很保護玲姐,也上前隔著我們,還說:「別這樣好嗎...很小事,這小孩也是好心呢...」

另外的女工對我輕聲說說:「那...你便送她搭計程車到診所吧,來來來,姨姨這裡有錢,你如果有空便陪她同去,可以嗎?!」接著便塞了一百圓進我手中。

背後的玲姐,開始哭泣,說:「嗚咽...家勤,對不起呢,麻煩你了,你別理他,他有精神病的~~來!我們還是快點離開吧!」

於是我便快步的背著她往外面跑,來到街上,我們截了輛計程車,便一同上車去。

在車上,玲姐卻不再哭了,對司機說:「唔該,興華邨~」

我便問:「玲姐,妳不用看醫生嗎?」

她答:「這種傷當然不用了,我以前在鄉下時常弄傷,也是自己塗跌打酒便可呢~啊,對了,家勤,玲姐可以了,你還是先回家吧,不用陪我呢,我也只是回家吧!」

我笑說:「興華邨這麼近,我先送妳上樓,再自己行回家便可以了,妳別這麼客氣啦!」

她說:「但...還是不好意思呢,這不是麻煩了你嗎?」

我大膽地答:「...其實,你先生也沒有猜錯呢,我也很樂意照顧妳呢...玲姐這麼美,我...也喜歡多親近呢!」

玲姐卻破涕為笑,說:「嘻嘻...我?!你真懂逗人,但是...不管怎說也好,我還是多謝你呢,如果你喜歡送我,那便麻煩你了!」

我笑容滿面的點頭,她可能是見我態度純真,在計程車的後座內,伸手輕輕拖著我手,用另外的手抹乾眼淚,笑說:「家勤喜歡親近玲姐,便多親近吧,嘿嘿!」溫暖又幼滑的手拖著我的那刻,我雖然心中高興,但卻感受到她的情只是溫馨的親愛吧!

*** *** *** ***

來到興華邨的單位內,原來是個細小的三百來呎一廳兩房,滿佈雜物的空間。看來梁經理平常的生活也很隨便,到處也很凌亂,更發現原來兩人是分房睡的。

玲姐把沙發上的雜物搬開後,便邀請我坐下,又湛了杯水給我。我見她拐著拐著的,便叫她坐下來,問:

「玲姐,妳還是別亂動,妳告訴我跌打酒在哪?」

她說:「嗯,在我房內,床頭櫃的下面格便是了...但家勤,別麻煩你了,我休息一會自己可以塗了,不好意思呢!」

我沒理會她,擅自進入了她的房內。發現她的睡房雖然很細小,開門後便撞到床邊了,到處也擺滿東西,但卻也很整潔。我聞到她房裡,便是她的味道,是熟女香。

打開第一個櫃門,我看見放滿了她的內褲,面上立時一紅,手中拿起一條黑色的綿質內褲,心想這便是她最貼身的衣物,有一刻衝動想據為己有,但她的聲音嚇怕了我:

「在那裡嗎?是櫃的下格呢。」我雖然背著她擋住視線,難道她看到我的舉動嗎,便立即把內褲放回原位,但竟然又看見內褲堆下,藏了支小電棒,我那時雖然年少,但也看過不少色情電影,知道那是甚麼,心中對她又起了幾分慾念,心想:『外面的玲姐是個真真實實,有肉體需要的女人啊!!美人色情真美妙呢!!』

我感到下體微微硬起來,我畢竟是個少年,很容易便衝動了,但也立即把櫃門關好,打開下面的門。這裡果然只放了些日用品、護膚霜等等。我很容易地找到跌打酒,便立即把櫃桶關好,回到客廳。

來到沙發前,玲姐已經脫下波鞋,露出肉色絲襪下的腳掌,我從未對腳掌有甚麼反應的,但不知何解,在絲襪下的美腳令我很興奮,我跪在地上時,還可以看到玲姐大腿間的短裙被扯高了,露出裡面的內褲下端。

可能是因為玲姐在自己家中不會留神,我看了兩眼,害怕給她發現,便立即望回她的腳眼處。

我人生中首次握著女生的小腳,還是位成熟的美人,心跳得瘋了,強忍地說:

「這...這裡...還痛嗎?!!」

她說:「呀!對...就是那裡了,看來是腫了對嗎?!」

我溫柔地輕撫了兩下,隔著肉色絲襪的感覺太色情了,我下體已經完全硬透了,只好借角度避開不讓她看見。接著,我便把跌打酒倒在手上,雙手互相磨擦數下,直至開始暖了,便塗在她的腳眼上。

可能是我力度大了,我拿住她的腳眼磨擦了數下,她便叫了出來:「啊呀~~呀!痛呀...輕力點啦...」

聽在我耳內卻像叫床聲呢,我被她的叫聲勾走了我的魂魄了,還繼續磨了數下,好好享受她的叫聲:「呀~啊呀!!」這叫聲和我每晚自濁時幻想的聲音不同,但卻更誘人呢!!

我不忍心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美人的痛苦上,便放輕力度,溫柔地慢慢按摩,她只感到微微痛楚但又帶些舒緩,輕輕叫著:「嗯~~啊...哎...啊~~」

這又是別番的挑逗呢,我一邊按摩,看著她的大腿被震盪得白滑的軟肉在跳著,她的美腿伸直了,更能看清裙下隔著絲襪的白色內褲。

「啊~~啊~~哎~~哎~~」耳裡是沙啞的呻吟聲,眼裡是美腿震動和裙下春光,我享受著前所未有的快感,下體硬得快要洩了。

我不斷地按摩,面上也冒汗了,在細小的主所內,我正享受著這日思夜想的女人,漸漸不知時間了。

直至她突然說:「啊~家勤...你...累了,可以停了,我舒服多喇!謝謝你,你還是快坐上來吧,跪得腳也酸軟了!你看,你滿頭大汗了...真不好意思呢!」

我事實上也真的累了,不知按摩了多久,思想還留在愛慾之中,傻傻的站起來喘氣。

玲姐卻看見我下身那裡凸起了,我也是那刻才醒過來,我的身高剛好就把那裡放在她面前。我見她面上一驚,尷尬得不敢直望,叫了出來:「哇!!!」

我邊說著『對不起』邊用雙手遮掩,但因為腿部肌肉麻痺了,整個人失平衡,往後跌在地上。

玲姐又嚇了一跳,叫著:「啊!你沒事嘛?!」說著便扶著椅邊站起來,彎身望著躺在地上的我。我的臀部撞在地上,用手摸著屁股,叫著:「唰~~~哎呀~~~~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