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窗前的人妻小愛

我跟敘倫是透過同事介紹認識的,交往不到一年我就決定跟他結婚了,不是因為他長得帥或是很有錢,純粹就只是時間到了。女人到了近30歲的時候,看著身旁的朋友一一步入禮堂,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而敘倫雖然長相普通、身材微胖,但他的個性好相處,又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這也是讓我願意主動向他求婚的原因。

剛開始的新婚生活當然是很甜蜜的,尚處在熱戀期的我們,還不打算這麼快生小孩,我們一起用貸款買了一間小套房,花心思布置成我所期待的樣子,這個過程中,老公幾乎什麼都順著我的想法,他常說:「反正我對居家設計沒什麼想法,能住就好。」但他還是會願意陪著我挑家具、一起粉刷,這麼聽老婆話的人真的很難得呢,朋友們都羨慕我有個疼愛我的好老公。

但這樣甜蜜的生活只維持了不到半年,敘倫的公司突然指派他到印尼去當台幹,雖然是升職了薪水也增加,但是這一去就是一年,而且一個月只能回台灣一次。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簡直有如晴天霹靂一樣,還為此冷戰了好幾天不跟他說話,但最後還是哭哭啼啼的被他說服了。

「親愛的,為了我們的房子,甚至是將來的孩子,所以才需要努力多賺一點錢啊,我保證一有休假就回來陪妳好嗎?」

面對現實上的考量,我就算再不願意也只好同意了,只是我規定老公,就算再晚,每天也要陪我視訊至少半小時。一開始他也很努力的配合,人才剛到印尼那邊公司安排的宿舍,都還沒整理行李就先接上網路開視訊,只是幾天後實在太忙,變成兩天才能跟我視訊一次,而且老公的公司派他過去是為了開拓新的業務,幾乎每天從早忙到晚,到最後他在印尼待了整整四個月都還沒能休假回台灣。

『老公,你今天再不陪我視訊的話,我就要去跟別人約會了喔。』這天是禮拜五,下班之前我傳了這樣的訊息給老公,其實只是想跟他鬧著玩,誰知道敘倫竟然回我說:

『好啊,親愛的,抱歉,今天可能又得在公司忙到通宵了,最近有很多部不錯的電影,妳可以找朋友一起去看啊。』

『你是認真的嗎?今天可是周末喔,我的朋友們都回家陪老公了,那我只好找不認識的網友陪我去看電影囉。』

『可以啊。』

看到老公回的這三個字,我嚇了一跳,他該不會生氣了吧?

『我開玩笑的啦,老公我會乖乖回家。』

『我是說真的,妳可以跟網友去約會。』

這下子我真的傻眼了,而且真的有點不高興,叫自己的老婆去跟別人約會是怎麼回事?但,或許是因為賭氣吧,我就真的打開了許久未登入的BBS,在其中一個徵友的布告欄上留下了想找人一起看電影的訊息。

由於我在那個BBS用的ID和暱稱一看就是女生,所以沒幾分鐘,信件和訊息就有如雪片般飛來。我從其中幾個有附照片的信件中,挑了一個看起來還算順眼的男生回訊,我也給了他我的照片,並且很快就約好了時間地點。

從公司離開前,我又傳了一句訊息給老公:

『我真的要去約會囉!掰掰!』

沒有回應。

搭車到了台北信義區的威秀影城後,我遠遠就看到那個男生已經在售票口排隊了,於是便藉機打量了一下,嗯,還不錯嘛,照片沒有騙人,就是個高高瘦瘦的年輕男子,我猜應該不超過25歲吧,這時候我突然覺得有點心跳加速。天哪,就算是學生時代,都很少跟網友見面的我,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哼,誰叫我那個臭老公不陪我。

他買完票以後,回過頭就認出了我,然後一點也不怕生的走過來跟我打招呼。

「妳是小愛對吧?可以這樣叫妳嗎?」我點點頭,小愛是我在網路上用的暱稱,也是我的小名。

「我買好票了,也買了爆米花和可樂,再十分鐘就開演了,我們準備進去吧。」

我點點頭。天哪,我居然緊張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小愛,妳是哪間學校的?」

「啊?」

「妳不是大學生嗎?喔,忘了說,我是台大新聞所的研究生。」

我忍不住噗哧一笑,心裡有點暗自竊喜。有點娃娃臉的我,dfjstory.com確實從以前就會被看成比實際年齡還要小個幾歲,再加上今天穿的小碎花裙,要說是大學生也不過分吧,哈。

「哈哈,謝謝你喔,不過姊姊我已經結婚了。」

這個男研究生當場做出很驚訝的表情:「哇!想不到我今天是跟人妻約會啊!」

「哈,什麼人妻啦,無聊喔你。」我不由得有點害羞了起來。

「那小愛姊,今天就請妳多多照顧囉。」

「你敢再叫我姊試試看!」我用力的搥了一下他的肩膀,接著我們兩個都笑了起來,剛才的尷尬氣氛登時消散不少。

接著我們一起進場去看電影,但大概在開演十分鐘以後,我就完全沒辦法專注的看電影了,我無法不去在意身邊坐著的這個陌生男孩,我感覺到他一直在用眼角餘光偷瞄我,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幾次都覺得他要把手伸過來了,不過大概是因為我的表情太過鎮定了吧,他始終不敢跨出那一步。

電影結束後,我和他一起走出電影院。

「小愛姊,還有點時間,要不要去喝個東西?」

「我要回家了。」

丟下這句話以後,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直到搭上捷運後,我緊繃的身體才終於鬆懈下來,不住的喘息著。

一直到睡前,老公才傳了訊息給我:

『睡了嗎?今天好玩嗎?』

『哼,如果我跟你說我在外面過夜呢?』

接著等了很久老公都沒有回應,當我想說他是不是生氣了,正要打字的時候,他才回了三個字。

『我好硬。』

這讓我嚇了一跳,心想他到底是怎麼了,於是打了視訊電話給他。

「喂?你還好嗎?」

「妳真的在外面過夜嗎?」

「當然沒有啊!你沒看到我身上穿著睡衣嗎?」

他鬆了一口氣,但看他的表情,竟然好像有點失望。

「你到底是怎麼啦?」

他沒說什麼,只是把鏡頭往下轉,讓我看到他勃起的陰莖。

「……你很興奮?」

「是啊!剛剛聽到妳說要在外面過夜,讓我超硬的。」

我有點愣住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寶貝,我光是想像別的男人壓在妳身上的樣子,就會讓我很興奮,我有跟妳說過對吧?」

「……嗯。」我點點頭。

過去有過好幾次,老公會在床上問到我過去的性愛經驗,甚至還要我鉅細靡遺的交代過程,然後他就會變得很興奮,接著做愛也會特別激烈。我一直以為那只是夫妻間的一點小情趣,但我沒想到的是,老公好像真的很期待讓我去跟別的男人上床。

「所以你希望,我趁你不在的時候,去跟別的男人上床?」

敘倫似乎更加興奮了,不停的喘著氣,面部表情甚至因此有些扭曲,但他依然堅定的點了點頭。

「我……我沒辦法陪在妳身邊,是我不對。所以……如果妳因為這樣而去跟別的男人約會……我也沒理由因此生氣,可是……我真的很變態……光是想到心愛的女人跟別的男人約會……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我就興奮到不行了。」

老公興奮到連話都沒辦法好好說了,這情境讓我有種異樣的感覺。接著我褪下了身上的睡衣,露出34E的乳房給他看。

「你很喜歡我的這對奶子吧?你想要讓別的男人玩它?」

「……是。」

「你想要看別的男人搓揉我的胸部,吸我的奶頭?」

我一邊說,一邊對著鏡頭用手揉捏著自己的奶子。

「對!我想看!」老公變得很激動,而且我知道他正在一邊用手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你真的好變態喔。」我一邊把自己的乳房往上推,伸出舌尖舔著自己的乳頭,我知道老公很喜歡看我做這個動作。

「那我現在就叫那個男生來我們家,在我們的床上,幹你的老婆,好不好啊?」

老公興奮到似乎全身都在發抖,一隻手快速的套弄著肉棒,我也配合對著鏡頭做出淫蕩魅惑的表情,一邊玩弄著自己的奶子,接著老公發出了暢快的低吼,似乎是射了。過了一會兒,他將鏡頭往下帶,讓我看到他射在床上和自己下腹部的那一大灘白色濃稠精液,我從來沒看過他射出這麼多的量。

從那天晚上以後,我心中的某個開關似乎就被開啟了。

****

『老婆,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跟別的男生約會?』看到老公傳來的訊息,突然覺得有點煩躁,就姑且裝作沒看到。

那天過後,我們某種程度上達成了「協議」,就是在知會過他的情況下,我可以去跟別的男人約會,但如果真的發生些什麼,我也一定要向他「報告」。不過我這邊的前提是一切都要看我的意願,如果最後我真的不願意跟別的男人發生關係,那他也不能強迫我。

「你讓我這樣去跟陌生男人約會,萬一哪天我真的被別的男人強暴了呢?」

「我當然會心疼啊,但也會很興奮。」

「幹!」

「哈,開玩笑的啦,我當然捨不得妳被欺負的。」

不過接下來的這幾天他一直很期待的問我什麼時候會再出去約會,讓我也不禁覺得有些困擾,那天一起看電影的研究生後來也沒再跟我聯絡了,大概是那天的反應讓他以為我生氣了吧。除了他之外,寄信給我求認識的人還有許多,於是我就挑了幾個看得順眼的對象開始聊天。

有個住在台中的網友叫做阿賢,傳了他的IG給我,瀏覽了一下,似乎是個很重視生活品味的單身男人,留著小鬍子的模樣也帶著點成熟男人的性感,於是就跟他連續聊了幾天,意外發現我們都是伊聖詩這個品牌的愛用者,他說他有朋友在裡面工作,可以拿到很優惠的價格,下次有機會的話找我一起團購。

一個禮拜後,阿賢說他要到台北出差,問我有沒有空可以一起吃個飯。

『嗯……只是吃飯?』

『不然妳還期待發生些什麼嗎?』

『不是啦!我是說……如果最後沒發生什麼的話,你會生氣嗎?』

『哈哈哈!』

被他這樣回應,害我覺得有點窘,我到底在說什麼啊!搞得好像是我在勾引他一樣!

『這種事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我不會特別把它當成目的,真的只是想吃個飯而已。』

『嗯,好吧,姑且相信你。』

『哈哈!』

於是我們約好了時間地點,原本他說可以來接我下班,但如果讓同事看到我上了別的男人的車,那就不好解釋了,所以我還是決定自己過去餐廳。

他找了一間以販售各式啤酒為賣點的餐廳,裝潢精緻、燈光明亮,晚餐時間的氣氛還滿熱鬧的,但又不至於太過吵雜,讓我覺得他挑餐廳的眼光還不錯。我到的時候他已經在店裡了,一看到我就立刻跟我打招呼,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卻不會有太陌生的感覺,大概是因為最近每天都有跟他在網路上聊天吧。

因為我和他都沒有很餓,所以就簡單點了幾道他們店裡的招牌小菜來吃,我點了水果風味的啤酒,阿賢則是因為還要開車,所以點了淡啤酒。

「小愛,妳比我想像中打扮的還要華麗一點呢。」

「哈!哪有,就隨便穿穿而已。」

「是嗎?我還以為妳是特地為了我打扮的呢。」

「呵,我平常都這樣穿好唄。」

其實我這天真的特地穿了件平常很少穿的寶藍色小禮服,連同事都以為我是要去參加婚宴,哈。

喝了點酒後,我倆的話匣子也打開了,天南地北的聊著,就好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但隨著時間流逝,我的內心深處的那一絲緊張感也就越來越強烈。

「吃的差不多了,要不要去看個夜景?我知道有個地方滿不錯的。」

我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結完帳後,阿賢讓我在店門口等他,他去把車開過來,在等待的過程,我真的一度有想逃跑的念頭,心裡天人交戰了好一會兒。不過當他開的黑色LANCER停到我面前的時候,我還是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在車上的時候他還是繼續跟我聊天,不過我緊張到只能用單字回應他,腦袋裡一團混亂,好幾次都想叫他停車,但終究沒有勇氣,就任憑他將車子往貓空的山上開,沿途的路燈越來越少,視線也跟著越來越暗。

他把車開到了山路旁的一塊空地,接著關上大燈,從擋風玻璃看出去可以看到山下高速公路上的車燈串連成一條長龍,並不是多美的夜景,但四下無人、燈光昏暗,確實是男女幽會的好場所。

我看著夜景有點出神,一轉過頭才發現他正盯著我看,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他的臉湊了過來,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吻住了我。他整個人翻過來輕輕按住我的上半身,而且很熟練的順勢將我的椅背放倒,我沒有反抗也沒有掙扎,或者應該說是被嚇到了吧。

阿賢輕輕的吻著我的唇,很溫柔的一點一點的啜著,我幾乎是呈現全身僵直不敢亂動的狀態。接著他將舌尖探進我的嘴裡,一次、兩次,終於我張開了貝齒,獻出香舌與它纏繞著,交換彼此的唾液。

隨著他逐漸激烈的熱吻,我的身體也漸漸放鬆了下來,甚至伸手扶住他的肩膀主動回應著。他的一隻手原本輕輕的扶著我的腰,然後慢慢往上輕撫,接著握住了我的右乳,我低哼了一聲,阿賢便停下動作,過了一會兒才又開始隔著衣服揉捏我的乳房。

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這反應也讓他的動作更加大膽,開始將手伸進我的裙底撫摸大腿的內側。

「停、停……等等!」我勉力推開了他,阿賢變微微抬起身看著我,我有點害羞的避開了他的眼睛,接著他竟又吻住了我。

不知又被他吻了多久,終於在他將手指碰觸到我的內褲時,我全身繃了起來,用盡全力將他整個人給推開。

「不、不要!」

我驚慌失措的夾緊了大腿,阿賢則是坐回他的座位上,面帶微笑並將兩手高舉著,表示自己不會再碰我的意思。我喘了一會兒,終於讓自己的呼吸恢復平靜。

「……抱歉。」

「嗯?幹嘛抱歉?小愛妳也太可愛了吧。」

我忍不住噗哧一笑,接著他很紳士的將我的椅背輕輕推回來,並繫上自己的安全帶。

「我送妳回家,好嗎?」

「嗯,謝謝你。」

在回程的路上,經過了一間汽車旅館,當時我心想,如果他一轉念把車子開進去的話,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還好,阿賢並沒有這麼做。

「真可惜他沒有這麼做。」老公說。

「幹!你在說什麼啦!」

「哈哈!不要生氣嘛,請原諒妳老公就是個變態。」

「哼!」

我直接關掉了視訊以展現我的怒氣,接著老公再打來我也不接了。一回到家,老公就很興奮的要我開視訊跟他報告,結果他的回應反而讓我覺得生氣,看了看時間也晚了,我就進到浴室去卸妝、洗澡,然後回到房間對著梳妝台開始上保養品。